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王爷王妃又被告白啦

王爷王妃又被告白啦

二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洛锦霜嫁入永宁王府为妃,封玄奕身为新郎,身为她的夫君,连婚房都没有踏进去一步,就转身上了边关战场。洛锦霜独守空房三年,受尽京城中人的耻笑,封玄奕回来之时,给予她的却是无尽的羞辱。满腔痴情错付,她不再纠缠,而是潇洒的挥一挥衣袖,什么都不想带走。某天,之前对她百般不待见的王爷跟在她的身后,纠缠不清,说好的他们的婚事,非他所愿,永远不会喜欢她呢?

主角:洛锦霜,封玄奕   更新:2022-07-15 23: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锦霜,封玄奕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爷王妃又被告白啦》,由网络作家“二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洛锦霜嫁入永宁王府为妃,封玄奕身为新郎,身为她的夫君,连婚房都没有踏进去一步,就转身上了边关战场。洛锦霜独守空房三年,受尽京城中人的耻笑,封玄奕回来之时,给予她的却是无尽的羞辱。满腔痴情错付,她不再纠缠,而是潇洒的挥一挥衣袖,什么都不想带走。某天,之前对她百般不待见的王爷跟在她的身后,纠缠不清,说好的他们的婚事,非他所愿,永远不会喜欢她呢?

《王爷王妃又被告白啦》精彩片段

“王爷竟然带回来一个女人?还是大着肚子?那......那王妃怎么办?”

“什么王妃?那个女人只是一个商家户,若非对老王爷有救命之恩,哪里有资格做王妃?看着吧,王爷定会休了她!”

休了她?

一身淡雅的洛锦霜听到这些婆子的碎嘴,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三年前,她嫁入永宁王府,可新郎永宁王却连婚房都没踏入一步,连夜带兵去往边关杀敌。

而她,因为独自空守新婚夜,被京中的人耻笑了三年,可她从未怪过他。

然而一年前,她得知他在战场上失踪,担心之下,花了大价去边关寻人,才知晓她的丈夫在边关早就红袖添香了。

从头到尾,她都是一个笑话!

洛锦霜心中一阵纠痛,看着马背上那个刚硬冷傲的男人,一袭冰冷的盔甲,带着几分戾气,让人生畏。

可就是这样的男人,却小心翼翼在护着身侧有孕的女子。

这一幕灼痛了她的眼。

洛锦霜忍着心中的痛意,看着这个她曾朝思暮想的男人,冷笑道:“看来王爷边关三年,不仅仅为国立下了汗马功劳,还得了心爱之人!”

这时,男人从马上翻身而下,大步走了过来。

见她挡着门口,男人抬起凉薄的眉眼,有些不耐。

“让开!”

洛锦霜身体却一动不动,迎着男人冰冷的目光,质问道:“王爷如此的大张旗鼓的将她引进门,可有想过我这个王妃该如何自处?”

“洛锦霜,不要无理取闹!三年前,你我的婚事并非我愿,本王的事情也无须你多管!”

封玄奕见洛锦霜不为所动,态度变得冷硬。

呵,他以为她在无理取闹?

洛锦霜嗤笑一声。

虽然早就知道这个男人的无情,可见他如此毫不留情面,她的心中还是难掩揪痛。

“就算非王爷所愿,但婚事是真,我为封家妇为真,我因王爷你误了三年为真!你在边关与这女子苟合时,我却因王爷所谓的大义,遭人非议为真!王爷该怎么赔我?”

赔她?

封玄奕冰冷的黑瞳含着不耐:“在向本王讨要这些前,你先看看自己,如今的模样哪里还有王妃的样子?”

她没有王妃的模样?

洛锦霜垂首,看着自己已经洗的发白的袖口,喉间一紧,有一瞬的哽咽。

嫁入王府三年,她从未从王府取一两银钱,甚至为了他能在边关安稳,在府上出现亏损时,拿出自己的嫁妆做贴补。

还有一年前去边关,几乎耗掉了她所有的嫁妆。

洛锦霜眨了眨眼,将快要溢出的水雾又生生的压了回去,冷笑了一声:“所以,王爷便找了这一位有贤妻又能担的起王妃的苏小姐是吗?”

“王妃,这不关王爷的事情,都是我的错,这个孩子是......”

洛锦霜话音刚落,一旁的苏月娥眼眶一红,低泣开口。

“够了!”封玄奕冷喝一声:“洛氏,本王没有心思和你胡扯下去!月娥身怀有孕,不宜在门口多站,你不要在这里再胡搅蛮缠,否则别怪本王不给你脸面!”

“王爷可知,我叫什么?”

一声好毫不留情的厉喝打碎了洛锦霜眼底的湿气,她深吸口气,眉目冰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句的开口问道:“您可记得,我的名字是什么?”

封玄奕刚要开口,一旁的苏月娥却才此时乞求道:“王妃,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就让王爷先进府吧!若非是因为我,王爷此刻已经进宫面圣了!现如今耽搁的时间这么久,再不进宫,只怕陛下要怪罪了!咱们一家人的事情,有什么不能坐在一起商量呢?何必站在门口,将这事情闹的众人皆知呢?”

洛锦霜没有搭理苏月娥,只是紧紧的盯着封玄奕,见他的眼底逐渐浮现不耐,却久久并未开口,便笑了。

“当初家父突然离世,小女京中无依无靠,老王爷心善,收留我三年。原是担心王爷无人照顾,才有婚事一说。现如今既王爷已寻得真心之人,我再留下,岂不是让人厌恶!”

洛锦霜往后退了一步,微微欠身:“和离吧!”

“洛氏,本王当初既应了你父亲和父王,给你在王府一席之地,便会遵守诺言!你若是再胡闹下去,休怪本王不给你面子!”

封玄奕面色一沉,抬手便想将人给拂开。

洛锦霜被推的猝不及防,就那么撞到了大门上。

刺痛自额上传来,眼前慢慢被血色覆盖。

“封王爷为了这个女人和她腹中的孩子能名正言顺,你是打算踩着我的尸骨帮她上位吗?你也不怕她们福薄,受不住你这番爱护!”

封玄奕眸色一怔,看着被婆子匆匆抬入府中的人,半响眼神冷了几分。

“王妃之前去边关的时候,身子可没这么弱啊!”苏月娥上前,走到封玄奕身侧,低声道:“而且我瞧着王爷也没出重手,怎得会撞的那么重?难不成......王妃是因月娥的关系,对王爷心生恨意,想要借此坏了王爷的名声?”

封玄奕目光沉沉的看了一眼苏月娥:“你自己入府去找老夫人,本王先入宫!”


深夜

洛锦霜从昏睡中醒来时,屋内已经是漆黑一片。

还有些晕的洛锦霜,刚要坐起来,额头上的痛意让她忍不住‘嘶’了一声。

“知道痛了?”略微有些嘲讽的声音自黑暗中响起,吓了她一跳。

“谁!”厉喝一声,洛锦霜伸手便摸出枕头下的匕首。

角落里的人突然站起来,慢步走到了她的面前。

洛锦霜见状,想都不想,立刻抽出匕首猛的刺了过去。

闷哼声自屋中响起的同时,她只觉得手腕一痛,手中的匕首立刻被人夺走。

“来人,点灯!”

随之而来的熟悉的怒喝声让洛锦霜立刻清醒过来,是封玄奕!

当屋内被点亮的瞬间,洛锦霜注意到封玄奕肩上的伤后,瞳孔微缩,眼底闪过一丝愧疚。

“我看你不是要和离,你是要弑夫!”封玄奕看了一眼肩上的伤,冷冷的看着躺在床上沉默不言的女人:“怎么?伤了人连句道歉的话都不会说了?今日在王府门口,说的不是很厉害?”

洛锦霜闻言,眼底闪过一丝嘲讽。

原来他过来,还是为了苏月娥。

封玄奕见她不答,目光落在一旁的匕首上,微微拧眉:“你在自己家中,还在枕头下藏匕首做什么?”

做什么?

难道要让她说,他的那个母亲,无视底下的庶子对她动手动脚?还是要跟他说,这府上的恶仆会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来院子里偷东西?

“王爷深夜前来,是已经将和离书准备好了,是吗?”

洛锦霜抬手按了按额角,忍着身体的不适,看着封玄奕,淡声问道

“洛锦霜,本王说过,永宁王府不会有和离这么一说!”封玄奕大步一跨,抬手就掐住了她的下颚:“本王记得你以前并非如此骄纵,难道是因为本王在边关应了你,回来给你一个孩子,让你有了底气?”

“王爷!”洛锦霜声音微微拔高,一双明亮的黑瞳此刻难掩怒意,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是默默的咽了回去。

其实,在他选择让她跟着镖师回京,而将另外一队人马派去护着苏月娥时,她的心就已经死了,现在又何必和他多做解释?

“倒不是因为今日之事!而是这么久以来,有一些事情我也看明白了。正如王爷白日里所说,你我的婚事并非你情我愿!当年你永宁王府怜我一个孤女,给我身份在京中立足,父王走后,我替你在府中尽孝三年,三年对三年,永宁王府的恩,我报了!我不欠你们封家什么了!”洛锦霜偏过头,避开了他的视线,眸色冷淡道:“现如今只求王爷能大发慈悲,给我这个孤女一条活路,可行?”

封玄奕听到活路二字,瞳孔一缩,想到下午她那奋力一撞的样子,眼底的寒意再次溢出:“本王若是不同意呢?”

他被威胁了一次,不代表还能被威胁第二次!

“若是王爷不同意的话......”

洛锦霜刚欲开口说出更狠的话,便听到外面有婆子焦急的声音:“王爷,不好了!苏姑娘动了胎气,老夫人让您赶紧的去请太医过来!”

封玄奕脸色一变,迅速的转身离开。

“洛锦霜啊洛锦霜,你竟然对他还有期盼!你简直就是贱得慌!”

洛锦霜抬手捂住双眼,任由泪慢慢落下。


翌日

洛锦霜刚梳洗过,打算再去找封玄奕时,便见一个婆子怒气冲冲的过来:“王妃,老夫人请你过去一趟!”

洛锦霜冷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便要回自己的院子去,就听到身后的婆子很有气势的高喝一声:“王妃若是不过去,那就别怪我七婆子无礼了!”

说着,她高声一喝,便见几个丫鬟上前,上前便要钳住她的胳膊,将她拽走。

素手一扬,洛锦霜一转身,反手便给了七婆子一个巴掌,厉色道:“放肆!我现如今还是永宁王的王妃,上了皇家的玉牒,你敢如此对我,是在藐视皇权吗?”

七婆子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洛锦霜,这个下贱的商家女竟然敢对她动爪子?

“这里是王府,老夫人是你的婆婆,你敢不听她的话,你......你......”

七婆子气的要亲自动手,抬手便要上前,却是眼前刀光一闪后,手腕上的血立刻涌出。

溅出的血滴飞溅上洛锦霜半边的脸,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几分狠戾。

“以前我让着你们,无非是希望他能安心在边关杀敌!”洛锦霜慢慢的吐出了一口胸中的浊气,再抬头看着七婆子的时候,却是笑了:“现如今,他我都不在意了,还会在意你们?”

以往过多的隐忍,不是她柔弱,而是为了能让她安心!

但是从今日起,她不会了!

她洛锦霜还不至于犯贱到将自己的脸放到泥里送给他们踩着。

“你这毒妇!”七婆子捂着手腕,疼的冷汗连连,却阻不了她口中的咒骂:“昨日害了月姨娘动了胎气,今日又对婆母不敬!像你这种又毒又狠的女人,活该被王爷抛弃!”

洛锦霜想起昨日见到的苏月娥,的确是气色不好,不过她昨日的心思一直在封玄奕的身上,倒是没怎么仔细的打量她。

“那她的孩子保住了吗?”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匕首,洛锦霜不耐的打断了七婆子的咒骂。

或许她从府中离开的机会,还真的在苏月娥的身上。

“月姨娘有王爷亲自去请来的太医照顾,自然不会让你那龌龊的心思成真!”

洛锦霜微微偏头,看着七婆子那手上的血滴滴答答,冷嗤一声:“告诉你们家王爷,若想要让那月姨娘......的孩子保住,就将和离书送来!”

七婆子听到这话,顿时心一惊,她突然想起来这位夫人虽是低贱的商家女,但见识却不少,曾经和张老爷走南闯北的,还会一些岐黄之术,想必手中真的有什么害人的东西。

一时间惊慌不已的七婆子,顾不得自己手上的伤,急匆匆的就往东苑跑去。

洛锦霜抬手慢慢抹去脸上的血迹,微微拧眉,转身便进了屋子梳洗。

只是等到她再次出来时,苏月娥正站在门口,看到她时,立刻上前,故意用手搀扶着腹部,露出一副艰难的模样:“因为舟车劳顿,所以昨晚休息的不好,才会惊扰了王爷!姐姐不会怪我昨夜将王爷从你屋子里喊走吧?”

洛锦霜看着苏月娥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故意的将腰往前挺了挺,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弧度。

“你的身子如何了?”洛锦霜原本准备唤人,后来想起,自打她起了和离的心思,院子中的人就已经被她陆陆续续的遣走了,索性便转身进了屋。

苏月娥见状,朝着一旁的婆子递了个眼神,婆子立刻会意,悄悄的退去。

“洛氏,你一个商家女,逢人卖笑的女人,怎么配的上王爷?”苏月娥踏入屋内的那一刻,瞧见那寒酸的摆设,立刻鄙夷开口。

洛锦霜看着苏月娥立刻变了脸的样子,丝毫不吃惊,只是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匕首,淡声道:“苏月娥,我不想去找你麻烦,你最好乖乖的待在你自己的院子。”

“有王爷护着我,借你一个狗胆,也不见得你......”

敢字还没说出口,苏月娥就察觉到一阵冷风划过后,耳边一阵刺痛,待她回过神来,只见刚刚还在洛锦霜手中把玩的匕首已经顺着她的耳边划过。

“洛锦霜!”捂着耳朵尖叫一声的苏月娥,连连后退:“你竟然真的敢动我!!!”

洛锦霜眸色冷冷的看着苏月娥:“只要你安分守己的守好你的肚子,不来招惹我,我自然不会对你出手!但你要是上门找打,我也不会手软!”

“放肆!”

一声厉喝从门口传来,只见一个发丝花白的老妇人急匆匆的过来,当她看到苏月娥耳上的血痕后,惊的差点要晕过去:“洛氏,你个毒妇!去,叫王爷过来,今日必须要休了这毒妇不可!”

“还请老夫人不要为了月娥去找王爷!”苏月娥迅速回神,拿着帕子掩住了眼角,伤心道:“昨夜将王爷从姐姐屋里喊走,原本就是我的不是,谁晓得我嘴笨,今日来给姐姐道歉,却惹的姐姐更生气了!”

“阿娥,是这毒妇心妒,不是你的错!”齐氏看着苏月娥那眼眶红了的样子,连忙道:“你肚子里面还有孩子,可千万不能伤心,别伤着孩子了!”

苏月娥唇角一僵,却是勉强的应了一声是。

“洛氏,你现在给月姨娘道歉,今日的事情,就罢了!”齐氏想起昨日下人回禀府门口发生的事情,皱了皱眉。

只怕儿子是被这小商女迷住了眼,不会和离。

但苏月娥怀着的是她的金孙,若是真的以姨娘自处,只怕日后会在府上吃亏,那些没眼力见的下人若是再碰撞了她一二,那她的孙子就......

这么一想着的齐氏,看着洛锦霜的目光越发的厌恶:“你现在就给她下跪道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