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王妃又写和离书了

王妃又写和离书了

绛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二十二世纪的天才神医,楚慕词的地位高高在上,她能够活死人肉白骨,一手掌控着他人生死。在穿越之后,化身封建王朝五王妃,不光不受宠爱,还受尽欺凌。楚慕词不不愿意过这样的日子,拿到和离书后潇洒离去。就在她打算重新开始之时,某位王爷暗戳戳的凑了上来……

主角:楚慕词,谢淮安,阿壮   更新:2022-07-15 23:5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慕词,谢淮安,阿壮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妃又写和离书了》,由网络作家“绛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二十二世纪的天才神医,楚慕词的地位高高在上,她能够活死人肉白骨,一手掌控着他人生死。在穿越之后,化身封建王朝五王妃,不光不受宠爱,还受尽欺凌。楚慕词不不愿意过这样的日子,拿到和离书后潇洒离去。就在她打算重新开始之时,某位王爷暗戳戳的凑了上来……

《王妃又写和离书了》精彩片段

宁熙朝,北国边境。

红月高悬,刺骨的风吹得军帐猎猎作响,在那军帐内,遍地染血,一身形羸弱的少女倒在血泊之中。

“呜呜呜,王爷你千万不要怪妹妹,她并不是真心想害我......”

“王爷,若不是你及时赶来,只怕,只怕郡主就......”

听到声音,躺在血泊之中的少女睫毛微微一颤。

是谁在说话?

楚慕词想挪动一下身体,却差点没忍住惊呼出声。

疼,难以忍受的疼。

身为二十二世纪的军医,她能清楚的分辨出现在自己身上的疼是被撕裂的疼。

可自己不是为了挽救研究结果进入了被辐射的地区才昏倒的吗?

难不成......

难不成自己被辐射后的野兽给啃食了?!

被这个恐怖的想法惊到,楚慕词猛的睁开眼,心脏却漏了半拍。

面前的男子面若刀削,眼神中的凌厉如同黑夜中的璀璨星光,挺直了他的肩线,让他的一身铠甲闪闪发亮。

她自诩在军队“阅男无数”,却从未见过像如此这般气势强大的男子。就连眉目的线条都似乎在告诉别人:

他、不、好、惹。

楚慕词又往周围看了看,古色古香的装饰、只能在电视中看到的军帐,神色紧张的古代人,而此时,这些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一人身上——那跪在地上白衣染血,一脸委屈的女子。

这是怎么一回事?

楚慕词吞咽一下口水,忍着身上的剧痛想起身。

“撕拉”

一声清脆的撕裂声。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了。

楚慕词扯出一抹苦笑,暗地里却忍不住想骂人,这什么破衣服。

“王爷,她她她醒了!”一侍女打扮的女子最先指着她惊呼。

语气格外的惊悚,言下的意思无疑是不想她醒过来。

那白衣女子闻言,眼角垂泪的看了她一眼,立刻道:“王爷,妹妹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我刚刚还以为......”,说着泪珠滚滚而下,好不可怜。

楚慕词嘴角抽了抽,还没来得及说话,脖颈就被死死的掐住。

只瞬间,濒死的感觉再一次的袭来。楚慕词瞪大眼睛,眼前是男人狂怒到扭曲的脸。

“你,该死。”

“你,该死!”

男女声音的重合,原主濒死前被疯狗撕咬的画面就那样直直的闯入她的脑海里,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也随之而来。

本是楚候府中的嫡女,却因为母亲的去世,父亲的无视而饱受欺凌,明是性格乖顺却在外传出是一名跋扈嚣张之女。

而今日发生的一切,皆是因为她的生母曾为她寻得一门好亲事,就是面前这个马上要掐死她的男人。

宁熙朝最有潜力的皇子——五皇子,谢淮安

传闻他在五岁时,对军事的排兵布阵才能就已经开始凸出,长大后更是出类拔萃。

如今皇上将这最为重要的边境之战交给他,可见这是对他的一场考验,一旦获胜,那么等待他的不止是嘉赏,更是皇上的青睐,以及太子的人选。

而那白衣女子名唤段玲安,外界都说,这谢淮安的心,其实在段玲安身上。

所以,杀了原主想要取而代之吗?

这一切似乎都解释的通了。

楚慕词眸光瞟到那一身白衣的女子,此刻,她正像看戏一样看着一切,那眼中的得意彻底惹毛了她。

她生平最厌恶的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小人!

都想要原主和她死,好啊!她偏要活下来!

这副身躯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楚慕词清楚的了解人体的结构,人在濒死前,爆发的力量是很大的,只要能扣住他的麻穴,最起码能为她争取一段时间。

正准备行动,帐外却突然传来一阵喊声。

“王爷!不好了!”

“玲安郡主,你快来看看小王爷吧!”


这几声惊呼瞬间把男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大手一松,转身去看向被扶进来的浑身是血的人。

楚慕词被男人甩在墙边,顾不得浑身剧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随后小心翼翼的挪动身体,试图找一个舒适一点的姿势能缓解身上的疼痛。

她似乎有点高估自己了,这身体伤成这样,想在从这里逃出去太难了,只能另觅他法。

“怎么会伤成这样?”谢淮安语气带着嗜血的森冷,瞳孔微微颤抖却透露了他的不安。

扶着的那将士腿一软就跪了下去,道:“王爷你走后,小王爷不知为何消失不见了,在找到的时候,就.”

那将士说不下去,浑身抖若筛糠。

屋内静谧的可怕,但是谁都不敢多说一句话,他们面前的这个男人,在这里就是掌管生杀大权的神。

段玲安此刻也顾不得其他,小心翼翼的诊断着那被抱进来的半大孩童,但只看了一眼就脸色就变的煞白,眼神一转道:“淮安,念生他.今日之事都是因我而起,都怪我”说着滚滚泪又落了下来,身形摇摇欲坠几乎快要摔倒。

那侍女连忙上前扶住段玲安,指着楚慕词骂道:“郡主你不要这样说,要怪,也应该怪她!是她!害了你害了小王爷!”

这一句话,又把在场人的目光引导了楚慕词的身上,其中,以谢淮安的目光最为凶狠。

楚慕词扯出了一抹苦笑,有害人把自己搞成这副狼狈样子的?

她的目光落在那浑身是血的人身上,那不过是个岁数刚刚出十的少年,却浑身浴血了无生气,胸口处被一根弓箭射穿,那个位置若是盲拔,必定会大出血,引发心脏骤停。

那女子诊断的没错,这是古代,受了这样的伤,必死无疑。

可这对二十二世纪的她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手术罢了。

手术刀,缝合线只要给她这些,她就能救活那个人也能保住自己的小命,更能狠狠的打那个玲安医师的脸!

她治不好的病,她能!

一箭三雕的事情,是她楚慕词最喜欢的!

只是不知道自己的随行空间能否跟过来,在二十二世纪,科技医疗水平极大的提升,每个医生都备有个人特定的医疗空间,在这里可以储存一声大量的医疗工具。

在用它的时候,只需要在脑海里默念自己设置的唤醒密码。

“芝麻开门”楚慕词试探一下,一阵静谧,并没有机器人声回答她。

这声芝麻开门的唤醒密码,她叫了近有五年之久,是不会记错的。

她的心顿时坠入冰窖,该死,医疗空间竟然没有跟过来,她记起给她植入空间的白胡子老头曾信誓旦旦的和她保证,就算她死了,这空间都会跟着她!

楚慕词:骗人,不分老少!

眼看着谢淮安阴沉着脸马上就要走过来,楚慕词心里乱成一团乱麻,就在她心里把那白胡子老头骂了一万遍的时候,一声“叮-”的空间开机声缓缓响起。

楚慕词顿时面露喜色,默默的跟白胡子老头到了个歉,就着急的在心里默道:“给我准备手术刀、纱布、止血剂.”

“好的,主人。”

不再是自己之前设置的卡通女声,而是一咬牙切齿的男声,这语气?

楚慕词有些错愕。

眼前的谢淮安已经走到她面前,钳住她的下颚,力道大的惊人,一双凤眼尽是鄙夷,“你这个毒妇!若不是你,他根本不会伤的如此严重,既然他活不了,你就给他陪葬!”

是了是了,楚慕词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

她的医疗空间的智能声音怎么变成谢淮安的声音了?!

还是那个咬牙切齿的声音!


剧痛传来,楚慕词不得不收回思绪,“你要是不想他真的死,你最好不要动我。”

下颚被钳住,楚慕词每说一个字都引起剧痛,这痛,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她若是在不说,只怕她的下巴怕是就要被生生捏碎。

“你什么意思?”谢淮安皱眉,手下的力依旧没有减轻。

楚慕词眼前一阵发黑,几乎就要晕了过去,她死死掐着自己的手心,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她现在还不能倒下。

“我说,我能救他,若是我救不了他,你在杀了我也来得及。”

话落,抬眸对上谢淮安探究的目光,四目相对,谢淮安却有一分失神。

这种坚韧的眼神,真的是一个恶毒的女子应有的吗?

楚慕词的声音微弱,但是却传进了在场众人的耳朵里。

段玲安轻蔑一笑,随即掩去,换上一副毫无破绽的表情,看谢淮安久久不说话,温声道:“淮安,这救人非同小可,更何况还是小王爷,你可千万要仔细斟酌。”

她这话无疑就是再说,楚慕词一个落魄的嫡女,声名狼藉在外,又怎么可能会医术。

但就算如此,谢淮安的眼里依旧有些动摇,他许久没说话,像是在做一件重大的抉择。

“王爷.”段玲安又要上前。

“你给我闭嘴!”楚慕词的声音陡然提高,指着段玲安气喘吁吁的骂:“你是哪来的傻子,也敢自称医师?自己医术不行,就不要挡着别人去救人!难道你就这么想让小王爷死掉?!”

楚慕词这话几乎是用吼的,想害她就罢了,为何还要拖着一个孩子,其心恶毒,当诛。

段玲安愣在原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竟然被人这样破口大骂,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楚慕词,一个连书都没读过的傻子!

而楚慕词的这几句话,将她不想救小王爷挂上了钩,段玲安看着谢淮安逐渐变深的眸色,忍不住开口解释道:“王爷,我没有。”

可谢淮安并没看她,而是看着楚慕词,声音严峻,“若是你救不活,我要你和你全家的命。”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你让所有人都出去,不然,我宁可死我也不救了”,楚慕词也不干示弱,语气亦是赤裸裸的威胁,轻飘飘的掷出一句话后不在看谢淮安。

她所用的工具还不能被人发现,她在赌,谢淮安不会让那个少年死,因为,在原主的记忆力,这个少年,是他的亲弟弟。

“都滚”

咬牙切齿的一句话,不过片刻整个帐内的所有人顿时全部退出。

楚慕词不禁感叹,有权利可真好。

只是谢淮安临走时,眼底的那一抹眸光,倒是令人浑身发怵。

楚慕词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后从医疗空间中取出准备好的医疗工具,朝着那少年疾步走去。

帐外。

谢淮安刚走出帐外就面色铁青的匆匆离去,段玲安连话都没搭上,只得呆呆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郡主,楚慕词莫不是疯了,奴婢在京中可从未听过着楚家人有会医术的,不过是商贾之家,怎么能上得了台面。”绿萝站在段玲安身侧,尖着嗓子说道。

段玲安冷笑一声,潋滟的眸光中满满的都是不屑,看着手臂上被那野狗留下的伤口,语气漫不经心:“不过是蚂蚁为了求生的技俩罢了,淮安?他还真的信。”

“我学医多年,那谢念生无药可救,不过我倒是想看看她究竟有什么通天的本事,敢和阎王爷抢人,只怕过不了多久,她也要去见阎王了。”

段玲安扭动着手腕,吩咐着绿萝:“让那人把事情都处理了,万万不要留下什么马脚。”

她这次请旨自愿来这边境,其一的目的就是派人将楚慕词抓到这边境之地来,若是她死了,等谢淮安凯旋,等待她段玲安的是赫赫有名的随军医师,和战神谢淮安天作之和。

只是可惜,那几条野狗竟然没把她咬死。

不过,楚慕词见阎王不过是迟早的事情罢了,她不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