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戏精夫妇又玩大了

戏精夫妇又玩大了

燕归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司怀谣被渣男恶女陷害,最终下场凄凉。再睁眼,她重生回到过去,却还是被渣男恶女陷害得逞,为了避免前世的悲剧发生,她不惜跳楼逃走。故事走向果然发生了改变,只是司怀谣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因此招惹上林逸南。一夜过后,某男纠缠不清,非缠着她做老婆。为了复仇,她欣然同意,有了第一商界大佬做后盾,还怕报不了仇?只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大佬婚后画风变了,这分明就是个戏精!

主角:司怀谣,林逸南   更新:2022-07-15 23:4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怀谣,林逸南 的女频言情小说《戏精夫妇又玩大了》,由网络作家“燕归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司怀谣被渣男恶女陷害,最终下场凄凉。再睁眼,她重生回到过去,却还是被渣男恶女陷害得逞,为了避免前世的悲剧发生,她不惜跳楼逃走。故事走向果然发生了改变,只是司怀谣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因此招惹上林逸南。一夜过后,某男纠缠不清,非缠着她做老婆。为了复仇,她欣然同意,有了第一商界大佬做后盾,还怕报不了仇?只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大佬婚后画风变了,这分明就是个戏精!

《戏精夫妇又玩大了》精彩片段

司怀谣猛地张开双眼,眼神清澈明亮,眼底是滔天的恨意和决绝的狠戾。

她翻身坐起牵动全身,身体每一处都传来剧烈的疼痛。不仅痛,体内还有令人无法忍受的火烧感——

这是她前世临死之前的感觉,重生后依然存在。

她看了眼自己的双手,白皙粉嫩,纤长漂亮。

再有一会儿,她的“好妹妹”司晓婷就要“无意”间带着自己的未婚夫出现在这里。

上一世,所有的悲剧都是从这里开始。

司晓婷带着庄浩上演一出“捉奸在床”的大戏,虽然床上根本没有任何人,但被单上鲜红的颜色以及凌乱的被褥,都让司晓婷有了可趁之机。

而前世的她看见庄浩一脸的悲痛和失望愧疚难当,加上自己确实和别的男人做了,所以根本没想反驳什么,就躺平任嘲任骂。

之后她和各种男人的床照在网上被传了个遍,落得声名狼藉。家里父亲哥哥要保她,但是因为误信狠毒继母和庄浩,断送了整个司家。

哥哥车祸身亡,父亲被人陷害入狱,而司家所有财产都被继母和庄浩分割。

一切真相都是她在被司晓婷囚禁在地下室折磨到奄奄一息即将生死之时,才从那个女人嘴里知道。

更让她绝望的是她腹中的孩子也葬送在这对狗男女身上!

她未出世的孩子,什么都没有做更没有错,他们凭什么夺走他的命!

他们凭什么在害死那么多人后还能过得逍遥快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不可能!

既然阎王爷又给了她一次机会,她就一定会好好珍惜,让包括庄浩,司晓婷还有所有所有,一切一切害得她家破人亡的狗东西全部死绝!

正想着,门外已经传来脚步声。

她将自己所有的东西都塞到手提包,然后快速冲到阳台。

司怀谣需要去隔壁房间避一避,但是门外那条路显然已经走不通了!

这个房间和隔壁房间只有一步距离,而这一步就需要跨过阳台和阳台。

三十二楼,稍有不慎,粉身碎骨。

若是在前世,她一定会害怕,她本身就有恐高症,更遑论说要跨过去。

但她现在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

死过一回的人最不怕的就是死。

外面的门咔哒一声,已经打开。

这么高级的酒店,再没有她的允许之下,房间的门竟然随随便便就打开了?笑死!

房内凌乱的脚步声齐齐踏入,传来疑惑声。

特别是司晓婷充满着愤怒和不甘,她踩着高跟鞋狠狠跺了一脚,冲人吼道:“人呢!不是让你们看着的嘛!照片拍了吗?”

“拍是拍了,可是只有她一个人的,那男的早跑了......”不知道谁说了声。

“P啊!”司晓婷叫喊道。

司怀谣冷笑,原来如此。

她一边想着一边已经站在最右侧阳台上。

秋夜,冷风吹得全身遍体生寒。

“会不会在阳台?”

这是庄浩的声音,冷静而充满“智慧”。

是了,这个王八蛋前世的那些愤怒,悲痛,失望,而后的原谅和继续深爱全他妈演出来的!

狗东西!

演,是吧?

老娘以后演死你!

想罢,她纵身一跃,长腿一迈,毫不犹豫地跳了过去。

两个阳台之间的距离绝对超过一米二,她一脚跨过去的时候,右脚跟整好在边缘,左脚来不及收,整个身体失控往后一仰,眼看就要失去控制,她猛地将手上的包往阳台扔过去。

因着惯性,总算稳住,但同时她也惊动了两个房间的所有人。

屋里的男人放下蓝牙耳机,开门一看就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站在阳台上“随风飘扬”!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人是鬼,就见她跳了下来。

男人蹙眉真要张口说话,便听到隔壁房间一涌而出的脚步声,掠过女人的肩膀看过去,就见一群人正看向他们这里。

与此同时,那个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女人突然直直扑到他怀里,嘴里还娇滴滴地喊了一声:“老公~在阳台上不好吧!”她声音实在娇弱又妩媚,令人充满无限遐想。

男人剑眉微拧正欲推开,却借着灯光看清了她的脸,而后双手毫不犹豫地搂上她的腰,嘴角噙笑:“的确,阳台上人太多。”说着,便抱着司怀谣迅速窜进门内。

到了房间,司怀谣立刻将人推开,男人眸光危险地盯着她:“司小姐,你这脸翻得可比书快。”

司怀谣没想到他认识自己,但是她跟父亲哥哥去过不少晚宴,看他手腕上那块四百万的表心说能认出自己应该是在晚会上见过。

“谢谢帮忙,但我现在真的很忙。”她说着就准备逃离房间然后发现自己的包还在阳台,“帅哥,能帮忙捡一下阳台的包吗?”

男人眉棱一挑看了眼阳台的黑色小包,嘴角一勾:“刚才还叫老公,现在又成帅哥了。”

司怀谣:......

“喊一声老公听听。”男人戏谑地看着她,仿佛跟她很熟似的。

司怀谣懒得跟他多话,偷摸看了眼对面阳台已经没人就自个儿跑到阳台去捡。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铃响了,男人走到门口从猫眼看了眼,转身对站在阳台门口的人道:“隔壁房间的,一堆人。”

司怀谣蹙眉,看了眼对面的房间......还要跳过去吗?会不会摔死。

男人冲着她坏坏一笑:“叫声老公,我就不开门。”

司怀谣:......

这人是有什么毛病?难道自己才出狼穴又入虎口?

她才不会叫......

男人转身就去开门,司怀谣听见“咔哒”一声,立刻开口:“老公!”

然而门已经开了。

“林......林总?”说话的是庄浩,听语气有明显的震惊和胆怯。

男人勾着笑意:“庄先生,不知道深夜来访是有什么事?”

未等庄浩说话,就听见了司晓婷的尖锐刺耳的声音:“我们刚才看到一个女人跳到你阳台来了,把她交出来!”

林总嘴角虽然仍然勾着笑,但眼底却是一片极寒之地的冰冷:“误会了,那是我老婆,不能交给你们。”

庄浩把司晓婷往后拉了下,眼前这个男人他可惹不起,“林总什么时候结婚的,怎么一点消息都没透露?”

林总似笑非笑,但颇为讥诮:“我结婚,为什么要跟你们说啊?”

庄浩嘴角抽抽,勉强一笑。

“你什么东西,就敢跟庄浩哥哥这么说话?”

司晓婷何时见过自家庄浩哥哥被人这么看不起?她家庄浩哥哥一直都是最棒的!是庄氏的继承人!

话一出口,庄浩就暴躁地瞪了一眼司晓婷,伸手把她甩到身后。

“林总,小女孩不懂事。”庄浩鞠躬道歉。

司晓婷还从未看见过她家庄浩哥哥跟谁这么低声下气过。

林逸南挑眉轻嗤:“没什么事,我跟我老婆还要办事,各位请回吧。”

他正要退进去关门,庄浩却突然仰头看向里面,只是司怀谣躲在阳台,他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林逸南蹙眉不悦:“庄先生要是不信,我让我老婆再喊一声。”他嘴角微勾,“老婆!”

“哎呀老公,你快点,我裙子拉链拉不上去啦!”司怀谣故意捏着嗓子矫揉造作,外边五六个人听得一身鸡皮疙瘩。


庄浩听着声音有些像司怀谣又不是很像。

主要是这语气——太阳从西边出来司怀谣都不会这么撒娇,她虽然是司家千金,但说话做事从来大大咧咧。

“对不起,林总,我们肯定是看错了,改天请您和嫂子吃饭赔罪。”庄浩彻底打消疑虑,“不知道林总什么时候公开喜讯,我们也好随份子钱。”

林逸南:“我不缺钱。”说完,“哐”一声就把门摔上,庄浩等人吃了一鼻子灰。

司怀谣听见关门的声音才从阳台进来。

男人面带微笑手插裤袋漫不经心地走到她的面前。

司怀谣仰头眯眼一笑,笑得那叫一个不情不愿:“原来是林总,失敬失敬。”

林逸南,商界大鲨鱼,吃人不吐骨头,年纪轻轻就把林家叔伯全都搞下去独掌邻家大权,之后三年林氏集团市值一路狂飙,如狂风扫落叶一般将很多竞争企业吃得干干净净。

至此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有个人叫林逸南。

林逸南嘴皮子一张还没说话,又听女人道:“谢谢林总,我先走了。”

“去哪?”说话间他已经挡住司怀谣的去路。

“回家。”

林逸南抄起茶几上的手机:“走吧,一起。”

“啊?”

“去见我的岳父岳母还有大舅子。”林逸南看上去并不在开玩笑。

司怀谣觉得很淦!

不过想想,他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只说一声谢谢的确有点过于敷衍。

“林总,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只要不违法不踩道德底线,我都可以答应。”她说着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不过我想林总什么都不缺。”

林逸南笑笑:“谁说的,我缺啊。”

“缺什么?”

“缺老婆。”林逸南笑笑。

司怀谣:......

她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震惊且去TM的!

传言林逸南对女人根本没有兴趣,不管是自己爬上床的还是别人送上床的都被他给踢下去了,他身边倒是有两个不错的帅哥,常常在他公寓或者别墅出没过夜,甚至看见过他和这两个男生都手牵手逛街。

司怀谣懂了。

“让司小姐和我结婚,不知道违不违法?有没有踩到你的道德红线?”林逸南很认真的发问,还真的不像是在开玩笑。

司怀谣懵了。

林逸南见她一脸茫然,故意轻叹一声:“没关系的,终身大事嘛,司小姐当然要好好考虑。”他顿了顿,语气颇为遗憾,“司小姐和庄先生青梅竹马,我一个刚认识的路人甲的确没资格横插一脚。”

“狗屁,让他滚!”司怀谣听见这个名字就感到愤怒觉得恶心,真恨不得把他踩在地上摩擦摩擦!

林逸南嘴角闪过得逞的笑意,又迅速撇下嘴角:“就算司小姐和庄先生有误会,我这种外人也是比不了的,庄先生要是知道司小姐喊我老公,一定会不高兴吧。”

司怀谣:......

“司小姐喊我老公也就算了,还在我房间待了这么久,他要是知道会不会吃醋啊?”

司怀谣:......

她为什么听着一股子的绿茶味?

她低头瞥了眼已经坐在沙发上继续办公的林逸南,眉心微蹙:传说中的林逸南可是个冰块,而且对付敌人极为冷酷无情,可以说凶残......这个和传说中的大魔王有点出入。

不,不是有点,是特别大的出入。

她考虑了会儿才问:“林总没开玩笑?”

“没有。”林逸南抬头看她,目光极为热忱深情,表情极为认真。

“我跟别的男人睡过,你也要吗?”她立在那儿,咽了咽口水。

听到这话,林逸南藏住真实情绪,唇角微勾:“不介意。”

“也是。”司怀谣既是无奈也很苦涩,她索性坐在林逸南的身边,“你也是形婚,计较这个干什么呢,反正都是假的。”

形婚?

林逸南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是他不问。

要是说开了,这婚她不肯结了怎么办?

“林总要是真的想这么做的话,我同意,但是我们要约法三章。”她道,“我也有要求。”

林逸南眉棱一挑,弧线微微扬起:“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司怀谣有点吃惊地看着他,“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要求听都没听,你就答应了?”

林逸南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可笑的问题,温热的手掌捧着她的脸颊:“因为你是我老婆啊。”

司怀谣:......

重生开局遇到这么个大BOSS算不算天降奇遇?

司怀谣用了一个小时简单叙述了自己在隔壁房间发生的窝囊事,也明确说清楚,今天晚上的那个男人是她第一个,她甚至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做好措施。

林逸南面无表情地听完这小节故事,脸色不太好。

就在司怀谣以为这事儿要泡汤的时候,林逸南突然开了尊口:“早点休息,明天去民政局。”

司怀谣:......

进到浴室,司怀谣发现里面的东西都没有用过,房间床上的被褥也是整整齐齐没有一丝褶皱。

房间外,林逸南直到听见浴室里的声音才打开手机发了条消息给自己的助理:一,三天时间查清楚今晚谁下的药;二,明天早上去司家拿司怀谣的身份证,不要提起今晚的事。

第二天司怀谣一起来就看见床上一套新衣服,穿上身正合适。

洗漱出来就还坐在沙发上工作的林逸南。

“一晚没睡?”

听到她的声音,林逸南一怔,抬头看她勾出浅笑:“嗯。”

天呐,还真是传说中的工作狂。

正说着便有人敲门,对昨晚心有余悸的司怀谣吓了一跳,正准备让林逸南来开门,便听他道:“你去开门,不是他们。”

司怀谣一怔,这人是有读心术,连她心里在想什么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她转身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夫人早上好,我是林总的助理,姓郑。”他说完就把手上拿着一只黑色盒子交给司怀谣。

司怀谣一头雾水的接过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干什么用的,林逸南就出现在身后,一手揽住她的腰,“走,先吃早饭。”

盒子里装的就是司怀谣的身份证,两人从吃过早饭之,从地下停车场上出发去民政局做体检拍照领证。

从今天起她就是林逸南的妻子,也是有夫之妇了。

手上拿着红色小本本,司怀谣有点害怕。

一直牵着她手的林逸南回头看向突然停下脚步的司怀谣,见她紧蹙眉心不禁发问:“后悔了?”

司怀谣摇摇头,倒不是后悔,只是有点害怕。

虽然林逸南答应她绝对不会干涉阻止她接下来要做的事,但是这冒出来的小插曲已经完全改变前世故事的轨迹,多少有点无措。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她对林逸南的了解为零。

拿着小本本才上车,家里就打来打电话,问她在哪。

她正要说民政局,就被林逸南打断,他做了口型:医院。

司怀谣一下就明白了,点头对着电话那头的父亲撒了个谎:“爸,我才从医院出来。”郑助理去拿身份证要是说去结婚登记的,爸爸哥哥一定不会给,所以肯定是去别的理由。

司正拧紧眉心,语气变得很是紧张,“真的在医院啊?怎么就进医院的,你别出院,等爸爸和哥哥过来看看你,没事了咱再出院。”

果然。

未等司父出声,就听到电话那头一个尖锐又刻薄的女人的声音,“你还这么关心她?住院?放屁!我看是昨晚跟人开房彻夜未归,退房要身份证才来拿的!”她紧接又对着电话那头大喊,“赶紧滚回来,你爸要被你气死了!”

司怀谣虽然没开免提,但是葛洁的声音这么大,林逸南不想听见都很难。

刺耳的声音让她的耳膜很受伤,她还反驳,就听见哥哥在一旁冷声警告:“有嘴不会好好说话?”

对面噤声。

司怀谣挂断电话,有哥哥在家里闹不起来。

哥哥司怀青是个很强势的人,手段虽然比不上身边的林逸南但也绝对不是个庸俗之辈,而且他一向聪明,为人正直,前世的时候一直很相信自己,司晓婷在抽打她的时候也说过,哥哥是为了找她才出的车祸,而车祸也不是意外。

因为只要哥哥在,他们根本动不了司家的根本!

“要我陪你回去吗?”林逸南问。


司怀谣看着一脸善意的林逸南:“谢谢林总,我一个人回去。”

听葛洁刚才的话就知道,庄浩和司晓婷一定是把事捅到家里了。

没有捉奸在床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拍照了!

床照只有一个人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P呀!

司怀谣心里正愤懑得很,就听见林逸南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丝丝的委屈说:“小红本都拿了,你再叫我林总不合适吧?”

司怀谣看向“委委屈屈”的男人。

她轻咳一声,眼睛眨巴眨巴地瞅着他颤颤巍巍地喊了句:“老公?”

林逸南立刻露出浅浅的笑:“嗯,老婆的声音真好听。”

啧,这男人喜欢听人叫老公?

她眼珠一转,凑到林逸南的身边,仰头眨巴着眼看他:“林总,你公司有那种超级会P图的人才吗?”

男人不悦:“嗯?”

“老公~”

林逸南这才回答:“有,你把图片给我,我等会发给你。”

两人加了微信,司怀谣把几张图片发给他还说了一通要求。

林逸南把她送到司家别墅门口就走了。

司怀谣一进门就看见爸爸哥哥坐在沙发上,葛洁坐在单人沙发,司晓婷和庄浩并肩站在葛洁的沙发旁。

这就很明显的两方对立了。

前世也是,一开始爸爸和哥哥并不相信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和他们据理力争,最后她听信了庄浩的花言巧语说什么没关系只要认错了,他们还是可以在一起云云,她才放弃挣扎承认这件事。

没多久,各种床照开始在网上齐飞,四面八方的黑子群魔乱舞,铺天盖地的谣言将她掩埋在地。

她那个时候的确是有想死的心,特别是面对庄浩偶尔的关怀和字里行间对她的嫌弃不屑,她觉得自己肮脏又不堪还要拖累庄浩。

现在她想明白了,庄畜生当初玩的就是PUA。

笑死!也活该你死一回啊司怀谣。

她深吸一口气,昂首挺胸笑呵呵地往屋里走:“呀,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家怎么都在啊,是为了庆祝我出院吗?”

话一出口,众人齐齐将目光看向她,特别是司晓婷母子那得意又恶毒的眼神恨不能立刻就把司怀谣踢出司家。

庄浩的紧忙冲上去,装作一副很关心的样子:“你没事吧阿谣?怎么就住院了?”

司怀谣嘴角一勾,“从三十二楼翻阳台,不小心摔下去的。”昨天她醒过来的房间就在三十二楼。

庄浩脸色一紧,诧异地看着司怀谣。

这话听着分明是警告。

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他再清楚不过,若是换做以前,司怀谣不会扯这种一听就是谎言的谎言,她就算要隐瞒也会想到一个比较得体,比如摔跤感冒哪里不舒服之类的。

她现在这么说就是在告诉庄浩,昨晚房里发生的事,她都知道。

司怀谣捕捉到庄浩眼底闪过的惊愕和害怕很满意,挑眉笑道:“浩哥,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不会以为我真在三十二楼翻阳台吧,我不要命啦?”她边笑边横了眼,然后撞过他的肩膀走到爸爸哥哥身边坐下,“昨天晚上跟朋友吃完饭去房间休息的时候胃突然很痛,是隔壁房间的林总让他助理送我去他朋友的的医院,郑助理早上替我来拿身份证没说吗?”

在车上的时候,郑助理已经把话术都跟她说清楚了,还特意给她准备了点“胃药”,盒子是真的,但里面的药都是维生素片。

她故意拿出两粒药,又从哥哥那儿接过水杯喝下去。

庄浩和司晓婷趁着她吃药的时候偷偷对视了眼。

但是司怀谣的余光一直盯着他们两个。

葛洁目光冷冷地盯着她:“你几点去的医院?”

“十点多吧。”司怀谣张嘴就来,其实她也不知道是几点,但肯定不是十点。

葛洁一听便是一声冷笑,眼底一片狠毒,她手一伸司晓婷就把手机打开,顺便翻开图片放在她妈的手里。

葛洁将手机翻转给她看:“那你给我解释解释,这照片是怎么来的?”

司怀谣装的一头雾水,眯着眼看了眼手机上的照片,自然是她前世见过的一模一样的床照,照片上她赤身躺在床上,旁边还有一个裸体的男人搂着她纤细的腰。

可以说是高清无码大照。

上头还有照片拍摄的时间水印——就是十点多。

没错,她就是故意说错时间好让他们放松警惕,要是自己说的时间是凌晨什么的,让他们没借口发难,她还怎么继续演戏?

司怀青看见这种照片,火上心头,冷眸瞪向她们母子:“删了!”

葛洁还是有点怕司怀青的,她咽了咽口水,躲开司怀青的目光,强装镇定冷哼一声:“被人拍了不知道多少张,我删了有什么用?”

司正气得瞪眼:“都是污蔑,我女儿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爸爸,我也知道姐姐不会这么做,但是照片都在这了......”司晓婷装得很难受,“怎么办嘛,爸爸哥哥你们一定要给姐姐想办法,这些照片是我托朋友花大价钱买下来的,但那个家伙肯定还有,准备以后勒索!”

司怀谣看着在那儿装得特别焦急的司晓婷也没说话,瞧瞧这演技相当好,不做演员可惜了。

庄浩也过来凑热闹,“什么照片?”说着就要去抢司晓婷手上的手机。

司晓婷装模作样地往后缩了一下,不让他看:“庄浩哥哥你不能看。”她嘟着嘴那模样仿佛被睡的是她。

但是庄浩还是抢到了手机,其实也不是抢到的,是司晓婷“不小心”送到他面前,被他一把拿过去。

然后他打开了手机翻到了照片!

庄浩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很受伤很痛苦地质问了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你问NM呢?

笑死了!

一个个戏精!

庄浩很痛苦,司晓婷很焦虑,葛洁一看看戏的刻薄,而爸爸和哥哥则是沉着一张脸,他们虽然相信她,但是照片在这儿,她说的去医院的时间又和照片矛盾,明显在撒谎。

只有司怀谣面不改色,似乎完全没有受这张床照的影响。

现在所有人所有人都在等她一个解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