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少夫人宠上天

豪门少夫人宠上天

九棂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眠是一个弃婴,她是被厉天阙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从此,她被宠上了天。有人说她命不好,一脸穷酸相,没有后台,不知道每天都在横什么。突然有一天,厉天阙对外公开了两人的夫妻关系,原来,大名鼎鼎,权势滔天的厉总,居然喜欢玩养成的游戏。

主角:楚眠,厉天阙   更新:2022-07-15 23: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眠,厉天阙 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少夫人宠上天》,由网络作家“九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眠是一个弃婴,她是被厉天阙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从此,她被宠上了天。有人说她命不好,一脸穷酸相,没有后台,不知道每天都在横什么。突然有一天,厉天阙对外公开了两人的夫妻关系,原来,大名鼎鼎,权势滔天的厉总,居然喜欢玩养成的游戏。

《豪门少夫人宠上天》精彩片段

A国边境的风岛是一座孤岛,是贫民窟。

没有自理能力且无依无靠的老人、重残疾、精神病人都会被扔到这座岛上自生自灭。

没有网络,没有电,没有任何生活用品供应。

没有法律,没有管控。

这里是人间炼狱。

幽暗的天空给这座岛屿蒙上一层黑布。

快枯死的老树下,年轻的女孩缩成一团坐在地上,发白的衣服罩着弱不禁风的身体,一头长发下,一张小脸苍白得可怕,沾着点点血迹。

楚眠咬着指甲,黑白分明的眼平静而漠然地看着前方。

有人光裸着身体乱跑;

有人跳进海里想要逃到外面去;

有人受不了默默地磨尖石头割了腕。

这样的场面从她三年前被楚家扔到这里来后,屡见不鲜。

她是楚家的养女。

三年前,她才知道楚家收养她,只是信了一个算命之言,楚家的正牌女儿楚醒生下来就被批命运坎坷,小时候多病多灾,十八岁会历一重劫,之后横死他乡。

只有找个生辰八字一样的人代其受命之不公,楚醒才能逃过一劫。

她楚眠就是那个代受的人。

小时候,楚家会给她吃乱七八糟的药让她病痛不断,十八岁时,她更是被楚家强行送去和一个老男人订婚。

她拼命抵抗,用水果刀将那年近六十的男人捅了,之后想逃没能逃掉。

紧接着,她就被楚家送到风岛。

一晃,三年都过去了。

楚眠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如楚家的愿,横死异乡。

“哒哒哒哒。”

天空中忽然传来直升飞机的声音。

楚眠抬起头,只见数十架飞机在岛屿上空盘旋,螺旋桨旋转的声音几乎刺破人的耳膜,声势极为浩大。

这是怎么回事?

飞机停在海边,一群精神有问题的人稀奇地一窝蜂冲上去,将飞机围住,试图爬上去,跟丧尸围城似的。

“砰。”

“砰。”

“砰。”

震耳欲聋的几声枪响后,林中鸟兽尽散,人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额头上是巨大的血窟窿。

有人高声尖叫。

远远望去,那是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手上个个持着枪。

楚眠慢慢缩紧身体,樱唇抿紧,是国家终于决定把他们这群人都毁灭了么?她要死了么?

那她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是什么,就真的只是为楚醒挡劫?

她不服,真的不服。

她要生存,她要报复!

“厉先生,这边离贫民窟中心的棚屋较远,大多都是精神病人,被正常一些的人驱逐到海边,每年的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五十。”

两列持枪的男人率先走进一片枯黄的树林。

楚眠僵硬地坐在树底下,一柄步枪的枪口就对着她的方向。

仿佛,她就是下一个亡魂。

她低着眼,看到一双锃亮的尖头皮鞋踩在落叶上,发出脆响,从她面前走过。

忽然,落叶被踩的声音戛然而止,那双皮鞋转变方向向着她。

皮鞋的主人正面朝着她。

一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楚眠顿时感到铺天盖地落下的压迫逼仄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是精神病人?”

男人低沉凉薄的嗓音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高高在上,极具子弹般的穿透感,直从她的天灵盖蹿遍全身。


话落,楚眠的手就被人抓起来,露出细腕上的电子锁环。

里面有每个人被送到岛上时的身份信息。

为了符合贫民窟的收纳条件,楚眠被楚家安排的是无自理能力的精神疾病流浪者。

有人用手机扫了一下,报告道,“厉先生,是精神病。”

“具体信息。”

“她是三年前被送过来的,今年21岁,无具体身份证明信息,应该是个流浪女,被诊断为精神分裂。”

“21岁。”

男人重复着这个数字,语气阴沉轻蔑,“这种从出生起就该呆在贫民窟的女人居然18岁才被发现送过来。”

“……”

什么叫出生起就该待在贫民窟?什么狗屁道理。

楚眠低着头继续装自己脑子有问题。

那双皮鞋一步步走到她面前,笔直长裤的线条开始弯曲变形,男人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墨色大衣的衣角扫过地上的黄叶。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狠狠地掐住抬起。

楚眠痛得一个激灵,抬眸撞进一双阴沉、冷厉的眼中,呼吸顿时一滞。

眼前的男人不过是二十四、五岁的模样,凌厉的短发下是一张祸国殃民的东方脸,皮肤胜雪般白皙,轮廓如雕刻般锋利,扬起的眉下,是一双狭长凤目,眼窝处是单眼皮,眼尾上翘,一道深沟极为妖异。

他抿着的一双唇十分薄,单看唇就平白生出几分冷血感。

他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她,傲然睥睨。

楚眠在他眼中看到面无表情的自己,呆在岛上过久,让她早已变成一个面瘫,所有的情绪只在身体里咆哮,从不显于脸上。

对视长达两分钟之久。

不错,整个A国敢跟他对视这么久而不怯的还真没几个。

眼前的女孩生着一副单纯至极的脸孔,脸上挂彩,大概是被树枝之类刮到的,极深的伤口为她添上一抹清纯的嗜血美感,令人看了怦然心动。

被他这么掐着,她也不吵不闹不发病,厉天阙幽暗的眼底掠过一抹兴味。

有意思。

周围持枪的人安静地守在一旁,有病人冲上来就是一枪解决,毫不留情。

忽然,厉天阙拍了拍她的脸,起身,“就她了。”

有人站在一旁,闻言恭敬地递上干净的毛巾,“厉先生,不用再选选看?贫民窟的精神病有很多。”

“不用。”

厉天阙接过毛巾慢条斯理地擦拭着一双修长的手,优雅地就像在擦拭艺术品。

过后,他将毛巾随手扔到地上,转身离去。

众人立刻跟上。

楚眠也被人从地上拉起来,一左一右架着往前走。

她没有吵闹,在这么多的枪口下,任何挣扎都是无效的。

她听到右边的人好奇地问道,“孟助理,为什么非要来贫民窟挑一个精神病人回去?”

被称为孟助理的年轻人走在前面,闻言,笑了一声,道,“厉先生的事也敢随便打听,不要命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

问话的人却立刻噤声,再不敢多言一句,仿佛“厉先生”三个字就是索命的魔咒。

厉先生。

这到底是什么大人物?

挑她回去?

这么说,不是杀她,她能活着离开这个岛?

众人安静地往前走,没人发现被带走的女孩眼底亮起了重生的光。


远处的奇奇怪怪的棚屋高顶天台上,几个脑袋凑在一起望着这一幕。

“奇怪,以眠姐的身手,夺枪杀几个人自保根本没有问题,为什么眠姐会心甘情愿地让他们带走?”

一个十来岁的男孩趴在天台边缘,身上穿着泛白的病号服,一脸茫然地望着直升飞机的方向。

“第一,楚眠太想离开这里了。”

有人回答。

“那第二呢?”小男孩继续问道。

“第二,楚眠聪明,知道带她走的男人不好惹,那是厉天阙。”

一人站在天台上,眺望着海边,楚眠已经被带上直升飞机,“如果有一天你们也能走出风岛,听到厉天阙这个名字最好绕道走,他比阎王更难对付。”

“哦。”小男孩一副恍然状,随后又皱起眉头,“可是,眠姐出去后一无所有,怎么生存啊?”

闻言,那人低笑一声。

楚眠,在风岛呆了三年,几乎要成为贫民窟之王,这样一个人怎么会生存不了。

要担心的……恐怕是当年将楚眠遗弃在这里的那帮人。

……

A国帝都。

大片大片的蔷薇花攀上高高的围墙,围着一栋复古的欧式洋楼。

这里是蔷园。

阳光落在庭院里,花枝迎风招展,美不胜收。

楚眠缩成一团坐在二楼阳台的编织藤秋千上,咬着指甲,秋千晃到高处的时候,她能看到满院的蔷薇。

自从被接出风岛,她就一直被关在这里,有两个中年女佣照顾着她。

那位厉先生到底要怎么处置她,楚眠不清楚。

没有钱、没有身份信息的她没有选择逃跑,而是静观其变。

身后,两个女佣一边修剪攀上阳台的蔷薇花枝一边聊着天。

“我听说,开车的小李刹车刹得稍微不妥当些,就被少爷当场踹了一脚,踹进医院里人都半废了。”

“这算什么,上次我看到老爷亲自来求拨款,被少爷晾得老脸都挂不住。”

“唉,自从少爷接管财团以后,为人是越来越狠了。”

楚眠摇在秋千里,通过两个女佣连续几日的聊天,她拼凑出那位厉先生的少量信息。

厉天阙,25岁,本市厉氏财团的大少爷。

去年年初,他突然持枪冲进自己父亲的书房,逼着对方交出大权,全面接手财团,行事作风极为狠辣、决绝,杀伐果断,踢掉不少老人,重组自己的核心班子,一跃成为国内最大最不能惹的财团。

抱着他大腿发财的人很多,恨他恨得频频搞暗杀的人也很多。

在他身边做错事的人,会死得很惨;

和他作对的人,死得更惨。

哪怕是自己亲弟弟被绑架,他也可以冷静看着弟弟被剁下来血淋淋的手指谈笑风生,不受任何威胁。

毋庸置疑,他是个狠人,并且是个权势滔天的狠人。

这样的人究竟有多可怕,不能细想。

“这么一想,我们被调到蔷园来还挺好的,只用照顾一个小丫头,虽说精神有问题吧,但不吵不闹,每天就痴痴呆呆地坐着,省心的很。”

其中一个人站在那里拍拍心口说道。

“可不是。”

另一个深以为然,转身看向楚眠,就见秋千已经飞到空中。

里边的人跟只没绑没牵的风筝似的扑了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