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这戏挺有意思

这戏挺有意思

刀小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后来她装醉撞进他怀里,本以为能够有一场无悔的邂逅,哪知这场感情,害她身心疲惫,再也爱不动了。多年后,缘分让他们再度重逢,彼时的裴慕衍已成了别人的新郎,新婚当天,她高调的出现,并且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主角:安宁,裴慕衍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宁,裴慕衍的女频言情小说《这戏挺有意思》,由网络作家“刀小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后来她装醉撞进他怀里,本以为能够有一场无悔的邂逅,哪知这场感情,害她身心疲惫,再也爱不动了。多年后,缘分让他们再度重逢,彼时的裴慕衍已成了别人的新郎,新婚当天,她高调的出现,并且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这戏挺有意思》精彩片段

“阿文,你今天订婚了,被你戴上戒指的那个人不是我,我真伤心。”

“阿青,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我看重的是安宁的子宫,就算我和她订了婚,心里装的还是你,等她给我生个大胖儿子,我先裴慕衍一步继承家业,你跟着我才能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知不知道?”

……

安宁被裴慕衍送上巅峰的时候,耳边响起的是刚才偷听到的那番对话。

说话的人是今天跟她订婚的未婚夫裴季文,另外一个是他的贴身男助理叶青。

安宁听到这番话的下一分钟就在自己的订婚宴上勾搭上了裴季文口中的裴慕衍,她满脸酒色氤氲的把软哒哒的唇瓣送到他嘴边的时候,他没拒绝。

两人纠缠着就进了宴会厅隔壁的房间里。

黑暗之中,各种情绪跟欲望都被放大,特别是一墙之隔外有人来人往,说话声脚步声络绎不绝,再想想,这个宴会厅边儿上不知道哪个房间里,她的未婚夫跟男小三也在颠龙倒凤……

“在想什么?”

男人察觉到了安宁的不专心,惩罚性的咬在了她的肩头。

安宁痛得啊的叫出了声,又立刻捂住嘴,听到有脚步声朝着这边走来了。

“怎么回事儿?刚才你叫什么?”

“你耳朵有问题吧?我哪里叫了?”

“我明明听到有女人的惨叫,完了,这地方不会闹鬼吧?”

……

门外,议论声远离。

安宁跪坐在裴慕衍的身上,早已汗如雨下,直至人声远去她才松开捂在裴慕衍嘴上的双手,她弄疼了白日里斯文如玉的男人,被他托着腰重重的摁撞了两下,几乎要碎掉。

“放松点,别咬这么紧,乖。”

男人喑哑着嗓音开口。

安宁早就没了力气,软软的搭在他肩头,“我哪里咬——裴慕衍,你胡说八道什么。”他说的咬分明是指的……

安宁从小就是根红苗子的好青年,言情小说都看得少,更别说是带颜色的东西,听到句荤话还得反应半天。

裴慕衍被逗笑了,唇瓣在她脖颈上嘶磨,“要不要比一下?”

安宁没力气了,“比什么?”

“比我跟你未婚夫谁先出来?”裴慕衍提起裴季文,“他就在隔壁的房间。”

安宁又怒又惊,“你知道他的事儿了?”

“知道,但不多。”裴慕衍换了个地方,完完全全引导了这场欢愉。

事到最后,还是裴慕衍赢了。

隔壁房间动静歇了好久后他才结束。

安宁不得不承认,裴慕衍带给她的感觉很好,温柔、绅士,甚至还可以称得上是体贴,完全与他清冷的外表判若两人。

“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

男人注意到了垫在柜子上的白衬衫上面的血迹,语气透出几分歉意。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刚才不是也听到了?裴季文对女人没兴趣。”

安宁一边说一边笑,她笑自己傻,谈了五年的恋爱,裴季文对她顶多就是拉拉小手、摸摸后脑勺,就连接吻都很少,更别提和她那个了。

对此他给出的解释是,不想过早地亵渎她的纯洁,只想把两人美好的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

也许是酒劲儿过去了,也许是裴季文和叶青的事对她的冲击力缓和了几分,安宁有些后悔,她怎么就和裴慕衍发生关系了?

这个在外面声名赫赫,叫裴家人提起都会犯怵的男人,不管怎么样,她都应该叫他一声“堂哥”的。

“我很抱歉,对于刚才的事情,我们都当作没发生过吧。”她看着他的背影平静地说。

男人正在系扣子的动作停了一下,转头,眼神有些冷,“理由。”

安宁觉得他这个问题问得有些蠢,“我们之间没感情,而且,我没有做别人地下情人的嗜好。”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脑子里不自觉地浮现出叶青那张白净内秀的脸,语气里不由带了几分鄙夷。

男人蹙眉,“你就这么确定我会让你做地下情人?”

什么意思?

安宁愣了一下,旋即笑了,笑得很不以为然,“你该不会想娶我吧?”

娶自己堂弟的未婚妻?

这话问出来连她自己都不信。

男人玩味一笑,“你刚才也听到了,我家老爷子说我和裴季文谁先有了孩子谁就能优先拿到他手里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万一这次你有了,我不是胜券在握了?”

说来说去,都是为了钱。

都把她当成生孩子的工具人了。

刚才亲密接触时积攒下来的一点好印象瞬间荡然无存,安宁直接没理他,起身飞快穿了衣服便往外走,随即被男人扣住手腕,“生气了?”

冰冷的语气。

 


安宁抬眸,对上男人没有温度的墨瞳,“裴慕衍,我劝你以后还是别打我的主意,从现在开始,我对你们裴家的男人再不会产生任何兴趣,更不可能给你们任何一个人生孩子!”

她说完一甩他的手,拉开房门便走了出去。

出了房间之后,安宁才看到裴季文发给她的那条微信:

“亲爱的,临时想起来公司还有点急事没处理完,我和叶青过去一趟,今晚估计忙不完,你就不用等了,宴会你先应付着,结束之后司机会送你回去,辛苦你了,爱你。”

忙工作?

是怕叶青难过带他出去安抚了吧?

安宁握着手机盯着那条微信看了半天,忍了又忍才没有把充斥在脑海里的那句脏话给打出来。

玩游戏是吧?

行,我就陪你俩一起玩玩。

五年的青春都付出去了,也不差多几天。

简单回了一个“好”字,她关掉手机屏幕朝着宴会大厅的方向去了。

“安宁,你可算来了?季文呢?没和你在一起?”

裴季文的母亲陆迎芬急急地走了过来,“你爷爷过来了,你赶快叫上季文一起去给老爷子敬个茶。”

“季文说公司里有急事,和叶青一起过去处理了。”安宁淡淡道。

听了这话陆迎芬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飞快地扫了她一眼,表情旋即恢复如常

“季文这孩子,这个时候还忘不了工作,你别和他计较啊,他这也是为了赚钱养家,那就这样,你过去代替他给老爷子敬个茶吧。”

凭着刚才陆迎芬那个有些不自然的表情,安宁猜测她应该也是知情的,看来,所有人都把她当傻子了。

其实依着安宁现在的心境她并不想去敬茶,可想想老爷子平日里待她的好,只得答应下来。

跟在陆迎芬后面朝着二楼贵宾包厢的方向去,她远远就听到裴老爷子不满的声音:

“如果不是我差人去叫,你也不打算上来陪我这老头子是吧?嫌我唠叨我也得说,季文都订婚了,你这个做大哥的怎么好意思落在他后面?江晚那丫头老呆在国外干嘛?抓紧时间让她回来赶紧把事儿给办了!”

安宁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裴慕衍的声音,“爷爷,我和江晚……”

说这话的时候,他不经意地一抬头,视线刚好扫到刚刚进门的女人,她穿着白色纪梵希连衣裙,很美,但是,更美的风景在里面。

不自觉地想起与她凝脂般滑嫩的肌肤相触时的美妙感,裴慕衍唇瓣勾笑,若无其事地把视线转向裴老爷子继续刚才的话,“……心里都有数,等她回来我们就把时间给定下来。”

江晚?

安宁心中一动,这才想起来之前听裴季文说过,他的堂哥裴慕衍有个门当户对又指腹为婚的漂亮女朋友叫黎江晚。

是个有才有地位的高门贵女。

“你们就知道敷衍我,我这老头子还能活几年?一个个磨磨蹭蹭的,可别让我闭了眼都见不着重孙子的面?”

“爸,瞧您说的,季文这不是已经订婚了吗?过不了几天就结婚,让您抱重孙子还不就几个月的事儿吗?”

陆迎芬笑咪咪地说着将安宁拉到裴老爷子的面前,“季文那孩子满脑子就想着工作,这不,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居然又跑回公司处理事务了,他知道上进也是好事,我也不好说他什么,只能让您这漂亮的孙媳妇给您敬茶来了,您现在喝了她的茶,来年一定能抱上大胖重孙子!”

“知道上进是好事,可也不能冷落了的媳妇儿。”

裴老爷子看着安宁,脸色明显和蔼了许多,“安宁啊,你今天订了婚就是我们裴家的孩子了,有我老头子在,谁也不会亏待你。季文那小子以后要是敢欺负你,我打断他的腿!”

看着老爷子慈祥的面容,安宁勉强挤了个微笑出来:

“放心吧爷爷,没人欺负我的。”她说着按照规矩给老爷子敬了茶。

裴慕衍和裴季文的父亲都在一楼大厅里忙着应酬,所以包厢里坐的除了裴家爷孙和两个儿媳妇之外还有另外几个远一些的长辈,安宁一一打了招呼以后便挨着陆迎芬坐了下来,一抬头刚好对上裴慕衍的视线,对方的目光沿着她的脸自上而下,最后停在她的胸口上,眉心微微蹙起。

安宁的连衣裙是V领的设计,前面除了露出漂亮的锁骨之外,还能看到若隐若现的事业线。

什么意思啊?当着这么多人。

安宁有些恼了,拿手掌挡在胸前,不着痕迹地瞪了他一眼,接着就听另外一个女声道:

“爸,刚才提到慕衍的婚事,其实也不用非等着江晚回来,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自然会尊重我的意思,我查过了,下个月二十六就是好日子,不如就那天订婚,回头让慕衍和江晚那丫头说一声就行了。”

说话的是裴慕衍的母亲梅若清,安宁见过几面。

“我觉得若清这主意不错。”裴老爷子接着将视线转向裴慕衍,“慕衍,你从明天开始着手订婚的事,一刻都不能耽搁,听到没?!”

裴慕衍淡着脸还没出声,旁边的陆迎芬坐不住了,“既然大嫂已经查过了是好日子,季文和安宁结婚的日子也定在那一天吧,好事成双嘛!是吧安宁?你们可得抓紧了,让你爷爷早点抱上重孙子。”

她说着将视线转向安宁,愣了一下道:“咦,安宁,你的项链呢?”

“哦?”

安宁愣了一下,下意识摸摸脖子,才发现脖子上的白玉佛项链不见了。

这项链是陆迎芬今天早上刚刚送给她的,说是专程去寺庙开过光,不但能保平安,还保人丁兴旺,早生贵子。

送给她的时候陆迎芬就说这项链要一直戴到怀孕并把孩子生下来。

安宁刚拿到时还是喜悦的,毕竟是来自准婆婆的祝福,现在想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裴季文的父母,也只是拿她当生育的工具吧?

“大概是掉在大厅里了吧?我去找找。”

安宁淡淡说着起身出了包厢,丝毫不理会陆迎芬不满的埋怨声。

其实她也不确定是掉在哪里了,只是想找个借口出来而已。

出了包厢之后她径直去了洗手间,她心里既烦躁又憋屈,打开水龙头一把一把朝脸上浇着冷水。

她其实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却也懒得回头去看,直到男人清冷的声音传来:

“挺淡定,打算这么一直演下去?”

裴慕衍的声音。

话间落下的同时,“咔嚓”一声响,洗手间的门被落了锁。

 


安宁本能地警觉起来,转身冷冷看着他,“你锁门干嘛?”

“你说呢?”裴慕衍笑,“两个大男人都可以卿卿我我,难道咱们这孤男寡女的,还要谈古论今不成?”

安宁怎么可能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

可就因为有了第一次,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我现在才发现,你们裴家的男人都挺无耻的!”

安宁说着想要越过他走向门口,结果随即被他扣住手腕朝着身边一带,她的身子一个不稳,猛地跌在他怀里。

安宁挣扎着抬头,发现他的视线已经再次落到她的前胸,紧接着伸手一扯,她两边的肩带被拉了下来,一直耷拉到两条小臂上,里面肤色的蕾丝文胸完全露了出来。

“裴慕衍,你别太过分了!”

安宁恼火地要去推他,很快换来对方的一声奚落,“更过分的刚才不是试过了?你的反应让我觉得自己的表现还不错。”

这话让安宁不自觉又想到了刚才,那酣畅淋漓的感觉还真挺让人……

安宁的脸一热,洗手间的门被敲响,同时伴随着陆迎芬的声音,“安宁,你在里面吗?”

安宁神经一紧,裴慕衍的手指已经穿过文胸紧贴在了她的后背上,肌肤与肌肤的贴合,产生一种奇妙又危险的触感。

安宁一哆嗦,耳边又传来陆迎芬的声音:“安宁!我听别人说看到你进去了,这锁怎么打不开呢,我去叫人!”

安宁急了,“没事的,陆阿姨,我……衣服弄脏了,正在收拾。”

“项链找到没有?大师可说了,那项链不能离身的,否则就不灵了!我刚才在外面找了一圈没找到,是不是掉到洗手间的下水道里去了?你把门打开我进去帮你找找!”

“哦……等会儿啊,我还在找……应该能找到……”

安宁应对着陆迎芬,同时感觉到裴慕衍的手指沿着她文胸的边缘在她的后背上游走,虚虚痒痒,撩拨着她的神经。

安宁生怕裴慕衍乱来,赶忙安抚他,“你要实在想来也不能在这里,回头还是去房间好了,我想你应该也不希望被你的婶婶知道你轻薄你的堂弟媳妇儿吧?”

其实她这话只是权宜之计,目的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哪知这话对他没什么威胁。

“别动。”

他淡声说着,手指像着捏着她文胸的边缘自她的后背往前游走,安宁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指,求饶般看着他的脸,生怕陆迎芬一个不理智就叫人来撬了锁,敷衍道:

“裴慕衍,你要实在想,我们约明天晚上总行了吧?现在这种状况真的不行。”

“你这是在对我发出邀请吗?”

随着男人的一声低笑,一个强势的吻落在她的脖颈上,安宁怕弄出声音不敢有太大动作,只有由着他的吻又游离到耳畔,一口暧昧的热气弹在她的脸上

“你现在满脑子里想的是不是只剩下那事儿了?嗯?”

“……”

“你里面的文胸没穿好,我的本意是想帮你整理的,结果被你一再相邀,我要是不答应是不是就不太像个男人了?”

“……”

安宁一低头才发现文胸的前面的确有些不服帖,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刚才匆忙从房间里出来,她里面的衣服是胡乱套进去的,没怎么整理。

因为外面的礼服太薄,又因为他刚才见过她穿衣服的过程,所以稍稍留意就是能看到微微凸起的痕迹吧。

怪不得刚才裴慕衍盯着她的胸口看,就为了这个?

裴慕衍最后将她文胸的前面部分拉扯了一下,这才完全服帖了。

安宁自己整理礼服的时候,他又从裤兜里掏了个白色的东西出来,正是陆迎芬问的那条项链。

“婶婶如果知道你是在和我亲热时弄丢了这东西,怕是会吐血吧?”

“……”安宁羞愤地涨红了脸。

“早生贵子。”他反手看着玉佛背面的字,“不错,日后你要是给我生下孩子,我还得感谢婶婶的一片苦心。”

“你想多了!”

安宁劈手将项链夺了过去,狠狠瞪他一眼,扭头出了洗手间。

出来之后自然会遭到陆迎芬的几句数落,但好在找到了玉佛,她也就不再追究什么,只一再叮嘱务必要就它一直带着,不然就不灵验了。

宴会结束之后安宁回到小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楼下的药店里买了一盒事后药吃了。

因为只请了一天的假,第二天一早她便又开始投入工作。

她的职业是罗曼里策划公司一名普通的婚礼策划师,除了在公司沟通各环节之外,还需要经常在外面跑来跑去地和客户谈订单、看现场或是考察酒店,联系婚纱店什么的。

因为之前有个现场的布置她不太满意,早早和上司打了声招呼之后便打算开车去那里盯一盯。

在经过裴季文的季文传媒公司楼下时,脑子里不自觉地又想起前一晚裴季文和叶青的话,突然就想去膈应他们一下,遂从楼下早餐店点了两份早餐之后便进了门。

值班的保安知道她是老板的女朋友,远远就跟她打招呼:“安小姐早。”

安宁微点点头,“你们裴总是不是昨晚过来加班了?”

“是呢!昨晚和叶助理一起过来的,一来就去了总裁办公室没见出来,应该是忙到很晚吧。”

忙到很晚……

安宁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乘着电梯去了九楼,一推裴季文办公室的门,发现是上了锁的。

她轻敲了几下门,里面没回应,索性直接拿出裴季文之前给她的钥匙开了门。

办公室里没有人,里面的休息室门是关着的,她推了一下也上了锁,可这道门的钥匙,她是没有的。

隔着门板,她能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

将耳朵附在门板上,她隐约听到了叶青娇嗔的话,期间还夹杂着喘息

“文,你轻点……弄疼我了……”

“哦……怪我太着急了……我慢点儿……”裴季文缱绻的声音。

果然被她猜中了,两人躲到办公室里鬼混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