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站在原地等我

站在原地等我

傅五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失恋之后的生活,郑轻轻只想说三个字——真充实。这一切源于失恋第一天遇见了陆医生,她以为自己的心不会在为爱跳动,可陆席城是个优秀到时刻在发光的男人,这个被精神心理科特聘回来的陆郗城陆医生,刚刚回国,竟然没过多久就快速的娶妻生子了。

主角:郑轻轻,陆郗城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郑轻轻,陆郗城的女频言情小说《站在原地等我》,由网络作家“傅五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失恋之后的生活,郑轻轻只想说三个字——真充实。这一切源于失恋第一天遇见了陆医生,她以为自己的心不会在为爱跳动,可陆席城是个优秀到时刻在发光的男人,这个被精神心理科特聘回来的陆郗城陆医生,刚刚回国,竟然没过多久就快速的娶妻生子了。

《站在原地等我》精彩片段

郑轻轻总是在做同一个梦,梦里她坐在窗明几净的房间里,四周没有陈设,一片空荡惨白,只有绿色的藤蔓植物爬上窗沿,成了整个房间里除了白色以外,唯一的亮色。

她就坐在房间的正中央,背影瘦削,整个人都在颤抖。就像是某种濒临破碎的瓷器,已经从表面开始斑驳破败。

然后她听见身边有很多嘈杂的声音,或近或远,他们说:“郑轻轻,你们全家都有病,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待在家里,为什么要出来惹人恶心?”

她想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可是声带好像生锈的发条,缓慢老旧,一个字节也发不出来。

那些声音见她不语,越发惹上了快意:“别和她说话,她有病。”

梦里的郑轻轻将头埋在胸口,了无生气地低下头。

在无数的诘问责难中,她终究没有勇气把那句话问出口。

为什么......要这么说我?

郑轻轻以为,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个梦。

所以每每醒来,她就会庆幸地和自己说,这不是真的,只是梦魇罢了。

所以哪怕日夜困扰,那也不过是她一个人的,不堪言说而已……

———————————————

市民政局。

男人拿着笔,正在填写一份《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

他微微低着头写字,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笔,不紧不慢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陆郗城。

写完,他抬头,将笔递给一旁还在发呆的女孩子。

他喊她的名字,语调柔缓,音质很低,富有磁性:“轻轻,签字。”

这个叫郑轻轻的女孩子,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活灵活现,招摇生气。她的模样只能算中上,可是那双眼睛太出彩了,让人不由自主想要多看两眼。

而此时,她正抬起头,仔细地看向喊她的男人。

男人的眉眼疏朗温柔,眼睛是很好看的丹凤眼,眼尾微微上翘,弧度很撩人。比起惊艳繁复的眉眼,他的唇色却是淡淡的,嘴唇也偏薄,倘若不是一直挂着笑,其实很容易让人想到凉薄二字。

郑轻轻觉得迷惑,明明从头至尾,他都在微笑,可是周身气质,却有不容滋扰的味道。就像是落拓纸上的一笔丹朱,可远观,却很难叫人生出亲近之感。

但是总的来说,这是一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十分翩然俊美的面容。

她被他好看得晃了一下神,神情有片刻微微恍惚。

郑轻轻回过神,从男人手中接过笔。

她看见纸张上,对方姓名处,写着“陆郗城”三字。字迹极雅致,力透纸背。

郑轻轻抿了抿唇,打算写下自己的名字。但是大概是她的模样有些心不在焉,所以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

工作人员是一个微微有些胖的中年女人,她突然开口,制止了她:“这位小姐,请问你是自愿结婚的吗?”

她被这话吓了一跳,笔尖划过纸张,墨水氤氲开

她沉默了一下,才低低地说:“我是自愿的。”

陆郗城看了她一眼,讳莫如深的眼神。他将划花的纸递给对面的工作人员,语气谦和:“麻烦换一张新的。”

两个人从民政局出来,手中各拿着一本红色的小本子。

郑轻轻站在阶梯上,翻开小红本,这才有些清楚的意识到,她是真的结婚了啊。

嫁给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昨天的这个时候,郑轻轻正站在某个五星级酒店门口。

她在前台拿了房卡,坐电梯上去时,心头还是满满的欢喜。

她担心房间里面的人还在休息,所以开门的时候,还刻意放轻了动作。可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她的笑意就凝固了。

映入眼帘的,是精致漂亮的女士内衣,还有一条暗灰色的领带……

这条领带郑轻轻觉得眼熟,因为这是她买给顾成泽的。

是了,这个房间里的男人,叫顾成泽。

顾成泽,郑轻轻相爱一年的男朋友。

原本,她今天是打算回来,陪他过生日的。

今天,是顾成泽二十五岁生日。而现在,她站在门口,脊背一阵阵发凉。

“成泽,生日快乐。”她听见房间里的女人这样说。

那个声音熟悉,娇软诱人,是她大学的同班同学,悠言。

有句话怎么说的,电视剧中的狗血,不及生活的万分之一。

郑轻轻今天算是领教到了。

她在离开的时候,还十分贴心,不忘替他们带上了门。

直到她走到酒店大门口时,才平静地打通了顾成泽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喑哑:“轻轻?”

她听着这声音,不知为什么,有作呕的冲动。也许是因为她沉默的时间太长了,顾成泽的声音染上了疑惑:“喂?”

“成泽,”她勉强稳定了心神,甚至带上了几分笑意:“你在做什么呀?”

那头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是镇定自若:“我在公司。”

郑轻轻觉得很绝望,此时此刻,迎面而来的风都像是一个个耳光,打在自己的脸上。

她这一次,是真的有点发笑了:“公司?成泽,我以前不知道,原来你说谎的时候,是这么以假乱真。”

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对方骤然深重的鼻息:“轻轻,你在哪里,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顾成泽,我们分手吧。”这句话说到后面,她的眼泪不受控制,一颗颗掉了下来。

她没有等顾成泽回答,径直挂断了电话。

郑轻轻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她蹲在马路边,迷茫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她就像是某种被遗弃的动物,缩在原地,难过到连呼吸都是刺痛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个男人走近了她。

他大概是蹲了下来,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郑轻轻看见他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细节处却很考究,袖口处别着价值不菲的袖扣,袖子松松挽起,用袖箍固定住。

“郑轻轻?”他的语气带着试探,很温和,像是六月清泉。

郑轻轻诧异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异常好看的脸。

他的气质很美好,仿佛这尘世里的一切,都配不上他。郑轻轻想到一句话——皎如玉树临风前。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有些眼熟。

“这位先生,你认识我?”她问得疑惑。

“你曾经去过对面的医院吧?”他指了指马路那边的中心医院,笑颜温文:“我那天路过的时候,听见你的男朋友喊你‘郑轻轻’。”

 


郑轻轻点了点头,她确实和顾成泽一起,去过对面的医院。同时,她也有些回过味来——为什么会眼熟?因为她曾经在某些医学类的权威杂志上,看见过这张脸。

不是一次,是很多次。

如果换作平时,这么长相惊为天人又才华横溢的男人,她一定是要好好欣赏的。可是现在,她心力交瘁到了极点,只感到了自顾不暇而已。

“我叫陆郗城,”他没有介意她的冷淡态度,唇角微弯,好看的弧度:“很冒昧,但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也许是因为他的模样太过温和无害,郑轻轻鼻尖微酸,不受控制地说出了方才的一切。

她说得断断续续,可是对方一直很沉默地倾听着,等她说完了,他才从衣袋里拿出手帕。

他替她拭泪,动作是恰到好处的距离感。郑轻轻的后背微微一僵,傻傻地看着他。

郑轻轻记得这个清晨,柏油马路被刺眼的阳光照射,散发出刺鼻的味道。来来往往的行人的脚步声、汽车的行驶声、风吹树叶的声音夹杂在一起,整个世界,热意、浮躁。

她看见面前的男人突然冲自己微笑,极具安抚性的声音:“我今年26岁,身高188,不抽烟不喝酒,并且没有任何不良嗜好。除此以外,我是一名心理医生,收入还不错。”

“......不好意思,请问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郑轻轻的语气是显而易见的诧异。

“我知道,我这么说对你而言,会很冒昧。”他的语调沉而通透,如同清水滴在石板上,很悠扬:“轻轻,如果你还有勇气,那就不要哭,原地站好,我来娶你。”

她被震惊得说不出话,张口结舌地看着他。一时间,忘了难过。

陆郗城突然伸手,轻轻放在她的脸颊上。这么突兀的动作,被他做得没有半点违和感。

郑轻轻听见他说:“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

“......好看。”

“那你对我的工作满意吗?”

“......满意。”

他的眼睛生得极好看,不经意地对上,足够叫人心率失衡。郑轻轻觉得自己,心跳有些不畅。

“那我和你的前男友相比......谁好看?”

郑轻轻咽了一口口水,由衷回答:“你好看。”

“所以,和我结婚,有什么不好?”

“没什么不好。”

“那你就是答应了。”

“......?”

就这样,在二十二岁这一年,郑轻轻和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去了民政局。

一切随意得就像是一场玩笑。

那时的郑轻轻总结了一下自己嫁给陆郗城的原因,概括起来不过就是一句美色惑人。

毕竟陆郗城这种样貌的男人,放在平时已经够撩人了。更不要说,是在自己这样窘迫无助的特殊时期。

可是很久以后,当郑轻轻重新回忆起这一天的事,却会感慨,原来一个人真的爱一个人,哪怕把所爱之人彻底忘记了,可是潜意识里,你还是会对他产生不能言明的亲切依赖。你会不受控制的,相信他的所有……

其实郑轻轻对于顾成泽,并没有太多的喜欢。她缺失了一部分记忆,据说是因为昏迷了一个月,醒来以后,对于二十岁前三四年的许多事情,都记不清了。

当她睁开眼的时候,顾成泽就和她说:“轻轻,我是你的男朋友。”

顾成泽还告诉她,她倒追了自己三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