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一切都是圈套

一切都是圈套

笔下清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谢凝夏原本的生活可以说是无忧无虑,她与安王在青州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但一场猝不及防的阴谋,发生在他们前往京城的路上。原来,自己和安王进京是皇帝陆喻的阴谋。他想除掉对他皇位有威胁的安王,哪怕通过以她为诱饵。可谢凝夏不知道,陆喻还有其他目的,他想让她回到他身边!

主角:谢凝夏,陆喻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凝夏,陆喻的女频言情小说《一切都是圈套》,由网络作家“笔下清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谢凝夏原本的生活可以说是无忧无虑,她与安王在青州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但一场猝不及防的阴谋,发生在他们前往京城的路上。原来,自己和安王进京是皇帝陆喻的阴谋。他想除掉对他皇位有威胁的安王,哪怕通过以她为诱饵。可谢凝夏不知道,陆喻还有其他目的,他想让她回到他身边!

《一切都是圈套》精彩片段

近日远离京中的安王府异常忙碌,丫头小厮们接连忙了好几天,听说王爷的母亲也就是当今皇后身体有恙,让八王爷即刻返京。

因八王爷不舍让八王妃独自留在府中,八王妃将随王爷一起返京,如果是王爷独自返京,那是不必准备这么多东西的,但是王妃一旦随行那就不一样了。

王妃可是王爷心尖上的人,自成婚三年来从来没有过争执,王爷总是从各地收络各种新奇的玩意儿来哄王妃开心。

王妃是典型的江南女子,青州不似江南,青州离江南远,王妃刚嫁过来的时侯,王爷柏王妃不习惯青州,可是安排丫头和小厮们在王府中大量种植江南绿植,如果种不活就一直种,现在八王府完全不似青州,笼冬季节仍可见花草,。

八王爷还给王妃单独建了花房,里面的花草都是王爷精心培养的,除了王妃谁也进不去,王爷对王妃的宠爱可是整个青州都的人民都知道的,现在王妃要随王爷回京,王爷再三嘱咐花房里的花草一定要精心培养。

此时王妃挽着王爷站在台阶上,看见整日忙碌的安王府,丫头小厮一刻也不得休息,就对王爷说:“王爷,我们回京不需要这么多东西,还是只让小厮们准备日常用的衣物吃食即可,实在是没有必要把所有东西都带上。”

王爷看了看王妃微微笑了笑:“京中虽是什么都有,但是我怕你不习惯,有些东西备着总是没有坏处。”说着王爷握住凝夏的手“手怎么这么凉?欢儿去房间给王妃那个暖炉。”

欢儿是跟着谢凝夏从江南过来的陪嫁丫头,聪明伶俐,很会看眼色,来王府没几天就和王府的其他丫头打成一片,王妃看见欢儿着聪明伶俐的性子也着实受到了一丝安慰。

从江南远嫁青州,谢凝夏的父母当时是不同意的,都说皇家里面勾心斗角,依照凝夏的性子在王府里定不好过,谢家虽然不是什么江南名流,但是在江南还是说得过去的。

凝夏到了青州,谢家就真的帮不上什么忙了,但是凝夏执意要嫁,安王又执意要娶,谢家见拗不过,只好妥协,就派了欢儿这个聪明伶俐的丫头跟着小姐。

回想到这,谢凝夏觉得自己没有选错夫君,自从在江南一遇,他就认定了陆鸣是他一生的夫君,现在成亲三年了,夫君不仅不纳妾还待她极好,事无巨细。

凝夏虽是嫁进了皇室,但是八王爷性格温润,不争不抢,在自己的封地兢兢业业。

八王爷的母亲本是静妃,但因亲人皇后因病去世,静妃就成了继后,安王是可以去争一争这皇位的,但是安王看淡名利地位,只想做个闲散王爷,皇位之争与自己无关,在青州的封地上还算是和安定。

欢儿拿来暖炉,八王爷接过递给王妃,“凝儿,今日我看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明日我们就出发,回京看望母亲后如果母亲没有大碍,我们就离京前往江南,看望岳父大人,想来岳父大人也想你了。”

虽然每年安王都会安排时间带着八王妃去江南看望父亲,但是还是担心王妃思乡心切。

王妃听见安王说明日回京,默默低下了头。

安王明白因为母亲看不上江南经商出身的谢凝夏,虽然已成婚多年,但每次回京都会对凝夏严加苛责,安王知道自己不能改变母亲的想法,也就很少带着王妃回京。

现如今母亲身体抱恙,安王不得不回京。“凝儿,待会了京,母亲那我会处理的,你不必太担心。”谢凝夏听见了心里多了一丝安慰,回道:“谢王爷。”


安王府的马车早早就从青州出发,从青州到京中少说也需三日,但因安王担心王妃日夜兼程太辛苦,就放慢了速度,到了第五日才到达京中。

马车进了城,谢凝夏掀开马车的帘子,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小摊小贩,还有各种吆喝声。这京中果然和青州不同,虽然当初和安王成婚前夕进过一次京,进宫拜见皇帝和皇后,但那也是三年前的事了。

京中的繁华是江南和青州所不能比的,安王看出了凝夏的小心思,便对凝夏说“看你这么喜欢,我们就先不入宫了,找个客栈我们乔装打扮一下,在街上逛一逛。”

说完,安王遍对贴身侍卫清风说:“清风,去找个不显眼的客栈,我和王妃先不入宫,你先行入宫替我给父王和母后报平安。”

清风先找了一个客栈,又去了街上帮安王和王妃买了几件平民衣服,就进宫去了。凝夏看着这些衣服,虽然是平民样式,但是质地一点也不比王府的差,看来清风是用心了。

凝夏急着出去逛街,遍对安王说:“王爷,我们快点换上吧,刚才我听见路人说今晚还有灯会呢。”安王见凝夏这么开心,仿佛回到了当初在江南初遇的时候。

“凝儿,待会我们出去可不能叫王爷了,我们乔装打扮就是为了低调。”

“那叫什么?相公?”还没说完凝夏自己先笑了,总感觉叫相公很别扭。

待他们打扮好便出去了,在街上谢凝夏买了好多吃的,糖葫芦,吹糖人等等,凝夏还在逛,路过一个卖挂件的地方看见了一个双鱼佩,虽然质地不好,但是这个玉佩是可以分开又合在一起的。

凝夏拿起来看了看问:“老板,这个多少银子?”

“姑娘,这双鱼配八两银子,寓意好得很,让相公买一个吧。”谢凝夏听了看向安王,安王笑了笑付了钱。老板把双鱼配递给凝夏,凝夏把其中一个给安王带上,另一个给自己带上,看了看说:“好看,虽然有点贵。”

安王说:“只要喜欢,再贵也不是问题。”眼看灯会就要开始了,凝夏挽着安王说:“灯会就要开始了,我们快一点去选一个好地方,待会去晚了就看不到了。”

谢凝夏本就是江南人,江南的灯会也不少,但到了青州就很少看见灯会了,所以恰逢京中的灯会,凝夏自是很兴奋。

安王也明白,凝夏远嫁青州,虽然自己努力让凝夏在青州不孤独寂寞,但是还是有疏漏的地方,这次到了京中自己可以好好陪凝夏玩玩了。

安王和王妃选了比较靠前的地方,站在桥的高处确实看的比较清楚,天上还时不时有烟花,这时凝夏感觉自的腰间见动了动,用手去摸自己的眼袋子不见了,刚买的玉佩也不见了,凝夏立刻拽着安王的胳膊里靠人群四处张望。

安王见凝夏的荷包不见了,还有玉佩,便四处张望看见不远处有人鬼鬼祟祟边追了上去还不忘对凝夏说:“在这等我,我找回玉佩便回。”

凝夏便在这等,还嘱咐安王说:“小心点,找回玉佩就好了。”倒不是心疼荷包,只是这刚买的双鱼配就被偷了一个感觉好不吉利,凝夏就站在这个位置等安王回来。

只是等了又等还不见安王回来,凝夏很是担心,但是这京中自己有人生地不熟只能回客栈找清风,好在凝夏记忆力好,快速跑回客栈通知清风这件事,清风带了一队人马去寻安王。

凝夏只好待在客栈。等到了半夜,才见清风和王爷回来,一见到王爷凝夏跑着拥上去,哭着说:“呜呜呜,我以为你出事了,呜呜呜。”

安王见凝夏如此伤心便让清风他们先出去:“凝儿,别哭了,我去寻那荷包和双鱼配,没想到那人武力高强,幸亏清风去的及时,否则我可能就不会这么安全的回来了。”

谢凝夏听见王爷说那人武力高强,安王虽然封地远离京中不参与京中的勾心斗角,但是王爷的武力还是可以的,偷荷包那人既然武力如此高强,没有必要为了那点银子去行窃,凝夏只觉得京中果然不是一般人呆的地方。

这一夜虽睡的不好,但是凝夏坚持今日进宫,安王知道凝夏是怕去晚了母后责备,只得依凝夏。

待王爷和王妃收拾好,清风便赶着马车入宫去了。到了皇后坤宁宫,皇后只接待自己的儿子,对凝夏都不看一眼,凝夏只得站在一旁,其安王和凝夏都明白皇后的心思,身体无恙,只是想让安王回京多陪陪自己。

安王与皇后寒暄了几句便回离开了,皇后让安王去拜见皇上说是有要事,安王便带着凝夏去了书房。还没进去只见庆王出来,正好碰面,安王说:“二哥,好久不见。”

庆王笑了笑说:“八弟,我们确实好久不见了,这次你回来我们可以好好叙叙旧。”凝夏见了庆王行福礼,庆王对凝夏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申公公只让安王进去,凝夏只好呆在门口,凝夏看着庆王离开背影想着庆王和安王性子果然不一样,凝夏感觉知道安王温润,但是庆王凝夏却看不出来,总感觉庆王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庆王是前皇后所处,大王爷因罪被削去做太子之位,现在太子还没有立,庆王和安王是最有可能被立为太子的人,安王没有当太子的心思,拿着太子之位只能是庆王的,果然能当帝王的人都不简单,他们的心思我们永远猜不到。


凝夏一直站在书房外,直到安王出来,安王出来看了看凝夏,拉起她的手说:“父皇身体不适,就不接见你了,我们回去吧,清风你先驾车回去吧,我和王妃再走会儿。”

凝夏看出安王有心事,但是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反而手拉着手相互依偎着走着,待他们走到宫门,庆王还没有回去,倒像是在等人。

安王见了庆王说:“二哥,不知你在这里等谁。”

庆王走近安王:“二弟,我们许久不见,不知今晚可得空,我们对饮几杯。”

听了这话,安王下意识去看谢凝夏,庆王看到安王的动作,也知道他这个二弟在青州是出了名的宠谢凝夏。

庆王说:“听闻弟妹是江南女子,你和八弟成婚时我还驻守在西北,没能赶上八弟的婚礼,弟妹不要怪罪才好。”

谢凝夏想说什么,安王拢了拢凝夏的手,便说:“二哥有这份心意就好,今晚我定当赴约。”说完凝夏和安王行了礼便离开了,庆王望着他们的背影直到再也望不见。

路上,谢凝夏问安王:“王爷真的要去赴约吗?我有点不喜欢这个庆王,他太严肃了,而且不经意间还会很凶。”

安王听笑笑说:“二哥前些年常年驻守西北,而且生性不爱笑,可能看起来会很凶,但是心不坏,我还没有去青州封地的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玩,不用过多担心。”说完还摸了摸凝夏的头,他们就这样手牵着手回了在京中的王府。

谢凝夏用过晚饭一直坐在大厅等着王爷,但是就不见王爷回来,这时旁边的欢儿坐不住了说:“王妃,王爷他们不会去了烟花之地吧,我听说他们男人最爱去那处了。”

”凝夏听见了说:“欢儿,不许胡说,王爷不是那样的人。”

“那王爷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这句话把凝夏问住了,凝夏是不担心王爷的人品的,但是近来在京中所见到的人和物不得不让凝夏担心起来,最后凝夏让清风去打探王爷的消息。

待清风回来,凝夏得知王爷果然去了烟花之地,立刻让清风备马前往。

到了丽春院,凝夏没有急着进去,而是让清风进去通报,庆王听见安王妃来了放下酒杯笑了笑说:“弟妹虽然表面看着柔柔弱弱,可这心思多着呢。”

安王得知凝夏来了,便和庆王告辞,下楼后,凝夏没有像平常一样跑过去,反而站在马车旁一动不动。

安王知道凝夏不高兴了,但是他愿意哄,就上前牵起她的手一起上了马车,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让庆王看见了。

当初谢凝夏未与安王成婚时,庆王派人去江南查了江南谢家,世代商贾之家,本本份份做生意,谢家小女儿谢凝夏是谢家最受宠的,性情温柔,典型江南女子,可今日一见,谢凝夏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江南女子。

安王虽说没有多饮酒,但是也没少饮,回道王府先是忍着难受哄了哄王妃,躺到半夜,安王还是没有睡着,因为他不知道怎样和凝夏解释父皇要派自己去平定西南的事。

带兵打仗的事本来与安王无关,但是因为青州距离西南最近,那里的人民都知道安王在青州封地爱民如子,叛军点名要和安王谈判,安王怕是不能即刻带凝夏回江南看望父母了。

天微微亮,凝夏就醒了,因为自从昨日安王从书房出来就不太正常,还有昨日安王醉酒,这些都不正常,她知道安王肯定有什么事情要对自己说,所以她早早就洗漱完毕,等着安王把事情告诉他。

得知安王即将带冰前往西南,凝夏没有出言阻止反而要求自己一同前往,西南是什么地方,都是一些穷凶极恶之徒,凝夏前往是万万不可能的,最后安王承诺自己一定会平平安安回来,凝夏才答应自己回在王府等着安王打完胜仗回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