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九封婚书等着我退亲

九封婚书等着我退亲

老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赵平安从小就是孤儿,长大后被师父教养本领,终于成为九玄门二十九代传人。从此,他开始了入狱历练,难度堪比通天。可就在他刚刚成功时,未婚妻找上门来退婚。于是,这件事给赵平安敲响了警钟。看着手中的九份婚书,他决定主动去退亲!

主角:赵平安,齐天娇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平安,齐天娇的女频言情小说《九封婚书等着我退亲》,由网络作家“老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平安从小就是孤儿,长大后被师父教养本领,终于成为九玄门二十九代传人。从此,他开始了入狱历练,难度堪比通天。可就在他刚刚成功时,未婚妻找上门来退婚。于是,这件事给赵平安敲响了警钟。看着手中的九份婚书,他决定主动去退亲!

《九封婚书等着我退亲》精彩片段

冥都监狱。

这座监狱关押之人无不罪大恶极,有搅动全球金融市场寡头、有暗数十位总统杀手、有制造军火巨鳄......

此时此刻。

所有犯人在食堂内面壁,保持静默。

只因为,赵平安在用餐!

赵平安看着满桌菜肴毫无兴致,嘴中骂道:“糟老头子,我等你三年了,还不来,是不是死外面?”

嘴上这样说,心中却明白师傅不可能出事,他从小被师傅捡来,相依为命。

三年前,师傅把他带到冥都监狱门前,告诉他这里是世界最危险地方,边历练边等待,当时还很兴奋,终于有除师傅以外第二个对手。

哪成想,都是弱鸡。

当晚就揍个遍。

三年来,揍他们都揍腻了。

“老大,老大,有人来看您了!”典狱长快跑冲到身边,满脸谄媚。

老头子回来了?

赵平安嗖的一下站起,快速跑向接待室,一边跑一边挽袖子,要问问他知不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的!

来到接待室却愣住,眼前的人不是师傅,而是一名身着职业装的女人,肤如凝脂、琼鼻精致、唇瓣粉红,双眸很美,是标准大美女。

“你找我?”赵平安有些诧异,印象中没见过她。

美女上下打量,双眸中丝毫不掩饰嫌弃,淡淡道:“我叫齐天娇,你不需要知道我的身份,只需要知道,我这身衣服十六万八,我戴的项链一百七十万,我住的别墅,价值超过三千万。”

“这些,你给不了!”

说完,微微昂起下巴,彰显优越。

赵平安有些懵,回道:“你想多了,我没想给。”

要给,很轻松,监狱里那些人怕挨打,经常用钱买自在,在冥都监狱三年很无聊,但钱赚了不少。

齐天娇脸色一沉,冷声道:“你的意思是,打算出狱之后吃软饭?”

看来偷偷来找他退婚就对了,若有一天他找上门还不够添堵的。

赵平安也有些不快,若非看他是女人,就凭她的态度,也要让她上演一出老鳖过江!

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出狱?”

“你......不知廉耻!”

齐天娇气的语塞,直白道:“我是生意人,你是囚犯,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把婚书给我,从今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当然,既然是我主动提出,我可以满足你三个条件!”

“甚至可以帮你办理保外就医!”

犯人,最渴望自由,帮他办理保外就医也算对得起他。

“用不着!”赵平安没有聊下去的兴趣,这女人一副谁都欠她的样子,懒得多说,不过说到婚书,老头子临走时确实给个盒子,里面装着婚书。

让管教把盒子拿过来。

赵平安边打开边道:“我不确定里面有没有你,如果没有,你就是找错人了。”

“呵......”齐天娇冷笑一声,没有就是找错人?应该是你不想悔婚,重重道:“有没有婚书,这个婚,我也悔定!”

话音落下。

她终于看到盒子里,当看到里面的情况,顿时瞠目结舌,里面,居然是一沓婚书!

九张!

隐约间还看到一张婚书女方叫欧阳倩,天海市首富之女就叫欧阳倩!

“这张是你的。”赵平安随手扔出一张婚书,上面赫然写着齐天娇的名字。

齐天娇忍住心中震撼,接过婚书检查无误,忍不住问道:“你是因为诈骗进来的吧?”

若非诈骗,他凭什么有这么多婚书?一定是花言巧语讨女人欢心骗取钱财。

赵平安翻了个白眼,直接起身离开。

赵平安回到监区,坐在床上看着婚书一头黑线,他一直以为这些婚书是假的,毕竟哪有人定九个婚约?

齐天娇的出现,意味着这些婚约是真的。

“隔三差五来人退婚,烦都烦死。”

赵平安无奈摇摇头,可随即眼前一亮:“不如主动出击,先去把婚退完再回来?”

想到这,他拿起盒子快速离开监区,一路畅通无阻来到监狱大门前。

咣当!

高八米、长二十米、重达万斤电磁门被他一脚踹飞,大摇大摆离开。

站在四周高台上的守卫见状,默默转身低头,当成没看见,他们仍然记得三年前就是这样,这家伙一脚把大门踹开走进来。

赵平安看着周围茫茫狂野,这才想起冥都监狱距离最近城市也有几百里之遥,没有交通工具跑起来很累。

恰好这时。

典狱长快跑者从后面追上来。

“老大,老大,您要走?”

赵平安挑眉问道:“难道不行?”

典狱长吓的一哆嗦,弱弱道:“行,当然行,您随时都可以走,只是问问,监狱里的人可以开饭了嘛?”

他心中巴不得赵平安走,只要他不在,自己就是老大!

“吃吧!”

赵平安摆摆手,又道:“叫台车,我要去......”

看了看最上面的婚书,叫欧阳倩,地址是天海市。

“去天海市!”

五小时后,赵平安登上去天海市的飞机。

“冤家路窄。”进入头等舱,赵平安不由皱眉。

头等舱不大,一眼看全,其中一名乘客,正是齐天娇。

恰好。

齐天娇也注意到赵平安,愕然道:“你刑满释放了?”

赵平安懒得废话,说随便她也未必相信,也就道:“对。”

齐天娇脸色顿时沉下来,怪不得他拒绝帮助办理保外就医,原来刑期已满,冰冷道:“我已经说的很清楚,我们身份天差地别,绝无可能,不要再追了,立刻下去!”

刚出狱就与自己坐同一班飞机,不是蓄意是什么?

他后悔了!

赵平安嘴角颤了颤,这女人好像脑子有病,飞机又不是你私有财产,闭目养神,不再多说。

“你......!”齐天娇气的牙痒,之前他能干脆拿出婚书还高看几分,没成想是个无赖,也对,如果不是无赖,怎么会进监狱?

重重看一眼,收回目光,飞机上人太多,与他争吵有失身份,等到天海再说。

很快,飞机降落在天海机场。

齐天娇率先起身,走到赵平安面前低声警告道:“人贵有自知之明,不要再跟着我,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知道我在天海市的能量,好自为之!”

说完,不等赵平安回答转身离开。

可她刚走到门口,被空姐拦住。

空姐歉意道:“这位女士不好意思,天海机场被封锁,正在等一位大人物下飞机,所以您暂时不能下去。”

齐天娇眼中闪烁错愕,为了等一位大人物下飞机,竟然封锁机场,这在天海市从未有过,会是多大的人物?

其他顾客同样惊诧,封锁机场,闻所未闻!

到底是什么人?

空姐寻找座位号,来到赵平安面前,媚眼如丝:“赵先生,请您下飞机......”


哗啦啦。

整个头等舱内炸开了锅,所有人同时看向赵平安,难道说的大人物就是他?

齐天娇也转过头,像是见鬼一样,这家伙刚从监狱出来,怎么摇身一变成大人物?

“我?”

赵平安也很诧异,记忆中在金海并没有朋友。

空姐甜甜笑道:“对的,是您,请......”

赵平安简单思考过后起身离开,在所有人目光中走下飞机,走进机场,就看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快步迎来。

到面前鞠躬道:“在下神龙殿十三堂主张扛鼎,欢迎赵先生莅临天海!”

如果天海人看到这幕,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位张扛鼎不是别人,正是天海市地下皇帝张龙王。

当然,别人只知道他是张龙王,却不知他是大夏神秘组织神龙殿的十三堂主。

神龙殿?

赵平安终于搞清楚,监狱里每天给自己刷马桶的小蚯蚓曾说过创立一个神龙殿,能量滔天,他还是殿主,如果不出意外,一定是典狱长把消息传出去。

笑着摇摇头,这些人为了拍马屁,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随意道:“让人都撤了,送我去找欧阳倩。”

他走后。

旅客终于开始离开,他们嘴里不停议论,话题只有一个,赵平安什么身份!

齐天娇走在最后方,心神不宁,眼中一幕幕回想刚才画面,走下飞机,看到刚刚那位空姐,把空姐拽到一边,从包里拿出一个礼品盒递过去。

压低声音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可不可以透露一下,那个赵先生什么身份?封锁机场的是什么人?”

空姐看到礼品,想到自己没机会,也就回道:“赵先生是什么身份我不知道,封机场的是什么人也不清楚,不过听人说,好像穿着统一中山装。”

张扛鼎为了表现隆重,服装自然不能花花绿绿,所以统一穿着。

“中山装?”

齐天娇更加诧异,没有哪个部门的制服是中山装,难道......

她眼前一亮,这家伙不会是逃狱出来的吧?穿中山装是为隐藏身份抓捕他,对,一定是这样!

终于不用担心他上门!

......

西郊庄园,占地近二百亩,院内奇花异草、假山流水应有尽有,这里,就是天海市首富欧阳海的家。

“门口怎么这么多人?”

赵平安坐在车里,看着大门外聚集的几十人诧异问道。

这些年年纪普遍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还有几位四五十岁。

“您不知道?”

张扛鼎以为他点名来这里是知道情况,见他表情确实不知,把情况介绍一遍。

原来,首富欧阳海之女欧阳倩一年前得了一种怪病,每日嗜睡,开始时每日要睡十二小时以上,后来每日只清醒两小时。

直到一月前陷入昏睡状态,直到今日还没醒来。

欧阳海遍访名医一无所获。

张扛鼎又道:“据说近日欧阳海请了一位高人,高人说,欧阳倩是在等另一半,所以全城未婚男子都来了!”

“目前已经进入末期,半月之前,这里人山人海!”

赵平安听的一头黑线,糟老头子给订的都是什么婚?齐天娇主动退婚,欧阳倩即将嫁人。

等他回来,一定好讨教一番!

“吉时到,开门!”大门处传来声音,随后大门缓缓打开,门外的几十位男子快步进入。

“你回去吧,我去看看!”

赵平安推门下车,也走了进去,穿过庄园,来到别墅客厅,客厅很大,足有二百平方,几十人站立丝毫不觉得拥挤。

正中央沙发上,坐着一名满脸疲惫的中年,正是首富欧阳海。

左侧站着一名身穿布袍、仙风道骨的老者。

右侧站着一名全身高定西装,气质不凡的青年。

“葛真人,开始吧。”欧阳海有气无力说道,这一年来被女儿的病折磨的心力交瘁。

老者点点头,上前一步,视线在每个人脸上看一遍。

神神叨叨念道:“北斗昂昂,斗转为罡,夜寐不详,画在西墙.......”

念过之后道:“现在,每个人划破手指,把一滴血滴在碗里。”

佣人走上来,端着托盘,上面放着碗和小刀。

所有人迫不及待划破手指,要知道,欧阳海只有这一个女儿,谁若是另一半,这辈子就飞黄腾达了。

“呵......”

赵平安看到这套程序不由笑出声,之前还打算看看怎么回事,看到这完全没兴趣,病入膏肓时确实有“冲喜”一说,不过需要合八字、拜天地、入洞房,一滴血就能把人唤醒,以为在过家家?

“你笑什么!”

欧阳海暴躁开口,因为女儿的病,本就心烦意乱,他居然还笑。

唰!

其他人也看向赵平安。

赵平安收住笑声道:“我笑这样做非但不能治愈,反而会加重病情,陷入昏迷,当然,把冲喜者血放干或许有点效。”

“哗众取宠!”

青年顿时冷眼开口:“竟敢对病情无端议论,不要告诉我,你是医生!”

“是不是不重要,我知道药方。”

赵平安云淡风轻,随意道:“惊蛰的蛇皮、二年的春蚕、当年公鸡头,用五月雪熬制方可药到病除。”

虽然欧阳倩的病情,应该是被人动手脚,但这个药方依然可以治愈。

“胡言乱语!”

青年更加暴躁:“惊蛰何来蛇皮?春蚕何以越冬?五月哪来降雪?再敢信口胡诌,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欧阳叔叔,此人进门就刻意表现,一看就是心术不正之辈,我建议,立刻将他轰出欧阳家!”

欧阳海沉着脸,他也不相信赵平安,女儿的病各地名医无法治愈,怎么可能被一个毛头小子随口说出的药方治愈?

但,不想放弃任何机会。

缓缓看向葛真人征求意见。

葛真人冷哼一声:“宵小之辈的胡诌罢了,欧阳先生难道这点辨别能力都没有?我看他一眼就知道,他今生与小姐无丁点缘份,让他滚吧!”

欧阳海心中略为失落,随后大手一挥,冷声道:“轰出去!”

几名保镖迅速走上来。

“等等!”

赵平安抬手打断,似笑非笑问道:“老瞎子,你怎么知道我与欧阳倩没有缘分?”

此言一出,其他人都笑了,这小子哗众取宠不成,还要强词夺理!

“住口,敢对葛真人无礼,你找死!”青年跃跃欲试。

“竖子无礼!”欧阳海也怒了,这可是请来给女儿治病的高人,不容侮辱。

葛真人抬起手,示意他们不需要乱动,盯着赵平安,一步步走上前,冷漠道:“老朽虽不才,却已学艺五十年有余。”

“三岁启蒙、八岁拜师。”

“十六岁一眼断命运。”

“阴阳风水、奇门吉凶也可一眼便可看穿,我看你面相便知你与小姐毫无缘份,你,敢骂我是瞎子?”

赵平安随手把婚书拿起,放在他眼前:“不瞎就睁眼看看,这叫没缘分?”


婚书险些撞到葛真人脸上!

葛真人恼羞成怒,顺势要发飙,亲手教训:“宵小之辈......厄,婚书?”

他骂出几个字之后,陡然看清上面的字,竟然是婚书,霎时间,瞠目结舌。

“婚书?什么婚书?”

青年也双手握拳走上前,看到婚书上的字,呆若木鸡。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男方:赵平安。

女方:欧阳倩。

欧阳海也走上前,看到婚书惊诧道:“这......老爷子说的是真的?”

他记得父亲临走前说过给女儿定了一门娃娃亲,虽然记得,但没当回事,都什么年代还定娃娃亲,即使自己记得,可能对方也早就忘了。

哗啦啦。

人群也开始纷纷议论,这小子要一步登天!

赵平安收回婚书,淡淡道:“老瞎子,再说说你几岁学艺,讲仔细点。”

葛真人目眦欲裂,脸红的快滴血,如果说有婚书还不算有缘分,什么叫有缘份?

“假的,欧阳叔叔,这婚书是假的!”青年咬牙切齿,看向赵平安的目光多了几分恶意:“他是骗子,让人轰出去!”

“婚书是真的。”

欧阳海摇摇头,重重看了眼赵平安,缓缓道:“有婚书,我欧阳家自然会认,不过时代不同了,一切以倩倩的意见为主,你滴血吧,婚事等倩倩醒了再说。”

虽然葛真人说错,但凡事有例外,这桩婚事是几十年前定下的,匆忙之下看走眼也正常。

“血不用滴,没用,婚事也算了,我是来退婚的,婚书收好,走了。”

赵平安潇洒离去,走出大门又道:“药方是给你们的退婚补偿,记好!”

满堂再次哗然,天海市首富的女婿都不做,太狂了!

欧阳海憋得脸色通红,自己的女儿竟然被人退婚,传出去简直是奇耻大辱!

青年面色柔和一些,宽慰道:“欧阳叔叔不必为小人在意,赵平安自知配不上倩倩,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他滴血也无用。”

欧阳海点点头,见所有人血都滴完,转身走向楼上。

葛真人与青年跟在身后。

二楼。

床上睡着一名肤如羊脂美玉、长发如瀑的女孩,五官精致,宛若画中仙子,她正是首富之女欧阳倩。

不仅如此,她更被誉为天海市第一美女!

葛真人站在滴血的碗面前,嘴中又开始念叨咒语,足足五分钟过去,欧阳倩还没有转醒迹象。

“葛真人,我家倩倩......”坐在床头的美妇人哽咽问道。

她是欧阳倩的母亲,刘叶眉。

葛真人摇摇头,叹息道:“还是没有有缘人,需要继续寻找。”

刘叶眉眼泪打转:“你说过倩倩的缘在天海,可整个天海的单身青年都来了,还能有谁!”

葛真人眉头紧缩,抬起手掐算,严肃道:“确定在金海。”

算着算着,忽然看向身边青年:“徐公子,你是不是还没滴血?不妨你试试!”

青年,也就是徐公子,乃是天海新晋豪门许家继承人徐宝石。

“我......”徐宝石为难道:“我与倩倩从小相识,一直把她当成妹妹,从未......也罢,那就试试!”

他直接咬破手指,滴到碗里。

就在滴入的一刹那。

床上的欧阳倩忽然咳嗽一声,听到声音,刘叶眉和欧阳海眼中出现喜色,能咳嗽,意味着要醒。

徐宝石眼中也出现窃喜。

可等了十几秒,欧阳倩睡意平稳,又睡过去!

葛真人眼中出现一丝狐疑,立即道:“徐公子应该就是有缘人,可能力度不够,继续!”

徐宝石不再犹豫,立即咬破另一根手指,欧阳倩再次咳嗽一声,仍然睡去。

“再放!”葛真人道。

徐宝石疼的脸色煞白,继续咬破,然而,这次非但没有效果,欧阳倩反而睡的更沉。

刘叶眉焦急道:“怎么会这样,睡的更沉了,是不是力度还不够,用刀子放血吧!”

话音落下。

徐宝石吓的一哆嗦,求助似看向葛真人。

葛真人汗如雨下,按理说不应该这样!

欧阳海眼中光芒却越来越浓,因为想起赵平安的话,眼前情况与他说的一模一样,立即吩咐道:“快命人去找惊蛰的蛇皮......”

这些药品虽然难找,但对首富而言不算难题。

很快,煲成汤端上来。

欧阳海亲自喂欧阳倩喝下,只喝两口,欧阳倩缓缓睁眼。

“这…...”徐宝石见了鬼一样,瞠目结舌。

欧阳海喜出望外,紧接着激动道:“快,把赵平安请回来!”

......

“叶姚晴,帝京人。”

赵平安走出西郊庄园之后,就物色好下一个退婚对象,他不想耽误时间,因为老头子随时有可能回来,还要回冥都监狱等他。

奈何天气预报说即将下暴雨航,班取消,明天才能飞。

也就先填饱肚子。

“怎么在哪都能遇到她?”

赵平安路过一间包厢,房门开条缝隙,透过缝隙看到里面,其中一人正是齐天娇。

不过她在包厢,赵平安在也就没在意,坐在大厅。

包厢内。

齐天娇端起酒杯,含笑道:“赵总,这位酒我敬您,希望这次原材料供应,可以考虑齐氏,齐氏一定会拿出最好品质。”

赵总坐在主位,愁眉不展敷衍道:“再说吧。”

齐天娇面色尴尬,最近刚接手齐家,急需业绩证明个人价值,眼前的赵总必须拿下。

试探问道:“赵总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如果我能帮上忙,定不会推辞。”

“你?”

赵总瞟了她一眼,不屑道:“好啊,今天下午,帝京叶家小姐来天海,如果你能让我见她一面,不要说这次原材料供应,以后原材料都给齐氏!”

齐天娇一愣,之前就有传闻帝京叶家要来金海投资,难道已经来了?

叶家那种级别,自己想接触也接触不到啊!

其他人纷纷感慨道:“叶家小姐没下飞机就封锁机场,如此实力,让我等望而却步。”

“对啊,也只有帝京叶家才有如此实力。”

“据说叶家小姐貌若天仙,倾国倾城......”

齐天娇听到他们议论,仔细想了想,笑道:“赵总,还有各位,你们搞错了,今天下午封锁机场并不是因为叶家小姐到来。”

“而是,抓捕逃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