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沈爷宠妻上瘾

沈爷宠妻上瘾

云想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安九漾被渣男背叛了,于是她在婚礼现场设计了一位帅哥。本以为露水情缘没有后续,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权势滔天的大人物。甚至,这位大佬是故意走进她的圈套。到最后,安九漾凭借自己的计划,把自己送入狼口。对此,安九漾经常复盘自己当初的计划,实在是不明白哪里出了纰漏!

主角:安九漾,沈御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九漾,沈御的女频言情小说《沈爷宠妻上瘾》,由网络作家“云想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九漾被渣男背叛了,于是她在婚礼现场设计了一位帅哥。本以为露水情缘没有后续,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权势滔天的大人物。甚至,这位大佬是故意走进她的圈套。到最后,安九漾凭借自己的计划,把自己送入狼口。对此,安九漾经常复盘自己当初的计划,实在是不明白哪里出了纰漏!

《沈爷宠妻上瘾》精彩片段

夜殿。

星月帝国云城最有名气的销金窟。

安九漾一甩海澡般的长发,朝闺蜜纪善青抛了个媚眼,端起一杯威士忌踩着十一公分的高跟鞋,仗着一丝醉意,气势十足的朝猎物走了过去。

对面灯光幽暗,但隐约可见男人一身和这种场合格格不入的冷然气质。

男人半眯着眸靠坐在沙发上,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偶尔旋转的灯光扫射过去,惊鸿一瞥间,简直是漫画中描绘的完美侧颜。

走得越近,那张精致的俊脸越清晰,干净冷峻的眉,完美高挺的鼻梁。

“hi!”

安九漾刻意拉长了尾音,娇媚的打着招呼。

男人睁开微醺的双眸,昏暗的灯光中,安九漾脑子里闪过“妖孽”两个字。

她脑子短路了几秒,定定神,红唇扬起一抹勾人心魄的笑,手中端着的酒朝男人递过去。

“帅哥,赏脸喝一杯。”

沈御皱眉,目光从安九漾的头发丝扫到脚趾头,最后落在了酒杯上。

眼前的女孩虽一幅风情万种的模样,但他一眼看出她眼底深处的紧张。

“呵,有意思。”

男人的眼神如X光,安九漾有些心虚,正忐忑是否要再多抛几个媚眼。

一只修长的手接过酒杯,扬起脖颈,性感充满男人味的凌厉喉结有力地上下滚动。

安九漾没想到这么顺利,按捺住雀跃,心里开始倒计时。

“十、九、八……一!我K!居然没倒下?”安九漾吃惊地瞪眼,不敢置信。

“善青!”安九漾回头朝着纪善青无语咆哮,“怎么回事?!”

纪善青瞪着眼,这不可能啊!就在这时,纪善青看见安九漾身后的男人突然倒了下去。

安九漾听见动静,连忙回头。刚才还伫立不倒的男人此刻已安静的倒在沙发上了。

她大喜,连忙招呼纪善青过来。

两个人冲上去,费力把男人架起,等把人弄进电梯,两个人腰都要断了。

纪善青这会儿才看清男人的长相,直吞口水:“漾漾!你赚了啊!刚才灯光不好,只知道这人长得俊!我去……这何止是俊啊!”

“漾漾,你不如假戏真作吧?这刚毅的轮廓,深邃的眉眼,完美的下颌,凌人的气场……”

没说完被安九漾一巴掌揍在脑门上,“住嘴!赶紧办正事。”

电梯“叮”一声响,两人哀嚎着架住男人出去,却突然走不动了。

安九漾疑惑:“怎么回事啊?”一回眸,却见那歪在自己肩上的男人,竟然睁开了眼!

两人吓坏,都觉得活见鬼了!

“你们是谁?”那张俊帅无比又酷冷十足的脸庞抬起,安九漾接触到那双眸底的光芒,整颗心脏顿时罢工。

冷至零下的醇厚嗓音,寒意凛冽……

世上怎么会有气质这么冰冷的男人!只看一眼,便像是要被冻住!

然而下一秒,她反应神速,手一扬从包里拿出一瓶喷雾,直直对着那人喷下去。

纪善青连忙躲开,任由那具还不太能站稳的男性身躯倒下,而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安九漾,没想到她还有这一手。

纪善青蹲下去探了探那人的鼻息,松了一口气:“这下真晕了,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啊!快快快……监控录像一会儿就要恢复了。”

再也没力气把这么一座大山搬起来,两人合力,使出吃奶的劲儿,终于把人连脱带拉,气喘吁吁地弄进了房间。

安九漾白净的小脸挣得通红一片,等到人弄上了床,她来不及喘口气便赶紧脱衣服,“快快快,善青!”

……

看着一身暧昧的吻痕,安九漾很满意。

送走了舌头发麻的纪善青,安九漾爬上床,手忙脚乱地开始扒男人的衣服。

这种事情,在她十八年的生涯里也是头一回。

太过慌张,她没去看男人扒下来的衣服到底是什么样的,慌乱无措的神经和注意力倒是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

难怪她和善青两个人合力都搬不动他!

这具极富诱惑力的男性身体,古铜色的肌肤,饱满精壮的胸膛,平整紧致的腰腹上八块壁垒分明的腹肌。

她看呆,吞了下口水,视线不敢再往下。

可是,做戏要做足全套啊。

紧紧闭着眼,她柔弱无骨的小手摸到男人小裤裤腰间的松紧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遮羞布拽下来。

继而,飞快扯来被子给他盖上。

地上突然有手机响起,在寂静的空间里把安九漾吓得直拍胸口,跑下去一看,是冷峻男神的手机!

毫不犹豫地挂断,关机!


“观众朋友早上好,据可靠消息,云城首富章国智先生的未婚妻安九漾女士昨晚在‘夜殿’大玩一叶情--”

“观众朋友大家好!我们现在就在‘夜殿’顶楼的豪华套房,据说章国智先生的未婚妻安小姐就在我身后的这间房里--对于一个星期后就要举行的云城世纪婚礼,全城瞩目,可现在却传出安小姐给章先生戴绿帽子的丑闻,到底传言是否属实,让我们敲门一探究竟……”

酒店走廊里,黑压压的媒体记者你推我攘,都想挤到那间套房的正前面去,获取第一手的资料。

镁光灯此起彼伏,整个保安部都上来清理维持秩序,依然无法赶走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娱记。

昨夜,安九漾盯着冰美男垂涎半宿,睡着时都快天亮了,这会儿正在大梦周公,却频频听到门板被撞击的声音。

习惯了睡懒床,何况昨天回国后她还没有倒时差--翻个身,继续睡。

手机突然响起,是她订的闹铃,然而闹铃还没响过,来电铃声又突然大作,同时伴随床头柜上的房间座机蓦然响起。

顶着昏沉沉的大脑,她终于在被子里蠕动了下,意识还未完全清醒,她整个人突然被一股大力提起,悬在半空。

“啊--”失重的感觉让她以为自己坠落悬崖了,一声尖叫,下意识地睁开眼,顿时,生生撞进一双阴鸷冰冷浩如瀚海的深瞳。

四目相对,沈御无法形容心里的感受--滔天怒意。

安九漾终于清醒,心慌意乱,却还没忘了正事。

腆着脸立刻赔笑,她双手合十求饶:“男神,帅哥!先放开我一下,我等会儿跟你解释清楚!”

沈御看着面前的女孩儿,娇嫩青涩,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洋娃娃似得嵌在如花似玉的脸颊上,满脸的胶原蛋白,甜美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

小美人一个!

可这些,并不足以抵消昨晚她所犯下的错!

安九漾听着门外嘈杂的声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手机座机响个不停,想必是善青知道她睡过头了,火急火燎的提醒。

可是男人提着她睡袍的领子不松手,她挣扎呼喊都没用,那人的大掌跟铁钳一样甩不开。灵机一动,她只能指向他腰腹间,“帅哥,你没穿裤子!”

本来只是个幌子,谁料视线移下去……

嗷--

脑子一乱,她整个人惊呆,眼眸更是瞪到滚圆!

沈御怎么也没想到他守了二十六年的贞操,竟被一个小丫头看光光了!

当下那张冰冷无情的刚毅脸庞,黑沉的乌云密布!

松了手赶紧扯被子围在腰间,安九漾已经兔子似得蹿下床,奔向门口。

沈御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群记者举着镁光灯和话筒潮水般涌进来,逮着屋内一通乱拍!情急之下,他只能拉住被子将自己围住,身如闪电一般,藏到了层层窗帘后面。

该死!

这种窝囊娘炮的行为,真他妈有辱他的形象!

可是这会儿,他么的除了躲起来,还能怎么办?

一想着探亲回来的第一晚,他堂堂星月帝国的“星南五虎”之首的沈御,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恐怖存在,竟被一个青涩的丫头片子设计陷害了,他就--

咬牙闭眼,男人仰头沉沉吐了口浊气,铁拳攥的咯吱作响。

安九漾一声娇呼,踉跄了好几步稳住身形,随即瞪着无辜漆黑的大眼,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安小姐,请问那位男士认识吗?你们是恋人还是什么关系?”

“安小姐,请问你是酒后乱X还是不想嫁给章先生而故意出轨?”

“安小姐,你有想过这件事的后果么?”

“安小姐……”

“安小姐……”


安九漾身着酒店的浴袍,细细的柳腰被带子系着,不堪盈握,胸前凌乱敞开,虽然不至于走光,但也露出该露的部分--精致如玉的脖颈和锁骨,甚至若隐若现的美好全都布满吻痕。

她似被眼前一幕吓懵,一时不知如何应付,却已被无数长筒相机捕捉到那些特写镜头。

酒店保安终于挤进来,拼了命把记者往外赶,不过也对眼前一幕感到震惊,眼神频频扫过安九漾,又看向满屋子乱扔的男人女人的衣服。

这--

云城首富被戴了绿帽子,太劲爆了!

媒体记者被赶出去关上门,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该拍的全都拍完了。

安九漾松了一口气,虽然这出戏是自己一手导演的,可面对这样的阵仗,她还是吓住了。

估计很快就会天翻地覆。

事不宜迟,门一关上,她便赶紧滚回去换衣服,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混乱和怒骂。

对,怒骂!

安大伟那个不称职的爹知道这件大逆不道的事后,肯定会把她吊起来打的!

刚把睡袍扯下来,手机响起。

“喂,善青……”将手机夹在肩膀上,她狼狈又忙碌地弯腰捡衣服,急忙匆匆地说,“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只是这些记者比我想象的疯狂,吓死我了!”

话未说完,一头乌黑秀发被一股大力扯痛,她“啊”一声惊叫,手机坠地,仓皇回头,顿时惊呆!

下一秒,反应极快的安九漾赶紧扯了男人身上的薄被捂在自己胸前!

丫的!被记者一搅,她都忘了这屋里还有个男人啊!居然把睡袍扒了!

心里默哀,刚才被这人看光了,呜呜……

真他么的现世报啊!

沈御现在差不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只是不曾想,世事居然这么凑巧!

现在,他倒要听听这臭丫头片子怎么跟他解释道歉!!

居高临下,冷冷俯视着眼前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儿,沈御浑身凛冽沉着的气质让他丝毫没有未穿衣服的狼狈与窘迫。

时间悄然流逝,安九漾被他盯得,毛骨悚然。

气氛僵持了几秒,两人同时开口:“喂!你……你转过身去!”

“哑巴了?”

气氛又一僵,这人惜字如金,气场凌厉,一股子冰冷的寒气从脚底冒起,安九漾身子一哆嗦,大眼睛滴溜溜地乱转。

好像……这人并不好说话。

吞了吞口水,安九漾暗暗壮胆,娇嫩欲滴的唇瓣不屑地撇了撇,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冷峭地往上翻:“有……有什么好解释的啊,我这么正点的一个黄花大闺女让你睡一晚,你还能亏了不成?”

沈御盯着她胸前看了看,吹弹可破的柔嫩肌肤上,确实遍布吻痕。

俊挺的眉宇微蹙,男人邃黑的眼眸陡然暗沉,淡淡凉薄地说:“昨晚你给我喝的是速效安眠药,不是催/情/药--这黑锅,我不背。”

安九漾骇然一惊:“你……”

这什么人啊!

安九漾吓得肝胆儿直颤!

他知道那杯酒里有料,居然还喝下去?!

安九漾头皮发麻,耷拉着眼皮,白着小脸半晌说不出话来,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招惹了什么恐怖危险的人物……

正发愣间,男人冰冷凌厉的吐息骤然到了眼前,一个战栗,她猛地向后扬起脖颈:“你……你想干什么--”

猝不及防地撞入一双鹰隼般的深邃眼眸,安九漾心跳又乱掉一拍。

冷!

这个男人,似乎自带冰冷体质,就连吹拂在脸上的气息,就足以把她冻僵在原地……

安九漾想哭,她不过是为了逃婚设计了一出戏,想着事后给人一笔钱当做赔罪,对方看在她这么年轻貌美纯良无害的份上,应该不会追究的吧--毕竟也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啊!

可为什么,她像是主动跳进了另一个恐怖的陷阱?

沈御盯着眼前的女孩儿,从身高发育来看,太嫩太幼,着实想让人咬一口……

喉结性感地滚动,他摒弃心里杂乱龌蹉的念头,皱了下眉:“几岁了?”

几岁?安九漾一怔,脑子实在运转缓慢,只能乖乖回答:“刚……刚满十八。”

“是吗?”这人饶有兴趣般,挑起了尾音。

这么个小丫头片子,胆量倒是挺大!

高大光/裸的男性身躯带着迫人的气势压进,他居高临下地俯低身体,眯了眯眼:“你不想嫁给章国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