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权宠妈咪超神秘

权宠妈咪超神秘

容思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叶岁岁惨遭渣男未婚夫和恶毒女设计,莫名失身,甚至怀上了父不详的孩子,之后,她被叶家视为耻辱,被赶出家门。五年后,叶岁岁浴火重生,携天才萌宝,华丽归来。渣男前任后悔,乞求她的原谅!真是笑话,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何况,她现在马甲一身,还有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大佬保驾护航!

主角:叶岁岁,墨寒爵   更新:2022-07-15 23: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岁岁,墨寒爵 的女频言情小说《权宠妈咪超神秘》,由网络作家“容思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叶岁岁惨遭渣男未婚夫和恶毒女设计,莫名失身,甚至怀上了父不详的孩子,之后,她被叶家视为耻辱,被赶出家门。五年后,叶岁岁浴火重生,携天才萌宝,华丽归来。渣男前任后悔,乞求她的原谅!真是笑话,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何况,她现在马甲一身,还有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大佬保驾护航!

《权宠妈咪超神秘》精彩片段

黑暗的总统套房。

叶岁岁刚推开门走进去,还没未得及开灯,忽然被一双有力的臂弯抱住,压在房门上热烈的吻着。

“寒哥哥,我们明天就结婚了,等到明天不可以吗?”虽然叶岁岁看不见男人的脸,但是她还是害羞的推拒着抱着她的高大男人。

男人并没有说话,而是霸道又强势的吻住了叶岁岁的唇瓣,完全不给叶岁岁拒绝的机会。

一夜春宵,蚀骨纠缠。

当两人陷入昏睡,门外伺机而动的女人立刻进屋,将叶岁岁送到另一个房间,随后再次回到房间除尽有衣物,愉悦地躺在男人的身边。

她终于可以嫁给帝国,最尊贵的男人了。

翌日清晨,

叶岁岁还在睡梦中,忽然被人浇了一桶冰水,紧跟着忽然被扇了一耳光。

她慌忙的睁开眼睛,一眼便看见她的床前,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手工定制西装,高冷矜贵又英俊不凡,通身散发着逼人的强大尊贵的气场。

这个男人是她今天即将结婚的未婚夫——路夜寒。

此刻,他神色冰冷,满脸失望地看着她。

叶岁岁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便听见她最爱的未婚夫冷酷无情地对她说道:

“岁岁,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们退婚吧!你不配成为我的妻子。”

她疑惑地看着昨夜跟自己彻夜缠绵的未婚夫。

“为什么?我们昨夜明明把夫妻间……”最亲密的事情都做了,她最宝贵的清白都已经给了他,他怎么可以跟她退婚?

只是她心中的疑惑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便被未来婆婆气愤的打断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明天就要跟我儿子结婚了,你居然背着我儿子跟别的野男人乱搞。”

她伸手拉开叶岁岁的衣领,锁骨处露出斑驳的青紫痕迹。

“你看看你全身那不堪入目的痕迹,简直是脏了我和我儿子的眼睛。”

叶岁岁看向面色冷漠,眼中带着失望鄙夷地路夜寒,慌忙地解释道:“我没有乱搞,我明明是和……”

“啪!”得一声,响亮的耳光声,陡然响起打断叶岁岁的解释。

叶岁岁的脸忽然被扇偏到一般,白嫩精致的脸顿时爆出红肿的巴掌印记,嘴角紧跟着流出殷红的血迹。

“贱女人,不要狡辩了,你本来出身小门小户就配不上我儿子,现在更配不上我儿子了。”

贵妇愤怒的打断叶岁岁的话,对着路夜寒说道:

“儿子,不用为这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伤心,我们走。”

“妈咪给你介绍一个更好的。”

说着,她拉着沉默的路夜寒大步往门外走去。

“妈早就跟你说过了,小门小户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你非要把她当个宝。”

“现在知道她的真面目有多恶心了吧?”

路夜寒神色痛苦地回头看了叶岁岁一眼,随后握紧拳头,决然地转身大步离开。

“不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解释……”

叶岁岁掀开被子就想追出去解释,只是因为昨夜的放纵,双腿一软,狼狈的跌跪在地上。

她泪眼滂沱地看着那高大挺拔的背影,哽咽地大声喊道:

“寒哥哥,你不要走,你听我解释,昨天我明明是和你……”

她解释的话语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男人决然冷酷的背影已然消失在她的眼前。

叶岁岁绝望又痛苦的趴在地上,全身颤抖的痛哭失声。

怎么会这样?她昨天明明是把自己的清白交给了寒哥哥,为什么寒哥哥要跟她退婚?

叶岁岁哭累了之后,也恢复了理智。

她迅速地在爬起来,收拾好自己。

“我一定要去找路夜寒要个说法。”

他凭什么要了她的清白,却不娶她?

叶岁岁打开房门,刚准备走出去,屋内忽然冲进来两个带着口罩和墨镜的魁梧大汉。

两个男人二话不说,一把按住叶岁岁,押着叶岁岁就往门外走去。

“你们干什么?”叶岁岁慌乱的挣扎着问道:“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么做是妨碍人生自由,是犯法的?”

两个男人并不说话,直接捂住叶岁岁的嘴巴,将叶岁岁带出酒店,送上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

最后,叶岁岁被关进了郊区一所荒凉的别院中。

除了看守她的人,四周并无人烟,她喊破了喉咙也没有来救她。

一个月后,叶岁岁被确诊怀孕后,又被强制性送到了隐蔽的地下室,关了起来。

就这样,叶岁岁一头雾水地被关在阴暗的地下室八个月,直到临产。


简陋的产房里。

医生对着刚刚生产完,还十分虚弱的叶岁岁说道。

“叶女士,您生了三胞胎,两男一女,但是其中一个男婴窒息夭折,请您……”

叶岁岁还没有听完,痛不欲生的陷入昏迷。

等她再次醒来,那些关押她的人已经离开。

她莫名其妙的恢复了自由。

五年后。

京城机场。

叶岁岁扎着高马尾穿着焦糖色风衣,一手牵着粉雕玉琢的小萝莉,一手牵着俊美无双的小正太,走出通道。

超高颜值的母子三人,顿时惹得众人频频回头张望,满脸羡慕。

“哇!这母子三人的颜值,简直可以让当红明星爱豆都自愧不如啊!”

“是啊,好漂亮的龙凤胎啊……”

“粉雕玉琢得好想让人偷偷抱回家……”

众人惊叹的同时,看见小正太小手里,还拉着看起来比他还要大的行李箱,一副小男子汉的酷酷模样,顿时羡慕的惊叹道:

“那个小正太好可爱,好棒呀,还知道帮妈咪干活……”

叶岁岁仿佛没有听见众人的惊叹声,神色冰冷地看着华夏国的标志,如罂粟般漂亮地红唇冷冷地勾起喃喃自语道:

“五年了,我叶岁岁终于活着回来了,所有害过我的人,我定要你们生不如死的百倍奉还。”

突然,她的手机响起特殊的铃声。

叶岁岁果断的接通电话,面色严肃冷艳地道:“有事?”

手机话筒里传来一道调侃却不失恭敬地禀报声:

“老大,帝国第一世家的掌权人,墨寒爵被你拒绝后,在全球发布了悬赏令寻找您,只要提供一条有用的消息,都可以拿到千万奖金。”

“不明真相的人都以为墨寒爵深爱您无法自拔,而您是墨寒爵出逃在外的小娇妻。”

叶岁岁满头黑线:“……”

“您说,我可不可以拿您回华夏国的消息换点零花钱?”

叶岁岁冷笑一声:“你可以试试看。”

“咳咳……言归正传,老大,墨寒爵诊金都出到上亿了,您为什么不愿意接他的单,给他儿子治病?”

“您接了这一个单,就可以休息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您也可以好好的陪陪童童和甜甜。”

叶岁岁冷冷的说道:“因为,我讨厌有钱人,尤其是帝都最显赫的第一世家。”

“呃……听说帝都第一世家掌权人墨寒爵,富可敌国,权势滔天,而且容颜俊美妖孽,乃是世间少见的美男子。”

“老大你不是颜狗……咳咳……颜控吗?去看看美男子,还能顺便挣钱,这种好事怎么能错过呢?”

叶岁岁闻言眸色一寒:

“别废话了,我的规矩就是给有钱人治病,看我心情,心情好就治,心情不好不治。”

“我警告你,我对墨寒爵很感冒,以后不准再拿墨寒爵的事情来骚扰我。”

她冷酷的丢下这句话,利落的挂断通话。

她收起手机,神色复杂地看向活泼开朗,正在和路人互动的孩子们,脑海里迅速闪过当年那段痛苦隐秘的过往。

五年前,刚生产完得到自由的她带着两个孩子回家,却被父亲以败坏家风为由和她断绝父女关系,赶出家门。

无奈之下,她放下自尊抱着孩子去找路夜寒,想让路夜寒负责。

可是路夜寒已经和顶级权贵墨寒爵的妹妹,墨寒月订婚了。

路夜寒拒不承认这两个孩子,她坚持做亲子鉴定,得到的结果却是孩子们和路夜寒没有父子关系。

当时的她感觉天都塌了,六神无主。

当初明明是路夜寒的母亲告诉她,路夜寒在总统套房等她要给她一个惊喜的。

孤立无援的她,成为了上流社会的笑话,所有人都再耻笑她,看她的笑话。

走投无路的她,为了养活两个小家伙,没出月子,便匆忙的出来找工作。

她凭借高超的医术找到一家医院工作。

可是,没多久工作的医院,发生了一件可怕的大事件,她成了替罪羊,差点惨死。

明知道这一切都是针对她的阴谋,可她势单力薄,只能带着孩子,狼狈逃离到国外。

如今她浴血归来,只为找出当初的幕后黑手,为自己寻找一个真相和公道,让所有陷害过她的人,百倍奉还她所受过的苦。

忽然不远处传来骚动打断叶岁岁地沉思,工作人员着急地拿着大喇叭喊道:

“快让让,所有旅客请听工作人员安排,清一条路出来。”


“尊贵的帝都第一世家掌权人,墨家家主,墨寒爵特意带着儿子从京城赶来叶城,来给他未婚妻影后路诗雪接机了。”

旅客自知得罪不起京城大佬,一边配合让路,一边议论纷纷。

“话说,帝都墨家家主,墨寒爵不但俊美无双,还富可敌国,路诗雪可是我们叶城首富路寒夜的姐姐,两个人真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啊。”

“呸,你们知道什么?路家要不是五年前和京都墨家攀上关系,早就破产成为负翁了。”

“路诗雪能当上影后,全都是墨家家主拿钱捧出来的。”

“路夜寒还能坐在叶城首富的位置上,多亏了五年前,他姐姐路诗雪成为墨家家主的未婚妻。”

“然后,给他牵线搭桥,让他娶了墨家家主的妹妹,得到一大笔投资。”

“哇!墨家不愧是富可敌国的第一世家,路诗雪能成为墨家家主的未婚妻,难道是拯救了全宇宙吗?”

“听说路诗雪五年前给墨家家主,生了一个儿子,才母凭子贵入了墨家家主的眼,一飞冲天的……”

叶岁岁听见这番话,漂亮的凤眸中闪过一道晦涩不明的光。

呵呵……没想到刚回国,就听见路寒夜姐弟两的光荣事迹。

她第一个要去找的就是他们的母亲李翠莲,问问当年约她去总统套房的事情。

……

路清了出来,墨寒爵手里抱着一个穿着和他同款西装的小正太,小家伙趴在他怀中睡着了,看不见容貌。

他带着一众高大魁梧的黑衣保镖,气势凌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他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高定西装,身材高大挺拔,容颜俊美妖孽,气息冰寒,气势强大如君领天下的帝王。

两边的旅客,就像是迎接帝王的臣民们,恭敬的站在两边。

叶岁岁牵着童童和甜甜,站在原地没动,虽然有些突兀,但是视线却特别清楚。

小正太叶童童看见墨寒爵那张跟他十分相似的俊脸后,眸色一暗。

这个叔叔跟他长得好像啊,他会不会就是他寻找已久的负心汉爹地呢?

他要去调查一下这个叔叔的资料。

想清楚之后,他忽然扔下行李箱,对着叶岁岁说道。

“妈咪,我肚子痛,我要上厕所。”

叶岁岁没有多想,点点头交待道。

“你去吧,小心一点别摔跤了。”

她目送小正太走向洗手间的方向,然后才放心的牵着小萝莉,耐心的等着小正太回来。

这时候墨寒爵怀中抱着的小家伙,墨轩辰忽然尿憋醒了。

他连忙挣扎着想从墨寒爵怀中跳下来。

墨寒爵见状担忧的扶了儿子小身子一把,蹙起剑眉冷声教训道:

“小宝,以后不准这么莽撞,小心摔跤。”

墨轩辰压根不理会墨寒爵,四处张望了一眼,立刻迈着小短腿,往有洗手间标记的方向拔腿狂奔。

墨寒爵见墨轩辰一句话不说就跑了,俊美妖孽的脸瞬间布满骇人的寒霜。

“该死的臭小子,一句话不说,乱跑什么?”

跟在墨寒爵身后的特助,叶枫,连忙劝说道。

“总裁,小少爷有自闭症,本就不爱说话,您别这么凶,这样会让小少爷的自闭症加剧的。”

墨寒爵闻言倏然握紧拳头,复杂眸色一片复杂:“……”

小宝有自闭症,不愿意跟他说话,难道是在怪他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娶他妈咪路诗雪?

不知道为什么,路诗雪身上没有那一夜,让他怦然心动的体香,和想立刻把她娶回家的感觉了,他甚至不喜欢她的靠近。

所以他一直故意拖延,不想跟路诗雪结婚。

没想到拖了五年,却让小宝拖出了自闭症,

为了小宝的身心健康,他是不是应该把婚礼提上日程,给小宝一个健全的家庭了?

“对了,鬼医阿五有消息了吗?”

叶枫:“鬼医阿五向来行踪不定,属下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查到她来叶城的消息,具体心中属下还没有查出来。”

“查到之后,立刻去把她‘请’过来给少爷看病。”墨寒爵面色冰冷地命令道。

叶枫:“是,墨爷。”

鬼医阿五虽然有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但是却不是个好医生,接诊看病完全要看她的心情。

如果她不愿意,即使是顶级权贵、超级富豪,花重金聘请她看病接诊,她也不为所动。

比如他家墨爷,已经明的暗的找神医两年了,好话坏话,利诱威胁全都用尽了,鬼医阿五就是不愿意接墨爷的单,给小少爷看病。

小少爷的病情日益严重,墨爷也没了耐心,他在全球发布了寻找鬼医阿五的悬赏令。

墨爷发誓只要找到鬼医阿五,就是绑,也要将鬼医阿五绑到小少爷面前,给小少爷治病。

过了几分钟后,

叶枫不放心地看了一眼墨轩辰离开的方向,看见了洗手间的标志,连忙说出自己的猜测。

“总裁,属下猜测小少爷应该是去洗手间了。”

墨寒爵淡淡地颔首:“嗯,你去把他带回来。”

叶枫:“是,总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