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重启之人生赢家

重启之人生赢家

老阿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熟悉的房间醒来,曾经的过往像电影一样一幕幕闪现。当年,江河是个赌徒,家里的全部家当都被他挥霍一空,甚至稍有不如意便对妻女拳打脚踢。后来,心灰意冷的妻子带着女儿在高楼一跃而下。失去亲人之后,他痛改前非,利用三十年时间,打造出一个让世界颤抖的商业帝国。如今江河回到悲剧还未发生的时刻,他发誓不会让历史重演……

主角:江河,林雅   更新:2022-07-15 23:2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河,林雅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启之人生赢家》,由网络作家“老阿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熟悉的房间醒来,曾经的过往像电影一样一幕幕闪现。当年,江河是个赌徒,家里的全部家当都被他挥霍一空,甚至稍有不如意便对妻女拳打脚踢。后来,心灰意冷的妻子带着女儿在高楼一跃而下。失去亲人之后,他痛改前非,利用三十年时间,打造出一个让世界颤抖的商业帝国。如今江河回到悲剧还未发生的时刻,他发誓不会让历史重演……

《重启之人生赢家》精彩片段

“江河,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是你害死了我和你的女儿!”

“结婚五年,你一事无成我不怪你,整天酗酒打我,我也不怪你,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是我选的,我认。”

“但你为什么要拿着幺儿救命的钱去赌博,那是幺儿救命的钱!”

江河躺在床上,一幅幅画面出现在脑海里。

这是一间足有八十平米的豪华单人医疗间,能躺在这张病床上的人非富即贵,但江河身边却没有一个亲人为他送行,只站着两个秘书。

他的脑海里都是妻子和女儿从高楼上纵身跳下的场景,除了这个画面再无其他。

或许这就是人们说的死亡回放,在生命结束的那一刻,江河的意识回到了让他遗憾终生的一幕。

那是她妻子和女儿逝去的画面,也是这血淋淋的一幕,让江河幡然醒悟,最后打造出了一个让世界都颤抖的商业帝国。

“滴滴……”

仪器成了一根直线,这代表着一代商业巨鳄江河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粑粑……你睡着了吗?”

耳边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有点怯生生的,好像对他有一种来自心底的恐惧。

“粑粑,能不能别睡觉了,妈妈在房间里哭,哭的可伤心了。”

手上突然传来触感,一只瘦弱的小手抓在了江河的手臂上。

“粑粑,你能去看看麻麻吗,妈妈真的哭的好伤心。”

“粑粑,就当幺儿求求你了好不好?”

不到四岁的江幺儿看着床上躺着的男人,眼中满是焦急和害怕,她还没有见妈妈哭的这么撕心裂肺过。

就算是爸爸打妈妈时,妈妈都没有这样哭过。

耳旁不停传来熟悉的声音,让江河猛的睁开了眼睛,当看到江幺儿那大大的眼睛和枯黄的面孔时,江河愣住了。

“幺,幺儿!”

他真的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女儿,江河激动的伸出手想要抓住江幺儿,可手才伸到一半,江幺儿就害怕的朝着后面退了一步。

江幺儿看着江河,牙齿死死的咬在嘴唇上,眼睛里满是害怕。

“粑粑,幺儿知道吵醒你你会生气打人,幺儿给你打,只要粑粑出去看看麻麻,幺儿就不怪粑粑。”

小幺儿闭着眼睛语气坚定,仿佛在等待着江河那一大巴掌落在脸上。

但这一刻江河却是彻彻底底的愣住了,这一幕是何其的熟悉!

他还清楚的记得,在林雅抱着幺儿跳楼的前一天,幺儿就来找过自己,而醉酒被吵醒的他,一耳光扇了过去。

因为在那一天,他输了幺儿做手术的钱,正心情烦躁。那一晚,他并没有跟着幺儿出去。

打完幺儿后,江河除了怒骂一句再烦我就打死你,就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倒头就给睡了下去。

如果那一晚他出去看一看林雅,可能一切都能改变!

江河看了一眼杂乱的卧室,地上满是烟头,墙壁上的墙漆有不少掉落,露出里面的泥沙。

在那破烂的床头旁边放着一张日历,这日历上的日期明明白白的告诉着他,他回来了,回到了三十年前,那个遍地都是黄金的时代。

那个妻子正准备带着女儿跳楼自杀的前一个夜晚!

一切,都还来得及!

江河激动的从床上起身,可能是听到了江河的动作,江幺儿的眼睛闭的更紧了几分。

“粑粑,能不能轻一点打,幺儿怕疼。”

江幺儿小心翼翼询问的模样就像在江河心口开了一枪,让江河的眉头拧成一团,就连眼睛都在不经意间布满了血线。

上一世的他,是何其的畜生和愚昧,这一刻,他只感激上天愿意再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

江河的手紧紧抓着江幺儿的手臂,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在眼眶中打转,“幺儿,对不起。”

“爸爸这就出去看你妈妈,从今天以后,爸爸不会再让你和妈妈受一点伤害。”

“放心,爸爸,一定做到!”

这话好似是对幺儿说的,更是对他自己说的。

江河牵着江幺儿的手走出房间,客厅和卧室一样,家具破破烂烂,电视柜上并没有电视。

家里结婚时买的黑白电视,早在结婚第二个年头就被赌博输光了钱财的江河给卖了。

在客厅一张破破烂烂的椅子上,一个穿着朴素的女子正坐在那里。

随着江河走到女子的旁边,当看清楚那张绝美的脸蛋上带着一个青色的巴掌印时,他一时间竟有些哽咽。

这一巴掌,是他昨天亲手扇在林雅脸上。

“老婆……”

“对不起。”

身旁突然传来江河的声音让林雅的笔顿了一下,明明已经决心去死了,明明知道这个男人说的一个字都不能信,明明遗书上已经写满了跟这个世界道别的话,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眼眶发热。

江河这话就像是点燃了林雅心中所有的委屈,怒气如翻江倒海般蜂拥而来。

“你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

“你知道这一笔钱对幺儿有多重要吗,那是幺儿救命的钱,那把钱输了,幺儿还怎么活!”

林雅撕心裂肺的指着江河,她没了往日的畏畏缩缩,哪怕江河走到她身边她都没有害怕,相比于肉体上的疼痛,治病的钱消失更让她绝望,没有人知道在前一刻她是有多绝望。

江河更不会知道他在赌场几分钟就输掉了的钱,是她林雅怎么拿回来的!

为了治好幺儿的白血病,林雅每天早出晚归,一个人干三份活,这种日子一过便是整整一年,林雅没有说过一句苦,没有流过一滴泪。

每次她发了工资就小心翼翼的将钱藏起来,但这一个月不到一百块钱的工资,对于幺儿的病来说就是沧海一粟。

得知幺儿想要彻底治疗好需要整整二十万时,接近崩溃的林雅依旧扛了下来,她这几天求爹爹拜奶奶,甚至不惜跪在亲戚面前磕头求钱。

等把所有能借的人都借了后,钱还缺七万,她去黑医院卖血,去借了高额利息的高利贷。

当她历经千幸万苦借齐了最后的七万块钱,回家却发现藏在床下的钱丢掉后,她就对江河彻底失望了。

也对自己和幺儿的人生绝望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江河,林雅抬起头颅,这是她第一次敢于正面和江河对抗。

“江河,收起你那虚伪的面孔吧,这么多年了,你和我道歉无非是为了什么?”

“你和我说那些甜言蜜语,说以后会改过自新又是为了什么?”

“说到底,不就是为了钱吗!?”

林雅将手放入包里,没过一会就掏出了一沓钞票,光看厚度就知道足足有大几万。

在这个县城人均工资不过两千的年代,这一笔钱绝对不算是小钱了。

而这几万,也是幺儿治病差的最后几万块钱。

“这些钱,够你赌一个晚上了吧!?”

“你放心,这次我不会求着你留点钱给家里用,更不会半夜打电话跟你说幺儿感冒发烧了,求你带着钱回来陪我送幺儿去医院。”

“我只要一个要求,今晚不要回来。”

“这七万,买我和幺儿一晚的安宁,这样的日子,我真受够了!”

林雅将钱猛的甩在桌子上,面色从狰狞慢慢变得平静。

心中的怒火发泄完后,她的心已经死了,她不在对江河报一点点的希望。

幺儿治病的前一大笔钱已经被江河输掉,剩下这些留不留着已经不重要了,就当花钱买个平安,至少今天江河不会动手打她,至少能让她度过死前最平静的一个夜晚。

林雅没有去管呆立在一旁的江河,更没有注意到江河眼中流淌出来的泪水。

她看了眼站在江河旁边的幺儿,缓缓牵住幺儿的手:“幺儿,是不是饿了,妈妈带你去吃肯德基好不好?”

“真的吗?”幺儿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那双水灵灵的眼睛里充满了光芒。

她一直都想吃肯德基来着,以前妈妈带她走过肯德基门口时,她总会在门口呆着不愿意走,有时候还会惹得妈妈生气。

可她记得妈妈说过,家里现在没有钱,需要存钱给她治病,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但妈妈说的肯定是对的。

“当然可以。”林雅看着幺儿那小心翼翼的模样,眼中满是心疼之色。

是她把幺儿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可是她却没有能力照顾好幺儿。

林雅看了眼桌上的钱,手放在了最上面:“这些钱都给你,我就拿走一张,带幺儿吃一顿好的。”

“就一顿。”林雅可能是怕江河生气,又强调出仅此一次。

她已经决定明天就带着女儿结束生命,她想给女儿留一个好的印象,哪怕是完成这个微不足道的愿望。

江河看着这对互相依偎的母女,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无论他说什么现在林雅也听不进耳朵里。

“就不用出去吃了,我给你们去做饭。”

“以后,肯德基管够。”

江河并没有去拿桌面上的钱,他用手擦去脸上的泪水快步朝着厨房走去。

他准备先从小事做起,哪怕这些事短时间不会让林雅改变对他的看法,但长久下去,总会有些许改观的。

只要这一些许,江河便知足了。

上一世,他亲眼看着林雅紧紧抱着江幺儿从六楼上纵身跃下,那一刻他看到了林雅眼中的释然,就像是解脱了一般。

当他回过神来朝着楼下奔去时,看到的已经只剩下两具紧紧相拥的尸体,互相依偎,又好似无依无靠!

摔下去肉体撞击在那水泥地上时,林雅和幺儿该有多痛,他又怎么好意思期望林雅能快速原谅他?

林雅看了眼江河的背影,脸色更冷了一些。

江河说给她和幺儿去做饭,不就是怕她和幺儿把江河赌博的钱都用了吗?

至于江河说的每顿都吃肯德基,这无非就是江河用来骗幺儿的假话,她不会去相信的。

“麻麻,粑粑做的菜也很好吃的,再说幺儿吃过肯德基,可难吃了。”四岁就已经很懂事的幺儿笑着说道,但江幺儿这话却让林雅绷断了心中最后一根弦,眼泪如决堤一般流了下来。

“麻麻,你怎么了,是幺儿说错了话吗?”

江幺儿焦急的用小手擦拭着林雅脸上的泪水,林雅笑着抓着江幺儿的手,只是那笑容却是那么凄凉。

“幺儿,妈妈没事。”

半个小时后,江河端着两菜一汤从厨房中走出,汤就是豆腐汤,连肉都见不到,而那两个炒菜也全是蔬菜。

这就是江河一家每天的伙食,也是幺儿面黄肌瘦的原因。

江河将菜放在桌上,又去厨房端了三碗饭出来。随着江河入座,林雅自顾自的拿着筷子吃了起来。

等到林雅吃的差不多了,江河才将桌上的钱拿起。林雅见到这一幕只是露出一抹惨笑,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这一幕,她早习惯了。

“幺儿治病的钱,还差十三万对吗?”江河看着林雅问道,林雅抬头看了眼江河放下筷子。

“你自己输出去多少钱,你不清楚?”

林雅的声音很冷,她起身抱起江幺儿便朝着另一间卧室走去。

“这钱,我会想办法挣回来的,最多三天!”

江河的声音极其肯定,林雅却只是回头看了眼:“是,我知道,你这次赌博肯定会赢。”

“十三万对你来说,哪用什么三天,一晚上就赢回来了。”

“你拿着钱去找你的狐朋狗友,我和幺儿先休息了。”

就在林雅准备转过头的时候,江河的手放在了信封上,这一个举动让林雅愣在了原地。

“撕拉!”

信封被撕成两半,随后变成四片,直到最后变成一堆纸屑。

江河将纸揉成团丢入垃圾桶中,拿起钱放入林雅的手中:“再相信我一次,最后一次。”

“钱我不要,我不去赌,如果三天我赚不到幺儿剩下的救命钱,三天后换我从顶楼跳下去。”

江河的话让林雅彻底愣住,她不知道江河是怎么知道她决定用跳楼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最重要的是,今天的江河好像没有了以前的敷衍,那眼中透漏出来的坚定让她心中都起了意思波澜。

但随后林雅却是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江河,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

林雅在江河的花言巧语里活了五年,因为选择相信江河,她已经输的遍体鳞伤,她不会再去选择相信了,哪怕这一次江河显得真诚许多。

可谎言终归是谎言,它不会变成现实!


“江河。”

林雅目光炯炯的看着江河,这一次她的目光无比坚定。

“我不会在对你有一点点期望,这个家,还有我们,就这样吧。”

这一番话耗尽了林雅最后一点勇气,她是不会再去相信一个食言了五年的……

“噗通!”

膝盖与水泥地碰撞发出沉闷的声音,在林雅惊讶的眼神下,江河跪在了地上。

“砰!”

“砰!”

“砰!”

江河连磕三个响头,再抬起头时,鲜血已是随着额头朝着脸颊划了下去。

“老婆,就当我江河求你给我这一次机会,别让我好不容易重新来过还要忏悔终生!”

“该死的一直是我江河,而不是你林雅和幺儿。”

江河伸出两指直指天空,郑重其事道:“三天,如果三天内我没有赚够幺儿的钱,我会在你面前从楼顶跳下去。”

“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至少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和幺儿一个机会!”

江河的话语及其真诚,更是坚定无比,林雅看着眼前的一幕呆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江河下跪,哪怕追寨的人对江河拳打脚踢,哪怕追寨的人已经拿起菜刀说要砍掉江河的手。

但这一次江河为了让她再信一次,只是一次,江河跪下了。

这个及其温柔的在这一刻犯了难,正如江河所说,她应该给幺儿一个机会,哪怕这个机会寄托在江河身上何痴人说梦没有什么区别。

可万一呢?

没有人可以活着会愿意去死,何况幺儿还这么小。

可江河真的还能相信吗?

林雅是感性的,看着江河两手指天的模样,她别过了头去,眼泪再不受控制的爬满脸颊。

“我不会信你的,真的。”

“但我也不会再这么轻易放弃,江河,我不会原谅你。”

林雅没有再回头,抱着幺儿朝着房间中走去。

当门缓缓关上,幺儿那稚嫩的声音从门后穿来:“麻麻,我觉得粑粑真的变好了呢,今天叫他起床,他都没有打幺儿哦。”

听着幺儿那声音,客厅中的江河又何尝不是泪如雨下,只是没过片刻他便站起了身子。

结果是好的,林雅至少答应他不去轻生了。

“三天,十三万,在这个时代,我可以做到!”

这一晚上,江河坐在那破旧的卧室中,手里握着一支圆珠笔,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计划。

钱从来不是靠什么运气去赚取的,而是脑子。在这个遍地是黄金的时代,机会很多,他作为重生者想狠狠捞一笔并不难。

但起步资金,还是需要动动脑子的。

……

翌日清晨,江河起了个大早,他去厨房熬好粥后,写下一张纸条便推开门走了出去。

纸条上只有两个字,‘等我’!

跨出家门,江河看了眼天空高挂的太阳,脸上洋溢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01年的天因为没有工业污染还很蓝,那蓝天白云就如一幅美丽的画,这是在30年后的2031年见不到的。

“咯咯。”

走出楼道,一群鸡叽叽喳喳的路过,在那条不宽的小巷子里,随处可见的鸡屎。

“哟,江河出来了,难得啊,今天又准备去哪祸害人。”

邻家的杨大爷一边洗着蔬菜,一边打趣道。

坐在杨大爷一旁的林大妈则是一脸嫌弃的看了眼江河,摇了摇头:“出去也好,至少小林在家少遭罪。”

那时候的邻里关系都还不错,大家也都熟络,所以说话也不藏着掖着。

江河也不回嘴,只是笑着说了一句:“以后不会了。”

说完江河便从小巷子里走出,大步朝着对面的大院子走去。

暴富的方法他有千万种方法,甚至他可以利用提前得知的一些浪潮去赚到一大比钱,比如申奥成功,又比如国足踢进世界杯,但这些方法对于他来说都不合适。

这些都需要底资金去启动,现在再去动林雅的钱,林雅恐怕真会万念俱灰,他不敢去赌。

而白手起家有一个最经典的案例,那就是骗。

一个不会行骗的老板,绝不会是出色的老板,而作为商业大鳄的江河在这一方面彼有研究。

江河大步走入小院中,随着门推开,几个光着膀子的汉子看了眼江河,他们的年龄和江河相差不了多少,大的有三十五,小的二十八。

这些人就是江河的狐朋狗友,江河染上赌博,这些人居功甚伟,甚至女人不听话就得打也是这些人灌输的。

虽然这些事情怪不到这些人,但这些人前前后后可没少坑他的钱。

“江河,你来了啊。”

“今天是去赌场玩大的,还是就在这小地方玩会?”年龄最大的何大壮朝着江河招了招手,问了一声。

“要我说还是玩大的吧,在这小地方玩,怎么够得着我江河哥的逼格。”年龄最小的李华强笑嘿嘿的将牌摆在桌子上,等待着江河的上套。

江河没有抗拒,一脸笑容的走到桌子旁,随便抽出一条凳子就坐了下来。

“哥几个,这次我来可不是跟你们赌博的,而是带你们赚钱。”

“赚钱?”何大壮摸了摸鼻子,只觉得有些可笑。

大家都是邻居,谁不知道江河是什么德行,江河结婚前靠家里养着,结婚后靠老婆养着,江河能有赚钱的本事?

看着何大壮几人鄙夷的表情,江河笑容一点不减,他随意从桌上接过牌。

“咱们都是兄弟,我还能骗你们不成?”

“实话告诉你,这事也是昨天我老婆和我小舅子打电话时候我给听着的。你们也知道,我老婆家条件还不错,小舅子在证券公司上班。”

“昨天我女儿治病的钱被输光了,我老婆没办法,找小舅子借钱。小舅子那边能拿出来的也就三万,没得办法,只能偷偷泄漏了点机密。”

江河说道这里,何大壮等人耳朵立刻就竖了起来,他们虽然不懂证券这些,但他们可听人说过,这东西要是能有内部的人帮忙,赚钱就跟捡钱一样!

江河从旁边拿起水喝了一口,倒是何大壮等人急了,“江河,别光喝水啊,说说啥机密。”

“咱们都是兄弟,这种赚钱的事情,你可不能瞒着我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