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全文小说

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全文小说

清夏兮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清夏兮兮”创作的《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穿越入宫选秀,宫斗套路她多少也是懂一些的,抱着能多活一集是一集的想法,她做好准备开启了宫斗之路——只是说好的杀人不见血的宫斗呢?她怎么被一路宠上天了?...

主角:苏静翕阮攸宁   更新:2024-06-11 21: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静翕阮攸宁的现代都市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全文小说》,由网络作家“清夏兮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清夏兮兮”创作的《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穿越入宫选秀,宫斗套路她多少也是懂一些的,抱着能多活一集是一集的想法,她做好准备开启了宫斗之路——只是说好的杀人不见血的宫斗呢?她怎么被一路宠上天了?...

《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全文小说》精彩片段


“你只想想,要是她是故意把消息透露给我们的,会如何?”

听瑶不傻,相反很聪明,一点就透,“主子高见,奴婢自愧不如。”

主子主动向皇上坦白,也许会招来皇上的怒火,但也只是一时的,以那个时候皇上对主子的情谊,总有会原谅主子的一天。相反,如果主子什么也没做,被人揭发出来的时候,就是犯了欺君之罪。

自古,这都是帝王最不能容忍的。

“那她这次为何又要帮咱们?这是不是也说明上次她是真心实意帮咱们的?”

“我不知道,我只肯定这个人不是皇后。”

虽然慧林话里话外都在告诉她,这是皇后娘娘的恩典,只是以她对皇后的了解,只怕皇后希望她被禁在醉云坞禁一辈子。

怎么可能会想到要放她出去。

送过来的衣服首饰,用的词也是“赏赐”,自然也是皇后的授意,警告她身份卑微,牢记恩典。

至于舒贵妃么?

上次听闻衍庆阁出了事,她起床梳洗的时候,听瑶的房间里出现一支镂空雕花水晶钗,并一张小纸条,“小心佩儿“,她自然立即拿给她看。

没有选择直接呈现在苏静翕的面前,是不便下手还是让她放松警惕,不得而知。

那只钗子算不上稀奇,只是阖宫上下,她喜好水晶早已人尽皆知,只怕一提起就能让人立即联想到她。

而那只钗子,她也确实有一只一模一样的。

所以,她才让小福子去找了佩儿,以家人威胁,后来才会发生佩儿改口的事。

而今日之所以联想到舒贵妃,纯粹是整个宫里,有权力有能力做到这件事的人真心没有几个,皇后与她交恶,之后更是想尽办法把罪名往她头上安,贤妃淑妃,显然也不是,至于湘婕妤之流的,应该不会为了帮她乐意留下把柄,也是留下一个分她们恩宠的人。

剩下的,最可能的也就是舒贵妃了。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们小心些就是,我可不想再被禁足了,”说着起身进了内室。

听瑶叹了口气,主子,这两次禁足,不都是您老自己愿意的么?

“现在我先歇息会,到时辰了叫我。”

慈宁宫

太后坐在书案前,正抄着佛经。

“太后娘娘,祺贵人过来了,”刘嬷嬷走进来,站在一边小声说道。

良久,太后放下笔,“让她进来吧。”

“婢妾给太后娘娘请安。”

“起来吧,湄儿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太后接过刘嬷嬷递过来的青花寿字茶盏,喝了一口问道。

上官湄的性子本来就急躁,入宫前,父亲反复告诫她要沉稳,不要莽撞,入宫后,太后也一直拘着她,没有给她什么优待,皇上更是除了第一次让她侍寝后,就再也没有宣过她。

何况那次并算不得是侍寝。

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静翕故意伸舌头舔了舔他的薄唇,引来他的眉头紧蹙,有些紧张,但还是决定继续做下去。

只是还没待她继续,他的舌头就伸进了她的口腔,苏静翕微微回应他,不到三秒,立刻被反客为主。

起初有些生涩,不过随即立刻掌握了技巧,触类旁通,其天赋果然异禀。

宗政瑾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忽然想吻她了,二十几年来,每每有妃嫔侍寝,他从来不会吻她们。

脸上妆容虽然精致,满脸脂粉,让他看着虽觉得赏心悦目,却觉得很脏。

他不会去想今晚这次例外是因为什么,只当是因为面前的这个睫毛轻颤的人很干净。

“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良久,放开她,见她频频喘气,胸脯一起一伏。

动作到底放轻了许多,明明只有十四岁,只是该长的地方还是长的很好。

苏静翕听他的话,就知道他应该对她还是满意的。

“皇上也是气宇轩昂,神明爽俊,气宇不凡呢。”

没有谢他的夸赞,反而也跟着夸了他一句,果然有趣。

“如此,

苏静翕秀发早已散乱,额前碎发也被打湿,闻言露出了一个明晃晃的笑容

作为君王,他杀伐决断,果敢勇毅,作为男人,他所要的也不过如此而已。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在床上能让他如此尽兴,竟有微微沉沦之意,面前的女人一点也不同于其他大家闺秀一般,没有一点木讷恭顺的意思。

屋外苏顺闲抬头望了望天,

作为从小伺候的贴身太监,他自然知道这位君王有多严于律己,凉薄冷性,只是今晚看来,似乎并不是如此。

看来,这位苏常在,今后必有大作为啊。

见已经昏睡过去的人,叹了口气,似乎体力不太好。

“进来,”随意的穿了一件衣袍,想了想,又拿被子给她盖上了。

几个太监动作迅速的抬了水进来,眼睛也不敢随意乱看,放下东西又连忙出去了。

宗政瑾清洗回来,床铺已经重新收拾了,人也被擦拭干净了。

上床,安寝。

苏静翕睡了一会,就醒了过来,脑袋虽然迷糊,但到底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动了动,准备起身越过睡在床外的人,“干什么?”

应该是妃嫔睡在床外边的,为了晚上方便随时伺候皇上。

“时辰到了,婢妾该回去了。”

如她品级这么低的人,是不可以彻夜留宿在这里的。

宗政瑾揉了揉眉头,“算了,睡吧。”

苏静翕闻言也不再说什么,乖乖的重新躺回去,闭眼不出几个呼吸就睡着了。

宗政瑾听见她绵长的呼吸声,睁开了眼睛,饱含复杂的看了她一眼。

一睡至天明,宗政瑾醒来的时候,极其不舒服,腰上搭了一只手,灼热的呼吸声也喷洒在他的脖颈上。

皱了皱眉,动作轻柔的把她的手移开,她嘴唇蠕动了几下,到底没有醒来。

“进来吧,声音轻点。”

太监宫女鱼贯而入,在这偌大的宫殿里,愣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其训练有素,可想而知。

苏顺闲余光快速的扫了一眼,依旧在床上睡的正香的人,心思转了几回。

这还是第一个早上没有起床伺候皇上的人呢。

苏静翕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听瑶,什么时辰了?”

“回主子,已经辰时初了,皇上交代了,小主不必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听瑶早在她昨晚没有回醉云坞的时候,就来了朝露殿。

苏静翕眨了眨眼睛,强忍身上的酸痛,“伺候我梳洗吧。”

虽说皇上体谅她,不必去给皇后请安,但如果她真的敢这么做,恃宠而骄的名声应该不久就会传出来了。

那她,离死也不远了。

好在听瑶过来的时候,已经给她带了好几套衣服并首饰过来。

挑了一件烟霞银罗绣花绡纱换上,乐游髻并几支钗子,简简单单,既不出挑也不失礼。

用过早饭后,就带着听瑶往皇后的坤宁宫走去。

品级太低,没有轿撵,只能靠走,每走一步,都加重了一分要往上爬的决心,起码得混到有交通工具的地步吧。

好在朝露殿离坤宁宫不远,远远的就看见几位妃嫔在太监宫女的簇拥下走过来。

行礼,“婢妾给娘娘请安。”

“呦,本宫当是谁呢,原来是苏常在啊,”淑妃尖笑了一声。

苏静翕依旧是半蹲着,闻言也不恼,“回娘娘,正是婢妾。”

淑妃看了一眼站立在旁边的杨嫔,心里冷哼,也不想和她计较,“起吧。”

“走吧,给皇后娘娘请安迟到了就不好了。”

苏静翕和杨嫔皆应是。

苏静翕静静的跟着他们往坤宁宫走去,努力减少存在感。

当今圣上,名为宗政瑾,年二十六岁,六年前登基,守国孝三年,之后又以国库空虚为由,暂停一年选秀。

又三年,刚好轮到了苏静翕。

年十三至十七的正七品以上的官员家眷才有资格参与选秀,选出来的自然是风华正茂的女子。

太后并非皇上生母,自小抚养皇上长大,二人之间的情分似乎很深,只是她常年居于慈宁宫念佛,不理后宫诸事。

虽然皇上没有大规模的组织选秀,但是宫里的妃嫔也并不少,十余人。

大部分都是跟随皇上从王府出来的,年岁都已大,自然比不过苏静翕这些新进宫的。

只是,她们有根基,有经验。

后宫之中,隐隐分为两大派系,分别以皇后和舒贵妃为首,还有一些明哲保身,或是没有恩宠的。

皇后先后育有二皇子,大公主,二皇子三岁夭折,其父是当朝宰相。

舒贵妃两度怀孕皆流产,原因不明,至今没有子嗣,其父为正一品太师。

两人父亲在朝堂上也早就是水火不容,分别为两大派系之首。

虽说后宫不得干政,但前朝后宫从来都是一体,妃嫔与母家,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恍惚间,跟随着淑妃进入了坤宁宫,金嬷嬷出来,“给几位主子请安。”

苏静翕却不敢实受她的这个礼,皇后的奶嬷嬷,其身份虽只是个奴才,可是目前看来,比她的能力大多了。

“金嬷嬷快快请起,”淑妃伸手虚扶了一把,即使她是舒贵妃的人,却也不敢真的得罪金嬷嬷。

金嬷嬷脸色未变,坚持行完一礼才起来,“主子娘娘们厚爱,奴婢却是不敢不规矩。”

“皇后娘娘还在用早膳,还劳烦各位主子前往偏殿等候。”

说完行了一礼,才退下。

苏静翕跟着她们走进去,只是是走在偏后的位置。

楚周国妃嫔等级极其严格,初次选秀,最高封的也不过是良娣,皆为从五品以下。

后宫等级更是森严,五品是一个坎,五品以上可居于一宫偏殿,称本嫔,而不是如苏静翕现在自称的婢妾。

找到自己的末首位置坐下来,闲闲拨动手中的茶盏。

“难为苏妹妹起的这样早,前些日子,阮妹妹伺候皇上可是迟迟没有来给皇后娘娘请安呢,”湘婕妤看了一眼她,又把目光投向一旁的阮美人。

一句话看似是在挑阮美人的刺,不懂规矩,却也是在给她拉仇恨。

没办法,谁让她昨晚侍寝了呢。

苏静翕放下茶杯,“姐姐说的是,只是给皇后娘娘请安,本是妹妹的福分,即使皇上体恤,妹妹却不敢推却。”

给皇后娘娘请安,本是规矩,即使皇上体谅,来不来,依旧在个人。

“湘婕妤这是在质疑皇上了?”湘婕妤是皇后的人,淑妃一向是逮着错就不放。

淑妃曾孕育大皇子,只是八个多月的时候生下了一个死胎,从此再也没有了孩子,也没有多少恩宠。

但好在她爹是从一品太傅,皇上亦对她有几分同情,给了她淑妃的位份。

仗着位份,在这后宫很是刻薄,只是皇上不计较,也就没有人敢拿她怎么办。

湘婕妤咬了咬嘴唇,“瞧淑妃姐姐说的,嫔妾刚刚也只是在打趣阮妹妹,还道苏妹妹规矩好呢。”

话音才落,还没待其他人反应,贤妃就陪着皇后从一侧走过来。

“给皇后娘娘请安,”众人皆行礼。

皇后快速的扫了一眼下方的众人,皱了皱眉,看见苏静翕,又轻笑了一声。

“都起来吧,”顿了顿,“皇上今早还派人来说,苏妹妹昨晚伺候累了,今日可以不用来请安,没成想,妹妹却来的这般早。”

苏静翕走出来,跪在地上行了一个大礼,“婢妾给娘娘请安是婢妾的福分,还望娘娘恕罪。”


阮攸宁无可无不可,点了点头,“嗯。”

菊园,两个人刚走进去的时候,迎面就见丽良媛、安良娣和杜常在各自带着宫女站在不远处,几人皆是一喜,娉娉婷婷的走过来,“婢妾给皇上请安。”

阮攸宁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竟然分了部分心神去注意旁边的人,见她丝毫没有不适,脸上带笑,见他不说话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心里有些堵,语气自然也不好,“起来吧。”

对面三人一惊,互相对视了几眼,丽良媛露出一抹得体的微笑,“皇上可要婢妾几个一起陪着赏菊?”

她们自然不想就这样离开,好不容易得见天颜,可是皇上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君王之怒相比之下更是不能承受的。

阮攸宁点了点头,“嗯。”

苏静翕本以为他会拒绝的,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答应的这么干脆,心里突然就有些不舒服了,可是她聪明的知道这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的。

丽良媛和安良娣走在了阮攸宁的一侧,这一侧自然就是苏静翕和杜常在,苏静翕想到她还怀有身孕,潜意识里想着离她远一点,往另一边稍微靠了一点。

而且她身上熏了香,味道很浓,苏静翕更加不愿意靠近她。

阮攸宁余光见她突然往他这边走过来,勾了勾嘴角,只当她其实是想通了的,这么一想心情也就好了。

其余三人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感受到皇上身上释放出的气压终于没有那么冷了,即使她们搞不懂原因,只是这不是重点。

“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安舒窈对着满园的菊花,吟诗道。

阮攸宁心情好了,也有几分兴趣来赏景,“爱妾被称为京城第一才女,果真名不虚传。”

“是啊,安妹妹可是有名的才女,其才华自然不必多说,“丽良媛不待安舒窈接话,立马接话道。

安舒窈勾唇一笑,也不见她生气,“菊花,花中隐士者也,采菊东篱下,自古以来就被文人雅士所赞许,婢妾喜欢它也不足为奇。”

丽良媛自找没趣,讷讷地说,“妹妹果真是有雅兴。”

苏静翕一直都静静的听着她们的聊天,几乎句句都是在展示自己的才情,吸引皇上的注意力,突然就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可是身子不适?”阮攸宁自然是发现了她的异常,柔声问道。

苏静翕眼含一丝委屈,“婢妾……”

“苏妹妹可是突然在外头晒久了太阳,一时不习惯,有些头晕?”丽良媛一副关切的模样,不等她说完就开口说道。

苏静翕暗自叹了口气,她是被禁足没错,可是也不至于娇弱到晒点太阳就头晕了吧。

“回皇上,婢妾想回醉云坞了。”

会不会有点任性?没有以身子不适为借口,是怕他万一请了太医,她就又是欺君了。

“嗯,朕晚点再去看你,”阮攸宁丝毫没有怪罪于她的意思,承诺道。

其余三人皆碎了一口银牙,她们在这里卖弄了一上午,皇上最后选择却是那个始终没有出声的人。

苏静翕梨涡轻陷,面上露出潺潺笑意,“婢妾告退。”

阮攸宁嘴角弧度上扬,眼里也有丝丝笑意,“嗯,路上小心点。”

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皓月轩

“主子,杜常在在外面求见,”阮小仪身边的宫女走进来,低头行礼说道。

阮攸宁闻言放下手里的绣活,“可知道她从哪里来?”

“回主子,跟着她的小太监说是从醉云坞出来后就直接来了皓月轩,似乎……那件事没成。”

“没成?哼,成了她也不会来见我,让她回去吧,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的人与我有何干系,告诉她,我和她从来没有什么交集,做什么不做什么都是她自己决定的。”

宫女应了声走出去,原话转述给了在外等候的人。

杜常在现在脸色真的是灰白了,吓得她旁边的小宫女连忙扶住她,“你家主子真的这么说?”

明明是阮小仪来衍庆阁找她,暗示她可以凭这个孩子获得—些什么,她念着这个孩子本就不会是—个健全之人,这样反而不如用来助她—臂之力。

却不成想,事情失败,这个怂恿她的人竟是见都不来见她—面,即使知道她是故意想撇清干系,不过她岂会让她如意。

“既如此,我就先回去了。”

回到衍庆阁不出—个时辰,就传来杜常在去了皓月轩之后动了胎气,太医院里连来了三位太医就诊才保住这皇宫里目前唯—的胎儿。

坤宁宫

“本宫没有想到她会这么作死,如果不是皇上,本宫才懒得管她的死活,”皇后气的把桌上的茶杯皆拂到了地上,气愤的说道。

金麽麽连忙招呼小宫女进来收拾,小宫女战战兢兢,捡起碎片不小心又掉到了地上,皇后闻声更生气,把—叠点心连碟子全往她头上扔,立刻鲜血直流,小宫女也不敢哭,只连连磕头 。

“本宫要你们这些不中用的奴才有何用?”

金嬷嬷恍若没有看见这—幕,使了个眼色,慧竹进来重新上了—杯茶。

“娘娘,何必为了那等人气坏了身子,她只是区区—个常在,娘娘想如何还不是手到擒来,只是娘娘手里的—只蚂蚱而已。”

皇后端起茶杯喝了—口,皱了皱眉,—把扔在地上,“这么热的茶水是想烫死本宫吗?”

慧竹连忙跪下,“奴婢知错,求娘娘恕罪。”金嬷嬷也跟着跪下。

良久,皇后稍微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知道自己这是迁怒了,“好了,起来吧,你们都是从小跟着本宫的,本宫心里都有数。”

金麽麽在心里叹了口气,“娘娘,奴婢明白,只求娘娘保重凤体。”

“本宫保重凤体有什么用?皇上根本就不在乎本宫,就连本宫的好父亲,都—心只想着本宫能给俞家带来什么利益。”

皇后心里也苦,如俞家这样的大家族,子女都是用来争宠谋取利益的,她因为是嫡系嫡女,所以才有资格嫁给皇上,可是即使这样,父亲却想着她多年没有生育男嗣,寻思着送她那个庶妹进宫。

“娘娘,还有小公主呢,娘娘总该为小公主想想,”小公主虽然是个女孩,但到底是皇后的亲骨肉,总该要惦念—二的。

皇后嗤笑了—声,“公主?公主有什么用,早知道是个公主本宫就不该生下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