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精选篇章阅读

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精选篇章阅读

姑娘横着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以楚烟李胤为主角的古代言情《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是由网文大神“姑娘横着走”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过坚硬而有些受伤,微微收了回去,而后似乎又有些不甘心,小心翼翼的探了过来。男子心头一软,不由自主的松开了牙关,勾起她的小舌与之嬉戏,汲取她的香甜。屋内气氛暧昧纠缠,温度似乎也高了起来,两人的气息也开始渐渐不稳。然而,就在男子意乱情迷之时,香甜忽然撤了出去,带着软香的布料,直直塞到了他的口中。男子猛然睁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

主角:楚烟李胤   更新:2024-07-16 19: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烟李胤的现代都市小说《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精选篇章阅读》,由网络作家“姑娘横着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楚烟李胤为主角的古代言情《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是由网文大神“姑娘横着走”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过坚硬而有些受伤,微微收了回去,而后似乎又有些不甘心,小心翼翼的探了过来。男子心头一软,不由自主的松开了牙关,勾起她的小舌与之嬉戏,汲取她的香甜。屋内气氛暧昧纠缠,温度似乎也高了起来,两人的气息也开始渐渐不稳。然而,就在男子意乱情迷之时,香甜忽然撤了出去,带着软香的布料,直直塞到了他的口中。男子猛然睁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

《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精选篇章阅读》精彩片段


男子闻言顿时皱眉,看着她美艳脸冷声道:“你热毒发作,若非遇到我,今日必定会血液沸腾而亡。我不仅救了你的命,还留了你的清白,你便这般对待救命恩人?”

“别说的这么好听,不过是当时的情况下,你只能那般做罢了。”

楚烟用绳子捆住他的双手,淡淡道:“怪只怪你运气不好,又有点蠢。”

男子给气笑了:“我蠢?”

“不是么?”

楚烟看着他道:“你也不想想,你知晓我的身份,还知道了我的秘密,不管是权宜之计还是救人,你轻薄了我是真。我乃平阳王之女,保家卫国乃是刻在骨子里的,自然不可能与钦犯同流合污。”

“如此境况,你对我却半点不设防,官兵走后非但没有立刻离开,还留在船上出海,最后竟敢上我的榻,不是蠢是什么?”

男子看着她美艳却清冷出尘的小脸,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又都咽了下去。

他只是嗤笑了一声:“所以你要把我丢到海里杀了?前一刻享受完我的服侍,后一刻就把我扔海里?”

享受完这三个字,让楚烟微微红了脸。

尽管那会儿她已经神志不清,但身体却的记忆却很清晰。

她,确实很享受。

楚烟侧了侧身,避开了他的目光,“你是钦犯,即便不死也难苟活,本郡主不过是帮你早日结束痛苦罢了。”

男子闻言顿时又被气笑了:“如此说来,我还得谢谢你?”

“不用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楚烟用力绑了好几个死结,有些累了。

搬他又是个体力活,她决定先休息一会儿。

他现在虽然中了僵直散,全身不能动,但为防止他突然嚷嚷,楚烟决定把他嘴给堵了。

她看看四周,发现只有之前被扯坏的肚兜能够一用,于是她拿起肚兜,就朝男子的嘴里塞。

男子震惊的看着她,比之前听闻她要把他丢海里,还要震惊。

楚烟却是不管。

然而男子死死咬着牙关,怎么也不张口。

楚烟皱了皱眉,忽然低头吻上了他的薄z唇。

男子微微一愣,看着她肤如凝脂的娇媚小脸,看着她如蝴蝶振翅一般的长睫,闻着她身上的清香,喉结微动。

楚烟用舌尖舔了舔他的唇,而后用软香小舌,挤进他的唇齿之间。

她的小舌灵巧而香甜,划过他齿间,似乎因为太过坚硬而有些受伤,微微收了回去,而后似乎又有些不甘心,小心翼翼的探了过来。

男子心头一软,不由自主的松开了牙关,勾起她的小舌与之嬉戏,汲取她的香甜。

屋内气氛暧昧纠缠,温度似乎也高了起来,两人的气息也开始渐渐不稳。

然而,就在男子意乱情迷之时,香甜忽然撤了出去,带着软香的布料,直直塞到了他的口中。

男子猛然睁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

剩下的话都被肚兜堵了个严严实实。

楚烟抬起头来,看着他震惊的神色,挑了挑眉:“说你蠢,还不承认。色字头上一把刀,上一次当还学不乖,非要上第二次。”

男子都给气爽了。

很好!

他受教了!

楚烟无视他发黑的脸色,来到一旁坐下,闲适的靠在椅背上,欣赏着天上的明月。

单薄的中衣勾勒出她傲人的曲线,因着没有穿肚兜,中衣之下,娇俏的红豆若隐若现。

屋内没有点灯,寻常人看不真切,奈何男子习武,眼力极好,看的清清楚楚。

勾人而不自知。

男子冷眼移开目光,落在她的娇媚的小脸上。

即便见过形形色z色的美人,他也不得不承认,楚烟的美是独一无二的。

就好比现在,她随意的依靠在椅背上,娇俏媚人。

美则美矣,却是无心。

寻常女子遇到今日之事,即便不羞愤欲死,最少也该是缠着他,要他负责的。

可她倒好,不仅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还有心思一而再的算计自己。

而他,居然一连上了两次当!

男子闭了闭眼,深深吸了口气。

楚烟休息了一会儿,起身来到男子身边,无视他的冷脸,弯腰用力将他抱了起来。

好在,床榻就在窗户旁边,若是再远一点,她就搬不动了。

她连搬带拽,将僵直的男子挪到窗边,打开窗户,迎上男子冰冷的目光,抬手抚摸上他的俊脸:“别恨我好么?我只是个弱女子,若是让旁人知晓,我被你亵玩过,那我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呢?”

男子闻言,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冷笑。

楚烟轻咬了红唇,我见犹怜:“我的颜面,平阳王府的颜面,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这般做的。”

说着,她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唇角,低低柔声道:“若有来生……”

若有来生会如何,她却没说。

可她那心痛内疚的模样,却深深映入了男子的眼帘。

冰冷的眼神,稍稍融化。

见他眼神转暖,楚烟收回楚楚可怜的目光,一把从窗户推了出去!

扑通!

海面溅起水花。

楚烟啧了一声,摇头:“美人计,一连上当三次,愿你来生不要再这般蠢了。”

外间侍卫听得落水声,连忙朗声道:“郡主?”

楚烟回眸,关上窗户平静开口:“无事,只是扔了件较重的秽物罢了。”

船底边沿暗处。

男子半个身子泡在海水里,用手扒着船沿,束缚双手的绳子已不见踪影。

他取出口中肚兜塞入胸口,看着紧闭的窗户,面色比那冰冷的海水还要冷冽。

一叶扁舟,以极快的速度而来,将男子接到船上,又迅速离开。

……

翌日上午,大船停靠在津门码头,楚烟改乘马车,在一众侍卫护送下,前往京城。

傍晚时分,马车抵达了此次的目的地,宁王府。


他的手,曾亲自抚摸过那里。

蓬松,软滑,与他的完全不同,手指穿过,非但不觉得硬扎,反而很是滑顺,痒意能从手指一直钻进心里。

柔弱无骨的玉臂,缠上他的肩头,微微用力,勾着他拉向自己。

娇媚的小脸瞬间在眼前放大,纤纤玉指,挑起他的下巴。

李胤喉结滚动,垂眸看着美艳的脸。

楚烟的目光落在他好看的薄z唇上,与他气息纠缠,轻吐幽兰:“你呢?明知我极有可能是你的嫂嫂,却这般不避讳,又是为什么呢?”

香甜的气息扑洒在他的红唇上,他只要再靠近一分,便能感受她的柔软,品尝她的香甜。

熟悉的邪火从小腹升起,他的身体顿时起了变化。

邪火越旺,李胤眸色越来越深:“你说,若是兄长知晓你我现在这般会如何?”

声音暗哑的不像话,楚烟伸出软香小舌,轻轻舔了舔他的薄z唇,轻笑道:“你不会说的,若是说了,娶我的人就该是你了。”

他必然不会说出船上的事儿,唯一能做文章的,也就是那方肚兜。

倘若他真的那般做了,那她干脆就同他要个交代。

左右他虽不是世子,却也是宁王妃亲生,将来也是郡王,嫁给他也依旧能够将宁王府绑在平阳王府的船上。

听得这话,李胤的神色反而冷了下来,看着她娇媚的神态,冷笑着道:“对你而言,嫁给谁都一样?”

楚烟没有回答他的话,直接伸手捧住他的脸,吻上他的唇,用行动告诉他答案。

李胤眼神顿时晦暗了几分,正要伸手推开她,她却猛的将他搂的更紧。

不仅如此,她还松开他的薄z唇,用软舌撬开他的牙关,长驱直入,吻上他下巴,一路往下。

李胤不由自主的抬了头。

他的反应,是对她最好的鼓励。

楚烟侧了脸,吻上他的下颚,而后一点点往下,最终吻上了漂亮的喉结。

李胤忍无可忍,一把掐住她的腰间,黑眸晦暗,咬着牙关哑声开口:“这又是你的美人计?”

楚烟不答,只一口轻轻咬住他喉结。

掐住她腰间的手,顿时用了几分力。

她这是在挑衅!

李胤握住她的腰间,一把将她按向自己。

与以往都不相同,

他的指尖有茧,楚烟瞬间双腿一软,险些跌倒在水里。

握住她腰间的手,立刻托住了她翘挺的臀部,稳住了她的身形。

,让李胤眸色顿时又是一暗,狠狠吻了上去。

楚烟彻底动情,忍不住主动贴近了他,难耐的蹭了蹭。

她不好受,李胤更不好受!

却又舍不得。

就在他痛苦之时,她却紧紧贴了上来,

再这么下去,他的自制力就要土崩瓦解。

李胤闭了闭眼,一狠心,放开了她,迅速往后退了一步。

已经意乱情迷的楚烟,险些跌坐在浴桶里。

冷意袭来,身上的燥热淡去了几分,楚烟瞬间清醒过来,抬眸朝李胤看了过去。

李胤深深的看着她,眸色晦暗。

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开口,只是轻轻喘息着。

最终,李胤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经是一片清明,只有暗哑的声音,泄露了他未曾褪下的情z欲。

他垂眸看着浴桶里漂浮的花笺,开口道:“糕点和礼,我已经收到,但这独一份的东西,我不留。”

说完这话,他一个纵身消失在了屋内。

凉意袭来,楚烟缓缓将身子沉入水中,伸手捡起花笺,微微挑了挑眉。

倒也不是独一份,同样的花笺,同样的位置,她还给了李晗一张。

不过,他既然这么想,那她也没必要解释。

翌日,宁王府各院的人来还礼。

这些礼也是一早就备下的,只不过没有个正式相见的场合,故而未曾送出罢了。

宁王没有侧妃,除了宁王妃之外,只有四房妾室,其中姜氏和张氏是太后当年赐下,启蒙男女之事的宫人,另外的冯氏和佘氏,则是宁王妃亲自张罗的。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宫人出身的两个妾室,生的皆是女儿,而宁王妃张罗的妾室,一人生了一个儿子,最小的如今才十二岁。

人人都知道,楚烟要不了多久,会成为宁王府的世子妃,故而都捧着她说话,各种夸赞李晗,撮合的意思很明显。

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李胤身上。

谈笑间,宫人出身的姜氏笑着道:“同样都是从王妃肚子里出来的,世子与二公子的性子,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一个洁身自好,一个放浪不羁。”

“可不是么。”

张氏附和道:“二公子昨儿个夜里又悄悄出府,去怡红院喝了一夜的花酒,今天早间才回来,惹得王爷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怡红院,一听便知晓是个什么地方。

也就是说,从她这儿离开之后,李胤便去了。

依着他当时的状态,他去怡红院恐怕不仅仅是喝酒那么简单。

楚烟垂了垂眼眸,而后佯装好奇问道:“胤哥哥经常去那样的地方么?”

许是觉得,她已经是自家人,几个妾室齐齐点了点头。

冯氏笑着道:“郡主刚来可能有所不知,二公子在京城是出了名的风流,夜宿花柳乃是常有之事,为了这个,王爷没少生他的气。”

“可不是么?”

佘氏在一旁道:“二公子在怡红院还有个相好,这事儿在京城人人皆知。”

聊八卦,乃是女子天性。

在楚烟各种好奇的询问下,很快四个妾室,便将李胤的老底抖了个干净。

比如,他那个相好叫红玉,是怡红院的花魁,跟着他已经两年有余。

再比如,他也曾想过为红玉赎身,纳为妾室,但王爷坚决不肯,不仅发了一通脾气,还撤了他院里所有的丫鬟。

如今整个沁竹苑,就只有一个来福和几个家仆伺候,说句不好听的,连只母蚊子都没有。

但因着这事儿,李胤似乎和王爷杠上了,以前他还只是偶尔去怡红院,去也只是待上一会儿就走,可经过这事儿之后,他便成了怡红院的常客,有时候一待就是几日。


李胤轻嗤了一声,率先抬脚进了屋。

楚烟捧着衣衫跟着他朝里间走,芸娘犹豫了一会儿也抬脚跟了上去,而然她刚刚跨进房门,就见李胤道:“你在外间等着即可。”

芸娘看了看楚烟,又看了看李胤,道了一声是,退出房间关上了门。

看着紧闭的房门,芸娘的心情很是复杂。

主子看似风流不羁,可事实上,除了逢场作戏,他从不让女子近身,更不要说如这般不避嫌的与女子共处一室,而那女子还在更衣了。

如此特别的对待,而郡主的身份又摆在这儿……

芸娘转身就走。

简一不动声色的拦住了她:“芸娘这是要去何处?”

芸娘低声道:“我去同红玉姑娘说一声,好让她心里有个数。”

简一静静地看着她,淡淡的道:“芸娘在这怡红院待的太久,似乎忘了,谁才是你真正的主子。”

听得这话,芸娘心头一惊,连忙低头道:“是我想错了。”

简一嗯了一声,平淡的移开目光,看向屋子。

主子今儿个回去,不会又要冷水吧?

要他说,这般自讨苦吃的事情,又是何必呢!

怡红院这样的地方,鱼龙混杂,在平阳的时候,楚烟也曾偷偷去瞧过,所以,她压根就不敢让李胤离开她的视线。

左右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他不曾见过的,看个更衣也算不得什么。

楚烟本以为,李胤给她准备的衣衫,就同当初兄长给她准备的一样,不是小厮的就是丫鬟的。

然而她没想到,他给她准备的,竟然是风尘女子的衣服!

她的衣衫一直都是合襟式的,就连肚兜也是系脖,一直到锁骨的那一种,而准备衣衫的人,显然考虑的十分周到,连低平口的肚兜都准备了。

楚烟看着手中的衣衫皱了眉:“胤哥哥,我真要穿这样的么?”

李胤坐在一旁,不动声色的欣赏着她只着肚兜的曼妙身姿,语气平常的道:“来这儿的人,荤素不忌,别说是扮作丫鬟小厮,都有被调戏的危险,唯一安全的就是扮作妓子,由我护着,他们才不敢出手。”

这倒是事实,当初她缠着兄长,扮作小厮跟着他去了青楼,也是被不长眼的醉鬼给调戏了,若是不是兄长护着,那人最后又看出了端倪,怕是要闹起来。

楚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脱下了肚兜,饱满丰盈的酥胸,还有那不足一握的纤腰,顿时一览无余。

李胤喉结微动,舌尖顶了顶上颚。

楚烟穿上肚兜,酥胸有一半露了出来,圆圆鼓鼓,漂亮诱人。

衣衫只是一件纱衣,别说遮住胸前风光了,就是连腰窝和玉璧都朦胧可见。

楚烟不适的拢了拢身上的衣衫,有些打退堂鼓,给李胤一人看是一回事,穿成这样给那么多人看又是另一回事了。

她转过身来,看着李胤道:“胤哥哥,我还是回去吧。”

此刻的她双颊染红,漂亮的桃花眼,眼神迷离似醉非醉,眼尾下方略带红晕,酥胸半露,胸型一览无余。

纱衣非但没有遮挡的作用,反而更显的要露不露,妖媚诱人。

李胤的黑眸顿时就晦暗了几分,他起身抬脚,三两步来到她面前,垂眸看着她的乳z沟,不自觉的抬起了手。

啪!

楚烟一把拍掉他的咸猪手,嘟着嘴朝他瞪眼,不满的道:“胤哥哥!我在同你说正事!”

李胤舔了舔后槽牙,看了她一眼,转眸朝外间道:“简一,将我的披风拿来。”


看着这凉水,李胤的脸色黑了黑,犹豫了一会儿,纵身出了屋。

贴心的主子,从来不会辜负下人的一番好意。

床榻上的楚烟睡的正香,黑绸一般的墨发铺散在枕间。

李胤在床边坐下,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忽然起了捉弄的心思,伸手轻轻捏住了她小巧的鼻子。

没过一会儿,楚烟便不舒服了,她翻了个身,娇声呢喃:“晗哥哥别闹……”

李胤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正要继续去捏鼻子的手,也顿在了半空。

他冷笑了一声:“晗哥哥?”

熟睡的楚烟没有回应。

李胤闭了闭眼,深深吸了口气,收回手一拂衣袖纵身离去。

床榻上的楚烟长睫轻颤,缓缓睁开眼,刚要抬眸朝窗外看去,余光里就瞧见了一个黑影,吓的她又连忙闭上眼。

李胤重新回到屋内,看着床榻上的楚烟,三两步来到床边,一伸手,直接将她捞了起来,凶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楚烟懵了,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撬开贝齿攻掠城池。

她连忙想要退开,李胤却一把按住她的脑袋,将她更贴近自己。

与此同时

楚烟恼了,伸手用力推他,然而她这么点力气根本无法撼动他分毫,反而让被子从身上滑落下来。

李胤的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直接覆上了她的浑圆,

他还尤嫌不够,大掌直接从她领口伸了进入,

楚烟又羞又气,可她力气太小,根本是顾的了脑袋,顾不了胸。

她气的整张脸都涨红了,可她现在张口咬

楚烟气坏了。

好好好,他这么干是吧?

好像谁不会似的!

楚烟干脆放弃扑腾,学着他的样子,直接抚摸上他的胸口,隔着衣衫摸索了起来。

李胤身子一顿,黑眸幽暗的看着她。

楚烟胡乱的摸着,她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完全没有什么经验,全凭脑子里的记忆。

慢慢的,她感觉到了他的变化。

还未等她得意,就感觉到他的手越来越过分起来。

与他比起来,她这点程度同隔靴搔痒又有什么区别?

楚烟愤愤的也要把手伸到他的衣领里去,奈何她穿的斜襟的中衣,而他却穿着领子外衫,从上到下,扣的严严实实,她急匆匆的去扯,却撼动不了分毫。

楚烟快要气哭了,尤其是当她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动情。

她气的狠狠捶了捶他的胸口,眼眶都红了起来。

李胤垂眸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模样,闭了闭眼松开她舌头的脑袋:“没摸到就急哭了?”

楚烟被他允的舌头发麻,听得这话,更是又羞又气又委屈,她很想把他揍一顿或者骂一顿,可她那点力气,对他来说只是挠痒痒,骂他又怕吵醒了香怡惊动了徐嬷嬷。

都到了这个时候,他的手还在她的衣衫里,虽然

楚烟这下真的要被气哭了:“你!你怎么能平白污人清白!”

“不是么?”

李胤挑眉看着她:“刚刚是谁扯我的衣衫,扯不开就红了眼?”

楚烟气急了,一把朝他扑了过去,狠狠咬住了他的脖子。

当然,她也不敢真的下了死口,感觉牙齿凹陷在了皮肉间,她就没敢再继续用力了。

李胤垂着眼眸,任由她咬着。

过了一会儿,见她稍稍平复了下来,这才从她衣襟内收回手,缓缓揽上她的腰,微微用力,将她紧紧抱住:“哭什么,爷又没说不给你摸。”

啊啊啊啊啊!

楚烟一口咬了下去!

相关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