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天天忙洗白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天天忙洗白

柚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璇熬夜看了一本小说,结果稀里糊涂的穿书了,穿成了书中大反派的恶毒娘子。大反派墨璃殇隐姓埋名,入赘到叶家为婿,结果被叶家一家人踩在脚下,尤其是原主叶璇,对大反派那是非打即骂。后来,墨璃殇彻底黑化,叶家一家不得好死,当然包括那位原主。知道剧情走向的她只好努力洗白自己,争取早点把大反派送走,谁成想,她洗白是洗白了,大反派却没送走,墨璃殇反而黏上她了……

主角:叶璇,墨璃殇   更新:2022-07-15 23: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璇,墨璃殇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恶毒女配后我天天忙洗白》,由网络作家“柚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璇熬夜看了一本小说,结果稀里糊涂的穿书了,穿成了书中大反派的恶毒娘子。大反派墨璃殇隐姓埋名,入赘到叶家为婿,结果被叶家一家人踩在脚下,尤其是原主叶璇,对大反派那是非打即骂。后来,墨璃殇彻底黑化,叶家一家不得好死,当然包括那位原主。知道剧情走向的她只好努力洗白自己,争取早点把大反派送走,谁成想,她洗白是洗白了,大反派却没送走,墨璃殇反而黏上她了……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天天忙洗白》精彩片段

浓郁的药味涌入鼻腔,叶璇不由打了个喷嚏。

谁在办公室熬药,也太没素质了吧。

睁开眼,却愣住了。

这不是办公室,而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

锦被红烛,红幔坠地,桌上的茶杯摆设,无一不显精致。

这是……

叶璇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却觉头部一阵剧痛,伸手摸了一下,才知道上边缠了一块布,明显是受伤了。

惊愕之际,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身穿湛蓝长袍的古装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乌黑的发丝用个样式简单的玉簪子挽着,清爽利落,模样俊美,一双眼睛比常人要狭长几许,高挺的鼻梁下,两片薄唇微抿,带着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峻之感。

叶璇不由瞪圆了眼,这男人是谁啊?

好帅。

“你醒了?”

男人声音淡淡,人已走到了床前。

高大身躯笼罩在头顶,顿让叶璇生出了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呃,是啊,你是?”

她扬起了脸,诧异的看着男人。

男人眉头微皱,声音越发清冷。

“叶大小姐,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叶璇瑟缩了一下,男人的气势实在是太强大了。

“我,我摔伤了头,真的记不起来了。”

男人眯起了眼睛,像是在分辨这话的真假,半晌,冷冷说道:“我是墨黎陌。”

墨黎陌?

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叶璇想起什么似的看向了男人系在腰上的香包,下一秒,如被雷劈。

刺绣的夕颜花、叶璇、以及墨黎陌!

我的妈呀,这不是她看得言情小说中的人物吗?

自己居然穿书了?

而且还穿成了死状无比凄惨的炮灰女配!

眼前的墨黎陌正是书中杀死叶璇的凶手,同时也是书中的最大反派,化名成墨黎陌的璃王墨璃殇。

半年前,墨璃殇拽住了受惊的马车,救下了叶府的老太太,老太太看他一表人才,就招入叶家,做了上门女婿。

奈何叶家人除了老太太全都有眼无珠,没一个人把墨璃殇放在眼里,整日里对他呼来喝去,各种讽刺侮辱,最终作死得死,全家都被咔嚓,就连丫鬟仆人也没幸免。

想起书中对叶家惨状的描写,叶璇不由头皮发麻。

一抬头,瞅见墨璃殇正眯着那双狭长的眼眸打量着她,不由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挤出了一丝笑脸道:“原来是你我相公啊,快过过来坐,相公,你饿不饿,我这就给你做吃的去。”

叶璇一脸讨好的拍了拍床沿,墨璃殇的脸色却更冷了。

这女人昨日算计他不成,反蚀了把米,把自己的脑袋摔伤了。

今天突然性情大变,定是又想出了什么坏招,若非他有不得已的苦裏,早就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回想前尘往事,墨璃殇的眼中闪出了一丝杀机。

叶璇碰巧看见了,心里顿时咯瞪了一下。

不会吧,书中写墨璃殇开杀戒,是在和叶璇成亲一年后……

一紧张,不由伸手抱住了墨璃殇。

“相公,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好可怕啊,你别吓唬我好不好,嘤嘤嘤。”

墨璃殇微微一震,猛地推开了叶璇。

冷冷淡淡的说道:“药已经快熬好了,你要醒了,就把药喝了。”

话音刚落,一个尖脸的丫鬟便端着一碗汤药,眉开眼笑的走了进来。

“小姐,这是我和姑爷一起煎的,你快趁热喝了吧。”

说话间,那双勾人的眼珠子又狠狠在墨璃殇的脸上转了一圈。

叶璇瞬间就知道了她的身份,这是原主丫鬟李银月。

因为原主看不上墨璃殇这个赘婿,反到让丫鬟的胆子大了起来,平日各种勾引,甚至还对墨璃殇动手动脚,墨璃殇对叶家大开杀戒,绝对有她一份功劳。

接过药碗,叶璇的脸色也在瞬间冷淡了下来。

“姑爷是我相公,你竟让他和你一起煎药,银月,你的胆子也太大了。”

在现代,叶璇是某公司的高管,眼神一冷,还是挺有气势的。

银月愣了愣,平日里不都是这么干的吗。

而且,小姐还经常会各种暗示,让她去勾引墨璃殇,今儿这是怎么了?

“小姐,我……”

“我什么我。”

叶璇一拍床沿,冷声说道:“从今以后,你再敢对姑爷动手动脚,眉来眼去,就立马给我滚出叶家。”

银月哆嗦了一下,眼中闪出了一丝怨毒。

嘴上却恭敬的说道:“是小姐,那奴婢就先下去了。”

她走以后,叶璇又讨好的转过脸,捏着嗓子说道:“相公,以前是我不对,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好好弥补你的。”

她大着胆子拽过了墨璃殇的手,在自己滑腻的脸上蹭了蹭。

墨璃殇皱了皱眉,这女人是不是吃错药了。

旋即把手抽了回来,冷淡说道:“弥补就不必了,只要你不再找人耍心思,咱们还可以相安无事。”

温热的热度从手消失,叶璇只能讪讪的收回手。

墨璃殇说的肯定是自己找家丁假扮山贼,要弄死他的事。

原文上,叶璇十分的势力眼,她看不起入赘的墨璃殇,又不敢违背老太太的命令,就一直想坏招对付他,后来又看上了染坊主的弟弟,就更不把墨璃殇当回事了。

为了尽快改嫁,她喊墨璃殇陪自己去寺庙参拜,然后让家丁一拥而上弄死墨璃殇,谁知墨璃殇会武功,反把假山贼暴揍了一顿。

叶璇就是着急看墨璃殇死没死,才从马车上滚落下来。

想起前因后果,叶璇不由心虚。

“相公,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我保证一心一意的对你,你就别跟我生气了,行吗?”

说完便硬着头皮抱住了墨璃殇的腰,为了活着,她豁出去了。

柔软的身子贴在身上,墨璃殇的眉头跳了一下,立马把她拉开。

将药碗拿了过来。

“药要凉了。”

听着他的声音似乎没有刚才那么冷了,叶璇有些小激动,看来美人计还是有效果的。

俗话说的好,百炼钢也怕绕指柔呢。

正欲再对墨璃殇发起攻势,门开了。

一个穿着翠绿锦缎罗裙的少妇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进门就挑眉挑眼的说道:“墨黎陌,你这个窝囊废是怎么伺候我妹妹的,明知道药凉了还不给热一下,真不知老太太是这么想的,怎么给你找了这么一个废物。”

 


墨璃殇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

叶璇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把药接过一口喝了。

旋即弯起眉眼,瞧着墨璃殇道:“多谢相公,这药的温度刚刚好。”

绿衣少妇有些诧异,叶璇什么时候对这个窝囊废这么好了?

叶璇已经转过了脸,冷冷的看向了绿衣少妇。

书中对服饰的描写十分细致,叶璇一看就知道她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叶茵。

此人心思歹毒,野心极大,最擅长里挑外撅,还很克夫。

嫁了个举人丈夫,没几天就给克死了,之后又舔着脸回到了叶家。

和一个开染坊的坊主勾搭上了,叶璇看上的染坊主弟弟,就是她给牵线搭的桥,目的就是为了控制叶璇,好和染坊主里应外合,拿下叶家的家业。

对于墨璃殇这样一个赘婿,她自然也从没放在眼里。

嗤笑一声道:“阿璇啊,你管他干什么,这种废物,难道还要咱们叶家养一辈子吗,让他干点活,都算是抬举了。”

叶璇顿时恨的牙痒,整个叶家就属她对墨黎陌最刻薄,最先激出墨黎陌杀心的也是她,如今她穿成了叶璇,自然不会眼瞅着悲剧重演。

眼神一冷,毫不客气的说道:“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墨黎陌是我相公,从来都不是什么废物,拜托姐姐以后注意一下自己的措辞。”

叶茵愣了一下,叶璇该不会摔傻了吧。

平日她为了方便和申子杰幽会,各种巴结自己,让帮着打掩护,今儿这是抽了什么疯了。

脸面顿时挂不住了,阴着脸说道:“叶璇,你是不是疯了,我是你姐姐,你竟然为了这么一个杂种,这么跟我说话。”

“够了。”

叶璇腾地站了起来。

你大爷的,没看到墨黎陌的杀气直冒吗,她不想活,自己还想呢。

“算起来你已经不是叶家的人了,凭什么对叶家的事指手画脚,我再说一遍,墨黎陌是我相公,你再敢侮辱他,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见叶璇脸色阴沉,叶茵就知她动真的,脸上的神情顿时又难看了几分。

“一个狗都不如的赘婿,我骂他又怎么了,他就是杂种,就是窝囊废,自己废物,还不让人说了吗?”

余光瞥见墨璃殇的手指动了一下,叶璇心头顿时一跳。

他若出手,可不是巴掌撇子那么简单的。

立即上前一步,一巴掌呼在了叶茵的脸上。

“你给我住口。”

叶茵做梦也没想到叶璇会对她动手,平日里,她对自己可是言听计从。

身子晃了一下,忽然发疯般的冲了过来。

“叶璇,你这个小贱人,胳膊肘竟然往外拐,今天我和你拼了。”

她泼妇一般的冲上来打叶璇,墨璃殇手臂一伸,将她拦住了。

声音冷清。“闹够了没。”

叶茵正瞅他不顺眼,抬手就要打。

“狗东西,哪有你说话的份。”

叶璇哪敢让她碰到墨璃殇,抓住她的手腕,就把人抡到了一边。

叶茵捌起了一下,倒在了地上,一张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好啊,叶璇,你竟然和这个废物一起欺负我,你,你给我等着。”

叶茵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便带着丫鬟跑了。

叶璇终于缓了口气,转身依到了墨璃殇的身上。

捏着嗓子娇滴滴的说道:“相公,你别和叶茵那种泼妇一般见识,她若再敢来找茬,我还会狠狠的教训她。”

李银月在门外听到,不由朝屋里狠狠的瞪了一眼。

如果叶璇真的转了性子,那她和姑爷的事,岂不是就黄了。

点破了窗户纸,正好看到叶璇抱着姑爷,顿时嫉妒的攥起了拳头。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好。

立即垫着脚尖出了院。

房内,墨璃殇似乎还无法习惯叶璇的温柔,又把她推开了。

淡淡说道:“你姐姐心思机敏,你得罪了她,以后可得小心了。”

叶璇立即支棱起了耳朵,歪着头问道:“相公,你这算是在关心我吗?”

墨璃殇表情淡淡。“算是忠告。”

切,大反派还挺傲娇。

不过这也算是个不小的进展了。

立即眉开眼笑的说道:“多谢相公,我会牢牢记住的。”

墨璃殇瞟了她一眼,声音平平的说道:“时候也不早了,你早些睡吧。”

眼见他要出门,叶璇咬了一下嘴唇,脸色微红的拉住了他的袖子。

“相公,咱们是夫妻,从今天开始,你别去偏房睡了。”

事实上,她很清楚墨璃殇不会同意。

身为大反派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喜欢女主,这一点在这本名叫【山河情】的言情书中也没能幸免。

墨璃殇非但喜欢女主,而且还十分的痴情。

一年前他被太子算计,险些死在边关,好不容易回到朝廷,皇上却只听太子片面之词,咬定他勾结了番邦想要谋反。

墨璃殇不是愚忠之人,知道消息立即跑路,这才有了入赘躲入叶家这一出戏,也正是因为这些变故,才导致他性情狠辣,逐渐黑化。

为了体现他对女主的痴情,从入赘开始,他以受伤为由就住在了偏房,正好叶璇也不喜欢他,两人就这样一直保持着距离。

低头瞧着那张红透苹果般的脸,墨璃殇依然是面无波澜,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这几日连雨,我的腰伤又犯了。”

当然,叶璇也没有真的想和他睡,只是希望他能相信自己想一心一意的和他过日子,不要对自己乱下杀手。

立即装作刚知道的样子,柔柔说道:“那相公就早些过去睡吧,让银月给你烧个汤婆子,省得着凉。”

墨璃殇点了点头,便出了屋。

门关上的瞬间,叶璇终于松了口气。

反派气场强大,杀机隐隐,站在他的旁边,叶璇已经起了数次鸡皮疙瘩,一想到这种日子还要捱半年,她疯的心都有了。

不行,必须得尽快把墨璃殇弄走。

把书中的情节仔细的想了一遍,叶璇眼睛忽地一亮。

对,就这么办。

 


书中记载,墨璃殇为躲避追兵藏入叶家。

他的兵士一直在各个州郡找他,只要把墨璃殇送过去,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记得其中一人在云州开了家医馆,正好自己的脑袋受了伤,明天一早就带着墨璃殇过去看看。

打定了主意便躺回床上养神,没一会就迷糊了过去。

玉修园。

叶茵正在房中发脾气。

刚才她去找老太太告状,却被老太太一句头疼给打发走了,更是火上浇油,把屋里能砸的都给砸碎了,地上,一片狼藉。

“老东西,早晚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叶家真正的主人,还有那个不知好的歹的贱人,我定要让她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若不让她和那个杂种死无葬身之地,我这个叶字就到着写。”

“还请大小姐高抬贵手,放过姑爷吧。”

一边的银月顿时跪了下来。

叶茵瞧了她一眼,忽又笑道:“想不到你还挺惦记起了那个废物,也是了,一个连爹妈都不知道是谁的杂种,凭什么赖在叶家,你配他,也算是绝配了。”

银月抿了抿嘴,没说话。

叶茵丧心病狂的笑了笑道:“既然你愿意跟我站在一个阵营,我也保证将墨黎陌给你,前提是,你得付出点代价。”

她摇曳生姿的走到了银月的面前,将一个小瓶子给了银月。

“这里边的东西牛吃了都能发情,只要你和墨黎陌做成了好事,我就可以把他从府中赶出去,到时候在给你二百两纹银,让你们置办小家。”

银月顿时眼露喜色。“谢谢大小姐。”

她虽然是二小姐的贴身丫头,心里却从来就没看上过叶璇。

她不但是个恋爱脑,还经常对下人颐指气使,只要稍微犯错,便要罚钱,李银月在叶家干了一年,银子一分都没赚到,反而还欠了叶璇三十两,这让她如何不恨。

再见她对墨黎陌呼来喝去,顿时就同病相怜了。

“那就下去吧,什么时候墨黎陌喝了药,你就先来告诉我,我去支开叶璇,再让老太太过去捉奸。”

“奴才明白。”

看着她的背影,叶茵一阵冷笑。

区区一个丫鬟,也想跟她谈条件,不知死活。

只要墨黎陌被赶出府,就不怕叶璇不对申子杰就范,她再趁机找老太太说和,让申子杰入赘,到时候他们里应外合,何愁拿不下叶家……

这功夫,李银月已经回到了院子。

瞧着主卧黑了灯,估摸叶璇已经睡了,便攥着药瓶进了偏房。

“姑爷,你还没睡呢?”

墨璃殇正拿着一本书卷在看,闻言挑了下眉头。

“你来干什么?”

李银月眼波流转,走过去道:“我怕姑爷凉,特意过来看看。”

墨璃殇眼露不耐。“出去吸我很好。”

李银月咬了咬嘴唇,忽然解开了自己罗衫,香肩半露的说道:“姑爷何必为叶璇守身呢,姑爷明知道她喜欢的是染坊主的弟弟申子杰,从来就没看上过你,到是银月对姑爷……”

墨璃殇抬起了头,眼中杀机连闪。

这丫头,三番五次的骚扰,他早已忍无可忍。

“你想说什么?”

他站了身,手指发出了一阵磨骨的脆响。

接着就听卡啦一声,门已被人踹开了。

叶璇脸色冰冷的走了进来。

“李银月,你还知不知道羞耻,马上给我滚出去。”

李银月的坏,也算是情有可原,看在她伺候原主五六年的份上,叶璇不想看着她送死。

李银月根本不知叶璇的用心良苦,眼中再次闪出了恨意。

“二小姐,我只是关心一下姑爷,你何必发那么大火。”

叶璇一把把她甩到了门边,拉开了和墨璃殇的距离。

故作愤怒的骂道:“以为我瞎吗,你哪是在关心姑爷,分明就是在馋他的身子。”

李银月的身子撞到了门栓上,顿时略出了眼泪来。

疼得她口不择言。“凭什么你可以勾搭染坊主的儿子,我就不能过来看看姑爷,二小姐,你做的那些苟且之事,别人不知道,我可清楚的很。”

什么叫苟且。

原主虽然恋爱脑,却也不是那么大胆,只不过是和申子杰偷偷见过几次面,这死丫头就说的这么难听,分明就是想让墨璃殇误会她。

本来叶璇是为了李银月好才进的屋,这下子却是真的冒出了火。

“李银月,你给我说清楚,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申子杰苟且了?”

李银月顿时意识到自己说过了头,赶紧把锅甩给叶茵。

“这话是叶茵大小姐亲口说的,你们几次见面都是她打的掩护。”

叶璇顿时感到后背发凉,那两道视线足可杀人。

她知道墨璃殇在盯着自己,男人就是这样,哪怕他不喜欢,也无法忍受被带绿帽子。

想到他那双极为擅长掐断人脖颈的手,叶璇再次冒汗。

一把揪住了李银月衣领。

“好,既然你从叶茵那听说的,那我也不为难你,咱们这就去找她对峙,要是没有这回事,你立马给我滚出叶家。”

李银月的脸顿时白了。

去找叶茵那不是找死吗。

“我不去。”

叶璇已把她拎住了屋,李银月见叶茵真的火了,终于还是服了软。

“二小姐饶命,这话都是我瞎编的。”

说完就用力的抽起了自己的嘴巴。

叶璇回过了头,墨璃殇就站在门口。

果然,他还是在意的。

立即走了过去。“相公,你都听到了吧,是这个死丫头诬陷的我。”

墨璃殇点了点头。

叶璇再次拉住了他的手,未免李银月再发春,还是让他和自己在一起的好。

“从今天开始,你就跟我住,免得什么货色都想分一杯羹。”

旋即又对李银月道:“你就在这跪着吧,什么时候雄鸡报晓了,你什么时候再起来。”

死丫头三番两次的发浪,不给她点教训,日后必会闹出大事。

墨璃殇想拽住手,叶璇却死死的抱住他的胳膊,硬把他拽到了自己的屋。

旋即又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相公,我知道你腰不好,你睡床上,我睡外室的藤椅。”

她伸手去抱被子,却被墨璃殇给按住了。

声音难得温和了些许。

“藤椅太凉,咱们俩都睡床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