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后我继承了亿万遗产

重生之后我继承了亿万遗产

寒门小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墨是一个赌鬼,他把所有家产败光之后,还欠了不少的赌债。因为他做的混蛋事,害得妻女双双惨死。妻女惨死之后,如同梦魇一般折磨了他二十年,他也不好过。一梦重生回到二十年前,女儿患病,妻子求助无门的时候,林墨发誓一定要改变妻女的命运,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如何改变命运呢?恰逢此时,他那素未谋面的嫂子找上门来,让他继承他哥哥留下来的亿万家产……

主角:苏颜,林墨   更新:2022-07-15 23: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颜,林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之后我继承了亿万遗产》,由网络作家“寒门小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墨是一个赌鬼,他把所有家产败光之后,还欠了不少的赌债。因为他做的混蛋事,害得妻女双双惨死。妻女惨死之后,如同梦魇一般折磨了他二十年,他也不好过。一梦重生回到二十年前,女儿患病,妻子求助无门的时候,林墨发誓一定要改变妻女的命运,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如何改变命运呢?恰逢此时,他那素未谋面的嫂子找上门来,让他继承他哥哥留下来的亿万家产……

《重生之后我继承了亿万遗产》精彩片段

“女儿临死前的一刻,仍是微笑着的,但却说如果真的还有来世,希望能换一个爸爸。”

“我想说的是,不管有没有来世,只要老天可以不让我再遇到你,即便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都行......”

......

“不要......不要!”

“苏颜,小小......你们不要走!”

“不要!!!”

伴随着大喊,林墨从睡梦中猛然惊醒。

又是这个梦!

妻女已经走了20年,这封绝笔遗书也足足折磨了他二十年......

当初如果不是自己混蛋,妻子,女儿也不会双双惨死!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正想要让管家去给自己倒杯水呢,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

看着四周雪白的墙面,和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林墨脸色发懵。

“这......这是哪里?”

正在这时候一个护士走到他身边。

“哟,你可算醒了,被车撞飞几十米竟然还能活下来,你也真是命大。”

...

医院?

车祸!

听到这两个词汇林墨顿时一惊,他赶忙拿起病床旁的日历,顿时眼睛发直。

“2001年......”

“我......回到了二十年前?”

就在林墨还在发呆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阵争吵。

“医生,我求您了!”

“医者仁心,我女儿还那么小,求你可怜下她,救她一命吧!10万手术费我一定尽快......”

“哼,想道德绑架我?呸!”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的所有家当都被你那赌鬼丈夫给败光了,而且他还欠了一屁股外债。”

“赶紧松手!被人看见像什么样子?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

渐渐地,秦墨双手已紧攥成拳。

苏颜......

是她。

没错,是她!

听着门外那阵阵哀求声,林墨两眼都一片通红。

原来,她之前所承受的痛苦比自己想象的要多的多......

“既然老天给了我这个两世为人的机会,我就绝不会再让你们失望!”

“前世欠的债,往后余生来偿!”

猛地扯掉针头,顾不上伤口撕扯的疼痛,林墨强撑着站起了身就想往病房外跑去。

可这时候门突然开了。

看着走进来的一大一小,秦墨表情激动,二十年来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慌乱。

“颜儿,小小......”

“你们......”

“姓秦的,这下你满意了吧!”

被一声大喝打断,紧接着苏颜捂着嘴一脸悲戚地臭骂道:“连家里唯一的存款你全拿去赌,那可是小小的救命钱啊!现在小小就要死了!”

“你,你不配做小小的爸爸!”

“呜呜......”

小小顿时开始小声抽泣起来,断断续续地低声道:“妈妈,你,你不要训爸爸了,小小相信他肯定不是故意的......”

“而且小小现在也,也没那么难受了,感觉病都全好了呢,真的妈妈,不信你看,我都能跑起来呢。”

说着,那还不足半人高的清瘦小丫头很艰难地抬起腿就要跑,可还没跑出一步呢整个人摇摇欲坠地就要跌倒,看得苏颜一阵心疼连忙蹲下把她搂进怀里。

“小小乖,妈妈相信你,妈妈信......”

苏颜紧紧地搂着小小,眼神中的光彩却越发黯淡。

“小小对不起,是妈妈没能力,把你带来这个世界后就从没让你开心快乐过......”

“走,妈妈这就带你离开这里,去一个永远不会生气,也不会再有人欺负我们的地方......”

“真的吗?”

小小眨着好奇的大眼睛,苏颜肯定地点点头。

“嗯,真的,妈妈保证。”

说着就抱起小小,看都不再看秦墨一眼转身就走。

看着苏颜的背影,秦墨整个人如遭雷击,无数苦痛的回忆犹如井喷般从脑海里喷发出来!

当初,就是这样的情景。

苏颜在留下一封绝笔信后,就带着治愈无望小小上了医院天台......

母女俩的纵身一跃,也成了自己的终身遗憾与梦魇!

“不!”

秦墨根本顾不上伤口撕扯的疼痛,翻身下床。

“颜儿,不要走......我知道错了......”

下一刻。

“扑通!”一声。

秦墨双膝一弯,猛地跪了下来!

此刻的他心中满是忏悔,如果不是嗜赌成性,如果不是自己对妻女漠不关心,苏颜又怎会走上这条不归路?

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苏颜看着突然跪下来的秦墨,似乎没有丝毫吃惊,眼神中甚至还带着一抹戏谑。

“怎么,这又是你想的新套路吧?”

“那我明确告诉你,从今以后你从我这里再拿不到一分钱。”

说着,苏颜更加失望了。

为了钱,就连一个男人最后剩的那点骨气都没了,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不可救药!

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烂了,烂到了泥巴里!

“你赶紧起来吧,省得一会儿拿不到钱又会对我一通拳打脚踢。”

“整个家都被你败光了,我的工作马上也要丢了,所以我再不会有一丁点经济来源,听懂了么!”

仇怨的眼神。

冰冷无比的语气。

字字诛心的话语。

一时间秦墨心中的愧疚感剧增,让老婆伤心至此,之前的自己,该死!

“颜儿......”

“之前全都是我的错,让你们娘儿俩受了大苦,真的很抱歉。”

“我知道,哪怕说一万句抱歉都弥补不了我之前带给你们娘儿俩的伤害之万一,但这次无论如何请再给我一个机会,权当是最后一次机会。”

“机会?”

苏颜凄凉一笑,自己都数不清给过这个男人多少次机会了,可结果呢?

换来的不过是一次更比一次强的失望罢了。

“颜儿,我发誓。”

秦墨又举起三根手指:“我发誓,闺女的手术费,我一定尽快凑齐,今后也一定会让你和小小幸福。”

“求你,再信我一次。”

苏颜仍冷着脸,完全不为所动。

可就在这时,小小在一眨不眨地盯着秦墨看了会儿后,轻轻晃了晃她的手,开始蚊声央求起来。

“妈妈......”

“求你再给爸爸一次机会吧,他都知道自己错了,一定会改正的!好吗?”

苏颜的心瞬间被触动,看着那噘着小嘴,一脸可怜相的小小,实在不忍拒绝。

罢了。

权当是再给自己和女儿一个机会吧,即便她心里明白,这机会究竟有多渺茫......

“我幸不幸福无所谓,如果你还算是个男人,就尽快凑齐小小的手术费,她......”

“只剩下三天时间了。”

说完,抱着点点转身就走,再不想多留一秒。


秦墨立刻就要追出去,可却不小心撕扯到伤口直接跌倒在地,挣扎着站起来再追出去时却没了半个人影。

“唉......”

摇头苦叹一声,开始低头琢磨起赚钱的门道。

当务之急,是抓紧把女儿的10万手术费筹到。

若在前一世,区区十万对他而言完全没难度,一两秒钟就能搞出来。

可现在......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连一毛钱的启动资金都没有,该去哪儿弄钱?

借?

那是扯淡。

旧债还没还呢,不管再找谁借只会被乱棍打出来。

打零工赚点启动资金再去炒股,做期货?

那想要攒到10万起码得十来天,到那时黄花菜都凉了,只有给小小收尸的份儿!

而就在他为了这笔钱一筹莫展时,两个身穿黑西装,体型精壮的墨镜男走了过来。

“秦墨先生,对吧?”

秦墨看了两人一眼,不由地皱了下眉。

心想着自己的债主似乎也没这两号人吧?

正当他纳着闷儿呢,其中一个保镖又道:“是我们送你来的医院,医药费也已帮你提前缴纳过了,现在我家小姐想见你一面,请吧?”

“你家小姐是谁?”

另一个保镖摇摇头,冷酷道:“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小姐让我们转告你,对你而言,她找你的事绝对是好事。”

“天大的好事。”

见秦墨还在犹豫,一个保镖又道:“你的妻子,女儿没事,尽管放心跟我们走便是。”

“况且就你现在这样子,就算想保护她们也没有能力。”

秦墨稍想了下,对方说的不无道理,便点点头跟他们离开。

一来,对方救了自己,这份恩即便现在没能力报,起码也要知道恩人是谁。

二来,这说不定会成为自己赚到女儿救命钱的契机。

四十分钟后。

一处高端茶社,VIP包房内。

秦墨被带到这里,就看到一个女人正坐在那儿静静地品着茶。

一身皮衣,长筒靴,倒是和她那魔鬼身材很搭。

再配上她那张惑乱众生的绝美脸蛋,妥妥的一位顶级大美女,且从对方的气质上来看,身份怕是也不一般。

“你好。”

“听说是你救的我,大恩不言谢,今后秦某有机会必当重谢。”

重谢?

皮衣美女放下茶杯,抬起头冲他嗤笑一声。

“你一个赌鬼,穷吊丝,社会最底层的渣渣,还跟我谈什么重谢?是刻意搞笑的吗?”

秦墨剑眉一挑,他可以肯定前世从没见过这个美女,可为什么她却像是对自己的过往很了解似的?

“看来随着我重生一世,自身的生命轨迹也发生了些许变化啊......”

“你到底什么人?”

皮衣美女没搭话,而是在让所有人通通退下,并反锁住门后才坐了回去。

慢慢翘起腿,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但这个人却对你至关重要。”

说着,便从皮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了过去、

“先看看吧,对照片上的人你应该不陌生。”

秦墨拿过来下意识地瞥了眼,可就是这一瞥,两眼瞬间就瞪的老大。

这照片上的人,咋和自己长得有点像?

不对,不是有点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穿着打扮,头型和现在的自己相差太大,秦墨绝对会认为照片上的人就是自己本人!

“这......”

“这人......”

“是不是很诧异?”

皮衣美女轻吸一口气,缓声道:“照片上的人,是你哥。”

“同父同母,双胞胎的亲哥哥。”

“他是大夏国一个顶尖豪门的少爷,不久前......”

“已经去世了,留了一笔遗产给你。”

骗子!

这就是秦墨的第一反应。

两世为人的他即便不是老妖怪,但心智也远非他现在这个年龄段的人可比,可没这么容易被忽悠。

“美女,你接下来该不会要说,我想要继承这笔遗产的话,需要先给你缴纳一笔遗产税,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上百万那种?”

皮衣美女柳眉不由地一簇,显然知道了秦墨心中所想,目光都变得有些清冽。

“你想多了。”

“况且你觉得像你这样一个身无分文的赌徒,有什么地方是值得我这么费劲来骗的?”

秦墨稍想了下,似乎有些道理。

低下头在又盯着那张照片看了会儿后,沉声道:“我父母已经去世了,而且他们就生了我一个儿子,可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双胞胎哥哥。”

“这不难解释,你之前的父母只是你的养父母,而你是被他们捡来的孩子。”

唰!

秦墨面色陡然一沉,倒不是生气,而是自己父母在去世前曾告诉过自己。

说自己的确是他们在很小时捡来的,并非亲生。

难道,这女人所说的,全都是真的?

在又想了会儿后林墨摇摇头,他已经没心思去想这些了,只想要钱。

起码把自己闺女的救命钱凑齐,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好。”

“权当你说的是真的,那就请把我哥的遗产全给我吧。”

“按你之前的说法,他的遗产应该不少吧?起码也过亿了吧?”

“嗯,是。”

皮衣美女诚然点头,道:“虽说他生前很能挥霍,但还是留下了几个亿的遗产。”

“哦,那就都给我吧。”

“等这笔钱到手后我会从中抽取百分之十,算是给你的答谢费。”

“用不着。”

皮衣美女冷声道:“虽说根据我的调查,你这个人已经烂到骨子里了,但终归还是他的弟弟,所以,请不要让自己的吃相太难看。”

“你想要钱可以,但在此前有些事还是要和你说清楚。”

“嗯,好。”

“不过你得快点,我有急事。”

闻罢,皮衣美女柳眉又簇了下,暗骂了声这烂人的脾气还不小后,继续道:“你哥哥,名叫秦锋。”

秦锋?

没印象。

秦墨暗自摇了摇头。

“而你出身的家族,是帝都的顶级豪门,秦氏家族。”


秦家?

秦墨仔细想了想,前世记忆中,在自己成名后大夏国的几个顶级豪门中,似乎也没这号家族啊?

倒是在自己成名前有一个名震大夏的秦家,产业遍布全国,家财更是数以千亿计!

但好景不长,这秦家一共也只强盛了几十年就如流星般一闪即逝,迅速没落下来,在自己成名时更是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中,连点水花都没剩下。

这美女说的,该不会是这个秦家吧?

如果是的话,那自己可真算赚着了,虽然现在的他完全不稀罕。

之后,皮衣美女继续道:“秦家的家族内部斗争很激烈,且族中长辈乃至家主都很信奉优胜劣汰的法则,所以他们对此非但不加制止反而还很支持。”

“因此,你哥他从小就生活在一种高压环境下,这些年来一直都活得很压抑,甚至可以说很痛苦。”

秦墨不由地有些动容,一时间对她的话也信了几分。

家族内讧,的确会导致偌大一个家族在短时间内分崩离析。

“最终,你哥还是没能防住别人的暗箭,在一个月前含恨而终,不,应该说是惨死,甚至,甚至都......”

说到这儿,皮衣美女脸上已满是泪痕,黯然神伤,紧接着音调陡然一提!

“都没留下一具完整的尸骨!”

到最后,皮衣美女的情绪都有些失控,泪如泉涌,眼眶通红,令秦墨都不禁有些动容。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这皮衣美女并不是在演戏。

他说的一切,应该......

都是真的!

两人在沉寂片刻后,秦墨率先开口问道。

“我哥,是被谁害死的?”

“不知道。”

皮衣美女一脸悲戚地摇摇头:“这件事我一直在暗中调查,但至今也没个结果,而且除了你我两个人外,还没人知道你哥的死讯。”

“你哥临死前就嘱托给我一件事,他让我找到你,希望你能代替他继续活下去。”

“你若没能力,只要求你查出暗害他的元凶,替他报仇便罢。”

“若有能力,就请有朝一日......”

“替他向整个秦氏一族,讨个公道!”

秦墨再度陷入沉默。

虽说他和这个双胞胎哥哥从未见过面,可也许是因为同出一脉的血缘关系,他真的有些愤怒了。

亲兄弟的仇,要报。

之后,皮衣美女擦了下眼泪,调整了下情绪后继续道:“你不是想要钱么?可以,现在摆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

“一,以你自己的身份继承你哥留下的所有遗产,回归秦家。”

“但以秦家的作风,是绝不会承认你妻子,女儿的身份的,所以你必须同你的妻女彻底断绝关系,今生不再相见。”

“二,以你哥的身份,选择参加秦氏家族的家族考核。”

“考核期间你不得暴露身份,且名下的所有财产会被家族全部冻结,每月只能领20万生活费加创业资金。”

“为期一年,一年后要是能赚到2000万,便可以拥有自由选择自己的路的权利,且还能获得家族的继承权。”

“当然,偌大的秦氏一族中拥有继承权的不止你一个。”

“倘若你到时候赚不到2000万,便会被认定考核失败,即便你是嫡系子弟,也会沦为家族弃子。”

“二选一,不接受第三种选择。”

秦墨神色又是一凛,通过这家族考核,他就已经感受到了秦氏家族内的斗争究竟有多激烈。

这个如今的顶级豪门,究竟有多无情,多冷血。

下一秒。

“我选,第二种。”

秦墨想都不想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重活这一世本就是为自己的妻女而活,所以第一种选择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而小小如今病危急需救命钱,除了第二种他也确实再没其他选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