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鬼才医妃有点坏

鬼才医妃有点坏

格零00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众人皆称她是难得一遇的天才,然而她更喜欢对手看她时候的惊悚目光。没错,她就是现代世界里大名鼎鼎的医学鬼才顾四。她本打算让自己的绝世医术令无数大佬臣服,可谁知梦想还未实现,她竟然如同脑残剧一般穿越了……

主角:顾四,封修罗   更新:2022-07-15 23: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四,封修罗 的女频言情小说《鬼才医妃有点坏》,由网络作家“格零00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众人皆称她是难得一遇的天才,然而她更喜欢对手看她时候的惊悚目光。没错,她就是现代世界里大名鼎鼎的医学鬼才顾四。她本打算让自己的绝世医术令无数大佬臣服,可谁知梦想还未实现,她竟然如同脑残剧一般穿越了……

《鬼才医妃有点坏》精彩片段

夜半。

屋内春光无限。

“贱人,明日是你妹妹进门之日,你竟敢设计本王!”即便燥热肆意,但爆裂的怒火要从封修罗的双眸中迸射出来。

他抓着女人的长发,将她的脸狠狠按在塌上,似要活活摁死。

“也是,若不如此,本王宁死也不会碰你这恶心的东西!”封修罗狠戾的猛然用力,却不曾发现手下的女人,七窍正缓缓流出黑血。

结束后,封修罗万分厌恶的命人立刻沐浴。

他站在门边,高大的身躯遮住了透进来的光。

逆光中封修罗恍若神邸,坚毅,冷漠,又遥远,连声音也不带丝毫温度:“明日大喜,你若再敢生事,本王定让你后悔!”

门被甩上的瞬间,女人从榻上撑起来,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她不是值完夜班回家睡觉,怎么在这里?

看着古色古香的周围,她该不会跟脑残剧一样魂穿了?

若真是如此,还甚是有趣呢!

毕竟之所以为脑残剧,因为狗血又脑残!

她叫顾四,是21世纪中医院的小护士。

当然,这是对外的身份,因为隐藏身份太多。

世人称她为千年难遇的天才,但她更喜欢对手惊恐绝望的叫她——变态!

突然,一段陌生记忆强行钻入:

顾四,丞相府嫡女。

一年前嫁给封修罗。

因生性自卑懦弱,又丑陋无能,不被待见,直到下药被封修罗彻底厌恶。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一道女声哭得极为凄惨,但随着记忆彻底融合,声音也消失了。

“愚蠢至极!”顾四眸光清冷,却笑容恶劣:“既替了你,这仇自然得还的!”

但她向来慷慨,喜欢十倍奉还!

顾四抹下鼻下黑血轻嗅,神色瞬间变得玩味,原来竟是这种毒让愚蠢的原主丧命,这毒可是——

门突然被踹开。

一个紫衣丫鬟拖着大木箱进来,看见顾四,眸中一闪而过诧异,取而代之的是厌恶:“你个窝囊废命还真大,中了青霉花,都同房了竟还没死,那我就送你一程!”

丫鬟瞬间狰狞了脸,拔出匕首逼向顾四:“霓裳小姐都等了一年,明日就要进门了,这正妃之位只能是她的!”

记忆中,这青霉花正是成亲当日这丫鬟下的。

而这丫鬟是她的好妹妹顾霓裳送的,美名其曰:让紫娟代我好好照顾姐姐!

这青霉花本是慢性毒,可一旦同房,中毒者会立刻暴毙。

这是要她死在一年前洞房时,又不许洞房成功,她这妹妹真是用心良苦呢!

但面上,顾四颤抖的抱紧被子,双眸惊恐:“不,不要!”

“去死吧窝囊废!”紫娟猛然刺向顾四。

匕刃寒光闪过,顾四已经捏住她的手,一个反转,那匕首准确无误的刺进紫娟胸口,顾四灿烂一笑:“可惜,我还不想死!”

紫娟瞪大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顾四,她可是会功夫的,怎么可能被这个窝囊废反杀!

但见顾四,已轻然的披上了外裳,正笑盈盈的走向她,可明明笑着,她却觉得毛骨悚然。

“你,你竟会功夫!”

顾四弯着头,笑得天真无邪:“对啊!”擦肩而过的瞬间,匕首被彻底送入胸口。

紫娟的瞳孔猛然收缩,人却已经跌进木箱中。

砰的一声,盖子落下。

一切精准无误,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顾四根本不瞥一眼,看向铜镜中,臃肿发黑,脸上还带着大块红印记的女人,不禁嘴角抽搐。

这封修罗真是好胃口,回想刚才的春光,顾四深感佩服。

但这身体简直就是个毒源,虽然暴毙后青霉花毒性散尽,但还有毒。

顾四给自己把脉。

记忆中,年幼的原主白嫩可爱,但?越长大,越黑越臃肿。

不用说,有人对年幼的原主下毒,意在毁坏容貌。

因为,这赤虫草会使人发黑虚肿,但毒性甚小,一般人根本查不出来,只当是长残了。

但她可被称为鬼神之手,鬼手制毒杀人,神手炼药救人,赤虫草之毒于她,小意思!

倒是谁如此处心积虑下毒呢!

顾四眯起眸子,弯起浓浓的笑,她很想知道呢!

“小姐!”原主的贴身丫鬟——小桃哭着跑进来:“明日王爷竟要用正妃之礼迎娶顾霓裳,可小姐进门什么都没有,这根本就是羞辱!”

小桃猛然捂住嘴,她家小姐深爱着王爷,平日丝毫都伤心难过,现在岂不是要伤心死了。

却见顾四悠然的喝着茶。

“小姐,你不伤心吗?”该不会伤心过度了吧!

顾四放下茶盏,郑重的拉起小桃的手:“桃桃,这么多年我想明白了,爱情不能强求,尤其是不爱你的男人,与其暗自伤心,不如放手好好爱自己!”

小桃狂喜:“小姐你能想明白太好了,每次看你难过我都心疼死了!”

顾四微笑,眸色却清冷,情爱?她最厌恶这虚伪又飘渺的东西。

小桃备好了水在门外守着。

顾四泡进水中舒服的眯起眸子,活脱脱狐狸精模样,随后拿出烧过的绣花针扎进各个穴位。

只见清澈的水竟迅速染成墨色,而黝黑的肌肤竟褪成了雪色,臃肿的身躯则放气般瘦下来,露出玲珑曲线。

若此时有人在,一定惊叹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医术。

“小姐,你,你——”小桃进来看见顾四,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方才梦中医仙给我吃了美容丸,果然好人有好报!”

小桃惊得瞪圆了眼睛,但随即欣喜道:“小姐,你真美!”

“当然,还会更美!”顾四不置可否。

顾四让小桃带着她走了一遍王府回来,搬着木箱往外走。

“小姐,这里面是什么好沉啊!”小桃气喘吁吁的问。

顾四淡笑。

小桃却兀自呢喃:“那个坏紫娟也不知去哪了,不过她不在最好,没人欺负我跟小姐了!”

此时天未亮,整个王府都寂静空荡,只大门处有个侍卫。

顾四打发小桃将侍卫引开,小桃不明所以,但照做了,回来后顾四安然入睡。

清晨。

顾四由着小桃梳妆,然后穿上了一条艳红裙裳,蒙上面纱。

“小姐,要是难受,我们就不去了!”小桃小心翼翼道,怕顾四强颜欢笑。

顾四弯起嘴角:“这么精彩的戏怎么能错过呢!”

王府门外。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停在府前的轿子整整十二抬,好不热闹,气派!

顾霓裳由喜娘扶着下了轿,喜盖下的笑激动得有些狰狞。

她已让紫娟动手,此时的顾四只是一具尸体,她等了整整一年,这个窝囊废终于死了,只要踏进这个门,从今以后她就是堂堂正正封王妃了。

砰!

正在顾霓裳抬脚的瞬间,有东西不偏不倚砸在她脚下,喜盖之下顾霓裳看得清楚,是紫娟死不瞑目的尸体。


众人惊慌失措,顾霓裳也摔倒在地,喜盖则落在尸体边染了血。

顾霓裳狼狈起身,却一眼对上顾四。

人群间。

顾四虽蒙着面,一双眸子却笑盈盈的,猖狂挑衅。

“小,小姐,好可怕!”小桃害怕的拉顾四后退。

“嗯,真的好可怕!”顾四认真道。

顾霓裳滞愣,这窝囊废竟没死,紫娟却——

这时,封修罗负手而出。

他穿着一身喜袍,神色冷硬,似乎再炽烈的颜色也无法柔和他发自深处的寒意。

尤其在看见尸体时。

“王爷,我不该嫁进来,都是我的错!”顾霓裳惶恐,尤其看向顾四时整个人颤抖起来,怎么看都是顾四在警告她。

顿时,所有目光落在顾四身上。

顾四却紧紧抓着小桃,整个人颤得更厉害:“怎么办,一定有人想害我,紫娟才会死的!一定是!”

小桃被吓坏了,蓦然跪下:“王爷求您救救小姐,救救小姐!”

“王爷你一定要抓住凶手,我不想死!”顾四双眸惊恐却强装镇定的望着封修罗,但身体却抖的更厉害了。

对了,她有个兼职,当红影后!

封修罗漆黑的目光落在顾四身上,锋刃般转了一圈:“你是本王正妃,谁敢加害,只要你不兴风作浪!”

话落,封修罗命人立刻彻查,侍卫赶紧将尸体处理干净,仪式继续。

顾霓裳眸色晦暗,还以为能拉她下狱,没想到竟被这贪生怕死的窝囊废躲过去了。

“还没进门就被尸体挡门,喜盖染血,不吉利!”

“这喜盖都没了,怎么可能吉利!”

看热闹的百姓们议论纷纷。

顾霓裳的脸色瞬间难堪,李姑姑赶紧上前扶她进门。

这李姑姑不仅是顾家掌事姑姑,更是顾霓裳的奶娘。

“站住!”

就在顾霓裳迈门槛的瞬间,顾四一把抓住李姑姑,抬手就是一巴掌,声音清脆。

顾霓裳当即跪挡在李姑姑面前,泪眼盈盈道:“姐姐,我知你心里不痛快,要打要骂妹妹都甘愿,只是姑姑年纪大,经不起啊!”

周围的百姓顿时议论:“早听闻顾家大小姐爱王爷疯魔,没想到连自己妹妹也容不下!”

“顾四,看来你忘了本王的警告!”封修罗眯起眸子,阴郁的盯着顾四。

“王爷您误会了!”顾四柔声的扶起顾霓裳。

“妹妹你能进门是再好不过的,我是气李姑姑掌事多年竟如此不分长幼尊卑,损了我们顾家名声。”

“在家,我是姐姐,你是妹妹,我是嫡女,你是养女,我为长,为尊,你为幼,为卑。”

“而嫁进王府,我为正妃,你为侧室,可李姑姑竟用了正妃之礼,十二抬大轿将妹妹送进王府,这不是平白损害爹爹和顾府的名声吗?”

顾霓裳脸色瞬间僵硬,她是养女的事并未公开,这窝囊废竟当众说出来了。

百姓们看向顾霓裳的目光顿时变了:“真没想到,这顾霓裳只是养女!”

“是啊,那真是尊卑不分!”

顾四却继续柔声道:“可不知道的还以为妹妹是故意的,还没进门就来个下马威,让人家以为我们姐妹不合呢!妹妹,你说呢?”

顾四微笑着看顾霓裳。

“当然,我和姐姐自幼感情最好了!”顾霓裳咬牙挤出笑。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多余的木抬砍了,难不成是想我们顾家落人口舌!”顾四凌厉的看向顾家随从。

随从也是慌了,依言当众将多余的八根木抬都砍了。

顾霓裳本能的看向封修罗,却见封修罗只肃冷的扫了她一眼,顿时让她心惊肉跳。

要知道,正室进门一切由男方安排,但侧室进门是新娘安排一切,并自己上门的。

这十二抬轿子就是顾霓裳之前试探封修罗后,自作主张安排的,就想力压顾四一头,风光大嫁。

可看着木抬一根根砍去,犹如一个个响亮的巴掌打在脸上,顾霓裳只能咬牙忍着。

“妹妹,快些进去吧,莫耽误了吉时!”顾四微笑道。

顾霓裳捏紧拉拳,抿着笑由李姑姑扶着进去。

倒是封修罗看向顾四的目光有些不一样。

前厅。

两人行完礼,顾霓裳看了眼李姑姑,李姑姑了然的倒了一杯滚茶给顾霓裳。

“姐姐,请喝茶!”

顾霓裳将茶盏倾向顾四,只要顾四一伸手,她就放开,萃了茶盏,别人定以为这窝囊废要为难她。

顾四微笑着伸手,就在顾霓裳缩手的瞬间指尖一拨,茶盏砸落,而滚茶全泼在顾霓裳手臂上。

“啊!”

顾四痛苦的捂着右手跳起来,通红着眼眶望着顾霓裳:“妹妹你——”

滚茶烫在手臂上生疼,顾霓裳却一时蒙了。

这不是她该演的吗?何况真被烫伤的也是她——

“霓裳小姐你太过分了,一来就欺负我们小姐!”小桃心疼的竟大声指责。

顿时,宾客们都异样的看顾霓裳。

“姐姐都是我不好,笨手笨脚!”顾霓裳赶紧用绢子给顾四擦,但手却一把扯下面纱。

这该死的窝囊废把她的大婚变成了一场笑话,那就让所有人好好看看她那张令人作呕的丑脸。

瞬间,一片倒吸冷气声。

“姐姐,对——”顾霓裳愉悦的故作道歉,但抬头的瞬间却死死的僵住。

只见顾四肤如凝脂,皓齿蛾眉,倾国倾城,又袭着一身炽烈的长裙,衬着她脸上炽红印记如盛放的彼岸花,恍若魅惑的妖孽。

“天呐,仙女下凡!”

“这顾霓裳在她姐姐面前简直云泥之别!”

众人的赞叹犹如巴掌打在顾霓裳脸上,她死死的捏紧拳头,这窝囊废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好看,她竟然一点不知道。

“妹妹,或许我还是不在的好!”顾四低声开口,神情受伤的离开。

这下众人看顾霓裳的眼神彻底变了,更有甚者摇头评判:“身为养女竟如此猖狂,真是目无长幼尊卑!”

顾霓裳求救的看向封修罗。

封修罗只冷淡的让顾霓裳去喜房,自己则半敛着眸子往顾四的住处走去,那神情犹如危险的野兽开始潜伏它的猎物。

清林苑。

顾四刚进屋,封修罗便负手而入,顾四低头行礼,那模样可怜的紧。

封修罗却盯着她的脸及身体,锐利的似萃毒般:“你脸和身体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顾四垂着脸,双手紧揣:“昨夜梦见医仙赐我药丸吃,醒来便是如此了!”

封修罗嘲讽冷哼,目光冷戾的盯着顾四:“不管你有什么心思,最好安分点,否则——”

封修罗锋利的剜了眼顾四,转身离开。

身后顾四缓缓抬起脸,笑得有些顽劣。

封修罗却顿住了脚步,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双眼紧闭。

顾四原是冷眼瞧着,却见封修罗的肌肤慢慢泛起红色,并浮现出炽红条纹,藤蔓似的疯狂扩散,双眸不禁染上兴趣。


“王爷?”顾四蹲下身试探,却无回应,便搭了脉,却发现他的体内更有趣。

有趣得她竟看不透。

顾四只觉得热血沸腾,整个人扑在封修罗身上,双眸透着兴奋的光。

“在这里!”

这时,五个黑衣人提剑闯了进来,看见倒在地上的封修罗异常雀跃。

“好机会,先解决这碍事的女人,再杀封修罗!”为首的挥手命令。

最前面的杀手嫌弃的提剑赐向顾四。

剑锋寒光晃过的瞬间,顾四双眸一片阴寒。

她缓缓的起身,待长剑近身的瞬间,一把折断了黑衣人的手,而长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顾四松手,丢垃圾般由着黑衣人倒地,目光阴郁的盯着面前四个黑衣人:“几只苍蝇也敢打扰我,找死!”

四个黑衣人一滞,随即不屑的冷哼:“你个女人不过会些功夫竟如此猖狂,看我们三兄弟好好教训你!”

话落,三个黑衣人从正面和两侧分别攻击。

顾四冷笑着拔起尸体上的剑,后退间便一剑封了两侧杀手的喉,顿时鲜血喷涌,两人捂着喉瞪圆了眼珠子,至死不信。

正面的杀手骇然,转身就逃。

顾四恶劣的勾起嘴角,猛然一把拉他下地,长剑穿身,但眸光却嗜血的盯着最后那为首的黑衣人。

黑衣人双脚一软跪在地上,他做杀手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却果绝招式。

除了传闻中战神——封修罗。

但这个女人没有内力,只要用轻功她根本追不上!

杀手猛然催动内力转身往外飞蹿,顾四把玩着手中染血的长剑,然后射了出去,在半空的杀手犹如被射中的鸟一般,骤然下坠。

至死都不能相信,一个没有内力的女人竟这样轻而易狙杀了他!

顾四清冷的扫过满地尸体,出手,必斩草除根,是她一向的规矩,也是鬼神殿的规矩。

鬼神殿!

二十一世纪最神秘,最恐怖的组织,堪比一个国度的存在,而这帝国就是她一手创立。

王府侍卫闻声赶来。

侍卫长齐珩看见倒地的封修罗立刻下令封锁了清林苑,禁止任何人进出,自己则将封修罗挪到榻上,并喂了一枚药丸,这才看向顾四。

顾四蜷着身体躲在柜子死角,整个人在不住颤栗,看着是吓坏了。

齐珩的眸光闪过嫌弃,竟被几个刺客吓成这样,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王爷,但面上无异,问:“王妃这里发生什么了?”

“杀,杀手要杀王爷,但王爷病了,有个,高手救了我们!”顾四用力的抱住自己,似在竭力压抑害怕。

齐珩看向满地的尸体,目光赞许,是高手,一招毙命,精准的可怕。

但时间在过去,封修罗却依旧双眸紧闭,反倒是身上的红纹如火燎般蔓延到了脸上,似要从里面烧出来一般。

齐珩留下顾四,急切的出去了。

顾四眯着眸子看封修罗有趣的变化,修长的指尖有节奏的落在床沿,随后取了绣花针扎进封修罗的几处穴位,手法诡异却一气呵成。

拔针的瞬间,红纹竟迅速退去。

顾四不禁俯身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封修罗猛然睁开眼,一把扼住顾四的喉咙将她反身压制,幽红的双眸泛着阴冷的杀气:“你都看见了!”

顾四心中一凛,这个男人的力量竟如此可怕,她居然无法挣脱。

“王爷是说刚才失去意识?”

封修罗的杀意陡然浓烈:“既然知道,那你就该死!”

掌间猛然用力,顾四的脸瞬间被憋的紫红,连瞳孔都骤然收缩。

顾四大骇,却异常冷静。

这是第一次她被绝对力量压制住,即便她没有所谓的内力,但一般古人有内力也跟不上她诡异的速度和精准的杀伤。

可封修罗不一样,他,深不可测。

这时,顾四却笑了起来,虽然被抑制了咽喉,声音难听,但她笑得放肆又透彻:“王爷,你这么着急的杀我,不就是怕我做那件事嘛,如若我不做呢!”

封修罗锐利的盯着顾四,没有松开禁锢,却微收了力道。

而这个角度,顾四的视线只能落在封修罗的下巴上,才发现这男人的轮廓线行云流水般,性感的要死,不禁透出浓郁的戏虐。

情爱她不屑一顾,但好看的男人甚是欢喜。

尤其这视角,不明摆着在勾她嘛!

“不仅不做——”顾四半眯着眸子,指腹划上下巴线的瞬间,眸光毫不遮掩的流露着炽热,连带声音都变得魅惑:“我们还可以——交易!”

柔软的指腹抚上喉结的瞬间,一种异样又炽热的感觉猛然炸裂,震得封修罗猛的起身,喝斥道:“你做什——”

视线却对上顾四戏谑至极,又炽热暧昧的目光,脑海竟瞬间空白,待封修罗缓过神来,才意识到,他这是在被调戏?

门突然被推开。

齐珩带着位老医者急步进来,一眼看见僵在榻边,满脸不自在的封修罗,不禁用力揉眼睛,再看时,封修罗正冷锐的盯着他,吓得齐珩慌忙跪拜离开。

出了门,齐珩不禁挠头,刚才是他看错了?

屋内。

封修罗的余光略过尸体,及每一道精准的伤,最终双眸微眯,落在顾四身上。

“王爷不好了,王妃晕过去了!”这时,门外响起李姑姑急切的喊声。

封修罗警告的扫了眼顾四,便起身出去了,顾四毫不在意,起身悠然的跟在后面。

“王爷,您快去瞧瞧可怜的王妃吧!”李姑姑恳求。

封修罗迈步向琉璃苑走去。

李姑姑回头恶狠狠的瞪顾四,放肆的毫不遮掩,今日一切都是这窝囊废害的,晚些她一定要好好教训这废物。

顾四慌忙躲开李姑姑的目光,急步跟上封修罗,模样看着害怕极了,只是嘴角泄出了一抹笑。

琉璃苑,满目喜庆。

顾霓裳却双目紧闭,发丝凌乱的躺在床上,脸色却是红润的。

“王妃觉得今日给王爷您丢了脸,自责得犯了头痛这老毛病,最后竟生生痛晕了过去!”李姑姑说着抹起了眼泪。

封修罗负手而立,淡漠的目光落在顾霓裳身上:“让人看看!”

话落,顾霓裳的眼皮微动,竟慢慢转醒过来,看见封修罗,眼泪无声的流下来。

“我以为王爷再也不想理霓裳了,今日都是霓裳的错,王爷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顾霓裳泪眼盈盈,挣扎着起身想拉封修罗的手。

碰触的瞬间,顾四上前握住了顾霓裳的双手:“妹妹说的什么傻话,快让姐姐瞧瞧!”

顾四抚摸上顾霓裳的额头,神情怜爱。

顾霓裳一愣,随即眼眸深处尽是幽怨,都是这个贱人害她在大婚之日成了笑话,好不容易装病引来王爷,想好好缠绵,这贱人竟阴魂不散,那就让王爷彻底厌恶她。

袖口掩盖下,顾霓裳的指甲狠狠抠挖自己的手,正是顾四方才握过的。

而她神色惶恐,身体更是在顾四抚摸下颤抖起来,似遭到了威胁和伤害。

突然,顾霓裳跪在床上,瑟瑟发抖的认错:“姐姐我错了,我——”

话到一半,顾霓裳瞳孔猛然收缩,双手抱头,痛苦的翻滚在床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