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全章阅读

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全章阅读

姑娘横着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怡红院这两日,只学了一样东西,就是如何取悦男人的身体。”“你若是今日不要我,明日他们会继续唱卖,你能买下一次,还能有第二次么?”李晗没有回答。沈音从他衣领中收回手,转身来到他的面前,直视着他:“李晗,我很高兴。很高兴今日拍下我初夜的人是你,很高兴,我的第一个男人是你。”李晗闭了眼,没有看她。沈音看着他的脸,褪去了外衫和......

主角:楚烟李胤   更新:2024-07-10 21: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烟李胤的现代都市小说《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全章阅读》,由网络作家“姑娘横着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怡红院这两日,只学了一样东西,就是如何取悦男人的身体。”“你若是今日不要我,明日他们会继续唱卖,你能买下一次,还能有第二次么?”李晗没有回答。沈音从他衣领中收回手,转身来到他的面前,直视着他:“李晗,我很高兴。很高兴今日拍下我初夜的人是你,很高兴,我的第一个男人是你。”李晗闭了眼,没有看她。沈音看着他的脸,褪去了外衫和......

《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全章阅读》精彩片段


她一步步朝他走近:“你告诉我,如今的我,还要为谁守呢?”

李晗薄唇动了动,却是无声。

一个温热的身躯,贴了上来,两条玉臂缠上了他的腰间。

女子的气息瞬间将他萦绕,后背上的两团柔软的触感是那般清晰。

李晗身子一僵,哑声道:“沈音,你不必……”

“不必什么?”

沈音贴在他的后背上,双手一点点往上抚摸,伸进了他的衣襟之中:“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毕竟我是那么了解你。可你知道么?我来到怡红院这两日,只学了一样东西,就是如何取悦男人的身体。”

“你若是今日不要我,明日他们会继续唱卖,你能买下一次,还能有第二次么?”

李晗没有回答。

沈音从他衣领中收回手,转身来到他的面前,直视着他:“李晗,我很高兴。很高兴今日拍下我初夜的人是你,很高兴,我的第一个男人是你。”

李晗闭了眼,没有看她。

沈音看着他的脸,褪去了外衫和肚兜,牵起他的手,缓缓放在了她柔软处:“我已经注定堕入风尘,再也不是当初的沈音。可我希望,能将曾经的沈音,完完整整的送给你。”

李晗喉结微动,终究还是睁开眼,看向她。

沈音扬起一个笑容,松开手放在了他的腰带上:“让我来伺候你。”

李晗依旧没有说话,只任由她解开腰带,褪去外衫,

他双眸一缩,爬上了脊背,再直冲头顶。

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李晗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抚

几曲过后,楚烟确认了一个事实。

李晗不会再回来了。

他终究还是不顾平阳王府和她的脸面,留下了。

楚烟心头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只觉得有些可笑,又有些可悲。

他和她,似乎都是身不由己。

不管今晚的事儿,闹得如何沸沸扬扬,应该也传不到她的耳中。

毕竟,她现在身处宁王府,连出门都不能,带来的侍卫也在看着她的库房,她的人她的财物,她的行李,通通都在王府内,他们若是要瞒着她,那是轻而易举。

楚烟自嘲一笑,靠在李胤怀中,轻声道:“胤哥哥,我有些困了,我们回去吧。”

李胤垂眸看了她一眼:“好。”

两人如同来时一般,从下楼从后门去了后院,在路过一间屋子的窗户前,楚烟听到了女子的SHEN吟,还有李晗的喘息,以及他暗哑却坚定的声音:“音儿,我定会让你离开这里。”

楚烟的脚步只是停了一瞬,而后便抬脚离开。

回去的路上,楚烟一路无言。

李胤也没有开口,只静静地打量着她的神色。

见她并没有多少伤心之意,不由嗤笑了一声。

也是,她连心都没有,又谈什么伤心。

回去之后,李胤如同出府时一般,将她悄悄送回了卧房便离开了。

楚烟还想问问他,答应的下次带她出去见人,是什么时候,结果还没开口,人就不见了。

她叹了口气,脱去衣衫鞋袜上了床。

躺在床上,看着屋内洒下的月光,楚烟脑中回响的,是李晗那句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

她长长叹了口气,闭了眼。

宁王从起身后就一直没睡,心情颇好的等着李胤回来。

李晗前去捉人,坏了那臭小子的好事,他肯定是气坏了。

就在他喝着茶,哼着小曲儿,等着李胤前来找他算账的时候,暗卫前来禀告:“王爷,二公子带着郡主回来了。”

宁王笑了笑:“如何?他可是气急败坏?”


他将即刻二字咬的极重,可见这事儿刻不容缓。

李胤看了拎着食盒的楚烟一眼,黑着脸越过她,大步离去。

元喜朝楚烟行了一礼,也转身离开了。

待他们的背影消失不见,香怡高兴的低声道:“宁王世子待小姐可真好!怕小姐等着烦闷,特意命人送了樱桃来。还有宁王,待小姐也是极好的,还特意嘱咐小厮,先将樱桃送给您再传话。”

“王妃待小姐也好,除去阴阳怪气的宁王二公子,整个王府都很喜欢小姐,小姐与宁王世子的婚事,真真是再好不过!”

这桩婚事确实是极好的,倘若没有她与李胤的那些事儿。

楚烟有些烦闷,抬眸环顾了一圈道:“我们去那边坐着用吧。”

香怡接过她手中的食盒,来到一处木凳上坐下,打开食盒一看,顿时又高兴的笑了:“这樱桃又大又红,比在平阳的时候吃的都好些,世子是个贴心的,还特意洗净了给小姐送来。”

楚烟拿起一颗樱桃,笑了笑道:“可能只是下人做事周到,他一个男子,未必会考虑那么多。”

“奴婢觉得,应该是世子吩咐的。”

香怡笑着道:“世子一瞧就是个温柔心思细腻的人,将来小姐与世子成婚,世子必定会对小姐疼爱有加。”

楚烟闻言没有说话,只将樱桃放入口中,顺道递给了香怡一颗。

香怡连忙摆手:“这是世子对小姐的一番心意,世子都舍不得吃,奴婢又怎敢享用?”

楚烟没有劝她,毕竟即便是在平阳王府的时候,知晓樱桃的珍贵,她也是不吃敢的。

樱桃吃了大半,李晗来了。

他的身上还有湿意,可见是刚刚沐浴完便匆匆赶来。

垂眸看了眼食盒里所剩不多的樱桃,李晗笑着道:“看来,这樱桃没有算白留。”

楚烟闻言看他:“晗哥哥是特意给我留的?”

见她闻弦知意,李晗的目光不由更柔了些,看着她道:“前两日宫中送了樱桃来,我想着这酸酸甜甜的,你应该爱吃,便特意留着了。”

听得这话,香怡顿时笑着朝楚烟挤眉弄眼。

楚烟看着李晗温柔的眼神,心头五味杂陈。

他似乎真的,很期待也很认真对待她的到来。

李晗被她如此专注的看着,有些不自在的移开目光,轻咳了一声道:“走吧,我带你去逛逛。”

楚烟扬起笑,应了一声好,与他并肩而行。

李晗是个温柔守礼的,而且整个人都有一种初沐春风的气息,让人能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即便是谈话,也是进退得宜,既不让人觉得聒噪,又不让人觉得受了冷落。

湖心泛舟,长柳过廊。瓦如翚斯飞,丽人伴郎行。

李晗带着楚烟,慢悠悠的在王府逛着。

路上楚烟遇见了李晗的两个庶弟三个庶妹,五人挨个轮流登场,说是路过偶遇,可事实上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他们是特意来瞧楚烟的。

李晗脸上挂着无奈的笑,转眸对她道:“他们就是有些好奇,你莫要介意。”

楚烟闻言笑了:“换作是我,我也会好奇的。”

若有一天,她闻听兄长与她未曾蒙面的未来嫂嫂一道游园,她也会好奇的去凑个热闹。

李晗闻言收了笑,一脸认真的想了想道:“换作是我,可能也会。但我会做的更隐蔽些,毕竟要给兄长一些脸面。”

听得这话,楚烟忍不住笑了,没想到他看上去成熟稳重,竟也会一本正经的说些逗趣的话。

李晗看着她娇美的笑颜,也跟着勾了唇角。

书房内

宁王瞪着李胤,压低声音道:“你疯了么?竟然亲自去杀道录司左正一?”

李胤冷哼了一声:“他不该杀么?”

“该杀!但不该是你亲自去杀!”

宁王气的在书房内团团转,却又不好说太重的话,只朝他瞪眼道:“你是什么身份?怎能亲自去刺杀?他也配?!关键是,还没能杀掉!”

李胤皱了眉:“此事确实是我轻敌,往后我会更加谨慎。”

“我要说的是谨慎么?!”宁王气的低吼道:“我要说的是,这种冒险的事情,就不该你亲自去做!”

李胤闻言嗯了一声,态度极其随意,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了没有。

宁王拿他没法,自己生了半天闷气又开口道:“我听闻,你受伤了?”

李胤淡淡道:“一点内伤罢了,过几日便能痊愈。”

宁王闻言松了口,叮嘱道:“这些日子你好好休息,外间的那些狐朋狗友,偶尔应付即可,还是身子要紧。”

李胤嗯了一声:“若是无事,我先走了。”

宁王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去吧。”

李胤出了门,来福正与几个下人凑在一处聊的开心,瞧见他连忙小跑着迎了上去:“主子这么快就出来了?”

李胤应了一声,沉着脸没说话。

来福见他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言,只随他默默的回了院子。

用午饭的时间到了,李胤沉默的用着饭,忽然状似无意开口道:“先前你同几个下人在聊什么?”

来福闻言一愣,想了想道:“没聊什么,只是随意说了两句话。”

李胤夹了一箸菜,淡淡道:“我好似听到了什么郡主。”

“这个啊……”

来福笑着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说,世子陪郡主逛园子的事儿,好多下人悄悄去看了,都说从未见过世子,用那般温柔的眼神看过一个人。大家都在猜,府上什么时候办喜事。”

李胤黑了脸。

来福闻言皱了皱眉:“主子对郡主是不是有什么偏见?”

“偏见?”

李胤冷哼一声:“我对一个水性杨花、寡廉鲜耻、两面三刀、心肠歹毒的女人,能有什么偏见?”

来福:……

李胤脸色越来越黑,最后直接放下碗筷,进了内屋。

来福看着他的背影,不解他为何那么大的火气。

难不成,是觉得自家兄长,被郡主给抢走,所以吃醋了?!

看来,他得多在主子面前,说些世子与郡主感情深厚的话,好让主子早些认清现实。


楚烟很纠结。

她一个女子,这般晚了跟着李胤出去,还是去那样的地方,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倒不是什么成何体统之类,那东西压根不在她的考虑范围。

而她若去,必然是悄悄的,不能惊动香怡和徐嬷嬷,也就意味着,她要将身家性命都交托给李胤。

可若是不去,李胤必然会以她自己失约为由,再拒绝带她出府。

更何况,她确实是来选相公的,怡红院是男子寻欢作乐之地,最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正如香怡所言,她虽是要嫁人,为平阳王府寻找助益,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嫁,不然的话,直接去勾z引皇帝不是更好?

怡红院那种地方,未必能见着什么好人,但绝对能让她排除一些不合适的。

楚烟抬眸看向李胤,柔柔的道:“胤哥哥,我可以相信你么?”

生气的时候是李胤,这会儿有求于他,就是胤哥哥了。

李胤不动声色,淡淡道:“我若要对你如何,在船上的时候,你就已经是个死人,放心,既是我带你出去的,必然会将你平安带回来。”

楚烟闻言犹豫了一会儿,点头答应了。

她也不是直接就走,而是留了一张字条放在床上,上面写明了李胤带她去了怡红院,若是她能平安回来,字条自然作罢,若是她不能平安回来,香怡他们也好知道怎么找她。

李胤见状只是轻嗤了一声,但也随她去了。

楚烟被他抱着纵身而出,看着脚下的屋顶瓦片,紧紧的抱着他的腰,低喃着道:“我大概是疯了。”

真的就这么相信他,真的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跟他半夜跑了出来。

李胤垂眸看了她一眼,低低道:“我大概也是疯了。”

楚烟闻言一愣,抬眸看他:“胤哥哥这话是何意?”

李胤抬眸看向前方,语声淡淡:“没什么。”

宁王府后门,一辆马车静静的等着。

一落地,李胤便放开楚烟,直接上了马车。

小厮装扮的简一,连忙迎了上来,开口道:“郡主请。”

楚烟看了眼马车,抬脚跟了上去。

车厢内,李胤看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径直闭了眼。

楚烟看着他,张了张口正要说话,李胤却先一步冷声开口道:“你最好什么话也别说,我现在很后悔。”

楚烟闻言闭了嘴,不说话了。

出来都出来了,身家性命都交给他了,现在再来问东问西,也不合适,那就随他去吧。

正好也让她看看,他对她,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宁王府内。

宁王睡的正沉,忽然有人唤道:“王爷,属下有事禀告。”

连着唤了两声,宁王终于睁了眼,看了眼外间天色,皱眉道:“若是他又去了怡红院,这等小事就不必说了。”

这个他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来人恭声道:“不仅是此事。”

宁王闻言皱了眉,看了眼熟睡的冯氏,起身下榻,披了件衣衫来到外间:“说吧,何事?”

来人上前一步,附耳低语。

宁王听完一脸震惊:“你是说,他和郡主?”

来人点了点头:“正是。”

听得这话,宁王面上神色很是复杂,似想笑又似想动怒,憋了半天,他开始在屋中来回踱步:“这个臭小子!真的是……真的是……”

宁王咬了咬牙:“真是个混蛋!”

来人犹豫了一会儿道:“要不要属下,将郡主接回来?”

“接什么接?!”宁王没好气的道:“这臭小子,既然敢这么做,必然知道本王肯定会知晓,他这是在宣告主权呢!”

说到这儿,他又咬牙切齿的道:“本王就说,好端端的晗儿的差事怎么那么忙了!原来都是那臭小子在背后搞的鬼!他真的是……”

相关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