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倾世狂妃之邪魅天下

倾世狂妃之邪魅天下

南山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念本是一个无身材,无样貌,无家世的三无小作者,一朝穿越,她成了自己书中的第一恶毒女配北念池。本以为只要自己不作死,就可以安心做一个米虫,可谁知那个原本应该会死翘翘的男人竟然不按照剧本走了,他非但没有死,甚至还莫名成了她的靠山!

主角:叶念,北念池,纪清尘   更新:2022-07-15 22: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念,北念池,纪清尘 的女频言情小说《倾世狂妃之邪魅天下》,由网络作家“南山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念本是一个无身材,无样貌,无家世的三无小作者,一朝穿越,她成了自己书中的第一恶毒女配北念池。本以为只要自己不作死,就可以安心做一个米虫,可谁知那个原本应该会死翘翘的男人竟然不按照剧本走了,他非但没有死,甚至还莫名成了她的靠山!

《倾世狂妃之邪魅天下》精彩片段

“明天早上八点之前必须满六更,这是我给你的最后期限,否则这个月的全勤你就别想要了。”

电脑桌前,打游戏打的正嗨翻天的叶念看着这突然跳出来的消息,眉头顿时就揪在了一起,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编编,别这样啊。

叶念心里这样想,嘴里可不敢说出来,快速的在键盘上敲着,非常狗腿的回了一句:“是,小的遵命。”

叶念是个靠着微薄稿费生存的小作者,书的成绩不怎么好,稿费本来就不多,平时和着全勤一个月也勉强能凑合,要是全勤没了,那她就真得饿死了。

问她为什么不出去找工作?她才不要去呢,她坚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农民大翻身的,登上大神宝座,月入稿费千千万的。

梦想终归是梦想,现实依旧是残酷的。

忍痛关掉眼看就要胜利的游戏,叶念眉头拧成一团直瞪瞪的盯着电脑屏幕,手上却没有半分的动作。不是不想写,而是她的灵感已经出门旅游好几天了,她已经好几天没码字了,存稿也在前几天用完了。

不管了,先写吧,走一步算一步,为了她的全勤,今晚死活她也要憋出一万字来。叶念斗志昂扬的瞪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乱打一通,等码完一章再去看,她连自己写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删了,重新来。

就这样到了凌晨两点,叶念的眼睛已经不是一根牙签能撑得住的了,不行了,太困了,先睡一会吧,就一小会,还剩三章,明天早上再补也来得及。

叶念刚给自己放松下来还不到一分钟,人已经趴在电脑桌上呼呼大睡了。

“小姐,该起床了。”

“别吵,一会,就让我再睡一会。”听着耳边嗡嗡的声音,好梦正酣的叶念嘟囔着回应道。

见床上的身影没有半分要醒来的痕迹,绿娇急得团团转。今天可是小姐及笄的日子,小姐若是再睡下去就真的来不及了,到时候她肯定会被老爷骂死的。

没办法了,只能使出杀手锏了。绿娇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闭上眼睛对着床上还在酣睡的较小身影大声喊道:“小姐,离王来了。”

声音才刚落下,床上的人蹭的一下坐了起来,眼神清醒无比,完全看不出来刚刚那快要与床融在一起的模样。

看着刚刚自己那一句话起到的效果,绿娇心下松了一口气,脸上扬起了庆幸的笑容。她就说嘛,小姐可是最喜欢离王的,只要抬出离王,小姐一准的自己就起来了。

绿娇根本没有注意到叶念不正常的脸色,叶念喘着粗气一脸的惊恐按住自己的胸口。刚刚她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睡过头了,全勤没保住,然后网站的责编一直在她的耳边催稿子。

一想到下个月又要吃土了,再加上网站编编那犹如催命一般的声音,叶念顿时就被吓醒了。

反应过来这只是一个梦,叶念平复了一下心情,转头看向窗外。

明月还没落下,微弱的光芒从窗户外面投进来,打落在地板上。叶念的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看起来才四五点的样子,还来得及赶剩下的三章稿子。她下个月的全勤一定得保住啊,要不然吃土都买不起筷子。

叶念这样想着,随意穿起鞋噼里啪啦的就朝着门口走去。沉浸在扣全勤当中的叶念全然没有注意到床旁边神色有些怪异的绿娇。

绿娇看着叶念开门就要出去,连忙喊道:“小姐,你去哪?我刚刚骗你的,离王还没到呢。宫里来的嬷嬷已经在前厅等着了,今天可是你的及笄礼,你可不能就这么出去,会被老爷骂的。”

被绿娇这么一叫,叶念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好像有一个人在她耳边嗡嗡嗡。叶念带着疑惑的眼神转头看过去,就看到床前的绿娇面上急切还没有完全褪下。

叶念心中原本升起的一丝警惕,在看到绿娇那张圆圆的脸后消散了许多。放开拉住门框的手,一副教育不良小孩的模样,说道:“盆友,你不知道私闯民宅是犯法的吗?”

“小姐,什……什么私闯民宅?”绿娇一脸懵的看着叶念,傻愣愣的说道。

绿娇不明白,她现在是在丞相府,怎么就私闯民宅了?小姐不是还没睡醒吧?

叶念听到绿娇的话,脸色变了变,刚想反驳些什么,突然开始意识到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试探性的朝着旁边看去。但是下一秒,她的手就僵在了半空中。

等下……

她是谁?她在哪?她在干什么?这又是哪?

叶念一脸懵逼,不动声色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场景,面无表情中一只手缓缓垂下去,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嘶~”

叶念没有手下留情,感觉大腿上那块肉都快要被自己拧下来了,眼泪在眼眶中摇摇欲坠。麻蛋,特么不会是穿越了吧?

当年穿越小说风靡整个网文圈女频栏目,为了自己的大神梦,叶念也不是没有写过。说来,进入网文圈的这几年,除了小/黄/文,她还真没有什么类型没有写过,就连男频都写过,虽然最后还是老扑街一个。

做为一个脑洞无限大的小说作者,叶念的接受能力也是相当强悍的。穿越嘛,她又不是没写过;套路嘛,她又不是不懂。

叶念基本已经确定她是真的穿越。压下那颗澎湃翻涌的心,叶念假意打了个呵欠,揉了揉脑袋,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迷糊的问道:“你是?”

看到叶念这幅模样,绿娇反倒安心了下来。看来她家小姐是真的没睡醒,而不是睡一觉起来变傻了。

“小姐,我是绿娇啊。”绿娇没有怀疑,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叶念的面前将叶念从门口拉回来,说道:“小姐,快过来梳洗吧,皇后娘娘派来的嬷嬷们应该快要过来院子了,要是瞧见你这幅模样,可怎么了得。”

绿娇?怎么跟她书里第一恶毒女配丫鬟的名字一毛一样?

叶念任由绿娇拉着,确定了是自己穿越的事实,叶念现在能做的只有不动声色的打探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索性情况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糟糕,给了她一定的缓冲时间。

叶念接过绿娇捏干递过来的帕子,在脸上擦了擦。柔软的帕子覆盖在脸上十分的舒服,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家用得起的。

 


刚放下帕子,叶念就听到房门被打开的细微声音,外面已经不似方才的安静,人来人往似乎很是热闹。两个五十来岁穿着宫装的妇人梳着整齐的宫廷发髻,在一众宫女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两个妇人在叶念的面前站定,恭敬俯身行礼问安:“老奴见过北大小姐。”

叶念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稍微愣了一下才连忙抬手将两位夫人虚浮扶起来,说道:“两位嬷嬷快免礼。”

想来这就是刚刚绿娇所说的宫里来的两位嬷嬷了。只是,现在她还没有弄清楚眼前的情况,也不敢多说什么,怕露了馅。

叶念虽然不是古代人,但是好歹也写过这么多的古言小说,要真装起古人来,也是丝毫不逊色的。

“大小姐,皇后娘娘让老奴们来给大小姐梳妆。时辰也不早了,咱们就先开始吧。”稍微年长一点的李嬷嬷开口,温和地说道。

叶念点头,客气地说道:“好,那就劳烦两位嬷嬷了。”

李嬷嬷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狐疑,而后又升起一抹欣慰,果然是长大了。

另外一个林嬷嬷笑着接话道:“大小姐是丞相大人的嫡女,又是皇后娘娘的侄女,以后必然是身份尊贵之人。”

尊贵,这个词只能用在皇室的身上,只有皇族才能配得上尊贵二字。非皇族的外人想要触摸到这个词,那就只有嫁入皇家。然北家大小姐的身份是注定要嫁入皇家的,所以林嬷嬷也没有说错。

叶念还是完全弄明白一些情况,也不好随意接话,只是扬起得体的笑容笑了笑。两位嬷嬷也没有多言的想法,在后面宫女将水端上来后就开始净手,而绿娇拉着叶念在昏黄的铜镜前坐下。

当看到铜镜里面的那张脸后,叶念顿时就呆住了,肤如凝脂,眉如远山,五官精致明艳。一头纯天然的乌黑长发披散在脑后,凌乱中带着一丝的慵懒让人惊艳,只让人不由得叹:好一个风华无双的绝艳女子。

这种美不是虚无缥缈飘飘若仙的,也不是小家碧玉的清秀灵动,而是一种高贵明丽的美,仿佛在告诉所有人,她就是美艳动人,没有任何人可以能够看着她那张脸反驳。

联合刚刚听到的一切和这张足以能够祸国殃民的脸,叶念的心中隐隐升起一个让她觉得有些不太可能的猜测,却又迫切的想要知道是不是真的如她猜想的那般。

房间里人太多,叶念也不敢问得太明显,假装无意,慢条斯理地问道:“绿娇,今天……”

叶念的话还没有问完,绿娇就一脸‘我什么都懂’的样子,笑着调侃道:“小姐,你就放心吧,今天您的及笄礼,离王殿下肯定会来的。”

离王?那是个什么玩意?

叶念在心里道,却没敢说出口。刚刚的话被绿娇打断,叶念怕人起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着问下去了。

绿娇见叶念安静下来,以为叶念是害羞了,捂着嘴偷偷笑了两声。

这边两位嬷嬷已经净好了手,两个宫女抬着热水走进里间,将水倒进浴桶,再在桶中撒上粉白相间的桃花花瓣。

李嬷嬷从身边一个宫女手中的托盘上拿起上面的瓷瓶打开,将里面的液体滴了两滴进木桶。顿时,房间里香气四溢,那种香气不俗不艳,不雅不淡,却恰好到处让人回味无穷。

叶念心心念念都是怎么套话,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有些紧张的对着绿娇问道:“绿娇,今天会来多少人啊?我有点紧张,要是到时候失礼了怎么办?”

绿娇闻言回道:“奴婢听说除了离王之外,齐王,景王,誉王几位王爷都要来,就是不知道太子殿下会不会来。”

离王,齐王,景王,誉王,北大小姐,皇后娘娘侄女。叶念的猜测一点点的明朗起来,随意放在腿上的手隐隐有一丝的颤动,神色却依旧如常,恰似无意道:“那二妹那边有派人过去吗?”

“二……”绿娇原本想说二小姐,但是一想到她家小姐的禁忌,连忙改了口,回道:“北若初那边夫人好像派了两个府里的老人过去。”

叶初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叹了口气说道:“好,我知道了。”

绿娇只当叶初是不喜欢听到北若初的名字,没太在意。而其他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也没有人注意到叶初的异常。

叶初已经可以肯定她穿越到哪里了。她还在网站上连载的古言虐文,女主就是北若初,而她如果没猜错,她现在穿越的这个身份就是北若初的姐姐,也就是这本书的第一恶毒女配,冰月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北文政嫡女,北念池。

雄厚的家世背景,绝艳无双的容貌,还有一个皇后姨母做靠山,这可以说是虐文的女配标准配置了。

而女主没有女配漂亮,也没有女配家世好,更没有女配后台硬。只因为有一个凄惨的身世,有一颗看似坚强其实软弱无能的心,而被男主爱得死去活来。然后两人开始你折磨我的身,我自残折磨你的心。

要不是为了生存,这种傻逼小说叶念是根本写不下去的。叶念突然有些开始庆幸,还好她是穿越成了北念池,而不是北若初,要是北若初,她宁愿自尽重新投胎。

叶念平复着心中翻起的滔天巨浪,愣神任由李嬷嬷他们摆弄,等她回神之后才发现她已经沐浴了三次了,而每一次李嬷嬷都会在水里加不同的香料。

就在叶念……不,从现在起她不再是叶念了,她是北念池,冰月国丞相嫡女,北念池。

就在北念池觉得自己现在走出去可能都能引来一大群蝴蝶的时候,却发现身上似乎并不是特别香,不浓不淡,说不出是什么香气,但是很好闻。

晨曦的太阳渐渐爬上山头,而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在了天空之上。天越亮,外面也越发的热闹起来,北念池能感觉到外面的院子人比之前还要多。

三次沐浴后李嬷嬷就让人端了些吃食上来,让北念池先填饱肚子,待北念池吃完后就开始使劲折腾她了。等一切都收拾好了,北念池感觉自己又饿了。

北家大小姐的及笄礼,朝中与北文政交好的大臣早在三天前就已经收到了请柬,而北家也分别给各个王府也递了请柬,至于他们来不来就不在北文政的考虑范围了。


北念池收拾好后,时辰也已经差不多了。虽然过程很是繁杂,但是被虽然过程很是繁杂时间又漫长,但是北念池却任由她们摆弄,没有流露出一丝不耐。

在古代,女子的及笄礼是很重要的。稍有门第的家族女子都会在及笄的这天宴请宾客,举行及笄礼。不过有资格举行及笄礼的只有嫡女,庶女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而北若初今日之所以会参加及笄礼,不过是因为北若初就只比北念池小半岁,而今日恰巧是北念池的及笄礼,虽顺便让她一起。说来,北若初还是沾了北念池的光。

女子的及笄礼跟男子的弱冠意义是一样的,无非就是告诉所有人,吾家有女初长成你们可以来提亲了。

前厅宾客满座,大部分都是朝廷命官。其中有北文政交好的,也有北文政的门生,还有一些是世家大儒,基本每一家都会带上一两个嫡出或者是庶出的儿郎,来意不言而喻。

他们当然是不敢将主意打在北念池的身上,以北念池的身份,几乎已经是钦定的皇子妃了,他们谁敢跟皇家抢人?

不过,相府可不只有北念池这一个姑娘。相府早已经传出了消息,今日不仅是北大小姐的及笄礼,也是北二小姐北若初的及笄礼。

丞相北文政是真正的权臣,朝堂上几乎有近半的人官吏是他的门生,又是天子近臣,他的一句话就有可能让一个寒门子弟飞黄腾达。北若初虽然是庶女,但要是能攀上北家这门亲事,就算娶一个庶女也是值得的。

“齐王殿下到”

“誉王殿下到”

“离王殿下到”

伴随着门童三声高喊,原本喧闹的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众人齐齐噤声站起。北文政闻言面上波澜不惊,连忙迎上去与众人一起见礼。

“恭迎齐王殿下,恭迎誉王殿下,恭迎离王殿下。”众人躬身见礼。

在场的基本上都是朝廷命官,他们只需要向帝后行跪拜之礼,其他王爷皇子只要礼数到了就可以了。

三人齐步向前,齐王率先抬手说道:“诸位都免礼吧,今日可是北家小姐的及笄礼,不用太多礼。”

众人起身,却都依然站在原地。北文政镇定上前,脸上带上笑容,说道:“臣已经为三位王爷备好了酒水,三位王爷请。”

誉王语气中带着拉拢之意,笑着说道:“北相何必跟我们客气呢。”

誉王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旁的齐王环顾四周,恰似无意地问道:“怎么不见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日理万机,怎么会有时间来这里潇洒。”誉王像是为太子辩驳,但眼神之中的意味不明的笑容暴露了他的目的。

齐王闻言,说道:“是吗?本王方才似乎还在街上看到太子殿下的马车呢?还以为太子殿下定是先一步到了。”

在场没有一个人说话,谁都听得出来,齐王和誉王这一唱一和分明就是在挑拨北文政和太子的关系。而皇子们之间的这些明嘲暗讽的争斗,历来就不是他们这些外人能够插手的,所以谁也没有不要命的在这个时候插嘴。

在场的众人脸色都有些不同的变化,只有北文政,至始至终脸上都挂着恭敬的笑容没有任何变化,像是没有听见齐王和誉王的挑拨。

看不出北文政的情绪,两人的一唱一和倒像是成了独角戏,顿时让他们觉得有些乏味。倒是离王,从进来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北文政引着三人在最上面的席位落座,其他人见三位身份最高的人落座了,也纷纷跟着坐下。

看时辰也差不多了,北文政走上前对着众人拱手说道:“今日小女念池和若初行及笄礼,感谢诸位和几位王爷能够赏脸光临,我相府蓬荜生辉。下面我让小女出来给诸位见礼。”

北文政的话音刚落,众人朝着后院的入口看去,顿时集体倒吸了一口气。

后院入口处,一个婀娜多姿的红衣少女缓步走来。大红的华服如火焰般艳丽灼人,肌肤白皙胜雪。唇点朱砂,眉如新月,眉心的桃花花钿让那份美更给人印象深刻了几分。

长发一半被高高挽起成髻,插上金步摇与珠花。金色的步摇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的光芒打在那张娇艳的脸上,少女仿佛是刚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眨眼之间就会消失不见。

“小女北念池见过各位贵宾,感谢各位能够来参加小女与庶妹的及笄礼。”

直到如黄莺般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众人才回过神来。当看大北念池嘴角扬起的那抹明媚的笑容时,年轻的儿郎们几乎都要能够听见自己吞咽唾沫的声音了。

北若初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场面,心中不免有些紧张,顺着北念池的话说道:“小女北若初见过各位贵宾。”

北若初的话出,可是在场的人却没有几个人看她,有的甚至只是淡淡的扫过一两眼。北若初的姿色其实也不错,只是北念池的冲击力太大了,现在再看北若初就让人感觉到有些索然无味。

在场的年轻儿郎,包括几位年轻的皇子,眼神至始至终都没有从北念池的身上挪开,更别说看上北若初一眼了。

北文政不管在座其他人的反应,给了北念池和北若初一个眼神,示意她们就位,及笄礼可以开始了。

两人会意,北念池走到垫子前面,还没来得及跪坐下去,就听到门外传来骚动,旋即就听见尖圆的嗓音高声吟唱道:“皇后娘娘驾到,太子殿下到,景王殿下到。”

门外太监的这一声高喊,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从方才那抹惊艳中彻底回过神来,齐齐转头朝着门外看去。当看到那抹风韵犹存的明丽贵妇后,众人才惊觉自己方才没有听错,连忙撩衣跪下,齐声高喊道:“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见过景王殿下。”

在皇后身边的一左一右,还有两个引人注目的身影。一个白衣胜雪,嘴角挂着温和的笑容,但是眼神之中却透着绝对的疏离和冷清。另外一个青衣傲然,眼神纯粹得有些不像是皇家人,却带着独属于皇家人的贵气与傲气。

白衣的是太子纪清尘,青衣的是景王纪飞扬。太子是前皇后的嫡子,前皇后病逝后就被养在了现在的皇后身边,而景王纪飞扬是现皇后的亲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