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首富女扮男装

首富女扮男装

初溪浅风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沧本是一名女子,可是自小却因为那迫不得已的原因而一直被家人以男儿的身份养着,对此,她不敢也没有丝毫的怨言。时隔十五年,一直在乡下的她终于重新回到了故土,以霸气侯府公子、京城最强首富的身份示人……

主角:顾沧   更新:2022-07-15 22:5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沧 的女频言情小说《首富女扮男装》,由网络作家“初溪浅风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沧本是一名女子,可是自小却因为那迫不得已的原因而一直被家人以男儿的身份养着,对此,她不敢也没有丝毫的怨言。时隔十五年,一直在乡下的她终于重新回到了故土,以霸气侯府公子、京城最强首富的身份示人……

《首富女扮男装》精彩片段

京城,鸿满茶楼。

“众所周知,忠勇侯府有个名满京城地顾小姐,鲜少还有人知道忠勇侯府还有个顾大少...”

站在大堂里地说书人,折扇一摇,露出神秘莫测地笑容,引得宾客心痒痒。

顾沧端着茶杯细饮,浓郁的茶香入口,让人觉得精神了几分。

她不过刚到京城,连忠勇侯府都没回。

这流言就已经传到了市井之中。

那说书人三言两语就把忠勇侯府的事情说了个干净,惹得众宾客纷纷议论。

“这顾夫人倒也是舍得,好好的嫡子居然给送出去了。”

“就是啊,那江南哪里抵得过这京城呢?那顾小姐可是名冠京城的美人,也不知道顾大少如何。”

“被送到乡下的人,如何比得过长在京城的。”

顾大少还未在京城露过面,名声就已经坏了一半。

不知道是何人在背后这么辛苦布局。

顾沧的目光落在那说书人身上,白面书生,一双桃花眸似笑非笑,很是惹眼。

小翠愤怒的看了说书人一眼,对着眼前的人压低了声音,“少爷,此事可要处理?”

“不用,去忠勇侯府。”

百晓堂的人,只收钱办事不问缘由,即便是问了也是白问。

顾沧让小翠结了账,带着她转身离开了茶楼。

这京城可真是个漩涡,一不小心就会着道。

忠勇侯府在城北,坐落在一众贵勋之间,牌匾上的三个大字在日光下闪闪发光。

顾沧凤眼微眯,逆着光看着这座富丽堂皇的府邸,心情复杂。

这曾是她出生的地方,时隔多年终究还是回来了。

顾沧本该像顾娇兰一样生来受人关注,艳满京城。可因为一场意外,令顾沧女扮男装,迫不得已成了忠勇侯府嫡子。

十五年前,忠勇侯顾元妻子生产,顾元刚凯旋归来,刚到京城便收到喜讯,说家中妻子诞下一对龙凤胎。

恰逢皇上诏顾顾元进宫,顾元因抗敌有功,皇上大喜,册封顾顾元的一对龙凤胎为世子郡主。

而等到顾元回府之后才知道,原是产婆说错了话,顾夫人诞下的是一对双生子。

可皇上圣旨已下,顾夫人诞下龙凤胎的消息已满城皆知,若是再改口便是欺君之罪。

无奈之下,顾夫人跟顾元只能吃下这个暗亏。因为顾沧的妹妹顾娇兰身来体弱,顾夫人便去寺庙批了命。

得道高僧说两人命格相克,要分开养育到十五岁才行,随后顾沧就被送到了乡下寄养。

顾沧从懂事起就知道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一直隐沧着忠勇侯府的秘密,可偶尔却还是羡慕别的女子能穿漂亮的衣裙。

她从师父的嘴里听过忠勇侯府的一切。

如今倒是顾沧头一次归来。

“大少爷回来了!”

这个消息,不过半个时辰就传遍了整个忠勇侯府。

顾夫人被一众侍女扶着,头上插着一对红玉金簪,华丽的裙摆,看起来雍容华贵。

顾夫人的眉目与顾沧相似,她一双凤眼含泪,泣不成声:“我儿啊,我儿终于回来了...”

顾夫人的旁边站着个妙龄女子,盈盈的凤眼含笑,白皙的脸颊摸了点点胭脂,粉红色的裙袍看起来明艳动人。

不用说,这就是她的双生妹妹顾娇兰。

顾沧心里暗念着这个名字,心中感慨万千。

“母亲。”顾沧见了个礼,朗声道,“这些年孩儿不在母亲身边尽孝,是孩儿的不对。”

顾沧掀起长衫,跪在青石板上规规矩矩的冲顾夫人磕了三个头。

原本顾夫人还拦着不让,可耐不住顾沧执意要跪,便也只能由她。

“娘亲,这门口人多眼杂,不是说话的地方,带兄长进去吧。”

顾娇兰亲热的挽着顾夫人的胳膊,冲着她撒娇,偏过头在顾沧身上四处打量,显然对这个十多年未见的兄长充满了好奇。

两人的样貌是极为相似的,只不过两人的气势不同。顾娇兰身上带着涉世未深的娇憨样,而顾沧则是沉稳清贵的公子哥。

站在一起,顾沧还要高上顾娇兰半个头。

众人到了花厅,花厅里到处都是名贵的摆设,看到这些东西见她面色如常,下人心中不由得多想。

即便是养在外面,想来也是细心养育的,衣食住行上并未短缺。

侍女奉了茶上来,顾沧端起茶杯只是轻抿了一口便将茶杯给放下了。

顾夫人看着眼前俊郎的少儿郎,眼中满是爱怜,“我儿有些清瘦了,你师父如何了?”

“回母亲的话,师父身体还算健朗,此次回京本想与师傅一同回京。可师父说他还想去见识这江山美景,在我出发前一天便去云游了。”

想起醒来时看见的那封信,顾沧略微有些伤感。分明就是师傅害怕分离,索性就收拾包袱提前离开了。

顾夫人细细问了顾沧这些年的事情,这才放她离开。

顾夫人给顾沧安排的院子在前院,她现在的身份是忠勇候世子,自然不能跟女眷住在一起。

院子跟顾沧在江南时的一样,显然是顾夫人特意安排的,生怕顾沧住的不习惯。

听风院正房是顾沧的住处,偏房则是她用来读书的地方。

书房里点着檀香青烟袅袅,案桌前顾沧手执墨笔正在写信,她的字写的飘逸大气,有一股世外仙人的脱俗感。

刚从宫里出来的顾元匆匆赶来,见到的就是这一幕。

看着眼前风度翩翩的少年郎,长着一张与妻子相似的脸,顾元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女儿,这些年真是难为你了。”

顾沧放下笔墨,抿唇轻笑:“父亲还请慎言,我一直都是男儿身,是忠勇候世子。”

她目光灼灼,眼神坚定带着些许的提醒。

是了。

从十五年前圣旨下了那一刻起,忠勇侯府便只有龙凤胎,没什么双生子。

顾元良久后才长叹了一口气,只说:“晚间一起用膳吧,见见你的庶弟。”

“嗯。”

顾沧垂下头应了,顾元并未见到顾沧眼底深沧的神色。

忠勇侯府一共有两位姨娘,白姨娘膝下没有子嗣,倒是柳姨娘诞下一儿一女。

顾青山虽为庶子,可身为唯一的男儿,在忠勇侯府的地位可想而知。连带着顾珍荷在府中的地位也提高不少。

一滴浓墨低落在信纸,顾沧低头看了一眼,整封信已经毁了大半。

终究还是心乱了。

顾沧定定神,重新拿了宣纸将京城的一切写下,随后便让人给师傅送去。

她既安定下来了,那便该给师傅报个平安。

 


待做好一切,日头已经不早了。

忠勇侯府的小厮来请顾沧去前厅用膳,顾沧点头,换了身衣服才前去。

衣服是上好的云锦绸缎,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与她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

她脸上含着笑,行事妥帖,没有丝毫的小家子气。

下人见了不由得感叹,不愧是忠勇侯府出身的人,即便被养在外面也如此的有气势。

前厅里,府中的人都到了。

顾元跟顾夫人坐在正坐上,顾娇兰跟顾珍荷坐在顾夫人的下首,随后才是两位姨娘。顾元的下首则是顾沧跟顾青山。

顾沧含笑行礼,“让父亲母亲久等了。”

“都是自家人,不用多礼。”虽是这么说着,可对于顾沧他也是极其满意的。顾元大手一挥,“谨儿快入座。”

顾沧点头,入了座,目光从宴席上的人身上扫过。白姨娘看起来温婉贤淑,两人交视了一瞬,冲她友好的笑了笑。

柳姨娘生的美艳动人,一颦一笑皆是风情,容貌极具攻击性。她手段也是格外的高明,否则也不可能诞下一对儿女了。

柳姨娘冲着她笑笑:“大少爷今个才回府,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找青山便是。”

“是啊,毕竟这忠勇侯府弟弟比哥哥明白多了。”顾青山也帮着搭腔。

话里话外都是将顾沧当成了外人。

顾夫人的面色颇有些难堪,她们这话是将自己放在了何处。

还未曾等她开口,顾沧便朗声应了:“本也有些小事,想着小厮做也可以。既然青山如此热情,那便麻烦你明日替兄长去送封信吧。”

原本只是客套客套,谁曾想顾沧竟真的厚脸皮提了要求,还将顾青山与小厮沦为一谈。

顾沧这么一说,柳姨娘倒是止住了话头。

顾青山仅脸色变了一瞬,又恢复了正常,“弟弟比哥哥熟悉忠勇侯府,帮帮忙也是应当的。”

“多谢青山。”

顾沧笑吟吟的样子看了让人火大,顾青山知道当着顾元的面不能做的太过,也笑着应了。

气氛逐渐变好,这一顿饭倒还是吃的顺心。

饭用罢,顾夫人领着顾娇兰回了庭院,颇有些意难平。

“若是平日里那母子在我面前尖酸两句也就罢了,可今日是谨之回来的日子,她们也敢这么找晦气!”

顾夫人心里又气又恼,觉得是自己没管好府里,才让他们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

可顾青山是府里唯一的男丁,柳姨娘是他亲娘,再怎么也要顾着他的脸面。

顾娇兰知道娘亲心里难过,只得柔声安慰:“娘亲莫气,我看哥哥他也不是那被人欺负的人。我看柳姨娘那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呢。”

碧水身为顾夫人的贴身丫鬟服侍着顾夫人用茶,帮着顾娇兰安慰她:“是呀,我看大少爷也是个聪颖的,不会被欺负。”

看着一旁乖巧的女儿,顾夫人舒心了不少。母女俩聊了一会儿,顾娇兰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顾沧带着小翠到院子里,小翠就忍不住说:“那柳姨娘当着老爷的面就敢这么放肆,一看她就不是个安分的。少爷才刚回来,她就敢这么给您下马威,可真是不知规矩。”

顾沧坐在庭院里,将院子里的下人都打发出去。看着一脸愤然的小翠,顾沧笑的眉眼弯弯,“不过一个妾室,跟她有什么好计较的。况且本少爷生来便是世子,顾青山再怎么也就是个庶出的命了。”

除非...顾元狠得下那个心,用她给顾青山铺路。

不然她就是铁打的世子,流水的庶弟。

“顾沧...啧...”

想起自己的名字,顾沧颇有些烦闷,在院子的大树旁随手摘了片叶子,吹了一首小曲。

第二天的时候,顾沧醒的颇早,兴许是床与江南的不一样,她睡得有些不习惯。

顾沧披着衣服,起身看了眼窗外,天空中没有一丝的亮色。顾沧换好衣服才让小翠进来,她从不让任何人近自己的身。

虽然换了环境,小翠依旧是麻利的。一听见房里的动静,就让小厮去厨房要了热水,服侍顾沧洗漱。

洗漱完,昏沉的脑袋清醒些了,顾沧想起今天是初五。

“今个鸿满茶楼有诗会。”

鸿满茶楼在京城中颇有盛名,经常有高官贵族会去茶楼闲坐,而那翰林院编修便是时常去的。

若是得了彩头,那自然更不用说了。

听闻有些府邸的客卿,便是在诗会上呗看中的。

那些满腹经纶的书生去参加这诗会,便是希望有人能看中自己。

用了早膳,顾沧让小厮给府里人说一声,便带着小翠就出了府。

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早,可鸿满茶楼已经坐满了人。

一楼的大厅里基本上都是看热闹的百姓,来上一份茶水点心,坐在大厅里窃窃私语的聊着八卦。

上了楼,便是一群锦衣华服的书生,一个个摇着折扇,时不时的从嘴里蹦出几句酸诗,企图吸引人的注意。

顾沧抬头看了一眼三楼,楼上的包房门紧闭,三楼都是那些达官贵族才能去的地方。

“近些日子,那忠勇侯府的大少爷回来了。”

“听说他是从江南回来的,江南哪里比得上我们这京城的。若是堂堂一个大少爷还不如顾青山,那可就丢人了。”

“是啊,那顾青山虽是庶子,可也是被忠勇侯培养的一些大族嫡子也比不上呢。”

“诶,可惜了那顾青山...”

他们言语中的幸灾乐祸与不怀好意令人听的真切。

在二楼的角落里的顾沧侧耳听了片刻,折扇一晃昂首阔步的走近那书生堆。

“几位公子,在下方才在旁听了片刻,有些许不解,不知可否为在下解答。”

那群人面色一僵,看着顾沧这彬彬有礼的贵公子模样,倒也不计较她在一旁偷听了。

以这群人为首的,是个长相普通衣着华贵的男人,他冲着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立马就有人站出来,笑问:“这位少爷看着好生眼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哥?”

顾沧明了,只说:“在下不过是小户人家不足为道,初到京城,若有得罪之处请多谅解。”

听他这话一说,众人面色再变,脸上带着些许的嘲讽。还以为是个什么人物呢,外来的果然就是不懂规矩。


“果然是小户人家出声,不懂礼义廉耻。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这位公子,你先是偷听我们说话,后又随意插话,实在不是君子所为。”

他刻意提高了声音让周围的人都能听见,众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心中不免有些叹息。

这人也太不小心了,来之前也不打听打听,居然得罪了他们。

这群人为首的是国公府的庶子张桓,虽是庶子,可在京中也是受人追捧的。不少府里正儿八经的公子,也要给他一个面子。

这一切皆是因为当今皇后出自国公府,使得国公府水涨船高。而国公府受到庇护,却丝毫不知收敛。

顾沧笑答:“公子慎言,方才听见几位在说忠勇侯府世子,这又可是君子所为?”

说完,她又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边叹气边摇头:“我原以为只有那些乡下的长舌妇才会在背后议论他人,却没想到京城之中也有这样的人存在。”

她一番话,将他们这群心高气傲的读书人比做了长舌妇,一旁围观的人忍不住嗤笑。

他们的脸觉得有些躁红,张桓在京城一向顺风顺水,没想到竟冒出这么个楞青头出来,一时有些恼怒。

“你说我们在背后非议,可你又怎知我说的不对?说不准那忠勇侯世子,就是我说的那般不堪呢。”

顾沧摇了摇头,“自然是不对的,忠勇侯世子年少成才惊艳绝伦,鲜少有人能与她相比,可惜...”

可惜她是个女儿身。

师傅时常如此夸赞她,可夸到最后只剩一声叹息。

“你莫不是忠勇候世子找来的人。”张桓忍不住嘲讽她,“那忠勇候世子若真是如此,那为何这么多年未曾听过他一点风声。”

顾沧将折扇合在一起,拍了拍栏杆,“当然不是,因为我就是忠勇候世子本人。”

“啊,这便是忠勇候世子?”

“噗嗤,这人好生有趣,我还是头一次见有人这么夸自己的。”

张桓跟他身旁的公子哥脸色都忍不住变了,在背后议论别人本就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还被抓包了。

“你...”

张桓几人面面相觑,说不出半句话来。

“我也明白京城中无人知我顾沧,特意来参加诗会,替自己正名。”

张桓回了一礼:“之前张桓言行实在不是君子所为,还请顾世子见谅。”

“无事。”

原本以为还有一场冲突,现在却这么平息了。

其实顾沧根本就不打算计较这些,刚一来京城就踩着国公府的面子往上爬,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好事。

太容易给她树敌了,所以张桓给了个台阶她就顺带着往下走了。

顾沧的目标,还是在这诗会上。

找了个无人的桌子坐了下来,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有好奇,有惊讶,有探究的。

大家都暗暗打量着她,举手投足都透露着自信,即便是被这么多人看着,也丝毫不露怯。

她生的更是风度翩翩,长相略带些女气,只不过她周身的气势凌厉,没有人会将她当做男人。

只看到她就让人想起几个字,温润贵公子。

“这忠勇候世子可真是气度不凡啊,一来就说要拿这次诗会的头彩。”

“是啊,这京城卧虎沧龙的,不知道有多少的文人墨客来参加这诗会,她竟不知死活的说要拿头彩...果真是太年轻了!”

大家虽然惊讶于她的气势,可对她的话还是颇有些不信。

一部分人出言嘲讽,一部分人坐观局势,想看看她究竟是不是年轻气盛说的气话。

鸿满茶楼的诗会很快就开始了,掌柜颇有些富态,笑眯眯的仿佛弥勒佛一般,看着很和善。

“诸位肯赏脸到这鸿满茶楼一聚,真是我鸿满茶楼一大幸事...”掌柜的说了一长串的客套话,才开始进入正题,“诗会共有三题,一共三炷香的功夫,我们会从答出三题中选出最好的...”

店小二给二楼的公子们送上纸笔,就在一旁等候。

顾沧拿过砚台开始细细的研磨,一边看宣纸上的题目。

众人看着她磨了一炷香,都不由得摇头。

看来是太难了,她已经放弃了。

就这点本事,还敢口出狂言。

年少轻狂。

顾沧不紧不慢,抬眼看了一眼香炉,才开始执笔写字。

她写字的时候最是专注,一笔一划都极为认真,眉目间都染上了肃穆,仿佛在做什么极为神圣的事情。

刚好。

三炷香一灭,顾沧就放下了毫笔,身旁的人都叫苦不迭。

“不愧是鸿满茶楼,这第一题便是如此之满,我看了良久竟觉得无从下笔。王兄,你学识渊博,这次的试题对你来说定然简单吧。”

“李兄言重了,在下才疏学浅,也只答出两题而已。”

不少人都在讨论这次的试题难,也只有四五人稳坐桌前。

顾沧喝了一口小翠奉的茶,跟众人一起等待结果。

一个时辰的功夫,掌柜的就带着一叠宣纸回来了,他笑着道:“通过第一关的有王文远,张桓,范直树...顾沧,恭喜各位公子。”

通过第一关的人,一共有十五人。在小二的带领下,他们到了三楼。

留下的人目露羡慕的看着他们往三楼去。

掌柜的进了一个包房,片刻后便走了出来。

“恭喜各位公子,本次有幸请到翰林院编修替我们出题。”

掌柜话音刚落,便包房里出来一个人,墨青色的长儒上绣着一片墨兰,宽大的袖子衬得他颇为清瘦。

翰林院编修很是和睦,为人也极其友善,“我有幸观看了各位公子的试题,只能叹一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就连我也不得不自叹不如。现在让我出题倒是不知道出什么了,不如来飞花令,以花草树木为题如何?”

众位公子拱手礼,皆是应好。

“既然如此,那便由我来第一令可好?”

说话的人叫王文远,他长得唇红齿白,在京中也是个风流人物。

大家都是认识他的,自然给他面子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