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阅读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

全本阅读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

姑娘横着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高口碑小说《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是作者“姑娘横着走”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楚烟李胤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如此便打平了,可好?”打平?若不是她,他何至于这般上火?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李胤一把将她揽入怀中,用力的将她按向自己,磨着牙道:“那烟儿妹妹可要好好替我遮掩了,不然的话,明儿个京城人人都会知道,平阳郡主在怡红院接客了。”又威胁她!楚烟轻哼了一声,撇开了脸。李胤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

主角:楚烟李胤   更新:2024-07-10 21: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烟李胤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阅读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由网络作家“姑娘横着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高口碑小说《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是作者“姑娘横着走”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楚烟李胤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如此便打平了,可好?”打平?若不是她,他何至于这般上火?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李胤一把将她揽入怀中,用力的将她按向自己,磨着牙道:“那烟儿妹妹可要好好替我遮掩了,不然的话,明儿个京城人人都会知道,平阳郡主在怡红院接客了。”又威胁她!楚烟轻哼了一声,撇开了脸。李胤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

《全本阅读说我蛇竭美人?又求着做我裙下之臣》精彩片段


简一应了一声是,不大一会儿,就取来了披风,敲了敲门:“主子,披风取来了。”

房门很快被打开,简一将披风递了过去,还没来得及抬头,嘭的一声房门就被关上了。

简一摸了摸鼻子,退到了一旁。

李胤将披风递给楚烟:“喏,穿上。”

楚烟看着披风皱眉:“仅是披风又有何用?我是遮前面,还是遮后面?”

李胤闻言轻嗤:“麻烦。”

他抬手给她系好披风,而后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又扯了扯披风,将她挡了个严严实实:“这样总行了吧?”

楚烟点头表示满意:“可以了。”

李胤轻哼了一声:“你的事儿,就是多!”

他揽着她朝外走,因着怕走光也怕被人瞧见脸,楚烟埋首在他胸前,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

她倒是半点不露了,却苦了李胤。

她的身材本就傲人,如今完全是贴在他身上,每走一步,她傲人的双峰就在他身上摩擦,一下一下,一蹭一蹭。

李胤稍稍低头,便能看能看到她的浑圆,不过三两步的距离,刚刚到门口,他的身上便起了火。

楚烟只觉得他身子很硬,与女儿家的娇软完全不同,而且热的很。

走了两步,来到门前,他却停了下来,盯着房门脸色有些黑。

这时候,楚烟这才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忍不住勾勒唇角。

李胤垂眸看着她脸上的笑意,黑着脸道:“很好笑?”

楚烟连忙摇头,双手揽上他的腰,憋着笑意抬眸看着他道:“胤哥哥替我遮掩,我替胤哥哥遮掩,如此便打平了,可好?”

打平?

若不是她,他何至于这般上火?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李胤一把将她揽入怀中,用力的将她按向自己,磨着牙道:“那烟儿妹妹可要好好替我遮掩了,不然的话,明儿个京城人人都会知道,平阳郡主在怡红院接客了。”

又威胁她!

楚烟轻哼了一声,撇开了脸。

李胤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了过来:“烟儿妹妹似乎没弄清楚,现在是你有求于我。”

楚烟一向能屈能伸,当即露出一个笑容来,娇声道:“胤哥哥最好了。”

李胤挑了挑眉,俯身在她耳边道:“是胤哥哥,还是硬哥哥?”

楚烟腾的一下闹了个大红脸,朝他瞪眼:“胤哥哥,我是来相看夫君的。”

李胤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扬起一个笑容来:“是啊,你是来相看夫君的,放心,今日我定带你好好看看!”

说完这话,他忽的收了笑,用力拉开房门,揽着她的肩走了出去。

看着他冷下来的眉眼,以及紧抿的薄唇,楚烟微微挑眉。

芸娘瞧见二人如连体儿似的一道出来,再看楚烟被护的密不透风,连脸都看不见的模样,有些狐疑的看了李胤一眼。

既然要包裹的如此严实,又何必特意叮嘱她换妓子在接客时穿的衣衫呢?

她想不通。

但主子的心思不是她能猜的,主子这般做,定有其深意。

楚烟他们是从后门进来的,穿过后院,便来到了怡红院的主楼。

刚刚靠近主楼,便听到了丝竹乐器,与不断地叫好声,真真是歌舞升平热闹非凡。

待到入了主楼,更显繁华。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墙壁上挂着各种装饰,就连挂着灯盏都是精致无比,有些甚至都镶了金边。

怡红院是环楼,中间是高高的舞台,上面正有许多女子,伴着乐声翩翩起舞,抬眸望去金碧辉煌。


毕竟是亲王府邸,规模着实有些大。

李晗带着楚烟慢悠悠的逛了两个时辰,这才逛完。

他将楚烟送回了院门前,柔声叮嘱道:“今儿个走的有些久,想必你也乏了,从平阳到京城,又是一路劳顿,等你休息好了,我带你去京城四处转转。”

楚烟应了一声,站在院门前,目送着他离开。

与李胤相比,李晗简直再好不过,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若不是船上那件事儿,她根本没必要考虑李胤。

想到他,楚烟心头就是一阵烦躁,转身回了院子,向徐嬷嬷问道:“小厨房可弄好了?”

“已经收拾妥当。”

徐嬷嬷笑着问道:“小姐可是要亲手做糕点,送给世子?”

楚烟嗯了一声:“他特意给我送了樱桃,我还礼也是应该的。”

徐嬷嬷闻言顿时笑了:“小姐说的对,不能少了礼数。”

楚烟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小厨房。

傍晚的时候,宁王府每个院子,都收到楚烟亲手做的糕点,还有她从平阳王府带来的礼。

这些礼,原本该昨日就送的,但因着昨儿个她休息的早,未曾正式见过府上的人,便就作罢了,今儿个正好连着糕点一同送上。

来福一手端着糕点,一手拎着楚烟送来的礼,高高兴兴的进了屋:“主子,郡主给您送吃食来了!”

李胤捧着书,躺在小榻上。

他的内伤原本是不重的,但架不住他用内力逼出了僵直散,又沉了一回海,还一连泡了两次冷水,内伤便有些压不住,今日与李晗切磋,也都是强撑着。

而这桩桩件件,每一件都与楚烟有关!

故而听得郡主两个字,李胤的脸色就有些不大好,连头也未抬,直接道:“扔了!”

来福吓了一跳,连忙道:“这可仍不得,是郡主亲手做的呢!”

听得这话,李胤终于抬眸看了他手中的糕点一眼,轻嗤了一声道:“她贵为郡主,会亲自下厨做糕点?不过是下人做了,她担个名头罢了。”

“才是呢!”

来福立刻辩解道:“与世子逛完府上之后,一回院子郡主就进了小厨房,做糕点的许多材料都没有,还是跟大厨房要的,王妃还特意去看了,府上诸多下人都是亲眼瞧见的。”

“从和面到上锅,君主都是亲力亲为,连火候都在一旁亲自看着,真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世上难见郡主这般才德兼备、又如此貌美的女子了!”

“不过是她收买人心的手段罢了。”

李胤轻哼了一声,但到底还是起了身,拿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

甜而不腻,还带着一股清香,倒是与京城所见的糕点不同,有着别样的风味。

来福见他松了眉,面有满意之色,轻咳一声开口道:“这糕点,本是郡主特意为世子做的,但考虑到府上还有其他兄弟姐妹,便干脆多做了一些,每个院里都送了一份,您瞧,有个还是挺好的不是?还能得到多一份的关……”

啪!

吃了一半的糕点,重重的扔在了盘子上。

李胤冷声道:“扔了!”

来福傻了眼:“这……”

“让你扔你就扔!”

见他态度坚决,来福只得应道:“是。”

他可惜的看着盘子中的糕点,叹了口气正要转身,却忽然有些惊讶的从糕点下抽出一张花笺来:“这是什么?”

李胤转眸望去,一眼就瞧见了上面娟秀的字。

他从来福手中抽走花笺,看着上面的内容,神色复杂。

其实花笺上也没写什么,只是写了这糕点的名称,以及配什么茶味道最好。

来福笑着道:“郡主真是有心了。”

李胤看着花笺,沉默着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糕点留下,你出去吧。”

来福只当是郡主的用心,让自家主子改了主意,当即高兴的将糕点和礼物留下,还特意说了一遍,是楚烟送的礼,而后便退下了。

李胤看了看糕点,又看了看手中的花笺,轻哼了一声。

亲手写的花笺,若是当真胸怀坦荡,就该大大方方的放在糕点上面,让人一眼便能瞧见。

压在下面,吃完糕点才能看见,不是别有居心,又能是什么?

与他发生了那样的事儿,还能面含娇羞与李晗游园,转眼又特意给他写了这样一张花笺,还欲盖弥彰的压在了糕点下。

她将这宁王府,当成了猎艳场不成?!

走了半日的路,楚烟乏的很,泡在澡盆里闭眼休息。

忽然,面前落下阴影,一道不善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楚烟睁开眼,就见李胤正站在浴桶旁,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她。

许是已经有过两次他突然出现,楚烟现在已经波澜不惊,但想起昨儿个他说她不知羞的话,她便一把环抱住自己,将身子沉到了水里。

看着她的动作,李胤轻嗤了一声:“多此一举!”

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楚烟觉得他简直无理取闹!

她压下心头恼怒,正要开口,李胤却忽然将一个东西,丢到了水里,冷眼看着她道:“你不是胆大妄为么?这般暗戳戳的勾搭我,是想鱼与熊掌兼得,还是想要与我玩情深?”

楚烟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不是羞的,而是气的!

她暗地里送他花笺,不过是想同他表达善意,最好从前的都忘了,昨儿个开始,他们就两清了不是么?

可他呢?

无论是鱼与熊掌兼得,还是玩情深,都在骂她,是个水性杨花、放z荡的女子。

平阳王常说,整个楚家的反骨都长在她一人身上,若她有十斤重,那九斤必定是反骨。

而楚烟此刻的反骨已经达到了九斤九,她不怒反笑,松开环住自己胸前的手,缓缓从水里起了身。

娇嫩雪白无瑕的肌肤,饱满丰挺的酥胸,一点点呈现在李胤面前。

水渍顺着傲挺的酥胸滑落,有的直接从那两粒茱萸上坠入水中,溅起细小的水花,有的从茱萸两侧分开,沿着酥胸滑向盈盈一握的腰间,滑过平坦的小腹,再没入并不


李晗的脸色很是不好,但却没说什么,只道:“你随我回去。”

“不急,待看完热闹,我就随大哥走。”

李胤的手连忘返,两根修长的手指还轻大哥来都来了,不若一道瞧瞧?也好全了,你们当年的知己之情。”

楚烟顿时涨红脸,咬住下唇,才忍着没法出声。

李晗闻言皱了眉,看了眼楼下的沈音,又看了看对面得意洋洋的韩奎,沉默片刻还是朝木几走了过来。

听到脚步声,楚烟整个人都紧张的绷直了,

李胤轻笑了一声,松开握一只。

楚烟恨的牙痒痒,这个混蛋,给她等着!

外间的唱价已经近了尾声,就连二皇子都不再唱价,不是出不起这些银子,而是凡事有度,若是再多,明儿个朝堂就有参本,等于是将把柄送到了旁人手中。

韩奎意气风发,得意洋洋:“诸位若是没有再出价的,那沈美人的初夜,我可就笑纳了!”

李晗闻言皱紧了眉。

李胤把笑着对杨益肖倓道:“你们可能有所不知,我大哥尤喜爱文墨,与沈姑娘算是志同道合,二人曾经书信往来,互引为知己,若不是左正一……”

李晗冷了眉眼,打断了他的话:“二弟慎言!”

李胤闻言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楚烟气的脑壳疼,他这哪里是对旁人说的?分明就是在对她说的!

楼下的唱价已经开始倒数。

李晗放在膝头的手,已经握了成拳,终于在倒数到二的时候,他开了口:“元喜。”

元喜闻言一愣,不赞同的皱眉道:“世子……”

李晗闭了闭眼:“唱价!”

听得这话,元喜也只能高声唱价道:“宁王世子,出价一万八千两!”

唱价一出,整个怡红院一片哗然。

原本站在台上,仿若置身事外的沈音,忽的抬了头,朝雅间这边看来。

即便,她什么也没瞧见,却依旧好似,对上了一双温柔的双眼。

她笑了笑,眼泪从眼角沁出。

罢了,这样也就够了。

楚烟听得却是心头一沉。

她不是小孩子,知道唱价意味着什么,与李胤这种凑热闹亦或是斗气的唱价不同,李晗的唱价,代表了他的态度。

他心里有沈音。

不管是因为不舍,还是因为其他,他心里是有她的。

楚烟忽然就明白,李晗这两日,不,是自打她入了宁王府以来,为何从不曾主动找过她。

忙,当然是理由,但却不是唯一的理由。

她想起了母妃的话,一个男子若是心里真的有你,是绝对不可能忍着不来寻你的。不见你的理由有很多,可见你的理由却只有一个,就是他喜欢你。

若他喜欢你,哪怕他再忙,他也会抽空来见你,用饭休息都可以排在见你的事儿之后。

即便是真的无法相见,他也会用各种办法告知你,他在想你。

若他不寻你,理由也只有一个。

不喜欢,或者不够喜欢。

就李晗对她而言,若是他真的喜欢,甚至是真的有心,同处一宅,他有的是机会来寻她,比如还礼的时候,再比如,午间休息。

她打听过,李晗办公的衙署,距离宁王府并没有很远,若他想回来见她一面是足够了。

痛的她回了神,不由抬眸朝上看去,李胤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

楚烟朝他瞪眼,恨不得咬他一口。

瞧见她凶巴巴的模样,李胤反而勾了唇角,

楚烟身子一颤,气的无能狂怒。

啊啊啊啊!这个混蛋!

李晗唱价,韩奎那边就没了声。


宁王气不打一处来,过了半晌,气哼哼的坐了下来,伸手给自己倒了杯凉茶,一口气饮完。

他深深吸了口气,冷笑一声:“好个臭小子,跟本王玩这一手是吧,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马车吱吱呀呀的在大街上走着。

楚烟掀开车帘,好奇的打量着夜间的京城。

李胤睁开眼,看着她娇媚的侧脸,眸色沉沉,沉默不语。

楚烟似有所感,转眸朝他看去,却见他依旧闭着眼。

他的俊美是她第一眼就知道的,此刻的他身着一身白衣,车帘掀开,月光洒落在他脸上,更添了几分俊美。

比起白日里咄咄逼人,亦或是满是侵略,好似要咬她一口的模样,此刻的他可以称之为恬静。

若是一直这样,就好了。

楚烟心头叹了口气,移开目光,转眸朝窗外看去。

李胤睁开眼,静静地看着她,在她转过头来的那一霎,又闭了眼。

楚烟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在心里轻哼,总有被她抓到的时候!

然而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李胤没有再睁开眼。

四周渐渐开始热闹了起来,怕被旁人看见,楚烟放下车帘,乖巧的坐在车厢内。

马车停了下来,简一在外间低声道:“主子,到了。”

李胤嗯了一声,睁开眼起身。

楚烟皱眉问道:“胤哥哥,我就这么下去么?没有面巾什么的么?”

李胤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已经安排好了,你下车便是。”

楚烟闻言没有再问,乖乖跟着他下了马车。

一下车,便有一个女子迎了上来,笑着道:“这位便是郡主吧?请随我来。”

楚烟闻言转眸朝李胤看去,开口问道:“胤哥哥你呢?”

李胤看着她道:“我自然是去前院,待你换好衣服,芸娘会领你来见我。”

说完这话,他抬脚便要离开。

楚烟急忙抓住他的衣袖,盯着他的双眸,认真的道:“胤哥哥,我人生地不熟,不想一个人。”

李胤闻言一愣,垂眸看了眼她扯住衣衫的手,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换衣衫,也要我在一旁陪着?”

楚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嗯。”

李胤顿时不说话了,只静静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麻烦!走吧。”

楚烟乖巧的跟在他身后,一直拽着他的袖子不曾松手。

李胤任由她牵着,抬脚朝前走去。

他们身后,芸娘与简一落后一步。

芸娘低声道:“主子与郡主,瞧着关系不一般啊。”

简一低声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么?”

芸娘看着前面一对璧人,低低叹了口气:“我只是担心红玉她……”

简一闻言皱了皱眉:“即便没有郡主,主子也不是红玉她可以肖想的。”

玉娘闻言张了张口,最终却只化成了一缕叹息。

男人,如何懂女人的苦?

红玉自知身份,自是不会惦记主母的位置,所想的也不过是能成为主子的女人,陪伴主子左右罢了。

但心里知道是一回事,感情又是另一回事,见到郡主,红玉一场伤心必不可免。

李胤领着楚烟来到一间屋子前,芸娘将准备好的衣服递给她,笑着道:“郡主在里间换衣即可。”

楚烟接过衣衫,并没有动,是眼巴巴的看着李胤。

瞧见这般场景,芸娘顿时有些心惊,目不转睛的看着李胤的反应。

李胤挑眉看着她:“怎么,还要我进去陪你?”

楚烟咬了咬唇,轻轻点了点头。

平日里胆子大的很,倒是难得见她这般胆小依赖他的模样。

相关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