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老祖宗回来了

老祖宗回来了

柏纹姐姐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闭关八百年的将离,再次睁开眼睛时错愕发现,她曾经囤的钱财和四合院不仅没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笔巨债以及一个傻乎乎的徒弟。无可奈何她只能重操旧业,开始赚钱,还债,养家……很快,她的名声打了出去,前来求助的大佬络绎不绝,可他们却没有注意到,他们口中的大佬此刻正在直播间里力哄霸榜的金主爸爸。

主角:将离,夏新,傅时延   更新:2022-07-15 22:4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将离,夏新,傅时延 的女频言情小说《老祖宗回来了》,由网络作家“柏纹姐姐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闭关八百年的将离,再次睁开眼睛时错愕发现,她曾经囤的钱财和四合院不仅没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笔巨债以及一个傻乎乎的徒弟。无可奈何她只能重操旧业,开始赚钱,还债,养家……很快,她的名声打了出去,前来求助的大佬络绎不绝,可他们却没有注意到,他们口中的大佬此刻正在直播间里力哄霸榜的金主爸爸。

《老祖宗回来了》精彩片段

南城,夏季炎热,路上没什么人。

老城区的网吧前停着一辆车,车里的老道人看着身边的小姑娘,脸上挂着一丝忧虑。

“老祖宗,骄阳观和我那不成气候的徒弟,夏新,就交给您了,我只能送您到这里了,到了骄阳观,您的新身份,小新那孩子会告诉您的。”

小姑娘面白如雪,唇红如点朱,车子里没有开空调,但她身上一点点的汗意都没有,反而透着一股淡淡的寒气。

听到老人的话,将离微微一颔首,“知道了,我欠你的,我知道,你放心去吧。”

老人闻言,跟随她一同下车,对她躬身行礼。

将离站在那里,受了一礼。

下一秒,老人和车辆便消失在原地,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将离眼皮微动,抬眼看向面前的高楼大厦,上面写着几个字,但有的将离认识,有的却不认识了,像是缺了什么一样。

“这叫,网吧?”她回想着老道士说的话,看到网吧没有关门,从外面可以看到屋里的一切,她直接走进去。

……

“不是,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先是电脑打不开,现在又一直没电……”网吧里,老板一脸烦闷地看向旁边的青年,“夏新,你能修好吗?”

夏新趴在一台电脑前面,正在看是哪里线路的问题,听到老板的话,刚想说话,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在门上。

老板回头一看,就见一个穿着很奇怪,像是古装似的小姑娘,站在门口,捂着额头,像是刚才撞过门的样子。

将离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看着眼前透明的门,抬手摸了摸,真是奇怪了,这年头还有透明的门?

“喂……”将离正看着,透明的门忽然被打开来,老板探出头来,看着将离,“你这个小姑娘怎么回事啊,这么大的玻璃门都没看见?”

“玻璃门?”将离恍惚地想,这不就是琉璃做的门吗?这年头的人还真是奢侈,琉璃都能够做成门随便用了?

“你这什么样子啊……”老板见她一脸迷茫,有些奇怪。

“你不会连玻璃门都没见过吧?你是从哪里来的老古董?”

将离眨眨眼,“山里来的。”

“……”

听她煞有其事地回答,老板一脸无语,更加断定她不是来上网的。

“我找夏新。”

老板正狐疑地看她的时候,将离开口了。

老板一顿,“夏新?你找小新?”

将离点点头,“他师父说,他在这里。”

“……他那个前几天去世的师父?”老板嘟囔着,打量将离几眼。

这小姑娘虽然奇奇怪怪的,但模样颇为漂亮,尤其是一双清澈如泉水的眸子,好像可以倒映出世间的一切。浑身的气质,也是清清爽爽的,大夏天看到她,都让人烦闷的心情为之清爽。应该不是什么坏人。

思及此,老板便道:“那你进来吧,小新在里面。”

将离道了一声谢,跟在老板身后进入网吧。

整个店铺上下两层,但基本上没什么人在。

前面的大厅里,隔开了一个一个特殊似的隔间,上面放着一些黑布隆冬的木板一样的东西,还有些造型奇特的椅子。

 


将离一进来,就看见一个人撅着屁股,趴在一个位置上,像是在摆弄什么东西。

“小新,有人找你!”老板带着将离过来,招呼道。

夏新闻言转过头来,露出来一张灰扑扑的脸,看向老板,刚想要说话,目光却落在老板身边的将离身上。

看到将离,他脸色一变。

这个人……

老祖宗?

夏新是骄阳观主收养的孤儿,骄阳观主就是他的师父,前几天去世之前,给他看过一幅画像,师父说画像里的人,就是他的师祖,让他乖乖等着师祖回来。

而画像里的人,和眼前的人,长得一模一样……

“你就是夏新?”夏新盯着将离看的时候,将离也在看他,上下将他一打量,蹙眉道:“根骨不行,悟性不行,愚钝,老道士什么眼光?”

夏新:“……”

他倏然地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的人,心里有些打鼓。

尽管师父跟他说过,师祖会回来,但他听师父说过,师祖都闭关八百年了,要是一个大活人早就死八百次,骨头都成灰了。

现在突然一个小姑娘这么站在他面前,这也太荒谬了……

夏新想着,心里越发烦躁,“那什么,张叔,今天恐怕开不了业了,我修不好……”

老板听到今天没法营业,有些焦灼:“真的修不好?”他忍不住吐槽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明明前两天刚检修过电路,还查过电脑,怎么回事?”

将离闻言,瞥了一眼老板脚边不远处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铁盒,前面正好还蹲着一个孩子,大约四五岁的模样,一双透明苍白的手,正在里面搅和来搅和去,玩得不亦乐乎。

将离忽然问道:“你们不觉得热吗?”

老板听见将离的话烦躁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考虑热不热的?”

一旁的夏新闻言一愣,他有些狐疑地看了看自己穿的长袖。

不对。

如今是七月的天,店里没有电,空调自然没开,这大热天的,气温都快上四十了,怎么会感觉不到热,甚至还凉浸浸的?

“有个孩子一直在你身边,你当然不会觉得热了。”

将离看着一脸疑惑的夏新,开口回答道。老板一头雾水地左看右看,“什么孩子啊?”孩子跟他觉得不会热,有什么关系吗?

他不由看向夏新,狐疑地道:“小新,你真的认识这个人吗,我怎么感觉她怪怪的?”夏新听到将离这话,心里却打了个突,他跟在师父身边,见过不少脏东西,将离这话说的,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

“你看不见?”将离对上夏新的目光,话音刚落,她又哦了一声,“也对,你这个天资,确实看不见。”

夏新:“……”

这话也太扎心了。

将离瞥了他们俩一眼,确定他们俩都看不见那个东西,有些无语。

老板是个普通人看不见就算了,夏新居然也看不见……

就这根骨,这天资……

臭老头收他做徒弟干嘛?

“简单的说,就是你们这铺子里,有一个小鬼作祟,是他弄得你们开不了业。”将离无语片刻,好心地解释道。

“鬼?”老板听到这话,顿了一下,却哈哈地笑起来,“你这小姑娘该不会是电视看多了吧,这年头哪里会有鬼?开什么玩笑?”

第1卷 第三章:老祖宗画符中

将离没有理会老板嘲讽,面无表情地向夏新问道:“带符纸了吗?”

“啊?”夏新一愣,没想到她会这么问。

将离不耐地道:“带了吗?”

见她皱眉,夏新心里猛地一跳,像是被利刃刺了一下似的,惊慌地道:“带,带了……”

他忙不迭地从口袋里翻出来几张没用过的黄表纸递给将离。

将离拿过来,又看向老板,“有毛笔吗?”

老板不明所以:“……毛笔?”

“你们这里现在都不用毛笔吗?”将离看到他的反应,有些迟疑地问。

夏新反应过来,从桌面上拿过来一根圆珠笔递给将离,忐忑地道:“我,我们这里不常用毛笔了,现在大家大多数时候都用这种笔。”

将离看着眼前这个类似于透明棍子的东西,头一次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

“这个,是这么用的……”夏新想起来将离如果真的是老祖宗的话,肯定没见过这种东西,立即拿起来,将笔帽取下来,递给将离,“用这头就可以写字了!”

将离看他一眼,将圆珠笔接过来,仔细看了看,比划了一下,开始下笔。

没想到这奇奇怪怪的东西,竟然还真的能画出东西来。

老板愈发觉得不正常,不由看向将离,却见将离学会怎么用圆珠笔后,下笔如有神,用握毛笔的姿势,在符纸上,迅速画出来一道符咒。

那看着乱糟糟的,像是鬼画符似的东西,就算是老板这样的普通人,都看得出来是有些门道的。

夏新看到这一幕,更是呆了一呆。

画符这种东西,他见老道士画过很多次了,但师父每次画符,都需要提前准备三天,摆香案,上香,请神,事先净身,又净手,净口,净笔纸墨砚台,祷告完后,取笔一挥而就,喷上法水,再祷告,再顶礼、送神,缺一不可……

朱砂和用笔,也有讲究。

方才他急着跟将离科普圆珠笔的用法,都忘了关心将离用笔来做什么。

没想到将离竟然就用这笔画了!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将离一笔而就,已经画好了一张符,旋即她停顿了一秒,像是在想什么。

下一秒,她懊恼地一皱眉,咬破手指,在符纸上方按下去。

“她,她这是在干嘛?”板愈发觉得奇怪,不由向夏新问道。

夏新呐呐地道:“师父跟我说过,这种叫做点相,只有开光和点相完成的符纸,才有效果,但点相一般来说是用鸡血和鸡毛,实在没有这些东西的时候,也会用人血……”

说话间,他忽然就明白了。

怪不得她刚才一副在找东西的模样,原来是在找点相用的东西,找不到,就只能用人血了。

老板听得一愣一愣的。

将离在这时候,迅速用血点在符头、符胆、符脚等位置。

点好之后,老板和夏新便看见,符纸上划过一抹暗红色的流光,像是灯光闪烁了一下,很快又消失不见。

老板猛地眨眨眼,怀疑自己眼花了,“小新啊,你刚才看见了吗……”

夏新还没说话。

将离便拿起符纸来,在手里一甩,那符纸轰隆一声,突然燃烧起来。


将离没有理会老板嘲讽,面无表情地向夏新问道:“带符纸了吗?”

“啊?”夏新一愣,没想到她会这么问。

将离不耐地道:“带了吗?”

见她皱眉,夏新心里猛地一跳,像是被利刃刺了一下似的,惊慌地道:“带,带了……”

他忙不迭地从口袋里翻出来几张没用过的黄表纸递给将离。

将离拿过来,又看向老板,“有毛笔吗?”

老板不明所以:“……毛笔?”

“你们这里现在都不用毛笔吗?”将离看到他的反应,有些迟疑地问。

夏新反应过来,从桌面上拿过来一根圆珠笔递给将离,忐忑地道:“我,我们这里不常用毛笔了,现在大家大多数时候都用这种笔。”

将离看着眼前这个类似于透明棍子的东西,头一次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

“这个,是这么用的……”夏新想起来将离如果真的是老祖宗的话,肯定没见过这种东西,立即拿起来,将笔帽取下来,递给将离,“用这头就可以写字了!”

将离看他一眼,将圆珠笔接过来,仔细看了看,比划了一下,开始下笔。

没想到这奇奇怪怪的东西,竟然还真的能画出东西来。

老板愈发觉得不正常,不由看向将离,却见将离学会怎么用圆珠笔后,下笔如有神,用握毛笔的姿势,在符纸上,迅速画出来一道符咒。

那看着乱糟糟的,像是鬼画符似的东西,就算是老板这样的普通人,都看得出来是有些门道的。

夏新看到这一幕,更是呆了一呆。

画符这种东西,他见老道士画过很多次了,但师父每次画符,都需要提前准备三天,摆香案,上香,请神,事先净身,又净手,净口,净笔纸墨砚台,祷告完后,取笔一挥而就,喷上法水,再祷告,再顶礼、送神,缺一不可……

朱砂和用笔,也有讲究。

方才他急着跟将离科普圆珠笔的用法,都忘了关心将离用笔来做什么。

没想到将离竟然就用这笔画了!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将离一笔而就,已经画好了一张符,旋即她停顿了一秒,像是在想什么。

下一秒,她懊恼地一皱眉,咬破手指,在符纸上方按下去。

“她,她这是在干嘛?”板愈发觉得奇怪,不由向夏新问道。

夏新呐呐地道:“师父跟我说过,这种叫做点相,只有开光和点相完成的符纸,才有效果,但点相一般来说是用鸡血和鸡毛,实在没有这些东西的时候,也会用人血……”

说话间,他忽然就明白了。

怪不得她刚才一副在找东西的模样,原来是在找点相用的东西,找不到,就只能用人血了。

老板听得一愣一愣的。

将离在这时候,迅速用血点在符头、符胆、符脚等位置。

点好之后,老板和夏新便看见,符纸上划过一抹暗红色的流光,像是灯光闪烁了一下,很快又消失不见。

老板猛地眨眨眼,怀疑自己眼花了,“小新啊,你刚才看见了吗……”

夏新还没说话。

将离便拿起符纸来,在手里一甩,那符纸轰隆一声,突然燃烧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