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第一皇太子

第一皇太子

林森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杨云来到了平行世界里的大隋帝国,是如今的当朝太子爷。此时此刻的隋国,摇摇欲坠,其父皇因为重病卧居床榻,无法理政,现由当朝皇后垂帘听政。实则皇帝已被软禁了起来,而身为太子的他也被恶人塑造成了纨绔不堪的形象。为了保家国,为了自己的生命,他开始杀权臣、灭鞑靼,醒掌天下权...

主角:杨云,陈秀   更新:2022-07-15 22: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云,陈秀 的女频言情小说《第一皇太子》,由网络作家“林森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杨云来到了平行世界里的大隋帝国,是如今的当朝太子爷。此时此刻的隋国,摇摇欲坠,其父皇因为重病卧居床榻,无法理政,现由当朝皇后垂帘听政。实则皇帝已被软禁了起来,而身为太子的他也被恶人塑造成了纨绔不堪的形象。为了保家国,为了自己的生命,他开始杀权臣、灭鞑靼,醒掌天下权...

《第一皇太子》精彩片段

大隋帝国。

皇城,储秀宫内......

“太子殿下,请让臣妾为你宽衣就寝吧?”

一个性感妖娆的美人,只身穿一层薄纱宫装,一脸妩媚的笑容,朝着面前的男人一点点的走近。

她那身薄纱下,玲珑有致的身段和若隐若现的红肚兜,让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忍不住心动。

可对面的太子殿下,见了她犹如见到了红粉骷髅,地狱恶鬼!

不为别的,因为这个女人是储秀宫的秀人!

理论上来说,她被挑选出来是准备进献给皇帝,他老子的女人!

太子拼命的摇晃着脑袋,却发现自己头昏脑涨,神志不清。

谨慎的理智告诉他,这是个陷阱!

他拼命的想要冲出,逃离后宫,却因为手脚发软,慌里慌张下踢到了椅子,一个绊倒,瞬间脑袋磕在了旁边的架子上,当场昏死过去。

见状,那美丽的宫装女子一愣。

她缓缓的走过去,小声呼唤了两句,“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发现太子没有任何的回应。

下意识的,美女哆哆嗦嗦伸出了手,摸了摸太子的鼻息。

瞬间......

一道晴天霹雳打在了心头。

没气了!

太子死了?

美女惊呆了,惊慌失措刚想大叫。

但接下来......

刷的一下,没了气息的太子殿下,猛然睁开了凌厉的眼睛。

杨云坐起身来,只感觉脑袋一阵刺痛。

他茫然的看向四周,却见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屋,一个魅如妖精,只着薄纱宫装的绝美女子,正跌坐在哪儿,惊恐的瞪大了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怎么回事儿?我不是在边境扫毒,已经牺牲了吗?这里是哪儿?”

瞬间,无数记忆碎片涌上脑海,杨云瞬间明白过来了。

他穿越了!

这里平行世界的大隋帝国。

此时此刻的大隋帝国,风雨飘摇。

外有鞑靼虎视眈眈,内有权臣当道。

老皇帝杨福,对外宣称重病在床,无法处理朝政,由皇后垂帘听政。

实则......

他已经被软禁。

朝政上下完全被皇后和国丈张炳贤把持。

甚至于,张皇后将自己的称号,从皇后改成了女帝。

朝野上下震动,却无一人敢反对。

女帝的行为,跟杨云那个时代的大秦赵高一样,指鹿为马,有异曲同工之妙。

杨云的前身是太子殿下,但倒霉就倒霉在他这个身份。

女帝的儿子二皇子,想要继承大统。

所以,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联合了张国丈设计给杨云下药,送入了储秀宫。

到时候,太子趁着皇上病重,违背伦理,霍乱后宫。

这顶大帽子,足够让杨云万劫不复。

扭头杨云眯着眼,看向了陈秀人,那眼神哪里还有半点中了药的迷茫?

陈秀人顿时慌了,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现在的姿态跌坐在哪儿,张大了腿,完全走光了。

她慌慌张张的呢喃道:“太......太子殿下,你......你做什么?你......你可别吓臣妾啊?”

前世作为一个苦比单身狗,媳妇也没一个的杨云。

看着面前这个肤白貌美,苗条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人,他顿时冷笑了起来。

不愧是精挑细选上来的秀女,比之他那个时代的女明星,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尤其是她现在这个姿势,在宫装薄纱,隐隐约约、若隐若现之中,格外的挑拨男人的神经。杨云冷笑一声,“女帝和国丈不是让你来侍寝吗?你是不是该完成他们交代的任务?”

一句话,瞬间让陈秀女大为惊恐。

她是储秀宫的秀女不假!

可被挑选上来后,一直没有给名份。

在这储秀宫内,她每日煎熬,跟守活寡无疑。

此番女帝找她合作,陈秀人知道她权倾朝野,现在大隋即将改朝换代,想博一次富贵。

她原本计划,是给太子宽衣解带,两人假装苟且。

到时候再一声大叫“救命”,外面的人进来抓奸便可。

谁能想到?

太子殿下居然疯了!他要玩真的!

“不不......殿下,你别这样!我只是......”

“怎么?呵!现在你知道怕了?可惜晚了!”

说完这话,杨云居然扑上去,粗暴的一把抓住陈妃的轻纱用力一扯。

撕拉一下,她那点可怜的薄纱宫装,在杨云的暴力下,当场粉碎。

仅着一袭红肚兜和裤衩,陈秀女心慌意乱,惊呼一声后,双手交叉在胸前,死死捂住。

那副欲盖弥彰的动作,配合着昏暗的灯光下,洁白如玉的肌肤,更是诱人无比。

陈秀女是真的吓到了!

她没想到,太子殿下竟然前后差距如此大,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涨红了脸,咬着银牙,低声呵斥道:“太子殿下!请你自重,你再这样,臣妾可要叫人了!”

“叫人?哈哈哈......”

杨云闻言顿时笑了起来。

“你这白痴女人!你以为你答应女帝陷害本宫,会有个富贵出路?陷害当朝太子,此等龌龊之事,事成之后,他们难道不会将你灭口?”

说完,杨云在陈秀女一脸震惊之中,一把将她拦腰抱起。

陈秀女惊慌失措,她大声叫喊着,“不要啊!太子殿下,我可是储秀宫的,是你父皇的妃子,你这样做会让天下所不耻的。”

“不耻?哼!你只是一个储秀宫的秀女,我父皇可没给你名份?”

话毕,陈秀女刚要说点什么?

接着......

杨云便不顾一切,直接欺身压了上去。

整个储秀宫内,一股桃色弥漫。

一个小时后......

杨云心满意足的起身,瞄了一眼床单上的红色,又看了看泪眼婆娑,失魂落魄的陈秀人。

他冷笑道:“陈秀人,这样的结果你可满意?”

陈秀忍闻言,咬牙切齿的盯着杨云。

“畜生!我是你父皇的女人,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你不得好死!”

“呵......若不是本宫的父皇没给你名分,陈秀人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

一句话,让陈秀女陷入了沉默。

是啊!若不是如此,她怎会答应女帝,博取一个富贵。

“在本宫看来,陈秀人你与其和女帝合作,不如考虑下和本宫合作如何?”

“呵呵......”

陈秀人闻言笑了。

“怎么?你觉得你斗得过张国丈和女帝他们?”

“斗不斗得过两说!可是陈秀人,你得想清楚了,如果你帮助张皇后,她的儿子得到了皇位,事成后你必然被灭口。相反,如果帮本宫,将来本宫荣登大宝,你是我的女人!本宫册封你一个嫔妃还是可以的。”

说完这话,杨云看向了门外,淡淡一句,“你快点做出选择吧!本宫没猜错的话,捉奸的人要来了。”

果然......

此话刚落,似要应证他的话一般。

门外传来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而后一个太监,扯着公鸭嗓便大声嚎叫着,“女帝驾到!!”


陈秀人的下人们,听到太监的咋呼声,纷纷跑了出去。

一时间,门外跪拜一地,众人齐声高呼:“恭迎女帝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个穿着金色凤袍,高贵得不可一世的冷艳美人,从凤辇上走了下来。

看也不看这些下人,她迈着修长的大腿,直接便朝着陈秀人的寝宫而去。

吓得一个女侍急忙起身,劝阻道:“女帝娘娘,陈秀人已经歇下,请容奴婢前去通传。”

女帝冷着脸不答话,只是冲着旁边一个太监打了个眼色。后者直接跳出来,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那侍女脸上。

“放肆!女帝乃六宫之主,现在更是受陛下所托,统领全国朝政!什么地方去不得?你一个小小的贱婢也敢拦了凤驾?脑袋不想要了?”

太监尖利的话音一落,吓得侍女立马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只是怕陈秀人睡下,容颜不整,冲撞了女帝娘娘!”

“哼!”

女帝直接一声冷哼,嗤之以鼻的一句,“只怕不是容颜不整,而是衣衫不整吧?鬼知道陈秀人的后宫,有多少龌龊事。本帝今个儿还非要见识见识了!”

话音一落,她一使劲儿,直接把门给狠狠推开了。

等到女帝按照原来的计划,怒气冲冲进去准备捉奸太子和陈秀人的奸情,从而达到废太子的目的时......

没曾想,入眼看到的一切,让女帝彻底傻眼了。

却见陈秀人的后宫内,太子和她两人,相对而坐,两人悠闲的品着茶。

何来的奸情?何来的衣衫不整?

见到女帝驾临,两人立马起身。

因为皇帝还健在,太子和女帝算是平级,无须见礼。

可作为六宫之主,陈秀人得行礼,她立马跪拜,“臣妾恭迎女帝娘娘!”

女帝冷哼一声,淡淡一句,“免礼!”

杨云一直在偷偷打量着女帝,只见她仪态端庄,生得是倾国倾城。

唯独,一张冷若寒霜的俏脸,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这样高贵的女人,细细打量,竟然别有一番韵味。

女帝自然也察觉到了太子杨云那极具侵略性的眼神,这小子可真是大胆!

尤其是那双色眯眯的眼睛,一直在扫描着她全身上下每一寸。

这还是以前那个小心翼翼,说话都不敢大喘气的懦弱太子吗?

“殿下真是好雅兴!居然在这深更半夜,来到了储秀宫?”

女帝若有所指。

她不明白,明明给太子殿下下了药。

那药性非常猛,任何一个女人在前,他都不可能把持得住。

可为何?

他和陈秀人竟然相安无事?

“本宫此番前来,与陈秀人吟诗作对,畅谈风月,不知有何不可?”

杨云好一个“吟诗作对,畅谈风月”,想到刚才在铺上发生的事情,陈秀人羞得是面红耳赤。

女帝冷笑一声,反问道:“殿下可知,储秀宫是何处?”

“自是知道!为皇家挑选秀女之所。”

“既是如此,这深更半夜,殿下擅闯陈秀人深宫,你可知罪!”

话音一落,门外早就等待多时的武太监,纷纷冲了进来。

显然......

她是有备而来!

既然没抓到具体的把柄,但一个擅闯储秀宫,足够让太子万劫不复了。

“哈哈哈......”

杨云笑了。

笑得是如此肆无忌惮,如此的平静。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都蒙了。

夜闯储秀宫,侵犯陛下的女人,这可是大罪啊!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女帝看来没听清楚本宫的话!本宫已经说了,储秀宫乃为皇家挑选秀女之所,请问女帝!本宫是不是皇家之人?”

一番话,让女帝噎着了。

“哼!饶是如此,殿下擅闯储秀宫,还是夜半三更,孤男寡女!只怕陛下知道的,也会治殿下的罪!“

“是吗?”杨云寸步不让,依然是那副极具侵略的目光,回瞪了女帝。

这个眼神让女帝非常不自在,总有一种感觉,自己在他的目光下,一览无遗。

她冷着脸,也不废话,一摆手呵斥了句,“拿下!”

武太监立马一拥而上,刚要动手。

“圣旨在此!本宫看尔等谁敢造次!”

突然,太子杨云手中,多了一道圣旨,直接高高举起。

吓得众人立马跪倒在地。

就连女帝也震惊了,僵在了当场,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杨云。

她想不明白,皇帝被软禁,杨云的圣旨从何而来?

莫不成!这小子疯了,他居然敢假传圣旨?

杨云冷冷的看着女帝,反问了句,“女帝娘娘,怎么?莫不成你想抗旨?”

女帝思绪万千。

虽然说,朝政被她把持,可名义上大隋的皇帝,依然是杨福。

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

哪怕......

这手中可能真是一道假圣旨!

当即,她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跪倒在地,“臣妾接旨!”

杨云顿时笑了!

一个堂堂女帝,身份高贵的女人,此刻却跪伏在自己脚下。

这感觉......

爽!

杨云故意向前走了一步,站在了距离女帝不过几步之遥,高念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已是立冠之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着令太子与储秀宫中,挑选秀女,延续皇家香火。钦此!”

一边念着圣旨,杨云其实一直在居高临下的看着女帝。

大隋的宫装,有点类似于唐装那种,外面是宫袍,内是肚兜,居高临下,他自然是一览无遗。

不得不说......

女帝的身材,是真的好!

女帝脸色阴晴不定,来回的变换着,她想不明白!

精心策划了这一切,居然被太子杨云一道圣旨,当场击溃。

她无数次在自问,这道圣旨是真的吗?

在别人看来,合情合理,太子至今没有立太子妃,挑选一个秀女很正常。

可只有女帝心中清楚,杨福被囚禁,圣旨怎么可能送得出来?

所以......

这道圣旨是假的!

女帝愤怒的抬起了头,刚想质问太子杨云。

结果......

一下就迎上了杨云那火辣辣的目光。

低头一看,她涨得是面红耳赤,下意识的捂着胸口,“混账!”

“女帝......”

众太监、宫女,惊讶的看向了女帝,不明白为什么她破口骂人。

女帝威严的俏脸上,透着粉红,却又不好意思直接明说。

相反......

她咬牙切齿的盯着杨云,质问道:“殿下的圣旨,是陛下何时给予?是否加盖了国玺?”

“怎的?女帝是在怀疑本宫,假传圣旨不成?”

杨云立马反问道。

她不答,意思非常明显。

“正巧!本宫已经挑选了陈秀人,此番正要向父皇复命,不如女帝与本宫一同前往如何?”

一句话,让女帝的脸色都吓白了。

他要去见被软禁的皇帝?


女帝顿时脸色铁青,眯缝起了眼睛。

杨云依然寸步不让,注视着她,“怎么?女帝娘娘是想阻拦本宫复旨不成!”

思索了半天后……

女帝咬着牙,冷冷一句,“好!本帝就与殿下一同前去复命。本帝倒想看看,殿下假传圣旨,将如何收场?”

说完,扭头她冲着旁边的老太监瞄了一眼,后者立马点了点头。

出门!冲着一个小黄门耳语了一番。

小黄门赶紧前面跑出去,先行安排去了。

走出了陈秀人的宫门,看着这个刚刚变成自己女人的秀人,一脸担心的模样。

杨云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手,付出了啪啪的声响。

然后……

转身走了。

陈秀人顿时羞红了脸,那意思在明显不过,她忍不住啐了句,“太子殿下真是荒唐!”

不过,一想到如果一切成真。

她从一个秀人,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太子妃,将来一旦他登基。

自己竟然以另一种方式,变成了皇帝的妃嫔,心中多少又有点小期待。

出了宫门,看到眼前那豪华的阵容,杨云也忍不住暗暗咂舌。

女帝派头十足,又是垂帘听政,行使天子依仗。

她那夸张的凤辇,居然要十八个人抬,前后跟随的宫女、太监,更是数不胜数。

女帝一言不发,直接上了凤辇。

可下一刻……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中,太子杨云也是跨前一步,登上了女帝的凤辇。

吓得老太监赶紧阻止道:“殿下!不可啊!”

“哦,有何不可?”杨云反问了句。

“殿下,此乃女帝娘娘的凤辇,您不能上去。”

“怎么?太子与女帝不是平级?本宫的父皇未曾驾崩,她称号女帝,就真成女帝了?”

一句话,给老太监吓得够呛。

如果真要承认了,那是大不敬,诅咒陛下,是要诛九族的。

“殿下,女帝娘娘垂帘听政,代陛下处理朝政,行天子依仗,您不可上凤辇!这是僭越啊!”

不得不说,老太监心思缜密,很快就想到了一套说辞。

杨云微微一笑,掏出了怀中的假圣旨,“圣旨在此!见圣旨如见陛下,本宫够不够格?”

一见这玩意儿出来,所有人都吓得再次跪倒在地。

杨云一声冷哼,也不管女帝那怒目而视的眼光,直接钻进了她的凤辇之中……

老太监无奈,只得摆了摆手,“起架!”

凤辇内……

杨云和女帝二人,大眼瞪小眼,看着彼此。

能明显看到,这位冰冷、高傲美人都快气炸了。

杨云坏坏一笑,依然是那副肆无忌惮的目光,在她胸前和大长腿上,扫来扫去。

“殿下!请你放尊重点!本……”

“女帝娘娘,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突然间,杨云出口打断了她的话,让女帝一愣。

“女帝娘娘精心策划了一局祸乱后宫的戏码,意图废掉本宫这个太子,捧二皇子杨杰上位。最后鸡飞蛋打,一切成空,恼羞成怒也是应该的。”

“哼!”

女帝闻言,冷哼一声,“本帝奉劝殿下,还是想想自己,等下假传圣旨该如何收场吧!”

杨云淡淡一笑,挪了挪屁股,又坐得离她近了些。

吓了女帝一跳!

她愤怒的盯着近在咫尺的杨云,呵斥了句,“请殿下自重!”

“女帝娘娘,本宫一直有个疑问在心里面,很久了!甚是疑惑,还请女帝娘娘解答。”

“……”

“自从先皇自焚与北方,本宫父皇从一个王爷,受国丈推崇,登上大宝。可自此后,他就以身体不适,消失在了朝堂。后来女帝娘娘就莫名其奇妙,一步登天,后来更是把持朝纲,成为了今日权倾朝野的女帝。”

“殿下想说什么?”

“哦!没什么,那么问题来了。本宫父皇,自女帝进宫之前,就长期在龙憩殿养病,本宫很想问问,二皇子杨杰,真是父皇的骨血吗?”

一番话,让女帝脸色大变。

“你放肆!竟敢质疑本帝。”

结果……

杨云一阵冷笑,更放肆的还在后面。

他在女帝大惊失色之中,一把伸出手,从侧面搂住了女帝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给这女人吓了一跳!

她没想到,太子杨云竟然如此大胆!

居然在凤辇中,对自己欲行不轨。

女帝咬着银牙,用力的一推杨云,奈何女子力气弱小,她根本挣脱不开。

可又不敢大呼小叫,生怕外面的人听到。

女帝顿时急了!

“你大胆!竟敢侵犯本帝,信不信本帝……”

“你要干什么?”

杨云坏坏一笑,一双手始终死死的怀抱着她的腰,冷笑道:“叫人抓本宫吗?”

“你……”

“女帝娘娘,你和本宫都心知肚明!父皇早就被软禁,成为了你的傀儡。你一个假女帝,还要抓本宫这个真太子?你叫啊!叫得越大声越好,让所有人都看看,女帝娘娘的为人?你可知民间有句俗语,叫和尚碰得我就碰不得?”

“你……你什么意思?”女帝傻眼了。

“父皇被软禁,二皇子不是他的骨血吧!女帝娘娘与他人私通,生下二皇子,本宫又为何不能碰?”

说完,在女帝一声惊呼之中,杨云居然一把将她拉入了自己怀中,整个人给紧紧抱住。

听到凤辇内,怪异的声响,老太监立马喊了句,“女帝娘娘,发生了何事?”

女帝涨得面红耳赤。

老实说,杨云说对了!

二皇子杨杰并不是杨福的亲儿子,当然,也不是女帝的。

而是她抱养的兄长之子,做这一切,只是为了他日,大隋的天,能从杨家变成张家的!

当然……

这一切都是瞒着满朝文武,甚至后宫进行的。

反正杨福已经被软禁,他没法说出来,她女帝权倾朝野,说二皇子杨杰是杨福的骨血,那就是!

可没想到……

竟然被太子杨云给拆穿了!

她涨得面红耳赤,又不敢说出实情,一旦说出来,张家狸猫换太子,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感受着杨云那只在自己小蛮腰上的手,非常不老实,女帝听到外面太监的询问,羞得俏脸通红,还得假装一切正常。

“没……没事,就是凤辇有点颠簸,本帝摔了一下。”

闻言,老太监还在破口大骂,“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都给我抬稳一点,若是颠到了皇后娘娘,咱家要你们脑袋!”

听到她说颠簸,杨云都好笑。

他在女帝耳边,小声一句道:“皇后娘娘,这凤辇颠簸,本宫的怀中颠簸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