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556111

556111

眉上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发泄心中的烦闷,那晚,宋媛把自己喝了个烂醉,只是女人没有料到她会因此而招惹上一个大麻烦。一夜旖旎,第二天醒来,除了身上的印记周遭已无一人,最终她选择将此事忘记,开始新的生活。可谁知没过多久,那晚的男人竟然主动找上了她……

主角:祝瑾风,宋媛   更新:2022-07-15 22: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祝瑾风,宋媛 的女频言情小说《556111》,由网络作家“眉上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发泄心中的烦闷,那晚,宋媛把自己喝了个烂醉,只是女人没有料到她会因此而招惹上一个大麻烦。一夜旖旎,第二天醒来,除了身上的印记周遭已无一人,最终她选择将此事忘记,开始新的生活。可谁知没过多久,那晚的男人竟然主动找上了她……

《556111》精彩片段

夜,已深。

江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一辆白色的奥迪缓缓停了下来。

随即,后车门被推开,一个年轻的女子从车里歪歪扭扭走了下来。

一看那模样,就知道醉得不轻。

驾驶车车窗摇下,沈如画看着醉得直走S线的宋媛,一脸不放心的说,“房卡在你包里,进去之后让服务员送你上去。”

刚送宋媛来酒店的路上,沈如画接到家里保姆的电话,说孩子突然发烧了。

沈如画心急如焚,自然是来不及亲自送宋媛去房间。

听了她的话,宋媛一边晃着手里的挎包一边冲沈如画摆手,然后转身,一步三晃的进了酒店大门。

沈如画见她进去之后,这才倒车,白色的奥迪迅速离开了酒店。

……

宋媛拒绝了酒店服务员想要亲自送她上去的帮助,自己一个人进了电梯,出电梯,然后拿出包里的房卡,对着上面的房间号一个挨着一个去找。

嘴里还不停的重复着房间号,“1102,1102……”

歪歪扭扭的顺着走廊找了半圈,最后停在了一扇房门前。

眼睛盯着房门号看了一会儿,终于满意的点头,“嘿嘿……就是这个……”

于是,拿房卡开门,可谁知手刚碰上,房门就自动的开了。

宋媛醉得厉害,哪还有时间去想这门为什么就自己开了。

此时此刻的她,就想睡觉。

踉跄着走进去,顺手关了门,七尺的高跟鞋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悄无声息。

也没去开灯,她扔了挎包,甩了高跟鞋,宋媛将自己整个人都摔进了大床上,柔软的触感让她瞬间就没了动静。

……

携带的笔电坏了,因为一个很重要的视频会议,祝瑾风就去了特助的房间。

等他开完会回来,房门就打不开了。

他一边拿房卡开门一边忍不住拧眉,如果他没记错,出门的时候,他将门虚掩了。

开门进去,顺手插了电卡。

祝瑾风一边朝里走一边抬手去扯领带,突然手上动作一顿,他的视线落在了大床上。

酒店浅蓝色的被子上,躺了一个穿红色裙子的女人。

此刻,她的裙摆撩到大腿根部,隐隐能看到里面包裹着隐秘之处的布料。

两条纤细而笔直的小白腿,就这样完全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

祝瑾风眉心瞬间冷凝下来,他大步走过去,一个弯腰就将那女人从床上扯了下来。

动作有些粗暴,不带丝毫怜惜。

他以为这又是合作方玩的小把戏,心里头很反感。

宋媛睡得正香,突然被人扯了一把,不等她明白是怎么回事,人就从床上倒在了地上。

屁股着地,疼得她秀眉一皱,眼睛也缓缓睁开了。

视线由下往上……

皮鞋,被西裤包裹着的笔直长腿,腰带……

当视线落在那条熟悉的腰带上时,宋媛原本微眯的眼睛猛然瞪大,紧接着眼眶就红了。

这腰带是她送他的,当时花了好多钱让人从香港带回来的。

她抬手,去扯他裤脚。

一边扯一边心痛的控诉,“你告诉我,我到底哪点不好?”

嗓音低低软软,带了几分委屈,又透着几分心伤。

当她的手挨上他裤脚的那一刻,祝瑾风本想躲开,可不知为何,动作慢了一步,被她死死的拽住。

垂眸,视线落在她紧紧抓着他裤脚的那只小手上,眸色沉沉,眉目间已经有了几分不耐。

“你认错人了,现在请你马上出去,这是我的房间。”开口,嗓音低沉而冰冷。

却不料,对方使劲摇头,哭得梨花带雨。

“你曾经说过,我是你在这个世上最爱的女人,”宋媛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现在……”

说到了伤心处,宋媛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而祝瑾风,仅存的耐心已经耗尽。

他将裤脚从她手里扯开,转身走到床头柜前,拿起房间座机,想找酒店保安。

但不料,刚拿起话筒,后背上突然贴过来一抹柔软……

紧接听见她说,“你不是一直想要吗?我现在就给你。”

听见她说完,那原本紧贴着的柔软缓缓抽离。

房间很安静,只剩下拉链缓缓下滑的声音……

祝瑾风强忍着怒火,猛然转身回头,本想去阻止对方的行为,但不料对方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他转身的瞬间,她已经脱掉了自己的长裙。

白皙如雪的身上,只剩下一套石榴红的三点一式。

眼前的这个女人,肤白如脂,及腰的长发就这样有些凌乱的散落在她裸着的肩头,半遮半掩,再加上那三点耀眼的石榴红……

祝瑾风的呼吸瞬间就重了。

活了三十三岁,祝瑾风见过的女人犹如过江之卿,燕环肥瘦,各种姿色的,但从来没有一个能入了他的眼。

他不重情欲。

更甚至他身心寡淡,禁欲。

和他谈合作的不少客户,为了讨好他,都想法设法想要将女人送上他的床。

但每次都被他毫不留情的拒绝,更甚至最后连合作都谈不成。

久而久之,商界那些人也都知道了他的脾性,再也没人敢送女人。

而今天……

又是哪个不怕死的?

更让祝瑾风恼火的是,眼前这个女人,却和以前那些给他的感觉不一样。

以前那些女人哪怕脱光了站在他面前搔首撩姿,他只会觉得恶心,更别提起反应。

但眼前这个,醉成了这幅样子,却仅仅这么看一眼,就让他有了反应。

垂在身侧的双手忍不住收紧,剑眉紧拧。

开口,祝瑾风的嗓音有些暗哑,“把衣服穿上!”

语气,严厉得有些吓人。

这要是换做别的女人,估计早就吓的抓起衣服就跑了。

但此时此刻的宋媛,失恋加上喝醉的情况下,整个人已经失去了理智。

在她眼里,眼前这个男人是秦向东,她迫切想要做的事……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挽回失去的男人。

她不管对方说了什么,只管往上扑。

她一把勾住祝瑾风的脖子,柔软的身子在下一秒就跟一条蛇似的缠上了他,嫣红的唇在他耳边娇娇的呢喃。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祝瑾风浑身紧绷。

他强忍着抬手,一把捏住她的手腕,想要将她缠上来的胳膊甩开。

不料,宋媛的动作比他更快,在他想要甩开她的那一瞬间,她的唇就贴了上来。

直接亲在了他的喉结。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敏感点,宋媛的敏感点在锁骨,而祝瑾风的敏感点则就在喉结。

当宋媛柔软的唇碰上他喉结的那一瞬间,捏着她胳膊的大手不自觉用了力。

原本就变了节奏的呼吸也跟着粗重起来。

“你……”他想凶她,可开口才知道,嗓音也沾染了气息。

祝瑾风任由她亲着他的喉结,一把松开捏着她胳膊的大手,来到她的背后,长指一挑,暗扣松开,肩带随之滑落,他的大手扣了上去……

那一刻,他清楚的感觉到,彼此的身体都在颤抖。

……

宋媛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浑身都跟散了架似的。

特别是胳膊,又酸又疼,抬起来都费劲。

她是被渴醒的,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找水喝。

找到一瓶矿泉水,拧开,一口气喝掉大半瓶,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床上,想着再睡一会儿。

可刚闭上眼睛,就听见一阵手机铃声。

是她的手机在响。

于是,又从床上爬起来,找到昨晚扔在一旁沙发上的包,将手机拿了出来。

“喂……”她的嗓音透着未睡醒的迷糊。

话筒那头,沈如画的声音传出来,“开门,我都敲半天了。”

宋媛‘哦’了一声,挂了电话就想去开门。

但走到半道,她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低头一看,身上竟然一件衣服没穿。

她从来没有裸睡的习惯。

但更让她感到惊慌的是,她身上竟然有好几处淤青。

特别是胸前的位置,那一块块青紫在白色的肌肤上尤其刺目。

她试着用手去碰了一下,有点疼,就像磕了碰了那种疼。

宋媛懵了。

怎么会这样?

就在她恐慌又无措之时,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她连忙接起来,就听到那头沈如画在催她,“你倒是开门啊,我都等半天了,早餐都凉了。”

“哦,我马上来。”宋媛佯装镇定,顺手捡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穿上,然后走过去开门。

门开了,门外却没人。

她将头伸出去左右看了一圈,也没看到沈如画的影子。

于是,拿着手机将电话拨了过去,那头很快就接了。

“你在哪儿?”

“我在你房门口啊。”

“没有啊,我把门开了。”

“门开了?”沈如画在那头一头雾水,“你没开啊,我就在门口站着呢。”

宋媛忍不住怀疑,“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房是我给你开的,1112,我还能记错了。”

宋媛抬头看了一眼房门号,忍不住笑了,“你还真记错了,我在1102。”

沈如画愣了一秒,但随即她大叫一声,“你说你在哪儿?”

“1102啊。”

“卧槽,”沈如画大喊一嗓子,“姓宋的,1102是豪华套房,你特么地怎么跑那儿去了。”

沈如画是这家酒店的前厅部经理,她对酒店的一切自然很熟悉。

十一楼的1101和1102是两间豪华至尊套房,专门预留给酒店VIP客户。

而且据她所知,这两间房在昨天已经住了客人。

宋媛,“……”

瞬间傻眼了。

……

两分祝后,1102至尊豪华套房内,宋媛坐在沙发上,任由沈如画盘问。

“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事吗?”

宋媛的一张小脸苍白如雪,她轻轻摇头,“一点印象没有。”

她昨晚喝太多,估计是断片了。

“那这呢,”沈如画指着她脖子上明显的吻痕,痛心疾首,“都被人亲成这样,你也没点印象?”

宋媛一边用手捂着脖子上的那一块青紫一边想流泪,“我该怎么办?”

沈如画瞪她,“是你自己走错了房间上错了床,你能赖谁去?”

宋媛一脸死灰,再加上失恋带给她沉重的打击,于是再也忍不住捧着脸哭了起来。

沈如画也懒得安慰她,转身在套房内转了一圈,却连根男人的头发丝没找到,最后她进了卫生间。

一分祝之后,她走了出来,手上拎着一件被撕烂男人衬衣。

“啧啧啧,”沈如画一脸调侃,“你昨晚够猛的啊。”

宋媛抬头,脸颊上海挂着泪。

她看着沈如画手里的白衬衣,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这衬衣是她扯烂的?

见她似乎还不信,沈如画直接将衬衣丢到她怀里,然后双臂抱在胸前,一脸淡定的分析,“你先闻闻,这衬衫上是不是有你的香水味?”

宋媛忍不住低头闻了闻,一闻之下彻底傻眼。

衬衣上,除了有属于那男人特有的清冽气息之外,还真的有属于她清甜的柑橘味。

……

下午,宋媛就坐上了飞回北城的飞机。

一路上,她脑子里一直回想着临走时沈如画对她说的那些话……

“我特意去查了那个客人的信息,但什么没查到,很显然那人身份尊贵,估计不是一般人。”

“但能肯定一点,那男人和你一样不是江城人。”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伤心后悔没有,你就当做了一场春梦。”

“春梦了无痕,你回去之后就把昨晚的事都忘了吧。”

“把秦向东那王八蛋也忘了,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开始新生活。”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宋媛忍不住闭了眼。

在心底重重叹了口气……失恋又失身,感觉已经活不下去了。

……

下了飞机,拿了行李,宋媛急匆匆的往外走。

走到半道,包里的手机响了,她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去掏手机,眼睛也没去注意脚下的路。

不知是谁弄了点水在地上,宋媛那踩着五寸高跟的脚就这样一滑,整个人就朝一旁栽了过去。

眼看就要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慌乱之中,她手胡乱一抓。

运气好,让她一把抓住了一个人的胳膊。

站稳之后,她忍不住轻舒一口气,“吓死我了。”

感觉脚踝有些疼,她动了动,立马疼得她呲牙。

“嘶,”宋媛一边疼得倒吸冷气一边想着低头去看看脚踝,但却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说,“你还想抓到什么时候?”

嗓音低沉,清冽,还带着隐隐的不悦。

宋媛一愣,随即抬头……


一抬头就对上一双黑眸,那双黑眸太过深邃,就像一潭深山古泉,平静且冷冽。

宋媛心头一惊,连忙收回视线,不料视线一下就落在了她抓着他胳膊的手上。

顿时,像是碰到了烫手的山芋,立马就收了回去。

脸颊火烧般的滚烫。

“对不起,”宋媛红着小脸解释,“我一时心急所以才……我不是故意的……”

祝瑾风垂眸,视线从她的脸上一路滑到她纤细的脖子上。

她今天穿了高领短袖针织衫,掩盖了他想要看的一切。

性感的薄唇轻扯了一下,滑过一道意味深长。

收回视线,他缓缓开了口,“无妨。”

嗓音低沉,透着让人心悸的磁性。

话音未落,他抬脚大步离开。

宋媛站在原地,过了好久才敢抬头去看,但已经找不到那人的身影。

伸手拉过行李箱,宋媛一瘸一拐的走出了机场大门。

余苗见她一瘸一拐的走过来,立马迎过来,关心的问,“这脚怎么了?”

宋媛一脸痛苦,“崴了。”

余苗一听,忍不住打趣道,“你这也够倒霉的。”

宋媛一路跟在她后面,心里忍不住想,如果让余苗知道她不仅失恋崴脚还失了身,她会不会直接爆粗口?

……

银灰色的宾利稳稳的行驶在通往市区的路上。

祝瑾风坐在后面,他一边翻看着秘书递过来的文件一边头也不抬地沉声吩咐,“查一下刚刚那个女人。”

秘书孟楠微微一愣,“刚在机场撞了您的那位?”

“嗯。”

“好。”

……

回去的路上,余苗问宋媛,“你真打算回家去住?”

宋媛坐在副驾驶座上,白皙的小脸上看不出喜怒,她平静出声,“如果我就这么搬出去了,那我才是真的输了。”

余苗听了忍不住点头,一脸愤慨,“对,咱不能就这么便宜了那对贱人,还有你那恶毒的后妈。”

宋媛没再说话,将额头贴在车窗上,看着路边疾驰而过的景色,心里突然在打鼓。

她真的做好了面对那些人的准备吗?

一个自私恶毒的后妈,一个总是看她不顺眼对她各种使绊子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还有一个刚和她订了婚却上了她妹妹床的未婚夫……

那个家,除了父亲宋建华她还有一丝感情之外,其余所有人,她心里除了怨就是恨。

……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锦绣花园’。

余苗替宋媛拿了行李箱下来,递给她的时候忍不住担心的说,“要不我陪你进去?”

宋媛摇头,“没事,我一个人能应付得来。”

“那好,有事及时给我打电话。”余苗一脸严肃,“罗湘琳那女人要是再敢欺负你,我立马叫上我哥,直接拿手铐逮了她。”

余苗的哥余笙是当刑警的,职责就是保护好人逮坏人。

宋媛忍不住笑了,“别担心,她不敢。”

“实在不行,你就搬出去和我住,反正我那房子够大。”

“好。”

“那我走了。”

“路上开车慢点。”

宋媛站在原地,等余苗开车离开之后,这才拖着行李箱进了小区大门。

看门的李老头见她回来,立马招手让她过去,“媛媛啊,你过来,大爷有话问你。”

李老头是看着宋媛长大的,在他心里,宋媛就跟他孙女似的。

宋媛拖着行李箱走过去,像往常一样笑着打招呼,“大爷,有事啊?”

李大爷凑近小声问她,“你这几天去哪儿了?”

“去我朋友那儿玩了几天。”

“哎呦,”李大爷一脸紧张,“上星期四的晚上,你家又吵架了,不知道因为什么,你爸气得把你家电视都砸了。”

宋媛一脸平静,“哦。”

李大爷见她这反应,就好奇的问,“你都知道了?”

宋媛摇头,李老头见她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也就没再打听让她走了。

宋媛家就在一楼,掏钥匙开门进屋,家里没人。

她忍不住松了口气。

换了鞋子进屋,在经过客厅的时候,她的视线扫过电视墙,上面挂着一台崭新的52寸新电视。

李大爷说得没错,电视果然是砸了。

她没多做停留,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的房间是这套房子里最小的,里面只有一张单人床,一张不大的小书桌和一个衣柜之外,再也放不下任何东西。

进了房间,她就打开行李箱,将里面的衣服都拿了出来。

翻到最下面一层时,她看到那件白色的衬衣。

今天早上,沈如画去查那个男人的资料的时候,她偷偷的将这件衬衣给塞进了行李箱。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鬼使神差的就做了。

现在,看着手里这件被扯烂的男人衬衣,宋媛犹豫了一下,随即拿着它进了卫生间。

她刚洗好,正准备晾到阳台上去,就听见门响。

很快,就听见宋情的声音传来,“哎呀你真坏,别摸了……”

声音娇媚得能滴出水来。

宋媛本来抬起的脚缓缓收了回去。

如果她没听错,回来的人是宋情和秦向东。

果然,下一秒,她就听见秦向东急促的声音传来,“一天没见了,想死我了,趁你妈没回来,咱先弄一次。”

“你昨晚都弄我三次了,还没吃饱么?”

“你这个小妖精,我都恨不能死在你床上……”话音未落,急促的喘息已经响了起来,混合这男女的唾沫交换的声音……

宋媛一脸苍白的站在卫生间里。

拿着衬衫的手不自觉收紧,整个人因为愤怒浑身紧绷。

脑子里不自觉浮现起那天……

上周四中午,她因为钱包忘在了家里,所以趁着午休回家来拿。

掏钥匙开门进屋,宋建国在店里忙,罗湘琳又打麻将去了,她原本以为家里没人。

可谁知,在经过宋情房间时,她听见了男女欢好的声音。

那女人是宋情无疑,但那个男人……

她听见他一边喘息一边说,“你这个小妖精真他妈勾人,我差点就废了。”

宋情‘咯咯’的娇笑,“比起宋媛,我俩谁更好?”

“当然是你了宝贝,你姐那个老古董,我和她在一起都快两年了,她除了让我摸摸手之外,嘴都不让亲,我现在和她在一起,满脑子想的就是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