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新婚老公求放过

新婚老公求放过

鹿茸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无良家人的算计,让江意欢莫名成了车祸肇事者,被判处了十年的有期徒刑。后来,为了让车祸的受害者醒过来,她成了冲喜新娘。只是她没有料到,那个昏迷了三年的新婚丈夫,竟然在新婚当晚就睁开了眼睛。从此,她成了他的小女佣。面对男人的处处刁难,她并不在意,可谁知婚久的生情,给她来了个措手不及!

主角:江意欢,鹤辞   更新:2022-07-15 22: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意欢,鹤辞 的女频言情小说《新婚老公求放过》,由网络作家“鹿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无良家人的算计,让江意欢莫名成了车祸肇事者,被判处了十年的有期徒刑。后来,为了让车祸的受害者醒过来,她成了冲喜新娘。只是她没有料到,那个昏迷了三年的新婚丈夫,竟然在新婚当晚就睁开了眼睛。从此,她成了他的小女佣。面对男人的处处刁难,她并不在意,可谁知婚久的生情,给她来了个措手不及!

《新婚老公求放过》精彩片段

南城法院。

“被告人江意欢,你是否承认鹤辞先生的车祸是你造成的?”

法官冷肃的声音响起。

“我......”

江意欢回头望向旁听席上的父亲,看到父亲冲她微不可查的点头,她压制住心中蔓延的恐慌,长长的眼睫垂下,低声回答:“我承认。”

她说谎了。

导致鹤辞车祸的人,不是她。但鹤家认定了她是凶手,死死逼迫着她。开庭前,父亲说过,只有她在法庭上承认了这件事,他才有办法拯救她。

她心有犹疑,但别无它法。

“本案经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现宣布被告江意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法官一锤定音。

十年?!

刹那间,江意欢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离,她死死抓住身前的桌板,才不至于软倒在地。

她慌乱地扭头寻找父亲的身影,却撞入了一双冷漠而嘲讽的眼眸,方才的温和仿若幻影。

直到她被警察带走,父亲许诺的所谓拯救也没有到来。

......

三年后。

“江意欢,出来!有人来看你!”狱警打开房门,不耐烦地冲里面吼道。

角落最破旧的床上钻出一个女人,她娇美的容颜和黯淡的牢房格格不入。

“有人......来看我?”

江意欢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慌乱地捋了捋颊边的碎发,跟着狱警离开。

短短的距离,仿佛被无限拉长,她说不清心中的感受。

三年来,她的家人从来没有探望过她。

不解和恨意,曾让她日夜煎熬。但在三年牢狱生活的消磨中,她对亲情的渴望也愈发浓烈。

今天,她终于——

走过拐角,看到不远处的男人,她的思绪戛然而止。

鹤海波?

鹤辞的父亲!为什么会是他?

江意欢僵在原地。

“走快点!”

狱警发现她没了动静,粗暴地扯着仿若失魂的她向前走。

“鹤先生,人给您带来了。”

进入房间,狱警瞬间换脸,冲着鹤海波点头哈腰,一脸谄媚的笑。

“嗯,你先离开。我和江小姐单独谈一谈。”

等到狱警离开,鹤海波将一个合同扔到桌子上,沉沉扫了眼垂着头、身体瑟缩的江意欢,嗓音冷淡:“签下这个合同,我可以帮你出狱。”

江意欢愕然抬首,死死盯着面前的男人:“真的吗?”

“我没兴趣和你开玩笑。”鹤海波声音更冷了几分。

如果不是别无它法,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江意欢呼吸陡然急促,匆匆趴到桌前,看都没有看合同的内容,颤抖着手签下了自己的姓名。

签完后,她泄力般跌坐在地。

“为什么不看一下合同再签字?”

江意欢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合同上是什么内容并不重要,只要能够逃离这个恐怖的牢笼,她愿意做任何事!

鹤海波沉声:“现在,看一下合同内容,明确你今后在鹤家的身份。”

在鹤家的身份?

江意欢依言打开合同,扫过几行后,瞳孔蓦然睁大!

这份合同,竟然要求她成为鹤家的少奶奶!

鹤辞的妻子!


江意欢脱口而出:“为什么?”

在南城,鹤家少奶奶,可是无数姑娘想要获得的身份,怎么会落到她这个“仇人”身上?

鹤海波冰冷的神色稍融,眉宇间添上一丝无奈:“因为,你是唯一可以救阿辞的人......”

江意欢从他的话中明白了始末。

三年来,鹤海波寻遍了全世界相关方面的专家,但是没有任何作用。

一次偶然中,他遇到了一个神秘高人。

高人言称鹤辞和她的八字相合,若想要救鹤辞,必须让她嫁给他。

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唤醒鹤辞。

不管鹤家对她什么想法,为了鹤辞,他们别无选择。

......

鹤家。

江意欢在鹤家佣人的带领下,推开了鹤辞的房间。

日光浮动,整个房间干净而明亮。

那个将要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安静地躺在床上。

即使昏迷了三年之久,鹤辞颠倒众生的容貌丝毫没有褪色。

线条流畅的下颌,形状优美的薄唇,高挺的鼻微微带着驼峰,精致线条勾勒的桃花眼下缀着一颗浅棕色的痣。

得益于每日的独到按摩手法,鹤辞浑身的肌肉还保持着原有的模样,没有丝毫萎缩。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江意欢从按摩师的手中学会了独有的按摩手法。

按摩时不能有其他人在场,鹤辞的母亲祝秋雅随按摩师一起离开。

离开前,她声音森冷地警告:“江意欢,记住你唯一的作用,就是唤醒我的儿子,不要生出不该有的妄想。你在监狱中的苦,比不上阿辞所受的万分之一。给阿辞按摩时仔细点,别让我发现你敷衍。”

江意欢跪在床边,没有点头也没有应声。

不管她做什么说什么,在祝秋雅的眼中应该都是错,不如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

给鹤辞按摩,倒也不算一件难事。

江意欢看着那张俊美的容颜,忽然涌起倾诉的欲望。

她手下动作不停,声音低低地开口:“鹤辞,未来的日子里,我会好好照顾你,但三年前的那场车祸,凶手真的不是我。你......可以听到吗?”

床上的男人没有丝毫反应,依然闭着眼睛。

江意欢自嘲地笑了笑:“罢了,你自然无法听到。若是你已经苏醒,我也不会成为你的妻子。”

但一个不会有任何回应的植物人,对于她来说也是珍贵的可以倾诉的人。

暖煦的日光中,江意欢跪在鹤辞身边,一边认真的为他按摩,一边絮絮地倾诉着许多事情。

三年来备受欺凌的监狱生活,对父母行为的不解和无助,对亲情和温暖的渴望,离开监狱后的心慌......

伴随着各种情绪的吐露与宣泄,江意欢肆无忌惮地流下三年未曾流下过的眼泪。

她凝视着男人动人心魄的脸,哀伤地感慨:“鹤辞,如果当初没有遭遇车祸,你现在应该还是那个高高站在云巅之上的人物吧。”

江意欢苦涩地笑了笑,他们都是不被命运垂怜的人。

“鹤辞,其实我不知道,唤醒你的概率有多大。全世界的名医,都无法治愈你,我又凭什么可以呢......我们的婚姻,结局早就已经注定。”

不管你醒来,亦或是没有醒来。

江意欢叹了口气,沉默下来。


按摩结束后,佣人恰好来敲门:“少奶奶,该下楼吃饭了。”

江意欢依言离开了房间。

房间门被合拢的瞬间,床上昏迷中的男人,眼帘似乎微微地动了动。

餐桌上,碍于鹤家人食不语的习惯,祝秋雅倒是没有再出言讽刺什么,只不冷不热地睨了她一眼。

江意欢垂眸,只作没有看到。

来到鹤家的第一顿饭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吃完了。

饭后,江意欢试探问道:“今晚,我睡在哪个房间?”

祝秋雅皱起眉头,语气充满了不耐:“你说呢?作为鹤家的少奶奶,阿辞的妻子,你说你该睡在哪儿?”

江意欢怔住:“我和鹤辞......一起睡?”

“自然!”

“但是......”

但是鹤辞还在昏迷中啊,她要和他躺在同一张床上?

鹤海波冷冷开口:“但是什么?”

“......没事。”江意欢咽下了所有的问题:“我以后会好好照顾阿辞的。”

面对强大的鹤家,她没有任何话语权。

她能做的,只有服从。

至少,和植物人睡在一起,总比在监狱中生活好很多。

回到房间,江意欢辗转反侧。

她是一个保守的人,过去和未婚夫相处的那一年中,最亲密的动作也不过是牵牵手。

并非不喜欢未婚夫,她只是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莫名有些恐惧。

值得庆幸的是,睡在她身边的鹤辞是一个植物人。

夜色渐深,江意欢缓缓入睡。

没过多久,便陷入了深深的噩梦中,无数妖魔死死拉着她,想要将她拉进无底的黑暗深渊中。

“不是我!我是冤枉的!”

江意欢尖叫一声,猛地惊醒,呼吸急促,面色惨白,额上冷汗淋漓。

稍稍平复后,她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凌晨一点。

随后她注意到,此刻的自己竟然窝在鹤辞怀中,而鹤辞的一只手搂着她,仿佛是在安慰她。

绯色爬上面颊,江意欢有些害羞:“难道这个姿势是我摆的吗?”

从噩梦中脱离,能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是一件让人安心的事情。

但江意欢还是乖乖将鹤辞搂着她的手放回原位,才继续睡觉。

次日清晨,江意欢发现她竟然重新窝在了鹤辞怀中,甚至更加亲密,而搂着她的鹤辞依然安安静静的闭着眼睛。

“为什么又变成这样了?”

江意欢害羞地嘀咕了一句,没有再多想。

大概是她刚从监狱中脱离,太渴望温暖与怀抱了吧。

但是接连五天,她每天清晨都会在男人的怀抱中苏醒!

江意欢脑袋中忽然蹦出一个想法,难道......

她深呼吸,没有给自己退缩的机会,翻身一点点凑近男人俊美的面容,鼓起勇气问道:“鹤辞,你是不是早就醒了?”

没有回答。

鹤辞神色依然安静,呼吸依旧平缓,和往日没有任何区别。

江意欢若有所失:“我真是笨,竟然会认为他醒了。”

鹤辞一定认为她是他的仇人,即使真的醒了,要做的也不会是亲密地搂着她,而会是将她扔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