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替嫁硬核甜妻霍少不瞎了

替嫁硬核甜妻霍少不瞎了

瓜瓜不是呱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珞希的母亲去世之后,她的父亲将她接回身边,男友也开始对她无微不至,好像所有人都开始爱她了。她突然发现未婚夫和妹妹联手设计自己,所有人对她好都是有目的的。发现那些人的真实面目后,沈珞希转身嫁给了别人,却错嫁疯批大佬霍斯南。全城都嘲讽她嫁了一个瞎子,殊不知,霍斯南可不是什么无权无势的瞎子,他霸气护妻,帮她舒爽虐渣!

主角:沈珞希,霍斯南   更新:2022-07-15 22: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珞希,霍斯南 的女频言情小说《替嫁硬核甜妻霍少不瞎了》,由网络作家“瓜瓜不是呱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珞希的母亲去世之后,她的父亲将她接回身边,男友也开始对她无微不至,好像所有人都开始爱她了。她突然发现未婚夫和妹妹联手设计自己,所有人对她好都是有目的的。发现那些人的真实面目后,沈珞希转身嫁给了别人,却错嫁疯批大佬霍斯南。全城都嘲讽她嫁了一个瞎子,殊不知,霍斯南可不是什么无权无势的瞎子,他霸气护妻,帮她舒爽虐渣!

《替嫁硬核甜妻霍少不瞎了》精彩片段

下午四点,玉华寺庙门口。

在火伞高张的情况下,沈珞希三步一跪的往高阶一层一层上去。

旁人都投来震惊和诧异的目光,也有人劝导,“小姑娘,你这样身体吃不消的呀,你的诚意上天已经感受到了。”

“是的呀,现在太阳这么大,你受不了的。”

耳畔的声音嗡嗡的,沈珞希根本听不清。

她俯低身体,渗出血的额头贴着滚烫的山石台阶,而后起身,三步又一磕。

路旁的人看她性子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喟叹一声,但是最终还是别过头,不忍再看。

沈珞希还是不停的重复这一个动作,眼睛望着寺庙门口,满眼虔诚。

玉华寺庙一千多的台阶,她已跪过一半,膝盖的血早就染了牛仔裤,台阶上也留下了血印。

这件事情惊动了寺庙的方丈。

方丈出来扶她,但还是被她给拒了,她双手合十朝方丈施礼。

“小姑娘,你遇上什么难处了?”

“家中亲人病重,需要我为她祈福,还请您不要阻拦。”

她额上的汗珠子顺着太阳穴徐徐落下,嘴唇苍白而干燥起了裂纹。

方丈眉头微微一蹙,这小姑娘看着瘦弱,但是那眼睛里露出来的坚定却是让他身受震撼。

“阿弥陀佛。”

方丈起身,没再拦她。

在烈日的暴晒下,沈珞希的身体很快吃不消,她感觉自己的皮肤像是着火了似的,火辣辣的燃烧着。

还离着一小半的时候,她眼前一黑,整个身体直直的栽倒在地上。

路人尖叫了一声,慌乱之下连忙打了120。

沈珞希醒来时,躺在自己的床上,她的脸颊和胳膊还是火辣辣的疼。

她起身时,发现自己手里有一个福袋。

沈珞希立马笑了,“拿到了!”

她迫不及待的下了床,碰上前来送粥的宋青芸,她扬手晃了晃福袋,“阿妈,我拿到了,我现在送去给翰凡!”

沈珞希走后,她的阿妈却是无奈一笑,看着沈珞希离去的背影,眼中不禁流露出担忧,“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看重那个男人了。”

……

沈珞希是十六岁才被接回安知的,懵懂的年纪,她就认识了苏翰凡,十八岁两人开始相恋,如今,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这次沈珞希去祈福,就是因为苏翰凡的奶奶病重,算命的说,需要她的孙媳亲自为她祈福,病情才能有所好转。

其实她是知道的,苏翰凡奶奶的病,已经是病入膏肓了,没有一分余地。

只是自打她来到安知这个陌生的地方,是他的奶奶一直疼爱着她,所以当苏翰凡支支吾吾的提出这个要求时,她没有半分的犹豫。

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她愿意为奶奶做这些。

也愿意为了她喜欢的人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车直接开进了别墅区,直至苏家门口停下。

沈珞希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脚下有些虚浮,准备按门铃时,才发现大门是开着的。

她推门而入,穿过花园进了客厅,都没有人。

往日苏翰凡都是在书房,所以她直接上了楼,刚上三楼,便听到了前面的房间传来一些声响。

还未走近,又传来一阵轻灵的笑声,这笑声顿时让沈珞希凝了脸色,因为这声音正是她的妹妹,沈锦怡的。

一瞬间,她浑身血液似乎僵住,脚步也根本无法往前挪动一步。

“翰凡,你好坏呀,骗姐姐去给奶奶祈福,要是被姐姐知道了,肯定会很难过的。”

“要不这样做让媒体新闻报道一下,你爸是不会同意我和沈珞希的婚事的,这样一来,我们俩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等拿到她手上的股份,我再一脚踹了她。”

沈锦怡软黏黏的撒了个娇,“你以后不会这样对我吧?”

“你跟那个女人没有一点可比性,这些年来连碰都不让我碰,一直在装矜持,也不看看她那副德性。”

两个人的对话,让沈珞希心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缝,她震惊在原地,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出自她曾经那么信赖爱恋的男人口中说出来的。

每一口呼吸,整个心脏都在猛烈的颤动,疼的五脏六腑都像是纠缠在了一起。

她扶着栏杆,才勉强稳住身形。

房间里的声音逐渐变得暧昧,沈锦怡像小猫一样叫了一声,挠的人心痒痒的。

接下来的事情也无需多听,男女床第上的事,让她倍感恶心。

沈珞希脑子麻木了,她只想逃离这里,才刚转身,就被下句话给绊住了脚。

“要是沈珞希早点配合我,也不会让她弟弟出事。”

听到这句话,沈珞希眼神猛地变为犀利,亦廷出事跟他们有关?

她向来是个极为冷静的人,此刻也是。

她立马拿出手机,可发现自己的手颤的厉害,竟有些握不住手机,只得用左手掐着自己的虎口,使自己冷静下来。

很快打开了录音功能,她又凑近了些。

房间里,沈锦怡跟着冷笑一声,“要不是为了让她成为沈家的唯一继承人,也不至于把沈亦廷推下去摔成植物人,所有人遭的罪都是沈珞希害的。”

沈珞希浑身像是遭雷劈过,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来弟弟的意外,竟是自己的妹妹和未婚夫一手策划而成。

胸腔里的滔天怒火几乎就要爆发,她紧紧的扣着扶手,指甲生生被扣断。

但是这种疼痛对比心里的愤怒和悲恸根本不值一提。

她硬生生的抑制住自己的情感,才没有冲进去给这两个甩巴掌,想到躺在病床上的亦廷,她只想让这两个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此时,复仇的火焰已经在她身体里燃烧着。

“好了,不要提那女人了,扰人兴致。”

房间里,女人小声的叫了一声,随着一声动静,缠绵不跌的声音细细传来,仿佛是蚂蚁一般从她的耳朵钻了进去,然后有人拿了一把刀,捅向了她的心脏。

沈珞希觉得,这一刻她好像已经死了。

而另一个自己,正在重生。

沈珞希收了手机,她竟还能冷静的离开那个地方,然后打车,回到了沈家。

 


离奇的是,她没有花费很多时间来平复自己内心深处的伤痕,对于那两个人,她甚至来不及悲恸和纪念自己死去的爱情,就已经开始策划了另一场复仇行动。

当日,苏翰凡给她打了个电话借口自己工作出差,所以没办法回来,让自己等他。

她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多余的一句话,但是也没让他察觉异常。

第二天,沈锦怡才回来。

她进了客厅,发现沈珞希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翻着杂志,眼神里露出一丝不屑,可等她走过去后,脸上表情也完全变了。

她凑了过去坐在沈珞希的身旁,甜腻腻的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姐,等结了婚你还是要疼我,不可以不要我哦。”

沈珞希想不通,怎么会有人无耻到这种地步,跟她的未婚夫谋害亲弟弟,发生关系,在她面前又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这些年,她竟没发现自己身边藏了一条这么恶狼。

自己竟然还对她有愧意,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她。

如果沈锦怡细心一点,就会发现她的手已经在颤抖了。

“放心,我会的。”

她咬着牙忍住恨意,勉强朝沈锦怡笑了一下。

沈锦怡心思不在她的上面,所以也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以及她缓缓抽开的手,嘴里哼着小曲上了楼。

沈珞希看到她手上拿的是香奶奶发布的最新钻石包,价值不菲。

凭沈锦怡自己根本就买不起这个包,想来也是今天一天的陪睡成果,苏翰凡送她的。

这些年来,苏翰凡连个像样的礼物都没送过给她,反倒是她在倒贴。

沈珞希连连冷笑,苏翰凡对她这个妹妹,真是大方。

手上的杂志页面被她捏成一团,这一页,是苏翰凡花了大价钱做的手笔,刻意让媒体将她昨天为苏家老太太祈福的卑微姿态写了进去。

还未起身,门口一阵动静,佣人的恭敬的声音远远传来,“先生,太太。”

是沈楚州和苏知宁回来了。

她调整自己的状态和情绪,将一切隐了下去。

两人走进客厅,苏知宁随意坐在沙发上,瞥了她一眼,摆出一种看好戏的姿态。

而沈楚州的脸色极为难看。

“爸。”

才站起身来,一本时刊便重重的朝她砸了过来,不偏不倚的砸在脸上。

紧接着,沈楚州一巴掌朝她打了过来,“苏家被你拖成什么样了?我早就说过,让你离苏翰凡远一点!你这个逆女偏偏什么事都和我作对!你看看报纸上怎么写的,你沈珞希非苏家不嫁,倒贴苏家,现在整个安知都在看我笑话!”

这一巴掌不轻,嘴巴里泛起血腥的味道,但沈珞希神色却很冷漠,她将贴在脸上的发丝拨弄到身后,而后抬眸望着沈楚州。

“两天后,我会和苏翰凡结婚,不需要婚礼,不需要任何形式。”

说完,她忽略掉沈楚中眼底的滔天怒火,直接转身上了楼。

回到房间,她也没开灯,窝在沙发里,仿佛置身于冰窖中,现在的沈家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枷锁,她很清楚,沈楚州根本不在乎自己嫁给谁,他不过是担心外公留下来的股份会落入外人手中。

所以他才这么反对她和苏翰凡的联姻。

这些人挖空了心思想得到她手上的股份,那就让整件事情变得更有趣些吧。

翌日,她便开始了整个计划。

苏翰凡接到她的电话时,又和沈锦怡缠绵在一起。

“你不是一直想和我结婚吗?那就明天吧。”

“明天?”

苏翰凡诧异,推开了沈锦怡,“怎么这么仓促?希希,你不是说想得到家人的祝福……”

她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眼底覆了层霜,整个人气势冷冽。

“嗯,如果你后悔那就算了,过了明天我们以后就不要谈结婚这件事。”

“怎么会!”苏翰凡迫不及待的打断她,“我做梦都想娶你!”

身旁的沈锦怡不高兴的撇嘴,他捉住香软的手,亲了一口,眼眸里都是得意。

“好,那就按照你的想法来,我明天晚上过来接你。”

挂了电话,沈锦怡问他,“姐姐怎么这么突然要结婚?而且不要婚礼?”

苏翰凡嘴角噙着一丝笑,“这都得归功于那些媒体,现在离得到她手上的股份,只有一步之遥了。到时候我就踹了她,来娶你!”

沈锦怡被他逗得咯咯笑,全然不知,男人在床底上的话全都是假话,根本不能信半分。

沈珞希挂了电话站了许久,连阿妈站在她身后她都没有感觉到。

“小希,你想好要这么做了?”

她回过神来,转头面向宋青芸,看见那张慈祥的脸上满是对自己的担忧,眼睛却一下红了起来,她像儿时一样扑进阿妈的怀里。

“阿妈,我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现在只有你能帮我。”她的嗓音嘶哑的不行,“帮帮我吧。”

宋青芸没忍住,泪水从眼眶里涌出,抬手抚了抚她的头,“我跟你妈保证过,会竭尽全力护你,小希,你想做什么便尽管去做。”

“谢谢阿妈。”

当天晚上,沈锦怡回来就被苏知宁叫进了房间。

“锦怡,你这段时间疯归疯,别忘了去讨好霍斯南,你和他的婚约是怎么来的,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爸现在对你好,也是看在你将来能做霍少奶奶的份上,明白吗?”

沈锦怡抿抿唇,心不在焉道,“妈,你就放心吧,没有男人能抵挡住我的魅力,霍斯南也不例外。”

……

第二天一早,宋青芸就给沈锦怡送了碗汤去。

沈锦怡没有防备喝下汤,等过了一会儿她再站起身来时,已经没有任何力气,然后便倒在了地上。

沈珞希计算着时间,两人一起合力把沈锦怡弄到了她的房间去,还特意把准备好的礼服给她换上,上面有她的香水味道,所有细节沈珞希都做的和自己一模一样,苏翰凡不可能有任何察觉。

“先生和那女人今天去参加张总的金婚了宴会,接下来的时间足够了。”

实际上,张总的邀约也是沈珞希在背后推动,为的就是给今天制造出足够的时间。

 


沈珞希瞧着床上那张美艳精致的面庞,唇边勾了丝嘲讽,“不知道这两条狼互相厮杀起来,谁更胜一筹。”

下午三点,星河湾。

霍斯南游完泳上岸,直挺秀颀的身材完美的让人惊叹。

他站在那里,自成一道风景,可身上的高贵气质让人不敢轻易打量。

管家递了毛巾过来,他擦完身体换上衣服直接进了屋子,不过一会儿,两人跟着进来,手上拿了一沓资料。

“少爷,大悦集团的所有资料都在这里了。”

霍斯南让他们念了几句,便没了兴趣。

此时,佣人来报,“少爷,先生过来了。”

刚说完,霍明逸就已经走了进来。

男人细长温和的双眼里生了些冷漠,“您怎么过来了?”

霍明逸看了一眼他,“让你的人去忙吧,我单独和你谈谈。”

霍斯南抬手,大厅里的所有人才退下。

“我和你妈已经决定,过几天就帮你办一场婚礼,娶了沈家女儿。”

他强势的口吻让霍斯南不愉,修长的双腿优雅一叠,唇边浮出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笑。

“让我娶沈锦怡,无非是她手上有股份而已,又何必走这些过场?这场婚礼没有任何的必要,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

话被他说的这么直白,霍明逸有些恼怒,“你年龄也不小了,是该成家了!”

霍斯南却没有想要和他继续整个话题的意思,“我还有事忙,就不送您了。”

看着自家儿子一副冷漠的样子,霍明逸心里多少有些堵得慌,他起身,“你眼睛看不见,只有沈锦怡愿意嫁给你,这份情我想你应该明白。”

“我知道你恨我们,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很久了,你妈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饭睡觉了,全挂念着你,回来吧,我和你妈都等着你。”

霍斯南脸色有了几分动容,他停了下脚步,“告诉妈,我会回去的,一切事情,会如她所愿。”

有了这句话,霍明逸也高兴起来。

“好,好,好。”

傍晚,苏翰凡按照沈珞希给的时间准时抵达。

佣人给她引路直接上了楼进入房间。

一个身穿白色礼服的女人戴着头纱坐在床上,而宋青芸坐在一旁扶着。

“宋妈,您放心,我肯定会好好对小希的。”

宋青芸点头,又抬手擦了擦眼眶,“我们这边的风俗是新娘子脚不能沾地的,而且在同房之前不能交流,记住了吗?”

“虽然现在已经不信这些了,但我还是图个吉利,希望你能尊重我们的风俗。”

苏翰凡满脑子都是股份,当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随后迫不及待的背着人下了楼。

宋青芸跟着送到车上,见没有出任何的纰漏,绷着的心这才松了几分。

露台上,一道身影立着,视线就落在了这边,可惜苏翰凡没有半分察觉。

很快,车子行驶远去。

宋青芸转过身,朝露台上的沈珞希点了点头。

沈珞希转过身,随意的靠在了栏杆上,长发在风中凌乱的飞舞,她微微仰头,缓缓闭上眼睛。

一切都完成了,接下来可千万不要让她失望啊。

……

按照宋青芸的吩咐,苏翰凡开车到家里,然后直接把人抱到了房间。

这些年来,沈珞希从来不准他碰,此时他竟有些兴奋,忍不住身体上的刺激,想得到更多。

“嗯……”

女人突然微哼了一声,这更加刺激了苏翰凡的感官,甚至没有细细分辨这声音的不同之处,更是火急火燎的趴在了她的身上。

而此时,沈锦怡也逐渐清醒过来,她下意识的配合着苏翰凡,迷茫中又追求着一丝刺激。

“臭婊子!”

突然,身上的男人给了她一巴掌,“原来你一直不让我碰,是因为你不是个处!还特么一直在我面前装高贵!”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沈锦怡懵了。

苏翰凡怒气冲冲的开了灯,床边是碎了一地的衣服,而床上的人,正是沈锦怡。

两人都愣住,苏翰凡脸色一黑,“怎么是你?”

沈锦怡也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苏翰凡以为是沈家搞错了,心烦意乱道,“你先穿好衣服,哪里都不要去!”

沈锦怡眼里满是惊慌和泪水,苏翰凡也从来没有对她这样甩过脸色,她是第一次受这样的委屈,但基于这样的情况又什么都不敢说。

苏翰凡急冲冲的穿上衣服,直接开车冲到了沈家。

不顾佣人阻拦,他一路冲到了客厅,沈珞希正巧刚从楼上下来,苏翰凡直接冲了过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沈珞希,你给我个解释!”

沈珞希心里冷笑,但是面上却是一脸的无辜和迷茫,她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翰凡,你说什么啊?”

苏翰凡掐着她的肩膀,五官几乎扭在一起,“为什么上车的人会是沈锦怡?”

“我脑袋好疼。”沈珞希推开他,走到沙发上去落座,然后揉着太阳穴。

此时,沈楚州和苏知宁也参加完聚会回来。

看到两人在客厅里不知道又是闹哪一出。

苏知宁也想故意挑事儿,便道,“翰凡,这个时候,应该是你和珞希的圆房啊,怎么还在家?”

沈珞希先发制人,装作一副回过神的样子,眼神突然犀利的盯着苏翰凡,“你刚说什么?你接走的是锦怡?”

苏知宁脸色一变,“什么?”

同样震惊的还有沈楚州,他皱紧了眉头,“又关锦怡什么事儿了?”

苏翰凡后背冒了冷汗,他隐约感觉自己是被人设计了,可是又找不到一丝纰漏,只能着急为自己解释,“宋妈可以为我作证,我真的是来接你的,小希,你知道我有多爱你的是不是?”

这副嘴脸简直让人太恶心了,尤其是苏翰凡这张说爱的嘴,让她想用针给缝上。

沈珞希推开他,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难怪早上锦怡特意煲汤给我喝,原来就是为了能代替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