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祸水妖妃

祸水妖妃

凌云之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影秋本是高高在上的百灵公主,可时过境迁,如果的她,却成了任人践踏的通房丫头。虽有些不甘,可是如今的她却无力与命运抗衡,然而这却并不代表她会妥协。步步为营,精心算计,终于那一日,她成为了世上最妖艳的女子。看着曾经那个对她不屑一顾的男人跪求原谅,女人眸光始终不为所动……

主角:影秋,慕清风   更新:2022-07-15 22: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影秋,慕清风 的女频言情小说《祸水妖妃》,由网络作家“凌云之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影秋本是高高在上的百灵公主,可时过境迁,如果的她,却成了任人践踏的通房丫头。虽有些不甘,可是如今的她却无力与命运抗衡,然而这却并不代表她会妥协。步步为营,精心算计,终于那一日,她成为了世上最妖艳的女子。看着曾经那个对她不屑一顾的男人跪求原谅,女人眸光始终不为所动……

《祸水妖妃》精彩片段

楚王大婚的日子,适逢元宵佳节,白天的热闹喜庆,更显得夜里格外安静。

影秋站在寒夜里,手脚已冻得麻木。

已是半夜,新房里大红的烛还没有熄灭,屋里传来新娘娇羞的嘤咛声,如同一把大手,揪扯着影秋的心。

楚王在床第间是个很强悍的男人,这一点,她两年前就知道。

那个仲夏夜,端妃把她们十几个侍女叫过来站成一排,从她上下打量的目光里,她已瞧出,她是在为儿子挑选通房丫头。

她的儿子向来是她的骄傲,极有可能被立为未来的储君,她点点滴滴都要为他筹谋,包括安排通房丫头教导他床弟之事。

影秋不顾羞耻站出来,极力跟王妃表示,她愿为殿下做任何事。

端妃也早瞧出来,这丫头虽然出身低贱,但容貌和身段极佳,自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将王府里所有的丫头都比了下去。

经过李嬷嬷的教导,从那晚开始,她便成了楚王的通房丫头,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她死心塌地地爱上这个让人琢磨不透的男人,自己也说不清从哪一天开始。

或许是她十四岁那年,他从青楼老鸨手中将她救出的那一天。也或者是他第一次握着她的手教她画画。亦或者是十六岁那年,第一次做了他的女人开始。

他到底有没有一点喜欢过她?

她不确定。

或许会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吧,毕竟在这两年里,他是那么贪恋她的身体。

只要他开心,她就开心。她卖力地迎合他,只为了在他身边多留些时日。

除了报他的救命之恩,她是存着一份贪念,他心里也是喜欢她的。

可他到底还是娶了护国公的长孙女,也就是镇远大将军的长女。

看来那个家世显赫又长得倾国倾城的女人,才配做他的王妃。

夜是那么漫长,天快亮时,屋里的红烛才熄。

影秋叹了口气,转身准备退下,却迎面遇到一双犀利的目光。

王妃的奶娘黄妈上下打量着她,眼里带着不屑的嘲讽,“不是让你一直在里这伺候王爷和王妃吗?”

“他们……已经休息了。”影秋垂着头,不想让黄妈看到自己哭红的眼。

“就在这儿守着,一会儿王爷和王妃醒了,你好生伺候着。”黄妈上下打量着她,“听说你是王爷的通房丫头,应该懂怎么伺候新婚的王妃,要是怠慢了,小心扒了你的皮!”

黄妈见她默不作声,咬着牙压低声音咒骂了一句,“要说奴婢知道了,不懂规矩的东西!”

影秋面无表情,对这些咒骂和鄙视,她流落在外的那些年,已经承受无数,见怪不怪。

她清楚自己的处境,她早已不是昔日尊贵的百灵公主,而是人人都可以踩在脚底下的贱痞子。

屋里传来王妃娇柔的声音,影秋便被黄妈拽着进去。

看着黄妈带着一脸殷切的笑容忙前忙后地伺候王妃起床,影秋垂着头木然地站在那里。

她没有勇气抬头看向那个她伺候了两年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起床时的样子。

“奶娘,把这个拿给母妃。”王妃黄若凝将落红帕递给奶娘,牡丹一般粉嫩的脸上飞着两朵娇羞的红云。

 


黄妈接过落红帕,一脸的喜气,还不忘叮嘱楚王,“王爷,我们家小姐可是国公大人和将军的心尖肉,王爷可要怜香惜玉啊。”

“黄妈……”黄若凝更是羞红了脸,嗔怪的语气里更多了一种惹人怜爱。

余光看到那印了桃花红的落红帕,嗅着空气中那种特别的气味,影秋只觉得心头一阵钝痛,眼眶又涩得难受。

“跟个木头桩子似的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过来伺候王爷王妃更衣!”黄妈瞪了一眼影秋,忍不住呵斥了一句。

“奶娘。”黄若凝用眼神制止,“她虽然是下人,可毕竟是伺候过王爷的人,也算是我的姐妹,你要好生对她。”

影秋嘴角划过一丝苦笑,这位王妃看起来端庄美丽又温柔,可她又岂是不知,女人是天敌,尤其共侍过一夫的女人。

她倒是希望,他们的新婚之夜,却命她在门外站了一夜,刚起来就叫她进来目睹他们春宵过后凌乱场面的人,只是那个奶娘而已,并不是这位端庄美丽的王妃的意思。

看着她体贴地为她的夫君更衣,眼里都是娇羞的爱意,影秋努力忍着心里的疼痛,悄然退了出去。

如果她们主仆故意这么做,是想让她难受,那她们做到了。

此刻,她只想找个地方好好躲起来,慢慢消化心中的疼痛。

穿过庭院,影秋向着下人的耳房走去,在那里,有一间属于她的,简陋的小卧房。

“啪!”

一记耳光重重扇过来,影秋一个猝不及防摔倒在地,院中的下人们都看了过来。

“区区一个通房丫头,还上了天了,连我们家小姐都不放在眼里!”黄妈拦住她,手叉着腰站在那里,一副凶悍的模样。

见影秋挣扎着站起身,她抬手又是几耳光挥过去。

将军府的奶娘,似乎比别人家的下人更彪悍,影秋被打得眼冒金星。

无措间,她一眼看到黄若凝正挽着楚王站在那里,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她看到那个美丽又高贵的女人急步走过来,似乎在责怪着她的奶娘,可她却什么都听不见,耳朵里持续的一直是掌掴过后的轰响。

看着楚王至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便抬脚走了,似乎并不屑理会这下人之间的斗殴,影秋忽然就笑了。

曾经,他在忘情的时候会轻唤她秋儿,她也会像藤一样缠绕着他,撒娇着叫他风。

她卖力地让他快乐的时候,觉得他一定是喜欢她的。

现在再想想那些,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充其量,她只是他的玩物而已。他已经娶了王妃,就不再需要她这个玩物了。

她还不知道自知之明,死皮赖脸地待在这里,碍人家新婚王妃的眼吗?

影秋理了理被打得凌乱的头发,转眼就收起狼狈,并没有跟黄妈理论,转身一步一步走。

虎落平阳都被犬欺,何况自己这个隐姓埋名的前朝公主,能苟且偷生地活着,都已经是侥幸了,还跟这种狗仗人势的人计较什么?

回到属于自己的小房间,心里那种被揪扯的疼痛让她还是没忍住泪落如雨。

 


什么时候哭睡着的,她并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昨日王爷大婚,她是个无处安放的人,躲在房里一天都没出去,加上今日,已经两天没有吃饭,早已饿得没了力气。

昨晚又被那黄奶娘命令去伺候王爷王妃,在门外站着冻了一夜,醒来的时候,便觉得浑身滚烫。

王府里的下人们都去讨好王妃了,欢喜地领了王妃给的红包,开心地说着吉祥话。都觉得王妃和王爷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没人注意到偏僻的耳房里,影秋已经躺了三天,烧得满脸通红,耳朵因为被那黄奶娘掌掴加上发烧,如同波涛在吼,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再这么病下去,恐怕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

她不甘心,使出全身的力气从房间里爬出来。她要离开这座王府,离开那个让她又爱又痛的男人。

“影秋,你怎么了?”

伙夫阿楠刚好路过这里,看见影秋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过来搀扶她。

“阿楠哥,你把这些东西给王爷,换回我的卖身契……”影秋挣扎着将一包东西递给阿楠。

这是她和王爷在一起的时候,他高兴了,便会赏她一些金银珠宝,她都仔细地收好,觉得他还是喜欢她的。

如今这个梦终于醒了,这些东西也该还给他,希望能换回他当年从青楼老鸨那里买来的她的卖身契。

他当年的救命之恩,她这两年用身子卖力去还,也该还清了,从此两不相欠了。

阿楠接过那包珠宝,忍不住叹气。那日看着王妃的奶娘掌掴影秋,他都看不下去。

影秋是个苦命的姑娘,当年被王爷从青楼救出来时的可怜样子,他现在还记得。

她好歹也是服侍过王爷的人,那黄奶娘怎能说打就打?

而且王爷明明看见了,竟然一点都不心疼她,任由那个奶娘打她。就算是一只猫一只狗,养久了也会有感情的,何况影秋这么温柔美丽的姑娘。

王爷的心还真硬。

阿楠拿着那包珠宝正要去找王爷,刚转身,却被人一把夺了去。

又是那个黄奶娘。

她带着几个从黄家跟过来的仆人,将影秋和阿楠团团围住。

“好你个贱蹄子,竟然和伙夫在这里私通,还偷王府里的金银财宝!人赃俱获,看你还怎么狡辩?”

阿楠赶紧解释,几个仆人并不听,直接将他和影秋捆了,拖去见王爷王妃,诉说着他们私通偷窃的罪状。

影秋虚弱地站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白皙的额头上磕出了血,她一句都不解释,脸上的表情有些木然。

“王爷,影秋是你的人,打死我也不敢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阿楠跪在地上,声音有些哽咽,“她是个可怜人,您要是看不上她,就放她走吧,别让她就这么病死在王府……”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蜡黄虚弱的脸和有些木然的眼神,慕清风眉头微皱,大步上前用手背试着她的额头。

她是真的病了,他转头命下人叫郎中。

影秋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只是她太熟悉这个男人,只看唇型,就知道他在为自己叫郎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