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追爱攻略:顶级大佬爱撩夫

追爱攻略:顶级大佬爱撩夫

小狗的兔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你为什么要嫁给我?”“我嫁给你就是为了杀你。”何甜笑容满面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可惜他太强了,又太会扮猪吃老虎了,自己竟然一时不慎,失了身还丢了心,任务还失败了。

主角:   更新:2022-11-19 04: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追爱攻略:顶级大佬爱撩夫》,由网络作家“小狗的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你为什么要嫁给我?”“我嫁给你就是为了杀你。”何甜笑容满面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可惜他太强了,又太会扮猪吃老虎了,自己竟然一时不慎,失了身还丢了心,任务还失败了。

《追爱攻略:顶级大佬爱撩夫》精彩片段

“什么,要我嫁给裴家那个病秧子?爸,我有没有听错,裴榆晚在裴家没权没势的,我嫁给他就等于是将鲜花插在牛粪上!”何潇怒气冲冲地冲到书房找何忠启理论。

她是绝对不会嫁给裴榆晚的,早就有传闻说裴榆晚活不过三十岁,裴老爷子再器重他,可是活不长,那嫁过去不就等于是守寡?

“何家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女儿,裴家也没说必须要我嫁过去,我看姐姐就很合适。”

何甜刚好走到书房门口就听见何潇的声音,她才回到何家半年,就已经感受过何潇对自己的恶意,要不是怕被他们怀疑,她早就让何潇魂归西天。

何潇抱住何忠启的胳膊撒娇,“爸爸,你难道真的愿意看见我过的不幸福吗?我可是从小被你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

何忠启神色有了犹豫,书房的门并没有关,而何潇和何忠启明显也看见站在门口的一道黑影。

“潇潇,你姐姐才回来就让她嫁人,这对她来说太不公平了。”

何潇撒气,又哭又闹,“那这样就对我很公平吗?你明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裴鸣,况且我已经有了裴鸣的孩子,难道你希望我给裴榆晚戴绿帽子吗?”

何潇的话让何忠启大为震惊,而在门口听了大半天墙角的何甜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她抬起手推开门,纤长的身影明晃晃地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我愿意代替她,嫁给裴榆晚。”何甜指着何潇,一字一顿地说道。

嫁给裴榆晚正好是接近他的好机会。

何甜一脸清冷,双手抱在胸前,高高在上的模样让何潇很是不爽,她抹掉眼泪,难以置信地问何甜,“你……真的愿意代替我嫁给裴榆晚?”

“当然。”何甜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她瞥了眼旁边的何忠启,“爸,裴家只是让我们两家尽快安排结婚,并没说明必须要何潇嫁过去。我想,我嫁给过去也是可以的。”

“我也是何家的女儿,不是吗?”

何潇在旁边不断地点头,生怕何忠启不会同意似的,“爸,既然姐姐愿意嫁,那就让她嫁吧。我是不会嫁给裴榆晚的!除非我死!”

何潇指了指肚子,暗示何忠启她肚子里还怀着裴鸣的孩子。

而裴鸣很有可能就是裴家下一任家主,她要嫁的是裴家的家主,而不是裴家那个病秧子。

“你们让我想想,先出去吧。”何忠启沉声道。

何甜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何潇紧跟其后,在走廊上叫住何甜,“喂,你为什么愿意嫁给裴榆晚?”

何甜漫不经心地回头,冷冷地看着何潇的肚子,“你不是都怀上了别人的孩子了吗?”

乍地一听,何潇就愤怒不已,“你偷听我和爸说话?”

“我是光明正大的听。”何甜平时没少受到何潇的招待,她慢条斯理地走过去,抬起手轻轻地放在何潇平坦的肚子上,“你都敢做,还担心被人听见吗?”

闻言,何潇扬起手就想给何甜一巴掌。

何甜不动声色地扬手扣住何潇的手腕,勾唇讥笑,“怎么?你就不怕我马上改变主意?”


榕雅别苑。

裴榆晚坐在电脑边,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全世界的名医他都访遍了,所有的人都说他身体内的毒素已经伤及肺腑,根本就活不过三十岁。

可他不信,更不会认命。

“爷,你就算把电脑盯出一个窟窿,七甜可能也不会回爷的消息。”

七甜!

是裴榆晚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七甜都说他没救了,那他又该找谁来为自己解毒。

作为拥有让人起死回生的能力的七甜已经消声觅迹大半年的时间,他花了无数的人力和财力都无法得知七甜的行踪,即使每天都在联系七甜,却依旧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裴榆晚面无表情地挪开视线,如果老天不让他活过三十岁, 那他就要不惜一切代价逆天改命。

“爷,老爷子那边希望你可以尽快和何家大小姐完婚,有了何家的支持,就可以巩固你在裴家的地位。如今裴二少势头正盛,他如果知道您一直在找神医,肯定会从中作梗!”

“给何家打电话,就说我明天要约他们的大小姐共进晚餐。”

宋泽看着裴榆晚苍白的脸,不由得担心的说道,“爷,你的身体还能行吗?”

“没问题。”说完,裴榆晚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

此时,何甜给自己寻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正坐在花园后面的假山上看夜色,她旁边有一处平坦地,便放了一瓶酒。

她端着酒杯,居高临下的看着到处喊着她名字的何潇,嗤笑的发出声音,“何大小姐,你到处找我做什么?”

何潇仰起头看见假山上面的何甜,气不打一处来,“裴榆晚约你共进晚餐,时间地方我会发给你,明天你就代替我去。”

何甜笑意阑珊,仿佛没有听见何潇的话,淡淡道,“你求我做事就是这个态度?”

“你别太过分,等我嫁给裴鸣,那就是裴家未来的女主人,就算你嫁给了裴榆晚又如何,还不是比我低一等,你现在最好是讨好我,别指望我在你面前卑躬屈膝的。”

何潇傲慢地瞥着何甜,“何甜,你一个不知在什么地方长大的人突然跑回来,不就是冲着我们何家的钱来吗?给你机会,让你嫁进裴家,已经是对你极大的恩赐了!”

“哦?”何甜并不恼怒,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要你这个恩赐,你自己嫁给裴榆晚吧。不过……”

她从假山跳下来,轻轻地落在何潇的面前,顺便帮她撩起额前的头发,“不过我很好奇如果裴榆晚知道你怀着裴鸣的孩子,他会怎么做?”

“呵呵,你先顾好你自己吧,裴大哥说过这辈子只会娶我。”

何甜望着何潇离去的背影,忍不住笑起来,原来何潇不仅蠢还如此的天真。

很快,她就收到了何潇发来的消息,时间地点都交代得很清楚。

眼下,她很期待明天和裴榆晚的见面。

即将结婚了,新郎发现新娘却不是何潇,画面一定很好笑,何甜甚至开始为裴榆晚感到可怜,自己的未婚妻居然和自己的兄弟有一腿,还没结婚就被人戴了绿帽子。


翌日,何甜简单的收拾一下就拿着车钥匙出门了,何潇今天一天都不在家里,只怕是和裴鸣幽会去了。她路过客厅的时候正巧碰上苏媛。

苏媛是何潇的母亲,根据资料显示,她的母亲就是被周笙梦逼死的。

苏媛每次看见她就会冷嘲热讽,这次也不例外。

“打扮这么寒酸,是想故意在裴榆晚面前丢我们何家的脸?”

何甜对自己的打扮很满意,素白色的连衣裙,略施粉黛,看起来十分的清纯。

何甜扬起头,冲着苏媛冷笑,“与你有何关系?”

苏媛盯着何甜这张熟悉的脸就感到无比的厌恶,好似曾经死去的人依旧出现在她的面前。

距离和裴榆晚约定的时间所剩无几,何甜没工夫在这里和苏媛瞎扯,只留下一抹耐人寻味的笑便匆匆地离开。

到了约定地点,何甜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找到了天长地久的包厢。

何甜站在门口寻思数秒,看着门上的门房号,忍不住想笑,天长地久?

俗!

她推开门,裴榆晚坐在正中间,脸色极为苍白,看来和传闻所言一样,病秧子。不过长相到不像是短命样,五官精致,眼睛深邃,坐着一动不动,散发一身贵气。

旁边站着一个同样黑色西装的男人,她快速地扫视一圈,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来。

“你好,我是何甜,即将和你结婚的妻子。”

裴榆晚若无其事地拿起旁边的茶壶给何甜倒了一杯茶水,“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我还以为裴总会提前安排好菜单,我到了就直接叫服务员上菜。”何甜完全不在乎这杯茶水是谁倒的,端起来就喝了一口。

“这餐厅果然是专门伺候有钱人的,就连茶水都如此的特别。”何甜慢慢地放下茶杯,笑容满面的盯着裴榆晚,她知道裴榆晚也在看她。

从她进来开始,裴榆晚就一直在打量她,观察她。

“何小姐跟传闻中不太一样。”裴榆晚淡淡地说道。

“嗯,我是何家失散多年才找回来的女儿,自然跟你了解的何小姐不一样。”

一旁的宋泽闻言怒道,“何家这是打算让你嫁给我们爷?”

何甜冷冷地撇了眼宋泽,不怒反笑地问道,“怎么?不可以?你们只是要求尽快完婚,并没有要求谁嫁过来。”

“何小姐误会了,他不是这个意思,既然来了,不如先看看吃点什么。结婚的事情之后再谈。”

“好啊。正好我也饿了。”何甜看着菜单随便点了几样,“我还是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这一顿吃下来估计得花不少的钱。”

宋泽冷哼一声,“土包子!”

裴榆晚见何甜笑呵呵的盯着宋泽,立马沉声道,“宋泽!”

“没事,我知道你们心里肯定不舒服,本来该是我那高贵的妹妹来,结果没想到是我这个土包子!”何甜一边笑一边说,甚至还特意倒了一杯水,走到宋泽的跟前。

“宋助理,你别生气,喝杯茶消消火。”

见宋泽不愿意喝,何甜只好看着裴榆晚,直到裴榆晚开口,“喝吧。”

爷都发话了,宋泽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将水喝下去,于是在半个小时后,整个包厢里就听见宋泽一直在放屁。

何甜跟个没事人似的,一边吃东西一边问裴榆晚,“宋助理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车厢内一直充斥着宋泽的屁声。

奇怪的味道在车厢内久久无法散去。

宋泽的脸憋得通红,透过后视镜看见裴榆晚的表情后脸色更是变得如猪肝,他明明什么都没吃,为什么会一直放屁。

“你被下药了。”裴榆晚闭着眼,沉声说道。

从宋泽接过何甜手中的水杯之后,宋泽就已经中毒,看来何甜是很介意宋泽说她是土包子。

看来他还是小看了何甜,这个看起来单纯无害的女人似乎并没有他看见的这么简单。她当着自己的面给宋泽下毒,是想告诉他什么讯息?

裴榆晚微微皱眉,有点摸不清何甜的想法。

此时,正在回家路上的何甜想到宋泽今晚的表情就忍不住狂笑,她最讨厌被人指着鼻子骂,给宋泽下药只是小惩大诫。

她可是有仇必报!

不过……何甜想到今晚一直病怏怏的裴榆晚,光是这样她无法判断裴榆晚到底中了什么毒,她需要和裴榆晚近距离的接触。

回到家中,正巧碰上从外面回来的何潇。

她从一辆黑色的宾利车下来,提着白色的香奈儿包包一路摇曳生姿地走到何甜的面前,轻笑着问道,“你看起来挺高兴的。”

何甜瞥了眼停在院子门口的豪车,昏暗的月色中,她看不清车上人的长相,只是一个影影绰绰的虚影。

“我每天都很高兴。”

“你只怕是想到可以嫁给裴榆晚才这么高兴吧,不过你就算嫁给裴榆晚也没用,反正家主的位置是不可能落在裴榆晚的头上!”何潇信誓旦旦,因为裴鸣已经给她打了 一剂强心针。

裴鸣知道她怀孕后很高兴地让她生下来,这就是他给出的承诺。

裴榆晚活不长,家主的位置迟早会落在裴鸣的头上,而裴鸣承认她肚子的孩子,那就是承认她的身份!

何甜看着何潇脸上遮不住的幸福,摇了摇头,世上男人都薄情,也不知道裴鸣到底给何潇许了什么承诺,竟然让她如此的深信不疑。

“家主落在谁的位置上,你说了不算。”何甜抬起脚走进屋,却被何潇抓住头发,硬生生地往后拉了一下,疼得她头皮发麻,随即,她扣住何潇的手腕,剧烈的疼痛让她不得不放手。

“何甜,我说了不算,难道你说了就算?你也不看看裴榆晚现在是什么情况,一个前脚都踏进了鬼门关的人,有什么资格和裴鸣争家主的位置!?”何潇怒道。

何甜倏地转身,反手揪住何潇的头发,另一只手迅速地在何潇的脸上扇了四个巴掌,直接把何潇扇懵了。

清脆的耳光声伴随着何潇的怒吼,漆黑的别墅瞬间灯火通明。

苏媛披着外套站在二楼,见何潇吃亏哪里忍得下这口气,二话不说地直奔何甜而来,扬起手就要教训何甜。

何甜岂是逆来顺受的人?

说时迟那时快,何甜掐住何潇的手腕,而在苏媛的巴掌即将落下来时,何甜快速地将何潇抓到自己的面前。

清脆又响亮的耳光声不偏不倚地落在何潇的脸上。

何潇冲着何甜怒吼,整个客厅都回荡着她的咆哮声。

“贱人,我要杀了你!”何潇疯狂且张牙舞爪地扑向何甜。

何甜松开手,以一个优美的闪身,何潇扑空,以狗吃屎的模样摔在地上。

何甜居高临下地看着何潇和苏媛这对母女,任凭何潇咒骂自己,她淡定地抱着双手过去,在她面前蹲下来,嘴角带笑,“你信不信我可以让裴榆晚当上裴家的家主?”


裴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裴榆晚看着关于何甜的资料,从小生活在C市的 孤儿院,直到半年前才回到何家。回到何家后并不受宠,处处被针对。

平平无奇的资料让裴榆晚更加觉得何甜这个女人不简单。

她的资料太过完美,几乎找不出任何的问题,就像是有人刻意为之。

他随意地将资料放在旁边,眉间染上一层疲惫,整个身体靠在椅子上,因为身体内的毒素堆积已久,导致他最近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

宋泽知道自己被何甜下毒,打了一晚上的屁,就对何甜没有好感,“爷,何家做的太过分了,居然想偷梁换柱,把何甜嫁给爷,何甜的身份怎么配得上您!”

宋泽愤愤不平,裴榆晚在裴家的身份有些尴尬,虽然得到了裴老爷子的支持,但裴家其他人却是裴鸣的拥护者,比起病怏怏的裴榆晚,他们更相信身体健康的裴鸣才是能带领他们走向辉煌的人。

裴榆晚掩着嘴角咳嗽两声,“何潇跟裴鸣早就暗度陈仓,就算没有何甜,何家也会想办法解除我和何潇的婚事。”

既然要和何家的人结婚,那么跟谁结婚对裴榆晚来说都一样。

“爷,何甜在何家不受宠,就算爷您娶了她,何家未必会真的支持爷,何忠启这个老头明知道何潇和裴鸣搞在一起却假装不知道,摆明就是想支持裴鸣。”

“区区一个何家,还入不了我的眼。”若不是老爷子一心为他着想,希望他成家立业,得到何家的支持在裴家站稳脚跟,他又怎么会同意结婚。

突然,裴榆晚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是何甜打来的。

昨晚和何甜共进晚餐之后,何甜主动要了他的电话,美名其曰,以后是要结婚的人,留下联系方式方便平时多沟通,联络感情。

裴榆晚当下就留下自己的号码,没有想到何甜第二天就会联系自己。

何甜站在裴氏集团的楼下,五分钟后,如果裴榆晚不接电话,那她就直接上去找他。

嘟嘟三声后,何甜对着话筒,笑呵呵地,“裴总,方便见一面吗?我现在就在你公司楼下。”

“我让宋泽下来接你。”裴榆晚对宋泽使了一个眼神。

纵使宋泽再不情愿,也不能拒绝爷的命令,只要想到是何甜害他在爷的面前打了一晚上的屁,他就没法给何甜好脸色看。

他极度讨厌何甜这样心思多,又记仇的女人。

何甜看见宋泽,扬起明媚的笑容,迎面走上去,故作关心地问道,“宋助理,今天身体好些了吗?”

宋泽冷笑道,“托何小姐的福,好多了。”

“那就好,看来我福气不浅。说不定你家爷娶了我,沾了我的福气,就会长命百岁。”

宋泽回头盯着何甜,她是听不出自己的讽刺吗?怎么还能厚颜无耻的说出这种话?!

何甜在裴榆晚的办公室环视一圈,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见什么东西都挺稀奇的。

她啧啧嘴,盯着挂在墙上的一副黑色的画像,裴榆晚内心多少有点阴暗。

“何小姐,不请自来,有什么事?”裴榆晚坐在椅子上,面容冷峻,语气淡漠,脸色的苍白让他有种病娇的帅气。


何甜大摇大摆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托着下巴,亮晶晶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裴榆晚,“我来找你谈笔买卖。”

黑色透亮的眼眸闪烁着一股狡黠,何甜并不介意裴榆晚打量自己,她大大方方的,并且撩起额前的头发,故作姿态地散发自己的魅力。

“裴总看够了吗?”何甜笑容满面,她知道自己很迷人。

裴榆晚收回视线,沉声道,“说说看。”

何甜敢单枪匹马地来找自己谈买卖,这就让裴榆晚有了兴趣,而何甜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更是引起裴榆晚的好奇。

何甜人如其名,长相甜美,透亮的眼眸给人一种单纯,还有一股让他捉摸不透的神秘感,让他总是免不了被她的一举一动吸引。

“你知道我在何家的处境,举步难行,爹不疼,娘不爱。”何甜先是卖惨,随后话锋一转,“我被安排嫁给你,那是我没的选,但我又不想守寡。”

没得选?守寡?

荒唐至极!只要他点点头,多少女人都抢着要嫁给他!

裴榆晚忍不住皱眉,这个女人说话未免太直接了。尽管外界传闻他活不过三十岁,但至今没人敢在他的面前说这话。

“所以我得帮你解毒。”

闻言,裴榆晚漫不经心地靠在椅子上,长时间的工作,让他已经是疲惫不已,只能靠着椅子来掩饰自己的不适,随即质疑道,“就你?你帮我解毒?”

何甜知道裴榆晚不会轻易地相信自己,用行动证明她的能力是最直接的办法。

她走过去,在裴榆晚诧异的眼神下扣住裴榆晚的手腕,宋泽护主心切,伸手拦住她,何甜也不恼怒,另一只手直接轻松地将宋泽的攻击挡回去。

“想要你家爷活命,你就老实地待在旁边,别动别说话。打扰我给你爷看病,你爷死了都有你一半的责任。”何甜不由得加重语气,呵住宋泽。

办公室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可以清楚的听见,何甜全神贯注地给裴榆晚把脉。

中医中,望闻问切是免不了的。

她既然决定主动以神医七甜的身份出现在裴榆晚面前,那就没有想过继续隐瞒。

裴榆晚想反抗,可他的身体情况已经超出他可以控制的范围,加上刚才何甜避开宋泽的招式,他就清楚以目前的状态,他未必能拦下何甜。

“没有想到何小姐的身手这么好。”裴榆晚声音低沉,犹如大提琴似的在何甜的耳边响起,如果他的语气再温和一些,何甜会觉得更不错。

“裴总的毒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这些年若不是有人帮裴总将身体内的毒素逼到同一个地方,裴总别说活不过三十岁,就连活到二十五岁都是一个问题。”

何甜说话直接,她松开裴榆晚,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布袋。

突然,何甜冲着裴榆晚微微一笑,抓住衣领用力地一扯,胸前雪白的肌肤暴露。

裴榆晚眼疾手快地扣住何甜的手,“你要做什么?”

何甜笑道,“救你的命!”

她面不改色,两指之间夹住银针,如天女散花,一瞬间,半截银针没入裴榆晚胸前。

见状,宋泽正要过来,再次被何甜呵斥住,“想让你爷活命,就给我老实呆着!”

宋泽不敢再轻举妄动,站在旁边焦急不已,“该死的!你到底对我们爷做了什么?”

不一会的功夫,裴榆晚的脸如猪肝,额头冒着细细密密的汗珠,嘴唇乌黑,整个人看起来比刚才更加糟糕。


门外,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何甜眉头紧锁,眼角的余光瞥了眼门口,裴榆晚的视线同样冷鸷地死盯门口。

他现在浑身难受,身体里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行,他强忍着痛楚,对宋泽命令道,“堵住他们!”

一定是裴鸣收到消息赶来。他这个哥哥巴不得他解除和何家的婚事,甚至巴不得他马上死。要不然也不会明知何潇是他未婚妻的情况下还和她暗渡陈仓。

“可是她......”宋泽欲言又止,何甜对他而言,何尝不是一个危险的存在。

“在你的眼皮下,我还能害死你家爷?”何甜没好气地瞪了宋泽一眼。

宋泽无奈地转身走出办公室,拦住门口的一干人。

裴榆晚面无表情地盯着何甜这张镇定自若的脸,“我还有多久能恢复正常?”

“你就不怕当场死在我面前?”何甜好奇地问道。

“你不是想跟我谈买卖吗?”

何甜轻笑一声,慢慢地将胸前的银针拔出来,再将其他银针插入裴榆晚的头上,“诶,别动,我在帮你把毒素排到手指上。”

待会她还要在裴榆晚的手指上放血。

裴榆晚的命都在何甜的手里,他板着脸,一动不动,忽然开口道,“你是七甜?”

黑色的毒液正顺着胳膊慢慢地逼走到裴榆晚的右手指尖,她摸着下巴,答非所问,“你说我是,那我就是吧。”

裴榆晚嘴角微扬,脸色逐渐恢复红润,当何甜抬起他的右手,看着变成黑色的食指,他忍不住挑了一下眉。

何甜缓缓道,“你体内的毒堆积已久,第一次排毒也救不了你的命,想要活命,就和我结婚。要不然,我不会救你。”

黑色的血滴在白色的地板上,溅开犹如一朵嗜血的花朵。

何甜将银针收起来,又重新给裴榆晚把脉,“这次过后,你至少半个月不会再像之前那样难受。”顿了顿,她低垂着头,“难道你还在等我给你穿衣服?”

就在裴榆晚正要扣上最后一颗扣子时,大门砰地一下推开。

裴鸣面带微笑地走进来,视线落在何甜脸上,“弟弟,你说大上午的你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不准任何人进来是要做什么?”

“谈事。”裴榆晚对裴鸣的态度超出何甜所预想的冷漠,不过这跟她无关。

裴鸣笑道,“谈事?我看你是在谈情说爱吧。”转瞬间,他就揶揄地望着裴榆晚和何甜,“这位就是刚回到何家的大小姐何甜吧?”

“不是大哥说你,这里毕竟是公司,你身为裴家未来的家主,公司的总裁,怎么能够不分场合的和女人打情骂俏,虽然何小姐是你的未婚妻,但这样始终影响不好。”

“我办公室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到大哥的耳里,看来大哥对我是格外的关注了。”裴榆晚似笑非笑,经过何甜的妙手,他不仅仅没有再觉得胸闷,呼吸更是通畅起来。

裴鸣不动声色地将何甜推开,俯身在裴榆晚耳边,“你可是我弟弟,又是未来的家主,我自然是要关注你,免得你死了我都不知道。”

何甜离得近,能够听见裴鸣的话,她讶异的是裴榆晚居然没有生气,俨然一副贵公子似的,“大哥多虑了,为了大哥,我也会长命百岁。”

裴鸣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凶狠,又快速地掩去,他轻轻地拍了一下裴榆晚的肩膀,“这样自然是最好。”


裴榆晚得脸色越发的红润,宋泽见了都惊呼神奇。寻遍全球的名医都没有办法让裴榆晚恢复到这个地步,而眼前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女人竟然有如此大的本事。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裴榆晚顺了口气,对何甜想要嫁给自己的举动十分疑惑。

何甜凑到裴榆晚跟前,笑眯眯地,“我喜欢你,这个理由足够了吗?我一直以来都爱慕你,做梦都想嫁给你。如今有了这样的机会,我当然不能错过。”

宋泽心中惊呼一声,大胆!

裴榆晚嗤之以鼻,冷冷一笑,“何小姐既然要和我谈买卖,那就拿出你的诚意,告诉我为什么。”

何甜心想,她费尽心思地嫁给裴榆晚就是想从他的手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再把他杀了。

“好吧,那我实话告诉你。我讨厌何家,厌恶何家!他们不仅抛弃了我,还害死我的母亲,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调查我母亲死亡的真相!我需要你的帮忙。”

这个理由应该不错吧,半真半假。

当然拿到她想要的东西,杀了裴榆晚才是她最主要的任务。

至于报仇,调查真相无非就是诓骗裴榆晚的理由。

何甜想了想,继续说道,“娶了我,虽然不能保证你会得到何家的支持,但我可以保证你绝对能活过三十岁。”

“我凭什么相信你?”裴榆晚的生活环境就是充满了背叛,出卖,为了达到自己的利益而不择手段,所以不管何甜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欸,你这人吧,不信任人,你是堂堂的裴家未来家主,我敢对你做什么?你要是在我手里出了意外,那我还有活命的机会?我只是想要调查我的事情,还不想找死。”

见裴榆晚油盐不进,何甜只好亮出自己的底牌,“你刚才不是问我是谁吗?我是你找了多年的神医七甜。”

“别开玩笑了!你是神医七甜?”宋泽抢先开口,鄙视地望向何甜,“你是神医七甜,那我就是黑市第一杀手!”

闻言,何甜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盯着裴榆晚再次问道,“裴总,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裴榆晚掷地有声,“好!”

这次,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其实已经不需要再证实何甜的身份,切身的感受就是最有力的证据,“我会尽快让人安排结婚事项。”

“裴总果然很有魄力。”

“对于婚礼,你有什么要求?”

何甜只是想以结婚的方式留在裴榆晚的身边,瞧着裴榆晚这么认真的模样,他该不是以为自己真的要嫁给他吧?

想罢,何甜赶忙说道,“可能我刚才没有表达清楚,结婚只是我们各取所需,你需要和何家联姻,我需要离开何家,婚礼的话,倒不用太复杂,简单就行了。”

“那需要扯证吗?”裴榆晚疑惑地问道。

“当然不用,有了证,以后离婚还得有冷静期,无非就是增加程序。婚礼只是用来迷惑他们的手段,你不用这么较真。一切从简。”

离婚?就算要离婚也是由他来说!

何甜再三强调的从简,可裴榆晚却有自己的理解。

裴榆晚穿着正式,带着聘礼到何家时,何甜就意识到他们的婚礼不会从简。


“号外,号外!裴家的病秧子要和何家失散多年的何家大小姐结婚了。”

结婚的消息满天飞,导致何甜头痛不已。

裴榆晚让宋泽送来的婚纱就挂在她的面前,据说是请了全球知名婚纱设计师连夜赶出来的。

婚纱上全是用钻石点缀,一看就价值不菲。何甜暗自估摸了一下,得用一个亿。

她双手托着两腮,忍不住连连叹气,裴榆晚壕起来是真的毫无人性。

结婚时间紧凑,却丝毫不影响裴榆晚对婚礼的安排到了尽善尽美的程度。

换句话说这场婚礼,如果她不是新娘,她会以为新郎和新娘是因为爱而结婚的。

“呵呵。”何潇斜靠在门口,双手抱在胸前,一脸不屑地睥睨着何甜,讥笑道,“恭喜你终于飞上枝头当了凤凰。”

何甜正因为婚礼而发愁,而何潇最近看着进进出出的裴家的人,在何甜面前毕恭毕敬地喊着少奶奶,本该是她的荣耀如今却落在何甜的身上,心里就充满了厌恶和嫉妒。

“我本来就是凤凰。”何甜看都没看何潇一眼,何潇在她眼中连个屁都不是。

看不惯何甜一副清冷的样子,何潇愤怒地冲过去,指着何甜的鼻子说道,“口出狂言!若你没有回到何家,你是哪门子的凤凰?不过就是乡间的土包子!”

“说的对!没了何家,你连个屁都不是!”何甜笑道。

何潇搭上裴鸣也是看中他会成为裴家的家主,如今三番四次的被何甜挑衅,她就忍不下这口气。

一气之下,她就想伸手教训何甜,“贱人!你以为裴榆晚这个病秧子真的能够让你在A市横着走?我告诉你,裴家的家主只会是裴鸣哥哥!”

“哦,那我就期待着你的裴鸣哥哥成为裴家家主的那一天。”何甜讥笑着,何潇就想动手。

谁知,何甜面不改色的往后退了一步,正要还手,一道纤长的身影犹如闪电般突然出现挡在何甜的面前,强壮的手臂打断何潇的动作。

“咳咳咳……”裴榆晚掩着嘴角咳嗽两声,看都没看何潇一眼,直接转身望着何甜,“不知道还手?”

何甜翻了个白眼,裴榆晚出现的时间早了点,要不然准让他看见她是如何让何潇哭爹爹告奶奶。

“你,你是谁,居然敢护着何甜!”何潇怒视突然而来的男人,当她看见男人的长相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就呆住了。

裴鸣已经是她见过很帅的男人,可她没有想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完美的人,完美到让她根本无法在他的脸上挑出一丝的毛病。

“何二小姐,你对我未婚妻动手之前有没有考虑过你面对的是裴家的少奶奶?”裴榆晚的嗓音很低,当他严肃时,无形中就会给人一种压迫感。

强大的压迫如潮水般包围何潇,“少奶奶”三个字让她意识到眼前护着何甜的男人就是她应该要嫁的男人——裴榆晚!

坊间传闻裴榆晚不是病秧子,活不过三十岁吗?

为什么他看起来面色红润,一点都不像病秧子。

难道传闻是假的?

这个怎么可能,裴鸣经常在她面前提起裴榆晚这个短命仔,可他却从来没提过裴榆晚竟然是人间绝色。

“你怎么来了?”何甜扯了一下裴榆晚的衣袖,“来之前也不提前说一声?”

“事出突然,老爷子要见你。”裴榆晚有点嫌弃何甜碰过的衣袖,他还是不太习惯和别人发生肢体接触。


裴家老宅。

何甜跟裴榆晚肩并肩站在一起,一屋子的人犹如看外星人似的看着何甜。

何甜面带微笑,眼角的余光看了裴榆晚那张苍白的脸,从裴榆晚出现在她家里的时候她就发现裴榆晚表现得不正常。

以她的能力,经过她的治疗,裴榆晚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得这么虚弱。看来他是故意的,故意想要让别人以为他的身体依旧如此的糟糕。

裴榆晚轻咳一声,对着坐在中间上位的白发老爷子说道,“老爷子,我将何甜带来了。”

老爷子一直在看何甜,听见裴榆晚的话才点了点头,“你和你母亲长得很像。”

周笙梦当年的风采让A市无数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如今的何甜也继承了周笙梦所有的优点。

安静的站着,犹如池中莲花,混身上下都散发着优雅和恰到好处的清冷。

“爷爷,您认识我的母亲?”

“你母亲当年不仅长得美,还很聪明。当年还是她主动和我们裴家定下娃娃亲。”

如果周笙梦没有看上她的父亲,说不定她就是裴榆晚的母亲了。

老爷子眼中露出一丝惋惜,“可惜走的太早了,没有机会看见你们结婚。”

闻言,何甜陷入沉默。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他们的旁边的裴鸣忽然笑了笑,说道,“何大小姐,我们榆晚什么都好,就是身体不太好,以后成了一家人,你可要多花在心思在榆晚身上呢。”

何甜看向裴榆晚,甜甜地说道,“嫁给榆晚之后,他就是我的丈夫,我自然是要好好的照顾他。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只会认榆晚一人。”

何甜含情脉脉,让裴鸣的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何小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过我很好奇,你才回到何家半年,怎么就对榆晚用情至深呢?”

“裴鸣!”旁边一位中年人假模假式地出声喝道。

裴鸣的视线却直直地盯着何甜,“我实在是好奇何小姐和榆晚的爱情故事。”

“一见钟情。”何甜知道裴鸣是在故意刁难她,“我对榆晚的感情就像是裴二少爷你对我妹妹的感情,一见钟情,情难自控,一往而深,非君不嫁。”

裴鸣和何潇的事情并不是秘密,只是从来都没有人敢当着老爷子的面说出来。

话音一落,裴鸣的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就连他旁边的中年男人都狠狠地地瞪了何甜一眼,随即又很快地掩去。

“裴鸣和何潇?”老爷子疑惑地望向裴鸣。

何甜淡淡地扫了眼默不作声的裴榆晚,故意天真的说道,“啊?爷爷,你不知道吗?裴二少爷和我妹妹早就在一起了,我妹妹还说裴二少爷许诺她,此生非她不娶。”

裴鸣瞬间紧张起来,如果她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没有回到何家,那嫁给裴榆晚的人必定是何潇,而裴鸣和何潇在一起已经有两年。

老爷子只是老了,常年不过问事情,但他还没有到眼盲心盲的地步。

裴鸣在明知他有意希望裴榆晚和何家的人结婚的情况下还和何潇在一起,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

“爷爷,我和何潇从来没做过逾越的事情。我更不会做出对不起榆晚的事情,我想何小姐肯定是从别人的口中道听途说来的,外界的传闻信不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