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畅销书目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畅销书目

喝口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目前已经全面完结,陈元朱元璋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喝口茶”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允炆……老大,这是你的孩子。”朱标闻言脸色刷白一片,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狠狠的磕头。“是,父皇,允炆是孩儿的孩子,是孩儿教子无方,还请父皇责罚!”朱元璋语气莫测。“哦,既然教不好,不如直接掐死了事,左右老朱家也不缺这一个孩子。”群臣惊恐不已,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他们都是跟着朱元璋打天下......

主角:陈元朱元璋   更新:2024-06-11 21: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元朱元璋的现代都市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畅销书目》,由网络作家“喝口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目前已经全面完结,陈元朱元璋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喝口茶”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允炆……老大,这是你的孩子。”朱标闻言脸色刷白一片,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狠狠的磕头。“是,父皇,允炆是孩儿的孩子,是孩儿教子无方,还请父皇责罚!”朱元璋语气莫测。“哦,既然教不好,不如直接掐死了事,左右老朱家也不缺这一个孩子。”群臣惊恐不已,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他们都是跟着朱元璋打天下......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畅销书目》精彩片段


秦始皇年间。

嬴政冷哼一声,森然的盯着天幕。

“罔顾先帝政令,自作妄为的废黜叔叔,逼死先帝爱子,真是个小畜生!”

嬴政一甩袖子,怒声斥责。

“还好不是我大秦的后代,否则朕定要把他大卸八块!!”

蒙恬在一旁拱手跪地,恭敬道。

“陛下龙威深重,子嗣们也互相友爱,扶苏公子更是罕有的仁德,自然绝不会出现这等事端,臣恭贺陛下。”

扶苏连忙紧跟着行礼。

“父皇,儿臣对弟弟妹妹们爱重还来不及,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还请父皇宽心!”

嬴政嗯了一声,皱眉瞥了扶苏一眼,抚了抚袖子没再说什么。

他当然相信扶苏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毕竟他的性子与其说是仁德,在他眼里更不如说是优柔寡断甚至有些软弱!

这样的品德其实是不适合做一国之君的,仁德可以是国君治下的手段,却决不能是国君的品格。

嬴政心道,若是把扶苏放在自己儿时群狼环伺的处境,只怕他早就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但矮子里头拔高个,对比他其他的那些儿子们,扶苏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有他留给扶苏的那些班底,至少够他做一个老实本分的守成之君了。

……

天幕之上,视频继续播放。

画面转回到朱棣和众臣子处。

那位雄武的帝王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从牙齿缝里一字一句的吐出话来。

“老子当年装疯卖傻,硬生生在猪圈里吃了几年的猪屎!才把这天下给拿了下来!!”

画面再次一转。

一个眼熟的男子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跌跌撞撞的走着,分明穿着王爷制服,但却破烂的四处沾染着腥臭万分的猪屎,周围人等无不嫌恶的让开道路。

偏偏那男子恍若未察觉一般,满脸癫狂痴呆的大喊大叫,口中说着无人能懂得话。

走着走着,他便像是走累了一般一头扎倒在地上,全然不顾满地都是脏污烂菜叶子,发出呼噜呼噜震天响的打呼声。

天幕下的众人仔细定睛一看,此人不是旁人,正是那位上一秒还眼如鹰隼,壮如雄狮一般的永乐大帝朱棣!

这是怎么回事?朱棣就算再不济时也是一位王爷,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沦落到这般田地啊。

同样的不解萦绕在天幕下的无数人心中。

但也有不少聪明人,如李世民刘彻这等帝王,眼睛一眯便明白了朱棣为何如此。

大秦。

嬴政厌恶的皱起了眉头,满脸不快。

“哼,难怪此人要造反,若胆敢有人把朕逼到此种境地,不株了他的九族朕不能泄愤!!”

这副狼狈的场景让嬴政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些许自己儿时的经历,虽说不至于这般凄惨,但寄人篱下的日子哪里会好过?

就连路边的狗经过了都敢对他叫两声!

自然,嬴政手握权力之后那些曾经欺辱过他的家伙他一个都没放过,全都给活埋了!!

天幕继续播放。

画面一转,有二人隐藏在暗中冷眼看着朱棣,似乎在琢磨犹豫着什么。

甚至有人经过时踩到了他的手掌和头发,而那正呼呼大睡的乞丐般的男人仿若未觉,就这样直直的睡了足足一天一夜没有睁眼。

画面再次一转。

炎炎夏日,毒辣的太阳把地面烤的滚烫。

而有燕王府中却升腾着火苗。

朱棣嘴角流淌着口水,仍旧是那副痴呆的做派,在他面前摆放着一个燃烧着火苗的炭盆,而他自己裹着厚厚的被子颤颤发抖的凑在火苗面前,口中嘟囔。

“冻死我了!”

这是个真正的傻子!

暗中盯着他的人于是都惊呆了,得出这个结论后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转而离开。

永乐年间。

朱高炽咽了咽口水没敢说话,一旁的臣子们纷纷对朱棣投去了敬佩不已的目光。

难怪当年朱棣能单枪匹马带着八百府兵就打出天下,实乃狠人也!

朱棣脸皮抽了抽,脚指头抠进了地面,心里头几百句脏话憋的难受。

尼玛的这天幕也不知给人留点面子,当年的黑历史当着全天下人的面这么掀出来,他朱棣不要脸面的么?!

纵然厚脸皮如朱棣,也不由得感到了几分挥之不去的尴尬。

洪武年间。

朱标此时脸色羞愧的恨不能钻进地缝里去了,他愧疚不已的走到了朱棣的面前抓住他的手道。

“老四,是我对不住你……”

朱棣张张嘴,刚想说什么,一道暗藏着风暴的声音便淡淡响起。

“允炆……老大,这是你的孩子。”

朱标闻言脸色刷白一片,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狠狠的磕头。

“是,父皇,允炆是孩儿的孩子,是孩儿教子无方,还请父皇责罚!”

朱元璋语气莫测。

“哦,既然教不好,不如直接掐死了事,左右老朱家也不缺这一个孩子。”

群臣惊恐不已,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他们都是跟着朱元璋打天下的老臣,对朱元璋自然是了解的,听出朱元璋此时怕是真的动了杀意。

他是真的打算宰了朱允炆!


宣德年间。

宣德君臣上下都是死寂一般的沉默。

比起洪武永乐,宣德王朝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拥有一个活生生的朱祁镇,虽然年纪还很小。

臣子们毫不怀疑,若是此时的上位是永乐爷或洪武爷,那甭管朱祁镇什么身份,多大年纪,都难逃一死。

但凡事没有如果,朱瞻基到底会怎么处置,臣子们谁也不敢说。

在一片寂静之中,朱瞻基闭着眼睛,双手紧紧的攥住龙椅,几乎要把牙齿咬碎。

“来人……把朱祁镇,给我抓过来!敢阻拦者,杀!!”

事已至此,事已至此!!

宣德皇帝活活像是老了十岁,一字一句的从嗓子里挤出了怒吼。

“这个混账!这个混账怎么敢!!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是太宗皇帝留下来规矩!他将我大明羞辱至此还不够,莫不是还要将大明一朝写上史书的耻辱柱么?!朕若不杀他,太宗太祖就要活过来找朕索命了!!”

幼子何辜?

天下的百姓又何辜!!朱祁镇所作下的罪孽,远胜王振多矣!

……

天幕之上。

达成了差点气死祖宗的成就之后,朱祁镇还在继续他未竟的伟业。

纵然事情再怎么离谱,对当时宣府城墙上的士兵来说也仍旧是个艰难的抉择。

不少士兵脸上都闪过了迟疑。

开,还是不开?

下面那个毕竟是皇帝,若是他没能复位登基且罢,万一他重新坐上了宝座,他们这些曾经胆敢不给皇帝开门的人就全都是抄家灭族的死罪!

对战士来说,死反而不可怕,怕的是死了还没留下军功,累及妻儿父母!

而得罪皇帝,显然是比后者更严重的事!

屏幕前的洪武永乐二朝急的就差跳起来掐着他们的脖子怒吼了。

“不能开!绝对不能开啊!!”

“一旦开了城门,后果不堪设想啊!”

幸好。

宣府城门的守将杨洪是个心志坚定手段果决之人。

守军很快回答了也先利用朱祁镇所作的威胁。

“天色已经晚了,无论谁来都不开门,这是朝廷定下的规矩!”

也先顿时鼻子都气歪了,不敢相信这些家伙居然连自己的皇帝都不认识么?

朱祁镇也立刻震惊的更加大声的叫了起来。

“朕是皇帝,朕就是朝廷之首!尔等莫非不认识朕么?!杨洪总是见过的,叫杨洪出来回话!!”

此招无耻之尤,此时守将尚且可以不认识皇帝来糊弄,但若是真的让杨洪见了朱祁镇,就不得不谨遵圣旨了。

天幕前的洪武永乐甚至宣德三朝都被朱祁镇的不要脸给气的大骂。

“无耻之尤!无耻之尤!”

“这个畜生玩意!朕要把他下油锅炸了!!”

“我草他娘的!见你*****!!!”

天幕上。

杨洪隐藏在守军之中,死死的咬着牙,手背上的青筋都快捏爆了。

他当然认出了下面叫门的皇帝正是当朝天子朱祁镇,事实上这位守将从未遭遇过这般匪夷所思之事,恨得心头都在滴血。

他知道,自己此时无论如何都绝不能认!

一旁的守军接到眼色之后立刻大声道。

“杨洪将军去往了别处,不在此城中!”

也先这下傻眼了,他心中充满了无尽的郁闷和疑惑,难道这下真的白来了么?这些守军都没见过皇帝,这出戏还怎么唱下去!

他焦躁的带着大军在城门外踱过来踱过去,不甘心就这样空手离开。

朱祁镇还在城下不休止的拍门叫喊,威胁杨洪和守将速速开门。


背景乐凄厉了起来。

乱战之中,所有人都无暇他顾,无论是什么身份,都派不上用场了。

镜头绕了一个圈,最后慢慢拉近。

张辅嘶吼着将也先一个骑兵斩下马,下一瞬就被急射而来的铁箭扎穿了心脏,摇摇欲坠倒地之时,他用最后的气音喃喃。

“爹,我对不起大明啊……”

兵部尚书被大刀砍断了身躯,死前还瞪大眼睛流淌着汩汩的血泪。

“国祚将倾,陛下不可轻信佞臣啊!!”

随后是户部尚书王佐,侍郎王永和、丁铉,内阁大学士曹鼎、张益等臣子……

武将在战场上尚且难以自保,文臣就更是如风中烛火。

朝中五十多员精英,被皇帝一意孤行的带来了生死难料的战场,又兵败如山倒,将这大半数精英全数折损于此。

二十万大军覆灭。

屏幕前的无数君臣咬着牙死死的盯着这一幕幕场景,胸腔中感同身受的萦绕着一股挥不散的悲痛。

国不国,君不君!

臣子该向谁效忠?臣子该如何效忠?!

洪武年间。

朱元璋呕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液,青筋慢慢顺着眼角蔓延,死死的盯着天幕。

“陛下!”

“陛下!!”

满朝大臣顾不上悲痛,大惊失色的匆忙看向朱元璋,太医更是直接火烧屁股一样匆匆扶住了朱元璋。

而此时的洪武大帝只觉得耳朵在嗡鸣,眼前仿佛被黑暗笼罩了。

“臣子恨,何时灭……”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大明何德何能,竟然让数百年前宋的耻辱再现啊!朱祁镇!好一个朱祁镇!!”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呕心沥血的王朝被糟蹋成这样,哪一个开国皇帝能承受得住?

若是朱祁镇此时敢出现在朱元璋面前,难保这位理智溃散边缘的帝王能一口一口z活活生撕了他!

永乐年间。

“瓦剌——!!王振——!!”

朱棣暴怒的吼叫响彻了整片大殿,这位帝王像一头被人挑衅了地位的雄狮一样鬃毛奋张,朝天咆哮!

“还有朱祁镇那个逼崽子!那可是二十万大军,朝中大半数精英啊!!这个畜生怎么不自己去死?!!”

说的极端一点吧,皇帝死了可以换一个,朝廷没了王朝何存?!

朱高炽和朱瞻基的眼眶也被泪水润湿z了。

“二十万将士啊……就这么全都没了!”

“我大明怎么就得了这么一个昏聩的帝王呢?!我大明何德何能被他这样糟践啊!!”

宣德年间。

“死了……都死了……”

宣德皇帝朱瞻基双手颤抖,浑身哆嗦了起来,眼前模糊的死死盯着屏幕。

“那都是朕的将士,朕的臣子啊!”

任谁都没有宣德一朝感触深,因为对他们而言,视频中出现的人物与宣德一朝的重合率几乎高达百分之七十!

那都是未来的他们,或是未来他们的子孙!

在臣子们或是悲痛或是怔然的视线中,宣德皇帝朱瞻基捂住了脸,泪如雨下。

“是朕对不起你们啊——!!”

张辅咬着后槽牙,大踏步走到了昏迷过去的王振身边,狠狠两巴掌把他扇醒过来,继而掐着他的脑袋让他看天幕。

“你给老子睁大眼睛看清楚了!那二十万大军都是怎么死的!草芥人命的畜生玩意儿,你看清楚了,你扛得起这二十万冤魂恨么?!!”

王振瞪大眼睛,瑟瑟发抖的不断摇头。

“不、不,我不看,我不要看!!那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啊!”

铁掌一般的大手钳制着他,让他分毫不能动弹。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这本连载中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历史、系统、历史脑洞、佚名历史、系统、历史脑洞、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312章 番外:八王之死(中),已经写了643782字,喜欢看历史、系统、历史脑洞、 而且是历史、系统、历史脑洞、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我对小说没有什么要求,我看得下去就看,看不下去就不看,我不喜欢要求作者这啊,那的,也很讨厌老是有人在楼下骂各种作者。对我来说历史最完美的地方就是空留千古遗憾,这世界上没有哪两个人的观点是一样的,而小说就是作者的观点输出,我可以看,可以喜欢,但不要求彼此一样。非法即儒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这里是大杂烩时代,是社会主义阶段,大清早就亡了,没必要自认什么王公贵族,也不必非要历史中把自己代入古代庶民,历史是有时代性的,时代是有局限性的,用现代标准要求的,只能是你个人,绝不是古代人。

就是脏话有点多,并且后面能不能别搞现代战争

这本真的让我非常喜欢,每次看完最新更新,我会再去回温之前的章节完全不够看

热门章节

第115章 赵构:都是大金的臣子,大帅何故打我啊!

第116章 赵构逃往大海!爷要当海贼王!!

第117章 名将韩世忠!黄天荡围杀战!!

第118章 名将岳飞!!嬴政:朕要他!!

第119章 百姓齐呼岳飞之名!金兵被追杀北逃!

作品试读


“二十万大军啊,炽儿你听到了没?是二十万,不是二十个人啊!!”

朱高炽脸色惨白,嘴唇哆嗦。

“是啊、是啊,是二十万百姓啊……”

朱棣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天幕,瞳孔中闪烁着狼一般的凶狠光芒。

“朱、祁、镇!真是个好孩子啊!!好得很啊!你最好盼望着瓦剌那群废物被朕打破了胆子,不敢与你相抗衡,没发现大明落到了你这样的蠢货手里……”

否则,后果可能是不堪设想的。

与瓦剌战斗这么多年,朱棣深知,瓦剌是群吃肉的野狼而非柔弱的绵羊,他能镇得住瓦剌,不代表朱祁镇也有那个本事。

而一旦敌人发现了大明的稚弱,绝不会善罢甘休!

洪武年间。

蓝玉和徐达等武将捏紧了拳头,眼睛冒火的死死盯着天幕上王振得意的脸,几乎要呕血了。

“这个混账!!区区一个阉人,安敢带兵二十万?!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这对武将来说,简直堪称噩梦中的噩梦!

朱元璋咬牙切齿,勃然震怒。

“朱祁镇,真是朕的好儿孙啊……太监固然该死,但他身为堂堂天子竟然放手让一个太监去带兵,哈哈哈哈!真是笑话啊!”

“不愧是能称得上遗臭万年的‘好皇帝’啊!我大明何德何能得这么一个宝贝!”

堂堂洪武大帝,已经快被气懵了,当然,他恐怕的没想到,这不过只是一个开始。

朱祁镇做出的让人血压高升的事情,何止这些!

他能凭一己之力,把他的祖宗们活的气死,死的气活!

天幕继续悠悠的播放。

军营中。

太监王振近日里唉声叹气食欲不振,帝心忧之,亲自z慰问。

“王先生,大军已然出发,您为何如此郁郁不乐?”

王振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幽幽一叹。

“奴婢多谢陛下关心,奴婢并非郁郁不乐,只是有些近乡情怯,想念多年未见的家人罢了。”

朱祁镇惊讶道。

“朕竟不知,此处快到王先生的故乡了么?”

王振眼睛微亮,连忙道。

“是啊,虽说不在大军行进路上,但也并不算远,奴婢一介阉人,此生也没什么其他念想了,陛下可愿全了奴婢一片思乡之情?”

朱祁镇不消多想,便爽快的点头。

“既然只是顺道的事情,朕自然愿成全先生!”

天幕前。

但凡带兵打过仗的将军们此时有一个算一个脸色都绿了。

尉迟敬德和程咬金二人头一回这么整齐,有志一同气的跳了起来,声如洪钟的怒吼。

“混账阉人,懂他娘的打仗啊?!半路改道增加里程,大军不用吃粮草啊?!”

“干他娘的!有本事到俺老程跟前说啊,看俺老程不一巴掌捏碎他的脑袋!”

唐太宗年间还算繁盛,但将军出兵也往往都是精打细算的。

一人吃一口粮草,二十万大军就是二十万口!

汉武帝年间经济相对较弱,粮食一直都是稀缺资源,故而汉武君臣对此的感触就更深了。

刘彻和卫青等人脸色绿的简直像活活泼上了染料一样!

“朕日他祖宗十八代的畜生阉人!真想抽刀剁了他!你大明的粮草吃不完给老子啊!居然让这么个畜生作践!!”

卫青也恨得咬牙切齿。

“阉人惯会装模作样魅惑皇上,该杀!!”

冠军侯霍去病更是直接辛辣而又一针见血的点出事实。

“此阉人必为行军打仗一大祸患,此时不杀,悔之晚矣!”

而明朝的君臣们更是恨得巴不得爬到屏幕里啖其肉喝其血!!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洪武年间。

朱元璋饶是做了心理准备,但仍是呼吸急促了一瞬。

“远迈汉唐!”

何等之高的评价啊!

任何一位汉唐之后的帝王哪一个不以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为榜样勉励过自己?

而他朱元璋的儿子,竟在那些挑剔严苛的史书上留下了这般璀璨光耀的一笔!

洪武臣子们也纷纷激动起来,热泪盈眶的齐齐跪下高呼。

“陛下万岁!燕王殿下实乃我大明之根!臣竟有幸能与功过汉唐的君王同在一朝,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是啊!能得燕王殿下这样优秀的继承人,臣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啊!”

“大明王朝后继有人啊陛下!”

朱元璋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用力把朱棣抱起来抛了两下,眼角眉梢都是喜色。

“好孩子啊!真是朕的好孩子!”

“儿臣也恭喜父皇!”

朱标在一旁也跟着发自内心的展颜,纵然父皇的关注从他身上转移了不少,但他却并未因此而失落。

他的仁德是刻在骨子里的,对弟弟们也素来是真心的疼爱,以往心知自己是太子,扛着一国之未来,便默默把责任也背在身上,对弟弟们他从来是个仁爱的哥哥,对父皇他也从来是个舒心的太子。

此时大明王朝有了更适合也更有能力的继承人,他也由衷的为大明王朝感到高兴!

永乐年间。

朱棣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这才勉强压住了自己几乎要克制不住的激动。

他口中念叨着那几个字,只觉得浑身的鲜血都要沸腾起来了。

“远迈汉唐、远迈汉唐……”

得此评价,他就是死也能含笑九泉了!!

“朕之一生,也算不枉了!”

永乐大臣们更是兴奋的不能自已!

得到这样高评价的,是他们本朝的帝王啊!

不少南京旧都的臣子本还对朱棣不正当手段的夺位颇有不满,就算归顺也事事敷衍,但经此一役,他们哪里还有半分不满?从今以后怕也是死心塌地了!

朱棣背着手走来走去,脸上的喜色却不知为何又被挥不散的忧愁和忐忑覆盖。

“耶耶……”

就在此时,永乐王朝之上的天幕像是探测到了什么一般,先是微微闪烁了两下,随后,从其中分出了一道甩着金色拖尾的小金龙。

那小金龙在永乐君臣震惊无比的目光中倏忽飞到了朱棣的面前,口吐人言。

“永乐皇帝,鉴于你为吾提供了不错的素材,吾愿意给你一个与乃父见面的机会,你可愿意?”

朱棣震惊的眼睛都瞪圆了,几乎是呼吸凝滞了一秒才反应过来金龙说了什么,旋即脸上的表情更加精彩绝伦了。

“这、这……”

姚广孝在一旁倒是呼吸急促,看上去比朱棣还要着急,连声道。

“陛下,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您一定要答应下来!!”

朱棣咬了咬牙,心知姚广孝说的并非全无道理,纵然对与朱元璋见面这事儿还心存畏惧,但也迅速点头答应了下来。

“朕愿意!”

小金龙像是笑了笑,极为人性化的点点龙脑袋。

“那就走吧!”

它吐出一道金色的光圈,光圈越来越大,其中却黑洞洞的一片,像是平白将周围的空气吞掉了一块一样,极为骇人。

小金龙一马当先飞了进去,朱棣这一次仅仅迟疑了0.1秒,便毫不犹豫的一咬牙跟着踏了进去。

……

此时,历朝历代忽然发现,方才黑屏下去的天幕忽然又有了新的画面出现。

画面中最先出现的仍然是那位永乐大帝的脸。

诸朝代于是有些纳闷,方才朱棣的视频不是已经完结了么,怎么又出现了?

不过大家很快发现,这一次的视频有些不同寻常。

洪武年间。

正在喜气洋洋仿佛过节一般的洪武君臣忽然被一道奇怪的响动打断了。

在大明宝殿的正上方,一个巨大的金边黑洞突兀的出现,随即从里面飞出来了一条璀璨的小金龙。

不等洪武君臣震惊,紧随着那小金龙之后又迈步出来了一个人。

来人身着龙袍,气势雄浑,让人见之不由自主的想要低头拜服,不敢正视其面容,这也导致第一时间竟然没人察觉到异样。

自然,这些人里面不包括朱元璋和小朱棣。

朱柏揉了揉眼睛,最先指着朱棣惊奇的叫了起来。

“是他!他不就是天上视频里的那位皇帝么?!”

洪武臣子闻言顿时懵逼了,震惊无比的抬头看去,忍不住失声惊叫。

“燕、燕王殿下?!”

小金龙甩甩尾巴,绕着朱元璋和朱棣飞了两圈,口吐人言。

“人我已经带到了,等你心结解除,想回去的时候,自然就可以回去了。”

说着,小金龙嗖的一下飞回了天幕之中,天幕闪烁了两下,将此时洪武年间的画面同步播放了上去。

朱元璋眯了眯眼睛,眼神如刀一般锋锐的看向了朱棣,本依偎在朱元璋身侧的小朱棣纵然有些无措,但却出于直觉,仍坚定的咬牙站在朱元璋身侧。

朱棣直面许久未见的父皇,精神有些恍惚,像是近乡情怯,久久不能回神。

不过永乐大帝终究是永乐大帝,他很快收回思绪,眼眶通红的一撩衣摆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爹,我回来看您!”

朱元璋眼神深深的看向朱棣,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了下去,化作了属于帝王的冷漠威严。

“哦,你是永乐大帝,到朕的洪武王朝来做什么?”

朱标愕然的左看看右看看,不明白本该是喜事,为何如此僵硬?就连大臣们此时都紧闭着嘴,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不敢吭声。

他刚想要上前劝和,却被一旁的小朱棣拉住袖口摇摇头制止了。

这不是朱元璋和幼年尚未做出谋逆之事的小朱棣的相处,隔阂本就轻薄,一戳就破开,故而朱元璋能对小朱棣和乐融融慈爱有加。

这是属于两位帝王之间的会面!

是属于洪武大帝和永乐大帝之间的会面!!


天幕上开始滚动翻卷着一行一行的字,速度由于数量叠高也越来越快。

但这不影响天幕之下众人清楚的看到。

朱棣和朱允炆谁是更好的皇帝??这尼玛还用选!谁搞出来的脑残投票啊!

就朱允炆那个妄想着和士大夫共治天下的蠢材也配和永乐大帝比??侮辱谁呢!

各个位面的建文帝们顿时脸色难看的像是吃了几吨狗屎一样,尼玛的你们才是侮辱谁呢?!

judy犯了什么错沦落到和朱允炆相提并论的地步?!要是朱标拿来比勉强还差不多!

别逗了,朱标也绝对比不上朱棣好么!千古一帝是说出就出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朱标虽说在武功上比不上朱棣,但在文治上说不好比朱棣强呢。

标吹省省吧!朱棣文治上难道就差了么?郑和下西洋、永乐大典,运河随便拿一个出来都够名垂千古了!永乐之后再无大帝!!

永乐之后的皇帝们顿时脸色一绿,阴恻恻的盯着屏幕,很是不忿!

棣吹也省省吧!朱标要是活久一点还轮得着朱棣?就明初老爷子给朱标留下的班底,也不一定就比朱棣差啊!

朱元璋猝然坐直了身子;???

扯淡!永乐大帝放你这儿跟大白菜一样谁上都行啊?

成百上千的弹幕交替着滚过,但最上方关于朱棣和朱允炆的投票却是毫无悬念的。

朱棣完全是呈碾压式吊打了朱允炆!

洪武年间。

随着弹幕上的争执无意间把朱标早死的真相暴露了出来,洪武上下便陷入了死寂。

那个被朱元璋视作板上钉钉的地继承人的太子朱标,在朝中已然有了一套自己的小班底的太子朱标,竟然是突兀的英年早逝了!!

毫无疑问,这将对大明王朝是个巨大的打击!

朱元璋用力闭了闭眼睛,嘴唇颜色有些苍白。

“原来,老大竟……”

为何他要越过朱标立皇孙为帝,这一切都清楚了。

朱标茫然的抬头看向父皇,只见朱元璋像是个挫败的困兽一般满脸痛苦的看向了他,嘴唇有些颤抖。

“老天爷若是要惩罚,便惩罚咱好了,为何要让我儿先我一步而去?留咱这老头子活在世上做什么!”

群臣大骇,惊恐万分的齐齐跪下。

“上位还请收回金口玉言啊!”

朱棣看看魂不守舍的朱标,咬咬牙,跳出来大声道。

“父皇,既然已经早知道了这件事,对我们就是好事!这样我们就能号召天下名医给大哥看病啊!”

朱元璋骤然恍悟一般,连忙站了起来,眼睛大亮。

“对!对啊!传咱旨意,召天下名医入宫,凡提出线索者重赏!”

解决完了一桩心腹大患后,朱元璋猛松口气,跌坐回了皇位上。

此时,老爷子才有功夫打量几眼朱棣,鼻孔里出了口气。

“永乐之后再无大帝……小子,看来后世对你的评价倒是不低啊。”

朱棣脸色涨的通红,哼哧哼哧不敢接话。

“父、父皇……”

朱元璋只是轻哼一声,便将视线转回了屏幕上。

蓝玉等人对视一眼,倒是隐隐瞧出来了,此时朱元璋不仅没生气,心情竟还算是不错呢!

看来,日后朝中局势不好说了啊!

几个朱标的老班底满脸苦涩,连连叹气,却也无可奈何。

永乐年间。

朱棣被后世弹幕上毫不遮掩的彩虹屁吹的脸色有点通红。

要知道文官们就算吹彩虹屁也大多都是委婉含蓄的,哪有后世那么直白的。

而朱棣的脸皮在一众厚脸皮皇帝之中,毕竟还算是比较薄的了。

朱高炽咽下了笑意,没敢表露出来,只在一旁满脸佩服的附和。

“父皇千秋万代,后世之人对您很是崇拜呢!”

姚广孝倒是更加直白。

“陛下当然是最适合当皇帝的人选!”

废话,朱棣是他亲自发掘的,便是现在他也从来没觉得朱允炆有资格和朱棣相提并论。

朱棣有些恍惚,还隐约有些不敢置信。

他谋权篡位,早就不指望后世有什么好评价了,只盼望着别把他钉在大明的耻辱柱上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却未曾想,后世竟然对他的评价如此之高……

朱棣心中有些骄傲,又有些惴惴不安。

“爹他……想必此时也在看着吧。”

朱棣甚至做梦一般幻想了一番,他爹不知有没有为他而骄傲呢?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酸溜溜的盯着天幕上划过去的弹幕,很是羡慕。

“且!好幸运的家伙,谋权篡位居然也没人骂他?后世子孙怎么没狠狠的把他订到耻辱柱上呢!他丫的这会儿指定美的不得了!!”

杜如晦和长孙无忌在一旁无语凝噎。

仿佛刚才还在对他谋权篡位嗤之以鼻的人不是陛下您一样!!

“可恶,朕也想知道后世怎么评价朕的!怎么不给朕来一个李渊和李世民谁是更好的皇帝投票呢!”

对李世民不甘的碎碎念,杜如晦和长孙无忌咸鱼脸,懒得作评价了。

刚才是谁还在说什么‘史笔如铁就史笔如铁,随他评去’呢?!

至于李世民大逆不道的直呼李渊名讳这点事儿,众臣子全当自己聋了没听到。

识时务者为俊杰,就算魏征恐怕也懒得在这点小事儿上得罪李世民!

汉武帝年间。

刘彻也颇有些酸溜溜的。

“这家伙还真是幸运!千古一帝就千古一帝呗,还什么永乐之后再无大帝~呸!呕,恶心死朕了!”

卫青和霍去病对刘彻倒是很有信心。

“陛下,咱们不必眼红他人,您必然也将是青史留名的千古一帝!”

桑红羊也默默的颔首。

“陛下武功卓然甚至胜于文景二帝,想必还是有机会争夺一番这光荣的名号的。”

其余众臣子也纷纷齐声附和。

“陛下万岁!我大汉王朝必因陛下而煊赫!”

刘彻傲然的扬起头。

“那是当然!朕绝不会逊色于任何人!”

汉武帝刘彻,就是一位有着这样气吞山河的气概的男人!他若是不傲,也不会硬生生打的蛮夷畏畏缩缩那么多年!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李世民见状也不说什么,只是轻飘飘的瞥了他们两眼,眼中流露的意味十分明显。


此次姑且放过,下不为例。

……

天幕上。

郭登是性情中人,显然也被朱祁镇这无耻的话给气的眼冒金星。

他站上城墙怒而拂袖驳斥道。

“臣奉命守城,不知其他!”

意思就是我只办好自己分内的事,不做给人开后门的事儿!

若非是皇帝,恐怕郭登还要恨恨的加上一句‘有多远滚多远’!

屏幕前。

朱元璋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道。

“骂得好!!是我大明的好儿郎啊!这等不知羞耻的畜生,就是欠骂!”

蓝玉和徐达也连连感叹。

“边境的守将都是头脑清醒之辈啊!真是没想到啊!”

朱元璋阴沉沉道。

“正是因为王朝的臣子都是骁勇又才华横溢之人,这才更显得君王无德的可恨可恶之处!!朱祁镇这个小畜生,到了九泉之下他不仅对不起列祖列宗,更对不起他这满朝的文武!”

永乐王朝。

朱棣抚掌赞叹。

“就他娘的该这样骂他!要朕说骂的还是太轻了,若是让朕亲自来,非得把这不要脸的小畜生骂的祖宗十八代都抬不起头来!!”

朱高炽和朱瞻基缩着脑袋没敢吭声,脸上漫出苦涩。

爹啊,您这是生气起来把咱们在场的这些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骂进去了啊!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乐不可支。

“哈哈哈!瞧这憨货,舔着脸去走关系还被人给骂回来了,脸估计都给气绿了吧!啧啧啧,可怜可怜啊!”

乐着乐着,李世民突发奇想一拍脑袋,转头去撩拨长孙无忌。

“哎,大舅子,咱俩也是姻亲,你说朕哪日要是找你走关系你给朕走不走啊?”

这回轮到长孙无忌和魏征的脸色绿了。

不等长孙无忌说话,魏征便双眼冒火的怒声厉斥。

“陛下,难道您忘了自己方才说的什么?如何竟敢拿那等遗臭万年的昏君做派自比?!”

李世民讪讪的笑了两下,义正言辞的辩解。

“朕就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嘛!朕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呢!!”

长孙无忌头疼的叹了口气。

宋高宗年间。

赵构气的摔了酒杯,指着天幕怒声道。

“大胆!区区一个边境守将,竟然敢这样蔑视皇帝!”

依偎的美人连忙娇笑着给他拍胸口顺气。

“陛下息怒,那明朝如何能与我大宋相提并论!区区武将,最是下贱的玩意,哪敢不听从您的命令呢!”

赵构这才舒了口气,冷哼一声。

“哼,说的也是!”

……

天幕继续播放。

再次铩羽而归之后,也先终于意识到了手里这个曾被他当做饭票的大明皇帝已经不好使了。

这一次,他终于耐心耗尽,不再耍这些花花肠子,而是选择正面直取京城!

杨洪和郭登这两位猛将他惹不起,那就绕过宣府和大同,从紫荆关作为这个突破口!

过了紫荆关,北京城就在眼前了!

此时,也先意气风发,心道自己此前区区两万大军就拿下了朱祁镇率领的大名二十万大军,此时此刻他的人数更多,战意更激昂,取下一个守备空虚的京城岂不是手到擒来!

但也先这一次错了,他面对的不再是朱祁镇那样的蠢材,而是一位智谋绝顶的国士!

他在郭登和杨洪身上浪费了太多时间,而这些时间足以于谦争分夺秒的将北京城迅速武装起来。



于谦沉稳而富含威严的话语宛如旁白一般响起,那声音冷静沉着,仿佛一个巨大的手牢牢的撑在听者的身后,给人以无尽的力量。

【“九门为京城门户,现分配诸将守护,如有丢失者,立斩!”】

【“安定门,陶瑾!”】

“末将在!”

被点到名字的小将毫不犹豫的阔步而出,转身大声吼道!

“全军列阵!随我一起死守安定门!”

“是!!”

恢弘而又磅礴的嘶吼声坚定的给予回应!

【“东直门,刘安!”】

“末将在!”

【“朝阳门,朱瑛!”】

“末将在!”

……

镜头随着于谦的话语拉近到每一个将军的身侧,无声的记录着这一切。

于谦一个一个的将城门的坚守任务分配出去,到了第九个,也就是最后一个时,他停顿了一下,随即语气更加坚定铿锵!

【“德胜门,于谦。”】

众臣子惊了一下,愣愣的看着于谦。

谁都知道这次守城绝不是玩笑,一旦开始打仗,那就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与玩命也没什么分别了。

明明还有别的武将可以用,明明他可以坐镇城中指挥,但他仍旧是选择了最危险的前线,与将士们一同直面瓦剌这匹野兽!

何等勇气!何等忠义!

众臣彻彻底底的对于谦心悦诚服了。

此时的瓦剌还不知道,他即将面对的不是如他想象中的一盘散沙,而是一盘被于谦这瓢水牢牢联结在一起的恐怖流沙!!

屏幕前。

历朝历代都被这股破釜沉舟的磅礴气势镇住了。

所有人都惊叹无比的看着天幕,心中涌起汹涌澎湃的情绪来。

勇气,团结,坚定,无畏……

无数优秀的品质在这一支尚且稚嫩的军队身上尽皆彰显!

汉武帝年间。

刘彻不再歪歪斜斜的躺在龙椅上,而是站直了身体,无声的对屏幕中的军队示以尊重。

他神色复杂无比,慨叹一般道。

“这一支军队的许多将士也许都没来得及上过战场,但毫无疑问已经拥有了王者之师的品质!”

“于谦此人,不仅仅是一个极为卓越的谋略家,更是一个可怕的调z教者!”

汉武帝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幸而,吾不会与此人为敌,否则将必成吾心头大患也!”

唐太宗年间。

“此战,结局已定。”

李世民盯着屏幕,淡淡的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程咬金和尉迟敬德等武将也不再聒噪,而是沉默的站着,给予自己的尊重。

“可惜了啊……”

李世民有些贪婪的将视线在于谦身上上下梭巡了一遍,恋恋不舍的叹息。

“于谦此人若是生在我朝,朕必将给予他国相之位!不知道大明愿不愿意割舍啊……朕可以拿魏征跟他们换啊!”

魏征顿时火起,眼神宛如要吃人一般怒瞪了过来。

“陛下!您最好是在开玩笑!!”

李世民咳嗽了一声,面色迅速的一整,肃然道。

“当然了!朕最是离不开魏卿了,怎么舍得跟人家换呢!!别说是区区一个于谦了,就算是刘禅拿诸葛亮来朕也不换!!!”

……

天幕之上。

于谦神色肃杀,语气定定的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

“吾等出城之后,立刻关闭城门,擅自放入城者,斩!”

此战,没有退路可言!

他输不起,大明也输不起!

也先带着军队前来时,已经凭借丰富的军事经验发现了眼前这帮人气势上的不同,他们都是来玩命的。

他心里有些发怵,不想和这样一群亡命徒打,但是已经走到了这里,若是被敌人吓得不战而逃,那才是丢人丢到老家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