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畅销巨著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畅销巨著

喝口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是由作者“喝口茶”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朱元璋陈元,其中内容简介:朱棣心中有些骄傲,又有些惴惴不安。“爹他……想必此时也在看着吧。”朱棣甚至做梦一般幻想了一番,他爹不知有没有为他而骄傲呢?唐太宗年间。李世民酸溜溜的盯着天幕上划过去的弹幕,很是羡慕。“且!好幸运的家伙,谋权篡位居然也没人骂他?后世子孙怎么没狠狠的把他订到耻辱柱上呢!他丫的这会儿指定美的不得了!!”......

主角:朱元璋陈元   更新:2024-06-11 21: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元璋陈元的现代都市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畅销巨著》,由网络作家“喝口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是由作者“喝口茶”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朱元璋陈元,其中内容简介:朱棣心中有些骄傲,又有些惴惴不安。“爹他……想必此时也在看着吧。”朱棣甚至做梦一般幻想了一番,他爹不知有没有为他而骄傲呢?唐太宗年间。李世民酸溜溜的盯着天幕上划过去的弹幕,很是羡慕。“且!好幸运的家伙,谋权篡位居然也没人骂他?后世子孙怎么没狠狠的把他订到耻辱柱上呢!他丫的这会儿指定美的不得了!!”......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畅销巨著》精彩片段


天幕上开始滚动翻卷着一行一行的字,速度由于数量叠高也越来越快。

但这不影响天幕之下众人清楚的看到。

朱棣和朱允炆谁是更好的皇帝??这尼玛还用选!谁搞出来的脑残投票啊!

就朱允炆那个妄想着和士大夫共治天下的蠢材也配和永乐大帝比??侮辱谁呢!

各个位面的建文帝们顿时脸色难看的像是吃了几吨狗屎一样,尼玛的你们才是侮辱谁呢?!

judy犯了什么错沦落到和朱允炆相提并论的地步?!要是朱标拿来比勉强还差不多!

别逗了,朱标也绝对比不上朱棣好么!千古一帝是说出就出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朱标虽说在武功上比不上朱棣,但在文治上说不好比朱棣强呢。

标吹省省吧!朱棣文治上难道就差了么?郑和下西洋、永乐大典,运河随便拿一个出来都够名垂千古了!永乐之后再无大帝!!

永乐之后的皇帝们顿时脸色一绿,阴恻恻的盯着屏幕,很是不忿!

棣吹也省省吧!朱标要是活久一点还轮得着朱棣?就明初老爷子给朱标留下的班底,也不一定就比朱棣差啊!

朱元璋猝然坐直了身子;???

扯淡!永乐大帝放你这儿跟大白菜一样谁上都行啊?

成百上千的弹幕交替着滚过,但最上方关于朱棣和朱允炆的投票却是毫无悬念的。

朱棣完全是呈碾压式吊打了朱允炆!

洪武年间。

随着弹幕上的争执无意间把朱标早死的真相暴露了出来,洪武上下便陷入了死寂。

那个被朱元璋视作板上钉钉的地继承人的太子朱标,在朝中已然有了一套自己的小班底的太子朱标,竟然是突兀的英年早逝了!!

毫无疑问,这将对大明王朝是个巨大的打击!

朱元璋用力闭了闭眼睛,嘴唇颜色有些苍白。

“原来,老大竟……”

为何他要越过朱标立皇孙为帝,这一切都清楚了。

朱标茫然的抬头看向父皇,只见朱元璋像是个挫败的困兽一般满脸痛苦的看向了他,嘴唇有些颤抖。

“老天爷若是要惩罚,便惩罚咱好了,为何要让我儿先我一步而去?留咱这老头子活在世上做什么!”

群臣大骇,惊恐万分的齐齐跪下。

“上位还请收回金口玉言啊!”

朱棣看看魂不守舍的朱标,咬咬牙,跳出来大声道。

“父皇,既然已经早知道了这件事,对我们就是好事!这样我们就能号召天下名医给大哥看病啊!”

朱元璋骤然恍悟一般,连忙站了起来,眼睛大亮。

“对!对啊!传咱旨意,召天下名医入宫,凡提出线索者重赏!”

解决完了一桩心腹大患后,朱元璋猛松口气,跌坐回了皇位上。

此时,老爷子才有功夫打量几眼朱棣,鼻孔里出了口气。

“永乐之后再无大帝……小子,看来后世对你的评价倒是不低啊。”

朱棣脸色涨的通红,哼哧哼哧不敢接话。

“父、父皇……”

朱元璋只是轻哼一声,便将视线转回了屏幕上。

蓝玉等人对视一眼,倒是隐隐瞧出来了,此时朱元璋不仅没生气,心情竟还算是不错呢!

看来,日后朝中局势不好说了啊!

几个朱标的老班底满脸苦涩,连连叹气,却也无可奈何。

永乐年间。

朱棣被后世弹幕上毫不遮掩的彩虹屁吹的脸色有点通红。

要知道文官们就算吹彩虹屁也大多都是委婉含蓄的,哪有后世那么直白的。

而朱棣的脸皮在一众厚脸皮皇帝之中,毕竟还算是比较薄的了。

朱高炽咽下了笑意,没敢表露出来,只在一旁满脸佩服的附和。

“父皇千秋万代,后世之人对您很是崇拜呢!”

姚广孝倒是更加直白。

“陛下当然是最适合当皇帝的人选!”

废话,朱棣是他亲自发掘的,便是现在他也从来没觉得朱允炆有资格和朱棣相提并论。

朱棣有些恍惚,还隐约有些不敢置信。

他谋权篡位,早就不指望后世有什么好评价了,只盼望着别把他钉在大明的耻辱柱上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却未曾想,后世竟然对他的评价如此之高……

朱棣心中有些骄傲,又有些惴惴不安。

“爹他……想必此时也在看着吧。”

朱棣甚至做梦一般幻想了一番,他爹不知有没有为他而骄傲呢?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酸溜溜的盯着天幕上划过去的弹幕,很是羡慕。

“且!好幸运的家伙,谋权篡位居然也没人骂他?后世子孙怎么没狠狠的把他订到耻辱柱上呢!他丫的这会儿指定美的不得了!!”

杜如晦和长孙无忌在一旁无语凝噎。

仿佛刚才还在对他谋权篡位嗤之以鼻的人不是陛下您一样!!

“可恶,朕也想知道后世怎么评价朕的!怎么不给朕来一个李渊和李世民谁是更好的皇帝投票呢!”

对李世民不甘的碎碎念,杜如晦和长孙无忌咸鱼脸,懒得作评价了。

刚才是谁还在说什么‘史笔如铁就史笔如铁,随他评去’呢?!

至于李世民大逆不道的直呼李渊名讳这点事儿,众臣子全当自己聋了没听到。

识时务者为俊杰,就算魏征恐怕也懒得在这点小事儿上得罪李世民!

汉武帝年间。

刘彻也颇有些酸溜溜的。

“这家伙还真是幸运!千古一帝就千古一帝呗,还什么永乐之后再无大帝~呸!呕,恶心死朕了!”

卫青和霍去病对刘彻倒是很有信心。

“陛下,咱们不必眼红他人,您必然也将是青史留名的千古一帝!”

桑红羊也默默的颔首。

“陛下武功卓然甚至胜于文景二帝,想必还是有机会争夺一番这光荣的名号的。”

其余众臣子也纷纷齐声附和。

“陛下万岁!我大汉王朝必因陛下而煊赫!”

刘彻傲然的扬起头。

“那是当然!朕绝不会逊色于任何人!”

汉武帝刘彻,就是一位有着这样气吞山河的气概的男人!他若是不傲,也不会硬生生打的蛮夷畏畏缩缩那么多年!


宣德年间。

宣德帝朱瞻基只觉得自己眼前发黑,他不敢想象,若是自己的爷爷和太爷爷看到这一幕,到底作何感想。

“是朕教子无方,是朕御下无方……是朕对不起列祖列宗,是朕害了大明啊!!这等腌臜东西,朕怎么敢让他留在朕的儿子身边,朕怎么敢不把他趁早杀了?!朕就是死了,到阴曹地府又何来的脸面去见太祖太宗啊!!”

杨士奇身为三朝老臣,也算是把朱瞻基从小看到大的,见朱瞻基这副愧悔的恨不得饮恨当场的模样,也不由得心下叹息。

“陛下,此劫非您之过,太宗他老人家若是还在,也不会怪您的,如今我们因为天幕幸而提早得知,便绝不会再让这些事情重演了。”

朱瞻基失魂落魄,喃喃自语。

“是啊、是啊……非朕之过,那是谁呢?太监可恨,可助长这太监的气焰至此的人,岂不是更加可恨,更加该死?”

这位堪称慈父的帝王闭了闭眼睛,在他自己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心中那抹一直被压抑着的杀意悄无声息的生根发芽。

……

天幕上,视频继续播放。

像是被按了进度条一样,画面闪过的速度忽然变快了起来。

每一帧都是将士们的哀嚎和痛苦的呼救,这些画面慢慢缩小,像是卫星一样围绕在屏幕的四周,缓慢的转动着。

画面的正中央,浮现了一道极为清晰瞩目的行军路线图。

天幕前的众人随后便犹如身临其境一般,自高空俯瞰下方按了快进一般的战场。

从大同府开始,明军被不断向前挺进的瓦剌部族寸寸击溃!

瓦剌悍然发起突袭,猫儿庄守将大同右参将吴浩仓促应战,兵败战死。

又三日,阳和口太监郭敬监军,指挥将领打仗,明军全军覆没。

屏幕前的洪武大帝和永乐大帝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将士们含恨而死,一个个倒在战场上,几乎恨得睚眦欲裂!!

“王振!王振!!王振!!!”

他们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只恨不得自己化作野兽,将之一口一口咬碎了吞吃入腹!

而其他朝代的帝王也沉默的看着这一幕,隔着时空传去了一道无声的叹息。

每一个倒下的将士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家庭,他们的妻儿都在日日渴盼祈求。

君王和将领们身上扛着的是沉重无比的责任!每一道命令都要深思熟虑,每一个决定都关乎着上万人的命运!

打仗不是儿戏,战争不是玩笑。

天幕之上。

过了阳和口,瓦剌大军就一路畅通无阻的不断向前挺进。

王振没见过这样的阵仗,直接吓破了胆子,指挥着大军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

不消多久,二十万大明军队就被他给折腾的疲惫不堪,丧失了大半的战斗能力。

而此时,军队又面临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粮食快要断绝了。

户部尚书冒着烈日捧起一把干涩的粮草,形容枯槁,满脸绝望。

“我本是主管后勤事务,现如今大军出行还不到大同,便已经弹尽粮绝,若是太宗还在,会砍了我的脑袋!”

户部随行的官吏也满脸颓丧,失魂落魄道。

“当初大军出行,仅仅给了户部五日的时间筹备粮草,本就过于勉强,我等已经拼命的劝诫过陛下,此战不可行啊……”

可当时一意孤行的朱祁镇压根就没在乎,反而自作主张的把户部尚书打包带走了。


宣德年间。

宣德君臣上下都是死寂一般的沉默。

比起洪武永乐,宣德王朝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拥有一个活生生的朱祁镇,虽然年纪还很小。

臣子们毫不怀疑,若是此时的上位是永乐爷或洪武爷,那甭管朱祁镇什么身份,多大年纪,都难逃一死。

但凡事没有如果,朱瞻基到底会怎么处置,臣子们谁也不敢说。

在一片寂静之中,朱瞻基闭着眼睛,双手紧紧的攥住龙椅,几乎要把牙齿咬碎。

“来人……把朱祁镇,给我抓过来!敢阻拦者,杀!!”

事已至此,事已至此!!

宣德皇帝活活像是老了十岁,一字一句的从嗓子里挤出了怒吼。

“这个混账!这个混账怎么敢!!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是太宗皇帝留下来规矩!他将我大明羞辱至此还不够,莫不是还要将大明一朝写上史书的耻辱柱么?!朕若不杀他,太宗太祖就要活过来找朕索命了!!”

幼子何辜?

天下的百姓又何辜!!朱祁镇所作下的罪孽,远胜王振多矣!

……

天幕之上。

达成了差点气死祖宗的成就之后,朱祁镇还在继续他未竟的伟业。

纵然事情再怎么离谱,对当时宣府城墙上的士兵来说也仍旧是个艰难的抉择。

不少士兵脸上都闪过了迟疑。

开,还是不开?

下面那个毕竟是皇帝,若是他没能复位登基且罢,万一他重新坐上了宝座,他们这些曾经胆敢不给皇帝开门的人就全都是抄家灭族的死罪!

对战士来说,死反而不可怕,怕的是死了还没留下军功,累及妻儿父母!

而得罪皇帝,显然是比后者更严重的事!

屏幕前的洪武永乐二朝急的就差跳起来掐着他们的脖子怒吼了。

“不能开!绝对不能开啊!!”

“一旦开了城门,后果不堪设想啊!”

幸好。

宣府城门的守将杨洪是个心志坚定手段果决之人。

守军很快回答了也先利用朱祁镇所作的威胁。

“天色已经晚了,无论谁来都不开门,这是朝廷定下的规矩!”

也先顿时鼻子都气歪了,不敢相信这些家伙居然连自己的皇帝都不认识么?

朱祁镇也立刻震惊的更加大声的叫了起来。

“朕是皇帝,朕就是朝廷之首!尔等莫非不认识朕么?!杨洪总是见过的,叫杨洪出来回话!!”

此招无耻之尤,此时守将尚且可以不认识皇帝来糊弄,但若是真的让杨洪见了朱祁镇,就不得不谨遵圣旨了。

天幕前的洪武永乐甚至宣德三朝都被朱祁镇的不要脸给气的大骂。

“无耻之尤!无耻之尤!”

“这个畜生玩意!朕要把他下油锅炸了!!”

“我草他娘的!见你*****!!!”

天幕上。

杨洪隐藏在守军之中,死死的咬着牙,手背上的青筋都快捏爆了。

他当然认出了下面叫门的皇帝正是当朝天子朱祁镇,事实上这位守将从未遭遇过这般匪夷所思之事,恨得心头都在滴血。

他知道,自己此时无论如何都绝不能认!

一旁的守军接到眼色之后立刻大声道。

“杨洪将军去往了别处,不在此城中!”

也先这下傻眼了,他心中充满了无尽的郁闷和疑惑,难道这下真的白来了么?这些守军都没见过皇帝,这出戏还怎么唱下去!

他焦躁的带着大军在城门外踱过来踱过去,不甘心就这样空手离开。

朱祁镇还在城下不休止的拍门叫喊,威胁杨洪和守将速速开门。


但朱元璋却始终并未在朱棣的身上看出任何伪装的痕迹,尽管他已经用最冷酷的视线去审视,能瞧出来的只有纯粹二字。

眼泪在朱棣眼里打了个转,他咬着牙,闷闷的说道。

“爹爹,儿子不懂那么多,但若我未来会对大哥做出什么混账事儿,您便下令杀了我吧!”

“莫要胡说!”

朱标轻斥了一声,拦在了朱棣面前,视线恭敬却坚定的看向了朱元璋。

“爹,未来的事情也许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我相信老四!况且就算真的有那一天,也必然是因为我无德无能,大明能落在得了千古一帝之称的老四手里对大明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说着,朱标又拉着朱棣朝朱元璋跪了下去,深深叩头。

“儿子私以为,任何一位能被后世评为千古一帝之君必然都是带领一朝走向盛世的明君中的明君!儿子反倒还要恭喜您呢,能得老四这样一位麒麟儿!”

朱元璋久久不语。

这是何等仁义之君啊!

众臣闻言,胸中无不纷纷升起一股慨叹和敬佩,看向朱标的眼神也变得比以往更加诚恳敬畏了许多。

对待一位有可能在未来谋夺自己皇位的兄弟都能如此仁义的皇帝,对待大臣也绝不会残忍狠辣啊。

朱棣眼泪终于从眼眶里落了下来,他嚎啕大哭,狠狠给了自己几巴掌。

“爹,大哥,我真是个混账!你杀了我吧!我居然在未来做出那样的混账事儿!!我不可原谅啊!”

臣子们面面相觑,眉头无奈的蹙了又蹙。

蓝玉叹息一声,拱手站了出来。

“上位,太子和燕王殿下都是好孩子,咱们不若再瞧瞧这天幕之后怎么说再做处决吧!”

众臣子也纷纷点头应是。

朱元璋余光落在颤颤发抖趴在地上的朱棣身上,面色深不可测,未置可否的淡淡敲了敲龙椅。

朱标悄悄的观察着朱元璋的脸色,见状连忙按着朱棣的脑袋扣了个头。

“老四,还不快多谢父皇!”

朱棣毫不犹豫的将脑袋重重的砸到地上,大声道。

“多谢父皇!儿子虽不知天幕日后之事,但儿子愿意发誓绝不会背叛大哥!”

数息之后。

朱元璋平静的抬起一只手挥了挥,示意朱棣和朱标起来。

“此事暂罢。”

大臣们闻言纷纷面露欣慰之色。

朱标也满脸欣喜的连忙拉着朱棣再次叩谢后退到了一旁。

朱棣脸色苍白,腿还有些发软,直到隐到众人之后才微不可察的狠狠松了口气。

只有他这个直面朱元璋杀意的人心中清楚。

方才朱元璋是当真打算不顾一点父子情面杀了他的,若非朱标求情,只怕他此时已然身首异处了。

诚然,此前他的恳求虽是发自内心,但绝不是完全没有刻意装可怜扮柔弱的成分在内,毕竟谁都不想被还未发生的事情判定生死。

朱棣虽然此时年岁还小,但皇室长大的孩子哪有真的蠢材,更不必说他这位日后一手打造盛世的永乐大帝了!

不过他没发现的是,尽管已经嘴上松口,朱元璋的余光却如鹰隼般一直牢牢的锁在他的身上,将他方才的情状全都烙印在了眼底。

是啊,朱棣此时再怎么聪敏,却也到底不是日后百经风霜的永乐大帝,而他眼前的那位却恰恰是正值盛年的洪武帝朱元璋!

儿子终究是玩不过爹的。

但朱元璋不知为何却并未对此再说什么,只是表情始终叫人瞧不出深浅。

永乐年间。

朱棣浑身一寒,狠狠的打了几个喷嚏。

他抹了把脸,心情有些苦逼。

在某个他耶耶还活着的时代,该不会自己已经被手起刀落宰了吧?

太子朱高炽瞧出了朱棣神思不属,有心开口宽慰,却被一些两朝元老大臣死死的按住了。

事关洪武爷,这个时候怎么说怎么错,不如紧紧的闭上嘴少言寡语方能保命!

本朝好不容易有个靠谱又身体康健的太子爷,可不能因为这事儿被上位收拾了啊!

……

天幕上,视频开始播放。

一道恢弘而又肃穆的鼓点声响起,紧跟着的视角拉远,从空中俯瞰下一般呈现出了整片郁郁葱葱的大地。

镜头拉近,一位身着明黄色帝王服侍的威武男人出现在屏幕上,在其下方,一块一块的土地版图接连出现在他身后,接天莲叶一般呈现出来。

一匹雄壮的骏马驰骋到满脸野心威严的帝王面前俯下身子托他上背,紧跟着他的步伐越发加快,势如破竹一般不断向前!

直到最后,帝王一人一马一杆长枪挑掉了异族首领的脑袋,马蹄嘶鸣,鲜血迸溅!

镜头拉开,绵延不绝的山脉恢弘而又壮丽!

旁边几个大字缓缓的出现——狼居胥山。


毕竟在那样一边倒的屠戮之中,就算是赵云那等能在敌军中杀个七进七出的猛将都不一定能保住性命,更不用说一个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的皇帝了。

没想到朱祁镇不仅幸运的没死,还被瓦剌给活捉了!

朱棣眼前一黑,恨恨的拍碎了桌子,咬牙切齿道。

“该死的混账!他怎么不死呢?!我大明死了那么多能臣名将,他一个祸害废物,还活着做什么?!他哪里来的脸活着,若换做是我便在大军之中自刎陪葬了!!”

另一边的洪武大帝则更为狠辣的臭骂。

“最好让瓦剌那些家伙把他一刀砍了!!这个小畜生!”

天幕之上。

一旁另一位小首领也喜上眉梢的上前去揪住了朱祁镇的头发把他的脸露了出来打量,随即毫不客气的耻笑。

“果然是个没断奶的奶娃娃!瞧瞧这样子,怕是被外面的死人给吓傻了吧!”

也先眯着眼拍了拍朱祁镇的脸,感慨道。

“还好这次来的是这个笨蛋皇帝!一百年也不会让我们等到这么个机会啊!谁能想到有朝一日这大明的皇帝居然落到了我瓦剌的手里,哈哈哈哈哈!”

“是啊!真是痛快,痛快啊!!”

周遭的瓦剌族人都发出了掀翻天一般的哄堂大笑声。

天幕前的永乐大帝朱棣被这一幕给气的双眼充血,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牙齿险些咬碎了吞进肚子里!

“混账!这些混账!!朱祁镇那个小z逼崽子还愣着干什么,为什么不自己抹了脖子自杀了事?!难道还等着继续被这些瓦剌臭虫羞辱么?!!什么窝囊玩意!”

洪武王朝。

蓝玉徐达等武将双眼冒火的骤然拔刀,杀意绕着周身暴涨。

“该死!!这个混账蛮子,居然胆敢如此羞辱我大明!真当我大明无人了么?!”

朱元璋满脸讥讽,手背上的青筋却不断的跳动着喧嚣着愤怒。

“皇帝都在人家手里,可不就是想怎么羞辱就怎么羞辱么?!我大明的脸面早就在这一战中被丢在地上踩了个稀碎了!!”

这位威武雄壮的开国皇帝若非被太医吊着气,已经再次气晕过去了。

“二十万大军兵败如山倒,皇帝都被人家给俘虏了,哈、哈哈哈哈!光荣,真是太光荣了!!朕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有荣幸看到这样的画面!!好啊好啊!好得很啊!!”

汉武帝和唐太宗都负手遥遥看着这一幕,感慨愕然之余,心中不约而同的对这位王朝的老祖宗投去了一抹同情。

哎,还好不是他们的子孙,稍微带入想一想都已经快要气昏了,更不用说身为这个混账的嫡亲老祖宗了。

实在太让人同情了啊!

……

天幕之上。

画面一转。

大明朝堂之上。

大臣们得知了前线的噩耗,堪称晴天霹雳!

朝堂之上几乎遍地都哀嚎和哭丧声。

“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陛下蒙尘!这可如何是好啊!!”

“当初吾等都劝陛下不能去不能去,现在可好了!这该怎么办!”

“主事儿的大臣们葬身在战场上的一多半,能打的将军们也全都没了!这接下来我们拿什么去和瓦剌部族拼?!”

一个臣子义愤填膺道。

“当初此战之前,我夜观天象便已经得知了此战必败,尔等都不相信我,现在看看,都信了吧!”

旁边有另外的臣子怒骂他。

“徐珵,你有时间在此时马后炮,不如说出个一二三来,你倒是继续夜观天象,说说如今该怎么办?”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朱棣冷笑了一声。

“好一个幸运的小子,可惜朕不能亲手宰了他了,真是遗憾!”

“传朕的旨意!把天幕上这太监的面貌给我画下来挂在朕的藏宝阁里,后世若他还有胆子敢出现在宫中,便抓起来千刀万剐,诛其十族!!”

朱棣面色森然,狠辣无比!

宣德年间。

素来仁慈的明宣宗朱瞻基眼中都闪过怒火,骤然拍桌而起。

“好胆!王振……王振,朕怎么有些耳熟呢?”

杨士奇皱眉思索道。

“陛下,臣对此人有些印象,似乎是祁镇殿下身边伺候的太监,与殿下很是亲厚。”

朱瞻基面色冷了下来,森森道。

“把人给朕抓来!别让他跑了!”

始皇帝年间。

嬴政眉头一皱,不屑的冷哼一声。

“真是废物皇帝!堂堂天子,竟然让这么个没根的畜生在皇宫里作威作福!能让区区一个太监祸乱王朝,皇帝臣子从上到下都是废物!”

赵高在一旁脸色微微僵硬,默默不语。

嬴政傲然道。

“哼!我大秦王朝就绝不可能出现这种蠢事!”

……

天幕之上。

血红大字如水波一样消散,紧跟着新的画面浮现出来。

面容稚嫩的帝王满脸轻浮傲慢的叉着腰仰头。

“我要像我爹我太爷爷一样,做一个有军功的皇帝!”

他得意洋洋的指着帝皇的宝座,对满朝文武高声宣扬。

“一个小小的瓦剌,竟敢伤害我朝臣民,敢伤害我大明的臣子,简直是耻辱!恐怕那些瓦剌小丑,非得等我大明朝出兵,才知道什么叫王者之师,雷霆之怒!”

“此番御驾亲征,不破瓦剌朕就不回来!”

满朝文武寂然的垂着视线,脸上满是隐忍和无可奈何的哀戚。

谁都知道这是场孩子般的玩闹,谁都知道打仗不是游戏,可皇帝意已决,无人能拦住他了。

但要说朱祁镇愚蠢,他却又为自己添了无数道保护符。

“张辅,你随大军保驾出征!”

英国公张辅走出来,这位忠诚的武将哪怕帝王昏聩,也仍旧愿意为大明出最后一分力气。

“遵命。”

朱祁镇又陆陆续续的点了不少臣子保驾出征。

成国公、兵部尚书、户部尚书还有无数的内阁成员,加起来竟有五十多个。

朱祁镇就这样,带着王朝的大半数精英出征了。

血红的大字再次浮现,那字迹仿佛是真的被人鲜血染就,幽暗深沉。

土木堡之变由此而始,悲剧的乐章已然划开了序幕。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道。

“不是,这小皇帝再怎么乳臭未干也未免太荒谬了吧?打仗带几个将军不就得了?带这么多朝臣干嘛?平常还不嫌烦啊!”

天策上将百思不得其解啊,要是他御驾亲征指定把这些朝臣有多远甩多远!

换到自己身上带入一下,他疯了才会带着魏征这货去打仗呢!平常挨骂还不够,出去撒欢还得挨骂,没病吧!

李世民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把竖起来的汗毛往下扒拉了扒拉,狐疑的看向屏幕。

“再说了,文臣大多身娇体弱的,带去战场上他们能受得了么?万一死在外边了算谁的?也不怕言官的笔杆子把他吃了!”

想到这里,李世民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浑身一震,一股匪夷所思慢慢涌上了心头。

“不会吧……”

汉武帝年间。

刘彻满脑袋的问号,一旁的卫青和霍去病也没好到哪里去。


朱祁镇心道,于谦是于朱祁钰有功,跟他朱祁镇有什么关系?当初将他挡在城门外的时候,于谦恐怕是半点没想过他的死活吧?于谦为什么宁愿立外藩也不愿他重登大宝,是不是觉得他朱祁镇是个不堪大用的废物?


这位历经了千帆却仍旧眼光没长进一点的皇帝不仅没改,反而又增了一份敏感阴毒。

自然,迎立外藩一事是徐珵杜撰出来陷害于谦的,但此时眼看着朱祁镇如此反应,徐珵就知道,无论此事是真是假,结局都已经定下了。

于谦,你必死无疑了!不是我徐珵容不下你,是皇帝容不下你了!

天幕前。

朱元璋和朱棣齐刷刷的眼前一黑,骤然软倒在地上。

太医惊恐的呼喊声在耳边只留下了余音。

“这小畜生!这小畜生……”

这两位名震一时的大帝同时在心中涌起了数不尽的悲哀和痛苦!

老天爷啊!!

你为什么不行行好,有那么多次机会你都能收走了这个小畜生,可你偏偏让他次次都逢凶化吉的活了下来,反反复复,复复反反的折腾我大明!!

漫天的神佛啊!你们行行好吧,让这个小畜生放过我大明,放过我大明的良臣名将好不好?!!

宣德年间。

朱瞻基软倒在椅子上,呆呆的看着屏幕,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老天爷啊,太祖太宗一定会杀了我,一定会杀了我的。”

他甚至不敢闭眼,他怕自己一闭眼就昏厥过去再也醒不过来!

朱瞻基生来为尊贵无比的皇孙,从不知怕为何物,曾经的他自问就算是面临死亡也能坦然的一笑。

可现在他不敢了,他不敢死啊!

张辅和樊钟等武将通红着眼眶冲到了大殿的一角,狠狠的将石亨扯了起来。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的!!于先生对你有知遇之恩,对我大明有救国之恩,你竟然因为那等小事就对于先生怀恨在心?!!”

杨士奇等文臣则是牢牢的化作人墙挡住了徐珵想要逃走的路。

“无耻小人!下作的畜生!南迁之事难道于先生骂你骂的不对么?!!你哪里来的脸竟敢记恨于先生,还妄图置于先生于死地!!!”

“一百个你也比不上一个于先生!黑心肝的畜生玩意!!你怎么不去死!”

这些往日文弱的文臣们此时竟各个双眼猩红,恨不得化作恶狼扑上去咬碎徐珵的骨头!!

天幕之上。

背景乐忽而变得激荡而又悲怆,仿佛在昭示着一场悲剧的降临。

画面翻过一页。

于谦被处刑车压着从北京城中穿过时,满城都是凄然的恸哭。

所有人都知道于谦是个忠臣!所有人都知道于谦守护了整座北平!!所有人都知道于谦是救了大明,救了数万万百姓的功臣!!!

可为何,为何此时于谦要死了呢?

百姓们不知道那些人给他们敬佩的于大人安上的罪名是什么意思,百姓们不知道那样清廉爱民的于大人到底犯了什么罪。

他们用身体挡住车架,用双手拉住车辙,一遍一遍的说。

“不要杀于大人,他是个爱民的好官啊!”

“不要杀于大人,他是救了我们的大恩人啊!”

“不要杀于大人……”

“不要杀于大人…………”

镜头转过。

“于谦不能杀啊!!”

孙太后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几乎是衣衫不整的冲到了大明宝殿,冲到了朱祁镇的面前,揪住他的领子厉声怒吼。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现如今,北京城不仅粮食充足,且大军已然纠集了二十二万之多!!


一切都与也先所料恰恰相反,北京城内不仅没有因为失去皇帝乱成一片,反而还以于谦为首扭成了一股绳!

多么厉害的于谦!多么伟大的于谦!

屏幕前的众人也因为镜头内北京城此时比想象中好得多的情况而连连感叹。

诸葛亮扇了扇羽扇,含笑慨叹。

“好厉害的相士,若是有机会还真想结识一番!这样一来,那位瓦剌的首领想要赢恐怕不那么容易了!”

刘禅闻言顿时大惊失色。

“相父,此人竟然能被您称一声厉害么!朕还以为您就是这世间最厉害的人了!”

诸葛亮失笑。

“陛下,世上比某厉害的人且有许多呢!某怎敢称一声最呢?”

天幕之上,镜头慢慢拉近。

于谦带领众将士站在北京城墙上,背负双手,眉眼厉然。

“此战,不守!”

此话一出,众将士顿时哗然,然而不等众人乱起来,于谦便又立刻紧跟着道。

“也先汹汹而来,气焰嚣张,若我等只守不出,反而助长其势!我大明开国至今已有百年,昔日高皇帝布衣出身,尚可纵横天下,横扫暴元,我辈岂惧小小瓦剌!!”

天幕前。

朱元璋眉眼舒展,欣赏无比道。

“说得好!那瓦剌不过是暴元留下的一抹残余渣滓,我大明将士各个都是骁勇的好儿郎,怎么会害怕他们!!”

朱棣猛地一拍桌子。

“没错!就是要打!瓦剌那群废物就是不能太给他脸了,把他打怕了打疼了,他才知道谁不敢招惹!!”

此时,洪武永乐二位大帝对于谦的欣赏已经直线攀升,左看右看都喜欢的不得了。

若是此时能见到于谦,恐怕不顾颜面的冲上前去狠狠亲一口也不是不可能!

诸葛亮倒是用羽扇抵住下唇若有所思。

“上上之策,看来此局棋胜负已定了……”

汉武帝年间。

刘彻眯了眯眼睛。

“布衣出身?他这明朝的开国皇帝倒是有点意思,难怪能让那个永乐大帝都怕了一辈子……”

卫青和霍去病皱着眉头思索。

“他口中所说的暴元想必是指的上一个朝代的名字,看来我大汉与这明朝间隔的时间应该是至少有一个朝代了啊,难怪那名为火铳的武器朝臣一点头绪都没有……”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义愤填膺的附和,恨不得冲进屏幕里也大杀一场!

“就是!光守城有什么意思,就是要打他,削他!让他知道知道谁才是耶耶!”

李渊冷哼了一声,瞥了一眼天幕。

“布衣了不起么?朕虽然不是布衣出身,但自认绝不输给任何一位开国皇帝!”

……

天幕继续播放。

于谦脊背挺得笔直,眼神凌厉如刀锋的四下扫视了一圈。

“大军全部出城,列阵迎敌!但凡有临阵脱逃不愿出城者,斩首示众!”

在一片呼啸的寒风之中,众将士纷纷咽了咽口水,背后的冷汗被风吹得透心凉。

他们知道,于谦既然已经说出口,就绝不会是在开玩笑。

此战,已然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胜,就守住了北平;败,大明就亡于此役!!

天幕上。

于谦与众将士沉默的站在城墙上的画面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幅恢弘而又巨大的画卷。

画卷上清晰无比的标注了此时北京城内各个城门的所处位置以及各个将士的行动轨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