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小王爷的锦鲤萌妃

小王爷的锦鲤萌妃

德亮的小祖宗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娇娇好似锦鲤附体,从小到大她都好运爆棚,可就是这样的她,在遇到君盛亦后,她的锦鲤体质就不再发挥作用。可男人还是她的未婚夫,身为沈家废物的她,本不该与这个天纵奇才的小王爷有交集的,可因为母亲与闺蜜的口头约定,使他们不得不履行婚约……

主角:沈娇娇,君盛亦   更新:2022-07-15 22: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娇娇,君盛亦 的女频言情小说《小王爷的锦鲤萌妃》,由网络作家“德亮的小祖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娇娇好似锦鲤附体,从小到大她都好运爆棚,可就是这样的她,在遇到君盛亦后,她的锦鲤体质就不再发挥作用。可男人还是她的未婚夫,身为沈家废物的她,本不该与这个天纵奇才的小王爷有交集的,可因为母亲与闺蜜的口头约定,使他们不得不履行婚约……

《小王爷的锦鲤萌妃》精彩片段

“沈娇娇,你就是个废物!是个野种!”

黄衣少女插着腰一脸刻薄的骂得畅快,而被骂的少女则是半倚在池塘边上,一脸淡然的钓着鱼,对不堪入耳的辱骂充耳不闻。

“沈娇娇,舅舅就是被你克死的,你就是个灾星,我要是你,早早的一条白绫吊死了,免得连累其他人!”

沈娇娇抬了抬眼皮,慵懒的看向了黄衣少女,勾唇一笑:“你的人缘应该不怎么样吧?”

柳如烟一愣:“你什么意思?”

“如果你的人缘稍微好一点,应该会有人同你说起不要来招惹我,因为会有报应的。”

“你说什么胡话呢!”

沈娇娇出生那一天老爹就翘辫子,沈家老太君觉得是她克父,将沈娇娇母女两人挪到了沈家最偏远的院子里面。

她不得老太君喜爱,又生来没有灵骨,自是少不得下人们的刻薄,与姐妹们的欺辱。

只是近些年来不敢有人再来触这个霉头了,因为他们发现,虽然沈娇娇命中带煞,天降灾星,但是运气自在是好得很,但凡欺辱她的人半日之内必遭报应。

故而他们不敢在沈娇娇面前放肆,只能够敬而远之,避着她,孤立她。

而眼下这个在沈娇娇面前叉腰大骂的柳如烟,是老太君的外孙女,前段时间刚从江南来,必然人缘不咋地,被撺掇而来,不然怎么会没有人跟她提起过沈娇娇的邪乎。

沈娇娇掏了掏耳朵,只见平静的水面微动,眉毛挑了一下,收杆,一条肥美的大鱼上钩了。

“前两日我三妹将池塘里面所有的鱼全部都一网打尽了,偏偏有你这个漏网之鱼,想来确实是你我的缘分,今晚又可以饱餐一顿了。”

柳如烟见沈娇娇一点不将她放在眼中,更是生气,跺着脚骂道:“沈娇娇,你这个贱人,我跟你说话呢,你聋了不成!”

沈娇娇叹了口气,微微一笑:“昨晚上下过雨,路上湿滑,表小姐当心些,别摔倒了池子里,这池塘的水已经好些日子没有更换过了,臭烘烘的。”

“沈娇娇,你咒我!”柳如烟抽下腰间的鞭子就要朝着沈娇娇抽去,哪儿知道鞭子尚未抽出去,一坨鸟屎从天而降,正好落在了她那一张娇美的脸上。

“啊!”柳如烟又惊又气,尖声叫了起来,这辈子只怕是第一次经历被鸟屎精准打击的事情,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好巧不巧的踩到了自己的鞭子上,“扑通”一声,跌入了池塘里面,惹得周围的侍女小厮急忙上前营救,乱做了一团。

这不,报应不久来了吗?

沈娇娇见怪不怪,提着自己刚钓上来的大鱼,悠闲的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刚进院子里面,一只肥美的大公鸡扑面而来,她歪过头躲避,看着卷着袖子风风火气喘吁吁的豆豆,笑嘻嘻的问道:“干啥呢你?”

“想要杀只鸡给夫人补身子,哪儿知道这些畜生灵活的很,愣是抓不住。”豆豆喘着粗气说道。

屋子里面又传来了咳嗽声,想必是母亲的咳嗽又犯病了,当年父亲的死讯传来,老夫人连夜将他们母女搬来了这偏院,母亲刚刚生产,又要经历丧夫之痛,又要照顾刚出生的孩子,从此落下了病根。

沈娇娇的运气的确是好,下人们苛刻,缺衣少食的,她出门就捡了一颗鸡蛋,就放在枕头下面孵着,孵着孵着竟然有了一群小鸡。

想吃猪肉了,一只发疯的小母猪竟然跑到了他们院子里面,一头撞在了院子中央的桃树上,而后赖着不肯走,又生下了一窝小猪。

想吃水果了,院子里面原本已经枯萎的桃树,竟然又焕发了新的生机,每年都结下累累的桃子。

当然她最好运的还是有一门好亲事,乃是定国公府的嫡子,两人指腹为婚,这也是沈家老太君还把他们母女留下的唯一理由,也是其他姐妹看不惯她的原因所在。

她那位从未谋面的未婚夫据说身份尊贵,才华横溢,更是温润如玉,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六品灵骨,乃是京城贵女们梦中情人,怎知竟然便宜了她这个生来没有灵骨的废物。

柳如烟与她无冤无仇,原本不必与她为难,想必也是见过了那贵公子,芳心暗许,又被旁人撺掇了几句,故而来寻她的晦气,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反倒是惹了一身骚罢了。

只是沈娇娇的好运似乎半点也分不到给母亲,母亲的病情如今是越发的严重了,整宿整宿的咳嗽,再这般下去,怕是过不去这个冬天了。

沈娇娇将鱼交给了豆豆,自己挽起袖子,笑道:“让我来吧。”

说着她扑向了那只大公鸡,大公鸡不甘心被吃,扇着翅膀逃离,准备飞出去,哪知道直接撞到了房梁,晕了过去。

她上前将大公鸡从地上捡了起来,转身对豆豆说道:“如此轻松。”

“谁有小姐你运气好啊。”豆豆笑眯眯的将大公鸡接过。

“你给母亲做些好吃的,我溜出去给母亲换一些药材,她的病情拖延不得了。”

“好的,小姐。”

豆豆是被沈娇娇捡回来的,也是出生的时候就死了爹娘,又被大伯收养,没几年大伯也死了,大伯母嫌她晦气,将她卖了,辗转到了侯府内,做了三妹的一个粗使丫环,因为一些小过错,差点被打死,丢在了后花园里面。

她用自己的灵药救了豆豆,豆豆吃惯了苦头,倒也不嫌弃她这小院子破落,干活儿更是一把好手,将这小院子的大小事情撑了起来,改善了她们母女的生存环境。

沈娇娇从来不是什么废物,她虽然没有灵骨,但是却可以种出灵药来,这天赋比拜星王朝崇尚的御兽与体武更为难得。

只是她虽然有灵药,却无论如何也救不了自己的母亲,母亲的身子受不得她的灵药,只能够靠一些普通药材治疗。

她右手轻轻一抬,就打开了一个泛着金光的洞,往里伸手一掏,一只千年灵参便出现了。


前几年她还只能够种出一些低等药材,如今已经能够种出些高等级的药材,她用这些药材攒下了些银子,再过些日子就可以在外面买一座宅子,想办法离开侯府这个破地方了。

沈娇娇悄悄摸摸的离开了侯府,熟门熟路的来到了药房。

刚拿出了灵参,一道低沉醇厚又带着嚣张的声音就传来了。

“这灵参,小爷要了。”

沈娇娇抬眸,只见着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紫衣的公子。

要说这位公子,那长得绝对是一等一的好看,长身如玉,风流倜傥,器宇轩昂,眉眼如画,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子挥之不去的贵气。

要说两人自然是从未见过的,不知道为何沈娇娇从心底对这人产生了一抹难以言说的厌恶与抗拒。

美色当前,这不应该啊。

“原来是小王爷啊。”药方掌柜的谄媚的迎了上去,“什么风把小王爷给吹来了?”

当今陛下子嗣凋零,只有两个儿子,东宫太子三年两年前驾鹤西归了,还有一个儿子便是当今晋王,能够被人尊称一声“小王爷”的,只有晋王的独子,君盛亦。

君盛亦并未理会掌柜的,直勾勾的打量着沈娇娇,勾唇一笑,妖孽丛生。

“卖还是不卖?”

“谢谢惠顾,一千两银子。”沈娇娇开口笑道,这颗千年灵参在黑市的价值可远远不止千两,便宜卖他,也算是卖个人情。

“嗯。”君盛亦轻轻点头,似乎对这个价格还比较满意,伸手往自己袖子里面掏了一下。

沈娇娇以为他要掏出来银票,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张欠条。

“银子先欠着,待小爷我有钱了,连本带息给你。”

作为皇帝老儿唯一的孙子,未来的帝国继承者,这个世界上最有资格做纨绔子弟的晋王世子,竟然赊账,开什么玩笑!

再说了有谁会随身带着欠条出门啊,这分明就是想要吃白食,还不想要一个霸占百姓东西的恶棍名声。

“对不住,小王爷,小本生意,不赊账。”沈娇娇咽了口唾沫,挤出了一抹笑意。

君盛亦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沈娇娇的右臂,神色有些惊讶。

“没有灵骨?”

“没有灵骨不犯罪吧?”沈娇娇垂眸说道。

君盛亦低声笑了两声,沈娇娇听不出来这笑声的含义来。

“既没有灵根,便无法修行,这灵参从何而来?”君盛亦托着下巴想了一下,“看来小爷我得好好的调查一下,你这灵参从何而来了。”

这算是捏到了沈娇娇的软肋了,现在还不能叫自己的能力被发现了,忍着一肚子气,勉强笑道:“这颗灵参既然被小王爷看上了,是它的运气,这颗灵参就送给小王爷了吧。”

君盛亦颇为自傲的扬着下巴,哼了一声:“小爷我从不白拿别人的东西。”

说着他将欠条塞到了沈娇娇的手上,带着灵参离开。

“呸,什么人啊!”

沈娇娇心里面吐槽不已,堂堂晋王世子,居然无耻抠门到这种程度,没有天理,白瞎了那一张脸!

敢白拿我的东西,只怕报应你受不住。

沈娇娇深吸一口气,收拾了一下心情,在药房买了些药材之后,转身回了侯府。

哪儿知道在路上的时候竟然她偶尔发现了一颗蛋,一颗很大的蛋,足有一个人的脑袋大小,蛋上还有一些紫色的纹路。

“这里怎么会有一颗蛋呢?”

秉着出门捡到得到东西都是好东西的原则,沈娇娇将这颗蛋捡了回去,这么大一颗蛋,说不定能够孵出一只鸵鸟来。

欢欢喜喜的回家,哪儿知道刚进院子她就被门槛绊倒,摔了个狗吃屎。

她紧张的看着那颗蛋,在地上滚了几圈,倒也安全无恙。

沈娇娇抱着蛋坐在地上,脑子里面却生出了一个可怕的预感来,她从小好运爆棚,锦鲤附身,这辈子还没有摔过跤呢,这是怎么回事?

“小姐,你怎么坐在地上啊?”豆豆上前将沈娇娇扶了起来,“好大的蛋啊。”

“把蛋放着,说不定能够孵出来了不得的东西呢!”

豆豆对小姐的好运深信不疑,暗暗期待着这一次蛋里面能够出来什么好东西!

“娘亲吃过饭了吗?”

“刚刚吃了半碗饭,又喝了药,眼下睡下了。”豆豆说道,“小姐,咱们也吃饭吧。”

豆豆的厨艺那是一绝,沈娇娇也觉得饿得厉害,开始大口大口吃着饭,忽然之间她一口饭喷了出来,把豆豆吓了一跳。

“怎么了,小姐?”

“水,我噎着了!”

豆豆赶紧拿了水,沈娇娇喝了水顺了好久的气方才恢复过来。

她不理解。

好运爆棚的她为什么吃个饭也会被噎着?

倒霉的事情倒是接踵而至。

她们院子里面那只劳苦功高的老母鸡死了,紧接着其他的小鸡也是一只接着一只的死了,好像是鸡瘟闹得。

院子里面的桃树在一夜间也枯死了。

紧接着沈娇娇投资入股的一间商铺,本来生意火爆的不行,怎知道老板却突然跑路了,几年的积蓄竟然血本无归了。

沈娇娇还没有来得及消化这一连串的事故的时候,另一个打击接踵而至。

柳如烟站在院子外面幸灾乐祸的喊道:“沈娇娇,你的好运到头了,定国公府来退亲了!废物果然就是废物,你就是一只土鸡,这辈子都不可能飞上枝头当凤凰的!”

想必她从下人的口中知道了惹不得沈娇娇,故而只敢站在院子外面嚣张的喊着,不敢入内来寻麻烦。

沈娇娇抱着手臂倚在门边,不解的问道:“便是我被退了亲,也轮不到你嫁给那定国公府的公子,你高兴个什么劲儿啊。”

“一想到启元哥哥竟然配了你这般的废物,我就替他委屈,眼下你终于被退亲了,自会有其他的贵女嫁给他的,总之比你好就是了。”

闻言,沈娇娇不由得竖起大拇指来:“如此大爱,佩服之至!”

“哼!”柳如烟原以为能够见到沈娇娇哭哭啼啼的模样,哪儿知道她竟无半分伤心的样子,顿觉无趣,转身离了去。

也不知道侯府与定国公府是怎么商量的,最后两家的亲还是结下了,只是新娘子换成了她的堂妹,京城第一美人,沈灵灵。

母亲听到这个消息,本来好转的病情,再一次急转而下。

沈娇娇无奈的摇着头。

“难道我的好运走到头,开始走背运了?”


若无定国公府这门亲事,老太君只怕是容不得他们母女了,再如无好运庇护,只怕是会被下侯府的下人以及其他几个姐妹啃得连渣子都不剩了。

她倒是能够带着豆豆跑了,可母亲该怎么办?

她的病情根本经不起折腾。

就在这个时候,桌子上她捡回来的那颗蛋突然动了一下,从桌子上滚到了地上,竟然没有摔碎。

“我好像从捡到这颗蛋之后就开始走霉运了,赶紧扔了吧。”沈娇娇找了块布,将蛋包着就准备将其丢了,最好是越远越好。

走在街道上的时候,她无意间瞥见了墙上粘贴的告示。

晋王世子的蛋丢了,悬赏千金,寻找丢失的蛋。

传言那位小王爷,有一枚蛋,宝贝的跟儿子一样,众人都好奇那蛋里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是十来年了,那蛋一直没有孵出来。

她仔细的瞅了一眼画像,这不就是她手上的这颗蛋吗?

只是那抠门世子,真的能够给千金,毕竟几天前赖了她一颗灵参,这白纸黑字写着,总不至于还赖账被天下人耻笑吧?

晋王府......若是能够抱上小王爷君盛亦这条大腿,以后的日子想必也能够好过些。

想到此,沈娇娇觉得她手上的蛋不再是霉运,而是一个大福蛋。

沈娇娇带着蛋欢欢喜喜的去了晋王府,晋王府的下人赶紧通报了一番,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见着君盛亦亲自出来了。

他挑眉将沈娇娇打量了一番,神情桀骜的很,也不知道想起来没有两人曾经见过的。

“见过小王爷,咱们又见面了。”沈娇娇笑了两声。

“我们见过?”君盛亦蹙眉一副想不起来的模样,顿了顿,他又解释道,“不好意思,本王对女人脸盲。”

我看你是对债主脸盲吧?

“无碍无碍。”沈娇娇赶紧将包袱递上打开,一颗紫色花纹的蛋出现在众人眼前,“这可是小王爷丢失的蛋?”

“正是。”君盛亦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下,“数日前有贼入府行窃,偷了小爷的蛋,你是如何得到?”

“路上捡的。”沈娇娇眨着大眼睛纯真的说道,“真的,就是路上捡的。”

该不会又要赖账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她手上的蛋竟然产生了一道裂痕,并且裂痕越来越大。

面对君盛亦疑惑又生气的眼神,沈娇娇吓了一跳,急忙否认:“不关我的事啊,不是我干的,刚才还好好儿的!”

那裂痕急速扩大,一眨眼的功夫一只毛茸茸的爪子从蛋里面伸了出来,紧接着是一只黑碌碌的眼睛,一个顶着蛋壳的小脑袋瓜子慢慢抬起,三条毛茸茸的尾巴悠闲的晃悠着。

“狐狸?”

沈娇娇瞪大了双眼,从蛋里面孵出来的应该是一条蛇或者一只鸟,怎么会是一只狐狸?还有三条尾巴?

那只小狐狸从蛋壳里快速蹿了出去,一下子就窜到了君盛亦的怀中,用毛茸茸的耳朵亲昵的蹭着他的衣服。

“爹爹。”

君盛亦心情大好,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十年了,你终于破壳儿了。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

“恭喜小王爷喜得贵子。”沈娇娇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晋王世子果然如同传说中的一样怪,“就是不知道您那告示上的千金......”

沈娇娇的话还没有说完,君盛亦怀中的小狐狸竟然发出了一阵金光,随后化作了一个三岁左右的孩童依偎在他的怀中。

两只毛茸茸的耳朵,三条小尾巴,粉雕玉琢,肥嘟嘟的脸蛋儿像一团糯米圆子,甚为可爱,叫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把。

拜星王朝有御兽高手,手下的兽与主人一起精修,到了一定时候,在主人的帮助下可以化成人形,

只是这小家伙刚出生就可以化作人形,实属罕见。

这晋王世子虽然抠门传言却是世所罕见的天才,如今瞧来果然不同寻常啊。

小家伙眨巴着眼睛观察了一下周围,然后朝着沈娇娇生出双手,软糯糯的喊道:“娘亲。”

嗯?

别乱叫啊,我不是你娘!

我是个人,生不出来一只狐狸!

“娘亲......”小家伙委屈巴巴的又喊了一声,两只毛茸茸的耳朵蔫了下来,“爹爹,娘亲怎么不抱抱宝宝啊,是不是不喜欢宝宝啊?”

“娘亲只是一时之间有点接受不了多了个儿子,她是喜欢你的。”君盛亦温柔的安慰着,转过头用威胁的眼神恶狠狠的瞪着沈娇娇,“儿子要你抱呢。”

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哪儿来的儿子!

迫于淫威,沈娇娇不情不愿的将小狐狸抱在怀中。

软乎乎的,还有点香。

小狐狸趴在沈娇娇的肩窝,亲昵的磨蹭着,叫沈娇娇的心一下子就软的一塌糊涂。

“没有想到这孩子竟然这般喜欢你。”君盛亦摸着下巴,一副为难的模样,“为了咱们一家三口不分开,那小爷我只有勉为其难的去永安侯府提亲了。”

嗯?

她从未自报家门过,这君盛亦怎么知道她乃是永安侯府家的小姐?

这小子调查过她?

“世子,你就不要拿我寻开心了,更不必勉为难。”沈娇娇嘿嘿笑了两声,“那个告示上说找到蛋有千金......”

“婚姻大事岂可儿戏,小爷我像是开玩笑的模样吗?”君盛亦的眼神越发的危险,一脸严肃的说着,“小爷我将自个儿给你,难道小爷我还比不上区区千金?你且先回去,小爷我自会上门提亲去。”

沈娇娇愤愤的磨着牙,敢怒不敢言,堂堂晋王府世子,为了不给她千两黄金的酬劳,竟然连这种胡话都编的出来!

他晋王世子什么身份,婚姻大事乃是整个拜星王朝的事情,是他一人说的算的吗?

“那小女子就先告辞了。”

沈娇娇一脸失望的离开,本以为能够抱上晋王世子这颗大树,没有想到这小王爷的脑回路这般的清奇,脸皮这般的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