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后,国师他总想爬墙

重生后,国师他总想爬墙

欲菟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双洁➕重生➕双强】她是骁勇善战的小将军,14岁一战成名,为报救命之恩,辅佐三皇子登基。新帝登基第三日,将军府通敌叛国,诛九族……终是她瞎了眼,认错了人,害了将军府满门重活一世,灭门之仇定要一一讨还,天下如何与她何干?只是,看着又爬墙的某位美男子,“国师大人,注意形象。”某位坐在墙上的美男子:“昕昕说的对。”于是国师把墙拆了

主角:   更新:2022-11-16 21: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重生后,国师他总想爬墙》,由网络作家“欲菟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双洁➕重生➕双强】她是骁勇善战的小将军,14岁一战成名,为报救命之恩,辅佐三皇子登基。新帝登基第三日,将军府通敌叛国,诛九族……终是她瞎了眼,认错了人,害了将军府满门重活一世,灭门之仇定要一一讨还,天下如何与她何干?只是,看着又爬墙的某位美男子,“国师大人,注意形象。”某位坐在墙上的美男子:“昕昕说的对。”于是国师把墙拆了

《重生后,国师他总想爬墙》精彩片段

御书房

“本宫该叫你孟将军?还是孟姑娘呢?”皇后走近,护甲划过眼前人的脸,留下一道血痕。

孟昕眉头轻皱,皇上传她进宫,怎么御书房是皇后?而且皇后怎么知道她是女儿身?

皇后见眼前的人不说话,眼眸尽是狠戾和嫉妒。

她早该想到的,孟小将军,男生女相,皇帝对他如此不一样,呵,男生女相,她根本就是女的。

孟昕今日进宫来得及,还未换衣服,白色锦袍,头发束起,不同于小女儿家的温柔,多了几分飒爽,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孟弘强的胆子倒是大的很,十九年了,谁能想到小将军是女儿身呢?可惜了……”

“臣不知皇后娘娘何意,既然皇上不在,臣先告退。”孟昕转身往外走,刚出门就被拦住了。

“皇后这是何意?”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小将军今日恐怕走不了。”皇后抚了抚鬓角,“孟昕,功高震主的将军会有什么下场呢?”

孟昕没有回答,功高震主的,从来都有死路一条,可是他们将军府,一心一意为皇上,从来没有僭越之心。

她看向宫外的方向,心越来越不安。

皇后不在意她什么反应,继续道,“事到如今了,本宫也做个好人,你可知你拼死拼活辅佐称帝的并不是你救命恩人?”

孟昕的身子僵了一下,“是不是不重要,只要为国为民,臣就该扶持他。”

“哈哈哈哈哈,说的好说的好。那皇上让你死呢?”皇后走到她面前,拿着手帕擦着她脸上的血迹,“这会圣旨早就该到了,将军府通敌叛国,诛九族,就地处决。”

“不可能!”孟昕抓住她的手腕,“皇上不可能这么做!”

“孟昕啊孟昕,这将军府遭此劫难,都是因为你。”皇后靠近孟昕,轻轻在她耳边道,“可惜,皇上要留着你,你以后就只能留在暗室,对着你的仇人夜夜承欢。”

她倒是想杀了孟昕,不过她到底是个没名分的,就算承宠也只能永远呆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

“现在,放我出宫。”孟昕极快的抽出侍卫的刀架在皇后脖子上。

“你出去又能怎么样,将军府怕不是已经死光了!”

“我不想说第二遍!”刀往前一分,皇后的脖子上渗出血迹。

疼痛感也让皇后感到恐惧,尤其是现在的孟昕,看她的眼神仿佛自己已经是死人一样。

她忘了,这个人可是14岁一战成名,杀敌无数的孟小将军。

“孟昕,你这是在干嘛?”明黄色的身影出现,皇上温瑜。

温瑜一直在御书房的暗室里听着这边的动静,怕皇后出了什么事才出现的,纵然这个皇后他说不上多喜欢。

“皇上,孟将军要杀了臣妾,您快救救臣妾。”

“孟昕,把刀放下。”温瑜盯着眼前的人,狂热的眼神还带着些惊喜。

见过冷淡的她,拒他千里之外的她,杀伐果断的她……但是这样的,这样带着疯狂和杀意的孟昕他还是第一次见。

这个女人总是能给他很多惊喜。

但是那又怎样,拒绝他?那就把她关起来。

“圣旨是真的。”孟昕看着他,似是询问,但是自己心里却是确定了。若非皇上授意,皇后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说这些话。

“朕是皇帝,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温瑜看着她,眼里的情绪愈发火热,孟昕对他有多忠诚呢?忠诚到为他谋略,把真正的救命恩人囚禁,助他登上皇位。

“我答应你,放了将军府。”

“晚了,现在你答不答应都没有用了。”

“来人,拿下!”

孟昕看着御书房里外的御林军,这是皇帝的禁军。


孟昕脑子一片空白,将军府,将军府,把他们都杀了,都给将军府陪葬。

“温瑜,你真是……该死!”

手中刀一横,直接抹了皇后的脖子,鲜血喷到孟昕的脸上,显得她更美了,惊心动魄的美。

“皇……”皇后惊恐的看着温瑜。

手中的刀换了一个方向,直接冲向温瑜,这皇位我推你上去的,自然能拉你下来。

“叮——”

刀剑相撞的声音,皇上的暗卫也来了,看来今天真是做了完全的准备啊。

“孟昕,你要造反吗?”温瑜大声质问,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皇后,他有些慌了。

孟昕不理会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他们都杀了,都杀光。

一个一个的禁军暗卫倒在她的刀下,一身白衣也被染的通红,越来越多的禁军侍卫赶到这里,饶是她再善战,也抵不过这么多人。

她得先杀出去,她得回将军府。

孟昕换了方向,往外杀出去。

皇上意识到她的意图,“孟昕造反,格杀勿论。”

一个女人而已,得不到就杀掉好了。

孟昕一路杀到宫门,身上也都伤,衣服也破了,头发乱着贴在脸上,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拦住他们,保护将军!”

是小白!和她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也是兄弟,他怎么……来了。

两方的人杀在一起,白无极上前扶着孟昕,“小将军,快走。”

“将军府……”

“将军府没了。”白无极扶着她胳膊的手有些颤抖,当今皇上不仁,他赶去将军府的时候,已经晚了,血流成河,遍地尸体。

管家的最后一句话告诉他,“小将军进宫了,请务必保护好将军府最后的血脉。”

“没了……”爹没了,王叔没了,花影,羽凡……没了,都没了……

“走!”白无极拉着她,身后的人却是没动静。

“走?我们能走哪去?”孟昕轻笑了一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小将军,白副将,我们的人撑不了多久了,快走!”王志也一身伤,带来的人死了大半,皇帝的人太多了。

“多谢你们!”孟昕发自内心的对他俩一拜,将自己散开的发拢了一下,撕下一缕衣服,绑起来。

从白无极手里拿过自己的佩剑,指向皇宫的方向,掷地有声,“我是——孟昕。”

白无极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孟昕,当年她14岁,与吐蕃的一战,那少年银色甲胄披身,手拿长枪,骑在马上,意气风发。

“来者何人?”

“我是——孟昕!”

她是孟昕,一战成名的小将军,意气风发的少年,竟沦落至此。

“白无极誓死跟随将军。”

“王志誓死跟随将军。”

他们与孟昕一路走来,没有孟昕,就没有后来的他们,他们早就没有了家人,孟昕就是他们的家人,将军府也是他们的家。

“今日恐怕要你们和我一起死在这里了。”

孟昕看着他俩一笑,事到如今,还有人愿意背着造反的骂名陪着他。

“死有什么?战场上多少次咱都是踩在阎王爷的地盘上来回跳呢!”白无极也对她一笑,孟昕,无论什么时候,你在,我就不会怕。

“杀!”

“放箭!”温瑜死死盯着杀红眼的孟昕,孟昕,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无数箭矢飞来,周边哀嚎一片,温瑜,你竟然连自己人都杀,你真是个疯子!

今日我就是死在这里,我且在地狱看着你,看着你这皇位坐的能不能安心!

“孟昕,不怕。”我在。

白无极紧紧抱住了她,很多次他都想这样抱着她,今日也算实现了。

箭矢穿过白无极的身体没入孟昕的身体……


“小姐,小姐。”

谁在说话,什么小姐?

“小姐,您快醒醒,国公府来人了!”

小姑娘的声音很急切,不过什么国公府?!

孟昕突然睁开眼,从床上猛的坐起来,这可把木华吓了一跳。

脑子里一幕幕记忆传来。

国公府的幺女孟绾绾,因身体不好一直被放在京外养着,如今快到及笄了,国公府来人接她回去。

倒是挺有缘的,也姓孟,只是这小姑娘怎滴这样命不好,才不到15岁就去世了。

借尸还魂!??

这也太离谱了吧!?

如今已经是元和五年了,温瑾登基的第五年了。

不过,既然给了她这次机会,那可得好好的活啊!

转而又有些黯然,她是活了,白无极,王志,将军府呢……

她没有家了。

木华看着自家小姐的的表情一会震惊一会愤恨一会又很伤心,有些惊悚,如果不是这张脸,她真的不敢认这是她家小姐。

“小姐……”木华小心翼翼的唤她,国公府的人一会就到了。

“梳妆吧。”

孟昕洗漱后坐在梳妆镜前,任由木华给她装扮,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张脸跟她一样又不一样,多了几分世家女儿的温婉。

前世孟昕从未穿过女装,十五岁,四月初一,孟昕凯旋,那个时候皇帝,应该说是先帝了,先帝率文武大臣亲自来接见她。

孟昕抬手,纤纤素手,白皙如玉,这不是她的手,常年练武的她手上有一层茧子,也没有这么白。

“小姐,好啦!小姐这次回去定是亮瞎别人的眼!”

孟昕握了握自己的手,这跟自己前世可差远了,十五岁开始练武,有些晚,要恢复到前世估计要很难了。

她真的很好看,杏眼星眸,嘴若含丹,肤若凝脂,宛如一块美玉。

国公府虽然将她养在外边,但是从记忆来看,吃穿用度倒是从未亏待过她。

“小姐,您好了吗?”门外的桂嬷嬷轻轻敲敲门。

“好了,嬷嬷进来吧。”美人的声音都是好听的,前世她为了隐藏女子身份用了些药,声音偏中性,就连身体也没有女儿家那么……软。

桂嬷嬷进来看到孟昕,眼里闪惊艳之色,饶是她经常来给小姐送东西教习礼仪,今日的孟昕好像不太一样,约莫是张开了更漂亮了吧。

官宦世家的千金、夫人她见得多了,倒是有脸长得比孟昕好看或者不相上下的,但每每见得都觉得不如孟昕,说不上哪里,那种感觉说不上来。

孟昕听声音便知是桂嬷嬷,母亲身边老人了,那位母亲原身没有多少记忆,但是依稀记得那位母亲似乎精神不太好。

记忆里,这位嬷嬷经常会来送东西,还会教她很多礼仪,会告诉她,母亲父亲很爱她,只是父亲很忙,母亲身体不好,没法来看她,小姐再等等,很快就把小姐接回去了。

“小姐今日可真漂亮!”桂嬷嬷进来微微弯腰,伸出自己的胳膊。

孟昕记得,那些千金夫人还有宫里的娘娘,都会有人这样扶着。

她能演好小将军,也能演好小千金。

她伸手轻轻搭在桂嬷嬷胳膊上,“有劳嬷嬷了。”

院子外,一众人恭恭敬敬的站在马车旁。

“见过大小姐。”来之前归老爷吩咐过,大小姐是国公府唯一的千金,任何人都不能怠慢。

孟昕过去,有一个小厮连忙跑过来跪趴着,孟昕微微皱眉。

“小姐?”

“你起来,去院子里搬个凳子。”她这脚只在战场上踩过敌人。

“啊?是。”小厮有些疑惑但还是赶紧跑到院子里搬来一个凳子。

“放这。”孟昕指着他刚在跪的地方。

小厮不明白但还是把凳子放在那个地方。

孟昕踩着凳子上了马车,“以后不必这样,放凳子就行。”

马车里小姑娘的声音温柔的声音婉转动听,轻轻落在每个人心里。

国公府的大小姐当真是人美心善。

桂嬷嬷眼里先是有些惊讶,转而便是欣慰,小姐这样好,夫人看到应该会很高兴吧。

“小姐心善,以后按小姐说的做。”桂嬷嬷和木华欠身坐在马车外边,“走吧。”

心善吗?只不过不习惯而已。


半个时辰,马车进了城。

孟昕轻轻掀开马车一侧的帘子,看着城中的一切都觉得陌生又熟悉,宁静祥和,孟昕自嘲一笑,心中有欣慰更多的是苦涩。

看了一会还是放下了帘子挡住了外面的一切,前面就是将军府了。

这条路没有人比她再熟了。

……

到了,是将军府。

孟昕伸出去的手碰到帘子指尖有些颤抖,牌匾上已经没有将军府字样了,孟昕觉得自己闻到了很浓的血腥味,压的她喘不过气,门上贴着封条,白的刺眼。

再等等,我一定给你们报仇!

让他们都下去陪葬!

孟昕深呼一口气,隐忍冷静。

帘子放下,隔开了别人的视线。

是的,别人,纵使她现在没有前世十分之一的武功,也能察觉到有人在看这边。

“啧,我怎么感觉她知道我们在看她呢?”酒楼上,绯色锦衣的小公子合上折扇,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那辆马车。

只是他没太看清楚人长什么样,他这个方向看不太清。

对面的男子一身玄色暗纹锦袍,视线从马车那边收回,垂眸不语,只是仔细看,手中的茶却是晃了一下。

“你想什么呢?萧二,你这个位置能看见那人,咋样?长得好看不?”温瑾用扇子拍了一下萧燃的胳膊。

“嗯?没看清。”他只看见一个侧脸,很像,很像她,兴许是他看错了,这些年,他看错很多次了。

握着茶杯的手指有些泛白。

“你看那个方向,她应当是国公府的那个千金。”温瑾挑眉,“说起来,我还听我母妃说过,若不是她身体不好,兴许她就是我媳妇了。”

“我还有些事,先回去一趟。”萧燃放下杯子头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哎?走这么急干嘛?”

萧燃的确走的很急,路上还不小心撞到了人。

上一次这样失态还是三年前了,那时候他总会把人认错,用了两年的时间来让自己麻木,告诉自己她不会回来了。

………………

“小姐,到家了。”

孟昕的思绪被打断,她试图在原身体的记忆里了解这五年发生的事,就只知道将军府通敌叛国诛九族,那位小将军和他的几位属下造反被杀了,剩下的便没有了。

不过也是,深闺女子谁愿意了解这些朝堂之事呢?等闲下来,自己得去好好整理一下。

小厮拿来凳子放在孟昕脚下,孟昕下车。

“爹的好大闺,让爹好好看看你。”刚下马车,就见自己那位爹爹冲过来。

孟昕是认识他的,那时候他还不是国公爷,是丞相,文官之首,与爹爹虽然有时候政见不合会在朝堂上吵架,但是却是位好官。

武能安邦是孟弘强,文能治国是孟令成。

说来也巧当时的将军府和丞相都姓孟,

现如今国公的身份虽然更高,但是却没有丞相的权利大,不知道算升还是贬呢。

“爹爹。”孟昕声音柔柔浅浅,她本就生的美,那双杏眼垂眸,更是让人心疼。

“这些年,你受苦了。”孟令成看着她满腹的话最终还是说了一句你受苦了。

当年夫人生产的时候差点一尸两命,多亏一位年轻的高僧上门救了夫人和绾绾,只是高僧说这京城不适合令千金成长,需送到京外养着,而且期间他们都尽量不要接触绾绾,等到了及笄之年再接回来。

他虽舍不得,但是也害怕夫人拼死生下来的孩子有什么意外,还是把绾绾送到了城外的庄子上养着,也不敢去看她,生怕她出事。

只能派嬷嬷照顾她,每次嬷嬷回来给他讲绾绾长高了长漂亮了,他都很开心,只是嬷嬷跟她说,小姐不爱与人说话,经常一个人坐着就是半天。

不爱说话就不爱说话吧,好好长大就行。

绾绾被送走后,本就在生产时伤了元气的夫人身体精神也一日不如一日,终日卧病在床。

想到这,孟令成的眼睛有些湿润,不过还好,绾绾回来了,夫人看到绾绾一定会很高兴,这身体慢慢就好了。

孟昕看到孟令成微红的眼眶,也知晓他的心酸,一路上嬷嬷都给她说了。

看到孟令成,孟昕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爹爹孟弘强,一生戎马,三十多岁才有的孟昕,夫人更是在生孟昕时不幸去世,他与自己的女儿相依为命,最后落得个满门抄斩。

孟昕有些难受,眼前模糊,有什么掉落在手背上。

前世她从未掉过一次眼泪,纵然练功时父亲的棍棒打到她身上她都不曾哭过,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是原身在作怪吗?

“老爷,小姐都回来了,这是大喜事啊。”桂嬷嬷擦擦眼泪,提醒道。

“对对对,桂嬷嬷说的对,这是好事,绾绾快进来,你娘亲还在等着你呢。”孟令成抹了眼泪。

“嗯。”孟昕上前一步扶上孟令成的胳膊,对他浅浅一笑。

孟令成看见胳膊上的小手,满腹的心酸都变成了开心,他家绾绾,很好。


跟着孟令成来到后院,流云阁,应当是爹爹娘亲的住处。

“阿芸,你看谁来了。”孟令成坐到床边,牵过芸娘的手。

孟昕一进屋就闻见了很浓的药味,应当是常年服药的原因。

床上的人脸色很不好,依轮廓来看,当年也应当是位美人。

“娘亲。”孟昕上前,半跪在床前。

毕竟占了人家身子,也该给别人尽份孝道。

“是绾绾吗?”的眼睛缓缓睁开看着孟昕,声音有些颤抖。

“是我,娘亲,是健健康康的绾绾。”孟昕对她微笑,将她抬起的手放在自己脸上。

“是娘的绾绾,健健康康的绾绾。”芸娘摸着孟昕的脸,真真实实的她的女儿,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娘亲,绾绾回来了,以后娘亲每天都能看到绾绾。”

“真好。”

“是啊,所以娘亲也要好好的,好好把身体养好,绾绾带你出去玩。”

“哎,好好好。”只是芸娘知道,自己这身子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娘亲会好好的,娘亲还没有看见绾绾出嫁,生孩子。”

屋内的人看着这一幕都不禁抹眼泪,这么多年了,国公府也总算添了一桩喜事了。

“娘亲快别哭了,眼睛肿了就不漂亮了。”孟昕替她擦擦眼泪。

这一刻她是孟绾绾也是孟昕。

国公府比将军府幸运,孟绾绾也比孟昕幸运。

“你这丫头,竟也学的会哄人了。”芸娘轻轻点点她的额头。

因为孟昕的归来,她整个人也似乎好了一些。

芸娘的身体不太好,孟昕没有多留太久,她记得,前世打仗缴获的战利品中有三株天山雪莲,应当还在皇宫,把这个拿回来给芸娘用,她的身体应该会更好一些。

……………………

“绾绾,这是你的卿安院,爹早就给你收拾好了,每日都派人打扫着。你看看,还缺什么,或者有什么想要的,给爹爹说。”他不知道自己女儿喜欢什么,院子都是按照小女儿家的样子布置的。

“谢谢爹爹了,女儿很喜欢。”孟昕看着院子里的布置,花花草草,还有一棵桃树,上面已经有了一些小小的果实,有些粉嫩的花还没有落。

“对了,你身边只有一个木华,爹给你找了一个嬷嬷,四个丫鬟,两个小厮,你先用着,过几日爹再给你送俩身手好的保护你。”

“见过大小姐。”七个人整整齐齐的站在一边。

“谢谢爹爹。”孟昕看了一下七个人,留着看看吧,往后用人的地方多着的。

“一路上舟车劳顿,绾绾好好休息,爹还有些事,晚些再来陪你。”

他的确有事,他要去写好多请帖,把那些经常给他炫耀自家儿子闺女的人都请过来参加他女儿的及笄礼,他也是有女儿的,他的女儿还很漂亮,比他们的女儿都漂亮!

“嗯,爹爹去吧。”

…………………………

孟昕坐在石桌前,看着这七个人。

“你们叫什么名字?”

“奴婢刘嬷嬷。”

“奴婢们没有名字,请小姐赐名。”另外六个人整整齐齐。

年纪不大,长得也算清秀。

起名,她读的大多是兵书,让她起名,她还真起不出来什么诗情画意的名字。

“嗯—”孟昕想了一下,“你们四个,就叫一月,二月,三月,四月。”

“你们俩,小胖,小瘦。”这是孟昕看着他俩的体型起的名字。

“谢小姐赐名。”

“以后你们就跟着木华做事。”

这几个人什么情况还不太清楚,再看看再说,木华是跟着原身从小一块长大的,比原身大了三岁,应当是可靠的。

“是。”

“木华,你给她们安排一下,我进屋休息一会。”

“是。”

木华将人安排了一下,就进了屋子。

“小姐,人都安排好了。”

“嗯,木华,你去给买几本书。”

“什么书啊?”

“随便买一些史书吧,最好是这些年的。”

虽然她并不指望那些书里面能写出来什么。

“是。”木华走后,孟昕起身在屋子里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不太对劲,在那边院子里的时候,她试过,那力气没有前世十分之一,但是现在好像不太一样了。

她走到梳妆镜前,拿起一根木簪握着手里,大拇指往下一按,木簪折了。

不对劲,这院子里难不成有什么秘宝?

推开窗户,将手里的木簪往墙外猛的扔去,不能让别人看见。


回到萧府的萧燃看起来状态很不好。

萧夫人刚好看见急匆匆回房的萧燃。

“去问问,二郎是怎么了?”

旁边的嬷嬷让小丫鬟去问问,不一会小丫鬟回来了。

“张礼说,二公子今日与瑾王在茶楼,突然心情很不好,就回府了。”

萧夫人看着萧燃回到房间关上了门,没再让人去问,她也没有过去。

二郎自从五年前从宫里回来了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她自己都有些看不懂这个儿子。

原本萧燃是皇宫禁军的下级的一个副指挥使,也是夫君花钱来买的,他武功也不好,只当是混日子。

五年前那位小将军造反,据说皇宫死了很多人,那些没死的都被皇帝封官重用了,自然也包括萧燃。

萧燃凭借出色的才能和武功,一路做到了今天禁军统领。

开始萧夫人是当时他藏拙,可慢慢的她觉得不是,萧燃似乎本该就是那个位置,以前二郎回到家会跟她开开玩笑,但是那日从皇宫出来以后就不曾有过了,他很少笑,也很少说话了。

头两年的萧燃情况还要糟一些,经常发脾气,摔东西,还到处在找人。

后来的他脾气好多了,也不再找什么了,只是那张脸几乎没有喜怒哀乐了。

屋里的萧燃打开一处机关,进入里面的密室,密室很简单,一张床一被褥,一个书架几本书,一张桌子一个凳子。

他点了灯,密室有了光,墙上挂着很多画,依稀可以看见画上的人骑着马身披银色甲胄,只是灯光太暗了,看不清长什么样子。

萧燃坐在书桌前,从一旁的盒子里拿出一颗白色药丸服下,然后拿起笔,作画。

一刻钟,一幅画便出现了,是孟昕经过将军府掀起帘子,只有半张脸。

“不对,孟昕是男子,不是,不是他……”他喃喃道,抓起桌上的画就要撕掉,停了一下,还是留下来了,折起来,放在一本书里。

这天萧燃一天都呆在屋里,萧府的人习惯了,二公子心情不好时不能去打扰,张礼站在门口,告诉送饭的人不用来了,公子需要时他再去取。

已经是晚上了,公子大概又要明天早上才能出来,他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两年前,他为家人报仇,满身伤,他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但是遇见了公子,公子问他,“想不想活着?”

他点点头,公子给他喂了药,扔给了他一张银票,“看你自己造化了。”

他活了下来,拿着钱将自己收拾利索了,后来他打听到,那是萧府的二公子萧燃,他便等在萧府门口。

“多谢萧公子救命之恩,属下愿做牛做马报答恩人。”

萧二公子站在那看了他很久,良久,他开口,“跟着吧。”

他便跟在了公子身边,公子不爱说话,对同僚的招呼也只是点头示意,在萧府里会好一点,老爷夫人问什么,公子都会回答,但是公子好像没有什么情绪,整日就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心情不好时习惯自己呆在房间,一呆就是一整天。

府里的人说公子原本是很爱说话的,也很爱笑,后来不知道怎么变了。


木华拿来了很多书,可以说是两个人搬来的一箱子书。

木华出府的时候碰见了管家,得知大小姐要看书,便去给孟令成说了,孟令成一得知,不就是想看书吗?这有的是。

于是让管家把书房里有关史书的全部都装了起来,还让管家跟着木华去外面买了些,还买了很多女儿家喜欢看的画本子。

还让管家告诉孟绾绾,等几天他闲下来,他来给孟昕讲这几年的事,好多史书里都没有写,但是他知道。

“小姐,这是老爷让送来的书。”徐管家笑着让人将书抬进来,然后一一分类。

“这一摞是晋国的(本国),这一摞是吴国的,这一摞是吐蕃国的,这几本是周围的小国的,还有这几本是一些画本子,小姐留着打发时间。”

“……”孟昕抬眼看了一眼木华,歪歪头表示询问。

木华摊摊手表示我也很无奈,我只是不小心碰上了管家。

“嗯,麻烦徐叔了。”

“不麻烦不麻烦,老爷还说,得空了他来给小姐讲这些年的事,有些书里没写的,老爷可是都知道呢。”徐叔笑呵呵的,小姐回来了,他们也开心。

“嗯。”这倒是让孟昕有些意外,国公爷知道的事情肯定比较多,不过……这是可以随便说的吗?

“那老奴先告退了。”

徐叔走了之后,孟昕起身随即拿了一本。

元和一年,新帝登基,改年号元和,大赦天下,普天同庆。

新帝登基第三日,将军府通敌叛国,诛九族,就地处决。孟昕皇宫造反,刺杀帝后,与其副将白无极,王志死于万箭穿心。

同日,皇后薨。

……

“小姐,吃饭啦,吃完再看吧。”木华端着饭菜过来。

“嗯。”

孟昕放下书,洗洗手过来吃饭。

“你也坐下吃吧。”孟昕不习惯自己吃饭别人在那站着。

“小姐,这于礼不合。”

孟昕夹菜的手停了一下,抬眼看了她一眼。

“奴婢去拿碗筷。”木华跑得更快,拿了碗筷赶紧乖乖坐下,奇怪了,怎么感觉小姐刚才有些可怕呢。

一边吃饭,一边回忆刚才看的书,她死后温瑜竟然说念她保家卫国给她好好下葬了,葬哪了?没写,那说不定草席一裹喂狗了呢。

现在的皇后是她的姐姐,这点孟昕倒是不知道,原来她还有个姐姐吗?

孟令成从丞相变成了国公,现在的太尉是孙高原,没记错的话,这人当年做过运送粮草的监军,还故意晚送了几天,差点给她爹拖死,还被她打了一顿。

现在的将军是张震承,打了两场战,都赢了,这人她熟啊,父亲亲手带起来的人。

当年她杀那个皇后是谁来着,叶什么来着记不清了,啊对,她爹是叶太尉,现在成了丞相了,这老家伙闺女真多,杀了一个又送了一个进宫,还成了皇贵妃,还诞下了皇帝第一个儿子。

还有很多,温瑜倒是把朝堂换了血,有些新官员的名字她好像都不太听过,比如那个禁军统领叫萧燃,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还多了一位国师,以前的晋国可没有国师,上面写这位国师仙人之姿,擅长占卜,皇帝非常宠信他。

啧,莫不是温瑜坏事做多了,怕厉鬼索命,请了位道士给自己辟邪?

别说国师,就是国祖宗都没有用。


吃完午饭,孟昕睡了一会。

但是她做噩梦了,梦里鲜红的一片,到处都是尸体,都是将军府的尸体,温瑜面色狰狞的掐着她的脖子,她动弹不了。

快要窒息之际,孟昕抬腿,一脚将他踹了出去,又跑过去对着他的脸狠狠地踹了几脚。

爽!

床上的孟昕紧皱的眉头松开,这才沉沉的睡去,没有再做梦了。

醒来的时候还是木华将她叫醒的,已经傍晚了,睡了这么久?

孟昕揉揉自己的脑袋。

“小姐今日许是坐马车累着了,奴婢给您按一按。”木华的手劲不重不轻,很舒服。

“没事了,是不是该吃饭了。”孟昕觉得自己真是有些娇气了,不是吃就是睡的。

不行,要拒绝躺平,明日起好好锻炼!

然后取狗皇帝的狗头!

“是啊。”

木华觉得小姐一样却又不一样,话多了也像个有七情六欲的真人了。

她比小姐大,跟着小姐一块长大,初见时只觉得这个小妹妹长得很好看,像是画里面的,后来慢慢长大,有时候觉得她不太真实,因为小姐没有情绪变化。

木华照例坐在旁边和孟昕一起吃饭。

吃完饭孟昕在屋里看了一会书,见月亮出来了,便放下了书去院子里转转。

四月的风很舒服,吹在脸上软软的。

孟昕只穿了一件米色的寝衣,头发上没有任何发饰,她抬头看着月亮,月光轻轻洒在她身上,为她镀了层淡淡的光。

木华和一月二月都觉得小姐美得不真实,仿佛下一刻就要成仙归去。

寂静的晚上只有虫鸣,树叶的沙沙声。

悠扬的琴声为夜晚平添了几分韵味。

“嗯?隔壁有人?”孟昕歪头有些好奇的看着墙的另一边。

她走到墙边,有点高,要是搁以前她一下就上去了,但是现在……现在她也能上去。

“一月,你去让小胖小瘦给我搬张梯子。”

“是。”一月跑出去。

“小姐,你要干嘛啊?”木华看了一眼,你不会是要翻墙吧?

“我看看谁弹琴呢?”主要是这个曲调,她听过,前世,十四岁出征那一日的前一天,她去庙里拜佛出来的时候,她听过。

当时她还在那停了一会,心想还有和尚弹琴这样好听呢。

第二年她战胜归来,再去的时候就没有了,她问方丈,方丈说庙里只有摒尘会弹琴,不过摒尘出去云游了,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小姐,这……国公府旁边住的也是朝中大官,被人看见不好吧?”这要是被人看见了,传出去多不好啊。

孟昕想了想,确实不合适,万一被人看见了,传出去,国公府的千金半夜衣衫不整爬墙偷窥……咦~不好,不好。

“你让小胖小瘦把梯子放这里,我进屋一趟。”

孟昕再出来的时候用面纱遮住了脸,还用衣服把自己的头盖住了,只露了眼睛。

“这样就看不出来了吧,到时候传出去,就说可能是闹鬼了。”

木华抽抽嘴角,闹鬼?还不如说你爬墙呢。

倒是小姐这装扮,为什么越看越像小偷呢?

“扶着,我就偷偷看看就下来。”

孟昕一步步上去,偷偷的探出自己的脑袋,趴在墙上,露出自己的眼睛。

假山流水花草,没有什么多余的布置,嗯,宁静致远,一看就感觉住在这里的定然是隐居的隐士或者几朝元老这种人,她印象里好像没有什么元老住在这啊。

继续环视,嗯?有人在弹琴。

她又往上探出一点脑袋,终于看清了那人。

木簪挽发,白衣胜雪,孟昕第一次不知道怎么形容一个男人。美还是仙?

与她交手的吐蕃的小王子,算了,还没长大,有点像小女孩的柔美,白无极是线条分明的俊美,王志是唇红齿白的少年美……

但是眼前的人不同,他是清冷却又柔和的美,想靠近又不忍亵渎。

没见过,这人谁啊?不像是入朝为官的那种人。


弹琴的人似乎是察觉到视线,抚琴的手停了,抬头看过来。

四目相对,他,蓝眸!像是星空,吸引人沦陷。

糟糕,被发现了!

只一瞬间,孟昕缩下自己的脑袋,赶紧下来。

“怎么了,小姐,看见人了吗?”

“啊,没有,不知道咋停了。烧些水,我洗个澡,睡觉了。”

孟昕进屋,心跳有些快,蓝眸,谁有一双蓝眸呢?

那个国师!书上写,国师君安,仙人之姿,黑发蓝眸……

她上午还说什么来着,说狗皇帝不知道从哪找个道士驱邪。

原来他就是那个道士啊。

长得好看也不行,如果她碍着自己取狗皇帝的头,她就把他的头也取下来,再把那双好看的蓝眼睛挖下来泡酒里。

……………………

国师府

君安看着墙头的位置,从她爬上来他就知道了。

“大人,可是要回房休息。”

“把琴收了吧。”君安起身往刚才那个孟昕趴的地方走去。

“嗯?”什么东西,感觉到脚踩到了什么。

他弯腰捡起,断掉的木簪。

子儒送完琴,看见国师站在墙下,过去发现国师手里拿着似乎是断掉的木簪?

而且这上面还有一朵海棠花,这是女子的东西吧。

子儒慌忙下跪,“大人恕罪,这院子本是打扫过的,是属下检查不周。”

君安看看手里的发簪,又看看墙。

子儒也看看墙,莫不是国公府的人乱丢?

“属下这就去国公府。”国公爷怎么教的人乱扔东西。

“不用。”君安站了一会,“找根桃木,送回房里。”说完,便拿着手里的木簪回房了。

子儒找了桃木送到房间里时,国师大人正在看书。

他将装着桃木的盒子放到桌子上就退出去了。

国师大人今天不对劲,很不对劲,他从来不在晚上看书。

君安放下书,拿出盒子里的桃木,又看看断掉的木簪,嗯,应当合适。

后面的事情子儒不知道,要是他知道国师大人半夜在刻木簪,估计就不止是觉得不对劲了,还会觉得诡异。

………………

沐浴完的孟昕躺在床上,从明天起她就要好好锻炼了,就算不能达到前世的十分,有个八分也行。

前世她有一支暗卫,人不算多但是会的东西五花八门,各个国家都有分布,将军府灭门的时候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身在其他国家的他们,知道他不在了,会怎么样呢?

不知道那些后来回来的人怎么样了,舍弃暗卫的身份去过普通人的日子也好,凭借本事生活也好,只要活着就好。

再等一个月,她试试可不可以联系上他们。

如果可以的话,倒是不用重新建立一支暗卫了,省去了好多麻烦,她会尊重他们的选择,跟随也好,不跟随也好,复仇这一条路走下来前面凶多吉少,她不会勉强他们,那些人多是她救下来的,活下来已是不易,没人想死。

孟昕翻个身,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这一夜她睡得很好,没有噩梦……


孟昕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起来了,找了身简单利落的衣服,扎了马尾便在院子里练武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她觉得身体又有些力量了,跟刚还魂的时候那种软趴趴的不一样,这样她锻炼起来倒是容易些。

跑步,打拳,扎马步……这些都是基本功,她得慢慢来,一下子这具身体还真的受不了。

木华醒的时候就看见她家小姐在院子里打拳,嗯,打拳?!

她揉揉眼,还是在打拳,又掐了自己一下,好疼,真的是在打拳!

“小姐,你这是……”

“强身健体,你也来。”

于是刚醒的木华就被孟昕拉过来打拳了。

一月二月三月四月也被拉去了,就连小胖和小瘦都被拽过来打拳了。

孟昕决定平常带着他们练练,倒不求能有什么成就,只要到时候有什么事逃跑能快点也行。

“绾绾,爹下朝来,让爹看看我的好大闺在干什么?”孟令成下朝之后马不停蹄的就回来了。

皇上要留他,他直接就说自己那养病的囡囡回来了,不适应,自己得回去看看。

反正现在自己也是闲职,有没有他都一样,他不如回来陪家人。

好家伙,我那养病的好大闺在带着她的丫鬟们打拳?!

孟令成退出去看看牌子,卿安阁,没走错。

“见过国公爷。”打拳的几个人站好行礼。

“爹爹下朝啦,快坐。”孟昕上前扶着他坐在凳子上,给他到了杯茶。

心里想着怎么给这位爹爹解释,毕竟她不是养病来着吗?

“爹爹,我……”

“绾绾,看到你现在这样健康,爹真的很高兴。”说着又开始抹眼泪了。

那高僧不愧是高僧,这不仅养好了,还能打拳。

行吧,你都这样说了,我也不用解释什么了。

“嗯,实不相瞒爹爹,女儿自从身体好了之后,便想着学些武功,一来强身健体,二来也多些防身之术。”孟昕说着悄悄看了一眼国公爷,这样说是不是有些不妥。

“好,学些武也好。”孟令成看着自己的闺女,昨天绾绾回来的时候他便觉得有些熟悉,今天这样装扮,倒是很像那位小将军,唉!

想到孟将军一家,孟令成有些伤感。

“怎么了爹爹?”孟昕看着他突然变伤感了。

“你们先下去吧。”孟令成见人都走了,才开口。

“绾绾,以后出去莫要这样装扮。”那位是禁忌,绾绾长得已是很像了若在这样装扮,恐有麻烦。

“怎么了?”

“绾绾可曾听说过孟昕小将军?”

“昨天读书时,了解了一点,书上说他造反了。”孟昕说的平淡,就好像只是看过书一样。

“孟昕,是孟老将军的儿子,说起来我们两家也是有缘,都姓孟。”

这当时也被很多人怀疑过他们两家是不是祖上一家的,但不是,他家的祖上是商户,而孟老将军是自己打仗打出来的将军府。

“当年我还是丞相,经常与孟老将军在朝堂上吵架,但是不得不说,他那老东西教出来的儿子倒是挺厉害的。”

他与孟老将军初入朝堂就不太对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