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救赎

救赎

抬手摘彩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男友的背叛,让秦锦愤怒不已,为此那一晚,她与仅有一面之缘的江折年一夜缠绵。本以为一夜过后,二人再无瓜葛,可谁知男人却缠上了瘾。他犹如临江之麋,至死不悟,只等着救赎。而她被迫溺入深渊,起起浮浮。

主角:秦锦,江折年   更新:2022-07-15 21: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锦,江折年 的女频言情小说《救赎》,由网络作家“抬手摘彩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男友的背叛,让秦锦愤怒不已,为此那一晚,她与仅有一面之缘的江折年一夜缠绵。本以为一夜过后,二人再无瓜葛,可谁知男人却缠上了瘾。他犹如临江之麋,至死不悟,只等着救赎。而她被迫溺入深渊,起起浮浮。

《救赎》精彩片段

江峯打来电话的时候,秦锦刚刚和才见第一面的人滚到床上。

优美的铃-声吓得她一激灵。

掏手机的过程中,江折年握住了她的脚,寸寸上移的触感让秦锦所有感官一瞬间聚到了两人相接的地方。

她有些紧张的往后躲,抖着手接了电话。江峯暗哑的声音传了过来:“锦儿,抱歉。”

“今天工作室有点急事,不能回去陪你过生日了。明天再把礼物补给你。”

礼物?

秦锦轻呵,眸光转向身上的男人,‘江岸’的高级服务员,宽肩窄背劲腰长腿,微微敞开的领口透着诱人的小麦色,确实是个不错的礼物。

只是不知、秦锦目光往下压了压。

许是看人的眼神太过赤果,男人惩罚似的揉上她的腰,掌心相贴的地方温度骤升,秦锦差点儿就叫了出来。

挣扎着往后缩,她放缓气息克制身上让人羞涩的反应:“没事的阿峯,生日不是只有一次,工作要紧。”

“锦儿真乖。”

江峯乐于见到她的体贴,没寒暄两句就挂了电话。

男人热切野性的看着她,赤果的欲望就要藏不住。深吸一口气,秦锦还是点开了手机监控APP。

灰色的影像里,衣物乱丢,人影晃动,房间里暧昧攀升的温度仿佛要将她的屏幕烫化熔炼。

她掰起指尖数了数,十根手指也略显单薄。

看得太入神,回过神来手机已被抽走,抬头,面前的男人扫了眼手机,垂眸嗤笑:“秦小姐这个时候看这东西,不觉得有些多余吗。”

倒是直白犀利,秦锦突然笑起来,略微转身,葱白的指尖攀着男人臂膀,媚眼如丝:“跟我说说,你来‘江岸’多久了?”

‘江岸’的服务员不出包,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跟着自己走了。

没想男人仅是微微一愣,笑而不语,对着她微颤的唇俯身吻了下来。

夜色撩人,烟花绽放。

半曲终了,秦锦有些受不住,皱着眉头推人:“歇歇。”

“乖。”男人喉结上下滚了滚,哝哝软语带着诱哄,“时间还早,别浪费了。”

他笑的太过晃眼。

恍若妖精的模样。

秦锦只觉得眼前明亮的灯光在一瞬间黯然失色,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

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身边早就变得冰冷。男人不多纠葛颇有职业素养的态度让她十分受用。

手机“叮”了一声,懒懒的扒拉过来,屏幕上是江峯的未接来电和未读语音。点开,江峯的声音带着沙哑,显然是一夜未睡的疲乏,“锦儿,还在睡懒觉呢。”

“小懒猪,我昨晚差点儿熬通宵,你也不知道问问。”

差点儿通宵?

撒娇中带点责备,以往要是听到江峯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她心肯定会软的一塌糊涂,然后赶紧做好饭菜送过去。

现在。

秦锦掐了把自己的脸:“怎么熬那么晚,熬坏了身体你还怎么赚钱娶我”就把手机丢在一边。

掀开被子起了身。

她打量镜子里,同样差点儿通宵的人面色红润,眉梢娇俏眼波迷人。

洗漱打整好自己出来时,手机上又多了几条江峯的语音,还有个陌生的好友申请。

掠过信息,她开始研究起新好友头像,是个女孩的背影,颇为青春靓丽,莫名有点儿眼熟。

职业需要,二话不说点了同意,跟着一条消息像是等着一般发了过来,“药在床头柜,记得吃。”

秦锦侧眸,果然看到上面放着一盒粉白包装的药。粗略扫了眼名字,她红着脸抠出药丸吞了下去。

给那人转了五千块钱,躲瘟神般拉黑了微信,毫不犹豫的退房。

江峯刚刚发来消息说他要去接自己。

工作室到家,开车就十分钟的车程,和酒店到家的路程差不多。

可他提前出发,时间。。。

秦锦后知后觉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不敢再耽搁,在酒店门口招了辆出租车。在最后一个红绿灯路口,秦锦抽出手机给江峯打了电话:“阿峯,你昨晚没休息好,怎么不多睡睡就来接我,现在到哪了?”

江峯那头传来不断按喇叭的声音,显然有些堵车,但语气悠然自得,心情颇为不错,“这不是昨晚没陪你,今早负荆请罪来了。”

“还有两公里,再等一下,要是困的话就再睡睡,我到了上来叫你。”

一如既往的好好男友形象。

秦锦心下了然,让他注意安全就挂了电话。

酒店沐浴露香味和家里的不同,在小区门口买了瓶同香型的,提着刚进门,引擎熄火的声音就传了上来。

秦锦走到窗边,江峯已经吹着口哨从辆黄色的跑车上下来。

她吓得赶紧回房。

路过隔壁,一个月没动静的房间开了条缝,何芳芳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显然一副累极的样子。

秦锦凝了心思,换好衣服提着沐浴露进淋浴,胡乱的放水冲冲新买的沐浴露,将旧瓶子丢在垃圾桶,出门,江峯正好踏进来。

她刚轻巧的松了口气就被江峯拥了个满怀。

额头上抵着的下巴有些扎人:“宝贝,生日快乐!”

还没道谢,江峯就忽然把她推开,鼻子在她身上来回轻嗅:“你换沐浴露了?”

秦锦轻巧的“嗯”了一声,模样乖巧:“在小区门口买的,香吧。”

江峯宠溺的刮了下她鼻子,两人转身,何芳芳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正笑意盈盈的站在门口。

路过她时,身旁人揉了揉鼻子。认识四年,在一起半年,秦锦知道这个动作代表什么意思。

有些了然的看向她,见何芳芳曾经一马平川的胸口现在峰峦叠嶂,反手拥着江峯进了房。

江峯依照自己的喜好给她选了条齐膝的百褶裙。

楼下。

黄色跑车停在单元门口,江峯刚过去,娇俏的声音就从后面追了出来,“哇,这车真帅,是保时捷吧。”

秦锦被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的何芳芳撞到一旁。

见她看江峯的眼神有些深,弯腰和车拍了张照才重新回头看着自己:“小锦,你们是要去补过生日吧,咱们也好久没见了,要不就一起,顺便让我也感受一下豪车是不是跟其他的车坐起来不一样。”

江峯有些心虚,象征性的拔高了声音:“这可是我给我女朋友租的,两千一天,想坐让你男朋友租去。”

何芳芳瘪瘪嘴,傲慢的拉开了副驾驶的门:“我还是看在小锦的面子上才坐你的车,别的男人想拉我我还不坐呢!”

秦锦差点儿就笑出来,她没有错过俩人之间的小动作。

不由得可怜曾经的自己,瞎的看不出俩人昭然若揭的猫腻。

压下郁结走到门边,她宣誓主权的把何芳芳刚刚系上的安全带解了下来:“芳芳别闹,你坐错位置了。”

何芳芳得逞的笑赫然凝在脸上,不甘心爬到了后面。

气氛变得沉闷,三人静默的来到了‘洲际’饭店。

阔气的大厅门口,一群人簇拥着走出来。扎眼的身高吸引了秦锦的目光,她仔细瞧了瞧,中心一身高定西装的男人正是昨晚的少爷。

与彼时的旖旎不同,此时侧身跟身边人讲话的他神情冷傲,想让人忽视都难。

秦锦忽然有些腿软,在迎面对上之前,借口大姨妈来了从旁的超市绕了进去。

卫生间门口,随着沉闷的脚步声在身后停下,秦锦抬眸,就见少爷玩味的表情已经映在镜子里。

她吓出一身冷汗,连忙想逃。江折年长臂一伸直接把她塞进了男厕的隔间。撑在她肩上的男人样子有些痞,温热的呼吸扫在秦锦脸上:“秦小姐这是玩的哪出?”

肩背被抵在隔板上,秦锦又慌又臊“你放开我。”

江折年原本戏谑的眸子含了委屈,上下扫了秦锦一眼:“亏我昨晚那么卖力,秦小姐还真是无情,转眼就不认人。”

秦锦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之所以找他,求得就是无后顾之忧。

可现在,事情好像正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秦小姐看小说吗?”逼仄的空间让江折年有些难受,他扭了下脖子,在秦锦秦锦茫然的眼神中,说出了让她更难堪的话。

“在霸道总裁小说里,睡人的基本价是五百万起,就算我是男的,也不应该廉价的只值五千块,况且”

他拉长了声音,一根修长的手指在秦锦眼前竖了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


“四百万,怎么样?有了这笔钱,我下半辈子也就不愁了。”

秦锦从他妖治的眸子里看出了戏谑,腾地一下推开人。

江折年干脆就势松散的倚着隔板,“怎么,想要大家都来看看?”

痞气十足的样子跟刚刚门口的蹁跹贵公子模样简直判若两人,秦锦为自己看人的眼光感到绝望。

“先生,我不知道你是觉得钱少对你造成了侮辱还是觉得我好玩想跟我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我只想跟你说一句,以后咱们要是再见面,请一定要当做不认识。”

说罢,秦锦转身就走,江折年比了个“嘘”的手势,重新把人压回墙上,强势不容反抗:“秦小姐,有些游戏一旦开始,话语权就不在你手上了。”

“就算有,现在也不是时候。”

秦锦只觉一股凉意爬到了脖颈,后知后觉昨晚真的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呼吸起伏中,她无辜又绝望,连带着胸口的弧线却让江折年危险的眯了眼。

只听他呼吸慢慢重了起来,喉结滚动的样子让秦锦心下防备。

小心翼翼间,江折年扫了眼一旁的马桶水箱,再转头时,眼底的深邃仿佛要将她吸进去。俊颜瞬间在她眼前放大,呼吸间,秦锦惊呼的声音还没来得及释放就被堵了回去。

男人吻着她,手也朝着不可控的方向移动:“秦小姐穿这身,倒也方便。”

身上的触感让秦锦猛然挣扎,江折年不悦的离开,架着她的手就把她提了起来。

失重感让秦锦像只考拉一样缠住了眼前人,江折年托住她笑得荡漾:“秦小姐大可不必这么热情。”

赤果挑逗的语言让秦锦气的咬牙切齿,“江先生,请自重。”

她挣扎着要离开,隔壁突然响了起来,被吓得不敢动,瞬息过后,从那里传来了让她窒息的声音。

江峯隐忍中带着兴奋:“小浪货,昨晚才见面,你怎么又找我,饿了?”

何芳芳气息凌乱口齿不清,一副已经动情的模样,“别说我,你要是不饿,你把我带来这里干嘛,秦锦没让吃?”

“别提她,清汤挂面的样子让人提不起兴趣,要不是脸能看人还傻,我早就踹了。”

呵,秦锦这时才知道,自己还有当花瓶的实力,就凭一张脸,可以让江峯追了她四年。

她顿时没了离开的打算,瞥见被她缠着的人眸光有些悲悯,扯了扯嘴角,双腿用力带着自己对着那张性感的薄唇就吻了上去:“我们也来玩点刺-激的,这次我给你一万。”

唇齿相依间,多少带了些报复的力气在里面。

江折年瞬间表情突然黑的彻底,咚地把她放到了水箱上:“秦锦,我说过,话语权不在你。”

语毕,秦锦愣怔看着变得阴郁的男人“砰”的一脚踹开了身后关着的门。

震天的声响打断隔壁的好事,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隔壁俩人出门,一切安静了下来。

她被迫留在了最后,坐在水箱上哭得不能自己。

手机响到第四遍的时候,秦锦终于走了出去。

失神的回到大厅,眼前看见的一幕却让她血压飙升,瞬间清醒。

只见卫生间一前两后离开的三人正呈两军对垒之势,围坐在餐桌旁,何芳芳挨着江峯,江峯一脸防备的看着江折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