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苏晨穿越大周

苏晨穿越大周

霄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穿越,将苏晨带到了大周,开局竟是领取美艳动人的老婆!只可惜原主家里太穷,根本养不起啊,为了赚钱,前世高材生苏晨开始在这个封建时期,酿制不该存在的高度白酒!为了让老婆穿上漂亮的小裙子,制作出了纺织机;甚至为了给老婆一个安稳无忧的生活环境,还研究出了战舰攻打敌人。

主角:苏晨,褚秀秀   更新:2022-07-15 21: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晨,褚秀秀 的女频言情小说《苏晨穿越大周》,由网络作家“霄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将苏晨带到了大周,开局竟是领取美艳动人的老婆!只可惜原主家里太穷,根本养不起啊,为了赚钱,前世高材生苏晨开始在这个封建时期,酿制不该存在的高度白酒!为了让老婆穿上漂亮的小裙子,制作出了纺织机;甚至为了给老婆一个安稳无忧的生活环境,还研究出了战舰攻打敌人。

《苏晨穿越大周》精彩片段

朦胧之际,一双娇嫩中带着几分力道的手推搡而来。

“喂!苏晨,醒醒!”

昏迷中的苏晨睁开眼睛,入眼便是一位成熟美妇人,正在伸手不断拍打着自己的脸颊。

这是谁家的美女,好漂亮!

“你是?”

喉咙干涩的苏晨,恍惚着抬头,入眼便是凌乱的床铺。

屋顶上方的烂木头房梁,颇有些年代感。

看着面容姣好的女人,苏晨猛然心中一紧。

这狼藉的模样......

难道昨晚自己解决了坚守二十二年的童贞?!

怎么毛感觉都没有!

太亏了!

“我是你嫂子!你这憨货,赶紧收拾收拾,这个月的相亲会马上要开了!”

“你是......哦,大嫂啊!我穿越了!”

苏晨聪慧的大脑中猛然蹿出了一段记忆。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苏晨,是一个进京赶考三次都没考上的无用书生!

这里是大周,一个历史上都不存在的王朝!

而自己,昨晚喝酒喝死后,穿越到了大周最偏远城市郊外的一个偏僻乡村!

“不对啊,为什么人家穿越过来就是当皇帝,我穿越过来,就是当无业游民?!还在这穷乡僻壤过活儿?!”

苏晨仰天怒吼,心中净是惨惨戚戚。

“你这小子,是读书读疯了吗!”

唰!

一叠衣物扔到苏晨怀中。

“我再说一遍,别耽误事了!”

转过头来,便看见美艳的大嫂褚秀秀一脸怒容的狠瞪自己。

进京赶考三年,寒窗苦读十年。

苏晨这具身体的主人,不事生产,每天在家吃了饭就看书。

自然惹得家人万分嫌恶,家庭地位也水降船低。

“大嫂,我这就收拾......”

起床穿上衣服,苏晨回忆起了今天这个相亲会的记忆。

清风寨穷乡僻壤,除了他们这片村落杵在这半死不活之外,周围都罕有人迹。

想娶老婆,便只能去城里挑拣点没人要的穷苦人家的女儿带回。

这大周......只要是个人,家中多张嘴便要收取赋税。

穷苦人家的女儿只得被送出到这般荒郊野村中。

也算是给她们找个归属,给自己家少点负担。

“嫂子,这次有没有漂亮的女孩啊?”

“不知道!知道也没用,真有漂亮的,轮的上你?人家王二狗家里二十多亩田,李大牛那边前两天据说还被人发现藏了一大块银锭等着讨老婆,哪个不比你这穷书生强?”

褚秀秀不耐烦的回了一句,手上却默默拿出一颗碎银子,塞进苏晨手中。

“大嫂,这......!”

“讨媳妇呢,外人面前,可别给咱苏家丢人。”

这散碎银子并不值多少,却仍旧让苏晨鼻尖微酸,心中一暖。

“多谢大嫂。”

苏晨是有一个大哥的。

可惜早年刚结亲还未洞房,他便说是要赚大钱养活妻儿,心血来潮去当了山贼。

结局自然凄惨,不到三天,大哥便被一处镖局的人砍死在官道上。

褚秀秀也仁义,尽管从未真正过门,仍进苏家守寡。

操持五六年的家务,很是辛苦。

“唉,你要是没进京赶考,说不定还能把那李大牛比下去,好歹你的脸俊俏,再少添点钱......”

褚秀秀又开始了絮叨。

上次进京赶考的钱,都还是她给的苏晨。

她没给苏家留后,现在便将希望寄托在了苏晨身上。

心心念念的都是给他讨个媳妇。

谈话间,两人便到了村口,此时这里正站着三个女孩。

有两位皮肤都有些黝黑,但容貌还算说得过去,一看就是那种能干活的贫苦人家的女儿。

众人看完全都交口称赞。

“这两个不错啊,屁股也大,好生崽!”

两女在众人的评论中,脸颊也变的黑红。

最后一位,肤若凝脂,脖颈白皙,只是顺着往脸上看,却让人有些......不能接受。

只见这位女子的右侧脸颊上,竟是有一道深深的紫红色疤痕。

看见这位,众人便都是摇了摇头。

村霸王二狗毫无意外的率先走出,指着当头的女子便朗声道:

“今天我王二狗也准备娶个二房,就这个了,望诸位莫要争抢!”

王二狗家里地是除了地主老财之外最多的,村里现在还有几户人家在给他们当佃户。

他出口,便是自恃无人反驳。

首位女子神色顿时大喜过望。

她们都是穷苦人家的女孩,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

就是当地主的妾,也不要当穷光蛋的妻!

“那我们家苏晨,就要这位吧!”

褚秀秀眼看在场的就剩下两位,那个皮肤白皙,脸上有疤的,铁定不能要。

一看就不能干活,还如此丑陋。

选择就只剩下一个了。

那就是第二位女孩。

怎料李大牛却立刻走出。

“褚秀秀,你别在这闹笑话,今天这个女孩便是嫁给你们家,你们有钱养?全家就你一个女人能干活,养苏晨那个废物都费劲!我说的有错没?”

褚秀秀被说的杵在原地,脸上羞愤之色上涌,却无力反驳。

李大牛见状,狂妄之色更甚!

“这媳妇儿啊,我李大牛要了!我们家有田,老子还能干活儿,养活个老婆全然不是问题!不信你让人家自己选!”

剩下这个穷苦人家的少女,自然也懂得选谁。

她毫无意外的走到李大牛身边。

李大牛见状,立即哈哈大笑起来。

“李大牛,就几个村妇而已,也就你当成宝了!”

苏晨闻言立刻撇嘴回击。

李大牛骂他可以,敢骂他大嫂,他一点都忍不了!

“苏晨,你也别再老子面前狗叫!你要是考上了进士还是状元那些玩意儿,老子跪在地上给你磕头都行,可惜你这废物,考了三次都没考上,那老子就是骂了你们苏家,你也给我憋着!”

此言一出,众人也全都议论纷纷。

“苏家这小子,是有点不成器啊!”

“要是有李大牛一半,褚秀秀还能多些底气......”

“小声点,都是同村的,说话别太难听了......”

褚秀秀见状,立刻将苏晨护在身后。

“苏晨,别理他,这婚事咱们不要了,三个月后还有呢!”

李大牛满脸嘲讽的阴阳怪气:

“是嘛!相亲会太多了!但你们家苏晨,要多少次才能捡个老婆?咱们村等着安排的人,可多着呢!”

褚秀秀脸上露出的失望表情,苏晨这边却没什么感觉。

因为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盯在远处那个皮肤白皙,脸上带疤的女孩身上。

“要是祛了疤......想来应是一枚绝色!”

看这疤痕,倒也并非难除。

苏晨小声嘟囔一句,没有任何犹豫走到女孩面前,牵起她的手。

“你......愿意跟我走吗?”


脸上有疤痕的少女缓缓抬起头,无暇的双眸和苏晨对视,怯生生的道出两字。

“愿意。”

苏晨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

“好,你叫什么?”

“奴家叫慕巧巧,是一个孤儿。”

“巧巧,以后你就跟着我!”

“嗯,相公!”

慕巧巧很是乖巧的应声,伸手牵起了苏晨的衣襟跟在后面。

苏晨却直接抓住她的手便准备离开。

旁边的褚秀秀脸上露出了错愕的神色......

娶这样的一个丑八怪?

王二狗看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

“哟呵,还挺配!”

李大牛更是极尽嘲讽。

“丑女配废物,当然是绝配!苏晨,以后可要好好对待你这个丑妻啊!哈哈哈哈哈哈!”

周围的村民看到苏晨最后竟然选了这个女子,也是议论纷纷,闲话漫天。

“我还以为这女孩会被退回去呢。”

“最后落到了苏家,有她受的咯。”

“也不一定,说不准多个人干活呢?”

“你想啥呢,你看她那手那么嫩,天生就不是干活的材料!”

褚秀秀眼看事情已经定下来,也无从阻止。

继续站在这里听众人的闲言碎语也是徒增心烦。

便一跺脚,也跟着苏晨回家了。

刚一到家,褚秀秀就端坐在破烂的桌子前面托腮叹惋。

苏晨见状立刻上去宽慰。

“嫂子,今天是我结亲的大喜日子,你就别愁眉苦脸的了,我看巧巧就挺好的嘛!不带疤的话,比那几个黑黝黝的女孩儿好看多了!”

褚秀秀叹息一声。

“你娶个这样的女孩,村里人在背后肯定会闲话漫天......”

“无妨,让他们说去,又不是他们去老婆,我喜欢就行!”

闻言,在旁默不作声的慕巧巧心中浮现出一丝暖意。

见苏晨都不在意,褚秀秀自然也没什么说的。

慕巧巧见到时机成熟,竟是主动端了杯茶,恭敬地走到褚秀秀面前。

“大嫂......喝茶。”

看到慕巧巧倒是有几分贤惠,褚秀秀才点了点头。

“算了,算了......我去喂鸡。”

拿起茶水,褚秀秀喝了一口便离开了房间。

苏晨和慕巧巧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喜色。

褚秀秀喝了这杯茶,便是接受了慕巧巧的身份。

“巧巧,对不住你了,我们家太穷。”

谁知慕巧巧却羞涩的摇头。

“奴家能被苏家收留已经是感激不尽,又怎么会嫌贫爱富呢!”

“我在地主老财那边,还有当短工的钱没结,我先去讨来,给你置办点东西。”

这时候,苏晨也突然想起来,自己科举结束回乡后,在地主老财那边做过几天工。

只可惜手脚不麻利,被赶了回来。

可工钱该给还是要给的。

“好,相公,那我去给您和大嫂的做饭。”

“嗯。”

苏晨挥手离开破败的家,朝着地主老财的大院走去。

一路上,村里的人看到他便指指点点。

仅仅只是两个时辰不到的时间,他娶丑妻的事,在村里已经传遍。

苏晨充耳不闻,权当他们在狗叫,径直走进地主老财的大院中。

刚进门,一直穿着布衣的手臂,便伸来将他拦在半路。

“哟,这不是刚跟一个丑妻喜结连理的苏晨吗?怎么,来我们财府有什么指点?”

阴阳怪气之人,是一位头顶只有几根毛的老头子。

他是老财的管家,刘世通。

平日里颇为势利。

苏晨站在门前,看见了院中的一大批酒坛,已经摞了几座小山,暗自感叹这老财家底儿还是丰厚。

那他今日要钱应该是稳了,便抱拳道:

“刘管家,我前两天帮工了好几天的钱还没结,这不正好娶了个媳妇,想着置办点东西,你看我这散碎银两,您能不能给我算一下结掉?”

“要钱?苏晨,你的脸呢?在这里干活八天,还不如人家两天干得多!我给你钱?你就做梦吧!”

“当时要人时候您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苏晨眉毛一皱,这老东西,真是扒皮货色!

“反正就给你四的工钱!爱要不要!”

说罢,刘世通便拿出了不到半吊铜钱扔在苏晨面前,细看之下差不多只有三四十文钱。

大周的十吊铜钱才值一两银子,十两银子才能换来一两黄金。

平日里面买一个包子起步都是一文!

一壶酒更是五六文钱,吃顿饭更贵!

也就是说,苏晨干了八天,三四十文钱也就只够他吃两顿饭,配上两壶酒!

“欺人太甚!老刘,我跟你可没有仇怨吧!你非要我告到财老爷那边去?”

苏晨勃然大怒!

刘世通闻言直接笑了。

“你去啊!财老爷最近大批的酒酿出来卖不出去,正气的七窍冒烟儿呢,这关头敢触他霉头,去了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酒卖不出去?给我一坛酒看看!”

苏晨被对方的话吸引到,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按理来讲,封建王朝时期的很多酿酒工艺还不行,酿出的酒全都是浑浊且度数很低。

喝起来就跟马尿没什么区别,不醇不香。

但作为现代人的苏晨,可是知道蒸馏法的!

蒸馏法,可以在酿酒时候用于提纯佳酿,让酒变的清澈香醇!

要是能弄到一坛子试试的话......

说不定能弄出来高品质的酒,那就可以赚大钱了!

“你小子也好这一口啊?行,要酒的话,给你一坛,以后别来找我要你那破工钱了!”

刘世通还以为苏晨是染上酒瘾。

话音落下,便去院子里面将堆积如山的劣质酒给苏晨拿了一坛。

“多谢。”

苏晨接过酒坛,转身不再与他多言,揣着怀中叮叮当当的半吊铜钱便回了家中。

今晚,他要试试自己的猜想!

若是成了,铁定赚大钱!

到时候别说那李大牛,就是地主老财和势利眼刘世通,都要给他跪下来唱征服!


回到家中,大嫂褚秀秀已经坐在饭桌前,满脸忧愁。

桌上放着一小盆糙米饭,几颗青梅,还有一碟咸菜根。

慕巧巧怯生生的站在一边,不知褚秀秀的烦闷是否因为自己,也不敢上桌。

“大嫂,我去老财那边要来了点工钱。”

苏晨进门,将自己拿到的三四十文铜钱放在桌上。

这才让褚秀秀的脸色稍微宽慰了些。

“别给我了,巧巧刚过门,给她置办点东西。”

“行,过两天顺着村里进城的车队,我进城去看看。”

苏晨这坛酒要是能成,就也能借着这个机会,去最近的赵县试着售卖一波。

“吃饭吧。”

褚秀秀点点头,终于开口。

苏晨拉着站在一旁的慕巧巧坐上饭桌。

慕巧巧赶紧给大嫂盛了一碗米饭,又给苏晨盛了一大碗。

轮到自己的时候,就只剩一小坨米饭还在盆中。

苏晨见状忍不住道:

“巧巧,就剩这么点,够你吃吗?”

慕巧巧却点了点头。

“相公和大嫂愿意收留我,巧巧就已经感激不尽了,家中本就没有余粮,我少吃点就行。”

她知道苏晨家里的状况,此言一出,更是让苏晨心疼。

“没事,吃吧!跟着我苏晨,是不会让你饿肚子的!”

说罢,苏晨便将自己手中的饭匀给她了两勺。

这番言语让慕巧巧带着疤痕的小脸也出现了一丝红晕。

“相公......您对我这么好,奴家真的无以为报。”

旁边的褚秀秀则不合时宜的冷哼一声,打破了气氛。

“说的倒是好听,自己都是个二流子,不如先管好你自己吧,这个月再找不到短工做,月底就没余粮了!”

苏晨老脸一红,赶紧低下头扒饭。

心中却盘算着给这两位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来一个大大的惊喜!

傍晚,苏晨准备去提纯劣质酒。

忽的看见桌上的几颗青梅。

“青梅煮酒......如何?”

瞬间,他便被自己的想法给冲击到!

对啊,还可以加点风味嘛!

在褚秀秀和巧巧两人收拾碗筷之际,苏晨便飞也似地来到了池塘。

挽起裤腿,在塘中拿下两片新鲜荷叶,苏晨便也来到了自己家破败小院中不甚宽敞的厨房,和两女挤在一起。

“相公,收拾碗筷的事情我们来做就行了,您这是......”

慕巧巧赶紧伸出玉手,准备将苏晨送出去。

苏晨笑呵呵的道:

“没事儿,你们俩收拾,我是有别的事儿。”

说罢,他便拿出来了一根竹筒,几根木柴,几颗青梅和一片新鲜的荷叶。

还有他那一大坛酒!

“苏晨!你这王八蛋!!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

看见苏晨的动作,褚秀秀便脸色大变,悲愤交加下,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苏晨赶紧上前赔罪。

“大嫂,我不是喝的,我是熬东西呢!”

几番解释之下,褚秀秀才终于止住眼泪。

褚秀秀指着苏晨的鼻子训道:

“喝酒等你有钱了再说,现在锅都揭不开,你别给我想那么多幺蛾子!”

“是......是,大嫂,我知道了。”

苏晨好说歹说,终于将两人全都送回房间。

自己则是回到了厨房,用湿润的木头支起一个小架子,将卖不出去的劣质酒放在其上。

下面放些干柴点燃。

拍开封泥,扔进四五颗青梅,上面盖上荷叶,荷叶最底部则是接上空心竹筒。

最下面放上一个小水缸。

蒸馏出来的酒,会顺着荷叶流进竹筒中,汇入水缸。

“呼......终于搞完咯!”

做完这一切,苏晨拿个小木凳子,坐在这边便开始了等候。

一夜无话。

第二日早上起床之时,褚秀秀便看到了厨房的袅袅炊烟。

暗自感叹是新媳妇起床勤恳做饭之时,没想到进门却发现是苏晨正坐在其中。

此刻苏晨正嘴角微张,坐在厨房中鼾声如雷。

“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褚秀秀的叫声,吵醒了熟睡的苏晨。

睁眼后的苏晨却并未理会她,反而第一眼便看向了下面的水缸。

看到了一盆清澈的液体正散发着青梅跟荷叶的香气,苏晨的脸上顿时洋溢出惊喜的神色。

“嫂子,你尝尝这个。”

拿起一个小勺子,苏晨满脸期待的将东西送到褚秀秀嘴边。

“什么东西......这是酒?怎么这么好喝!?”

褚秀秀喝了一口,直接愣住!

一股青梅的酸甜味道在口中荡漾开来,还有荷叶的清香,以及最后一段美酒的醇厚......

无数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感觉,直接在她舌尖横冲直撞。

顿时,少女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红晕。

“这边是咱们苏家发家的第一步!”

苏晨看到她的表情,哈哈大小声顿时响彻整个小院!

院中的慕巧巧此时也已经醒来。

刚一出房门,便看到了苏晨正抱着一个小坛子,疯也似的找地主老财的家中赶去!

“老子,今天就要发财了!”

来到了老财的府上,今天苏晨的神色就不像昨天要账那般心虚了。

看见披头散发的苏晨到来,刘世通顿时满脸黑线。

“苏晨,昨天不是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不会再给你一个子儿的铜板了!”

看见他这般模样,苏晨没动怒。

“刘管家,麻烦知会一声财老爷,我今天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他。”

“你?大礼?把你们那破烂房子卖了,也不够我们财老爷一天吃的!”

刘世通根本不相信苏晨能有什么东西拿出来。

也不准备跟他废话,准备将其轰出门去。

“你今天错失了我,财老爷那些酒,就一瓶都卖不出去了!”

苏晨看到对方的样子,未有一丝害怕,反倒悠悠开口威胁。

“什么意思?你能卖出去?这么多的酒,都是劣等酒,除非是神仙才能卖出去,你就别在这添乱了!”

“你不试试,怎知我是添乱?”

两人的吵闹声越来越大,终于惊动了在院内刚吃完早饭散步的财老爷。

“刘管家,是谁和你在门前吵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