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无上剑道

无上剑道

何无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纪家百年来难出一位武道天才,纪天行在幼时便展现了武道天赋,多少人羡慕嫉妒恨,被当做香饽饽培养的皇城第一武道天才,最终竟毁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上。被未婚妻设计毁掉了丹田,彻底沦为废人,无法继续修行;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纪天行发现体内藏着一座剑神墓,上面可这无上剑道绝学,墓中还有神剑之魂——葬天!

主角:纪天行,凌芸菲   更新:2022-07-15 21: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纪天行,凌芸菲 的女频言情小说《无上剑道》,由网络作家“何无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纪家百年来难出一位武道天才,纪天行在幼时便展现了武道天赋,多少人羡慕嫉妒恨,被当做香饽饽培养的皇城第一武道天才,最终竟毁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上。被未婚妻设计毁掉了丹田,彻底沦为废人,无法继续修行;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纪天行发现体内藏着一座剑神墓,上面可这无上剑道绝学,墓中还有神剑之魂——葬天!

《无上剑道》精彩片段

阳春三月,正是草长莺飞,山花烂漫之际。

天阁山巅上,一对少年少女正并肩站在一棵古松下,亲昵地依偎在一起,观看远处的群山和风景。

少年约莫十六七岁,生的剑眉星目,面容俊朗,身材也是颀长挺拔。

他穿着一身锦衣长袍,举手投足间颇有几分英武和尊贵气息,显然出生于豪门世家。

依偎在他身边的白裙少女,虽然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却已是身材窈窕,面容绝美,浑身还有种清新脱俗的淡雅气质。

少女微微侧头望着少年,俏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声音清脆婉转的说道:“天行哥哥,还有三天就是擎天宗来咱们青云国招收弟子的日子了。到时候全国的青年才俊都会齐聚皇城,参加擎天宗的入门考核。”

“天行哥哥,你一直以拜入擎天宗为目标,如今准备的怎么样了?”

纪天行握住少女的小手,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芸菲妹妹,擎天宗是我们天辰域的第一大宗门,掌控着天辰域的十个王国,每隔三年才从咱们青云国招收十个弟子。想要拜入擎天宗做弟子,简直难如登天!”

“不过,以我如今的实力和天赋资质,拜入擎天宗应该是没问题的。”

闻言,凌芸菲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微笑着道:“天行哥哥,你也太谦虚了!你可是皇城四大家族之一的纪家大少爷,更是皇城中青年一辈的第一天才啊!”

“三年前你还在炼体境九重的时候,就已经是皇城里顶尖的武道天才了。自从我把我们凌家的传家至宝神珠赠送给你之后,你的玄剑血脉就被彻底激发了。你只用了短短三年,就从炼体境九重达到了真元境七重。”

“以你的修炼速度,别说在皇城内排名第一,就算在整个青云国内也堪称第一天才。天行哥哥,这次你不但能轻松通过考核,甚至还能稳稳拿到第一名,成为擎天宗的核心弟子呢。”

被凌芸菲如此吹捧,纪天行也丝毫不骄躁,面色依然平静。

他摸了摸凌芸菲的头,微笑着道:“芸菲妹妹,你也很优秀啊。不但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凌家千金,还是青年一辈最杰出的天才炼丹师,以你真元境五重的实力,比我也差不了多少。”

“三天之后,你肯定也能顺利通过考核,与我一起拜入擎天宗。咱们已经订婚三年了,等我们成功拜入擎天宗之后,我就让我爹向凌家下聘礼,早点把你迎娶回家。”

“哎呀,天行哥哥你别说了,好羞人……”

听到这里,凌芸菲顿时俏脸泛红,羞赧的低头伏在纪天行的肩头。

纪天行微笑着伸出双臂,把她搂在怀中,声音温柔的说道:“芸菲,若没有遇到你,就没有今天的我。我这皇城第一天才的名号,有你一半的功劳。”

“芸菲,将来我们一起拜入擎天宗,再拜堂成亲,我们就能长相厮守了,还能一起修炼,追求武道巅峰……

纪天行满怀期待的诉说着,却没看到依偎在他怀中的凌芸菲,眼底忽然闪过一抹轻蔑的寒光。

凌芸菲的右手,似是无意的按在他小腹丹田处,陡然爆发出强横的元力,掌心中迸发出一团赤红火光。

“嘭!”

闷响声中,猝不及防的纪天行,被凌芸菲这倾尽全力的一掌,打的倒飞出一丈多远,面色煞白的倒在古松下。

纪天行挣扎着爬起来,伸手擦去嘴角溢出的鲜血,不可置信的望向凌芸菲,失声喝道:“芸菲,你……为何如此对我?!”

他简直不敢相信,与他相恋三年的凌芸菲,竟然出手偷袭他。

此刻的凌芸菲,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身上的清新淡雅气质消失了。

她浑身散发着寒意,眼神轻蔑的盯着纪天行,一步一步朝他走去。

“纪天行,你以为就凭你们纪家的财富和权势,就能让我凌芸菲心动吗?”

“你以为就凭三年前的你,就能让我与你第一次见面时,就对你心生好感吗?”

“呵呵,纪天行,你太天真了!”

凌芸菲的语气充满了不屑和嘲弄,俏脸上也布满冷笑。

纪天行面色苍白的倚着古松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他忽然发现,这个在他面前一向温柔清雅的未婚妻,竟然变得如此陌生。

凌芸菲走到他面前,眼神怜悯的看着他,冷笑道:“纪天行,实话告诉你吧,我这三年之所以跟你情投意合,经常赠送你丹药,不遗余力的帮你修炼,就是为了那颗神珠!”

“你体内的神珠,真正的名字叫夺神珠!我把它寄养在你的丹田里,它就能汲取你的修为和天赋血脉。越高级,越强大的天赋血脉,育养夺神珠的效果就越强!”

纪天行顿时面色剧变,露出满脸震惊与愤怒之色,失声喝道:“凌芸菲,你竟然利用我,用夺神珠夺走我的天赋和修为?!”

“你……你好歹毒的心肠!”

急怒攻心之下,纪天行的丹田处绞痛欲裂,嘴里又冒出了血沫子。

他下意识的动用元力,想要镇压住丹田的伤势。

但他忽然发现,丹田似乎被某种力量封印了,根本使不出一丝元力。

情急之下,他挣扎着想要逃走,却发现浑身都麻痹了,根本无法动弹。

看到他这幅模样,凌芸菲露出浓浓的讥讽之色,冷笑着道:“纪天行,别挣扎了,放弃抵抗吧。”

“上山之前,我已经在你的茶里下了封元散,你的真元都被封印了,浑身麻痹僵硬,根本不可能逃掉。”

“别忘了,我可是皇城第一天才炼丹师!为了对付你,我花了整整半个月时间,才把封元散炼成呢!”

“好了,不与你废话。夺神珠已经在你的丹田里养了三年,也该重见天日了,呵呵……”

一边冷笑着,凌芸菲伸手朝纪天行的腹部丹田拍去,掌心中又迸发出赤红火光。

纪天行愤怒的目眦欲裂,却又无力反抗,只能怒吼道:“凌芸菲!你这个阴险卑鄙的小人!我绝不会放过你!”

凌芸菲的脸色更加冰冷,掌心迸发出的元力暴涨三成,赤红火光也更加明亮了。

“嘭!”

纪天行被一掌打中丹田,顿时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中有一颗花生大小的暗红色珠子,通体透明如琉璃,散发着淡淡的红光。

这正是夺神珠,其中蕴含着纪天行三年的修为,还有浓浓的玄剑血脉之力。

凌芸菲捡起夺神珠观察片刻,便露出满脸欣慰之色。

“玄剑血脉果然不凡,三年时间就把夺神珠养育到这个地步!”

“纪天行,我真得谢谢你啊!”

纪天行气的咬牙切齿,强撑着身体重伤,愤怒的低吼道:“凌芸菲!就算你抢走了夺神珠,凭我玄剑血脉的天赋,我依然还是武道天才,很快就能恢复实力。”

“到时候,我会把今日之仇十倍奉还!”

凌芸菲顿时不屑的大笑起来:“哈哈哈……纪天行,你也太小瞧夺神珠的威力了!”

“它不但夺走了你的功力,还夺取了你的玄剑血脉!从今以后,你就是个无法修炼的废人,还谈何报仇?”

“你……!”纪天行本就身受重伤,又遭受如此刺激,顿时气血逆流,两眼一黑就昏过去了。

这时,古树后面走出来一个面容俊美,气质阴柔的青年男子。

凌芸菲看到俊美青年,立刻露出一抹妩媚笑容,连忙迎了上去,将夺神珠递给他。

“小王爷,大功告成,这颗夺神珠也该物归原主了。”

俊美青年收下夺神珠,把凌芸菲搂在怀中,微笑着道:“菲菲,你为了本王,这三年里受了很多委屈,你放心,本王绝不负你。”

凌芸菲露出满脸幸福的笑容,搂着俊美青年的脖子,低声道:“小王爷,为了您,芸菲心甘情愿。”

“小王爷,您要尽快炼化夺神珠。不久之后,您就要名扬天下了……”


迷迷糊糊中,纪天行醒了过来。

他只觉得头痛欲裂,胸口与丹田处像是被针扎一样的刺痛。

他艰难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熟悉的大床上。

听到耳畔传来啜泣声,他缓缓扭头望去,就看到一个身穿绿色长裙的侍女,正坐在床边暗暗抹泪。

“环儿……?”纪天行虚弱无力的喊了一声。

环儿愣了一下,立刻抬起头来。

见纪天行清醒了,她顿时露出浓浓的激动之色,“太好了!大少爷,您终于醒了!”

“呜呜呜……您昏迷这么多天,可把环儿急死了!”

环儿是纪天行的贴身侍女,不但长得水灵可爱,还跟纪天行从小一块长大,两人情同兄妹。

纪天行清醒了许多,缓缓坐起来打量四周,才发现这是在纪府,他自己的房间里。

“环儿,是谁把我救回来的?”

环儿擦干了俏脸上的泪痕,连忙答道:“大少爷,是芸菲小姐送您回来的,您从回来就一直昏迷不醒。”

“凌芸菲?是她把送我回来的?”纪天行顿时皱起眉头,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双拳也暗暗握紧了。

他想到另一件事,沉声问道:“环儿,我昏迷多久了?”

“大少爷,您已经昏迷五天五夜了……”

“五天五夜?”纪天行面色一变,失声喝道:“那擎天宗的入门测试?岂不是已经过了?”

听到入门测试几个字,环儿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立刻低下头,默不作声了。

纪天行看出她神色有异,连忙问道:“环儿,你快告诉我,我昏迷的五天里,都发生了什么事?”

“大少爷……”环儿的声音带着哭腔,嗫喏着不敢说什么。

纪天行心中产生了不妙的预感,更加焦急了,“环儿,快说啊!”

环儿犹豫了一下,才如实说道:“大少爷,五天前芸菲小姐把您送回府里,您一直昏迷不醒,把老爷急坏了。”

“芸菲小姐来看了您两次,每次都带着凌家神医来给您诊治。神医说您并无大碍,只要休养几日就能醒过来了。”

“前天,擎天宗的测试开始了,芸菲小姐顺利通过测试,又带着人来府上,劝说着老爷把您抬去参加测试了。”

“老爷犹豫担心过,但她说您最大的心愿就是拜入擎天宗,还说您虽然昏迷不醒,但不影响实力测试,老爷也就同意了……”

说到这里,环儿停顿了一下,小脸上布满了愤怒,眼眶中也蓄满了水雾。

她偷偷看了一眼纪天行的表情,才小声的接着说:“后来,您在昏迷中接受了测试,被测出只有炼体境三重的实力……”

“您没有通过擎天宗的入门测试,还成了全皇城的笑柄,现在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

纪天行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气的浑身簌簌发抖,差点吐血。

他双拳捏的嘎吱作响,心中怒吼着:“好你个凌芸菲!枉我这三年待你不薄,你却夺我修为,还毁了我的名声!”

“贱人,你真是蛇蝎心肠,竟然如此歹毒!”

见纪天行一副暴怒欲狂,额头青筋暴跳的模样,环儿顿时又哭出了声。

“大少爷!您要冷静,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纪天行深呼吸几次,好不容易才压下满腔怒火。

但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一个家丁打扮的青年冲进房间,满脸焦急的叫道:“大少爷!大事不好了!出事了啊!”

纪天行立刻皱起眉头,脸色变得愈发难看。

“发生了什么事?”

那青年家丁一边向纪天行弯腰行礼,一边快速说道:“大少爷,芸菲小姐来府上了,她带来了婚书,扬言要退掉婚约!”

“她现在就在大堂上,老爷正在向她解释求情呢!”

纪天行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双眼中涌动着浓浓的怒火。

“我去看看!”

他低喝一声,穿上衣服下了床,带着青年家丁快步离开房间,赶往纪府大堂。

不一会儿,他就赶到了大堂外,看到门口围了十几个人,都探头探脑的往大堂里瞄。

这些人都是纪府的家眷和青年子弟。

看到纪天行来了,众人都露出复杂的表情,窃窃私语的议论起来。

纪天行面无表情的穿过人群,刚走到大堂门口,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女子声音传来。

“纪老爷,虽然三年前您和我父亲共同商定,为我和纪天行定下了婚约,但这是在我和纪天行身份对等的情况下。”

“如今,纪天行突然变成了炼体境的废物,这件事还弄的人尽皆知,沦为皇城百姓的笑谈。”

“纪老爷,您扪心自问,他还配得上我吗?我们凌家也不想因为他而丢脸,被皇城百姓耻笑!”

毫无疑问,这正是凌芸菲的声音。

“我前天刚通过擎天宗的入门测试,下个月顺利通过大比之后,就能正式成为擎天宗的弟子。”

“纪老爷,如今我与纪天行不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会成为九天上的星辰,而他只是地下的泥土,这个婚约我必须要退!”

随着凌芸菲的话音落下,一道低沉的中年男子声音响起。

“芸菲小姐,我纪家与你们凌家是世交,我与你父亲更是情同兄弟。就算天行突遭劫难,功力衰退了,可这件事非常突然。”

“还请你看在我们两家的情谊上,暂时不要提退婚之事……至少,你也得等天行醒过来再说。”

纪天行对这道声音太熟悉了,这正是他的父亲,纪家现任的家主纪长空。

这时,纪长空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且,天行是皇城第一天才,等他的伤势恢复之后,肯定能再次崛起。”

“我们纪家的玄剑血脉,只有他继承的最为完整,将来他肯定会成为元丹境的强者!”

“芸菲小姐,请你念在天行和你三年的感情上,再耐心的等等……”

听到父亲委曲求全的向凌芸菲求情,纪天行心中的怒火更加汹涌,立刻跨进了大堂中。

“父亲!不要求她,让她退!”


大堂里,纪长空正坐在主座上,身后的墙上挂着一幅蛟龙出海图。

他约莫四十岁左右,身躯魁伟高大,面容刚毅且棱角分明,颇有上位者的威严。

不过他的脸色不太好看,眼中尽是忧虑之色。

很显然,在纪天行昏迷的这几天里,他已经急的焦头烂额了。

他正在向凌芸菲求情,忽然听到纪天行的声音,便抬头望向大门口。

见纪天行醒了,他顿时露出激动的笑容,心里的大石总算落下了。

“天行,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纪天行走进大堂,冷眼望向凌芸菲,又瞥了一眼她身后的两位凌家长老。

看到纪天行来了,凌芸菲满脸冷漠,语气冰冷的说:“纪天行,你醒了正好,今天我们正好把事情解决了。”

“你已经成了人尽皆知的废物,就别再纠缠我了。就算你现在求我,我也不会可怜你的……”

纪天行的眼底涌动着怒火,冷笑着道:“凌芸菲!你好歹毒的手段!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我真没想到,我待你一心一意,呵护备至,你却如此阴险卑鄙!”

说罢,他抬头望向主座上的纪长空,语气坚定的道:“父亲!凌芸菲这个卑鄙无耻的贱人,我纪天行不屑娶她!”

“她要退婚,就让她退!我纪家绝不会向这种人委曲求全!”

纪长空本想让纪天行说几句好话,暂时稳住凌芸菲,却没想到纪天行当场就同意了退婚。

他顿时面色大变,又惊又怒的喝道:“天行!你……你疯了吗?!”

纪天行没有解释什么,转身从凌芸菲手里夺走婚书,声音冰冷的道:“凌芸菲,纪家收回婚书,从现在起,你我再无任何瓜葛!”

凌芸菲被纪天行当众骂了一顿,虽然心中愤怒,但是见他收回了婚书,便忍着怒意冷笑道:“很好,纪天行,算你识相!”

纪天行不愿多看她一眼,冷喝道:“你们可以滚了!”

“不过,凌芸菲你记住,今日的耻辱,他日我必当十倍奉还!”

“呵呵呵……天真!”凌芸菲不屑的冷笑一声,连招呼都懒得打,就带着两位凌家长老转身离开了。

待凌芸菲三人离去之后,纪长空再也压不住怒火,怒喝道:“天行!你糊涂啊!”

“你知不知道,你答应凌家退婚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凌家这是要毁了你啊!”

纪天行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恨意,表面却显得十分平静。

他面无表情的道:“父亲,我自有主张,这个婚必须得退!”

“还请父亲息怒,我先告退了。”

说完之后,他便转身离开了大堂。

纪长空气的脸色铁青,忍不住一掌拍碎了面前的梨木桌子。

……

凌芸菲走出纪家之后,在大门外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里还坐着一个气质阴柔的俊美青年,见凌芸菲进来了,便将她搂在怀中,低声问道:“菲菲,事情解决了?”

凌芸菲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他怀中,点点头道:“嗯,已经解决了。纪天行那小子还算识相,很干脆的同意了。”

“不过我不明白,纪天行那小子已经废了,我们何不直接杀了他,为什么还要留他一条命?”

俊美青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低声道:“纪家毕竟是四大世家之一,在皇城中的势力根深蒂固。若纪天行被杀了,纪长空必然震怒发狂,到时这件事就会牵连到我们和凌家,终归是个麻烦。”

凌芸菲立刻就明白了,点点头道:“如此也好,反正纪天行已经废了,等这件事的风波过后,我们随便动根手指都能杀了他。”

……

纪天行回到房间之后,便让环儿退出房间,并关上了房门。

他把婚书烧掉了,然后盘膝坐在床上,检查自身的伤势和实力。

他下意识的运功调动真元,却发现体内半点真元也没有,丹田处还传来撕裂般的剧痛。

连续尝试好几次之后,他已是痛的面色苍白,额头直冒冷汗。

他不得不接受现实,正如环儿所说那样,他已经从真元境跌落到炼体境了!

在这个世界中,武者修炼的等级分别是炼体境、真元境、通玄境和元丹境,每个境界又从低到高分为九重品级。

至于元丹境之上,据说还有能飞天遁地的天元境强者。

但那只是传说,近百年来,青云国内还没出现过天元强者。

纪天行与所有武者一样,都是从炼体境一重开始修炼。

他从八岁那年,就用各种方法锻炼体魄,修炼武技增强力量。

三年前,他就突破炼体境九重,吸收天地元气在丹田内凝聚成真元气旋,达到了真元境。

之后的三年里,他的实力一路狂飙,飞速精进,于上个月顺利突破到真元境七重。

以他十七岁的年纪,就有真元境七重的实力,当真称得上皇城第一天才。

再加上他又觉醒了纪家先祖的玄剑血脉,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极有希望成为元丹境的强者!

但是现在,一切都没了!

他从真元境跌落到炼体境,成了一个炼体境三重的废物!

而且,他仔细检查内腑之后,发现自己的玄剑血脉也消失了。

事实正如凌芸菲所说,那颗夺神珠不但夺走了他的功力,还抢走了他的玄剑血脉!

玄剑血脉是他最大的倚仗,有此血脉在身他就是武道天才,早晚能重回巅峰。

可是现在,玄剑血脉被剥夺了,他重新崛起的希望也破灭了!

纪天行满腔愤怒,心中的恨意达到了极限,恨不得立刻杀了凌芸菲。

他心中充满了不甘,低声呢喃道:“就算我的玄剑血脉没了,我不再是天才了,但我这几年的修炼经验还在……”

“我要重新修炼,一定要回到真元境去!”

于是,他双手平放在膝盖上,运转家传的金叶玄功。

可他还没感应到天地元气,腹部丹田处就传来撕裂的剧痛感!

纪天行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脑袋一阵眩晕。

他闭上眼,脑海中却浮现出一副画面,仿佛是体内丹田的景象。

他看到自己的丹田消失了,竟然留下一个肚脐眼般大小的黑洞!

“我的丹田!竟然……消失了?!”

纪天行当即愣住了,心中涌起一股绝望感!

丹田是武者储存真元的部位,也是武道修行的根基与核心。

若是武者的丹田破损,便永远无法踏入真元境,穷其一生也只能是个炼体境的弱者。

他倒好,整个丹田直接消失,变成了一个黑洞!

这一刻,纪天行悲愤到极点。

但就在这时,丹田处的那个黑洞,突然勃发出强大的吞噬力,将他的心神卷了进去。

纪天行晕了过去,身体软软地倒在床上,再无动静了。

但他的心神却还清醒着,穿过丹田处的黑洞,来到了一处灰暗的神秘空间。

这是一个广阔的空间,地面是寸草不生的荒原,冰冷坚硬的泥土中,散落着许多风化的岩石。

天空中灰蒙蒙的,充满了冰冷的死亡气息,十分压抑。

空中飘荡着一缕缕灰雾,将远处遮掩的朦朦胧胧,让他看不清楚。

纪天行的心神就像一团烛火,在布满灰雾的空中闪烁着,缓缓向前方飘去。

“这是什么地方?”

纪天行满腔疑惑和震惊,忍不住四下打量着。

忽然,他看到前方远处的荒原上,有一道模糊的巨大黑影,像是一座大山。

他加快速度飘去,很快就接近了那道黑影。

当他来到近前时,才看清楚那根本不是大山,而是一座高达万丈的石碑!

石碑通体呈黑色,看上去就像是伫立在天地之间的一把巨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