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之锦绣田园

穿越之锦绣田园

姬竹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白薇发现自己穿越了,带着奶奶一起。可悲哀的是穿到一个四岁的小豆丁身上,肩不能抗手不能挑,又吃不饱穿不暖。幸好老天怜悯给了她一个外挂,看她如何携手奶奶发家致富奔小康!

主角:   更新:2022-11-15 19: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穿越之锦绣田园》,由网络作家“姬竹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薇发现自己穿越了,带着奶奶一起。可悲哀的是穿到一个四岁的小豆丁身上,肩不能抗手不能挑,又吃不饱穿不暖。幸好老天怜悯给了她一个外挂,看她如何携手奶奶发家致富奔小康!

《穿越之锦绣田园》精彩片段

白薇一睁眼,入目就是破败的屋顶。转过头,漏风的窗户和一扇不知历经多少岁月的木门。硬邦邦的被子,脚下一个黑漆漆的箱子。这是什么地方?难道做梦了?她又闭上了眼睛:“接着睡吧,这梦还有点逼真呢”。

“姐姐,姐姐...醒醒啦,吃饭了...”,白薇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拉了她几下,睁开眼,还是之前看到的那一切。床前站着个小豆丁,骨瘦如柴,一脸菜色,唯有一双眼睛大大的。嘴里喊着:“姐姐你醒了,快吃饭吧”,转身端来一个豁了口的破碗。

白薇摸了摸肚子,确实饿了,头也痛的厉害,艰难的起身靠在墙上。她想接过粥,一伸手震惊了。这是怎样的一双手啊,小小的,瘦骨嶙峋,这分明是小孩子的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姐姐,姐姐,我要端不动了...”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小孩子的声音又传过来。

白薇从震惊中回神,接过了碗,她看着小男孩,也没敢问别的,半晌憋出一句:“你吃了吗?”

“我吃过了,姐姐你快吃吧,天快黑了,娘还等着洗碗呢。”说着还拍拍自己的肚子,想证明自己吃得很饱。

白薇笑了笑,低下头看着清可见底的所谓饭,默默的一口一口的喝了大半碗。突然“咕咕”一声,她抬起头,撞上小男孩慌乱的眼睛,“姐姐我吃饱了,你快吃。”

“我吃饱了,头有些疼,我睡会,你把这些吃了去玩吧。”白薇把剩下的半碗递给小男孩,顺势躺下,闭上了眼睛。

“那姐姐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小男孩拿着碗转身蹬蹬蹬跑到门口,顺手带上了门。

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远去,白薇才睁开眼睛,打量着这个屋子,思考着这不合理的一切。她明明在医院照顾奶奶,趁着中午阳光好,推奶奶出病房呼吸新鲜空气,为什么会在这里?

仔细回想着,好像在推着奶奶散步的时候前面一个人掉了个东西,她想捡起来还给人家。结果还没来得及还,一阵强光袭来,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那奶奶呢?奶奶该怎么办,爸妈去外地签合同,最近都是她请假在照顾奶奶,如今她到了这里,奶奶该怎么办?

从小到大,奶奶是最疼她的。从她还小的时候爸妈就常年不在家,都是奶奶照顾她。别的孩子有的奶奶都会尽最大能力给她,直到她慢慢长大了,可以出门工作了,那个慈祥的老太太也老了,颤颤巍巍走路不小心摔断了腿坐上了轮椅,她开始了三天俩头请假和爸妈轮流照顾奶奶的日子。可她还没怎么孝顺奶奶,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她穿越了吗?

白薇难过极了,她不敢哭出声,怕这个破败的屋子不隔音,就躲在被子里抽泣。她担心奶奶,这里又举目无亲,她该怎么办?还能回去吗?

门口传来声音,白薇控制了一下情绪,默默的躺好,听着进门的脚步声,闭上了眼睛。

“薇薇,你好点了吗?”一个年轻的女性声音传来,白薇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一身洗的发白打着补丁的衣服,瘦的脱相,明显营养不良的肤色,女人伸手扶起白薇,“娘给你倒了杯水,喝完早点睡觉,我要去照顾你奶奶,她也摔得不轻。”

白薇点了点头,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默默的接过水杯喝完水顺势又躺下了。女人笑了笑,轻轻的给白薇掖了掖被角:“快睡觉吧,我去看看你奶奶。”转身出去了。

经过这么一打岔,白薇也没精力接着哭了,实在是喝了半碗清粥她又饿了,哭也是个体力活。好在刚又喝了一杯水,还能顶顶。

闭上眼睛想,她该怎么回去。还没想明白,剧烈的头痛袭来,一些陌生的画面冲击着大脑,白薇抱着头缓了好一会才冷静下来,才发现她承接了原主的记忆。

这是个从没听说过的朝代,大越。原主今年四岁,弟弟三岁,爷爷早就过世了,奶奶独自抚养儿子。熬过了荒年掏空家底给儿子娶了媳妇,才有了白薇和弟弟白锦,刚刚那个女人是她的娘,白林氏,才二十岁。原主的爹叫白山,去镇上做工赚钱补贴家用了。这个家是真穷啊,靠着白林氏的娘家时不时接济才过得下去。原主是跟奶奶上后山挖野菜踩空了,祖孙俩一起滚落才有了现在的白薇。

她确实是穿越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吃不饱穿不暖,她的家人,爸爸妈妈奶奶都再也见不到了,她,回不去了。

她就是个本本分分混吃等死的上班族,没有什么硕博士学位,也没有什么拿的出的本事,在这个对女性诸多限制的古代她什么都做不了。捋明白这一切的白薇自闭了。

突然,感觉到手指发烫,白薇伸出手,发现大拇指上有个指环若隐若现,这不就是害她穿越的那个捡来的东西么!气愤的白薇想摔了这个指环,奈何拿不下来。慢慢的指环隐去了,在拇指上留下一个小小的朱砂痣。白薇委屈到想哭,肚子又饿了,她甚至自暴自弃的想着饿死吧,饿死了也许就能回去了。

然而饿肚子并没有那么好受,只一会儿,白薇就抱着肚子想念她的现代生活,她一冰箱的肉菜,满满的水果零食饮料,还有她头一天才买的半冰箱冰激凌和她可以叫外卖的手机。

白薇正抱着肚子侧躺着满脑子想吃的,忽然眼一花,再睁眼的时候就出现在一片足球场那么大的地里。地上光秃秃一片什么都没种,角落有个小阁楼。

她慢慢的走过去,敲了敲门。

“有人吗?”等了一会没人应答。

“有没有人啊?”还是没人应答。

白薇伸手轻轻推了一下,门就这么开了。她迈步走进去,入目就是一排柜子,像药店里的药柜。打开一看,空空如也。


白薇:“……”

顺着楼梯上去,满满当当一书架的书,书架前一张书桌,一张椅子,再没有多余的东西。

“……”

还以为能有点什么吃的呢。

踱步到窗口,推开窗户,惊喜的发现有几颗果树,树上竟然还有苹果。白薇赶紧转身下楼跑向屋后。

“天啊,终于有口吃的了!”

伸手摘了果子,都来不及洗洗就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个,连滋味都没尝出来就没了。又摘了一个,总算可以慢慢品尝一下,好甜好脆呀,也或许是自己真的饿坏了,竟感觉这苹果是自己吃过最好吃的苹果。

吃饱站起来拍拍手,这才有心情仔细看看这地方。足球场大的地方,再往里就是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小阁楼旁边有口井,井边一个小木桶,一根绳子。白薇想试试看有没有水,可惜四岁的小身板,拎的动木桶,却未必拎的起一木桶的水。

转身上了进了阁楼,一楼什么都没有。上了二楼,在书架前翻了翻,农业、养殖管理、无一不全,甚至医书都有好几本,也分好了种类标好了签。最多的就是种植养殖一类的。

白薇也没有细看,她在想这是什么地方,难道她又一次穿越了?或者……更玄幻的说,这是个空间?

白薇也是常看小说的,穿越自带金手指的也看过,但当这一切都发生在她身上的时候,她还是感觉不可思议!

脑海里想着出去,一睁眼又躺在四面漏风的房间里了。摸着硬邦邦的被子,白薇暗自咒骂了一句:

“贼老天!”

从醒过来就一直精神紧绷到现在,她也真的累了。天彻底黑了,白薇闭上眼睛没一会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到了天蒙蒙亮,外面传来了打扫院子和小孩说话的声音。白薇伸手揉了揉眼睛,不小心碰到了额头。

“嘶……”这么疼呢。

在床上躺的太久,她也想下地走走。慢吞吞的起身,扶着床闭眼站了会,她还有些头晕。根据记忆穿好衣服,推开门,小豆丁率先看到了她,噔噔噔跑过来。

“姐姐你不疼了吗?你怎么出来了”

白林氏听见声音转身放下扫把走过来。

“微微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躺着,娘打扫完院子就给你做饭”

想起那晚清可见底的稀粥,白薇嘴角几不可见的抽搐了一下。

“我没事了,已经好了,不疼了”

“怎么会没事呢,都晕了,额头还有伤呢。快回去躺着,娘一会做好饭端给你。”白林氏坚持。

“真的没事了,总躺着人会闷坏的,我去看看奶奶。”白薇说着往堂屋走去。

“那你小心一点啊,累了就去休息。”白林氏拗不过白薇,只能由她去了。打扫完院子她还要做饭呢,婆婆也摔了到现在还没醒,村里张大夫说只要醒过来人就没事了。

“娘,我去喂鸡了啊”白锦喊了一声跑开了,家里就两只小鸡,白锦喂养的可勤快了,就等着鸡长大了下蛋换钱呢。

“好,你慢点跑,急什么!”白林氏喊了一声,这孩子,最惦记的就这两只鸡了!

白薇走进堂屋,这屋还算宽敞,桌子凳子倒是齐全,不过窗户也是堵了又堵的。左转支着一张床,说是床其实就是几块木板搭起来的。角落摆着一个掉了漆的柜子。白薇再一次认识到了这个家的穷。

她轻轻的走过去,看着躺在床上的人,真瘦啊,恨不得就剩一把骨头,其实原主的奶奶才三十七岁,可看起来就好像快要五十岁一样。额头用布绑着,还有微微渗出的血迹。

白薇看着老人干裂的嘴唇,转身倒了杯水,用勺子一点一点的喂给老人。喂了几口刚要转身,看见老人颤了颤睫毛,眼珠也动了动。白薇一喜,又再接再厉喂了几口,老人张了张嘴,好像无意识的说了什么,声音太小,她只好把耳朵贴近老人。

“薇薇,薇薇……叫你爸爸……回家……”

断断续续的几个字,白薇听完半晌没回过神,是奶奶,是奶奶跟她一起来了,在医院散步那天,奶奶就一直让白薇给爸爸打电话,总说自己没几年好活了,想回家修养,一把老骨头不想在医院,但白爸爸没有同意,必须要奶奶养好腿才回家,结果就这么来了这里。

“奶奶,奶奶,你醒醒,是我啊,我是薇薇啊,你醒醒啊……”白薇泪流满面摇晃着老人。

院子外白林氏和白锦听见了喊声赶紧跑进来,一看白薇哭的脸都花了,还以为老太太不好了,赶紧让白锦去叫大夫。

“薇薇不哭,大夫很快就来了,奶奶会没事的”

白林氏苍白着脸安慰白薇,心里也在打鼓。老太太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丈夫还在镇上做工,家里连个能拿主意的人都没有。

白薇嗓子都快哭哑了,大夫终于来了,白锦跟在后面跑着。

“大夫快看看我婆婆怎么样了!”白林氏赶紧抱着白薇走到一边让大夫把脉。

“老头子这就看,先别着急。”老大夫赶紧伸手把脉。

白薇死死的盯着大夫的手,半晌,大夫抬起头:“没事了,人快醒了,就是身体虚弱,需要进补,老头子先开点……,唉,最近多吃点有营养的补补吧,我就先走了”

原本想说抓点补药先吃着,想想白家穷的饭都快吃不上了,又哪里吃得起补药,总归吃点好的慢慢也会好的。

“我给您拿诊金!”白林氏站起来快步跑回屋子拿了几个铜板出来塞给大夫。

“麻烦您走一趟了,这诊金您得拿着,我送您!”白林氏把大夫送到门口又转回来,就看见白薇流着眼泪守在老太太床前。

“奶奶,您快醒醒,我是薇薇啊,奶奶”白薇抓着奶奶的手。

“薇薇,奶奶一会就会醒的,别哭了,奶奶看见会心疼的”白林氏安慰着。

也许是听见了白薇的喊声,也许是周围太嘈杂了,老人慢慢睁开了眼睛,看了眼屋顶又闭了闭眼再睁开,还是这样。

“……”

“奶奶,你醒了!”

“娘,您终于醒了”

白林氏和白薇惊喜的声音同时响起


小小的白锦都没能挤上前,伸着脖子看着奶奶眼泪要掉不掉好不可怜。

“奶奶您总算醒了!”

“娘,您饿了吧,我现在就去做饭,您等会!”

白张氏的注意力总算被周围的问候声转移了过来,只是还没等她开口询问这三人怎么回事呢,白林氏就风风火火准备去做饭。

“……哎,等一下!"

刚伸手准备叫住人问问这是什么情况,就被白薇打断了。

“娘,我们先做饭吧,奶奶一天没吃肯定饿坏了。”

白林氏楞了一下:“好,你伤还没好就陪着奶奶吧,锦儿帮我烧火就行!”

还没等白薇找什么借口支走白锦呢,白林氏已经找好了理由带走了白锦。

白薇回头看着奶奶,激动到不知从哪说起。白张氏看着白薇:“小姑娘,你是这家主人吗?我怎么会在你家?”

“奶奶…我是薇薇啊,我们穿越了,现在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我们回不去了怎么办,呜……”白薇的情绪瞬间崩溃,未知的,害怕的,无助的所有一切负面情绪在奶奶面前无法控制的爆发了出来。

“穿越?那是什么?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在你家呢?我明明在医院啊!……你别哭啊……”白张氏被眼前的小姑娘哭懵了。

白薇一愣,对啊,奶奶年纪七十多岁了,农村生活了半辈子,才跟着爸妈搬进了城市。又从没看过小说,怎么会知道穿越是什么?

“奶奶,我们原本是在医院的,可是我捡到一个指环……”白薇急急的开始讲起了这一切,只是才讲了一半,白张氏的脸瞬间血色褪去,剧烈的头痛来袭,她抱着头缩成了一团。

“奶奶,奶奶,您怎么样……”白薇猜到奶奶可能也在接收原主的记忆,看着奶奶这么痛苦又无能为力,急的团团转。

和白薇一样,白张氏好一会才接收完那些本不属于她的记忆,三十几年的记忆让她缓冲了好一会才止住了头疼。抬头,红着眼睛看着白薇,颤抖着嘴唇。

“你是我的薇薇?”

“嗯,奶奶…”

“所以,我们死了,又来到了这里,还借尸还魂到了这家人身上?”

“……也可以这么说吧。”

“……”

祖孙俩相对着沉默了好一会。

“我们回不去了?那你爸妈怎么办?”

“……”

又是一阵沉默。

“如果我们死了还能不能回去?”白张氏率先打破沉默。

“可是如果死了也回不去呢……,如果死了就彻底死了……”白薇不敢这么保证,她怕永远的失去奶奶。

白张氏彻底沉默了,直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打断俩人的思绪,白张氏小声告诉白薇:“可别乱说话。”

白林氏端着饭进来,“娘,我扶您坐起来,您先垫垫肚子。我等会就去挖野菜,家里还有点面,晚上贴饼吃!薇薇你也过来吃!”

桌上放着两碗还算浓稠的粥,白薇应了一声,帮着白林氏把奶奶扶起来。

端给婆婆一碗粥,白林氏转身去了灶房。

祖孙俩一个在床上,一个在桌上默默的喝完了粥,白薇起身:“奶奶把碗给我,我拿去厨房。”

“快点回来啊……”白张氏把碗递过去。

“好,我很快就回来”

白薇拿着碗迈着小短腿走进灶房,白林氏正在和白锦吃饭。看着一大一小两碗绿色的全是野菜的粥,连米都是数的过来的几粒,白薇突然就说不出来话了。原来她和奶奶吃的那两碗不算浓稠的粥都是特殊的,这个家穷的可怜。

“薇薇吃饱了吗?没吃饱娘这里还有。”白林氏看着白薇低着头不说话,还以为女儿没吃饱。

“姐姐,我这里也有,都给你吃。”小不点也开口喊白薇。

“你们快吃吧,我吃的很饱了,下次我跟你们吃一样的,只给奶奶白米粥就好了”白薇低头闷闷的说。

“薇薇不用担心这个,把碗放那吧。娘洗好碗就去挖野菜,不会饿着你的”白林氏笑着摸了摸白薇的头。

白薇点了点头,“那我去陪着奶奶了。”

“好,快去吧”

回到堂屋,看见奶奶正在发呆。白薇走过去,迈着小短腿使劲往床上爬。堂屋的床有点高,四岁的白薇营养不良长得又矮又瘦,费了好大劲才爬上去。白张氏回神,看见白薇这个样子没忍住:“你变成这么大点还真不习惯。”

“奶奶变年轻了啊,我变小了也没事,会长大的”白薇甚至很庆幸奶奶重活一世。

“其实奶奶真的很想回去,哪怕回去立刻就咽了这口气,去见你爷爷,那也算落叶归根。你爷爷一个人,等不到我怎么办。”

白张氏在现代活了七十多年,吃过苦享过福也受过累,汗珠子掉地摔八瓣的种过地,跟着儿子儿媳也住过了楼房。她始终都不能接受自己借尸还魂的事实。她都觉得一辈子到头了,结果现在来到了这里,告诉她能从三十七岁重新再来一次。

她一点都不开心还能活那么久,可是薇薇在这里……如果……无论是回去了还是就这样没了,薇薇该怎么办?

白薇感受到奶奶消极的情绪,都快吓哭了,就怕奶奶想不开寻死觅活。

“奶奶,不要丢下我,那我怎么办?我只有你了,奶奶,你别吓我……”白薇吓得语无伦次。

外面传来脚步声,白薇擦了擦眼泪,红着眼抬头,白林氏进来了。

“娘,薇薇,我去后山挖点野菜,锦儿就在家玩,我很快就回来”

白张氏点了点头,看着随后进来的白锦,“好,薇薇会看着的,你放心去吧。”

白林氏看了眼白薇,发现白薇红着的眼眶,摸了摸白薇的头哄着,“薇薇别担心,奶奶会好起来的,娘去去就回,你看着锦儿好不好?”

白薇点了点头,“好。”

白林氏转身出去了,白锦走过来抓着白薇的手摇了摇,“姐姐不难过,奶奶一定会好起来的,锦儿陪着你。”

白张氏转过头,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带他去外面玩吧,我睡一会。”白张氏心乱如麻。

“奶奶,我陪着你……”白薇小声的说。

“去吧,你在这里,我不会干什么的。”白张氏挥了挥手,躺回被窝,闭上了眼睛。

白薇想了想,是啊,奶奶是不放心她,“那您有事喊我,我就在门口。”

说完趴着滑下床,对,就是滑,她人小腿短,只能这样下去。牵着白锦到外面,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门口发呆。也没跟白锦玩,毕竟她一个灵魂二十几岁的人,也不知道要跟小孩玩什么。

白锦看了看白薇,姐姐好像不高兴,也没敢吵姐姐,自己上一边玩去了。

屋里姐弟俩出去以后,白张氏睁开眼睛看着屋顶出神。如果只是自己,活了七十多年也够了,她搏一把万一回去了呢?可是,现在还有薇薇,孙女还那么年轻,才刚刚开启她的人生。她不敢博,如果真的就此……她没法原谅自己。

她也是读过书的,知道古代的落后。何况她那个年代女人也没有多容易,更遑论古代。

但如果留下来,就再也见不到儿子孙子,也无法落叶归根对老头子有个交代。在这个地方还要担惊受怕哪一天说错了话被人家当成妖魔鬼怪。

白张氏想着想着睡着了,想了那么多事,她太累了。

白薇中途进来看了一次,发现奶奶睡着了,又出来坐在门口发着呆,白锦坐不住,一会跑到这一会跑到那,白薇看着他,想起小豆丁喝的那碗野菜汤,这小孩都没吃饱,也不知道哪那么大精力跑来跑去。

坐了一会白薇想上厕所,循着记忆找到了所谓茅坑。用稻草围起来的,真的就是一个坑,两侧分别架着木板。旁边放着个竹筒,里面放着几个竹片。白薇不经意瞥过茅坑,这一看,差点便秘。坑里白白胖胖在翻滚的那是什么!

欲哭无泪的上了个厕所,终究没能上大号。匆匆回了院子,洗了好几遍手,最主要的是,白薇想洗洗脑子。晚饭大概能省了!

太阳越来越大,白薇也不知道这是几点,只能看太阳估摸着应该是正午吧,白林氏回来了。

“薇薇,锦儿,娘挖了好些野菜,晚饭我们吃饼子。”

“娘,你回来啦!”小豆丁跑过去抱着白林氏。

“嗯,晚上娘做好吃的,锦儿先去玩。”白林氏把竹篓放在灶房门口。

转身去喂鸡打扫鸡舍去了。做完这些日头又西斜了一点,又给水缸打满了水 ,洗洗手开始摘野菜,洗野菜。

“锦儿帮娘。”小豆丁噔噔噔跑过去。

白薇看着白林氏忙来忙去,想起她跟奶奶特殊的白米粥,起身走过去。

“我也来帮忙”说着挽起袖子准备帮忙摘菜。

“娘摘好菜你洗洗就好了,薇薇还小。”白林氏笑了笑。

洗好野菜放一边沥水,白林氏又开始洗衣服,等洗完全家人的衣服,也是时候开始做晚饭了。

白薇还小,只能烧烧火,因为受伤的缘故,烧火的活也被安排给白锦了。别的她也做不了,就回去陪着奶奶了。

轻手轻脚进了堂屋,白张氏已经醒了,四目相对。半晌,白张氏憋出一句:“你饿吗?”

“……早就饿了,奶奶也饿了吧?我这里有苹果您要不要吃?”

“还有苹果?”白张氏惊讶了,她记忆里没出现这东西啊。

“这个我一时说不清楚,等晚上告诉您,不过您得吃快点,一会就要吃饭了,被看见没法解释”

“那算了吧,晚上再吃吧。”白张氏摆了摆手。

又是一阵沉默,白薇不敢开口,她怕奶奶做什么不好的决定。其实她自己也很迷茫,她自己都很难接受,更别提奶奶了。

但是比起在这里生活,她更怕的是失去奶奶。

“奶奶……”

“薇薇……”

白薇和白张氏一起开了口。

“奶奶您先说”白薇低下了头。

白张氏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薇薇,如果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奶奶再重新养你一回。至于你爸妈……他们还年轻,再说,还有你哥哥……”

白薇震惊的抬头看着奶奶,鼻子一酸,“奶奶,这辈子换我养你。”

她都做好了准备奶奶会决定试试能不能回去,也做好了劝奶奶的准备,她只是不想承受失去奶奶。没想到奶奶会说出这番话,白薇知道,奶奶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很艰难,奶奶是为了她,心里更觉得内疚。

“傻孩子,你如今才四岁。”白张氏摸了摸白薇的头,“我们好好商量一下这个事吧,就算回不去,也不能让人把我们当妖魔鬼怪。”

“等晚上吧,晚上我跟奶奶睡,一会就该吃饭了。”白薇点了点头,紧跟着心里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提心吊胆了。

“好”白张氏笑了笑,“我想下地走走。”

“我扶您起来!”

白薇高估了自己,小短腿上床都费劲,更别提扶一个成年人了。尴尬的笑了笑,“奶奶……”

白张氏看了没忍住笑了一声,“不用你扶,只是摔到了头,又没摔到腿。”

白张氏自己慢慢下床,白薇赶紧过去扶着。双脚落地那一刻,白张氏紧张了一下。

“奶奶,还好吗?”

“毕竟坐了那么久的轮椅,一时之间有点紧张,没事,走几步就好了”

白薇扶着奶奶往外走,越走越稳。

出了门,看着空空如也的院子,白张氏,“……穷的底掉!”

慢慢走去厨房,白林氏正在里面忙碌,看见婆婆来了赶紧迎过来。

“娘,您怎么出来了,这么不多躺躺,马上饭就做好了。”

“总躺着骨头都酥了,我下地走走。”

白张氏看了看锅里,绿色的野菜米粥,边上贴着几个菜饼子,饼子也是菜多面少。

白张氏:“……!”

转身走到堂屋门口,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跟白薇说悄悄话。

“太穷了,简直太穷了,还得林氏经常去娘家打秋风,吃都吃不饱!”

“我们中午吃的还是特殊的,她们就吃野菜汤”白薇捏了捏奶奶的手。

“……”

“娘,薇薇,进屋吃饭啦!”白林氏端着饼子进了堂屋。


祖孙俩对视一眼也进去坐好,白林氏又端了一趟粥才带着白锦坐下吃饭。白薇想起中午的画面实在吃不下去,只能喝了几口粥看着大家吃。一顿饭除了白锦吃饼子时不时的咋呼和白林氏的轻言细语,就没了别的声音。

“薇薇你怎么不吃?”白林氏看了眼白薇问道,白张氏闻言也投来询问的眼神。

“……我不饿!”她能说什么。

“那娘给你留着,等你晚点饿了再吃”白林氏还以为白张氏给薇薇吃了什么,也没多想。

除了白薇,每人一个饼子,一碗野菜粥,晚饭就这么解决了。白林氏去刷碗,白锦是个坐不住的,又跑去院子里玩了。白薇帮忙把碗筷收到厨房,也没有别的她能帮到忙的活了。

“薇薇,你去带锦儿玩会吧,娘很快就洗好了。”白林氏转身催促着白薇。

白薇动了动嘴唇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带着小豆丁到奶奶门口,她迷茫了,玩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姐姐,我们玩捉迷藏吧?”

白薇抽了抽嘴角,她又不是真的四岁小孩,就这么大的地方,藏到哪里她找不到?

最终还是白张氏从墙根拔了根草,三两下编成了一个草蜻蜓,惊呆了白锦。

“奶奶好厉害,这个好玩!姐姐一起玩!”小豆丁还没忘了姐姐。

“姐姐不玩,姐姐看锦儿玩。”白薇笑着点了下小豆丁的鼻头。

“那我玩一会就给姐姐玩。”白锦拿着竹蜻蜓跑开了。

白林氏收拾好灶房天还没黑透,趁着这会功夫回屋补两件衣服,都是白山的衣服。丈夫在镇上帮地主家盖房子,力气活比较磨衣服,经常打补丁。不过一天能赚二十文,一个月就六百文,不少了。不过这个活也快干完了,孩子她爹也快回来了。

还没补好衣服天就黑透了,看不见了,也没舍得点油灯。听着院子里传来儿子的笑声,白林氏笑了笑。日子虽然穷但是她儿女双全,丈夫疼她,婆婆也不是那磋磨人的,对她一直和颜悦色。她和丈夫还年轻,以后总会好起来的。

转身出了屋门,看婆婆和女儿也在院子里坐着。

“娘,薇薇,你们咋还没回屋睡觉,天都黑透了,晚上凉。”

“你先带锦儿去睡觉,薇薇今晚跟我睡吧,晚上口渴还能帮我倒杯水。”白张氏想了想,找了个看起来还算合理的理由。

“啊,那好,娘,我先带锦儿去睡觉。薇薇你晚上照顾好奶奶啊。”

白薇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您和锦儿也早点睡。”她实在是难以开口叫娘,白林氏比她现代的年龄都小,她需要适应……

“好,锦儿!别玩了,回屋睡觉了!”白林氏喊道。

白锦小跑过来,“娘,你看奶奶给我编的小蜻蜓,可好看了!”

“好,明天再玩吧,回屋睡觉了。”白林氏牵着儿子的手回了屋。

白薇看着一大一小回了屋转过身,“奶奶,我们也回屋吧。”

“好!”

一老一小摸黑上了床躺下,白薇握着白张氏的手,“奶奶,你闭上眼,我试试看能不能带你去个地方,然后咱们再商量别的。”

白张氏闭上眼睛,没几秒就听见白薇的兴奋的声音响起。

“奶奶奶奶,快睁开眼睛!我能带你进来这里!”

白张氏睁开眼震惊了!明明刚刚天黑透了,都上床了,现在又站在地里,还是大白天?抬头一看,没有太阳?

“薇薇,这怎么回事!我们又换地方了?为什么没有太阳?”

“奶奶您别急,听我慢慢说……”过了半个小时白薇又从头把这个空间的由来跟奶奶掰扯明白。

“意思是这一小片地方是我们自己的,别人进不来?”

“对!”

“……!”白张氏目瞪口呆,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事?不过想想她都借尸还魂了,这个就变得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奶奶我带您去阁楼看看吧?”白薇拉了拉奶奶的手。

白张氏木着脸任由白薇拉着她进了阁楼,一楼还是那一排排的空柜子,二楼还是那满满一书架的书。

“……有啥可看的?”白张氏泄了气。薇薇之前说这地方有多神奇,现在她就有多失望。忍不住在心里咒骂【贼老天,给的这是什么!】

“……楼下有苹果”

“那你带我上楼干啥?”

白张氏又木着脸被白薇带到了屋后,看见又大又红的苹果眼睛才亮了亮。

“总算有点有用的了。”

伸手摘了两个,走到井边,打了一桶水洗了洗苹果,递给白薇一个。咬了一口自己的,还挺甜!不知是不是晚饭没吃饱,总觉得这个苹果格外好吃。

吃完把洗了苹果的水倒到苹果树下,又打了一桶水上来。想喝口水,这儿也没个杯子什么的,只能用手掬了一捧就这么喝。一口水下肚,浑身说不出的舒服。

“薇薇,你喝口水试试……”

白薇奇怪的看了奶奶一眼,也喝了一口水。刚下肚,一股暖流从腹部蔓延开来。白薇眼睛亮了亮,又喝了一口,呆呆的看着白林氏。

“奶奶,这大概不是普通的水,或许是灵泉!”

白薇也看过穿越小说,带灵泉的也不是没有,只是没想过老天会眷顾到她。

“奶奶,以后就喝这个水,有病治病,没病预防!”

“真这么厉害?”

“您就听我的,就算没这么厉害,这水也比外面的好喝呀!”

白张氏想想也对。

看着眼前这一小片地方,白张氏想了想开口,“薇薇,既然我们回不去,决定了要在这里生活,就得按这里的方式来。这是古代,比我那个年代还要久远,女人没法抛头露面赚钱上学,你能接受吗?”

白薇认真的想了想,她得接受皇权制度,得适应男女的不平等,得接受不能抛头露面,得接受不能上学,做个文盲。但是这样就可以留住奶奶,或许放弃城市的快节奏接受这里的养老生活也没什么不好,只是爸爸妈妈……时间久了他们会好起来的吧……


“奶奶,我们没别的选择。”

“好,那既然这样,你也不能再把自己当成是二十多岁的人,哪怕不像四岁,至少也要有个孩子样。我那个年代的人都迷信,更别说古代了。别让人把我们当妖怪。该叫人家娘也得叫,林氏是个不错的人。”

白张氏看着白薇,她就刚醒过来的时候听见这丫头喊了一声娘,多半还是因为情急之下担心自己喊的。

“……好。”

“这块地再说吧,连个种子都没有。”

“咱们出去睡觉吧,要不明天该起不来了。”

“好。”

牵着奶奶的手,念头闪过,两人又回到了破屋里,白张氏拽了拽发硬的被子又一次感叹。

“……唉,真穷!赶紧睡觉吧。”

祖孙俩闭上眼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院子里白林氏正在切草喂鸡,喂完鸡打扫一下院子差不多就可以准备做饭了。

白张氏听见动静也醒了,刚要起床白薇也醒了。

“奶奶起这么早啊?”白薇揉揉眼睛。

“不早了,你娘早就起来了。”如果不是薇薇在身边,她才不会在这个地方睡得这么踏实,白张氏想着。

“那我也起床吧。”白薇扭了扭身子。

等祖孙俩穿好衣服走出门,白林氏已经喂好了鸡,要开始打扫院子了。

“娘,薇薇,你们先洗洗,我扫完院子就准备做饭了。”白林氏喊了一声。

“……先不急!”白张氏一听要做饭就想起了昨天的绿粥,默了默转身回屋打开角落的箱子,从最底下拿出来个破旧的布包。打开一层又一层,才看见,一个五两的银锭子,几个小银角子,还有六串铜板,这是这个家公中所有的钱了。

咬咬牙,拿了一串铜板出来,把其他的放回去。

“翠芝,这吊钱你拿去买点豆腐,切块肉回来或者到隔壁你叶婶子家换点面回来,咱们煮面条吃也行”白张氏把钱塞到儿媳妇手里转身洗脸去了。

没错,白林氏叫林翠芝,大湾村林家大女,底下两个弟弟。村里人起名都随便,说是贱名好养活。白薇和白锦的名字与众不同,因为这姐弟俩是白家的心头宝,白家往上三代单传,都只有一个儿子。好不容易有了白薇这个女儿,白张氏求人给取的名字。

白家只有白山一个劳动力,家里那两亩薄田种不出什么东西,还要交税收。白山除了种地还要出去做零工赚钱,尽管日子难过,却从没亏了孩子,白张氏有的孩子从来没少过,但还是长得瘦瘦巴巴的。

白薇出生第二年就有了白锦,虽然家里穷的底掉,白张氏心底还是希望孩子能读书,以后前程似锦。从白锦出生开始起偷偷摸摸攒钱,希望攒个好几年能送孩子读书。

林氏看着手里的一吊钱有点心疼,家里就丈夫一个能赚钱的劳动力,钱不多,屋子都修不起,过段时间下雨还不知道怎么办。自己倒无所谓,可大夫也说了婆婆要养身体的,女儿和儿子也那么小……

咬了咬牙,丈夫快回来了,到时候还能有几吊钱,先换点面吧,白林氏转身出门了,白锦也屁颠屁颠跟着去了。

白张氏先教了白薇怎么用柳树条清洁口腔,就去洗脸了。洗完脸,抬眼看了白薇一眼,这一看就傻眼了。

白薇用柳树条戳的嘴都流血了!

“……你仔细点啊,那能那么戳吗!”

白薇内心是崩溃的,她在现代虽然也跟奶奶在农村生活过,可也没有到这个份上啊。又突然想起昨天的茅坑,赶紧漱了口跟奶奶讲了。

她从原主的记忆里知道,上完厕所要用那个竹片刮一刮,用完之后清洗干净晾干之后放回去重复使用的。

她可以克服一下用竹片……刮一刮!

但是! 洗洗晾干接着用是什么鬼?而且还是公用的!

白张氏听完默了默,其实她小时候就用过。有竹片就用竹片,没有竹片,木片也是用的。不过也没有到重复用的地步。

“薇薇啊,这是古代,再有钱的人家也不可能用纸擦屁股,纸那是读书人才有的东西”

看着白薇一脸便秘的表情,白张氏张了张嘴,她还没说说那个月事带的事情呢。想了想算了,等薇薇长大的吧,现在还早。

“……等吃完饭的,奶奶带你上山砍根小竹子,咱不公用,好吧?”

白薇木这脸点了点头,没办法,她也变不出纸来。

没一会儿白林氏拎着一小袋面回来,一块豆腐。这点子粗面都用了40文钱,不过能吃大半个月的。肉得去镇上才买的到,一块豆腐2文钱。

“娘,我去做饭!”说着把剩下的钱递给白张氏。

看着手里的钱,白张氏知道儿媳妇舍不得多买,叹了口气,还是太穷了啊……

“一起做吧,吃完饭我带薇薇去后山一趟挖点野菜回来”白张氏怕林氏舍不得多放面也跟去了灶房。

“娘,我去挖吧,您伤还没好。”白林氏有些担心。

“没事,已经好了,就剩了点擦伤。”白张氏还想去砍竹子呢,她又不好说孙女要单独用竹片。

“那您得慢点。”

看着白张氏舀了两大瓢面,林氏张了张嘴,“娘,要放这么多吗?”

“好不容易吃顿好的,总要吃个饱吧。”白张氏看了看调味料,除了见底的盐罐子和见底的猪油罐子就没有别的了,连把葱都没有。她望着粗面心想,这还好的呢?能有味吗?

白张氏知道这个时代调味料单一,除了有钱人家,普通百姓能吃饱就说明已经很有家底了,但还是忍不住吐槽。

林氏想了想,也对。两个人分工合作,一个和面一个洗菜。

“小姐啊,你可要快快长大啊生鸡蛋啊!”白锦看着他的两只小鸡碎碎念。

白薇百无聊赖坐在门口,看着院里的水缸突然眼睛一亮,她可以掺些灵泉进去啊,这样家里人都能喝。

跑到水缸边跳了跳,“……”她够不着!

想了想跑去水井边,伸了手进去,动了动意念。所幸这样真的可以,要不然她这小身板也没法拎桶放。


看着手指上的涓涓细流,这样她啥时候能放够啊?

“算了,每天放一些,总能好一点的。”

很快,厨房传来面条的香味。白薇囧了囧,她肚子竟然都开始咕咕叫,明明吃过苹果来着。

白锦更是跑进厨房围着白张氏和林氏转,“奶奶,娘,好香啊……”

“那一会锦儿多吃点好不好?”白张氏笑着。

“马上就出锅了,锦儿去叫姐姐来吃饭。”林氏嫌小豆丁碍事。

“好!”白锦飞快的跑了,“姐姐,姐姐,快来吃饭啦!是面条 ! 好香好香的!”

“就来了!”

林氏擀面的手艺不错,她娘家比白家好一点,偶尔也擀面条吃。两个弟弟当时到了说亲的年纪,要娶两个儿媳妇,林家也一下子捉襟见肘,恰好白张氏愿意掏空家底给独子娶媳妇,她就嫁过来了,嫁过来之后白家穷就极少做了。

“快坐好,吃饭了!”白张氏发话。

一锅面虽然也放了不少野菜,但至少能踏踏实实吃个饱。白锦更是吃的头也不抬,三岁的小孩子,吃的极认真,一点不舍的掉。

“娘,我想换点菜种子,咱们自己也种点菜。”林氏想了想跟婆婆说。家里院子里有点空地,可以种点菜,要不过了季节没野菜了吃什么。

“是该种点菜,下次看谁去镇上顺便让带点种子回来。”白张氏想到厨房里没油也没盐,还是得找个时间自己去一趟镇上啊!

“吃完饭我带薇薇去山上。”

“奶奶,我也想去……”白锦抬起头,眼睛亮亮的。

“好,那你不能乱跑,山里有蛇。”

“嗯嗯!”白锦点头如啄米。

吃完饭林氏洗碗,白张氏带着两个孩子背着竹篓拿了把砍刀上了山。

一路上也没看见什么人,她们家在村头,上山的路上不用经过谁家门口。

白家是战乱时外来逃荒的,在五里村落户过了好几代了,慢慢也融入了村里。村子里张家族人居多,村长就是张家的,在村里有绝对的话语权。

村子里人都挺淳朴,当然也有个别难缠的。

一路上白锦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现在上哪都不忘带上他的小蜻蜓,没办法,这时代的孩子真没什么玩具,小心翼翼的捏着就怕丢了坏了。

到了平时挖野菜的地方,白张氏看了看,这片地方已经被挖的都没什么了,带着俩孩子绕了绕,“就这吧,你俩可别离太远啊,锦儿跟紧姐姐。”

这是个小斜坡,有一小片竹子,再往左走几十米就有条小溪。这边坡上虽然也被挖过,但还有些野菜,不过白张氏主要是来砍竹子的。

白张氏砍竹子去了,白薇带着弟弟挖了一会野菜就累了,没办法,四岁的身体不允许。

“奶奶挖吧,你带弟弟边上玩。”白张氏砍完竹子回来看着白薇脸都红了。

“奶奶我在附近转转。”

“别走远了啊!”

“知道了~”转身溜溜达达往溪边走去,她想洗把脸,都出汗了。

“姐姐等等我……”白锦颠儿颠儿的跟在身后。

姐弟俩到了溪边,洗了把脸,白薇感觉清爽多了。这才有心情牵着弟弟溜达。

“锦儿,你说水里会不会有鱼……”白薇盯着水面,她想吃……

“不知道呀,娘没说过啊。”

白薇看了弟弟一眼心想,她也是傻了,怎么会问一个三岁孩子这问题,谁会跟三岁孩子说这个。

但是她也没法去看看,就算溪水再小也不是她一个四岁小短腿能下去的,何况这溪水也不小。

白张氏挖了大半篓野菜,看着白薇带着弟弟走过来,“差不多了,回吧。”

“奶奶,那边有条小溪,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鱼。”白薇还是不死心。

“姐姐想吃鱼,奶奶咱们抓鱼吧。”白锦奶声奶气的嚷着。

看着孙女的小短腿,白张氏忍俊不禁,“那去看看吧。”

到溪边一看,水还算不深,白张氏下水看了看,“有,就是太小了,一丁点大,我们去下游看看。”

白张氏到下游比较平坦的地方看了看,“这里应该会有鱼,可咱们没渔网,”说完又补了一句,“我也不会叉鱼。”

看着白薇慢慢垮下去的小脸,白张氏心疼了一下,孙女这几天受罪了。看了眼菜篓子,“别急,咱埋篓子试试。”

她也不知道行不行,试试吧,不行也不损失什么,就当洗洗篓子了。

找了个拐弯的地方,白薇和白锦帮不上忙,只能边上看着。白张氏搬了好几个大石头,堵了窄道。把篓子里的菜倒出来,口对着窄道,后面用石头固定住就好了。

“好了,先这样放着,咱们去山上转转,晚点再来看有没有”白张氏看了看天,还早呢,去山上看看有没有蘑菇什么的。带着姐弟俩进山了,又往里走了走,还是没发现蘑菇一类的。

“也是,都没下雨哪来的蘑菇。”

“奶奶,姐姐!”白锦的声音响起,“那么快看!”

白薇和白张氏转过来一看,“兔子!”

“别出声! ”白张氏轻手轻脚的朝兔子摸过去,还没碰到呢,兔子嗖一下跑没影了。

“你俩过来找洞!”就不信了,这么快不见了,肯定这边有洞!

三个人开始四处找洞。

“我这里!”

“奶奶,这里有!”

姐弟俩的声音先后响起。

白张氏过去看了看,还真是,堵上这俩个洞,再找到洞就能熏兔子了。等白张氏搬了石头堵了洞,一摸衣服,“……!”

她没带火石!

“……薇薇啊我们没带火石,要不明天再来?”

“……”白薇看了看家的方向,凭她的小短腿一个来回差不多得半个小时,明天再来兔子没准都跑了。想想连个肉都见不到的日子,“奶奶我回去拿!”说完转身就跑了。

“记得再拿个篓子装兔子啊!”白张氏喊了声。

“知道了。”

想想也行,反正现在还早,今儿这兔子肯定能抓着。带着孙子找完剩下的洞还找了些树叶子堆好洞口,白薇才呼哧带喘的拖着篓子和火石来了。


点上火,把篓子堵在洞口,三个人不错眼的看着。没多一会就有了动静,兔子一个接一个的撞进篓子,白张氏一收篓子,嚯! 大大小小的有六只呢。

“哇,奶奶好厉害 ! 这么多兔子呢 !”白锦拍着手喊着。

“锦儿有肉吃了开不开心?”白张氏逗着孙子。

“开心 !”

白薇也开心,但她毕竟是个大人芯子,也没蹦蹦跳跳。

这回抓不到鱼也不用担心了!又挖了些兔子爱吃的草盖进去,三人回了河边,白张氏下水看篓子,白薇带着弟弟站在岸边等着。

“嚯 !行啊 ,还不少呢 !”白张氏看着篓子里大大小小的,差不多有二十来条,不过大的只有四条,巴掌大的几条也留下了,把小鱼苗重新丢进了水里。

这回大丰收了,三人兴高采烈的回了家,“娘,娘!你快来看啊,奶奶抓到好多鱼和兔子 !”

林氏正在补衣服,闻声出来一看,呆了呆,“娘,这么多呢!还有兔子呢!”

“咱们晚上炖鱼吃吧,都补补身体!”白张氏说着。

林氏心疼了一下,“咱不卖吗?”

“卖,今天可以吃一条,明天我去镇上把三条大的卖了!那几条小的放水缸里养着。”

“兔子明天也得卖了,再买点菜种回来种。”

“听娘的。”林氏摸着兔子的手顿了顿,又仔细摸了摸,惊讶道,“娘,这兔子怀着小的呢。”

“是吗?”白张氏也摸了摸,“还真有,要不这只养着吧!”

“行!要不那两只最小的一起养了吧,大了再卖。反正家里没啥活,我顺便就养了”家里就剩两亩旱田,种了麦子。也不是上等田,种不出来几粒粮食。林氏想忙也没什么忙。

“好,养吧,就是没笼子啊。”白张氏发愁,笼子她可真不会做。“家里没油了,要不还能杀一只兔子吃,不过炖鱼也不错。”营养!

“娘,我爹会做笼子,要不我现在回去一趟?还能赶在做饭之前回来!”大湾村离的不远,走快点也就半个时辰,林氏这么说着拔腿就准备走。

“哎……等等!”白张氏喊着,“你怎么能空着手去呢,拿条鱼,抓个兔子去!”

“……娘,拿条鱼就好了,兔子卖了还得买米呢,家里快没了。”林氏有点舍不得。

“拿着吧,三只大的呢,剩两只卖了也够了,再说还有鱼卖。”白张氏拿过篓子装了只兔子又挑了条大鱼给林氏。

亲家人不错,没少帮衬白家,以前没能力,现在白得的兔子白张氏也不想吝啬那一只,人情还是得有来有往。

“哎!”林氏也高兴,这是她除了回门唯一一次拎着东西回娘家,以往都是爹娘接济她。

“翠芝,回来看你爹娘啊?”

“翠芝,咋没带孩子回来?”

进了大湾村,村里人看见林氏打着招呼。这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姑娘,长得又标致,可惜嫁的夫家太穷,时不时回娘家打秋风,村里人背地里也嚼舌根。

“哎,李婶子,张婶子,洗衣服去啊?我婆婆让我送只兔子和鱼回来,给我爹娘补补身子,我先回去了啊。”

说完转身走了,身后两个人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远,林氏笑了,心底的那口气都顺了。

“爹,娘,我回来了!”

林父抬头一看,“翠芝啊!怎么这个时辰回来了?”又不能住娘家,看了看天,怕是坐会就得回去。

“翠芝回来了啊?”林母招呼着,“进屋陪娘说说话。”

“大姐回来了啊。”两个弟媳打了招呼。

吕氏和王氏是林氏出了门子后嫁进来的,之前林氏总回来打秋风,她们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不了,娘,我马上就得回去了。”林氏赶紧上去扶着林母,“是这样的,我婆婆熏了一窝兔子,没地方养,我来找爹帮忙做个笼子。爹,你有空吗?”

“兔笼子啊……,要多大的?”

“能养三四只兔子就行!”

“行,没问题,不过今天来不及了,你明天再来拿!”林父想了想道。

“那行,爹,娘,我婆婆让拿一只兔子给你们补补身子,还有条鱼。”林氏把鱼放灶房里又拎出兔子,“娘,装哪啊?”

“哎,你回来就回来,还拎这么多东西,都是肉,留着换钱多好!”林父一脸的不赞同。

“对啊,翠芝,你都嫁人了哪还有往娘家拿东西的道理?”林母也数落着。

吕氏和王氏也一脸的惊讶,不过心里也没那么大意见了。

“爹,娘,你们别担心,是我婆婆非让拿的,我就先回去了。”

两个儿媳妇送了林氏出门,林母看着兔子,“白家日子不好过,翠芝还送了只兔子,亲家母能不能怪她?”

“我看那张氏不像是那种人。”林父想了想,“不过你要是担心,咱们哪天去看看!”

林氏回到家天都快黑了,白张氏已经杀好了鱼,她赶紧接过手做饭去了。

没多大功夫,鱼香味就传了出来,白锦眼巴巴的守在厨房门口。

晚饭一大盆鱼和糊糊,一家人吃的头都不抬,吃完林氏刷碗去了,白张氏带着白薇和白锦。

“奶奶,明天我也想跟你去镇上。”白薇也好奇,她还没去过呢。

“奶奶我也想去……”白锦也凑热闹。

“我要去卖兔子和鱼,你俩跟着干啥,镇上有拐子,专门偷小孩卖呢。”白张氏头疼,白薇还好,白锦这么小,丢了咋整。

“我就跟着您,保证不乱跑!”白薇央求着。

“我跟着姐姐……”白锦也不甘示弱。

“奶奶,您就答应吧……”

看着两张期盼的小脸,白张氏想了想,她卖的是活兔子,应该会很好卖,带着这俩也没事,中午就能回来。

“明天再说,起不来的就不带!”小孩子嗜睡,明天能不能去就看他俩自己了。

“喔!明天可以去镇上咯!”白锦自动忽略了起不来哪句话,蹦蹦跳跳欢呼着。

“娘,你要带孩子去吗?”林氏洗好碗出来正好听见,“她俩太小了,不定性,带上添乱。”


“我会跟紧奶奶的”

“我跟紧姐姐……”

俩人异口同声的保证着,林氏还想说什么被白张氏打断,“她俩明天能不能起来还不一定呢。”

“娘,我要睡觉,现在就睡觉。”白锦拉着林氏的袖子往屋里走,林氏哭笑不得,“那娘你早点睡觉,薇薇也快去,我先带锦儿去睡。”

第二天早早的天才蒙蒙亮,白张氏就起来了,白薇一听见动静立即跟着起身,闭着眼睛穿衣服,直到下地才勉强有点精神。出了屋门,院子里白锦已经蹦蹦跳跳等着了,林氏不放心的交代着。

“……”

这也太积极了,白张氏想着。

洗漱好吃了个干巴巴的饼子,一行人出了门。白薇小朋友牵着弟弟,白锦还拿着自己的小蜻蜓。白张氏背上篓子里装着兔子,手里拎个篮子放着鱼。

镇上不算太远,大概走了有半个时辰就到了,这还是两个小短腿一路上叽叽喳喳,累了时不时休息的结果。

到了集市,来得早,人还不多,白张氏找了个地方摆上摊,白薇带着白锦也蹲在旁边。

“薇薇你带着弟弟看着,我去那边打听一下价格。”白张氏交代了一声,就过去了。

很快白张氏就回来了,叹了口气,“一只兔子才六十文钱,鱼才二十五文。总共加起来能卖一百七十文。”

白薇呆了呆,才卖这么点,能干啥,家里什么都缺,连盐和油都快没了。

“奶奶,要不我们找酒楼卖?”

“哪有酒楼就只收这两只兔子两条鱼的?咱又没门路。”白张氏叹了口气。

白薇想了想也是,就没再做声。

过了会,“奶奶你带钱了吗?”白薇想起这里菜品单一,想想看过的那些小说,可以卖菜谱啊,顺带着就能给兔子卖了。悄悄在白张氏耳边说了说。

“带了,那咱们试试?”

决定了三人就去找酒楼了,一圈下来,“这小集市没有大的酒楼,只有一家看起来还算宽敞的饭馆。”

“进去看看吧,只能这样了。”来都来了,试试不成也就死心了。

时间还早,饭馆里还没什么客人,小二正在打扫卫生,看见进来的三人,“客官要吃点什么,小店馄饨面片面条都有。”

小二没介绍菜,想着这三人看起来穿的不好,应该最多也就吃碗馄饨。

“我们找一下这里的掌柜谈点事情,能不能给通报一下?”白张氏想了想上前问道。

小二奇怪的看了眼白张氏,又看了她背的篓子,看起来应该是个村妇吧,找掌柜能有什么事呢?不过这不是他一个小二该操心的,只是通报一声又不麻烦,见不见是掌柜的事。

“那等会吧,我进去问问。”

“掌柜的,外面有人找你,说有事情要谈,您要不要看看?”

“有事情?”掌柜的看了眼小二,想了想,“好。”

看着柜台前站着的祖孙三人,掌柜的奇怪的看向小二。

“小的也不知道什么事,就是她们找您。”小二赶紧解释。

“掌柜的,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有点生意跟您谈。”白张氏赶紧迎上去。

一句生意引起了吴掌柜的注意,看了眼一老俩小三人,哪有谈生意带俩孩子的!不过上门是客,总没有轰出去的道理,听听吧,反正谈不成他也不损失什么,转身带人进了后院。

“能借您的厨房一用吗?我做个菜,咱们才好接着谈。”白张氏开门见山。

掌柜的愣了愣,招呼小二带白张氏进了厨房,现在倒是不忙,厨房借她也无妨,倒要看看她能做出什么来。

白薇带着白锦乖乖坐在后院等着白张氏。

厨房里面就一个厨师,惊讶的看着白张氏。小二给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厨师就看着白张氏杀兔子,处理鱼,虽没针对但也没帮忙的意思。

白张氏光准备食材就用了不小的功夫,这才起锅做菜,也不介意厨师看会不会偷师,反正菜谱都得卖了。

没一会,厨房就传出香味,厨师一脸热情围着白张氏问东问西,掌柜和小二都跑进来看。

做了个酱烧兔肉和焖鱼,因为她舍得放油,又在下锅之前腌了肉,菜其实很简单,只是这里的人没这样做过。看着掌柜和厨师迫不及待想吃的样子,有戏!

“掌柜的,就在这里试吃吗?”

“不不不,到厢房吧,边吃边谈。”示意小二把菜端到后面,“您请!”厨师也跟着一起来了。

看着和颜悦色的掌柜和紧跟着的厨师,白张氏心里有底了,至少不会很便宜。

落座之后,掌柜和厨师先后开始品尝,其实食材还是那些食材,调料也还是那些调料,但就是好吃,好一会俩人才停下来。

“夫人,这就是您要跟我谈的事吧?”

“是,这两个菜您要是满意,我可以卖菜谱。”白张氏看着掌柜。

“你这菜确实是好吃,但你也知道,镇上没有酒楼,我这虽然是饭馆但毕竟比不上酒楼,价不会太高。”说完就等着白张氏开价。

其实他没说的是他的东家在好几个县里都开了酒楼,只不过这个镇子小只能开个饭店,东家不看重,就由他坐镇了。

“您也知道,这菜就是酒楼也未必就做的出来,我卖的是手艺,您给的价位要是合理,我就不用跑县城一趟了对吧?”

掌柜的噎了一下,知道眼前这老太太不好糊弄,这是在告诉他,价格要是不合理,就要去县城卖。又心里算了算这两个菜还可以送去县里,以后能带来的利润,那都是他的功劳。咬了咬牙,到手的买卖总不能让给别人。

“两个菜谱50两,不能再多了!我这价位也许比不上县城,但往后你家送来的野味家禽比集市上贵5文,多少都收,怎么样?”

白张氏心里激动,面上没显,这两个菜她想着能有二三十两不错了,这一下五十两,看来这新鲜吃食很受欢迎啊。

至于送野味,她没想过,家里又没人会打猎。

白薇和白锦心里也激动,五十两啊,能买好多东西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