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战神归来我老婆是幕后大佬

战神归来我老婆是幕后大佬

蓝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洛阳是冥王殿殿主,史上最年轻也是最强大的神级高手。同时,他也是大夏军功第一人的传奇存在。他明明有更光辉的未来,但他却自愿把自己关在海岛上六年,一直在赎罪。只因他在回家探亲时,中了算计,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染指了一个女人。身为军中神话,冥王殿殿主,他无法逃避责任,于是自缚六年。六年后,一条条信息发来,是她求他去救他们的女儿!

主角:陈洛阳   更新:2022-07-15 21: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洛阳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神归来我老婆是幕后大佬》,由网络作家“蓝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洛阳是冥王殿殿主,史上最年轻也是最强大的神级高手。同时,他也是大夏军功第一人的传奇存在。他明明有更光辉的未来,但他却自愿把自己关在海岛上六年,一直在赎罪。只因他在回家探亲时,中了算计,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染指了一个女人。身为军中神话,冥王殿殿主,他无法逃避责任,于是自缚六年。六年后,一条条信息发来,是她求他去救他们的女儿!

《战神归来我老婆是幕后大佬》精彩片段

无垠大海之上,荒僻孤岛当中。

一座充满现代高科技气息的监狱,屹立在中央。

这里是举世之力打造的监牢,关押着当世无数穷凶极恶之辈。

但今日,他们乖巧的如同鹌鹑,整整齐齐乖乖巧巧的列队站在广场上。

领头的大汉,号称血屠。据说屠灭一个小国,手里沾着上万人的血。

但此刻,他神情恭敬的站在门口,眼神畏惧,盯着一扇紧闭的大门。

换句话说,在场的所有人,目光都落在这扇大门上。

在他们四周,高耸的墙壁上,无数警卫紧握着手中的枪,神色警惕。

高墙上,黑洞洞的散发着恐怖气息的枪炮,全都对准了这扇门。

“六年了,我承诺的时间,终于到了。”

大门缓缓打开,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年轻人,伸着懒腰走了出来。

他的肩膀上,蹲着一只雪白的貂。

“尊上,您要离开这里了吗?”

血屠弯腰,不敢让自己的视线,落在年轻人的脸上。

他身后,上百个同样穷凶极恶的狠人,齐齐低下了头。

他们的心中,都在嘀咕,鬼知道为什么这位冥王殿殿主,史上最年轻也是最强大的神级高手。

同时也是大夏军功第一人的传奇存在。

竟然会被关在这里,而且一关就是七年。

本来,他们在岛上虽然无法离开,可也算是逍遥自在。

结果这位爷上了岛,完全军事化管理。不听话的,想反抗的,现在骨头都被鲨鱼嚼成了渣。

陈洛阳没理他,从一旁走过来的监狱长手中接过破旧的背包。

这是他七年前登岛时候,交出来的。

监狱长不敢检查,现如今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

陈洛阳拿出手机,开机。

冥王殿特制的手机,静置七年,电池依旧处于可使用状态。

但手机刚打开,他的目光就变了。

数封短信,雪花般涌入。

“陈洛阳,你这个畜生,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情?”

“你为什么不回我信息,孩子就要出生了,难道你要让她生下来就没有爸爸吗?”

“他们说囡囡和贵人的心脏血型匹配,要取了她的两个肾脏。陈洛阳,我没办法了。求求你,回来救救你的女儿吧。”

“算了,你不用回来了。囡囡已经被他们抓走了。”

“再试一次,如果还不行,就让我陪囡囡,一起死。”

前两封短信的时间,时隔多年。

最后两封,发送的时间,就在昨天。

陈洛阳的眼睛瞬间变得猩红,他在这里,自缚六年。

起因便是那一晚,回家探亲,他中了算计,神志不清。结果将自己的初中同学,林妙嫣强暴。

身为大夏军中神话,冥王殿魁首,他无法逃避这件事情。

于是自缚六年。

可没有想到,林妙嫣竟然怀孕了,而且选择将孩子生下。

现在,有贵人需要更换肾脏,竟然要取了这个孩子的两个肾脏。

这是要她的命!

贵人?谁能比陈洛阳的女儿更尊贵?

陈洛阳的眼中,已经满是怒火。

他按下手机:“现在,立刻给我准备一架飞机,五分钟,我要看到飞机出现。”

监狱长插嘴阻止:“这里是大海中央,即便是你,想要离开,也只能乘船,不可能有飞机!”

但天际,一个黑点出现。

紧接着,轰隆隆的声音响起。

一架飞机出现在头顶,飞机刚开舱门,陈洛阳脚步一点,原地纵起。

直接坐在了里面!

“以最快速度,赶到江城!”

陈洛阳的声音在颤抖,他很怕,短信里还没有见面的孩子,就这么死去。

那他此生,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是。”坐在驾驶室里的男人肩抗五星,他听出了陈洛阳声音里的急切。

一脚将油门踩到底。

“太慢了,再快,再快,再快一点!”

陈洛阳忍不住,接连催促,他的心开始颤抖。

一定要赶得及。

一定要赶得上啊!!!


江城,一座枯败的仓库中。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在交头接耳。

“这回的单子,可真是够赚钱的。取出两个肾脏,就能赚到一百万。”

“对那位贵人来说,区区一百万,算得上什么。”

“是啊,抓到的小女孩,也是个被赶出家门没人管的。贱民的后人,死了也就死了。”

“能用她的贱命,换两位贵人的性命,是她的福分。”

在他们旁边,冰冷的手术台上,绑着一个小女孩。

小脸煞白,眼神惊恐。

她的嘴,被胶带贴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但一个医生走过去,将她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

“叔叔,你们放了我好不好。妈妈找不到我,会担心的。”

囡囡哀求道:“妈妈身体不好,我不想让她担心。”

“你放心,一会,你妈妈就不用担心你了。”医生随口应付了一句,对其他人说道:“准备开刀。”

旁边的护士开口问道:“这里好像没有麻药。”

“要什么麻药,麻醉会影响到器官的状态。”

医生满不在乎的举起手术刀:“直接取下来的,移植上去效果才是最好。”

“她死定了,疼不疼的有人会在乎吗?”

这一下,连护士都愣住了。

不打麻药,活取肾脏?

这听着,就让人觉得惊悚。

突破道德限制。

但她的眼睛里露出兴奋,迅速取出酒精涂抹在囡囡的腹部。

随后,冰冷的手术刀落在上面。

钻心的疼痛让囡囡尖叫起来,手术刀割裂皮肉,就像撕开碎片一般的声音。

血液,淌了一地。

很快,一颗肾脏被取了出来。

囡囡,也疼的昏了过去。

医生换下手中的手术刀,看了一眼,吩咐道:“那她弄醒,在我取完肾脏之前,她都要处在清醒状态。”

仓库里很简陋,设备并不齐全。

护士转头扫了一圈,直接走过去,打了一盆冰水,猛地泼在了囡囡的脸上。

她睁看了眼睛,再一次陷入到剧烈的痛苦之中。

但她的嗓子,早就喊哑了,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眼泪,瞬间脸颊不停的流下。浑身颤抖着,可偏偏四肢被固定住,她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一双透亮的大眼睛,蒙着痛苦,透着绝望。

医生举起手中的手术刀,割向囡囡的另一侧腹部。

同样的声音响起。

囡囡的瞳孔已经发白,无神的眼睛望着上方的棚顶。

她还没有见过爸爸,就要死了。

死亡,是什么,她还不懂。

不过听说,要是死了,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爸爸了。

从小到大,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只有她,没有。

妈妈说,爸爸是个罪人,是个恶棍,罪该万死。

可囡囡,还是想见见他。

尤其是现在,要是她也有爸爸,也许就不会被抓到这里了吧?

妈妈找不到她,也会很担心的吧?

囡囡的目光中,逐渐失去了神采...

就在这时,刺耳的轰鸣声响起。

精钢架构的棚顶,竟被人一拳打穿,阳光洒了进来。

一道白影凌空落下。

“你们,找死!”

陈洛阳在最后一刻赶到,可他眼睛陡然瞪大,丫子欲裂!

在半空中,已经看到旁边的器物盒中,装着一颗跳动的肾脏!

而医生手中的刀,也已经割开了小女孩,另一侧的肌肤与血肉!

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心中的痛苦与急切,他肩膀上的雪貂,竟以更快的速度扑了下去。

一爪子拍在了医生的手腕上!


医生发出痛苦的嘶吼,他的手腕,只剩下一层皮还连在上面。

其余的骨肉,全部被划开!

“你们疯了吗?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来这里闹事,你们要死无葬生之地!”

医生嘶吼,“吴家三少爷的安排,你们也敢阻挠?”

“吴家是什么牛马。”

陈洛阳目光里带着冲天的杀意,一脚将医生踹飞到一旁。

同时下令:“把他的嘴给我撬开。”

身后大汉点头应诺,提着医生走到一旁。

陈洛阳浑身颤抖的走到床边,小女孩费力的睁开眼睛,神情恍惚:“你是爸爸吗?”

“这里是天堂吗?所以我才能见到爸爸,对吗?”

“可囡囡身上,怎么这么疼?”

囡囡忍不住扭了一下身子,陈洛阳浑身一颤,眼泪瞬间涌了上来。

她身体的左侧,巨大的空洞,里面的肾脏已经被取出来,放在一旁。

另一侧,也被手术刀划开,皮肉清晰可见。

“囡囡,不怕,马上,马上就不疼了。”

陈洛阳手中出现一根银针,落下之后,囡囡的身体明显舒缓了很多。

但陈洛阳的手在抖。

他曾得上古秘传,一身修为惊天动地,医术同样天下无双。

按理来说,将刚取出来的肾脏移植回去,并不算难。

但他的手,却止不住的抖。

眼前躺着的,是他唯一的女儿。他做不到,心如止水。

但他别无选择。

陈洛阳握住手术刀,连续深吸了几口气。

当年面对西方六大神级高手围攻,他也不曾这么紧张过。

肾脏取出,放置好,快速缝合。

另一侧,也一层一层缝合好。

陈洛阳的额头,已经满是汗水。

“殿主,已经确认。这件事情,是吴家三少吴承泽做的,不过肾脏供应给谁,他不知道。”

跟随陈洛阳一起返回的冥王殿十殿阎王之一,楚江王走入,低声说道。

楚江王看到陈洛阳脸色煞白,浑身颤抖,心中大痛。

这个男人,为大夏抛头颅洒热血,一己之力成立冥王殿,震慑四方。

他有功于天下,有功于四方。

功在社稷,庇佑万民。

可他的女儿,竟然被抓到这样一个黑诊所里,生生剖开,差一点死掉。

楚江王从未见过,这么慌张这么痛苦的冥王!

“吴承泽,他在哪里?”陈洛阳豁然转身。

浑身的杀意,铺天盖地。周围的金属,发出哀鸣。

气压被生生压低!

即便强如楚江王,也忍不住退了一步。

他立即回答道:“我调取了本地的天眼资料,两小时前,吴承泽带着一伙人,去了极乐会所。现在,还没有出来。”

“派人,将囡囡送到军区医院,安排最好的医生进行检查。没有我的命令,无关人等,任何人不得靠近。”

陈洛阳冷冷的说道:“极乐会所,这个名字起的倒是不错。”

“那就送他,往生极乐。”

极乐会所。

江城最为豪华的享受圣地,每天来这里上班的工作人员,有上千人之多。

帝王套888号房间。

吴承泽大马金刀的坐在上首,怀里搂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孩。

前面,几个同样衣衫褴褛的青春女孩在欢快的跳舞,看的人眼睛喷火。

在吴承泽对面,站着一个女子,肌肤如雪,吹弹可破。五官精致,有着一张让上天都要嫉妒的面容。

但此刻,她正拽着短的不能再短的裙摆,手指不停揉搓,浑身都在颤抖。

“吴少,求...求您放过我女儿吧...”

这女子,正是林妙嫣。

“求我?你竟然会求我?你不是很高贵吗?求我可以啊,拿出点态度来,给我跪下!”

林妙嫣毫不犹豫,一双大长腿直直的砸在了地板上,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只要您高抬贵手,放过囡囡,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吴承泽拎起手边满满的一瓶红酒,顺着林妙嫣脑袋上浇了下去。

“你特么不是高贵的不染尘埃吗?”

“不是谁的追求你都不屑一顾吗?不知道给谁生下了野种的贱女人,你装什么?”

“告诉我,你是不是下贱!”

“只要您能放过囡囡,怎么说我都可以。”林妙嫣任由红酒顺着脸颊滑入脖颈,脸上分不清是酒水还是泪水。

“放过她?你知不知道她的心脏和肾能给老子带来多少好处?”

吴承泽目光贪婪的在林妙嫣身上逡巡着,反问道:“来,你说说,老子放弃这么大的好处,能得到什么?”

“只要是我有的,什么都可以...”林妙嫣垂下脑袋,目光在老旧的手表上扫了一眼,声音低沉的重复:“真的,什么都可以。”

“好啊,这话可是你说的。”

吴承泽抬起了脚,指了指:“爬过来。”

林妙嫣双膝前行,顺着昂贵的地毯,爬到了吴承泽的脚下。

俯首在地。

吴承泽抬脚搭在她光洁的后背上,哈哈大笑:“什么高贵的女神,我看你比这些酒女还要下贱!”

他伸出手,朝着林妙嫣的脸上摸去。

就在这时——

轰的一声。

装饰华丽的大门,凌空飞了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