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元神天尊

元神天尊

执笔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历年来,选择鬼宫作为历练场所的人少之又少,虽然往届进入鬼宫修炼的人,脱颖而出的几率很大,可那些少年都没有活过二十五岁,是以所有人都知道鬼宫里定然是有着什么东西;致人中毒才活不过二十五,去鬼宫历练的人也在逐年减少,没想到今年竟然又有人申请去鬼宫历练。

主角:南宫鸿   更新:2022-07-15 21: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宫鸿 的女频言情小说《元神天尊》,由网络作家“执笔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历年来,选择鬼宫作为历练场所的人少之又少,虽然往届进入鬼宫修炼的人,脱颖而出的几率很大,可那些少年都没有活过二十五岁,是以所有人都知道鬼宫里定然是有着什么东西;致人中毒才活不过二十五,去鬼宫历练的人也在逐年减少,没想到今年竟然又有人申请去鬼宫历练。

《元神天尊》精彩片段

檀渊大陆,圣都。

虚鼎历九年,虚鼎大帝高坐龙椅,四方莫不臣服。

冬,十一月,圣都初雪。

圣都西侧,立天元阁,由虚鼎朝第一神将,修为至第五境的世间大能,永安神将主持,与凛冽冬,主持开办每二十年一度的圣都大典。

清晨,坊间雪落,殿上的烘炉散热极快,整个天元阁内,暖的足以出汗。

上首的永安神将扶着太阳穴稍祛倦意,堂下跪伏着一个身穿天元阁专属牤牛大氅的卫官,出声道:“登龙台今年聚集的少年英豪,不在少数,想必此次大典,定能让大帝开心的。”

“二十年就这么一两月的时间,若是大帝陛下不开心了。责怪下来,朝堂没人能担待的起来。”永安神将幽幽的声音发出。

下首的卫官不敢多言,永安神将继续开口道:“让你准备的事情怎么样了?”

“您策臣去在军法监狱找的少年,都在天元后阁里静候了。”

永安神将点了点头,出声道:“天下才子再怎么出众,也不如在莽荒战役中拼杀出来的血腥儿郎更好,有他们在,大帝必然满意。”

说话阶段,他挥手示意卫官让其把人带出来。

卫官点头,当即朝着幕后示意,侍奉在旁的侍者点头后去,不多的时间,一众手脚都带着镣铐的少年,从后台走了出来。

“遴选出来的少年总共七人,皆是按照神将您的意思。其他都好……不过,有一个人有点奇怪。”

永安神将的眉头不经意蹙了起来,毕竟他怎么也不希望此次大典出现什么问题,随着这卫官的目光,其神采落在左侧末尾一个双目涣散无神的少年身上,出声道:“他怎么了?”

卫官忙答道:“这少年的资质修为,都符合神将的要求。只是……貌似有疯病,时常胡言乱语。一会儿好的,一会儿坏的。”

卫官说着,怒斥站着的七人道:“还不快拜见永安神将!”

闻言,其六人立刻满堂平铺,高喝:“拜见永安神将。”

那个疯病少年的双目依旧涣散,却没有跪地的意思,卫官的神色有些殊特,永安神将出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幽幽抬头。

沙哑的嗓子中幽幽传出来三个字,道:“南宫鸿!”

“我看,你是装疯卖傻!”永安神将的音色陡然变得清冽的下来,浑身气势荡漾,满屋的温度都似乎猛地降低了下来。

在场诸人,都打了个冷颤。

修行五境,永安神将早已经启及最高的境界,堂下七人虽然是遴选出来的少年天才,但浑身修为也不过第一境开元,怎么挡得住他的气势?

然所有人都在瑟瑟发抖,站立中央的少年,只是涣散的眼珠子凝结光芒,看上去,正常了一些,才出声道:“我去鬼宫。”

一刻寂静之后,气势收回。

但跪地的六人,以及卫官,均是神色特异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永安神将的眼中也有点惊讶,出声道:“你自愿去鬼宫?”

南宫鸿淡淡的点头。

永安神将眼中的笑意颇为玩味了起来。

他之所以遴选七人,分别对应的就是天下七大宗门,虽然也有很多散人少年自会来参加圣都大典,但是脱颖而出的几率却不是很高。

圣都大典少年争雄,最后只能有一人拜见虚鼎大帝,从此龙飞九霄。

这个规则中,七宗弟子,都会被安排到圣都各个危难场所去历练,期间修炼虚鼎大帝亲创功法,一月内破境第三重者,方可参加第二重试炼。

鬼宫向来以秘法恶毒出众,往届脱颖而出的几率很大,但是即便出众,却很难有少年活得过二十五岁。

定然是用了什么,以生命破境的方法。

他遴选七人,去鬼宫者的确难定,毕竟谁也不愿意英年早逝。死了,那偌大荣华,又算什么?

此刻南宫鸿自己跳出来,倒让永安神将颇为欣慰,不过他还是有点不信,出声道:“能接我一剑,我就让你去鬼宫。天元殿扶持你,夺得大典首榜!”

永安神将的声音平静,但卫官已经眼观鼻鼻观心,难以想象接下来的惨烈场面了。其他六人,头更是在地上埋得更低。

南宫鸿神色很平静,出声道:“请!”

永安神将勾起一丝冷笑,与此同时,堂上一缕微风拂过。

一道剑光陡然划过。

自南宫鸿的胸膛之上,一道剑痕刺穿的沟壑顿时浮现,血浆溅射开来,少年的脸上出现了几丝惨白。

“敢接神将大人一剑的,世界上都还没有几个!”卫官的冷嘲之声发出。

堂下跪着的六人中也有一人嘲讽开口道:“何必率先赶着送死?”

他们的命,如同蝼蚁。

没人会去赌,永安神将会对他们留手。

纵然他们的实力远胜那些所谓的“少年天骄”。

纵然此次大典的首榜,很可能就在他们七人之中。

但是,死,也不重要。

圣都大典,最终会是有首榜的。

他们七人,不过是永安神将觉得,虚鼎大帝会更满意。

其实,都死了也无妨。

面如纸色的南宫鸿依旧站在当场,其他人投来怜悯,嘲讽,不一而足的目光。

“能挡住这一剑,鬼宫的苦痛你就受的了。痛苦在两日内都不会散去,你可以先待在天元阁等着,没死的话,就去鬼宫。”

南宫鸿的嘴角忽然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紧接着温润开口道:“不必了,现在去鬼宫,兴许刚好能赶上他们长老传功,机会就只有一次,错过了,我岂不是很亏?”

卫官和跪地六人的神色都变得惊讶。

鬼宫传功,与此一剑,痛苦相当。

第一道伤还在继续,就赶着又去承受痛苦?

出声的南宫鸿转头,朝着天元阁门口走去,脱带了一地的血迹,但是他的步履仍然很稳,似乎不被痛苦影响。

永安神将考虑了片刻,挥手道:“解开链子,让他们各自去吧!”

话音才落,门口出现叮咚一声。

南宫鸿手脚的铁链,悉数崩碎。

 


走出门十步之后,虽然衣衫上的血迹还在,但是伤口却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疤了起来,南宫鸿眼中带着一丝沉重,自语道:“终于……又回到圣都了!”

自语同时,他的步履虽然平稳,却一点不慢的走出了天元阁前的巷口。

正在落雪,不过小雪,星点拂肩,稍微有点冷。

刚到了天元阁的拐角处,一道人影从后面追了上来,止步回望,一个发尾是白色的刚毅少年到了他的身边,和他同道站定。

“我叫徐逸轩!莽荒战右营先锋卫。”

南宫鸿面带微笑,冷静的看向这个少年,出声道:“你去哪儿?”

“南安宫。”

这也是一个宗门的名字。

南宫鸿点头,紧接着出声道:“南安宫的圣都集结点,和鬼宫分道扬镳,你跟着我上来,有什么想说的吗?”

徐逸轩无奈一笑,出声道:“见大帝的名额,我要定了。莽荒战战犯想要免死,只有一条出路。我母亲已经两年没见过我了,我得回去。”

话说的莫名其妙,南宫鸿却立刻会意,点头道:“我也有一定要夺得这个名额的理由。”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选择鬼宫,但是要是真让你熬过来,我可能就打不过你了。现在,我得杀你。”

徐逸轩开口,还未动手。

两人均是莽荒战中的出众少年,都是第一境开元上境的修为。

檀渊大陆,以武立尊,强者恒强,弱者没有出路。

徐逸轩继续道:“莽荒战右营先锋卫,你应该理解是一种什么存在。我在莽荒战中,杀敌三千六。”

“你不过中军长枪手,不是我的对手。给你个机会,离开圣都。我手上不想沾战友的血。”

南宫鸿淡淡一笑,眼中凌厉之光陡然闪过。

徐逸轩的反应也快,几乎立时拔刀。

长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刀光逼退南宫鸿,徐逸轩也后首蓄力,元力激发之下,一道尺长的刀光立刻闪烁。

这是军营中必然修炼的刀芒之法,只是看徐逸轩的凝练,分明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浑身修为,直逼灵气境!

“在给你一次机会,我不想杀战友!”

闻听大喝,南宫鸿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无奈,浑身力道一凝,整个人身上陡然浮现一道金光,浑身肉躯,竟然变成了坚不可摧的玉白之色。

见这一幕,徐逸轩有点傻眼,出声道:“这是什么神通??”

心里惊讶,但是反应还是很快,迅捷一道,直劈在南宫鸿的头颅上。

但只叮当一声脆响,刀芒连带其手中刀,断为两截。

徐逸轩一时瞠目结舌,这还是一个开元境修行者能有的实力吗!硬生生扛碎他的刀芒?

不等疑虑,举重若轻的南宫鸿上前,照着他的脖子一切。

徐逸轩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淡淡落雪中,南宫鸿身上的光泽缓缓褪去,旋即看着晕倒的徐逸轩自语道:“这次回来,不沾血腥,只杀一人!”

言罢,他转头朝着鬼宫的所在地方去了。

七大宗门在圣都都有集结点,鬼宫地处圣都郊区,在偏远处立着一道院落,造型奇特,看上去就非常诡异。

鬼宫向来残忍邪异,损失寿命以提升修为的方法,更是让人深痛恶绝。

其门下弟子,也没有多少好人。

想象一下,明知道自己很早就要死,活着不多做点坏事,岂不是对不住自己?

南宫鸿来到鬼宫集结点,告知身份以后,便来到了鬼宫集结点的大殿之内。当首坐着的是一个看起来枯槁难言的老者,如果得知他只有五十岁,恐怕许多人都会很惊讶。

除此之外,下首立着十来位弟子。

看样子,是已经要为圣都大典的来临做准备了。

“既然是神将大人要你来的,你便在这里等候参加今天的传功。不过再此之前,我有一个疑虑,还需要你解答。”

老者的声音有点阴森,听不出来感情波动。

“长老请说。”

老者当即出声道:“神将大人委派你们这些莽荒战的战犯过来,难不成,是看不起我们鬼宫的少年天才?”

南宫鸿对其咄咄逼人的气势毫不应对,出声道:“不知。”

“苏铁山,和他换个位置!”

长老出声,坐在前面一个身形瘦弱的少年略带胆怯,也有点惊喜的站了起来,忙出声道:“多谢长老,多谢长老。”

仔细观察,不难看出来鬼宫这些少年盘坐的方位,暗合阵法格局。

别人可能不知道,南宫鸿却明白,这鬼宫传功法位,是以寿命来换取修为。而阵法核心处,是被抽取寿元最多,而换取到功力最少的位置。

苏铁山这个弟子很明显是被当成了此次阵法的一颗弃子。

不过现在,情况有点变化。

貌似是他要处在那个最为危险的位置。

长老面上带着冷笑,看着南宫鸿淡定的神色,只以为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盘坐完毕之后,他开始往屋子内镶嵌一些黑色的石头,准备阵法。

传功阵法,肯定是早日就开始准备了,所以很快,长老就已经布置完毕。

“准备开始吧!”

长老拿出一颗法器骷髅头来,在座的各位,都有些战战兢兢。

因为七宗参加圣都大典的,每宗只能有三人。

而永安神将,又硬塞过来一个人。

鬼宗这次阵法的凌厉,最多只能活下来三个人。

其他的,都会死。

长老正打算开始的功夫,忽然从门外冲进来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女子,面颊纹着一朵蝴蝶,出声道:“长老,你开启阵法,是不是将我给忘了?”

枯槁长老一愣,紧接着面露苦色,出声道:“少主,您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此次圣都大典,本小姐是一定要夺首榜的人物!你竟然瞒着我开启阵法?居心何在!”

小妞显然有点任性。

枯槁长老面露苦涩,道:“我的大小姐,可不是我瞒着你……”

他心道,这拔寿传功之阵如此凌厉,要是把你弄死,我这个长老还干不干了?况且,大小姐天资聪慧,已经是第二境的高手,不需要传功了。

 


“我不管我不管,这次的阵法我一定要参与!你要是不同意,我立刻传讯告诉我爹爹!”

大小姐任性属性发作,枯槁长老有苦难言,忽然一愣,看向南宫鸿,出声道:“我的大小姐,实在不是我要怎么样。这你的名额,被永安神将大人派来的人给顶了呀。我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不给永安神将面子啊!”

“永安神将?”大小姐蹙眉,扫视当堂道:“那个?”

南宫鸿见此长老祸水东移,也颇为无奈,缓声道:“正是在下。”

“你,马上给我起来。这次的阵法用不到你。快给本小姐让位!”

这种赶着上阵法送死的性格,还真的是极为泼辣。那长老立刻给南宫鸿眼神示意,要他怎么也不能起来。

“大小姐,你怕是有所不知。”南宫鸿幽幽道:“永安神将大人派我过来,可不是让我给你这个小丫头片子面子的。”

枯槁长老闻言差点没摔倒。

鬼宫大小姐是让你欺负的?不会稍稍柔和一点!

“找死!”

小丫头一激动,腰间一摸,一道黑色的长鞭子顿时抡了起来,灵气激荡,在靠近南宫鸿时,竟然化作一道黑色的灵蛇,直朝着他的肩胛咬过来。

“大小姐,万万不可!”

长老着急了,毕竟南宫鸿是永安神将派过来的人,熬不过传功是一说,要是让自家人给打死,他怎么脱得了干系?

大小姐的修为已经是第二境灵气上境,手上的乌蛇鞭更是剧毒法器,以南宫鸿区区第一境的修为,如何抵挡?

乌蛇鞭毫无犹豫的衔在南宫鸿的肩胛咬了上去,双牙绷紧,他的肩膀上出现两个血洞。

这下大小姐也有点惊讶,毕竟她留手了,没用力,就是想要吓一吓南宫鸿。

谁知道他不闪不避!

正发愣的她只见南宫鸿转过头来,淡定的出声道:“现在,你可否满意了?小丫头,不要逼我动手。”

南宫鸿淡淡的拍了拍肩膀,当堂的惊讶神色立刻一片。

百毒不侵?

“喂,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阵法之凶戾,你区区一个开元上境的小子,必然抗不过去。本小姐是在救你。”

“不劳大驾,我信我能抗的过去。”

见此的大小姐气的直跺脚,出声道:“你若是抗的过去,本小姐给你睡。长老,开始阵法吧!”

“额……”

闻言的长老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开始驱策骷髅,发动阵法。

鬼宫的阵法传功,是以寿元来换取功力以及破境的一种方式。而靠着普通人区区百年寿元,自然无法换取多少实力。

其实,冥冥之中,有一种定数,这个,就是寿元。

天道所定之寿元,第五境可得五百,破境造化者,寿元三千。天道计数,乃是以一生最终之定数计算寿元,拔取寿元,来获得修为。

阵法开启之后,盘坐众人的身下渐渐浮现一丝乌光。

夺走寿元,如同蚂蚁吞噬人身。

刚刚开始,不少人已经面露惨色。

然而盘坐在中央的南宫鸿,任由黑色光泽侵蚀,面上,却依旧十分平淡。

对于这个挨了自己乌蛇鞭一下还浑然无事的小伙子,大小姐还是比较关注,坐在一旁,转头问枯槁长老道:“长老,你说这个小子的天命寿元能有多少?”

长老微微一顿,出声道:“既然是永安神将派来的天才,想必五百是有的吧。”

大小姐颇为自得道:“那你说,我要是进入这重阵法之内,修为能增长到何种地步?”

长老忙躬身道:“大小姐天纵之姿,五千年天命寿元。若是进入这重阵法,一举破境不在话下,必然能问鼎尊者巅峰!”

大小姐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不再多言。

因此此时,堂内已经被惨叫声贯通。

乌光吞噬,坐在边角的一个人忽然发出难以形容的惨嚎,整个人化作星星点点的乌光消散开来。

“死了一个!”大小姐略凝重道。

枯槁长老的面色也有点正式,点头出声道:“这些人中,只能活两个。”

“这小子到现在,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痛苦承受力这么高?他真的是第一次参加传功吗?”

体验过传功之痛苦的大小姐看着坐在中央面容仍然和煦的南宫鸿,蹙眉道。

枯槁长老也有点惊讶。

黑色光泽的覆盖,是痛苦以及传功进度的一个显示。

此时,占据了刚开始南宫鸿来所在位置的苏铁山痛苦最低,因为黑光只是勉强覆盖他的腿部。而南宫鸿的黑光,已经到了胸部。

核心位置承受的痛苦,是所有人的数倍,一旦他完全被黑光笼罩。其他的人,也立即全部覆盖黑光。

届时,传功开始。

“到头顶了!”

“死了三个人。”

“真正的痛苦才刚刚开始,我就不信他,不会恐惧!”大小姐咬牙切齿的看着依旧神色如常的南宫鸿。

前面的痛苦,是肉体的。

接下来,是寿元被吞噬,相当于看着自己死亡来临的那种恐惧。

实际上,南宫鸿也是第一次承受这种感觉。

不过,对他来说。所谓的痛苦,无非就是一道道飘飞的云烟,毫无感触。

他也很感兴趣,自己的天命寿元,有多少。

黑光覆盖中,他的眼中出现一道长长的虹光。

虹光链接天星,如同蛛网,一连为百年。

尽目望去,在他的灵海之中,漫天星星多的根本数不清楚,无数的线条驳杂的联通起来,一连百年,这些……上百万年是有了吧?

“早达神像,是无穷无尽之寿元。”

“这次,就借八百年寿元吧。对付一个虚鼎大帝,足够了!”

意念所及,如同摘星。

寿元抽取之后,立刻是域外天魔的可怖虚影席卷而来,刚开始,是凶戾而可怖的域外之音,而当南宫鸿回眸一看,一切消散。

十万天魔,避之唯恐不及的逃离了这片灵海天空。

外界,枯槁长老干咽了一口唾沫。

“长老,我刚刚看见他的天命寿元,似乎有八百?”大小姐轻声的问道。

长老点头,出声道:“应该没错。”

大小姐美眸泛起涟漪,出声道:“八百年寿元尽数化为修为?如此坚定……这少年,经历过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