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前夫哥后悔了

前夫哥后悔了

施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爱了沈劲多少年,她一直以为自己在男人心中占据着一席之地,可从结婚再到离婚,阮胭发现自己从未了解过男人。好在他们都不是危难彼此的人,离婚之后各奔东西互不牵扯,只是当阮胭奔赴她广袤的大森林时,沈劲不干了,潇洒前夫哥居然回头追前妻了。

主角:阮胭,沈劲   更新:2022-07-15 21: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胭,沈劲 的女频言情小说《前夫哥后悔了》,由网络作家“施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爱了沈劲多少年,她一直以为自己在男人心中占据着一席之地,可从结婚再到离婚,阮胭发现自己从未了解过男人。好在他们都不是危难彼此的人,离婚之后各奔东西互不牵扯,只是当阮胭奔赴她广袤的大森林时,沈劲不干了,潇洒前夫哥居然回头追前妻了。

《前夫哥后悔了》精彩片段

阮胭和沈劲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的时候,正好是情人节。

结婚窗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倒是离婚窗口这边没什么人。

阮胭站在不远处看了一会,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这样也好,不用排队了。

这日子选的没错。

沈劲是过了一会才来的,进来阮胭就看见他了。

阮胭稍微有些得意。

虽然离婚不是自己提的,但是自己没纠缠,反而在办手续的时候这么积极。

怎么看,自己都是不丢面子的。

沈劲朝着阮胭过来,有些不自觉的蹙了一下眉头,“来多久了。”

阮胭笑了笑,“好半天了,没想到你迟到了。”

沈劲唔了一下,“刚才有个临时会议,耽误了一些时间。”

阮胭点点头,“那走吧,窗口那边没什么人。”

离婚协议这些,两个人都签好了。

沈劲对阮胭很是大方,钱给的足,公司股份还分了她一些。

还有一些房产,也都归到她的名下了。

因为双方没有孩子,财产分割也没有异议。

所以离婚手续办下来的很快。

等着结婚证被收走,离婚证发到手里。

阮胭低头看了半天,神情终于控住不住的有些恍惚起来。

这么快就离婚了。

和当时领结婚证的时候一样,刷刷刷,几分钟就办好了。

只是,结婚离婚容易,相爱太难了。

沈劲不爱她,这个阮胭一直都知道。

所以她才在沈劲提出离婚的时候,只愣怔了一下就答应了。

不爱自己的人,抓在手里也没用。

她向来不是喜欢纠缠的人。

沈劲也拿着离婚证看了半天。

然后他先站起来,转身对着阮胭,“中午了,一起吃个饭吧。”

阮胭缓了一下,马上就换上了笑脸,“行啊,是该吃一顿散伙饭的。”

沈劲盯着她深深地看了一下,转身朝着外边走。

阮胭吐了一口气出来,这才起身跟着出去。

两个人去了不远处一家五星餐厅。

别说,这顿散伙饭还挺正式。

阮胭心里不舒服,不想从面上表达出来,但是别的途径还是可以的。

所以拿了菜单之后,她只盯着价格看。

她说,“是你请客吧。”

对面的沈劲低头拿出烟盒,抽了一支出来,“分你那么多钱,你连这一顿饭还这么计较。”

阮胭哼笑,“自然要计较,我没工作,没手艺,没有来钱的渠道,自然要省着花。”

沈劲把烟叼在嘴上,“给你的股份,每个月的分红,足够你花了。”

阮胭抬头看着沈劲,“你就说这顿是不是你请。”

沈劲翘了一下嘴角,“我请。”

说完他挑眉,“介意么?”

问的是他抽烟的事情。

阮胭视线落在沈劲叼着的烟上。

从前沈劲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抽烟的。

这男人角色转化的可真快,刚离婚,这态度就变了。

她重新把视线落在菜单上,“不介意。”

说完后,阮胭就转头对着服务员,“这一些,最贵的这些,全都要。”

服务员一愣,“这么多,确定都要?”

对面的沈劲正拿着打火机点烟,看都没看阮胭点的是什么,直接开口,“都要,去准备吧。”

服务员尴尬的笑了笑,“好的,请稍等。”

沈劲点燃了烟,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吐出烟圈。

他看着阮胭,好一会才说,“你到现在都没问我,为什么要离婚。”

 


阮胭一愣,随后翘着嘴角,“不太想问,你应该很早以前就想和我离婚了,我感觉的到。”

所以,她其实早就有准备的。

或者说,在结婚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离婚的这一天,不会太远。

不过,这一天来的还是比自己想的早了一些。

池家老爷子过世才一个多月,百天还没到。

沈劲就忍不住了。

沈劲倒是意外阮胭的这个回答,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哼笑一声。

他没解释。

于是阮胭觉得,自己说的应该就是对的。

沈劲吸了几口烟,最后把剩了一半的烟头按在旁边的烟灰缸里面。

他没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问阮胭,“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阮胭眨着眼想了想,“打算啊,目前还没什么,初期就是想出去走走。”

她刚和沈劲离婚,真的有点怵的慌,沈劲的下堂妻肯定会被很多人怜悯嘲笑的。

尤其是她嫁给沈劲的原因,还有那么一点,怎么说呢,上不得台面。

对,就是上不得台面。

她当初是为了冲喜,才嫁到池家的。

池家老爷子身体不行了,逼着沈劲娶的她。

阮胭记得,最初沈劲好像是不愿意的。

只是当时那个情况,他被道德和亲情绑着,没办法彻底的拒绝。

沈劲属于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娶了她。

不过事实证明,冲喜这个玩意,真的是瞎胡扯的一件事情。

她嫁给沈劲,老爷子只是心情好了很多,身体并没有任何的好转。

拖拖拉拉的还是遭了不少罪,最后撒手西归。

从她嫁给沈劲到现在离婚,中间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所以她能想得到,别人看自己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和眼神。

她还不如出去躲躲。

阮胭敛了视线,低头看着手边的水杯,“等爷爷百天的时候,我会回来的。”

沈劲想了想,“你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找子豪,让他帮你。”

子豪是沈劲的助理,跟着沈劲好多年了。

沈劲工作上,或者有时候生活中的事情,也都是子豪帮忙打理的。

阮胭点点头,也没拒绝,“行,那我以后可就厚着脸皮了。”

等着菜都上来,阮胭也没和沈劲客气,闷头开吃。

她一句话不说了。

其实也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之前那不到一年的短命婚姻里,两个人都没说过多少句话。

除了晚上关灯在床上纠缠一下,似乎再也没有别的交流方式了。

现在离婚了,关系远了好多。

就更是没什么话说了。

沈劲似乎并没有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阮胭没管他,只自己吃饱了就好。

不过东西确实是点的太多了。

刚才有些冲动。

阮胭一半都没吃完,就彻底败下阵来。

她靠在椅子上,按铃叫了服务员过来,指着桌子上的东西,“打包,打包,这些,全都给我打包了。”

这种星级饭店,过来吃饭的,差不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几乎没谁吃完了要打包的。

服务员又是一愣。

沈劲在旁边开口,“打包吧。”

服务员再次尴尬了一下,“好,稍等。”

等着服务员出去拿打包餐盒,沈劲就盯着阮胭。

阮胭被他看得不舒服,“怎么,给你丢人了?”

沈劲嗤笑一下,没回答,而是反问,“我好像一直忘了问你,当初为什么愿意嫁给我了。”

阮胭眨了眨眼,“你有钱。”

不等沈劲说什么,阮胭又补充,“不过后来我才觉得,其实比你有钱的人,有的是。”

沈劲一挑眉,“这就是你那么爽快就同意离婚的原因?”

阮胭笑了笑,没说话。

服务员过来,帮忙把菜打包好,阮胭拎着打包盒跟着沈劲一起出来。

沈劲还有事情,帮阮胭打了车。

阮胭坐进了车子,隔着车窗开口,“那你呢。”

沈劲一皱眉,“什么?”

阮胭问,“你为什么愿意娶我。”

沈劲看着阮胭,声音很平淡,“长得好看。”

只是不等阮胭笑出来,沈劲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后来我才发现,其实比你好看的人,有的是。”

 


沈劲说完,最后看了阮胭一下,接着转身就走了。

阮胭那还没盛开的笑容,足足在脸上僵了好一会。

这个小心眼的男人啊。

嘴上吃一点亏都不愿意。

阮胭坐车回了自己的住处,这里是沈劲给她的。

她这几天一直住在这边。

里面是精装修,但是看着就没什么人气。

阮胭过去把打包回来的东西都放在了冰箱。

然后她回了卧室。

整个人瘫在床上,她顺手把包里的离婚证拿了出来。

当初结婚证上面,她和沈劲拍的照片,谁都没笑。

两个人看似都拉着脸,都带了一些不耐烦。

如今离婚证上,她自己的单人照,却笑的很灿烂。

只是没人知道,其实当初去领结婚证,她有多高兴。

而今天去换成了离婚证,她又有多不舍。

阮胭把离婚证盖在自己的脸上,把微红的眼眶藏在同样鲜红的证件下面。

就好像这样做,连同自己都能骗过去了一样。

阮胭一直在床上躺到了下午才起来。

她拿了手机过来,给子豪发了个信息过去。

先是问他有没有在忙。

结果子豪的电话马上就打了过来。

一开口他说的就是,“真的离了?”

阮胭转头,鲜红的离婚证还在自己手里,“嗯,离了,证件还热乎着,用不用我拍个照片给你看看。”

“那就不用了。”子豪有些叹息,“你说你们两个,也没什么矛盾,怎么就离了呢。”

阮胭都笑了,“离婚不是我提的,你其实应该去问问你老板。”

“我哪里有那个胆子。”子豪赶紧说。

沈劲平时都没个笑模样,他虽然跟着沈劲很多年了,但是依旧有点怕他。

反而是阮胭,明明也是老板娘,和沈劲差不多的地位。

可是子豪就是能和阮胭没事谈八卦讲讲笑话。

他非但不怕阮胭,偶尔还能说两句损阮胭的话出来。

阮胭吐了一口气出来,“我找你是有事情,你们老板说了,让我以后有什么问题,都找你。”

子豪这一点倒是好说话,“行,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我说。”

阮胭开口,“我想出去散散心,你能不能帮我选一个地方,然后机票和酒店这些,帮我都订一下,越快越好,时间么,没关系,多久都可以,我现在啊,就是时间和钱多,你是不知道你们老板为了和我离婚,给了我多么丰厚的补偿。”

子豪那边停顿了一下,然后问,“哪里都可以么?”

“当然是山清水秀帅哥多的地方,难不成你还给我弄荒郊野岭去啊。”阮胭扯着嗓子不乐意。

子豪马上就笑了,“行,那我看看,我好好给你安排一下。”

阮胭心情不是特别好,事情说完了,也就把电话挂了。

她坐在床上放空了一会,然后起身出去。

中午吃的太饱了,现在也不饿。

她站在客厅里,绞尽脑汁的想,别人离婚之后,都是怎么发泄内心的苦闷的。

结果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

她没什么亲戚朋友,连一个给她支招的人都没有。

阮胭有些颓丧,最后拿着手机百度一下。

结果出来的答案五花八门。

她随意的挑选了一下,就觉得买醉这个答案比什么一夜荒唐之类的,要靠谱多了。

虽然离开沈劲,心里有些难过。

但是还不到要堕落的地步。

不不不,谁都不值得她那么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