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只论结果的人

只论结果的人

水无伶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所有人都告诉赵启宁,贺显是她高攀不起的存在,不是她能够肖想的另一半。偏偏赵启宁是个极为固执的女人,坚持追求男人,到现在都没有放弃,就连贺显本人,也只有在被女人的爱淹没时,浅浅的拉了下手……这场感情注定是漫长的,可赵启宁最终如愿以偿了,奈何心死身伤,再也爱不下去了。

主角:赵启宁,贺显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启宁,贺显 的武侠仙侠小说《只论结果的人》,由网络作家“水无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所有人都告诉赵启宁,贺显是她高攀不起的存在,不是她能够肖想的另一半。偏偏赵启宁是个极为固执的女人,坚持追求男人,到现在都没有放弃,就连贺显本人,也只有在被女人的爱淹没时,浅浅的拉了下手……这场感情注定是漫长的,可赵启宁最终如愿以偿了,奈何心死身伤,再也爱不下去了。

《只论结果的人》精彩片段

“姓名。”

“赵启宁。”

“年龄。”

“20。”

警察翻了翻面前的记录本,又为了确定什么似的多看对面的女孩一眼,狐疑地开口询问:“有人报案说,你往别人的杯子里下药,有这回事吗?”

赵启宁露出个欲言又止的神情,一时间找不到解释的话,“我说这是个误会你信吗?”

很显然,这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你说你一个小姑娘,怎么不学点好呢?”

“……我要打个电话。”

被带回派出所这事儿,启宁压根没机会跟别人说。

眼下能帮她办保释手续的人,她只能想到一个人。

等待对方接通的过程很漫长,启宁顶着警察叔叔的视线硬着头皮等,几乎快要自动挂断时,那端有了动静。

一道轻飘的低沉男声,透露着些微的不耐,“什么事?”

启宁抓着手机,反应雀跃,一开口却是委屈巴巴的调调,“三哥,我这边出了点事,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男人想也不想地拒绝,“没空。”

“可是我这是因为你啊,”启宁急了,“不知道是谁说我给你杯子里加东西,但这事不是我干的,你不是知道吗?”

正是因为贺显已经来派出所配合调查过,启宁才觉得他不能见死不救。

毕竟她有那个贼心和贼胆,但的确没开始行动。

今晚她好不容易碰到贺显也在,结果被人从中摆了一道。

“我不知道。”

启宁烦躁地喊了声三哥,知道他不相信她,改口道:“我不想待在这,而且被我爸知道他会骂我。”

贺显一点儿也不上心地敷衍,“找你哥。”

“你明知道赵怀西讨厌我。”

启宁咬牙牙,心里明了他这是压根不想管她,密密麻麻的凉意占满心室。

她勉强压下心凉,一改方才的态度,“你要是不帮我,这事闹大了,我是无所谓,反正我名声本来就差,你就不一样了。”

再怎么说她姓赵,都是一个圈子里的,赵怀西跟贺显又是发小。

要是传出去,说她对他居心不良还闹进派出所,那影响可比帮她保释出去麻烦的多得多。

撇去他的家庭背景不谈,贺显自己的本事也不小,华西鼎鼎有名的大律师,清贵禁欲是他的代名词。人生顺风顺水到,被启宁这样的人纠缠都能算作他的污点。

要再因为她搞出来的事弄得人人知晓,可不就是一点也不划算么。

贺显那边沉默下来,隐隐有细微的磕碰声作为背景音。

他的话一直不多,但一旦不说话,无声的压迫感蔓延开。

逼得启宁紧张地咬指甲。

她也是没办法了才放狠话。

贺显冷蔑地呵笑一声,启宁都能想象到他此时此刻的神情,要是当面的话,她这会儿估计得想着怎么跑了。

心跳的像打鼓,启宁听到贺显没什么温度的语句:“在那等着。”

仿佛不是让她等他去救她,而是让她等着报复一样。

启宁脊背发凉地打了个冷颤,还是放轻松了一些,把手机搁下。

不管怎么说,她不用一直待在这了。

启宁一心想着贺显会来捞她出去,却没想到贺显挂了电话,连个起身的动作都没有。

他把手机搁在一边,继续看眼前的牌。

左手边的人问他:“谁找你?还打不打了?”

贺显摸了张牌,赢了。

他把牌一推,眉宇间的情绪毫无起伏,“不要紧的事,不用管。”


启宁等了一晚上,贺显没来。

她心里憋闷又难受,后面实在撑不住了才眯了片刻,没多久又被人叫醒,说她可以走了。

几乎一夜未眠,启宁的状态不是很好,衣服皱巴巴的,头发也有点乱,眼底的红血丝清晰可见。

看到大厅里长身玉立的男人,简单的白衣黑裤也能轻易和周围人拉开遥遥领先的距离,那是独属于贺显的与生俱来的不菲气场。

启宁多看两眼,没忘自己此刻应该生气,气鼓鼓地走过去。

越走近,跟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不再气势充足,眼底的委屈也越明显。

她凑到贺显跟前,仰着花了妆的小脸闷声质问:“三哥,你怎么现在才来?”

贺显垂眸瞥她一眼,“说了让你等着。”

手续还差个签字,贺显捡起桌面上的笔,宽大的手掌压住纸张,他的肤色偏白,筋络更显清晰,微微突起,极具力量感。

他签了个龙飞凤舞的名字,满满的是他的个人特色。

启宁私底下模仿过很多次,总没有他的味道。

毫无疑问的,贺显从头到脚,从他的身体到他的字迹都让启宁钦慕。

她盯着看完,刚想表达一下等待一晚的不满,昨晚负责询问她的警察又过来教育她几句。

等她听完,大厅早没有贺显的影子了。

启宁急忙追出去,还好贺显没走,站在他的车边打电话,外套搭在臂弯,身姿挺拔。

他忙起来很忙,她就站在边上等着。

片刻他接完,启宁见缝插针,“昨晚的事真不是我做的。”

贺显兴致不高,跑来派出所这一趟实属浪费他的时间,“这很重要吗?”

“当然了,你不就误会我了。”

贺显意有所指地扫她,她身上还是没换过的吊带裙,很显身材的那一类,给人的第一印象只有又白又软。

搁贺显眼里,那就是刻意的投机取巧。

他看不上,也懒得看她,“类似的事,你也没少做。”

启宁心虚地移开视线,又对他误解她产生了挥之不去的不悦。

圈子里的人谁不知道她赵启宁为了往他跟前凑都干过什么。

可她也讲分寸,和这回不一样。

别人她可以不在意,贺显不行。

以启宁这个角度能看见男人利落分明的下颌线,和不苟言笑的嘴角,配合着他的态度,多少冷漠又不近人情了。

启宁不想被他误解,她伸手想去拉他的手臂让他消气,手还没碰上他的衣服,便被他轻描淡写地躲开了。

“说话归说话,别乱碰。”

知道他有洁癖,可启宁还是不高兴地咬了咬唇内的软肉。

不碰就不碰。

“我承认我以前是不老实,但不是我做的也不能硬让我背锅啊。”启宁气呼呼地嘀咕:“昨晚那么多人,要是我我才不会挑那个时候呢。”

贺显听力很好,听见她嘟囔什么,眉心浅浅皱起,连语气都跟着冷很多,“你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吗?”

被训了。

贺显单是在年龄上,就大了启宁八岁,他和其他人不同,已然到了一个男人成稳从容的时期。在启宁还肆意活跃的性格面前,总是少不了两人身份间各种差距的压制。


启宁习惯了,低下脑袋,又不甘心地向他解释,“我只是想说不是我……”

“我不想听,你不用跟我说。”

贺显又看了看她稍显乱糟糟的模样,肯过来已是仁慈。

他果断地别开脸,拉开车门上车。

启宁忙扒住车门,“哎,你不带我一块走吗?”

“我没答应,撒手。”

看他真有要不管不顾关门的意思,启宁不得已把手收回来,看着他开车,无视掉她的声音,当着她的面开走了。

留下两道冷冰冰的车轱辘印。

启宁摸摸冰凉的手臂,心绪复杂,愤愤不满地捏紧拳头,对着空气挥了两下,憋了一肚子气没处撒。

她的手机也没电了,走了一段路才找到一家可以充电的地方,一开机,涌进来一堆未读消息和电话。

最近一条是她小姐妹朝阳的。

启宁回拨过去,对方很快接通,担忧地问:“小起!你怎么样了?”

“刚出来,”启宁补充了句,“三哥给我捞出来的。”

“都怪我,早知道我昨晚就不告诉你他在那了。”

启宁咂了咂嘴,不满意,“这事儿是你这样算的吗?要怪就怪我不该手下留情,我要是早那么干,早给他睡了,就不会有这事了,你说是不是?”

朝阳无语几秒钟,“你认真的吗?”

“这个亏我已经吃了,早晚我得如愿以偿!”启宁猛吃一大口面包,眯了眯眼睛,“现在我得先把昨晚搞事的人揪出来。”

赵启宁大概知道是谁做的,她缺的是证据。

简单填饱肚子后,她打车去了一间公司楼下。

正在上班的肖瑜被人叫离岗位。

“谁找我啊?”

“说是一个叫赵怀西的人给你送了东西,人在车库等着,你去看看吧。”

肖瑜一听是赵怀西,立马理理头发,笑容满面道:“啊,是我男朋友呀,那你帮我跟组长说一声,我很快回来。”

她踩着高跟鞋,高高兴兴地去了。

车库几乎没有空位,肖瑜看了一圈也没看见赵怀西的身影。

这时一道刻意伪装过的低音从一个角落传出来,“肖瑜,我在这儿。”

肖瑜寻着声音走过去,还没看到人,就被人从身后捂住嘴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她属于娇小那一类的,和启宁这种将近一米七从小野到大的比起来,光是力量上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轻易被启宁压制住。

启宁钳住肖瑜的手,在她背后问她,“昨天晚上是不是你搞的鬼?”

“你在说什么?你快放开我!”

“装不知道是吧?那行,等派出所那边看完监控,你等着被找吧。”

启宁说这话是吓唬肖瑜的,事实上,昨晚肖瑜往贺显杯子里放东西的时候,监控被挡住了,并没有拍到她动手的过程,否则启宁也不会无法自证。

但肖瑜不知情,她以为启宁这样说就是真的,一瞬间慌了神,慌不择路地故作冷静,“那就让他们找我好了,你来干嘛?”

启宁睁眼说瞎话,“我这不是看在你是我哥哥女朋友的份上,给你个机会嘛,不然以后成了一家人多难看。”

“可你哥说你们……”

“他说什么?”

肖瑜闭上嘴,死活不继续说下去。

她不说启宁也能猜个大概,无非是赵怀西说她只是个私生女,不用在意她,顺带表达对她的厌恶。

启宁跟赵怀西关系的确很差,不过赵怀西才跟肖瑜在一块没多久,想必肖瑜还没那么了解。

启宁便忽悠她,“再怎么样我跟他是一家人,我在赵家待得好好的,要是你这把我惹急了,我去找我爸出面帮我,到时候我爸会对你有什么意见呢?”

她每句话都敲打着肖瑜的神经,也的确把肖瑜的顾忌抓得死死的。

肖瑜混乱地纠结过后,不情不愿地承认了。

得到肖瑜亲口承认昨晚往贺显酒水里加料的人是她的录音之后,启宁径直去找了贺显。

其实她大可以直接把录音发给贺显,但她一发信息才发现,她的微信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贺显拉黑了。

况且就算发过去,他大概率也不会去听,所以她必须亲自拿给他听。

因为贺显明令禁止启宁去律所找他。

他身边那些同事,一个比一个人精,启宁又不爱掩饰,去一趟就要留烂摊子给贺显收拾。

贺显没那功夫。

所以,启宁被他明令禁止过后,还是收敛了一些。

现在问不到他人在哪,只好干巴巴地去他的住处等。

去之前,她看时间还早,还回家换了套衣服,以免被贺显嫌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