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双宝来袭福妻嫁狼王

双宝来袭福妻嫁狼王

奶糖吟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云洛有一个王爷夫君,可王爷大字不识一个,还是个被狼奶大的糙汉子,众人欺辱嘲讽他的时候,叶云洛就如同仙女一般,拯救了他。管理后宅她得心应手,拳打极品人渣,她毫不手软……她的男人只有她能打!

主角:叶云洛,慕宴琅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云洛,慕宴琅 的武侠仙侠小说《双宝来袭福妻嫁狼王》,由网络作家“奶糖吟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云洛有一个王爷夫君,可王爷大字不识一个,还是个被狼奶大的糙汉子,众人欺辱嘲讽他的时候,叶云洛就如同仙女一般,拯救了他。管理后宅她得心应手,拳打极品人渣,她毫不手软……她的男人只有她能打!

《双宝来袭福妻嫁狼王》精彩片段

“爷,不好啦!”

“不好啦!”

“王妃为了齐王,跳湖啦!”

正在院子里劈柴的男人,听到这话,冰冷孤傲犹如野狼般的眼神一凛,抬手就将眼前的木柴劈成了四半。

……

冷。

好冷。

叶云洛冷的浑身都在发抖。

不知何时,身边多了一股热源,唯一的温度让她下意识的想靠近。

可下一秒,那热源,手起肘落,一掌劈晕了还在挣扎的她。

……

头好痛。

叶云洛醒来,一股记忆涌上脑海,这是个不存在于历史上的朝代,而她现在的身份是琅王妃。

一个因为不满丈夫是个没学识的糙汉子,三天两头,寻死觅活的王妃。

她被人一枪爆头,竟然没死成,还穿越到了此地,老天也算待她不薄。

想到无需再过那种水深火热,没有明天的日子,她竟松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身为一个王府的女主人,日子总不会比以往朝不保夕差。

“小姐,小姐。那些人真是皮痒了,居然说王府的银子都被您败光了,还说府上没钱给我们请大夫了!她们真是越来越不将您放在眼里了!”

香儿怒气冲冲的走进屋,才发现叶云洛已经醒了过来,急忙上前道,“小姐,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叶云洛头还有些疼,听到这聒噪声,脑子有些乱,摇了摇头,找了个借口道,“我饿了,去给我弄些吃的吧。”

“哦哦。”香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待香儿离开,叶云洛靠在床上,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绪,那个将她从水里捞出来,又劈晕了她的男人,是她成婚两年的夫君,当今的琅王,当今皇上的胞弟,据说从小失散,是被狼奶大的,四年前才被找回来。

而她是将军府的嫡女,两年前嫁过来,不但没尽到做王妃的义务,还到处败坏琅王的名声,花钱如流水,打骂下人如家常便饭,成日往外跑,倒追齐王追到举世皆知。

这次她能穿越到这身体来,完全是齐王身边的人让原主去跳湖,以此来证明对齐王的感情。

原主不会游泳,犹豫了下,居然被人从身后推了下去。

当时齐王就在现场,不但没阻拦,没救原主,还任由其他人站在岸上嘲笑在湖里挣扎的原主,不止如此,还特意派了人,去让原主的夫君琅王来看原主是如何为了他,寻死觅活,借此羞辱原主的夫君,呵……

她的世界里,就没有被人欺这一说法,这些账,她早晚讨回来!

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小姐,这是刚炖好的燕窝。”香儿眉开眼笑的端着一碗燕窝走了进来,“哼,还说府上没银子呢。瞧,这燕窝还不是被奴婢找出来了?您快乘热喝吧。”

叶云洛看了香儿一眼,见她明明在做“恶事”,还做的眼神如此真挚,有些无奈又好笑,只觉得这丫鬟性情真,她并不饿,刚才也只是找个借口支走香儿而已。

“将这燕窝端去给王爷吧。”难得没死成,那些害得她如今感冒头疼的人先不说,她现在还想在这儿好好过日子,和这被原主作到厌恶自己的夫君搞好关系,做到相敬如宾,是必要的。

香儿听到这话,不高兴的嘟起了嘴,随后才道,“小姐,齐王府上不缺这些,而且他那样对您,看您被人羞辱,被人推下水,您……”

“谁说给齐王了?”香儿说的那些,她都有记忆,她对那个渣齐王可没有任何兴趣,“我是让你给本小姐的夫君――琅王,还有,我已经出嫁了,以后还是叫王妃吧。”

香儿,“啊?”


“爷,王妃的贴身婢女求见。”

慕宴琅当年被找回来时,带了三匹狼回来,这三匹狼就犹如他的异性手足一般,此时他正在院子里喂狼,就听到他的贴身侍卫――司徒站在院子外汇报道。

三匹狼似乎是听到有人提起叶云洛,其中两匹眼中露出了凶光,还有一匹身子不由得哆嗦了起来。

慕宴琅弯下腰,大手放在身侧三匹狼的脑袋上,对它们摇头道,“莫怕,以前的事不会再发生的。”

说完,站起身,走了出去。

院落外,香儿正端着燕窝站在那儿,见慕宴琅出来,行了个礼道,“见过王爷。这是我们家小姐让奴婢端来给王爷用的燕窝。”

“你们家小姐会那么好心,可别在里面放了毒药,想毒死我们家爷。”司徒闻言,嗤笑了声,冷眸瞪着香儿,出口讽刺道。

“你别血口喷人,我们家小姐才不会!”

“不会?你家小姐还有什么不会的?王爷上阵杀敌受伤的时候,她在干嘛?她在家里放鞭炮庆祝!”

“你――!”

“司徒。”见两人有再次吵起来的趋势,慕宴琅有些不耐的蹙起眉宇,不明白那个女人又在打什么主意,扫了一眼香儿,冷漠开口道,“放下吧。”

“是。”

香儿将提着的食盒丢给了司徒,朝慕宴琅行了个礼,转身就走,她一点都不爱看到那个只会说她家小姐坏话的人!

司徒见香儿走远了,啧啧了两声,瞧了眼手里的食盒道,“爷,燕窝呢。我们府上的银子都被她花败光了,连府上下人的月钱都发不出来,她还有闲情吃燕窝,她可真是够享受的。”

听到此话,慕宴琅眉宇蹙的越深,他对叶云洛是没什么好感,但既然娶了,那就是他的王妃,“司徒,她是本王的王妃,同样的话,本王不想再从你口中听到。”

司徒闻言,低下了头,“是,爷。”

他就不明白了,王爷本来就不多的名声都被那女人败的丝毫不剩了,为何还不给那惹人厌的女人一封休书。

不给就罢了,甚至不娶侧妃不纳妾,府上除了除了丫鬟,就只有那个女人,和被他救回来的秦姑娘,更不能理解的是,那女人闹出事后,王爷每次都还要去给她善后。

紫芸阁。

刚有丫鬟战战兢兢的送了些吃的过来,叶云洛不过说了句道谢的话,送食物的丫鬟就像是活见鬼似的,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叶云洛自然知道那些人都是被原主打怕了,看来要和这府上的人友好相处,还要努力一段日子,吃了些东西,休息了一会儿,精神好了不少。

这时,就见香儿不怎么高兴的走了回来,“香儿,东西送到了吗?”

“送到了!小姐,您都不知道,那个司徒竟然说小姐您在燕窝里下毒。奴婢真是讨厌死那个叫司徒的了!他带个女人回来和您作对就算了,他还老说您坏话,奴婢真的好想撕烂他的臭嘴!让他这辈子都开不了口!”

香儿从小跟着叶云洛长大,向来心直口快,叶云洛虽是将军府的嫡小姐,可由于生母早早去世,他爹娶了继室,生了弟妹,她唯一的兄长又在一年前战死沙场,她在将军府的日子并不好过。


而香儿与其说是贴身丫鬟倒不如说是贴身护卫,别看是个姑娘,可武功极高。

叶云洛能如此为非作歹,和香儿的高超武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两人说是主仆,但更像姐妹。

叶云洛知道香儿就是说话没遮没拦,见她生气,不由得笑道,“你老这般口无遮拦,你叫我以后如何能放心将你嫁出去?”

“小姐,奴婢不嫁,奴婢要跟您一辈子的!”

叶云洛见香儿被自己说的恼羞成怒,知道她还是小孩子心性,摇了摇头道,“你方才一直说司徒说我的坏话。那王爷可有什么反应?”

王爷?

“王爷没什么反应,就说‘放下吧’。”

“恩。”这是接受她的示好了,还是没有接受?

“小姐……”

“是王妃。”叶云洛见香儿还是改不了,再次提醒道。

已经嫁给慕宴琅,还享受着这府上提供的一切,叶云洛没那么矫情,边用别人的东西,边在暗地里指责东西不好。不过想到自己头次向人示好,却没得到回复,心里还是有些堵得慌。

香儿第一次听叶云洛纠正她叫王妃的时候,还以为叶云洛只是脑子还没回过神,因此继续叫着小姐,如今第二次被纠正,她哪里还不知道,她家小姐这是认真了。

“是,王妃。”

“你先去买些治疗风寒的药回来,明日一早去街上买二十斤新鲜肉回来。”叶云洛收敛情绪,将头上的银钗取了下来,给香儿道,“别再拿府里的银子,你去将这银钗当了,再去将东西买回来。”

“王妃?”香儿诧异的望着眼前的人的脸,若不是这世上再也没有人像她家小姐这样,五官绝美到让人惊艳,身材前凸后翘让人脸红,她真的怀疑,她家小姐是被掉了包。

“下去吧。”大冬天的被推到河里,她有些头昏脑涨的,许是感染了风寒。

香儿无法理解,但叶云洛的话,她向来是听的,因此拿了银钗就出了府。

银钗当了三十两银子,香儿去药铺买药,中午就赶回来了,叶云洛喝了药,昏昏沉沉的睡了一整天。

期间,除了香儿,再没人来看过她。

翌日,叶云洛醒来,头还是有些疼,但喝过药,明显好了些,见香儿已经将肉买回来,起身穿上衣物就道,“随我去王爷养狼的院子看看吧。”

香儿本来伺候叶云洛穿衣物,听到这话,下意识阻拦道,“王妃,就算您真的不喜欢那几匹狼,现在也不能去教训它们啊!王爷现在在家呢,您忘了上次您重伤一匹狼,他差点儿掐死你吗?奴婢打不过王爷啊!”

叶云洛一时无话,连香儿都不相信自己,其他人想必更难相信自己会改变。

“我只是去看看它们。”

在她记忆中,那三匹狼在她嫁入王府时就生活在府里,慕宴琅的身边除了贴身侍卫――司徒,就只有这三匹狼。

她以前不喜欢慕宴琅,对那些狼更是厌恶透顶,无时无刻不想杀了它们,只要慕宴琅不在,毒打这些狼绝对是家常便饭。

奇怪的是,那些狼会咬别人,可从未咬过她,就算快被她打死了,都不曾咬过她。

叶云洛和香儿带着二十斤肉走到养狼的院子外,就见有侍卫在院子外把守。

见到叶云洛的那一瞬间,侍卫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卑职见过王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