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刚穿越就捡了个帅哥

刚穿越就捡了个帅哥

苏白沅谷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穿越古代,成了新婚夜被渣男羞辱想不开自戕的王妃,开局就被弃,陆汐颜超级不服气,凭什么她要为渣男的错误买单。于是她随便扯了个刚捡到的大帅哥春宵一度,给渣男一顶绿油油的帽子,终于成功换来了和离。

主角:陆汐颜,秦衍   更新:2022-09-14 12: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汐颜,秦衍 的武侠仙侠小说《刚穿越就捡了个帅哥》,由网络作家“苏白沅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古代,成了新婚夜被渣男羞辱想不开自戕的王妃,开局就被弃,陆汐颜超级不服气,凭什么她要为渣男的错误买单。于是她随便扯了个刚捡到的大帅哥春宵一度,给渣男一顶绿油油的帽子,终于成功换来了和离。

《刚穿越就捡了个帅哥》精彩片段

“王爷,轻点……王爷好坏……”

娇媚的女人欲拒还迎地轻喘着,藕白的双臂紧紧缠着男人精瘦的腰身。饶是如此,还不忘向跪在床前的陆汐颜,射来挑衅的目光。

陆汐颜揉了揉发酸的脖子,被迫在自己的新婚夜观赏别人的活赛运动,除了无奈,内心波澜不惊。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再来一次!”

她在心里哼着拍子,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不禁疑惑,原主真的是因为羞愤难当撞墙而亡,而不是无聊的?

跪了差不多半个时辰,陆汐颜一边听着浮夸的“嗯嗯啊啊”,一边消化完了原主的记忆。

堂堂丞相府嫡女,一心痴恋瑞王,终于利用老爹的势力嫁过来后,没想到洞房花烛夜被安排了这么一出,一个想不开,撒手人寰了。

而自己,海归医学博士,刚拿到顶好的offer,即将展开辉煌的人生,一场意外就被送来了这里。

天理何在啊!

陆汐颜悲愤完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歪头仔细瞧了瞧床上卖力动作的男人。

剑眉星目,五官深邃,说实话长得还不错,和渣的程度倒是成正比的。

缓过神来,就没有跪着的必要了。

陆汐颜拿了粒花生,对着男人的某个穴位弹了过去。

“吱吱嘎嘎”的床终于不叫了,秦煜辰也不动了。

“啊!王爷好厉害!”

未着寸缕的女人还在卖力地演着,半晌才意识到不对,试探地推了下秦煜辰:“王爷?”

男人居然直挺挺地倒下了。

“啊!”女人尖叫一声,指着陆汐颜惊慌道:“快!快去叫太医!”

陆汐颜挑挑眉,她一个吃瓜群众还有这义务?

“王爷怕不是马上风吧?”她拍拍膝盖站起来,对脸色煞白的女人道:“医治晚了,咱俩就都要守寡喽!”

女人又是一声尖叫,狠狠瞪了她一眼,抓过衣服冲了出去。

陆汐颜看也没看床上的男人一眼,施施然出了房间。

她不过是点了对方穴道,不出半个时辰就会自动解开。

夜风一吹,陆汐颜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小腹窜上来的奇异感觉让她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她刚刚喝了桌子上的茶!

想不到秦煜辰年轻力壮,居然还需要这玩意儿助兴!

陆汐颜快步走出小院,本想要找个僻静的地方调息一下,突然被人一把拉入树林中。

“别动。”

低沉冰冷的声音贴着陆汐颜耳边传来,带着彻骨的寒意。一把匕首抵在她颈间,刀刃仿佛下一秒就能划破她的皮肤。

“不动不动,壮士你冷静!”陆汐颜屏住呼吸压低声音安抚。

虽然她对现在的身份十分嫌弃,可不管怎么说活着总比死了好。

“人呢?分头找!”

是王府侍卫的声音。

陆汐颜猜测对方大概是小偷,想趁着瑞王大婚行窃。

等人声远了,她试探道:“你可以走了,我不会喊人的。或者我掩护你也可以?”

男人身上有一股清冽的味道,混合着一丝血腥。

闻言他并没有动,只是收了匕首。

陆汐颜松了口气,转身就要跑,却被男人扣住脖颈按在了树上。

“老实一点。”男人低头警告。

他带着半块银色的面具,五官凌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半分风流也无,满是寒意。

陆汐颜乖乖点头,一边感叹这贼模样真是俊俏,一边无比确定,对方受伤了。

秦衍确实受伤了,他没想到会在今晚毒发,更没想到秦煜辰会在今晚留高手在书房守着。

他需要调息一下心脉再离开,在此之前不能让这女人坏事。

陆汐颜不动声色地盯着对方,如此僵持有一盏茶的时间,她突然翻手将三根银针刺向秦衍。

秦衍一惊,不过关键时刻他却不能躲闪,否则心脉大乱,只能硬生生让对方得手,继而感觉到浑身酥麻。

陆汐颜轻笑一声,轻轻一推便让两人换了个位置。

“小帅哥,很狂妄嘛!”她抬手想要摘下对方面具,却又停住了。

算了,万一这人脸上有什么缺陷,摘下来反而坏了自己心情。

“你做什么!”秦衍感觉到对方解开了自己的腰带,脸色当即一变。

陆汐颜轻佻一笑,勾着他下巴道:“当然是睡了你!”

 

 


这纯药陆汐颜并非不能解,只是原主身子太弱,受不住。

况且送上门的帅哥,不把秦煜辰那渣男绿了,她都对不起这洞房花烛夜。

“住手!”秦衍压抑着怒火,“找死!”

陆汐颜嗤笑一声,一双杏眸满是不屑。

她伸出手指一下一下戳着秦衍的胸口,声音含笑:“放心,本姑娘不会亏待你的,保证按照京都头牌小倌的价格给你!”

即便有面具遮挡,也能看出对方脸色难看至极。要不是动不了,绝对能砍死她八百回。

陆汐颜不再耽误时间,三下两下扒了对方衣服,将人推倒在地。

“话说你有经验吗?”她盯着身下的男人,歪着头问,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秦衍只觉得血气翻涌,他堂堂摄政王,从未被如此侮辱过!

“你敢碰我一下,我定将你碎尸万段!”他咬牙切齿道。

“算了,凑合着用吧!”陆汐颜耸耸肩,反正她理论不出错,实践应该也过得去。

事实证明,光有理论真不够。

药效上来,陆汐颜只觉得自己怎么动都觉得不够,意识也变得昏昏沉沉。

秦衍用内力将体内的银针逼了出来,长臂一揽将陆汐颜压在身下。

他本想直接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杀了,但偏偏对方媚眼如丝地将自己撩拨的不上不下,还不怕死地喃喃着:“你到底行不行啊!”

秦衍咬牙,冷冷地迸出几个字:“你自找的!”

一夜旖旎。

陆汐颜低估了这药效,后来她不知道自己是睡过去了还是晕过去了。

再次醒来时,她居然躺在床榻上!

掀开锦被,她身上穿着一件雪白的宽大袍子,质地丝滑,明显价值不菲。

稍稍一动,陆汐颜便秀眉紧蹙,腰酸的好似被碾过一般。

她后知后觉地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居然丝毫没有防备地失去了意识!

那男人居然没有杀了自己?

陆汐颜心有余悸,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

秦煜辰怒火中烧地冲了进来,一张俊脸因为愤怒变得有几分狰狞。

他手里拿着一件被撕碎的喜袍,用力扔到陆汐颜身上,厉声呵斥道:“怎么回事!”

陆汐颜眨眨眼睛,喜袍正是她昨日穿的那件,已经被撕扯的破烂不堪,上面还沾着草叶子,细看还有些不可描述的痕迹。

“如你所见。”她坦然承认,“我把你绿了。”

“不知廉耻!”秦煜辰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上前一把抓住陆汐颜衣领,扬手就要打下去。

陆汐颜却先他一步,一脚踹向对方小腹,又准又狠。

秦煜辰被踹的后退了好几步,震惊地看着她。

“我说瑞王殿下,你也太双标了吧!同样洞房花烛,就可以你逍遥快活,我释放一下自己就是不知廉耻?什么道理!”陆汐颜说着抓过一件披风裹住自己,眼神凉薄又鄙视。

“粗俗!”秦煜辰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是口口声声说非自己不嫁的相府嫡女!

陆汐颜翻了个白眼,冷笑道:“我粗俗?马上风难道很光彩吗?”她说着啧啧两声,“想不到瑞王殿下年纪轻轻,身子就这般不中用了!”

“信不信本王杀了你!”秦煜辰胸口起伏,显然被气得不轻。

“和离吧!”陆汐颜开口,“或者你不怕丢人,说我偷人休了我也行。”

“别以为本王不敢!”秦煜辰恶狠狠地瞪着她,转身摔门离开。

此刻,摄政王府。

流风跪在秦衍面前,一脸沉痛道:“属下罪该万死!”

他根本就不敢看自家王爷的脸色,昨晚要不是自己疏忽,王爷也不会受伤。

秦衍捏了捏眉心,昨晚的画面又不可抑制地出现在脑海里,让他颇为烦躁。

“查一查瑞王妃。”他开口,声音清冷异常。

流风一愣,不明所以道:“瑞王妃?不是丞相嫡女吗?听说对瑞王痴心一片。”

秦衍眸光难辨喜怒,痴心一片会随随便便就委身他人?

若不是那女人昏过去之前说出他身中何毒,还说她可以解毒,他绝对不会手软直接杀了她。

新婚夜丞相嫡女死在瑞王府,他倒是很想看看陆盛渊那老狐狸和秦煜辰撕破脸皮的模样。

可惜了!

根本不用流风特意去查,很快,瑞王休妻的传闻就铺天盖地地传了起来,闹得满城风雨。

 

 


“小姐,这么做真的没问题吗?”兰儿担忧地看着闲闲饮茶的陆汐颜。

“放心,小姐我心里有数。”她放下茶杯,对兰儿眨眨眼睛。

兰儿还是不放心,哭丧着脸道:“可万一王爷真的把小姐休了,小姐可怎么办啊!”

瑞王休妻的消息是陆汐颜故意放出去的,秦煜辰前脚刚走,她就让陪嫁丫鬟兰儿联系了各大茶楼酒肆的说书先生。

整个京都都知道秦煜辰不喜欢她陆汐颜,但这婚是皇上御赐的,秦煜辰再愤怒,也不会真的休了她,只会在往后的日子里往死里虐她。

陆汐颜可没兴趣做深宅怨妇,她势必要摆脱秦煜辰这个渣男的。

“就是让他休了我啊!”陆汐颜一脸奇怪,她这么做就是要把事情闹大。

兰儿震惊地张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她以为自家小姐只是耍性子,让瑞王哄一哄,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陆汐颜掐着时间,盘算着丞相老爹应该知道了。

她是相府嫡女,从原主记忆看,老爹还是很宠自己的。再说,她被休,相府也蒙羞啊!

果然,不多时就有丫鬟匆匆来报,皇上宣她和秦煜辰入宫。

陆汐颜眼睛一亮,这速度比她想象的要快啊!看来小皇帝还是很忌惮丞相的。

她拿出一根银针在自己的手腕上刺了一下,原本红润的脸蛋儿顷刻变得惨白,整个人憔悴了许多。

“快,给我找一件素净些的衣裳,头上只留一根玉簪就行。”

陆汐颜就这样一幅大受打击,心力交瘁的模样出现在了王府门口。

马车已备好,秦煜辰本就阴沉着的脸,在见到陆汐颜后彻底黑了。

明明早上这女人还嚣张的要命,此刻却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随时都能哭一场。

“陆汐颜,你又搞什么花样!”秦煜辰压抑着怒火吼道。

“当然是做戏喽!”陆汐颜勾着嘴角,凑近他道:“我因新婚夜王爷与小妾颠鸾倒凤而伤心欲绝,一夜未眠。”

“一派胡言!”秦煜辰震怒,“昨晚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不止我清楚,王爷也清楚。”陆汐颜似笑非笑,“所以只有我们两个人清楚就够了,别人不必清楚。”

秦煜辰皱眉,“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说我偷人,你有证据吗?”陆汐颜好笑,“喜袍已经被我烧了,至于皇上信谁,我们就各凭本事呗!”

她说完,不等秦煜辰反应过来,直接转身上了马车。

“陆汐颜,你无耻!”秦煜辰狂怒,他怎么也没料到,这女人竟能如此颠倒黑白!

入宫后,两人被引着去了庆和殿,除了小皇帝外,丞相和摄政王也在。

小皇帝是先帝最小的儿子,今年不过十五岁。先皇传位给他,自然是惹得其他皇子不满。

不过因为朝中有摄政王,几位蠢蠢欲动的王爷,至今也没敢有大动作。

“臣女见过皇上,见过皇叔,见过父亲。”陆汐颜依次行礼,视线在不远处的摄政王身上停留了一瞬。

摄政王秦衍,年纪轻轻便手握大权,据说五岁出口成章,七岁百步穿杨,关键还生得极其俊俏,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别的陆汐颜无可考证,不过以她颜狗的标准,秦衍绝对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前三!

“瑞王和王妃,可否有什么误会?”小皇帝开口询问。

秦煜辰刚要开口,陆汐颜“扑通”一声跪倒,眼眶一红,哽咽道:“是臣女的错,未能讨王爷欢心,甘心被休。”

“分明是你不守妇道,在王府与人苟合!”秦煜辰怒道。

陆汐颜咬着嘴唇,眼泪簌簌滚落,凄惨一笑:“王爷不喜我,便有千般理由。妾身清白不要紧,可王爷此言是将相府陷于不义。”

陆盛渊脸色已经铁青,闻言也跪倒在地,沉声道:“请皇上明鉴,小女定然不会做出此等龌龊之事!”

此言一出,矛头直指秦煜辰。

秦衍立于一侧,波澜不惊地看着眼前的闹剧。

他目光在陆汐颜身上停留一瞬,嘴角几不可闻地勾起。

这女人鬼话连篇,比他想象的还有意思。

小皇帝头疼不已,一个是当朝丞相,一个是兄长,两边他都要给几分薄面。

于是他侧头看向秦衍,将这个烫手山芋抛了出去:“皇叔,你怎么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