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浮生如梦爱如初

浮生如梦爱如初

贰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这场婚姻从一开始,林卿暖就已经输了,她自以为足够了解司修林,也足够了解这段婚姻;殊不知他们之间没有感情,这场婚姻不过是自己用计谋换来的。司修林对这场强迫来的婚姻,非常的厌恶,甚至将这种情绪加注在林卿暖的身上,让她在这段婚姻中受尽折磨。

主角:林卿暖,司修林   更新:2022-07-15 21: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卿暖,司修林 的女频言情小说《浮生如梦爱如初》,由网络作家“贰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场婚姻从一开始,林卿暖就已经输了,她自以为足够了解司修林,也足够了解这段婚姻;殊不知他们之间没有感情,这场婚姻不过是自己用计谋换来的。司修林对这场强迫来的婚姻,非常的厌恶,甚至将这种情绪加注在林卿暖的身上,让她在这段婚姻中受尽折磨。

《浮生如梦爱如初》精彩片段

司修林满身酒气踉踉跄跄的走进:“林卿暖,给我滚出来!你以为躲得过去吗?”

没有人回话,司家上上下下的仆人都被遣了出去,大家心知肚明也不说破,每年的今天都是这样。

司修林看着紧闭的房门怒吼:“今天是筱筱的忌日,你给我去老实跪在墓园听到没?!”

“我不会去的,我没有做的事情我为什么要认?!”林卿暖在房间里反驳着。

四年来,这样的对话发生过无数次,每次李安筱的忌日,司修林便让她在墓园前跪上一天,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司修林愤怒地看着紧闭的房门,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都被他亲眼看见了还在狡辩,当他是傻子吗?

“呵,你没有做?我亲眼看到你推筱筱下去的,林卿暖你这个贱人!”司修林踹开门,不由分说的将她向门外拖去。

“司修林放开我,我不去!你放开我!”被拽着的胳膊像是要脱臼,可是心里更痛,他就这么不愿意相信她吗?她死也不要去跪在墓园前!

四年前,李安筱约她去海崖边,做出假象掉下悬崖,随后赶到的司修林以为是她将李安筱推下悬崖。随后的岁月里,林卿暖受尽了这个男人的嘲讽与羞辱。

“我告诉你,你之所以还能活着,不过是让你给筱筱赎罪,今天你必须给我跪在墓园前!”林卿暖的挣扎在司修林面前不过是螳臂挡车罢了。

墓园门口,司修林面容冷峻的拖着林卿暖往里面走。

“司修林你这个疯子,放开我!我凭什么要去那里跪着,放开!”林卿暖嘶声大喊。

男人并不理会她,大掌用力的禁锢着女人的行动。

不知道走了多久,男人终于停下脚步,望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司修林冷冷的出声:“跪下!”

“不可能,司修林我告诉你,这辈子我都不会跪!”林卿暖一字一顿的咬牙说完这句话,低头咬上司修林拉着她胳膊的手,趁着男人吃痛松手的空档飞快的跑了出去。

司修林捂着手懊恼的低吼,朝着女人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跑出墓园,林卿暖一时间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结婚后第一次离开那个男人身边,她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回头见司修林没有追过来,心里松了口气,随便选了个方向走了过去,刚准备去马路对面,脑上传来一阵剧痛,随后便晕了过去。

另一边,司修林追出去已经看不到林卿暖的身影,当下调拨人手四下寻找。

听着一个个手下的回报,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女人,司修林再也按捺不住怒火,厉声喝道:“继续给我找!一定要找到这个女人!”


林卿暖随着颠簸幽幽醒过来,后脑勺隐隐作痛,张了张嘴发现嘴里被异物塞住,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双手也被反绑在身后,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被绑架了!

林卿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随即努力打量着周围的坏境。

周围看上去是一个拖运的货车,林卿暖心中一惊!这种货车必须要跑很远的地方,这是要带她去哪儿?

货车的颠簸屡次让林卿暖忍不住想吐,可嘴上的布条和被绑的手脚限制了她的行动,难受的感觉直到货车缓缓停下……

她隐约听到有人下车跟人对话,然后脚步声朝车厢走来,随着一声巨响车厢门被拉开,刺眼的光让黑暗中的林卿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被抬进了车厢外的一栋房子。

当林卿暖看清房内坐着的人时蓦的睁大了双目,带着震惊脱口而出:“李安筱!”

林卿暖看着面前好以整暇的女人,愤怒的质问道:“李安筱,当年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呵呵,为什么?当年本想让林哥哥看到你推我的那一幕就好,没想到却阴差阳错掉下山崖,你知道我摔得有多惨么?!“李安筱盯着地上的女人说道。

“你自己心术不正,怎么能怪我?”林卿暖不敢相信的喊道。

“呵呵,我心术不正,那你呢?!你仗着你家对林哥哥的爷爷有恩,竟恬不知耻地要求嫁给林哥哥!“李安筱恶狠狠地盯着林卿暖。

“司修林并没有告诉我当时有你的存在,如果我知道,我根本不会这样做!”林卿暖仰着脖子说道。

“闭嘴!虚伪的女人,你不仅抢了我的位置,还害我摔下悬崖,现在我得好好讨一下这几年的利息。”李安筱陡然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林卿暖被这样的她弄的浑身发毛,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只见李安筱从墙边的柜子里取出一个被捆起来的包裹,从中抽出了一根镊子样式的工具。随后对站在旁边的男人示意:“把她给我绑在椅子上!”

看着泛着寒光的器具,林卿暖浑身发寒,颤声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李安筱笑眯眯的摆弄着手中的工具,俯身牵起她被绑住的手:“托你的福,我在一个岛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你想先从哪里开始呢?”

“什么……啊!!!”林卿暖陡然痛苦的嚎叫出声,身体疯狂的颤抖起来,李安筱站起身来,手上的工具已经多了一片血淋淋的指甲盖……

“哈哈哈哈是不是很疼?这只是给你的一点小惩罚而已!”李安筱面目扭曲,盯着她的目光让人汗毛倒竖,“别急,还有呢。”

看着她折返到包裹面前,林卿暖忍住疼痛哑声大喊:“你这样是犯法的,你这个疯子!”

李安筱带着笑容看了她一眼,“你这句话说得我好怕啊,这里进进出出都是我的人,除了我没有人会知道你在这里,更没有人会来救你!”

说着又拿出了一套细如毛发的长针,“你看这个,一会儿我把它插进你的脚趾甲盖,开始不会很疼,但随着你的呼吸起伏会带起剧痛,你准备好享受了吗?”

李安筱说的每一个字都砸在她的心上,看着这个女人慢慢的走过来,将针一根根的插进她的身体里,然后随着她的呼吸牵动了肌肉,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创口处噬咬,既痒又疼,林卿暖恨不得当场死去,也好过受这种细碎的折磨。

“噢,对了,我还有一种见效极快的药,撒上去你的伤口会很快就痊愈,林卿暖……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李安筱嘱咐门外的人好好看住她便离开了,留下林卿暖在黑暗里痛苦低叫。


司家住宅。

“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女人吗?”司修林皱着眉头问道,站在旁边的一群人垂头不语,司修林松了松领带。

已经三天了,林卿暖那天逃走的时候身无分文,她能去哪里,想到这里,心中竟悄然划过一丝担忧,随后便被他压制下来,他不过是想找回她给筱筱赎罪而已!

一个陌生号码的响起,打断了司修林的思绪,接起电话,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林哥哥,是我!”

“筱筱?!你现在在哪里?”司修林瞬间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起身说道。

“我现在在港口。”李安筱哽咽的说着。

“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过来接你!”司修林说完便挂了电话,急匆匆的开车飞驰而去。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李安筱勾起一抹笑容,林卿暖,就算我消失了这么多年,可林哥哥爱的依旧是我!

赶到港口的司修林一眼便望见了站在人群中的李安筱,飞快的冲过去一把把人搂进怀里,片刻,司修林才反应过来,疑惑的问道:“筱筱,你不是掉下悬崖了吗?怎么会……”

李安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林哥哥,我漂到了一个小岛上是,是那儿的居民救了我,不然我怎么还能再见到你。”

“好,我们找个机会去谢谢那些救了你的人。”司修林又将她拥进怀里。

闻言李安筱脸色一变赶紧说道:“不用了林哥哥,那里的人都很淳朴,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的生活了。”

“也好,我们先回去吧,你刚刚回来需要好好休息。”

“嗯,都听你的。”

司修林安顿好李安筱回到家,见到门口伫立的身影时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想了想还是下车走了过去。

见到司修林的身影,路景尧快步走过来问道:“为什么卿暖的电话打不通,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林卿暖是我的妻子,不知路大总裁是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听到面前这个男人叫的那么亲密,司修林心中憋了股闷气,那个女人嫁给他之后居然还和这个男人联系紧密,真是不知廉耻!

“司修林我告诉你,卿暖要是有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路景尧见状知道从他这里问不出林卿暖的下落,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这边,李安筱见司修林开车走后,从包里掏出一只老式手机拨通一个号码,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

“李左,那个女人怎么样?”李安筱声音淡漠的开口。

“放心吧,我们看着的,跑不了。”电话里传来一个粗狂的男声,“不过你答应给的报酬……”

“只要你好好看住这个女人,钱会一分不少的打到你卡里。”李安筱挂完电话,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林卿暖,这仅仅是个开始,之后……我一定会让你跪下来求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