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前任攻心计

前任攻心计

明夏流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天下无巧不成书,由悠悠也没想到,酒醉之后还遇上了前任,更让人无语的事,她抱着前任赵宇珩的手啃了一个晚上……由悠悠是一个超级无敌的手控党,从前她也就只是习惯性的刷刷屏,当初和赵宇珩在一起,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的手。只是这酒醉之后,就彻底不认人了……不认手了,她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主角:由悠悠,赵宇珩   更新:2022-07-15 21: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由悠悠,赵宇珩 的女频言情小说《前任攻心计》,由网络作家“明夏流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天下无巧不成书,由悠悠也没想到,酒醉之后还遇上了前任,更让人无语的事,她抱着前任赵宇珩的手啃了一个晚上……由悠悠是一个超级无敌的手控党,从前她也就只是习惯性的刷刷屏,当初和赵宇珩在一起,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的手。只是这酒醉之后,就彻底不认人了……不认手了,她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前任攻心计》精彩片段

醉酒后,我遇到了前任,并且抱着他的手啃了一晚上。

作为一个超级手控党,我平常习惯舔舔屏,一不小心居然舔到了真人版,而且那个人还是我立誓老死不相往来的前男友!

第二天清醒过来,看着那双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上印满了深深浅浅的红印,我很想去跳黄浦江。

一觉醒来,我的脑袋还是晕晕乎乎的。

我一喝醉就断片,隐隐只记得当时被同科室的妹子们撺掇着去给赵宇珩敬酒。高冷的赵大男神一个犀利的眼神射过来,我便吓得两腿打颤,拿起酒瓶自个儿灌了下去……

哎,真是丢人啊!我狠狠砸了几下脑袋,为自己的节操哀悼。

顺便也为今后的职业生涯祈祷。

果然一进办公室,我便被坐班的护士们团团围住,我连忙求饶,“我知道自己很孬,各位姐姐们饶了我吧!”

“哪里哪里,你现在可是我们科的女壮士,我们都崇拜死你了。”小芳对着我竖起一个大拇指,表示赞赏。

我傻了。

“你居然忘了?”小芳痛心疾首,缓了一口气才道,“你昨晚喝醉耍酒疯,抱着人家赵医生的手一个劲猛亲。我远远看过去,那手上明晃晃的,全是你的口水。”

“不……不可能吧?!”我讪讪道。

虽然我是个超级手控,但也不至于这么丧心病狂吧?!

“千真万确!”小芳继续放出一个炸弹,“你不光亲了,居然还把赵医生的手给咬出血了,听说挺严重的,这个礼拜的手术都推了,心外科的主任现在可恨得你牙痒痒呢。”

什么?

我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像个女流氓一样狂啃赵宇珩的手?

这下,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时,办公室门口便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由悠悠,出来一下。”

抬眼望去,赵宇珩一身白袍,气质如玉,两手插在口袋里,正目光沉沉地看向屋内。

“啊!”护士们握着拳头一阵狂喜,“赵医生居然来咱们儿科了!”

小芳在五秒钟之内,重新打理好她的两条黑油油的辫子,目光含羞带怯地望向门口的男神,声音里更是柔情似水,“悠悠,还不快去!”

我迈着虚浮的步子,跟了出去。

“赵医生,你的手还疼不疼啊?”我心虚地瞄了一眼,他的手上果然密密地缠了一圈纱布。

话说,我的那副小板牙,有这么大的威力嘛?

赵宇珩丢过来一张单子,“去做个全身检查。”

“你说什么?”我揉揉耳朵,怀疑自己的听力出问题了。

“你昨天咬破了我的手,我需要知道你的血液和唾液里有没有任何的传染病,以及其他潜在的病症。”

我惊呆了,过了半晌才想起来说,“我没病。”

赵宇珩冷冷道,“我只相信数据。”

赵宇珩本就是市中心医院的明星级人物,如今这样大喇喇地带着我做全身体检,到处都刮起了一阵旋风效应。看着众位女医生、女护士、女病人们犀利的眼神,我深深地开始为自己以后的身家性命担忧。

“这下你放心了吧,我身体好得很!”我没好气地把化验单扔过去,迫不及待想逃离他的领域,却不小心牵动了刚刚抽血的胳膊,立马苦着脸“哎呦”了一声。

我的皮肤本就生得白嫩,一点轻微的淤痕也显得异常可怖。

赵宇珩瞧了一眼,眉头微微皱了皱,眼里闪过一丝懊恼的神色。

我懒得再搭理他,挥挥手准备离开,却不想手腕被一个猛力握住。抬眼望去,只听赵宇珩沉声道,“你昨天害我流了血,难道不应该请我吃饭补补身体吗?”

什么?我又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容量不够用了,我今天体检可是抽了好几十cc的血呢,赵宇珩那擦破点皮的伤口能出多少血啊?

然而,望着那只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我的内心无法抗拒。

 


我带着赵宇珩吃的是一家川菜馆,并很是大气地把点菜的重任交给了赵宇珩。然而,当一桌菜端上来时,我简直要绝望了。爆炒猪肝、归地烧羊肉、生姜炖乌鸡……这,会不会补得太过啊?

“不喜欢?”赵宇珩挑眉。

我可没胆质疑英明神武的赵大医生,抹了把额头,撸起袖子,吃!

过了片刻,只见赵宇珩修长的手指转了转水杯,慢悠悠地说,“想不到,时隔一年之久,我这双手还是你心中的NO.1。”

我差点要把茶水喷出来,握紧拳头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两下,义愤填膺道,“才不是呢!”

赵宇珩低笑了一声,将手伸过来,摆在她面前,“还想赖账?瞧,这满手的红印子都是你的杰作。”

那些深深浅浅的红印,难道就是昨天留下的……吻痕?!没想到自己柔弱无比的外表下,还隐藏着这么兽xìng的一面,我简直羞愤欲死,“你能不能小点声?”

“这就害羞了?”赵宇珩用食指勾了勾她的小拇指,嗓音低沉,“以前,我的手不是做过更多的事?”

这个语气,这个动作……我的脑袋里瞬间浮现起各种限制级画面,脸颊立马涨得通红,浑身都好像冒着热气。

我拧了拧自己的大腿,将大脑里那些旖旎都给赶出去,恶狠狠道,“你不要太得意!我现在的男神是凯凯王,你早就out了!”

“那是谁?”赵宇珩的浓眉拧成一座山。

哼!就知道他这个不追剧不刷微博的老干部不知道,我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为他买水擦汗摇旗呐喊的花痴粉了,她现在的人生目标可是当上靖王妃,坐拥凯凯王的绝世美手!

我自来不喜欢在外面的餐厅吃饭,每天都会做好了饭带到办公室吃。

中午,正当我准备享受美食时,手机突然跳出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以后每天也帮我带一份午餐,我的手受伤了,不方便。”

简直防不胜防!我用脚趾想都知道是谁发的。

“你不怕我下毒吗?”我恶狠狠的回道。

“不怕。”

什么叫脸皮比城墙都厚,赵宇珩绝对是个中翘楚!

第二天中午,我提着精心烹制的午餐去了心外科。

这里是我们医院最厉害的科室,技术尖端,人才济济,而赵宇珩自然是其中的佼佼者。从大学到工作,他一直都是最优秀的,不然,我当初也不会那般鬼迷了心窍似的追了他那么久。

可结果呢,还不是撞得头破血流,面目全非。

由悠悠呀由悠悠,这次你可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我在心里暗暗告诫完自己,加快脚步冲进赵宇珩的办公室,谁知,里面还有几个实习医生,正在和赵宇珩讨论事情。我一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我不知所措地用脚尖蹭了蹭地板,表情有些窘迫,“我来给你送饭。”

赵宇珩“嗯”了一声,示意道,“你先坐那儿吧,我很快就好。”

几个实习医生互相对视了一眼,纷纷笑起来,有一个打趣道,“学姐,果然还是你厉害,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你们认识我吗?”

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摸摸后脑勺说道,“我们也是医大的,今年大四,比学姐低一届。学姐,你可是我们医大的传奇人物啊,我们都视你为偶像呢!”几个男生说起这个来,全然没了刚刚的正经模样,一个个笑嘻嘻的。

啊?我一不是校花二不是系花,成绩马马虎虎,整天宅在宿舍追剧追小说的小人物也能这么出名?

我尴尬地笑笑,“你们认错人了吧?”

“怎么可能?你在校报上发表的那篇神作《致我的男神——赵宇珩》当时可是轰动全校啊,我们都是人手一份,争相诵读呢!”

轰!什么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全身的血液都直扑脑袋,整张脸涨得通红。

“不……不是啊……我……我要走了……”我慌忙摆手,想要站起身赶紧逃离这里,却不想动作太急,打翻了桌上的水杯,整杯水都浇在了我的腿上。

我哭丧着脸,手足无措。我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雪纺裙,轻薄得很,一沾水,整个都贴在了大腿上。

哎,都怪我要臭美,过来之前还特意把护士服脱了,要不然现在好歹也不会这么尴尬啊。

几个男生也好像终于觉察到不对劲,纷纷缄默,不敢再打趣。赵宇珩神色顿时冷下来,“你们出去吧,下午两点到手术室。”

“好的好的,我们就先走了,学姐再见啊。”

“哦。”我捂着双腿有气无力地回道。

 


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我更觉脸火辣辣地烫。清清嗓子,正准备告辞,却见赵宇珩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来,他慢步走过来,视线不经意从我的腿上划过,沉声道,“里面有个小卧室,你去那里换。”

想不到赵大冰山也能这么体贴,我简直感激不尽,赶忙接过衣服夹紧双腿奔了进去。

这间卧室并不大,只放着一张圆木桌,和一张小小的单人床。坐在赵宇珩的床上脱光光换衣服,我莫名觉得好羞耻。

赵宇珩拿给我的是一套蓝色家居服,摸上去很柔软,闻起来还有一股淡淡的皂香味,好像他经常穿的样子,这不就等于我跟他间接地皮肤接触了吗……

“啊!打住!”我猛敲自己的脑袋,“笨蛋,难道你还想再失恋一次吗?由悠悠,你要控制住你自己!”

做好心理建设,我鼓起勇气走了出去,赵宇珩就坐在我刚刚坐的位子,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听到我出来的声音便抬起了头。

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他的眼睛里亮了一下,闪着不知名的意味。

我揪着衣服的下摆小声道,“对不起啊赵宇珩,又给你添麻烦了。”

“过来吃饭。”赵宇珩往旁边让了一下,示意我坐下。

不是吧?这张沙发虽然一个人坐显得有些大,但两个人绝对很挤啊,赵大医生万能的大脑没有想到这点吗?

我站着不动。

“难道你敢穿着我的衣服走回去?”赵宇珩也不急,两手摊开靠在椅背上,挑眉问道。

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男士家居服,哭丧道,“我不敢……”

“那就先吃饭,”赵宇珩拍拍自己身旁的位子,“你将衣服晾到通风柜,吃完饭差不多也干了。”

“哦。”我无奈,只得照做了。

可是这沙发也太小吧,我的腿紧挨着赵宇珩的腿,甚至能感觉的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热气,烫得我整个人心神不定。

我今天煲的鱼头豆腐汤,炒了个宫保鸡丁和青豆虾仁,放在保温杯里这会儿也还是热腾腾的。

赵宇珩尝了一口,勾了勾嘴角。

我迫不及待的问道,“好吃吗?”

“跟以前味道一样。”他倒是语气平平。

哼!夸我几句会死呀?我不满地嘟起嘴巴。

却不知赵宇珩竟像会读心术似的,补了一句,“味道很好。”

我顿时笑得一脸灿烂。

突然觉得赵大冰山也挺可爱挺善解人意的……

一顿饭安稳吃过,赵宇珩并没有再提那封告白信的事,我放下心来,收拾好东西准备打道回府。

“由悠悠。”

“到!”我立马站定。

“现在想起来,你当时追我的时候的确挺用心的。”赵宇珩气定神闲地说道。

砰!我的脑袋又一次炸了,男神,说好的善解人意温良可爱呢?我努力回过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还以为你忘了。”

赵宇珩也笑了,“第一次有人这么大张旗鼓地跟我告白,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我已经快自燃了。

谁知面前的男人好像并不打算放过我,他一步步走过来,微俯下身子与我平视,用那张好看的薄唇慢慢说道,“那现在呢,你还喜欢我吗?”

我慌忙抬头,正好撞进他幽深的眸子里,全身都酥软下来,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忙道,“不,不了。”

“别害羞,”赵宇珩用手在我的下巴上轻轻摩挲了几下,轻轻抬起,柔声道,“因为我也……”

“那是我跟同学打赌输了,逼不得已才给校报投的稿。”我闭起眼睛,壮着胆子大声说道。

安静,周围像冻了冰一样的安静。

我试探性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赵宇珩的脸上有一种风雨欲来花满楼的愠怒,全身都在散发冷气。我吓得大气也不敢出,立马又闭起眼睛装死。

赵宇珩忽然笑了,露出的牙齿闪着邪恶的光芒,“由悠悠,你周末有事吗?”

“没……没有啊。”

“早上八点,到我家来大扫除。”

“啊?”

“带上早餐。”

有一个永恒的真理,不作死就不会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