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天医归来林凡

天医归来林凡

白衣买酒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自从订婚之后,林凡便开始为以后的生活做打算,没想到竟被未婚妻联合兄长算计谋害,坠入大海生死未卜。七年的时间过去了,谁也没想到以为死掉的林凡,竟重新归来,如今的他虽然外表看起来就是一介布衣,然而周身的气势,还有那不怒而威的姿态,彰显着这些年他定有一段不平凡的经历。

主角:林凡,陈美颜,林宏明   更新:2022-07-16 04: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凡,陈美颜,林宏明 的武侠仙侠小说《天医归来林凡》,由网络作家“白衣买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订婚之后,林凡便开始为以后的生活做打算,没想到竟被未婚妻联合兄长算计谋害,坠入大海生死未卜。七年的时间过去了,谁也没想到以为死掉的林凡,竟重新归来,如今的他虽然外表看起来就是一介布衣,然而周身的气势,还有那不怒而威的姿态,彰显着这些年他定有一段不平凡的经历。

《天医归来林凡》精彩片段

庐州市火车站。

暑假之际,广场上人潮拥挤。

林凡背着牛仔包,顶着烈阳站在原地,凝视着不远处的一座大型LED显示屏。

屏幕上,一个容颜娇媚的事业型女强人,正在介绍一款美容产品。

天美红颜!

陈美颜,天美集团的创始人,凭借【天美红颜】这款美容产品,一跃成为华夏富豪榜第十名,并且多次获得各个企业奖项和荣誉。

岁的年纪有如此成就,也被评为最年轻的一代商业天骄。

然而众人不知的是,她这一切的荣誉和地位之下,却是沾满了鲜血。

“七年了!”

林凡凝视着屏幕里的陈美颜,眸子里闪过一抹骇人的光芒。

“陈美颜,你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回来吧!”

“我视你为毕生挚爱,你却在订婚前一晚,勾结林宏明那厮夺我创意,将我谋害!”

林凡紧握拳头,心中怒火滔天。

一个是自己的未婚妻,一个是自己的兄长,谁能想到他们竟然勾结在一起害自己?

还是在自己的订婚夜前夕。

这是何等的讽刺!

“这七年,你们风光无限,我却行如蝼蚁。”

回想往事,他心如刀割。

林凡生在魔都的一个大家族,父亲酒后强行与母亲发生了关系,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舆论和麻烦,二人奉子成婚。

由于母亲地位悬殊,林凡自然也不被家里人重视。

为了不让林凡分到家产,老太太在母亲交通意外身亡之后,便将林凡许配给陈美颜。

也就是当上门女婿。

母亲死后,林凡痛改前非,一改吃喝玩乐的态度,苦心钻研美容产品。

他要证明给林家人看,母亲教出来的孩子,不比别人差。

研有所成,林凡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未婚妻。

并且以母亲和未婚妻的名字命名为,天美红颜。

母亲苏天红,妻子陈美颜。

但是林凡却没想到,未婚妻竟然在订婚夜前夕,以庆祝为名将自己灌醉,然后联合兄长林宏明用高浓度酒精弄瞎自己的双眼,将自己谋害。

还是在靠近海边的婚房。

大火燃起时,浓烟刺鼻,醒过来的林凡双目剧痛,耳边回荡着二人的笑声。

“美颜,这次多亏了你有这么好的主意,这个白痴还真以为他可以翻身,癞蛤蟆吃天鹅肉,呸,去死吧!”

“宏明,林凡死定了,按照约定,我要项目所有权,你拿钱入股!”

“嘿嘿没问题,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那一刻,林凡怨恨难平。

他发疯一样横冲直撞,想逃离起火现场,但双目已瞎,求生无路。

他本以为自己会带着满腔的怒火而死去,却没想到在关键时刻,一只柔软的小手,将他拉出了那片火海。

被救出后,满身灼伤的林凡本能的朝海浪的声音奔跑而去。

要不是被一个夜钓的老人救起,林凡早已葬身在茫茫大海!

老人不仅治好了林凡的眼睛,还传授林凡很多超乎寻常的本领。

这七年,林凡一直在生死边缘挣扎着,努力的活着。

他为的不仅仅是要夺回失去的一切,还要让害他的人,求生无路,求死无门!

“陈美颜、林宏明,我的噩梦已经结束了,你们的噩梦,即将开始!”

林凡拿出一枚戒指,是订婚钻戒。

“这个东西,该还给你了!”

拇指一弹,戒指在烈阳的照耀下,化作一道白虹穿过屏幕,刺穿荧幕美人的眉心。

哗啦!

显示屏发出一阵剧烈的轰炸声,玻璃碎片洒落一地。

“怎么回事?大屏幕怎么炸了?”

“这不是天美集团为了宣传产品所建造的显示屏吗?”

“玛德,这么劣质的东西,差点砸到我,我要举报!”

“好可怕,幸亏我离得远……”

众人慌乱逃窜之际,根本就没注意到林凡的动作,此时,他已经远离人群,拦了一辆出租车。

“陈美颜,这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

“好戏,刚刚开始……”

庐州市中心,天美集团分部。

董事长办公室。

陈美颜对着电脑,正在查看从火车站拿来的广场监控录像。

电脑旁,还放着一枚钻戒,一张照片。

可是,不管她怎么慢放,依旧看不清LED显示屏是如何炸裂,这枚戒指是如何镶嵌在显示屏内的钢板上!

以及,这枚戒指的主人身在何处!

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男人……

回来了!

“失踪七年,你还回来干什么?”

陈美颜拿起照片,也不知是生气还是害怕,小手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

她盯着照片中那张笑脸,眼眸越发阴冷。

“既然你没死够,那就再让你死一次!”

话落,她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备车,去苏家!”

……

佳天下别墅区。

林凡跟一名资历较老的中年保安聊了几句后,便直接进入别墅区内。

那中年保安已是这片分区的队长,他看着林凡的背影,拆开林凡送的一包烟,点燃一根,缓缓吐出一团烟雾。

“这小子,人不错,可惜了!”

年轻保安疑惑道:“刘叔,他到底是谁啊?”

见刘叔直接放行这个陌生人,其余保安也是一脸诧异,这不符合规定啊!

刘叔闻言,不由的叹了口气。

“他啊,他就是苏家的外孙,听说七年前失踪了,今天苏家办喜事,他这次回来,一定是因为苏可儿!”

“苏可儿?就是被火烧伤的那个小哑巴?”

刘叔瞪了年轻保安一眼,“打听那么多做什么?多做事,少说话,要不然你得罪人了还不知道!”

说完,他再次看向林凡的背影,眼眸也眯了起来,语气无奈。

“只不过,如今的苏家,已经不是当初的苏家了!”

年轻保安依然不懂,但也没有再问。

前行的林凡听到了他们对话,心里被狠狠刺痛。

双目复明之后,林凡一边历练一边打听当初救自己的那个人。

终于,他在一篇报道上找到了相关的信息。

“林家三孙精神失常,企图在新房纵火自杀,被苏可儿救出后跳入大海,不知去向。”

得知是可儿救了自己,林凡悲喜交加,五味杂陈。

可儿是母亲收养的女孩,天生哑巴,母亲便送她去了特殊学校。

林凡也没想到,她会偷偷请假回来给自己庆祝。

结果,她虽然救了自己,却被火势烧伤,后背肌肤无一处完整。

那年,可儿才15岁。

林凡还得知,自从自己失踪后,林家便没收了自己和母亲名下所有的财产。

至于苏可儿,他们压根没打算管。

此后,可儿便被退学,安排回到了苏家。

苏家虽世代经商,但家道中落,仅靠一个不温不火的厂子养活一家子人。

自从母亲成为林家媳妇之后,苏家便依靠这层关系,商业之路,无往不利。

如今,已是庐州小有名气的商业家族,资产不菲。

林凡本以为苏家会善待可儿,却不料,没了母亲和自己在林家的这层关系,苏家也终于露出了令人憎恶的面目。

他们不仅把母亲在苏家的股份和产业全部没收,还把可儿当佣人使唤。

粗活累活,非打即骂!

如今,更是不顾可儿的反对,强行婚配。

而男方,虽家境不错,但却是一个弱智。

想起可儿这七年遭遇的非人对待,林凡的心在滴血。

这也是林凡不惜冒着被杀的危险,也要与老人决战的原因。

因为老头定下规矩,赢了他才能回来。

而今天,林凡必须要回来!

嗡——

手机震动,林凡接听电话,语气清冷。

“说!”

“少主,之前你让我查苏家的敌对,不过我却查到了另一个人,还记得五年前你让我寻找的那个女子吗?”

随着女子的声音落下,林凡阴沉的眼眸为之一亮。

“有她消息了?”语气也不可抑制的颤抖。

“详细信息我已经发到您邮箱了,还有,她就在庐州!”


想不到她竟然是庐州人,真巧啊!

五年前,林凡被老头安排去米国执行暗杀叛徒的任务。

任务结束当晚,林凡在街道看见一个外国男子,强行拉着她钻入车中。

林凡上前解围,却不料她早已被男子下了药。

那时,林凡还没学习医术,不懂如何解救。

一夜春宵后,林凡只知道她也是华夏人,也只记住了她面容。

唯恐叛徒剩余势力会查到她,连累她,林凡迅速离开米国,回国后便让手下按照样貌和年龄去寻找。

怎么说,她也是林凡的第一个女人。

林凡虽无心,但毕竟也夺走了她最宝贵的东西,林凡想跟她道歉,并且补偿。

但资源有限,查起来非常困难。

后期去米国,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也许是缘分吧,这次回庐州查苏家敌对势力,她竟然就是其中之一。

“原来你叫宋诗雨啊!”

看着邮箱里女子的相片,林凡眼眸少见的浮现出一抹柔情。

不过,她既然是苏家敌对,想必也不会出现在苏家婚宴上。

林凡略感失落。

然而,下面的一行信息却看得林凡火冒三丈。

苏家家主苏文豪,多次想安排长孙与宋家联姻,遭宋诗雨拒绝后,颜面尽失,此后在生意上对宋家进行打压,视为敌对。

因此,宋诗雨也被宋家孤立。

“呵呵,又是苏家!”

霸占我母亲资产,欺负可儿,如今还敢对她动手!

颜面尽失是吧,那今天,老子就让你们苏家尽失颜面。

林凡眼中寒光凌冽。

苏家别墅。

门外,彩球红毯,豪车成排。

里面宾客,非富即贵,十分气派。

就连周边的住户也纷纷前来道喜,几乎要将门口挤满!

毕竟苏家已经不是当年的小资家族,如今更是和古玩世家的刘全能结成亲家。

所以今天的婚事,可谓是小有轰动。

别墅大厅内,苏家子侄正在招呼其他宾客。

因为今天是中式婚礼,所以一眼便能看出谁是新郎。

更主要的是,中式婚礼的装束,可以更好掩藏可儿背后的伤疤。

此刻,新郎刘富贵坐在沙发上,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正抱着一盒鲜奶,就着吸管慢悠悠的品尝。

有人与他交谈,为他庆祝,他便露出憨憨的傻笑,嘴里还时不时说道:

“奶,好喝!”

相比今天的婚事、稍后的洞房,似乎这盒鲜奶对他来说,更有吸引力!

因为刘富贵心智不全,所以其父刘全能亲自过来接亲。

父子俩一样胖,但一个满脸写着奸猾,一个看起来敦厚憨傻。

林凡站在人群之外,也看见了不少熟悉的面孔。

穿着蓝色旗袍的小姨,身段婀娜,风韵犹存;

戴着金丝眼镜的大舅,沉稳大气,一副成功人士的姿态;

还有二舅,表哥表妹……

以及,一身唐装威严不凡,正和刘全能交谈的外公,苏家家主,苏文豪!

他们一个个衣着光鲜,笑容满面,岁月不老。

苏家这一切,是用母亲的一生换来的!

然而,母亲却早生华发,悲惨离世,可儿沦为下人,被迫嫁给傻子。

两相对比,林凡不由的攥紧了拳头,眼中不可抑制的冒出仇恨的火焰。

这次回来,他要苏文豪等人体验一下,什么叫回天无力,命如蝼蚁!

很快,接亲的男方一家开始催促了。

最终,楼上房门打开,新娘现身!

当可儿走出房间的一刹那,人群轰动。

所有人的目光,齐聚楼上。

四周,瞬间安静!

可儿体态娇柔,容颜俏丽,再穿上凤冠霞帔,大气美观,极具欣赏性。

谁都没有想到,平时任人欺负、如乞丐一般的苏可儿,此刻打扮一番后,竟然如此娇美动人。

媚压群芳。

林凡凝视着可儿的双眸,眼眸低垂,清澈如水,双眼微红,泪光在眼中闪动。

似乎反抗过,却又只能认命!

“诸位,苏某人有礼了!”

苏文豪毕竟是一家之主,威严不凡,起身抱拳向诸位宾客致礼。

“今天,是苏家大喜之日,感谢诸位捧场,稍后,还请诸位移驾酒楼,共同见证这一对新人的新婚时刻!”

“若有怠慢,还请诸位见谅!”

一番豪言致谢,瞬间调动现场气氛。

反应过来的众人纷纷道贺,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新人流泪,亡人悲鸣,何谈大喜?”

就在这热闹喜庆的时刻,客厅外,忽然响起一道冷漠而有力的声音。

格外突兀!

唰!

众人齐齐看去,只见人群中,一个背着牛仔包,穿着朴素的少年,缓缓走来。

苏家人一见到这张脸,个个惊愣在原地,如同见鬼一般。

震惊又带着一丝恐惧!

唯独苏可儿,惊讶之余瞬间湿了眼眶。

“这七年,你受苦了!”

众目睽睽之下,林凡直径走向苏可儿,声音哽咽。

此刻,那清澈的眼眸,早已泪花朦胧,泪水打湿脸庞,花了容妆。

脸颊上,隐隐浮现出一道掌印。

见此,林凡心头一颤,怒火腾升。

愤怒之余,心里更多的还是愧疚、自责!

他捧着可儿的小脸,无比疼惜,拇指轻轻擦拭泪痕,满目柔情。

“还疼吗?”

泪光凝凝,哽咽无声,可儿轻轻摇头,算是回答。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开口,说自己好想念!

林凡又何尝不是如此,千言万语在心中,万般思念绕心头。

即便是死过一次的他,也无法表达如此浓烈而复杂的情感。

他只能牵着可儿的手,柔情的说一句,“别怕,有我在,没有人再敢欺负你!”

可儿点头,满是泪光的眼眸,绽放着异样的光彩。

此刻,她的眼里,只有他!

这一幕在众人看来,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两个字。

抢婚!

“这……这算怎么回事?”

刘全能最先反应过来,神色极为难堪。

他质问着苏文豪,“苏老爷子,这小子是谁?”

苏文豪盯着林凡,阴冷的眼眸闪着寒光。

“我叫林凡,是苏可儿的哥哥,也是苏家长女,苏天红之子!”

没等苏文豪开口,林凡扫视着众人,率先表露身份。

众人闻言,一个个满脸惊愕。

他们不认识林凡,但却认识苏天红。

因为苏家崛起,就是苏天红的功劳!

一时间,众人看林凡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从惊愕转变为诧异。

林凡是苏可儿的亲哥哥,又是苏天红的儿子,那苏可儿岂不是苏天红的女儿?

苏天红对苏家有如此大的贡献,为何苏可儿却被苏家当成下人一般对待?

疑惑一起,猜忌百出!

苏文豪何等精明,自然听得出林凡自报家门的用意。

见众宾客满脸疑惑,猜忌四起。

他眼眸眯了眯,冷哼道:“你不配当我苏家外孙,我也没有苏天红这个不孝之女!”

“当年她突然抱回一个女婴,我本以为是林门之后。”

“直到七年前,林家将可儿送回来时,我才知道可儿并不是林家人,就连林家都不知道可儿的亲生父亲是谁!”

语出惊人,桃色纠纷的气氛瞬间弥漫。

众人纷纷猜测,苏天红在外与别人私通,生下小哑巴苏可儿!

见气氛达到,苏文豪心里满意,不等林凡辩解,故作悲愤。

“这个顽劣之女,竟然骗了我十五年,让我颜面丢尽,无脸再见林家人。”

“纵然她已经离世,我也不会原谅她!”

“我看在可儿年幼无辜,乖巧懂事,只好收留,但你母亲,我绝对不认!”

铿锵有力,大义凛然。

说的就好像苏天红真的做了错事,而他这个父亲只能站在道德这一边,大义灭亲。

“至于你……一个被林家除名的孽障而已,其血不净,其名污耳,不足挂齿。”

冷笑声中,语气极为不屑。

最后一句,更是直接表明,林凡也并非林门之后。

被苏文豪这么一说,众人也都信了!

毕竟,魔都林家,顶级豪门,谁人不知?

若林凡真是林家血统,林家又为何将其除名?

指不定正如苏文豪所言,又是苏天红跟某人私通所生,被林家发现,将其除名!

“好一个其血不净,其名污耳!”

见苏文豪三言两语便引开话题重点,还给母亲泼了一身脏水,林凡怒火中烧,眸光凌冽。

“既然你不认我母亲,我也不再跟你废话!”

说完,林凡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纸盒,拆开包装,竟然是一个相框。

众人定睛一瞧,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苏天红的遗照!

见到母亲遗照,苏可儿瞬间流泪。

苏家其余众人,一个个脸色阴沉。

林凡捧着母亲遗照,扫视苏家众人,目光如刃,“苏天赋,苏天酬,苏天姿,苏文豪!”

挨个点名,怒气冲天。

“跪下!磕头!”

舌绽春雷,不外如是。

一句话,把全场众人震的外焦里嫩!

一个小年轻,竟然让苏家家主和苏家三杰下跪!

还磕头!

他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

被点名的苏家等人,脸色铁青。

苏文豪冷哼一声,挥手怒道:“无知小儿,送客!”

话音一落,两名苏家保镖立刻冲进来,一左一右,抬手挥拳就要“请”林凡出场。

苏可儿心里着急害怕,有口却没法阻止。

其余众人也等着看好戏!

然而下一秒,只听“砰”的一声,一名保镖被踢飞数米,砸的家具碎裂,瓷片横飞。

众人思绪被打断,还没反应过来,又听咔吧一声脆响。

林凡单手拿着母亲遗照,右手扣住那人手腕,直接拧断。

哀嚎皱起,疼的满地打滚!

骨骼断裂的清脆之声,伴随着凄惨的哀嚎,惊的众人一身冷汗。

两名专业保镖,竟然被这小子瞬间击倒!

相比之下,林凡衣不乱,气不喘,傲然而立,浑身气势滔天。

宛如一尊杀神。

下一秒,林凡一脚踩在那断手保镖胸口,扫视苏家众人。

“跪!”

一怒之威,震彻云霄!


客厅中所有人齐齐刷刷后退一步,满目惊恐。

倒不是觉得林凡有多大能力,而是被林凡这极其霸道的手段给刺激到了!

干脆利落,雷霆果断!

浑身的杀伐之气,震慑内心。

而且林凡拿着苏天红的遗照,让苏家人跪下磕头,这分明是苏家内部之间的矛盾。

他们自然犯不着跟着掺和,以免被波及。

特别是刘全能,本来是过来接亲的,没想到遇见了这一幕。

他向来精明,没搞清楚情况,绝对不会冒然出手。

所以,他不仅自己退开,还把他儿子刘富贵也拉到一边。

苏文豪见此,终于变了脸色。

他惊疑不定的盯着林凡,心中除了愤怒之外,还无比诧异。

失踪七年,这小子什么时候练了这一手?

“林凡,这里不是你放肆的地方,赶紧滚!”

戴着金丝眼镜的苏天赋终于安耐不住,指着林凡怒斥,“要不然,我立刻报警!”

“到时候可别怪我们不讲情面!”

眼看好事被林凡搅乱,苏天赋哪里能忍得了。

自从林家与这边断绝关系之后,苏家生意也遭遇瓶颈。

当初林家将苏可儿送回来时,他正是看中了苏可儿的样貌,也知道刘全能家里有一个傻儿子。

所以他才劝说苏文豪留下苏可儿,此次婚事,也是他牵线。

一旦苏刘两家联姻成功,苏家商业将再创辉煌,他这个牵线媒人,自然功不可没。

以后在苏家的地位,自然无可撼动。

所以当务之急,他也没多想,只想赶走林凡,让婚事继续进行。

然而他这话一出口,苏文豪立刻瞪了他一眼。

“蠢货,区区一个毛头小子,难道我苏家还怕他不成?”

一个毛头小子就去惊动警方,岂不让外界笑话苏家无人!

苏天赋被训了一顿,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低着脑袋。

看不见的视角下,那阴冷的眼眸闪着寒光。

“天姿,把狂儿叫过来!”

苏文豪看了一眼蓝色旗袍女子,冷声吩咐。

“是!”

苏天姿应了一声,立刻向门口走去。

路过林凡身旁时,她还瞥了林凡一眼。

嘴角上扬,神情不屑。

众人听到苏文豪这一声吩咐,不由的惊讶出声。

“苏狂要来了,这小子完蛋了!”

苏天姿是苏文豪的小女儿,找了一个上门女婿,所以其子姓苏,名狂。

苏狂人如其名,十分狂傲!

像今天这样的婚事,苏家其他人都到了,唯独他不来。

不过他有狂傲的资本,幼年便拜门学艺,武艺十分高超。

据说他最擅长的便是硬气功,一身铜皮铁骨,断木碎石,不再话下。

更让他狂傲的是,前不久,他入围了武盟候选成员之一,而武盟,便是力量的象征,权贵的保证,威严不可侵犯。

苏文豪一出手就拿出苏狂这张底牌,显然是动了真火。

看来这小子不死也废了!

“谁这么大胆,敢来我苏家捣乱?”

议论声中,一道狂傲且十分不耐烦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林凡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皮肤黝黑、身形健壮的短发青年,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眉浓如墨,眼神如刃。

随着苏狂现身,议论声戛然而止。

谁都知道苏狂脾气不好,因此也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议论他的那些事。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丧家之犬!”

苏狂自然记得林凡这张面孔,毕竟苏天红带着林凡回娘家时,表兄弟也常见面。

不过,苏狂的语气却充满了火药味,“怎么?”

“你老妈死了,林家把你赶出来了,你就想来苏家攀亲?”

“别说你不够资格,就算是你老妈没死,我们苏家也不认她这个有辱门风的不良女人!”

林凡眼眸微眯,一道彻骨的寒意从心底涌出。

母亲在林家任劳任怨,忍骂挨罚,为的就是让苏家有一个崛起的机会。

为的就是让苏家人,眼前这些人,以后的日子能够好过一点。

为此,母亲日夜操劳,精神不振,误闯红灯造成车祸,悲惨离世。

可如今,他们不仅没有感恩,反而一家三代出言造谣侮辱,说母亲坏话。

此刻,林凡只感觉难以抑制的怒火,涌遍全身。

“狂儿,不用跟他废话!”

苏文豪当机立断,“打断他一只手,丢出去!”

林凡也没多言,放下背包,左手拿着母亲遗照,单手迎敌。

他要当着母亲的面,教训苏家这些不是人的东西!

见林凡准备应战,还是单手,苏狂狂傲一笑,“不知死活!”

“当年你是林家少爷,我虽然看你不爽,但动不了你,现在,我要让你跪在我跟前……”

众人听着苏狂的话,也知道这对表兄弟以前就不对付。

看来,林凡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啪——

没等苏狂说完,林凡反手一个巴掌挥了出去。

清脆的耳光声,打断众人思绪。

地板上,两颗牙齿伴随鲜血滚落。

苏狂被打眼冒金星,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顿觉身子一轻。

林凡拎着苏狂的衣领往上一提,随后猛地朝地面一砸。

砰——

一声震响,地板龟裂。

苏狂被砸的大吐鲜血,浑身散架一般剧烈疼痛。

林凡起身,右脚直接踩在苏狂胸口,“让我给你下跪?不好意思,现在的我,你依然动不了!”

嚣张!霸道!

震惊全场!

林凡傲然而立,杀气冲天。

轻蔑的话语,更是挑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这一刻,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惊骇。

苏狂可是号称铜皮铁骨的存在啊,能入围武盟成员候选人之一,那可是实打实用力量打出来的!

此刻竟然……

说好的铜皮铁骨呢?

如此强烈的冲击,让众人大脑停滞短路,根本来不及反应。

“我改主意了!”

“原本,我只想让你们四个跪下,现在……”

林凡扫视苏家众人,“苏家全体,向我母亲下跪!磕头!”

“否则,红喜变白丧,绝不留情!”

随着林凡脚下用力,苏狂不堪重负,再次吐出一口鲜血,那黝黑的脸庞,虚弱无比!

见此,苏家其他子侄吓的脸色发白,大气都不敢出,甚至都不敢直视林凡。

“你……你放开我儿子!”

苏天姿焦急万分,心疼流泪。

外貌上不如大姐苏天红,找个丈夫也不如林家,好不容易有个儿子可以压林凡一头,结果被林凡踩在脚下。

她几次想冲过去,但身体的本能,让又让她不敢靠近。

林凡冷冷开口,“跪,他则生,不跪,则死!”

冰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审判,威严不可撼动。

苏天姿急的六神无主,双膝微曲,已有下跪之意。

不管怎样,也不能让儿子有事。

但她还是没有跪下去,而是看向父亲苏文豪。

苏文豪脸色铁青,怒火腾升之际,一种莫名的无力感油然而生。

苏家的底牌,号称天骄之子的苏狂,在林凡面前竟然不堪一击。

难道我苏家,真要落寞了吗?

“你要是敢杀了狂儿,我必定饶不了你!”

苏文豪语出威胁,但已经没了之前的凌盛之气,眼眸中更是带着几分惶恐、无力。

苏家几代才出了这么一个苏狂,要是废了,那苏家就真的离落魄不远了!

林凡声色平淡,“你可以试试!”

丝毫不惧!

这时,苏天姿忽然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

“爸,要不我去请武盟的人?”

苏文豪先是眼睛一亮,随后无奈摇头。

请武盟的人过来,的确是一个方法。

苏狂是武盟成员候选人之一,武盟一定会管。

可一旦这么做,苏狂的名誉和声望就会大打折扣。

竞选武盟成员一事,也会落空。

这个方法看似有利,但弊端更多,不可取!

难道,真要下跪?

林凡冷声催促,“我时间很多,不过,他可撑不了多久!”

望着地上气息微弱的苏狂,林凡的话简直如同催命符。

跪下,可以救苏狂一命。

但苏家的脸就彻底丢尽了,以后必定沦为庐州笑柄。

更何况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可如果不跪,苏狂要死,尽管林凡会受到武盟缉拿,但用苏狂的命换林凡,大大不值!

就在苏文豪进退两难之际,门外忽然传来汽车引擎声。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门口。

随着车门打开,一道靓丽的倩影钻出车外。

“陈美颜,陈总!”

苏文豪愣神之际,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

他无视众人,立刻亲自迎接。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救星,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