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仕途风云

仕途风云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钟阳大学毕业后回到矿山,在做宣传干事的时候,结识了地区工会的女干事钱英。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出身草根,却能有机会步入官场。是由于某种神秘的原因,他被调入南江市委组织部,并迅速升为常务副县长到百山县挂职。在此期间,他为夏云天平反,并与代县委书记李正达展开一场较量。后升为代县长、县委书记,使他有机会在官场上施展自己的才华,并为贫困的百山县做了很多有益于百姓的事。然而,仕途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当胡书记调到省里后,钟阳便被调入南江市水利局,坐上了冷板凳。此后,钟阳又在竞选副市长中胜出,不久便被派往宣河市任市长主政一方。在仕途起伏跌宕中,锻炼了钟阳的政治智慧,考验了他的执政能力,也让他在政治上迅速成熟起来。同时,在官场与爱情的漩涡中,钟阳的人格得到...

主角:   更新:2023-08-07 19: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仕途风云》,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钟阳大学毕业后回到矿山,在做宣传干事的时候,结识了地区工会的女干事钱英。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出身草根,却能有机会步入官场。是由于某种神秘的原因,他被调入南江市委组织部,并迅速升为常务副县长到百山县挂职。在此期间,他为夏云天平反,并与代县委书记李正达展开一场较量。后升为代县长、县委书记,使他有机会在官场上施展自己的才华,并为贫困的百山县做了很多有益于百姓的事。然而,仕途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当胡书记调到省里后,钟阳便被调入南江市水利局,坐上了冷板凳。此后,钟阳又在竞选副市长中胜出,不久便被派往宣河市任市长主政一方。在仕途起伏跌宕中,锻炼了钟阳的政治智慧,考验了他的执政能力,也让他在政治上迅速成熟起来。同时,在官场与爱情的漩涡中,钟阳的人格得到...

《仕途风云》精彩片段

:钟阳大学毕业后回到巫山煤矿,被组织上安排到工会搞宣传。工会只有三个人,主席汪家平,福利干事余强。搞宣传不是很忙,但是要搞好也不容易。矿部办公大楼前有一排宣传栏,那是每个月都要换的,这就是钟阳的主要任务。
钟阳想,既然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干出点成绩。好在他的笔头子过硬,上大学时就在文学杂志上发表过散文。正好这时井下瓦斯超标,不能生产,矿长张雪松力排众议,大胆采取利用通风井倒抽瓦斯的措施,很快使井下生产恢复了正常。这真是一个好题材,钟阳想,何不在这上面作点文章呢?于是花了两天时间写了一篇长达万言的报告文学,题目叫《一个人和一座矿井》,然后请通风队的黄玉春用楷书抄写在宣传栏的版块上,别看黄玉春年龄不大,书法在矿上却是数一数二的。
新一期宣传栏二十块版面上,全是这一篇报告文学,一出世便在整个矿山引起了轰动。赞成的说写得好,文笔优美,情节生动,比看小说还过瘾;反对地说什么狗屁文章,纯粹是拍矿长马屁。不过绝大部分工人都认为写得好,他们也知道钟阳不是好拍马屁的人。钟阳在上大学前就是巫山煤矿的工人,由于性情直爽,也曾得罪过不少领导,他上大学完全是凭真才实学考取的。
但是令钟阳没有想到的,因为那一篇报告文学,矿党委书记对他的态度疏远了。余强更是阴阳怪气地在他面前说:钟阳,要不了多久,矿长就会重用你了。
钟阳说:这到是我没想到的,该不会是歪打正着吧。
余强是书记刘胜友的人,当然和刘书记是一个鼻孔出气。
渐渐地,钟阳发现矿部机关的人事关系也是很微妙的。工会是党群口,归刘书记管。书记一疏远他,本来和他关系不错的人,自然也就回避他了。一次支部会上,就有人含沙射影地攻击钟阳:我们取得的成绩都是集体的智慧,不要搞为某个人歌功颂德的事,难道文化大革命给我们的教训还不够吗?
难道自己满腔热情写的报告文学真有问题吗?钟阳不想信。他上大学前,在采煤队上班,对矿长张雪松就很钦佩。张雪松是四川人,也是四川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虽说是矿长,却天天在井下和工人一起干,很少坐在办公室里。如果没有在巫山煤矿工作五年的经历,他钟阳也写不出《一个人和一座矿井》。当然他也知道,书记和矿长在暗地里较劲,他为矿长写文章,就被书记划为矿长的人了。
那次到南江市总工会报送劳动竞赛的材料,接待他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干事钱英,看上去也不过二十五、六岁。中午钱英请他吃饭时,他把为矿长写报告文学的事说了,想不通有人会在支部会上批评他。钱英美丽的大眼睛扑闪了两下说:真的吗?稿子你可带来了,我想看一下好吗?
钟阳说:我带了一份打印稿,你看过后就还给我,不要给其他人看好吗?
钱英笑着说:看你怕的,也不是反动文章。
钟阳说:你要这样想,还是不要看了吧,反正与你们也没什么关系。
钱英撒着娇说:好好,就依你,我一个人看行了吧?
钟阳这才从包里把打印稿拿出来,递给她说:下次我来你还给我。
虽然只是初次接触,钟阳对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美女干事还是很有好感的。
下午钟阳就坐车回到了巫山煤矿,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因为这篇文章将给他的命运带来巨大转机。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上午,党办秘书小陈打电话叫他过去一下,说是刘书记找他有事。钟阳上到三楼,在刘书记办公室里有两个陌生人。刘书记介绍说:小钟,这是市委组织部的库科长和张秘书。库科长从沙发上站起来和他握手,张秘书对他微笑着。
他坐下来,库科长便开始了解他的基本情况,尤其是对他的家庭情况问得比较详细,然后就没有说什么了。他下楼时,张秘书拍着他的肩膀说:小钟,在这好好干,不要和书记关系搞僵了。
他当然明白张秘书话中的含义,点点头说:也许矿长更了解我。
张秘书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钟阳在政治上其实也是比较敏感的,市委组织部派人来了解他,不会是闲着没事干,肯定是有原因的。他觉得应该跟矿长通个气,不能让书记一个人说了算。当天晚上,钟阳就去了矿长家,把市委组织部来人找他的事向矿长说了。矿长沉默了一会说:这事我还不知道,小钟,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安心上班,如果真有什么情况,我们会向组织上说清楚的。
钟阳委屈地说:矿长,你不知道,我写的那篇文章给我带来多大的压力。
矿长说:你放心,天塌不下来。
第二天上班,余强看他的眼神怪怪的,是嫉妒还是讽刺?他也不想搞个明白。汪家平主席对他还好,因为余强盯着那主席的位子呢。
叮叮叮……电话响了,余强接过后对他说:钟阳,是一个女士找你。
他接过电话,一听是吕莎的声音,就说: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吕莎在电话里说:我现在调市委政研室了,对你的情况怎么会不知道呢?
钟阳说:祝贺你啊,高升了,什么时候过来玩啊。
吕莎神秘地说:钟阳,告诉你一个内部消息,你有可能要调到市里来。
钟阳一惊,哪会有这么好的事?他这个草根出身的人,没有任何政治背景,怎么会调进市里去呢,他是想都不敢想的,随即说:不会吧,你是不是弄错了?
吕莎说:我也不跟你多说了,你就等消息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吕莎是他在江城学院中文系的同班同学,对他这个来自煤矿的学生很欣赏。当然他也知道,吕莎的父亲是解放军南下时的团长,后来在南江市主政多年,虽说已退二线,但是南江市的好多领导还是他的老部下呢,吕莎的话不会是空谷来风。尽管他知道吕莎对他有那个意思,但他对吕莎没有非分之想,何况他也有了妻子。
三天之后,矿长从南江市开会回来,把他叫过去说:钟阳,你是不是把你写的那篇文章给了胡书记?
钟阳说:没有啊,我怎么敢给胡书记呢,也没那个必要啊。
矿长接着问:你是不是给了其他人呢?
钟阳这才想起了钱英,于是说:我给了市总工会的钱干事,她要看。我嘱咐她不要给其他人看的。
矿长说:胡书记很欣赏你的文才,让组织部把你调过去,调令这两天就要到了。
钟阳说:真的吗,我不敢相信。
矿长叹口气说:我们这里是留不住你了,你的文笔确实很好,希望你今后有更大的发展。我这次到市里开会,还特地到市委组织部去了一趟。
钟阳说:矿长,不管在什么地方,我都不会忘记你对我的帮助。
矿长说:不要记住我个人,这也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国家需要人才,我们也要小局服从大局。
第二天,市委组织部的调令就到了巫山煤矿,看着调令上鲜红的大印,钟阳这才相信,命运真的要改变了。
:钟阳到南江市委组织部报到后,库科长把他安排在张秘书的办公室。办公室也就是他和张秘书两个人,张秘书笑着对他说:钟阳,我昨天就把你的办公桌准备好了。
他也笑着说:谢谢你张秘,今后要请你多关照。
张秘说:你老弟是胡书记看中的人,今后要是发达了,可别忘了老兄呵。
他谦虚地说:张秘,胡书记可能是看我年轻吧,其实我的水平远远不如你张秘呢,我要多向你学习。
张秘对钟阳的奉承很受用,就说:今后我两就是同事了,晚上我在状元楼请你吃饭。
钟阳说:还是我请你吧。
张秘说:下次你请我吧,这次我还请了吕莎。
张秘还不知道吕莎和钟阳是同学。
吕莎从江城学院毕业回来后,就离婚了,张秘是在政研室查一份材料时认识了吕莎。吕莎的美丽让张秘震惊,尽管他有老婆,可是不在南江市,在得知吕莎的父亲是老市长和她已离婚的消息后,张秘就想办法和她接近了。
下午,钟阳对张秘说:张秘,我想到市总工会去一下,库科长要是有什么事,你帮我关照一下好吗。
张秘说:去吧去吧,真有什么我来代劳。
钟阳说:那就谢谢你了。
张秘说:别忘了晚上的饭局。
钟阳说:知道,我一定来。
钟阳一走进钱英的办公室,钱英就笑着说:钟阳,你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钟阳的心情很复杂,他能调入南江市,当然是得力于钱英把那篇文章送给了胡书记。但是,钱英怎么就和胡书记那么熟呢?他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他感激地说:钱干事,叫我怎么说呢,我是从内心感谢你,让我有机会进入了市委大院。
钱英说:你的文章写得那么好,在煤矿真是可惜了。那次胡书记到我们办公室来,我随口提到了你的文章,胡书记很有兴趣,一定要拿去看。
钟阳真诚地说:钱干事,明天晚上我请你吃饭。
钱英微笑着说:以后不要叫我钱干事了,就叫我钱英吧。为什么不是今天晚上,要等到明天?
钟阳说:今天晚上张秘书要请我吃饭,已经安排好了。
钱英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说:那就明天吧。
钟阳高兴地说:一言为定,明天等我电话。
从钱英办公室出来,钟阳本想去看一下吕莎的,但一想到晚上要在一起吃饭,就没去了。时间还早,他便想到了在一中教书的程小帆,那是他在江城学院读书时的最好朋友。他匆匆走到市一中,在教研室找到了程小帆。正好程小帆下午没课了,便陪钟阳在校园后的凉亭里谈心。
听到钟阳调入市委组织部,程小帆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祝贺说:钟阳,组织部是升官的跳板,你要把握好这次机会。
钟阳说:小帆,说实话,我也没什么野心,象我们这样草根出身的人,没有政治背景,能调到市里来工作就已经很不错了。
程小帆点点头说:是的,现在要想在官场上混,没有后台是很难的呵。
钟阳关心地说:小帆,你个人问题解决了吗?
程小帆说:基本上解决了,是我高中时的同学,准备下半年结婚。
钟阳说:到时别忘了告诉我啊,这喜酒我是一定要喝的。
程小帆说:我第一个要请的就是你,怎么会忘呢。
两人说说笑笑,不觉太阳已经西沉,钟阳说:我要走了,张秘书约我吃饭,不能让他久等。
程小帆和钟阳握手话别:星期天我请你。
钟阳点头答应,他非常珍惜和程小帆的友谊。
钟阳赶到状元楼时,张秘书和吕莎已经坐在包厢里了。见钟阳一到,张秘书站起来说:我来介绍一下……
吕莎笑着打断他的话说:不用了,我们是大学同学。
张秘书吃了一惊:啊,你们是同学?
钟阳点头说:是的,在中文系一个班。
张秘书笑着说:这真是太巧了,今天晚上你可要多喝两杯呵。
钟阳说:我尽力而为吧。
接着张秘书就分付服务员上菜,并要了一瓶五粮液,为吕莎要了一杯红酒。看到张秘对吕莎的热情,钟阳就猜到了几分。而张秘心里也打起了小鼓,钟阳能从偏远的煤矿调入市委大院,是不是吕莎的父亲起了作用?否则他这个没有任何政治背景的小工人怎么能一步登天呢?当然,怀疑归怀疑,表面上对钟阳还是非常热情的。吕莎对钟阳能突然调入市委大院也是很猜疑,尽管她在大学里就很喜欢钟阳,也佩服钟阳的才华,也曾想过帮钟阳调出煤矿,没想到钟阳这么快就调来了。
酒喝得尽性,菜也是一扫而光。分别时,吕莎对张秘书说:张秘,谢谢你的盛情招待,改天我请你。我想陪钟阳走一会,你就先回吧。
张秘书心中不快活,嘴上却说:你们老同学,是应该好好聊聊,那我就先走了。
吕莎和钟阳兴步走进滨河公园,晚风吹拂着他们微醉的面孔,吕莎不由自主地用手挽着钟阳说:钟阳,开始一听到你将要调入组织部的消息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走什么路子啊?
钟阳说:我什么路子都没走,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就象做梦一样。
吕莎说:不可能,在现实的官场上,没有人帮你,你会从一个小工人一下调入市委大院吗?
钟阳说:我也想不通,也许是我的运气来了吧。他没说钱英的事,他真的相信钱英就是随口一说,让胡书记看中了他那篇文章。
吕莎沉默了一会说:钟阳,你现在到市里来了,家属准备怎么安排呀?
钟阳叹口气说:吕莎,说实话,江小兰对我也不错,但是我们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我当时和她结婚,也是迫不得已,一个煤矿工人家境又不好,哪里能找得到有共同语言的人。结婚第二年,我就考取了江城学院。
吕莎说:我理解你。
钟阳接着说:可是我现在又不能离婚,一调入市里来就离婚,别人都要骂我是陈世美了。
吕莎安慰他说:钟阳,你也别苦恼,现在是不能离婚,等工作稳定下来之后,你还是要当机立断。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钟阳当然明白,吕莎对他有情有意,而且还离了婚。可是如果他离不掉,岂不是拖累了吕莎吗?他说:吕莎,你的心意我全知道,可是我担心离不掉婚,岂不是把你耽误了。
吕莎说:钟阳,你别这么说,我等着你是我的事,我不会轻易爱上其他人的。
他们走出滨河公园,钟阳把吕莎送到了她住的小区,分手时恋恋不舍地说:吕莎,我想着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