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反骨

反骨

山野鹤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跨年夜跟死党去看无聊的赛车,江川不免在内心腹诽,他一定是昏了头才会在这里跨年!那位夺冠的选手是个小姐姐,不过带着口罩,将一张脸遮得严严实实,究竟是美女还是恐龙不得而知。可是命运却跟江川开了个玩笑,上一刻他还在吐槽,下一刻便栽到了对方手里。原来有一种爱情叫做见色起意……

主角:叶离,江川   更新:2022-07-16 02: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离,江川 的女频言情小说《反骨》,由网络作家“山野鹤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跨年夜跟死党去看无聊的赛车,江川不免在内心腹诽,他一定是昏了头才会在这里跨年!那位夺冠的选手是个小姐姐,不过带着口罩,将一张脸遮得严严实实,究竟是美女还是恐龙不得而知。可是命运却跟江川开了个玩笑,上一刻他还在吐槽,下一刻便栽到了对方手里。原来有一种爱情叫做见色起意……

《反骨》精彩片段

12月31日,23:59,云城。

“快了!快了!她在冲刺!最后200米,让我们一起倒计时!10、9、8.……”

台上的解说员正激动地解说着赛事,就差没跳下主持台去高歌一曲了,让人怀疑他的肾上腺激素下一刻就能飙出来。

观众席上的男人懒懒地掀了掀眼皮,眉间的不耐烦几乎要冲破天际,就算他下一秒暴走也不出奇,偏偏这人就要反着来,他敛了敛那股莫名的烦躁,眯着眼往赛道上瞧了一眼,——哟!刚好越过终点线,大屏幕上的时间正好跳到了00:00,新年到了。

“漂亮!燕京时间2018年1月1日零点零零分,Li神再一次夺得桂冠,蝉联三届云城机车锦标赛冠军,让我们恭喜她,同时也祝所有的观众朋友们新年快乐!”

男人缓缓收回了视线,起身就要走,他实在受不了这嘈杂的鬼地方了,再多待一秒他就是人类史上第一个被烦死去见孟婆的生物了。然而,旁边的人并不能领会他的心意,一把勾住了他的肩膀跟他叨:

“哎江川,你猜那个Li神到底是何方神圣?我可跟你说,这人要不是长了一头长发又前凸后翘的,我都觉得他是个男的了,这车技,说她是火星来的不明物种我都信,你说她是不是长得奇丑无比就像那村口的翠花才一直不敢露脸?”

江川盯着那只挂在他肩上的狗爪子,微微皱眉,不动声色地退开了,面上依旧保持那副没睡醒的模样,懒洋洋地回:

“她是不是村口的翠花我不知道,但你是随时随地就能发情的咸猪手这点倒是毋庸置疑的。”

方舟:“靠!至于吗江川?大过年的做个人吧!”

江川懒得搭理他,视线不经意间瞥见那位Li神,只见她长腿一扫就从机车上下来了,摘下头盔放在机车上,随即又转身向在场的观众鞠了一躬,全场又一次齐声呼喊Li神。

“可惜,人带着口罩,是翠花还是西施又不得而知了。”方舟在一旁感慨。

“喜欢就上啊,在这里跟我磨叽有个屁用?”江川又开始把他那不正经的畜牲本性发挥的淋漓尽致了。

“行,我是说不过你这个阅女无数的情圣了。”方舟酸道。

江川轻嘲一声,又神差鬼使地把视线转回了赛场,重新聚焦到Li神身上。以江川的畜牲视角来看,这位Li神应该是他喜欢的那款——Li神随手把过肩的大波浪扎成了高马尾,黑色大口罩衬得她的脸越发小巧,露出一截明显的下颚线,眼神里装载着与生俱来的疏离感,机车服勾勒出她曼妙的S型身材,身高目测在170左右,典型的肤白貌美腿长腰细的小美人。

叶离从赛场退到了后台,此刻的她已经换下了紧身的机车服,顺手套上了一件稍稍宽松的毛衣和紧身裤,拿起一旁的大衣就往外走,刚走出门口没几步就被人叫住了:“怎么不穿衣服?”

这句话颇有歧义,叶离也不跟来人钻牛角尖,口罩下的嘴角微微上扬:“有暖气,热。”

“阿离,恭喜你又拿下一个冠军。”沈隽跟叶离说话的时候,一直是带着浅浅的笑意,不似江川的登徒子笑,那笑意是裹着温柔的,如沐春风。

“少来,我拿了冠军,赚的也归沈大公子,不是吗?”叶离靠在墙上,散漫地调侃着眼前这位温润如玉的公子哥,说实话,她挺好奇沈隽不正经起来会是什么个样。

“行了,别贫了,俱乐部给你开了庆功宴,赏个脸吧,Li神。”

叶离盯着他笑意盈盈的眸子,忽的弯了眼睛:“得,Li神允了,带路吧。”

过了一会,叶离和沈隽站在AD酒吧门前,那气氛着实有些尴尬。叶离偏头冲沈隽挑了挑眉,

“这就是你说的庆功宴?新年第一天你就带我泡酒吧?走点心吧沈公子,泡也泡个好点的酒吧吧,这AD酒吧我还AD钙奶呢!”

叶离不知什么时候把那股大波浪散开来了,也不蒙着那个黑色的大口罩了,极具冲击性的脸蛋吸引了不少路人侧目而视,沈隽晃了晃神,瞧见叶离那双大眼睛眨了眨,似乎等着他的回答,他摸了摸鼻子,纳纳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回挑这里,要不换个地方?”

“别折腾了,就这吧。”说着叶离就大步走进去了。


跨年夜里纸醉金迷的人多了去,这个小酒吧却冷清的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让人一言难尽,也好,顺了叶离的意。就是不知道老板能不能顺心了,叶离心想。

事实证明,叶离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那位阔气的老板正在酒吧二楼里跟他的狐朋狗友玩的尽兴呢。江川这会已经从房间里脱身出来了,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接他正直更年期肝火旺盛的老母亲的电话,于是他跑到了一楼的办公室里。说是办公室,其实是个小型公寓,江川逃离他爹妈唠叨的那些日子,基本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江川!你还知道要接你妈的电话啊?还真让人感动啊大孝子!跨年夜你不在家陪陪你爹娘又跑去哪里鬼混了?一天到晚的但凡你做件正经事我都烧高香了!”

耳边传来了唐晓晓女士的河东狮吼,江川已经习以为常了,非常自觉地把手机拿远了。

“妈,你就说你有什么事吧?”

“哼!我就问你,你什么时候给我带个儿媳妇回来?”

“?”

这话题跳转的太快,呛得江川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喷了出来,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咳个半天才缓回来。

“哎怎么不说话?你在哪啊?”

唐晓晓女士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一阵咳嗽声,小小的脑袋发出了大大的疑惑,如果她看到了江川的窘样,她一定会毫不留情地讽刺自家儿子丢人丢大发了,然后笑他个三五个月。

“唐晓晓女士,你今天受什么刺激了?大过年的来找我讨儿媳妇,是亲妈吗?”

“切!大过年的你连个媳妇都没有,生你还不如生块叉烧,丢人!”

“……”

“我不管,你今年要是不给我带个儿媳妇回来,你也别回家了,没用的东西!”

没用的东西刚想说他才23岁就被他亲妈挂了电话,完全不带喘的,他估摸着唐晓晓女士今晚又熬夜追剧想儿媳妇想得丧心病狂了。没等江川揣测完他亲妈的心理,唐晓晓女士的电话又过来了,他按下接通键,刚想问问她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就听到唐晓晓女士颇具特色的河东狮吼:

“哎忘了告诉你,我和你爸去三亚旅游了,没个十天半个月回不来,你自个儿自生自灭吧妈的好大儿,记得找媳妇别找那些不三不四的蛇精脸哈,妈知道你眼瞎,但为了你的终身幸福着想,就让你妹妹去给你鉴鉴渣哈,有事也别来打扰我和你爸。”

“……”

又是一阵无语,这很“唐晓晓”的作风,敢情就是来嫌弃打击一通,然后再扔个拖油瓶给你自己找乐子去了。

江川出了办公室,就听到一阵欢呼,他有些惊讶,他这酒吧几百年都迎不来这么热闹的场面,今天真是稀奇。

他往声源地暼去,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叶离,仅此一眼,他就挪不开眼了。大波浪,大长腿,有些蹭掉色的红唇,酒精副作用带来的迷离之色散布在那双偏褐色的眼眸里,三分薄情三分多情,让人说不出她到底是有情还是无情。这是一种带有攻击性的张扬的美,像诱人的毒蛇,一点一点地放大人的欲望,又一点一点将其侵蚀。

不知怎的,江川脑海里闪现出那位Li神,想起那双疏离感极强的眼睛,他不由得打了个激灵,这年头,美人还全给他遇上了。他又扫视了一圈,只当他们是找不到空闲的落脚点半夜出来嗨的外地人,便又去了二楼。

叶离的酒量确实挺差,但还不至于三杯倒,此时的她已不胜酒力,微微撑在桌上听他们讲,这时,有人问她:“阿离,要不要把小原喊过来?大过年的你就忍心放你弟一个人在家啊?”

叶离听不太清那人在说什么,她有些疲惫,只是“嗯?”了一声,一旁的沈隽皱了皱眉,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流露出些许关切之意:“阿离,要不要先回去?”

叶离也没反对,就这么不轻不重地应了声。沈隽结了账后又招呼其他人好好玩,带着叶离先走了。

走到门口,沈隽给叶离披了件外套,让她乖乖在原地等自己开车过来,叶离像个睡着了的瓷娃娃,没搭理他,任由他给自己披外套。这一幕不偏不倚全落在楼上江川的眼中,他透过窗往下看,只见叶离忽的把外套脱掉,蹲在地上画圆圈,嘴角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傻笑,只是这份笑意让她看上去更媚了。

江川觉得有些好笑,敢情这年头美女都这么幼稚,他自己都没留意到,一丝笑意在他的嘴边荡漾开来,好看的犯罪。

“笑春呢川爷,又看上哪家姑娘了,来,叫声哥,哥掘地三尺都给你把人找出来。”一旁的方舟打岔道,说着把他的脑袋凑过来也要往下看,又被江川一把按了回去。

“有你什么事?什么时候爷泡妞还要靠你了?”

接着他又往下看去,哪还有半个人影儿,可惜了,这年头的美女都名花有主了,他还是不凑热闹了,于是他默默地收回了视线。


“江川,你这酒吧又不挣钱,这利润年年都是个负数,你到底图个啥啊?”

“你知道我和你们最大差别是什么吗?”

江川的神色突然正经起来,在场的众人都被他这严肃的样儿给唬住了,以为他有什么惊天大秘密,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洗耳恭听,偏生这位爷憋了一肚子坏水,存了心的要逗他们,忽的一乐,又换上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靠在轻奢沙发上:“你们是一群游手好闲地败家子,而我不一样,我是个有远大抱负但至今依然游手好闲的败家子。”

“……”

还真是,信了你的鬼。

新年第一天,大家都跟商量好似的,统一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叶离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己家了,她揉了揉有点发痛的太阳穴,回想起昨晚在AD灌了一瓶酒下肚,胃里空空如也,酸的要死。叶离实在受不了自己一身的酒气,在卫生间倒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出浴之时已然是纯素颜了,却盖不住那天生的美人底子,她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向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的同时,拿起桌上的小纸条。

“锅里有粥和醒酒汤,醒了记得热一热再喝。”

字迹飘逸有力,一看就是叶原写的。叶离有些感慨,叶原今年也该18岁了,想来他们搬来云城也有十年了,这些年叶原跟着她吃了不少苦,好在,苦尽甘来。

叶离结束一场比赛之后能休息两个月,她天资好,机车一玩就上手,比赛前加练一两个月就能拿个好名次,她也乐得消遣。叶离是个闲不住的人,在家躺着看了会小说又跑出去透气了,她换了套休闲装,外套也不拿就在小区里瞎溜达,至于锅里的粥和醒酒汤,她碰都没碰,别说了加热了下肚。

人间清晨的烟火气正好,抚慰着凡人的心。叶离正享受着这悠闲的时光,突然——

“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救命!救命啊!”

“你这姑娘,你妈还在医院里躺着,你倒好,不好好上学还学人家泡网吧,养不熟的白眼狼。”

“你胡说!我不是,我不认识你,救命!救救我我真的不认识他啊,叔叔阿姨爷爷奶奶救救我!”

叶离寻声看去,一小姑娘被一猥琐大叔紧紧扣住手腕,眼看就要被带走了,也不知道小姑娘哪来的力气,用力把那大叔推了个踉跄,躲在一个路人身后。

人在危急的时候是顾不得疼痛的,小姑娘细皮嫩肉的,手臂已经红了一大圈,甚至有些擦掉皮,自己却浑然不知,叶离不由得好笑:还真是个傻姑娘。

坏人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好人也不一定分的清事理。只见那猥琐大叔一下子坐在地上鬼哭狼嚎一通:“我命苦啊,老婆得了绝症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现在还要受这白眼狼的气,我活着有什么意思啊!”

旁边的老人犹豫了下,走上前想要扶一把猥琐大叔,一副老好人的语气:“年轻人你别着急啊,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接着又转向小姑娘,义正言辞:“丫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小年纪都不学好,以后怎么办?快,扶你爸回去,好好读书报答父母啊。”

小姑娘瞪大了眼睛,恐惧布满了心头,她连连后退,急得哭出来,偏偏周围的“热心市民”还出来挡她的路,都想站在道德的最高点去制裁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显得他们多么正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