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凌天武神楚凡

凌天武神楚凡

风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强者为尊的天元大陆上,楚家乃是百年世家。楚凡的父亲是楚家家主,而他则是高高在上的少主。少年原本身份尊贵,曾经是家族中的修炼天才,可是却因为一场意外,导致无法修行。在那之后,楚凡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连丹药都被人克扣。三年来,他遭受了无尽的嘲笑与欺凌,天无绝人之路,楚凡不慎掉落悬崖,意外获得了武神传承……

主角:楚凡,凤雨莹   更新:2022-07-16 02: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凡,凤雨莹 的女频言情小说《凌天武神楚凡》,由网络作家“风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强者为尊的天元大陆上,楚家乃是百年世家。楚凡的父亲是楚家家主,而他则是高高在上的少主。少年原本身份尊贵,曾经是家族中的修炼天才,可是却因为一场意外,导致无法修行。在那之后,楚凡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连丹药都被人克扣。三年来,他遭受了无尽的嘲笑与欺凌,天无绝人之路,楚凡不慎掉落悬崖,意外获得了武神传承……

《凌天武神楚凡》精彩片段

天元大陆,强者为尊,人人尚武,无不踏上修行之路。

修行,乃与天争命。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万劫不复!

东州,风啸城,楚家。

今日是楚家为族内弟子发放丹药的日子。

此时烈日炎炎,楚家丹房前的过道上,正跪伏着一名白衣少年。少年天未亮便出现在此,一直跪到现在。

少年一袭白衣早已不知被汗浸湿多少次,嘴唇干裂。灼热的日光将他整个人烤的浑身赤红,可他依旧纹丝未动,咬牙坚持着。

“楚家楚凡,前来求药!”

少年口中坚定地吐出几个字,说话时他双拳紧握,语气中带着恳求。

丹房内发放丹药的长老没有搭理他,他便一直跪着。

一直到日暮西沉,前来领取丹药的弟子都陆续离开了,丹房内终于传出了冷冷的回音。

“族中丹药是为了培养强者,不是怜悯弱者。”

“从今日起,丹药停止发放,你回去吧!”

“停止发放......”楚凡心头一颤,眼中现出怒意。

他父亲是楚家的家主,而他是楚家的少主,如此身份,只是为了讨要一枚最低级的舒灵丹,家族竟然不给!

“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楚凡双拳攥紧,咬牙起身,落寞地转身离去。

三年前,他曾是族中最耀眼的天才,十三岁便踏入炼体境八重,让同辈之人艳羡不已,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家族中的所有资源都向他倾斜,区区一颗舒灵丹,他要多少有多少!

自从那一天,一头青凤降临风啸城,一切都变了。

青凤身长百丈,浑身缭绕腾腾火焰,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出现在楚家上空,让整个风啸城都悸动不已。

“凤雨莹,你身为凤族血脉,竟然与一凡人婚配,并诞下子嗣,污我凤族血脉,罪不可恕!”

自那时起,楚凡才知道,自己的母亲,竟然是凤族的公主,雨莹公主!

而青凤则是自己的舅舅——凤傲天。

凤傲天扬言不仅要灭了楚家,还要毁了风啸城。登时全城震动,心惊胆颤。若不是凤雨莹苦苦哀求,风啸城与楚家早已不复存在。

尽管如此,为发泄心中怒气,凤傲天废了楚凡父亲楚千常的修为,并在其体内种下一道凤炎。

凤炎噬心,每月便会折磨楚千常,让他万分痛苦。原本是一家之主,曾如战神一般的楚千常,饱尝三年痛苦折磨,一身铁骨也变得瘦弱不堪,苟延残喘地存活至今。

而楚凡也不好过,他体内凤族血脉被生生剥离,根基被毁,一身修为尽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废人。

那一日之后,楚凡深刻体验到了什么是一朝登上神坛,万人敬仰,一朝跌落谷底,万人唾弃。

回忆往事,楚凡心中满是失落,今夕对比,更是惆怅。

舒灵丹虽然不能驱除凤炎,但可让楚千常在凤炎发作时少受几分痛苦。没有舒灵丹,楚千常能撑得住吗?

“只能靠自己了......”楚凡抬头看向千米之外的巍峨山脉,那里是赤炎山脉。

在那赤炎山脉中,生长着各种奇珍异宝,其中有一味药草名为冰灵护体草,若是得之,可延缓父亲凤炎噬心之苦。

只是,赤炎山脉可不仅仅只有药草,还生存着凶恶残暴,嗜血狠厉的妖兽,这些妖兽与人类修士水火不容,一旦发现人类修士,必将其吞噬绞杀。

因此,风啸城人皆知,赤炎山脉是修士的坟墓。

为了让父亲少受点罪,楚凡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即便是刀山火海,他也要闯上一闯!

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藏在墙内暗格中的一张地图,此图是他三年前意外所得,上面记载了赤炎山脉外围的妖兽分布,以及各种珍稀药草的存在。

其中就包括冰灵护体草。

与此同时,房外走来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若是楚凡见到,肯定能认出两人的身份,正是一直欺负他的楚飞与楚川。

三年前楚千常遭难,楚凡经脉寸断,无法修行,族内子弟无不落井下石,纷纷来楚家抢东西,他家中值钱物品被哄抢一光,若非这地图藏于墙体暗格之中,想必也要被抢走。

楚凡拿着地图出了房门,正好被楚飞与楚川二人撞见,遇到冤家,楚凡马上将地图藏在身后,背着双手。

“哼,藏的什么?拿出来给本公子瞅瞅。”楚飞眼神很是锐利,不怀好意地看着楚凡。

楚凡眼神一冷,这两人经常仗势欺人,平日里没少为难他,此时遇上两人,这地图恐怕要丢。

正当他想着如何脱身之时,楚川已踏步上前,大手一伸:“赶紧拿出来,不然你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楚凡虽然不愿,但他打不过两人,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还要攒够体力,去赤炎山脉寻药,不能受伤。

犹豫片刻,他不情愿地将地图拿出,楚川不客气地抢过地图,和楚飞仔细观瞧,楚飞惊讶道:“赤炎山脉的地图?这可是好东西。你一个废物,拿这地图有何用?”

“莫不是今日没得到丹药想不开,去赤炎山脉送死吧。”

“哈哈哈哈......”

楚飞与楚川两人笑的十分猖獗,楚凡只觉得恶心。

三年前,在他最巅峰之际,这两人是他手下最忠实的小弟,被他呼来喝去,毫无怨言。自从他修为被废,这两人便露出了丑恶嘴脸,比任何人都要歹毒,变本加厉地欺负他。

“别笑了,再笑,咱们这位天才就要哭了。这地图我们拿着也没用,还是还给天才吧。”楚飞继续嘲讽,然后将地图还给了楚凡。

“飞哥,你这是......”楚川疑惑不解,楚凡也看不懂楚飞的操作,以他对楚飞的了解,楚飞绝不是如此好心之人。

“毕竟大家都是楚家人,彼此间要以礼相待,切莫伤了和气。”如此话语从楚飞口里讲出来,楚凡连标点符号都不信。

只是他现在也来不及想太多,接过地图后,便出了楚家,朝着赤炎山脉的方向赶去了。

“飞哥,为何不夺了他的地图?”待楚凡离开后,楚川不解地问道。

楚飞眼中闪过一抹阴鸷,冷声道:“地图上标记了多处灵药的位置,我们只需跟在这废物后面,看他到底要找什么。有这废物探路,我们就不用以身犯险。”

“等他找到灵药,我们再顺手牵羊,岂不快哉?”

“哈哈,飞哥高明!”楚川竖起了大拇指,“明日便是楚梦君回楚家的日子,我们只需把灵药献给楚梦君,让她师尊在族长面前美言几句,家族测试能否通过就无关紧要了......”


赤炎山脉妖兽众多,分布位置极广,倘若不小心被妖兽发现踪影,便只有死路一条。

有地图指引,楚凡巧妙地避开了沿途所有妖兽,花了半个时辰,有惊无险地来到了一处悬崖峭壁之上。

低头往下看,此崖高逾数百尺,深不见底,若是不幸跌落,必是尸骨无存。

楚凡需要的冰晶护体草,就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俯身往下望去,一颗通体雪白,茎干晶莹的小草从峭壁中伸出,约莫半寸长短,有着冰霜之气环绕,当真是神异至极。

正是因为其恶劣的生长环境,因此一直未被人发现。

楚凡之所以注意到,是因为父亲每月受凤炎噬心之苦,仅靠一颗舒灵丹只是稍缓痛苦,无法根除。

于是他翻阅族中典籍,寻找比舒灵丹效果更好的药材。皇天不负有心人,他找到了这枚冰晶护体草。

此草不仅可助人舒缓身心,排解体内病痛,还可护住人体心脉,助人吸收天地灵气,加快炼化速度,可谓是益处多多。

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索,一端藏在附近的大树上,楚凡借助绳索下了悬崖,一点点往冰晶护体草的位置靠近。

“能否让父亲熬过凤炎噬心之苦,就要靠你了。”楚凡已经来到了冰晶护体草的旁边,他一手抓着绳子,一手将冰晶护体草从峭壁上拔了下来。

入手冰凉,一股温润的力量渗入皮肤,让楚凡通体舒泰,闻之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真是好东西......”楚凡欣喜地将冰晶护体草放入储物戒中,储物戒内有数丈空间,可用于储存物品,是修者们常用的储物装备。

当他爬上悬崖时,才发现有两道身影早已在等着他。

“楚飞,楚川?”见到此二人,楚凡的心立即凉了半截,在此地遇上两人,估计是意有所图。

“你们跟踪我?”楚凡看出来了,这两人必定是跟踪他来到此处,把地图给他,就是为了跟踪他。

“呵呵,把东西交出来吧。”楚川步步上前,楚凡不能后退,他身后便是悬崖,没有退路。

“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楚凡冷声说道,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楚川脸色一寒,一伸手便抓住了楚凡的衣领,几乎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楚川拥有着炼体境六重的修为,对付毫无修为的楚凡,就像捏死一只小鸡一般简单。

楚凡转头一看,他的身子已经在悬崖上龙,只要楚川松手,他便是死路一条。

“说,你来这里是为了找什么?”楚川逼问道,他脸色阴沉,楚凡若敢撒谎,他绝对会撒手。

“说不说都一样。”楚凡心知今日难逃一劫,即便他说了,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时,楚飞一脸笑意地走了过来,一把将楚凡手中的储物戒夺过,神识往其中一探,登时面露喜色:“冰晶护体草,不错,不错......”

“这东西是给你那半身入土的父亲用的吧?那老不死的东西一直苟延残喘,用此等珍草简直是暴殄天物。”楚飞的话非常伤人,刺痛了楚凡。

楚凡气得咬牙,道:“楚飞,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不要逼急了我!”

“哈哈哈哈......”楚飞大笑一声,不以为意地说道:“你一个不能修行的废物,能把我怎么样?”

“你莫忘了,我虽然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我爷爷毕竟还是楚家的族长!我若将此事告知爷爷,他毕竟会严惩你二人!”楚凡搬出爷爷的身份,试图对楚飞与楚川施压。

闻言,楚飞两人果然有所忌惮,族长可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存在。

“呵呵,如果族长根本不知道此事呢?”楚飞眼皮一挑,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你想杀我?”楚凡瞳孔一缩,提醒道:“同族相残,将按族规处置,你可要想清楚了!就为了一颗冰晶护体草,违背族规,值得吗?”

“哼,六日后的家族测试,最低要求便是实力到达炼体境八重,我定会被逐出家族,不再是楚家族人。有了这颗冰晶护体草,我可将此草献给楚梦君,楚梦君是楚家第一天骄,深受族人拥戴,只需拜托她在族长面前美言几句,我们便可继续留在楚家。”

“这是我们留在楚家的唯一机会。”说完,楚飞阴侧侧地盯着楚凡,那模样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你已知晓了我们的秘密,可以做个明白鬼了。”楚飞心中已起了杀意,他向楚川示意,将楚凡丢下悬崖。

“飞哥,当真要杀人?”楚川有些心慌地说道,他抓着楚凡,只不过是想威胁他,杀人这种事,他没这个胆子。楚家的族规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杀人你还想跟他拜把子?”楚飞扫了楚川一眼,楚川声音颤抖着说道:“他......他毕竟是族长之孙,若是被人发现......”

“我问你,我们现在在何处?”

“赤炎山脉。”

“赤炎山脉之中是不是有诸多妖兽?”

“是。”

“楚凡一介废人,孤身前往赤炎山脉,最后死在妖兽口中,有没有可能?”

楚飞不必再说,楚川也大笑起来,赞叹道:“飞哥英明!”

“你们二人如此狠辣,我即便死了,也要化作厉鬼,来找你们寻仇!”楚凡怒发冲冠,咬牙切齿地瞪着楚飞与楚川,楚川阴沉一笑,道:“你没这个机会了。”

唰!

楚川手一松,楚凡便如同石头一般被丢下悬崖。

“楚飞,楚川,我诅咒你们两个不得好死......”楚凡的咒骂声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楚飞与楚川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此地,往风啸城所在方位赶去。

楚凡的身体高速下坠,他知道自己死定了。只可惜,临死前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可悲,可叹。

噗通!

楚凡的身体并未砸在地面,反而是落入水中,冰冷的水从他鼻子和口腔中灌入,让他有种窒息之感。由于他下落的高度并不低,下落的速度飞快,直接掉入了水底。

他睁开双目,发现水底有个洞穴,洞穴中闪着金灿灿的光。

“那是什么东西?”楚凡屏住呼吸,往洞穴所在的位置游去。

待他接近后才发现,在洞穴的上方挂着一块早已长出水草的发霉牌匾,牌匾上只写着四个古老苍劲的大字:武神洞府!


本是必死的楚凡掉入悬崖之下的清冽湖水,一路跌入湖底,并在湖底发现武神洞府,让他吃惊不已。

自古以来,能被称之为神的,都是通天彻地,举手投足间令苍天倾覆的大能之辈。神之下,万物皆为蝼蚁,莫不臣服。只需一抬手,便可让天地倾泻,星河崩塌!

神,就是天元大陆的主宰!

楚凡在风啸城生活了十六年,也从未见过有谁谈起过神的存在,神一直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即便是楚家的古老典籍中,关于神的记载也是语焉不详。

然而,楚凡却在这不知名的湖底亲眼目睹武神洞府,当然要进入看看。

只是,他毕竟是凡人之躯,憋气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进入洞府后出不来,他就会死在洞府之中,风险极大。

嗡!

武神洞府内的金光似乎在对他进行召唤,让他进入洞府之中。他好奇地游了进去,在进入到洞府的一瞬间,一道禁制从他体内扫过,他感觉浑身上下都被人看光一般。

出乎意料的是,他进入洞府之后,洞府内并无金光,也并无水流进入,而是干燥温热。

“大能之辈的洞府都设置有禁制结界,想来是禁制将水流挡在外面。”楚凡猜测道。

“刚才的金光......难道是我看错了?楚凡有点摸不着头脑,明明在洞府外见到这里面金光闪闪,怎么进来之后却不见任何光芒?”

他定睛一看,洞府内盘坐着一具枯骨,枯骨的左手掌心托着一颗透明的珠子,此珠材质似玉非玉,光滑无比,历经了不知多少岁月,依旧是澄澈如新,晶莹剔透。

“这是什么东西?”楚凡的好奇心让他走到枯骨面前,先是躬身一拜,道:“前辈,晚辈唐突叨扰,还望见谅。”

枯骨并无任何反应,仍然保留着原有的姿态,只是他掌心的珠子绽放出金色光华,楚凡眼睛一两,非常确定,这就是他刚才见到过的金光!

伸手触碰,珠子竟直接融入了他的体内,正当楚凡震惊之际,一道苍老浑厚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如同炸雷一般,吼得他耳膜欲裂,震撼不已。

“何人胆敢叨扰本座!”

楚凡的身子直接晕了过去,待他再次睁眼,已不在洞穴之中,而是在一片灵气交织的海洋上。

这是他的识海!

在他面前百米处,一位白衣老者傲然而立,须发皆白,身躯伟岸,目光中湛湛有神,即便不说话,也有一股睥睨天下的霸道之气流露而出。

“前辈高姓大名,为何会出现在识海之中?”楚凡惊魂未定,一脸疑惑地问道。

白衣老者衣袖飘飘,长发迎风飘舞,他淡淡开口,声音如同洪钟大吕,震慑心神。

“本座乃人族第一位武神,名为战天,你可曾听说?”

“战天武神......未曾听说过。”楚凡真没听说过什么战天武神,在他们这个时代,神,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本座名动大陆之时你应该还未出生,你不知晓我的名号,倒也正常。想不到,本座等了上千年,等到的人竟然是你。”战天一双混浊的老眼仿佛可以将楚凡看穿,楚凡一动不动,不知道战天所说是何意。

“你小子身上曾有过一丝凤族血脉,只不过被强行剥夺,并且毁掉根基,此生无法修行。”

战天一眼就看穿了楚凡的虚实,楚凡惊讶不已,失神地看着战天,道:“前辈慧眼如炬,既然知晓我根基被毁,是否有解救之法?”

“呵呵,你这家伙连本座是谁都未搞清楚,竟然敢向本座寻求解救之法?”战天淡然一笑,捋着长须。

随后,他继续说道:“你就不怕,本座杀了你?”

楚凡本是必死,此时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既然他能进入洞府,想必是战天故意诱之,战天与他交谈,并自爆身份,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杀他的人。

“前辈若想杀我,动动手指头我就没了,又何必与我废如此多的口舌呢?”

“心性不错。”战天的眼中掠过一丝满意之色,“不愧是拥有武神血脉之人。”

“武神血脉?”楚凡更加疑惑,愣了一下,问道:“前辈的意思是......我拥有您的血脉?”

“没错,你父母之中必有一人曾是本座的后辈,血脉之力代代相传,理应会越来越弱,上千年过去,血脉之力也会趋近消亡。”

“然而,你体内的武神血脉极其浓厚,若能修复根基,定可重登修行之路,再回巅峰!”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修复根基是真的吗?”楚凡的脑海中满是疑惑。

战天解答道:“这种现象称为返祖,按辈分来讲,本座是你之始祖,经历数百代的更迭,你体内的武神血脉不仅没有消亡,反而达到了顶峰。”

“这是老天有眼,天不亡我!”

“只要你能得我传承,便可重筑根基,修炼战天诀,横扫八荒,镇压万千生灵!”

如此豪言壮语,听得楚凡心中豪气顿生,一颗早已沉寂的心也缓缓燃烧了起来。

“前辈,若晚辈能得您传承,必将让您的名号传遍大陆,令万人景仰!”楚凡立即拜倒磕头,恳求战天能给他一次机会。

“哈哈哈哈......”战天兴奋大笑,连说三声:“好,好,好!”

“这只是我一缕残魂,只能存在于你识海之中,我之传承与你后,我便会陷入沉睡。若想重新唤醒我,唯有一种方法——提升修为!”

“随着你修为的不断提升,武神珠的秘密也会逐一解开,那时,那便会对本座有更多的了解。此时你修为尚浅,多说无益,准备好接受本座的传承吧!”

轰隆!

如同炸雷一般的声响在楚凡脑海中响起,一道紫色的雷霆从楚凡的眉心进入,流经体内经脉,循环三十六个周天后,来到了他的丹田之中。

丹田是修道的根基,丹田被毁,无法聚集灵气,也就与修道无缘了。雷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让原本毁掉的丹田重获新生,恢复了活力。

与此同时,在楚凡的丹田之中,多了一颗闪烁着金芒的武神珠,珠子光华潋滟,金光熠熠,蕴藏着极其霸道的力量。

楚凡被紫色雷霆击晕了过去,待他再次醒来时,战天前辈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感觉体内灵气充盈,浑身充满了力量,他右手握拳,一拳打向洞府内的石壁。

砰!

石壁震颤不已,楚凡的拳头在坚硬的石壁上留下一个丈大的窟窿,如此力量,至少达三千斤。

这就意味着,他的实力恢复了,重新回到了三年前的炼体境八重!

“战天前辈,我一定不负所托,重振您昔日荣光。在那之前,我必须要处理一件事。”楚凡握紧拳头,他要去找楚飞与楚川报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