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大唐救了你的命你竟然想当我爹

大唐救了你的命你竟然想当我爹

云里雾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李预来到隋末唐初,成为了一名小小的校尉,穿越之初,他觉醒系统金手指,从此他捂好马甲开始了他的人生逆袭路。天下动荡朝局不稳,突厥大军南下之时,他为了保护一方土地,将三个大名鼎鼎的名人抓回军营,可谁知当他平定战乱之时,他军中的老李却突然告知他,他的真实身份乃是大唐皇帝李二之子……

主角:李预,薛仁贵   更新:2022-07-16 02: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预,薛仁贵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唐救了你的命你竟然想当我爹》,由网络作家“云里雾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李预来到隋末唐初,成为了一名小小的校尉,穿越之初,他觉醒系统金手指,从此他捂好马甲开始了他的人生逆袭路。天下动荡朝局不稳,突厥大军南下之时,他为了保护一方土地,将三个大名鼎鼎的名人抓回军营,可谁知当他平定战乱之时,他军中的老李却突然告知他,他的真实身份乃是大唐皇帝李二之子……

《大唐救了你的命你竟然想当我爹》精彩片段

公元626年。

史称武德九年。

时值八月,距长安不远的泾阳县外,大早上的便嘈杂至极。

“校尉,厨房那边又杀了十头牛了,再杀怕县令要来闹事了!”

“本官主管军务,他管得了我?十头不够,让他们继续杀!”

“今天可是本将带你们出征的日子,要是连顿好的都吃不上,那我这校尉当的也忒不仗义了!”

李预语重心长。

来到大唐这么久了,好巧不巧的是个泾阳校尉,如今大战在即,杀几头牛怎么了。

现在不杀,难不成等突厥来抢干净了才好?

这可是武德九年的八月下旬啊!

两个月前,玄武门之变,天下震动,在与李渊较劲了两月后。

李二于八月九日成功登基。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

如今的县城里都还在宣扬李二的法令。

可李预身为穿越过来的人,熟读历史的他怎能不知,一场危机即将到来。

“小薛啊!”

李预拍着身前少年的肩膀,表情十分郑重。

“我与你们相处也有两年了,你说说你们过的如何!”

小薛略微稚嫩的脸上浮现一丝犹疑,认真道:“过的极好,便是长安的达官贵人,可能日子还没我们滋润!”

全名薛仁贵的少年一想到李预当上校尉后的日子,便觉得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技艺精巧的甲胄。

削铁如泥的兵刃。

还有神出鬼没的作战技法。

一帮武卒自然欢喜至极。

但真要说实实在在的好处,那便体现在了吃喝玩乐上。

如今泾阳军伍里,除了过硬的操练,闲暇之余,大家有无尽的美酒,还有动人心弦的佳肴。

就拿今天的牛肉来说,葱爆牛肉,小炒牛肉,红烧牛肉,牛肉汤,牛肉火锅......

吸溜。

小薛吸了下口水,但还是认真道:“可大人,您不是说今日长安会派一名大将到来,接管县城的军务么,您是在违抗军令啊?”

李预不耐烦道:“人都没来,哪来的军令,所以让你们快点,大家吃饱了先出发,等他到了找不着我们不就没事了!”

小薛将信将疑的离开。

李预则叹息一声。

如果不出意外,来着或许就是后世门神之一尉迟恭。

李预不是不信这等传奇名将的实力。

只不过他深耕此地两年,有些秘密还是不要早早暴露的好。

[叮,恭喜宿主完成签到,获得一个技能点!]

[把技能点加在医术上吧!]

[收到!]

李预看着系统面板上一连串圆满的标注,这才平复了下心绪。

大战将至,今日或许就是他名震天下之日,可不能因为长安李二的骚操作,毁了今日的筹备。

李预踏出府衙。

到了下午十分,李预已经批着甲胄,带着三千士卒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泾阳县城。

在李预离开后,泾阳县尉才匆匆忙忙乘上马车,一路上还念念叨叨。

“臣有罪,臣万死难辞其咎,竟然被李预那小二押下了谍报,快,去长安,我有大事要禀报吾皇!”

“李预小贼,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蹦跶多久......”

车马疾驰而去。

泾阳县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久之后,一个消息才在人群中传了出来。

顿时引起了一阵惊慌!

而此刻的长安城朝堂上。

“报,高陵太守八百里加急,突厥以十万大军攻城,高陵失守!”

“报,武功县尉绝笔,北蛮加兵至二十万,武功全体士卒,为报国恩,万死不退!”

“砰!”

玉牍摔落在地,在偌大的大明宫回响着。

魏征一脸悲愤,看着空荡荡的皇位,老脸上怒意勃发。

“谁能告诉我,大唐的皇帝呢?”

“值此社稷之危,陛下不在,赵国公长孙无忌不在,卢国公程咬金不在,我等有何能耐,抵御这倾覆危机......”

大明宫里,一众名臣名将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而此时长安城百里之遥的官道上,三骑人马正飞速往北方进发。

“陛下,尉迟敬德已经先去泾阳整兵,我们不时便能到泾阳,不出意外,泾阳也能抵御两日。”

“可陛下,下臣还是觉得不妥,我与魏征已经给陛下制定了缓兵之计,若是能在长安整顿军容,再以盟约相告,谅那突厥不敢进攻长安,陛下此番前往泾阳,意欲何为?”

当前一骑的李二淡然一笑。

“朕之前南征北战,军功旷古绝今,如今刚刚登基便有突厥进犯,若是不知突厥军容,将来复仇之事便得一拖再拖,所以不去不得!”

一旁的程咬金提了提背上的两柄巨斧,笑道:“陛下是怕那魏征吧!”

李二笑了笑,没想到程咬金已经看破了。

谁能想得到,自己选的宰相,烦得他头痛不已。

要是还留在大明宫,怕是要被喷的吃不下饭了。

三骑有说有笑,正往泾阳疾驰。

忽然间,一骑人马猛然窜了出来,瞬间拦住三人去路。

“泾阳校尉有令,前方战争区域,来着何人需报上名来,若是拒不回话,当场格杀!”

李二长孙无忌一行人都懵了。

尉迟恭动作那么快?

“哼!”

长孙无忌面露不快,淡然道:“我等自长安而来!”

“报上姓名!”

“放肆,尔等军伍,不知我等是何人吗?”

“既然不说,来人,拿下,待战事平息,再由校尉定夺!”

“你们敢!”

程咬金取下背上双斧,就要会一会这群不长眼的杂兵。

李二还来不及阻止,就看到围着的一众军伍手持一个竹筒,还来不及看清状况,顿时身上微微一痛便失去了知觉。

......

泾阳县外的一处峡谷之地,一座座军帐就立在平地上。

此时的主将帐篷内,一阵懒散的声音响了起来。

“校尉,你醒了?”

李预伸着懒腰,哈欠连连。

“这荒郊野岭就是不好睡,哪有自家的大床房舒服!”

看着一旁的小薛麻利的端来洗漱用品,李预开始起床刷牙。

等到清理好了,李预看向小薛,开口道:“怎么样?突厥大军到了么?”

“据侦查部队的传信,下午便可到这峡谷之地。”

“唉!”

李预叹息一声。

突厥南下已经数日,李预可以想象得到,那群蛮子所到之地,大唐的百姓会遭遇何等的折磨。

可惜,自己穿越的有点晚了。

两年前,一场意外,让他穿越到了大唐初期,成为了泾阳县的一个校尉。

领兵不过五百之众。

两年的经营,如今也只不过拉出了三千之众。

这还是有系统的帮助。

三千人对二十万,李预自付有系统相助,自己死不了,可也不能上赶着白送。

所以能在泾阳这道关隘快速集结力量,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

“将军是为了大唐受难的百姓哀叹吧!”

李预点点头。

旋即想到了什么,看向小薛。

“你大早上的守在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事是有,不过不是什么要事,就是长安派人来了!”

李预眨眨眼。

若是史载的不错,应该是尉迟敬德到了。

“人呢?”

“在营帐中吃喝呢,那位将军说了,他奉命守城,既然校尉已经有所对策,敢出城决战,那他大可旁观,不阻拦将军做事。”

李预松了口气,看来尉迟敬德作为凌烟阁二十四名臣,不似演义中那般憨傻。

自己之所以在县城之外布局了。

一是为了保护自己两年辛苦经营的成果。

二是防止长安来人打乱自己行事。

好在一切都很顺利。

小薛想了想,还是继续说道:“不过今天长安又来了人!”

“谁?”

小薛拉开营帐,顿时就有三个五花大绑的人被押了进来。

“放开,我乃大唐国舅,赵国公长孙无忌,你们太放肆了!”

“奸诈之徒,敢绑你程咬金爷爷,有本事松开绳索,咱们比划比划!”

当中一人则闭口不言,略带疑惑的看着李预。

李预眉头一挑,乐了。

“那你呢?你不会说你是李二吧!”


“李二?”

想不到这小小的泾阳校尉敢如此称呼如今的大唐皇帝。

便是程咬金都面色一愣,停下了叫喊。

李预不等这三人说话,直接摆了摆手。

“派人送回泾阳,打发点吃喝银钱,让他们速速回长安吧!”

小薛马上点头,就要带着三人下去。

当中的李二眉头一挑,不怒自威的神色,饶是小薛这些年见惯了诸多奇事,此时手上的动作也微微停顿。

李二如今不过二十八岁。

清俊的脸上带着常年征战的黝黑。

自他少年从军,便一路打遍天下。

太宗十八举义兵,白旄黄钺定两京。擒充戮窦四海清,二十有四功业成。

足以见得李二也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

如今的他更是一统四海,成为了大唐皇帝。

若说威势,天下无人能出其右。

“一个小小的泾阳校尉,既不查证,也无问询,你如何敢断定,我不是大唐皇帝!”

李二振振有词,看到李预微微一愣,心头怒火消了一些。

不知者不怪。

如今军情紧急,若是这小子识相,速速把他们放了,商讨如何带兵回泾阳守城才是要务。

突厥大军还有三两时辰便要杀到。

现在可不是你猜我猜的时候。

若是一直困在这里,他堂堂雄主还未大展宏图便折戟在此,那他得多冤。

到时候,这不长眼小子的罪过可就大了。

就在李二以为唬住了李预的时候。

李预却猛然一拍桌子。

“闹够了没有!”

“你看看你们几个,一个胡人面像,我没把你当细作计较就算了,你还长孙无忌!”

“还有你,你个黑胖子,一把年纪了,跟我装程咬金,要装也装像点,黑是黑了,就不够凶悍,程咬金是谁,瓦岗寨山贼出身,你这样子跟土财主似的!”

长孙无忌气的眼皮都在打颤了。

而程咬金脸色涨红,要不是陛下一直让他多读书,他哪会改变姿态。

“小子,爷爷定饶不了了!”

李预摆摆手,都懒得理会盛怒的程咬金,转向李二。

“你吧,是有点样子了,不过明显没什么阅历,冒充皇帝这种事,你可以花点精力,买块金牌也好......”

李预说的直摇头,三人则是被一阵数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等回了长安,这小子一定要好好收拾一番。

到时候朝堂之上,要看看着小子是何等模样。

“小薛啊,别跟他们废话,大战在即,赶紧送走!”

“且慢!”

李二耐着性子,再度开口。

“小子,朕观你年岁不过十七八九,能为大唐效死足见你忠君爱国之心,临走时朕再劝你一句。”

“如今突厥势大,你出城迎战必落下风,还是速速退回泾阳,朕已经派了尉迟敬德领兵来助,战乱之下,图存性命乃是要事!”

李二已经盘算好了,尉迟敬德在泾阳,到时候回去,身份便能揭开。

若是眼前的小子能识时务,这句话一定会听进去的。

谁知李预呵呵一笑。

“还用上朕了,你这皇帝瘾也太大了。”

李预转身,抓起案牍上的茶杯喝了口水,淡淡道:“你知道我为何笃定你们都是在演戏么?”

“演戏?”

三人一头雾水。

李预喝茶润了润嗓子后才继续开口。

“如今李二才登基不久,朝局都还没稳定,如今突厥也就是趁着这机会才选择南下。”

“你说朝局不稳,李建成李元吉的党羽还没清除干净,李二会无故跑出长安吗?”

“还有,如今大唐便是调兵也来不及守卫长安,李二自然需要向突厥示弱,到时候去渭水边跟突厥签个盟约以图将来,你说,这个时候,你是李二的话,你会跑来我这受气?”

李预说完,三人脸上都浮现了震惊神色。

朝堂之上,李二是力主跟突厥一决高下的。

只不过长孙无忌和魏征一再以保全长安为重,劝他以盟约来平息这场纷争。

这乃是三大相邦和他李二在御书房定下的策略。

眼前的小子居然直接就说了出来。

有这等眼见谋略,真的是泾阳县的一个校尉?

看到三人呆住了,李预懒散的靠在椅子上,看看他们怎么装。

便在此时,一声呼喊从军营里传来。

“报,突厥先锋部队距离只有五里,敌袭!”

李预听闻,马上起身,将一身甲胄套在了身上。

看到神情骤变的三人,李预绑着臂甲。

“三位还是速速回长安吧,大战要来了!”

小薛明白李预的意思,取出一把匕首就解开了三人身上的绳索。

三人活动了下筋骨,便听李预拉开营帐。

“小薛,找三匹快马给他们,顺便通知全军,按预定方案行事!”

“小兄弟,既然误会一场,那还是听我一句劝,突厥势大,不可硬抗啊!”

李预也是看在这个假李二还算心善的面上,才说出了大唐的谋划。

此时听他还要劝,李预玩笑般的转头。

“是吗,你们这群长安大爷,是你们没见过我出手!”

说罢,李预拔出门口的长戟,一声口哨,早有披甲白马赶到。

李预纵身上马,飞驰而去!

三人相顾无言。

“陛下,走吧!这少年郎,可惜了!”

李二却猛然蹦出一句,“无忌,你说这小子,像不像我?”


长孙无忌眉头一皱。

他自小就跟李二一同长大。

李二从军时不过十七八岁,这年轻人论样貌还是银枪白马的身姿,慢慢与他记忆中的李二结合到了一起。

“陛下,你是说?”

李二点点头,想起了年少时的一段往事。

一瞬间,一股冲动涌上了心头,他要查证一番。

军营里,无数全身披甲的军伍牵着马匹就赶往峡谷路口,不多时便整齐一划的组好了队列。

大军之前,李预手持长戟,审视着自己一手拉扯起来的队伍,满意的点了点头。

穿越过来,这幅年仅十三岁的身子已经参军入伍。

本以为自己会在战乱中沦为炮灰,没成想系统觉醒了。

从小小士卒到校尉一职,李预只用了三个月。

又花了一年多,他暗自发展的地段已经如同世外桃源一般。

李预已经可以预见,若是时机成熟,将他的珍藏上报给大唐李二,届时封侯拜相,他都不带正眼瞧的。

眼下突厥南下,李预已经早做好了准备。

手里的士卒都是他精心调校出来的,也该在战场上历练一番了。

“诸位,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敌军......”

李预估摸不准,看向了身侧的小薛。

薛仁贵马上侧身道:“还有三分钟!”

“嗯哼!”

李预清了下嗓子,“敌军还有三分钟到达战场,碾碎他们!”

“碾碎他们,校尉威武!”

“山河日月永在,大唐江山永在!”

呼喊声响彻整个峡谷。

大军之后的李二程咬金都是纷纷一震。

如此齐整的军容。

制式化的甲胄,看材质和防护都超过了长安金吾卫。

手中的长枪和腰间佩剑,样式精美,便是打遍天下的李二都没见过。

这泾阳的守军,大大的超出了三人的认知。

“陛下,咋大唐啥时候有这么强大的骑兵了!”

程咬金看着一匹匹比人还高的骏马,满眼放光。

他堂堂卢国公的马此时就拴在营地之外,跟这帮骑兵座下的骏马一比。

跟发育不良的小马驹一样。

难怪说出他是威震四海的程咬金也没人信。

长孙无忌则是一脸凝重,催促着两人快走。

三千对抗二十万大军,要是李二被围住了,性命可以无忧,只不过大唐到时候要割肉了。

“陛下,走吧,待回去再查证,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李二内心陷入犹豫。

想问问李预的情况,他的身世如何。

又可惜这队军马,此时无法证明他是李唐皇帝,那他就保全不了所有人。

李二第一次暗恨自己走的急切,没能准备好。

不待三人动作,大地之上,忽然开始晃动。

天际上,厚厚的云层开始汇聚起来。

犹如闷雷的声音逐渐传来,渐渐清晰作响。

峡谷之地,李预连同三千铁骑都不动如山。

山风大作,面甲之下,不知他们是什么表情,但所有人都握紧了长枪。

“喔~呜呜呜......”

万马奔腾,弯刀与抢夺的财宝砸在马背上的声音叮当作响。

伴随着遇敌的怪叫声已经呼喊起来。

李预轻夹马腹,白马轻轻踏向前方。

“系统,开启无双,开启霸体,开启怒意,开启......”

无人能听到的吟唱在李预内心响起,仅仅片刻之间,漫天之上,一阵箭雨就在突厥骑兵手里发了出来。

“全军,出击!”

“完了完了,陛下,快走!”

“陛下,别眼馋了,咱回去再说......”

“无忌,咬金,你看......”

“唰唰唰......”

漫天的箭雨落下,可砸落在三千铁骑的甲胄上却如同毛毛雨般。

便是战马都未曾受到损伤。

倒是李预发动的冲锋,所有铁骑都纵马而上。

没有鼓声,没有号角,所有人都迅猛无比的冲刺而去。

“杀......”

等长孙无忌和程咬金顺着李二的手指看去。

峡谷之上,早已飞起了一片血雨,呼喊声淹没了惨叫声。

当前一骑正是李预。

长戟在他手中一横扫,便有十余人被他斩落。

锋锐无匹的长戟如同砍瓜切菜一般,一扫一大片。

战马嘶吼,李预一往无前,长戟抡成一个圈。

旋风斩!

李预所到之处,宛如拥挤的敌军中间挂起了一道龙卷风。

只不过带起来的是残肢断臂。

李预身后,薛仁贵和一众铁骑都嘶吼着冲入敌阵。

敌方的弯刀狼牙棒砸到身上,都被见甲胄有些微损伤,三千铁骑如过无人之境。

大军后方,李二早已带着长孙无忌和程咬金爬上了哨塔。

这里地势最高,站在此处才能看清战场的变化。

只不过此刻三人浑身发颤,瞪大了双眼死盯着战场。

“陛下,我大唐,什么时候出了这等猛人......”

“亏得他之前没松开绳索与我一战!”

长孙无忌则捂着心口,“太猛了,太残暴了,太刺激了!”

李二按住微微发颤的手,作为大唐皇帝,他不能在臣子面前失态。

但内心有一股冲动,不仅仅因为他南征北战十余年,而是有一个喊声,在惊动他的灵魂。

“哪怕他不是当初遗弃的孩子,这小子的爹,我当定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