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珩爷的掌心娇A炸全球

珩爷的掌心娇A炸全球

南瓜精排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木知遥在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前世,她是身披多层马甲的超级大佬,没人不忌惮她的威严,可是在穿越之后,却成为了一个备受欺凌的小可怜。危险就在身边,那些人打着亲情的旗号,多次陷害!木知遥不是好惹的,她发誓要为原主讨回个公道!虐渣,打脸,以及宠夫,全部被提上了日程……

主角:木知遥,陆珩予   更新:2022-07-16 02: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木知遥,陆珩予 的女频言情小说《珩爷的掌心娇A炸全球》,由网络作家“南瓜精排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木知遥在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前世,她是身披多层马甲的超级大佬,没人不忌惮她的威严,可是在穿越之后,却成为了一个备受欺凌的小可怜。危险就在身边,那些人打着亲情的旗号,多次陷害!木知遥不是好惹的,她发誓要为原主讨回个公道!虐渣,打脸,以及宠夫,全部被提上了日程……

《珩爷的掌心娇A炸全球》精彩片段

木知遥紧紧踩着油门,车窗外,是瓢泼般的倾盆大雨和凶险异常的盘山公路。

身后那辆黑色越野车的引擎声离她近在咫尺,只差一丝,便能将她撞下万丈悬崖!

“查出那辆车的车主了吗?”

木知遥面无表情的启动了赛道模式,跑车的转速越发凶猛,轮胎却因为潮湿的天气有些打滑,险险要撞上护栏,却被她一个漂亮的漂移重新扯了回来。

“查到了,BOSS,那辆车的车牌隶属于高盛集团!我们的人已经在同高盛接洽询问……”

“等你们接洽完,差不多也该准备我的葬礼了,蠢货。”

木知遥眉眼幽冷,从后视镜看着那辆车朝着自己车尾撞来,重重一打方向盘避开它,面色虽还是淡漠无温,指节却已经捏得发白。

这些藏头露尾的东西!

是真想要她的命?

“马上让人在盘山公路上接应我,解决掉后面那条尾巴再说。”

木知遥紧紧蹙起眉,将油门直接踩到了底,撕开漆黑的雨幕极速驶向上了山顶。

那辆越野车紧随其后,完全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直到一辆特制的防弹车拦下那辆越野,那辆车才生了退意,掉头就想离开。

木知遥松了口气,踩下了刹车。

她还真没想到,在华国这种不太熟悉的地盘,手下那些人的反应竟然能这么快。

“让那辆防弹车追过去,我要活的。”

木知遥收回目光,眼神冷冽的扫了一路那辆路虎,冲着通话器开口:“这次来得很快,值得夸奖。”

“BOSS,什,什么防弹车?”

通话器那头,助理的声音分外困惑:“我们派来营救您的直升机还有两分钟左右才能到达……”

还没到?!

木知遥心里瞬间响起警钟,车尾却忽然被狠狠一撞。

那辆防弹车不要命一般盯着她的车撞向护栏,待木知遥反应过来时,已经同身下的跑车一起坠入万丈深渊。

有人出卖了她……

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跑车重重砸到山崖上,浑身像是被碾碎了一般痛苦,瞬间让木知遥失去了意识。

……

“木知遥,既然你平白无故扯上我招惹他……那就后果自负了。”

清冷的低语,唇边似乎落下绵密的吻,木知遥恍然抬起眼皮,便看见一张精致得惊为天人的脸在她身上辗转。

怎么回事?她难不成坠崖了还能捡回一条命?

“你……”

她眼神一冷,抬手便将男人推开,语气寒得浸入骨髓:“你是谁……滚!”

“跑来我家里想勾引我,现在还问我是谁?”

男人弯起唇,看向她的眼神带着些玩味:“刚刚还坐在我怀里,说要给那个人渣也戴一顶绿帽子,这就要翻脸不认人?”

木知遥错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眉头紧紧拧起,无意识的看向他身后的镜子。

镜中的女人穿着一袭单薄的睡衣,脸庞明艳,五官精致,同她向来清冷漠然的样子不同,这张脸的样貌像是撩人的妖精。

她——在别人身体里重生了吗?

一连串的记忆忽然间涌入脑海之中,让她下意识捂住了额头。

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木知遥,是因为被未婚夫绿了,才找了个男人想将绿帽子带回来。

木知遥紧紧皱起眉,眼神凌厉幽深的对上男人的脸,正要开口,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不接吗,看来你的未婚夫,还挺担心你的。”

木知遥慢慢攥紧了手机,收敛起眸中的冷意,抬手接起电话。

“你在发什么疯?才闹完自杀就从医院跑出去?真以为我会因为这样就同情你?!”电话那头恼怒的声音传出来,让陆珩予又挑了挑眉。

“我告诉你,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你恶心至极,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再多看你一眼!”

真是糟心的东西啊……

木知遥面无表情,声音冷得像是淬了冰。

“滚。”

电话被随手丢进垃圾桶,木知遥抬手按了按眉心,只觉得一股火气直窜上天灵盖。

那是原主的情绪。

算了,顺手帮她收拾那人渣,也不耽误她查清叛徒的事情。

何况……

面前这个男人,竟然就是高盛的总裁,那个在华国也算只手遮天,花边新闻却比他的权势都还出名的花花公子陆珩予!

那辆追她的车,不就是高盛集团的吗?可是这个男人,她完全没有印象!

但不管怎样,害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她眼神深邃的看着他,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的弧度:“陆先生,刚刚睡迷糊了才会说那些奇怪的话,您可千万不要见怪啊。”

她却忽然被捉住双手,欺身压下。

男人唇角噙着戏谑的笑,眼神意味莫名的注视着她,声音沙哑:“那既然现在你清醒了,就开始吧。”

“开始什么?”

木知遥鼻尖尽是他身上淡淡的草木香气,一时间竟失神忘了反抗,再回过神时,男人微凉的唇已经落在了她脖颈上。

流氓!

她一时间惊得不知所措,竟然忘记了要推开他,而她愣神时,一只温热的手已经落在她腰际,慢慢向下游移……

混账!

木知遥的眼神疯狂颤着,抬手便将男人推开,从床上翻滚下来退到角落。

“陆先生!自重!”她咬牙切齿般开口,一张明艳的脸泛着羞怒的红晕。

“怎么,想反悔?”

男人脸上仍旧带着漫不经心的笑,语气却冷了下来:“木小姐是觉得……我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他还想怎么样?

“陆先生难不成还想来硬的?”

木知遥皱眉,语气带上了些许不耐:“我先前对你多有冒犯,假如你觉得我唐突,我可以补偿你,但现在我对你没兴趣了,所以,告辞。”

“可是木小姐……让我觉得很有兴趣。”

陆珩予欺身挡在她面前,唇角噙着一丝微寒的弧度:“木小姐,我不会对女士来硬的,但是现在的别墅门口守了至少十二家媒体,你确定要离开?”

原本他对这女人并没什么特别的好感,但是现在她的反常,却让他忍不住起了好奇心。

想跑,没门!

“你在威胁我?”


木知遥的声音带上了些许冷意,她最是讨厌媒体曝光,现在要是莫名其妙引起了关注,她还怎么动手脚去查那些事?

陆珩予扯唇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那又如何?”

木知遥慢慢握紧拳,眉头已然紧紧蹙起:“陆先生,今天这件事,我记住了。”

她毫不客气的拿起他的外套披在肩头,踩着高跟鞋走出院子,只是目测一阵高度,便加速助跑,直接翻出了墙。

陆珩予错愕一瞬,看着那道单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唇角笑意更深。

果然不简单呢……

他有预感,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倒霉弟弟,似乎要倒大霉了。

他示意管家处理掉那些狗仔,才转身回到房间。

而同一时刻,木知遥已经拦下一辆车回到家中。

木宅中仍旧灯火通明,门才将推开,一只烟灰缸就砸碎在她脚边。

“这么晚了,你去了哪里鬼混!”

木知遥抬头看着面前表情惊怒的父亲,皱起眉正要开口,不远处却突然传来一道夹着嗓子故作温婉的女声。

“老公,知遥也是大人了,有自己的私生活,你就不要问那么多嘛,偶尔跟朋友出去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陆少都退婚了~”

那声音实在甜得有些令人作呕,活像是只被掐着嗓子嘤嘤叫的麻雀,让木知遥一阵作呕。

一个身穿白裙,面容娇媚的女人扭着细软的腰走到木豪宇身旁,挽着他的手臂似笑非笑的看向木知遥:“知遥啊,你快跟你父亲道个歉上楼吧,他也是关心你,怕你跟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学坏了……”

这话音刚落,木豪宇的脸色便更加难看了些,正要发作,耳边却传来木知遥冷凝的声音。

“为什么我要道歉?”

木知遥眼神淡漠的看着面前做作的女人,声音冷得像冰:“什么时候,木家的事情轮到你一个还没嫁进来的小三指手画脚了?”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个绿茶作精的小三在她妈妈死后没多久就勾搭上父亲进了木家的门,还趁父亲不在的时候经常打骂她,现在这副白莲花的样子,也只能在父亲在的时候做做样子了!

宋至爱脸色一变,咬着唇许久没能说出话,表情看起来更加做作委屈。

“木知遥,你怎么和你阿姨说话的!”

木豪宇眼看着心上人受了委屈,脸色活像是能拧出水来,抬手就要一耳光扇到木知遥脸上。

“怎么,你还要打我?”

木知遥后退一步,轻轻活动一下手腕捏住了他的手:“别忘了我母亲的遗嘱上说了,我才是她的合法继承人,带着小三住到我家,也别理直气壮地觉得自己是主人。”

她的手腕像是生了根,原主那些记忆,更让她心里冒出了一团无名火。

等到她的事处理好,她也会好好教训这些害了原主的人!

“木知遥,你反了天吗!逆女胡说八道什么!再不知悔改,就给我滚出这个家!”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滚?”

木知遥冷眼看着她,清丽的脸上像是覆着冰霜:“房产证的户主是我,要滚,也是你们滚。”

木豪宇气得浑身颤抖,眼看着木知遥上了楼,只觉得胸口一阵闷痛,几乎要昏过去。

宋至爱恨得咬紧了牙,脸上又是羞怒,又是怨毒。

这丑丫头住了一次院,竟然敢这样对她了?

“这个逆女,哪里比得上我们的璃儿,我一定要她好看!”

木豪宇万分心疼的搂住宋至爱温声安慰:“璃儿懂事又自强,我想让她认祖归宗回木家,她都说不愿意靠着长辈庇护,要自己闯事业,我想,有机会还是将她接回来……”

……

木知遥全然不关心楼下那两个奇葩又在作什么妖,坐在电脑前定定的看着屏幕,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舞动。

一行行代码在屏幕上滚动,她径直登录了斯塔的内网,屏幕却突然一黑。

电脑弹出了风险提醒,与此同时,内网界面弹出了一行大字。

[阿M,您的账号不存在。]

这么急不可耐吗?她才刚死,就要抹除她的一切?!

木知遥眼神一冷,看着黑客侵入她的电脑想定位她的行踪,手指上下翻飞。

敢背叛她,那就等着承受她的报复!

远隔重洋的欧洲大陆,一处斯塔的秘密分部中忽然冒出了焦臭的味道。

基地的电源被飞快断掉,而正盘腿蜷在电脑前的木知遥眼神微寒,讥讽的扯了扯唇。

还真是果断呢,觉得断电自毁她就没办法了?

一行行代码在屏幕上飞速滚动,木知遥还是定位到了那黑客的所在地。

果不其然,是在欧洲的一处小镇,某个斯塔的分部。

几乎是出于本能一般,她拿出手机想要拨通助理的电话,却犹豫着放下了手。

她现在完全不能确信斯塔内部有哪些人可信,甚至客观来说她要承认,假如她死了,恐怕所有的高层都会是得利者!

她的助理又真的可信吗?亦或者以他的能耐,身旁会不会有对方留下的眼线和钉子?

思即至此,木知遥垂下眸子慢慢握紧了鼠标,眼眸一片晦暗。

不仅要查那些事,还得想办法筛选可信的人。

还有那个陆珩予……他在其中到底是什么角色?

木知遥用手垫着后脑陷入沉思,目光却莫名落在右下角那个不断闪动的微信图标上。

她随手点开,才发现那是原主的微信。

[你寻死觅活做给谁看!还敢让我滚!反了天吗!]

[木知遥!我劝你识相一点,不然我可不会对你心软!别做梦了,这辈子我都不会爱你!]

发消息的人备注是亲爱的未婚夫,木知遥的眼神寸寸变冷,看着那个人先前对原主敷衍和嘲弄的回话,心里一阵戾气冒出来。

什么玩意儿?真要把人当软柿子捏吗?

她飞速黑进男人的微信,原本只想给他个教训,却没想到竟看见一段不堪入目的聊天记录。

[逸哥哥,姐姐知道我给你发这种照片,不会生气吧……]

[我很快就会和那个女人取消婚约跟你订婚,到时候,我会好好疼疼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璃儿,是宋璃……

原主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宋至爱那个小三生下的女儿。

木知遥心里一阵作呕,目光落在那日期上时,眼神顿时变得幽深。


三年前……

两年前,原身和陆成逸才举行了订婚仪式,也就是说陆成逸那个人渣一面跟宋璃做这种恶心的事情,一面和原主订了婚!

还真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啊。

木知遥拷下那些资料,眼神幽冷的关了电脑,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木知遥醒来时,天色才将亮起不久。

她起身打算换件衣服下楼,才发现衣柜里的衣服都很有些故作清纯的小白花风格,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看样子,一会还要出去买套衣服。

她随意梳洗一阵下了楼,就看见宋至爱和木豪宇已经坐在了餐桌前。

一看见她,宋至爱就低下了头,眼中裹满了泪。

还真是作精啊……

木知遥没打算搭理她,抬脚就要走出门。

“你这逆女!还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能不能学学你妹妹的懂事乖巧!”

木豪宇筷子一拍:“你昨天那是什么态度!我告诉你,你今天不准出门!在家跟你阿姨赔礼,她不原谅你,你就给我滚出去!”

“我妹妹?”

木知遥微微勾唇,笑意却不达眼底:“说起来,母亲的遗嘱上说,若父亲不再娶,并且与他人没有孩子,才能得到她十分之一的财产……既然你都承认那是我妹妹了,也就是坐实了自己婚内出轨,对吗?”

原主并不缺钱,如果不是因为喜欢陆成逸,恐怕她继承母亲的财产和公司,早就过得无比滋润了。

说起来,如果收拾那对渣男贱女,她完全可以找机会把原主母亲留下的盛华集团也掌控在手里,将木豪宇留下的那些废物赶出去,这样也不算辜负原主,还能有足够的钱和资源……收拾那些叛徒!

木豪宇听了这话,脸色顿时变得分外难看。

“你,你胡说什么,爸爸怎么会出轨对不起你妈妈?只是你母亲已经去世了,爸爸不想你对阿姨这么没礼貌……”

木知遥凉凉扫了宋至爱一眼,自顾自的啜着杯中的牛奶:“她不值得我的礼貌,另外,假如她再来恶心我,我真的不介意让你一无所有……我这个人,说到做到。”

宋至爱的脸又是一白,眼看着木知遥吃完早餐走出门,眼神越发怨毒。

木知遥开着车,径直到了市区最大的商场门口,才进了一家女装店,却没想到正巧撞见一对紧紧依偎在一起的身影。

“姐姐……”

她还没走上前,那穿着一身白裙的女人就已经满脸担忧的朝着她走过来:“姐姐你出院了?你的身体还好吗?逸哥哥说你突然跑出了医院,我真的好担心你……”

这不就是那小白莲花宋璃么?

木知遥想起那些聊天记录,不由得似笑非笑的看向那依偎在一起的两人:“谢谢,不用了,你忙着捡我不要的垃圾已经很辛苦了,哪里敢劳烦你挂念?”

“木知遥,谁准你这么跟璃儿说话!”

陆成逸的表情瞬间变得阴沉,扯着木知遥的手腕恨恨开口:“你闹够了没有,马上给璃儿道歉!”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指手画脚?”

他的手腕忽然被狠狠翻成一个诡异的弧度,一阵巨痛从手腕传来,陆成逸顿时握着手腕惨嚎不已。

“啊,成逸哥哥!你怎么样!”

宋璃完全没想到木知遥会动手,赶忙扶住陆成逸,眼神惊恐又怨毒的盯着木知遥。

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她先前不是对成逸哥哥一往情深吗?不然她怎么会费劲心思抢这个男人!?

“我现在没时间浪费在你们这对狗男女身上,所以,好自为之。”

木知遥淡漠的看了两人一眼:“不然,我不确定自己会对你们做什么。”

“你,你……”

陆成逸惊骇的看着那个从前对她予求予取的女人冷凝漠然的脸,和身旁那些促狭的目光,只觉得心里一阵怒意熊熊升起。

这女人怎么敢得罪他!

“保安!这女人在你们店里动手打人!都不管管吗!”

他咬着牙冷冽开口,声音冷得像冰:“这里既然是R.W大师的设计门店,就应该有点规矩!不把这个恶毒的女人赶出去,你们还有没有半点对客人的尊敬!”

R.W?

难不成是……

木知遥眯了眯眼,手轻轻扣动一阵屏幕,打开Line发了一条消息。

店里的人总算反应过来,看着表情狰狞的陆成逸和垂眸玩着手机的木知遥,冷着脸走到了女人面前。

“这位小姐,请您离场,我们店里不允许打斗,而且因为你的行为,R.W所有的门店会将您拉入黑名单。”

保安伸手就要去按木知遥的肩膀,而陆成逸和宋璃怨毒的看着她,只等着她被狼狈不堪的带出店门。

“住手!”

店门外忽然传来一道惊呼,一身正装的白发老人杵着拐杖走下来,三步并作两步般跑到木知遥面前:“您是那一位所说的朋友,木知遥小姐吗?”

“嗯。”

木知遥微一颔首,看着面前熟悉的脸,眼神颇有些复杂:“我无意在您这里扰乱秩序……”

“您不用解释!我相信小姐的朋友不会无理取闹!”

那老者甚至没有问事情究竟怎么回事,便看着保安冷冷开口:“将和这位小姐有争执的人赶出去,从此不能进入R.W旗下的所有店铺!”

这位……是那位传说中的R.W大师!连元帅请他定制衣服都要看他心情的人!

木知遥是谁的朋友……为什么他会对木知遥这么恭敬?

陆成逸和宋璃眼神震惊,而保安们见状,恭敬的冲着老者点了点头,将两人拖了出去。

“这位小姐,店中的衣服您尽可挑选,这是我们店的S级会员卡,小姐说您是她重要的朋友,请您千万不要和我客气。”

老人表情恭敬的看着她,双手递过一张卡片,而是试探着开口:“您和小姐是怎么认识的呢?小姐在欧洲还好吗?”

木知遥抿了抿嘴,看着老人眼中的关切,许久才开口:“在欧洲认识的,她过得很好,只是遇上了一些麻烦,如果您听见有人说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您不用挂心,也不要跟别人提起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