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敢惹她?她发疯踏平侯府!全集阅读

敢惹她?她发疯踏平侯府!全集阅读

月岚初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敢惹她?她发疯踏平侯府!》,主角分别是江鹤雪王澈之,作者“月岚初”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重生在大型认子现场?这七个孩子个个对她恨之入骨啊,可认不得。她曾经发下誓愿,若能让陈家这群忘恩负义的狼顾之徒遭到报应,自己愿永世不得超生。没想到自己重生了。这一世,她不可能会那么单纯了!这七个孩子,她一个都不会留,全做私生子去吧!她步步为营,与侯府和离,大型虐渣现场……...

主角:江鹤雪王澈之   更新:2024-06-15 19: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鹤雪王澈之的现代都市小说《敢惹她?她发疯踏平侯府!全集阅读》,由网络作家“月岚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敢惹她?她发疯踏平侯府!》,主角分别是江鹤雪王澈之,作者“月岚初”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重生在大型认子现场?这七个孩子个个对她恨之入骨啊,可认不得。她曾经发下誓愿,若能让陈家这群忘恩负义的狼顾之徒遭到报应,自己愿永世不得超生。没想到自己重生了。这一世,她不可能会那么单纯了!这七个孩子,她一个都不会留,全做私生子去吧!她步步为营,与侯府和离,大型虐渣现场……...

《敢惹她?她发疯踏平侯府!全集阅读》精彩片段


人的命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楚氏没说话,心里颇有几分不平,闷了一会儿,忽然唇角微扬。

谁说江家送过来的东西,就一定是给江鹤雪准备的呢?

“想是江家舅爷送来孝敬老夫人的吧,等我烹了给送过去。”

“呦,做一碗鹿肉羹还富余,那就给世子爷也备上一份好了。”

轮到给孤山院准备饭菜的时候,楚氏刻意准备了辣子鸡丁、东坡肘子、回锅肉、麻辣水煮鱼等等菜色。

这都是陈子骝喜欢吃的菜色,他尝过之后肯定会发现,这道菜是自己的母亲做的。

因为不用自己掏钱买菜,这一顿饭楚氏当真是用料十足,尽自己所能地将菜色做得色香味俱全。

到了用午膳的时候,丫鬟们用提篮将菜肴送到了孤山院。

江鹤雪才落座,瞧着眼前的菜色微微皱眉。

“今天的菜好像不该是这几样?”

丫鬟们应了一声。

“世子爷从外头请了新的厨娘,吩咐她做几道拿手菜来,给夫人尝尝鲜。”

惠容姑姑这会儿就在旁边站着,听到这里,不由得笑了两声。

江鹤雪没说话,目光往陈子骝的脸上一瞥。

今儿的菜不合她的口味,却全是陈子骝喜欢吃的。

没记错的话,陈子骅和陈子骝的母亲楚氏,正是一位手艺高超的厨娘。

现在王澈之应该正在为银子焦头烂额,怎么可能还会有闲心聘请新厨娘?

八成是楚氏想进来看儿子,找了个托词吧。

果不其然,陈子骝的眼圈这会儿已经有些微红了。

看来不光是娘想儿子,儿子也想娘呢。

骨肉分离之苦,的确是很难熬的。

既然这么难熬,还是尽早让他们母子团聚吧。

江鹤雪无声地笑了笑,没再多言,只是朝底下的孩子们示意。

“吃饭吧。”

江鹤雪脾胃有些娇弱,平日吃的也清淡,瞧着这些菜色便觉得饱了。

她不是很想动筷子,只随便尝了两口就停了箸,接过芸香递来的温水漱了漱口。

“兄长先前送来了一块新鲜的鹿肉,怎么没见烹了送过来?”

丫鬟去问了一圈回来:“新厨娘说不知道那是给您预备的,已经给老夫人和世子爷烹了。”

江鹤雪垂了眸,目光落在自己面前的菜肴上。

这几个孩子倒是难得吃到符合口味的菜,正在大快朵颐。

不过这吃相么,呵呵。

江鹤雪笑了笑。

她原本是想徐徐图之的,毕竟才撵走了陈子骅,若是第二个撵走陈子骝。楚氏母子就彻底出局了。

这场好戏也似乎少了几分看头。

不过既然楚氏上赶着招惹她,那就别怪她了。

江鹤雪转眸去看丫鬟,微笑。

“几位少爷来我这儿之后,难得吃得这么开心,这位新厨娘手艺不错。”

“既然伺候得好,就该有赏,你去把她叫过来。”

丫鬟领命去了,江鹤雪示意芸香去准备几两散碎银子来。

陈子骝听说江鹤雪要叫自己的母亲过来领赏,心情更是激动不已。

他都好几天没见到母亲了!

江鹤雪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微微一笑。

她在心里算着楚氏的行程,等人差不多快到了,便示意惠容姑姑。

“姑姑,平时吃饭的规矩,他们好像还没记住。”

几个孩子全都僵住了,惠容姑姑笑着应了一声:“奴婢瞧着也是。”

江鹤雪示意蕙香送上戒尺:“既然做不对,就应该有惩戒,还请姑姑好好指教他们。”


“你们先前习的都是正楷,现在练习一下猗竹书,若能将两者融会贯通,定然能够有所进步。”

紧接着,她继续教了这些孩子一些三字经。

将内容讲明之后,让他们试着用猗竹书将她所讲的默写下来。

经过了上次的教导之后,几个孩子倒是都有了改观,愿意努力学习了。

但很显然,他们的天资配不上这样的教育。

所有人交上来的功课,都是四不像。

失去了正楷的端庄沉稳,却又没有猗竹书的潇洒飘逸,变成了流里流气的字体。

对她的教导,也是左耳进右耳出,只能记住几句话而已。

江鹤雪见状,并没有批评他们,只是微笑。

“万事开头难,你们现在年纪还小,突然要这样刻苦学习,自然是适应不了的。”

“时间长了就好了。”

听说江鹤雪这么说,陈桓也不好说什么了。

毕竟,陈老夫人现在非常相信江鹤雪的教导方式。

尤其是,当江鹤雪跟她说,当初她的父亲就是这样教导她和江云景的时候。

陈老夫人反过来劝陈桓:“江老大人是什么人,你不是不知道,他能教出雪娘和江太傅,就说明这法子不错。”

“如果有孩子适应不了,那就说明他不是可造之材,咱们也犯不上为他伤心。”

“六个孩子呢,只要有一个遭得住,咱们家就有望了。”

陈桓想想也是,岁寒然后知松柏,江鹤雪不严苛一些,怎么才能挑出这些孩子里面最出色的一个?

事实如何,只有江鹤雪自己知道。

她那日用自己来激励这几个逆子,固然是能够让他们改变一时,但治标不治本。

以这些白眼狼的凉薄本性,不出一旬,就会恢复从前那样的懒散状态。

至于猗竹书和教导方式,她的确是没有说谎。

但问题是,陈家这几个逆子,有资格跟她和兄长相提并论吗?

想要教导好一个孩子,真正的方式应该是因材施教。

前世的她不信邪,耳提面命地逼着他们刻苦读书,终于让他们高中进士。

换来的却只有背叛。

这一辈子,她不会再迁就他们的资质。

跟不上,就怨陈桓没给他们生出一个好脑子吧!

……

如此几日之后,江鹤雪还没什么反应,楚氏那边坐不住了。

自从陈子骅回来之后,楚氏就对陈子骝日夜担心。

知子莫若母,陈子骝的脑子她比谁都清楚。

楚氏现在不仅是担心陈子骝能不能当嫡子了,她甚至担心其他孩子会不会趁机痛下黑手,将陈子骝弄死。

陈子骅也在一旁添油加醋。

“要我说,那哥儿几个倒还在其次,这位江夫人才真不是省油的灯!”

“我才入府第一天,江氏就能找到办法,让父亲厌弃我,她才不像父亲说的那样天真好骗!”

“如果说有谁能害骝儿的性命,那必然是江氏了!”

“前些日子她还把表哥从铺子里赶走了呢,表哥那么精明一个人,都能被她找出破绽,这是父亲口中那等单纯之人可以做到的?”

楚氏被陈子骅说得心焦,更觉得陈子骝在侯府,就好似入了龙潭虎穴一般。

她一时间有些坐不住。

“不行,娘得去府里看看!”

除非亲眼看见陈子骝好好地,否则她根本不能放心!

楚氏想方设法地见到了陈桓,开始软磨硬泡。

“妾跟那些人不一样,妾又不是奔着银子来的,只是想亲眼瞧瞧自己的儿子,看着他好好儿的就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